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四章 一波还未平息 一波又来侵袭
    “什么呀,什么全市现场会?你也太看不起咱芦北县政法委了,我可告诉你,咱要开现场会,那就开全省的,这下子,那就是隔着门缝儿吹喇叭—名声在外喽!”那政法委的小科员得意之下,不觉就将自己的头高高的抬了起来。

    “全省的现场会?我的娘哎,你不会是忽悠人了吧?”政府办的科员睁大了眼睛,疑惑着问道。

    “忽悠你?嘿嘿,谁有这心思忽悠你?你看看,你睁大两只牛眼看看,这不是省政法委下的通知嘛,我这是去复印呢!”政法委的科员嘴角上挑,得意的将手里的文件扬了扬。

    那政府办的科员忍不住伸了伸舌头,疑惑着拿过来一看,看着上面省政法委的红头文件,感慨万千道:“人家王书记就是了不得啊,不显山不露山的跑省里把这美差给揽回来了!这工作争取得好啊!”

    “什么叫争取啊,这是省政法委看咱们芦北县政法工作做得好,主动来的。”政法委科员小吴一仰头,挥了挥文件转身快步的朝着楼下走去。

    省政法委要在芦北县召开现场会的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满心欢喜的,最起码有些人的心里就很不痛快。

    陈路遥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脸色有点阴沉,听到全省政法工作现场会要在芦北县召开的消息之后,陈路遥的心中就有些忿忿然。

    尽管他和王子君并没有什么大的仇怨,但是作为同道中人,他就是不想看到这家伙能在芦北县混到风生水起。这都叫什么事呢!

    他不喜欢王子君是因为这家伙太能了,陈路遥觉得自己有一万个理由不相信王子君是个生性木讷的人,但是偏偏,每次的县委班子例会上,这家伙就是不肯多嘴饶舌。

    在记忆之中,陈路遥从来没见过这家伙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讲过话,但是,他却会用最富有蛊惑力的方式来表达他的思想和意念,弄得侯老一和刘县长常常忘了应该对他心存芥蒂,全身心的投入到他王子君所设计的宏伟蓝图里去了,而且还屁颠儿屁颠儿的,喜滋滋的。这就是王子君的老谋深算之处了!别看他平时蔫不啦叽的不吭声,猛的摞出来一砖头,就够人受的。

    心里这么想着,陈路遥越发的觉得难受。开这么一个现场会,虽说对芦北县也是个好事,但是这件好事的核心之处在哪儿呢?政法工作现场会,当然得有政法书记王子君,这不明摆着给这家伙唱赞歌么?

    一旦这家伙威信大涨的话,那他陈路遥同样作为副书记,而且还是主抓政工工作的,首当其冲应该排在第三位的角色,声势岂不是会直线下跌么?看这事弄的!

    如果在声势是跌在一般人员的心里,他陈路遥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是跌在上级领导的心中,那就是一个不能原谅的错误了。王子君给领导挣足了面子,领导自然会念着他的好,以后,芦北县再有什么提拔重用的机会,那领导还会论资排辈想着他陈路遥么?

    陈路遥不高兴,坐在他不远处的孙国良也同样不高兴,不过此时,两个人却是清楚的知道,在这种政治性如此强的集体行动上,他们根本就不要想搞什么小动作,那根本就是一头栽到驴粪上—自己找屎(死)吃的,也正因为此,心里才觉得特别的窝囊。

    “陈书记,我也没觉得政法委的工作有什么起色啊,有些人啊,唱的总比做的好!”孙国良将杯子里的水使劲喝了一口,恨恨不已的说道。

    陈路遥看着脸色阴沉的组织部长,也只能赞同的一笑,现在他除了做这些,真不知道自己还能有什么别的表示了。

    孙国良看着神色不变的陈路遥,暗恨自己真是口无遮拦,混迹官场,你见哪个人对自己看不惯的人、气不愤的事表达自己的厌恶了?亏自己还是个组工干部呢。

    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这一点自己怎么就忘了呢?你能保证陈路遥这老东西哪天想巴结一下王子君了,不把你这话给卖出去呢?

    这么一想,孙国良脸上的笑就僵停住了,自己都替自己觉得难堪,心里也有些后悔,尽管他不主管政法,但是,在王子君上任之后,芦北县的治安比起郭万臣在任的时候,何止是好了一点儿那么简单?单单从这点看,人家王子君也是有几把刷子的!只是,一想到开个现场会,立马就能让这家伙在省市县两级领导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能耐,他心里就又急又气,像喝了一大缸老陈醋似的一阵发酸。

    不行,就算不能在这个现场会上给这小子制造什么麻烦,也得给他添点堵!沉吟之间,他就试探着问陈路遥道:“陈书记,这次现场会的先进经验汇报,我觉得还是让侯书记汇报比较好,当然,王子君是政法委书记,县委副书记,但是政法委的工作也是在县委的领导之下嘛,你觉得呢?”

