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五章 成绩不讲不会跑 问题不讲不得了
    刘成军和侯天东一前一后走进了会议室,两位县里的主官此时也是满脸春风。侯天东在自己那处在党旗和国旗中间的位置上一坐,手指轻轻叩击了一下桌子,掷地有声道:“好,同志们,现在开会。”

    秘书早就倒上了水,侯天东朝在座的各位常委逡巡一眼,这才笑吟吟的说道:“先给大家宣布一件事情,估计大家也都听说了。省政法委刘书记亲自定的,要在咱们这里召开一次文明执法现场会。”

    “到时候,不但省政法委刘书记要来,全省各兄弟县市也会来我们芦北县聚集一堂,可以说,这是咱们芦北县多年来难得一遇的大喜事啊。因此,在进入正式的议题之前,我提议,让我们把最热烈的掌声送给王子君书记,他负责的政法系统,不但为咱们芦北县争了光,也为整个红玉市添了彩!”

    侯天东当了这么多年的县委书记,很是能够掌握会议的节奏,说完这番话,就带头鼓起掌来。

    这也是官场之道:但凡开会,只要一个人首先说话,其他人一般都会顺着这个人的话往下说的,会议也就定了调。尤其是一把手对一件不涉及人事的无关痛痒的工作表了态,那其他人都会跟着随声附和,刘成军宦海历练多年,自然是深谙此道。当即开口表示同意,一边冲着王子君频频点头,一边热烈地鼓起掌来,其他常委则使劲拍巴掌,仿佛早就该鼓掌,太应该鼓掌了似的,一时间,整个小会议室一下子掌声雷动,排山倒海。

    王子君也随大流地拍了几下手掌,待掌声平息了之后,他这才笑吟吟的对侯天东说道:“侯书记,您这话我可是有意见。我虽然主管政法系统,但是你把这么大的一个功劳都归结到我身上来,那就等于给我戴了一顶沽名钓誉的大帽子啊。”

    王子君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接着道:“我们县的政法工作之所以能得到省政法委的认可,那主要是在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促成的,与在座的各位领导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这是咱们县委县政府一班人同心协力、齐抓共管的结果,光凭我王子君这两下子,哪能干成这等大事哟!”

    王子君一边说,一边谦虚的朝着四处拱拱手,他心中很是清楚,越是这种时候,自己越是不能表现出丝毫的急躁。这些话可真是说到诸位常委心坎儿里去了,是啊,你王子君才上任几天呢,怎么能把这功劳归到你身上去呢,看来,这小子还算有点自知之明的。

    侯天东和刘成军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对于王子君这种知进退的态度表示满意。虽然他们都知道这主要是人家谦虚,但是作为一县的主官,如果不是自己大方向掌握得好,任由下边负责各串口的副职,各走各的道,各唱各的调,那整个县里的工作大局不照样得乱了套嘛!

    因为这次会议的事情不涉及什么人事问题,自然没有什么利益纠纷,再加上市委市政府一定会高度重视,因此,在这会议例行的安排上,倒也没有人提出什么幺蛾子,所以会议的各项事务,通过的都很顺利。

    孙国良一直不怎么说话,他在等,在提到会议谁代表芦北县作报告的时候,他不等别人开口,就第一个义正言辞的率先开口道:“这次全省政法工作会议在我县召开,我觉得县政法委功不可没,可谓是劳苦功高啊。但是县政法委毕竟是县委的一个组成部门,它的工作也是在县委的领导下完成的,这个先进材料,我觉得应该由侯书记代表全县来做,这么以来,不但拔高了本次会议的规格,也充分体现了咱们芦北县委对于政法工作的重视程度。”

    孙国良的话一开口,所有人都明白这家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不过混迹官场,这种得罪人的事情,大家都是看透并不说透,随大流装迷糊就是了。

    不过,像辛军则等人不开口可以,陈路遥却是不能不开口的,毕竟这件事情他事先和孙国良已经商量好了,再说了,在这个节骨眼儿给王子君添点堵,他也是愿意极力促成这件事的。

    “同志们,我觉得国良部长说的很有道理。当然,我并不是说王子君书记作报告不行,我觉得,无论在任何时候,党的领导都是第一位的,更何况,侯书记亲自做报告,代表的可是咱们芦北县的形象,这也可以进一步把咱们县的知名度提高上去嘛,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王书记?”陈路遥说话之间,就笑吟吟的向王子君问道。

    在陈路遥看来,王子君的脸色应该有点发紧,毕竟这么露脸的事情,就这么没了,他心里绝对不会好受的。可是,当他幸灾乐祸的看向王子君时,王子君仍然笑得阳光灿烂,好像浑然不知陈路遥这么安排对他有什么损害一般。

    “对于陈书记和孙部长的意见,我完全赞同,我觉得这个现场会上,还是由侯书记亲自做报告比较好。”王子君轻轻放下水杯,接着道:“侯书记亲自坐报告的好处,陈书记刚才已经提到了,侯书记,为了显示您对咱们全县政法工作的重视,我看这件事情您就不要再推辞了。”

    王子君神色没有变化,但是侯天东的脸色却变得有点难看,他狠狠地瞪了孙国良和陈路遥两眼,心说这两个家伙真是给自己添乱。

    在王子君的办公室商议的时候,王子君就已经明确提出要将这作报告的事情让给侯天东来做,侯天东当时也推却了一番,不过王子君却执意坚持,并且罗列了一大堆由县委一把手亲自作报告的好处。

    在王子君的坚持之下,侯天东谦虚了一番之后,就半推半就的答应了。王子君更是笑吟吟的对侯天东承诺