    陈路遥点了点头,孙国良的心思,他哪里会猜不出来呢?这个冠冕堂皇的提议,那就是给王子君添堵的。一般上级在某地召开现场会的时候,都会由主管领导或者主要领导做工作汇报。当着省市领导和全省兄弟单位做这种报告,当然是一种露脸的事情了。你王子君不是能耐嘛,你上面还有侯老一呢,你就可着嗓子使劲嚎吧,到真正上台的时候,你他娘的靠边站好了!

    在现场会上,做这个工作经验汇报的,既能安排王子君出场,也能让县委一把手侯天东来做。既然是政法工作现场会,那不少人都会想当然的认为这个工作报告应该让王子君来做,如果能够在常委会上把这个作报告的权利硬生生的从王子君的手里夺回去,不但能讨一下侯天东的好,还能狠狠的打击一下王子君的嚣张气焰,这个两全其美的小招术真是个好办法!

    “国良部长,就这么办吧,市里让县里报方案,我看方案出来的时候,侯书记肯定得召开常委会研究这件事情,我们在会议开始的时候,就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子君书记虽说是主管政法工作的,但是,芦北县委就是一盘棋嘛,相信他会以大局为重的!”

    陈路遥心中虽然鄙视孙国良能把如此龌龊的想法套上“以大局为重”的外衣,但是嘴上却是随声附和道,“嗯,孙部长考虑事情还是周全的。”

    孙国良听到陈路遥赞成自己的计划,心中一阵的喜悦,他抚摸着手中的搪瓷杯子,嘿嘿一笑道:“陈书记,你说,王书记不会心胸狭窄的认为自己是哑巴吃黄连吧?我觉得这场面,想想都可笑。如果王书记捏着鼻子认了,还会不会很有成就感哪?”

    陈路遥哈哈大笑,并没有接孙国良的话茬儿,但是他轻轻点着孙国良的手指,两人又是一阵心照不宣的哈哈大笑,一切都在不言中了!

    果然,不出两人的所料,只是一个小时之后,县委办公室就通知两人去开会了。两人相视一笑,就一前一后的朝县委会议室走过去了。

    当孙国良走进会议室之时,小会议室里已经汇集了大部分的常委,而这些常委谈论的问题,基本上就是那全省政法工作会在本县召开的事情。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真是没想到,全省政法工作现场会竟然在咱们县开,看来咱们县这一次不露脸都不行了。”人武部长辛军则把自己茶杯之中的水喝的滋滋响,大声的朝着肖子东说道。

    肖子东嘿嘿一笑道:“在咱们县召开,这就是省委对咱们县工作的肯定,咱县里的工作做得好啊。你看,不但治安好了很多,法院检察院更是主动出击,帮助群众解决了不少问题,我听说政法委这几天都收了十几条锦旗呢。”

    “锦旗?嘿嘿,要说锦旗就杜县长最清楚了,人家给他宝贝闺女送锦旗都送到家里去了,听说还是杜县长亲自接待的!”辛军则说话之间,目光就看向了杜自强。

    杜自强一向很少喜形于色,但是此时一听辛军则提到自家的宝贝女儿杜小程,他也忍不住呵呵一笑道:“我那闺女啊,热心肠。不过,我说句儿女情长的话吧,人活一世,当官是可做可不做的,但是父亲是必须要做的,我就这一个丫头,看见她长进,我心里也高兴啊!”

    就在几个人说笑之时,王子君笑吟吟的走进了会议室,本来议论纷纷的众位常委,都开始和王子君打招呼。

    孙国良看着对每个人都笑脸相迎的面对王子君,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妒忌,作为组织部长,他在县委常委之中本应该是最有希望成为副书记的一个,但是郭万臣一出事,这副书记的萝卜坑居然让王子君后来居上给补上了,这让他心里像是堵了一块铁似的排解不开。现在倒好,这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了,这副书记的位置还没暖热呢,就弄了这么露脸的一出,如果这副书记的位置让自己补上了,那这个好事还能轮到他头上去了?

    虽然越想越气愤,但是孙国良还是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他也笑吟吟的给王子君打了招呼,但是嘴里却将现场会说成了芦北县的荣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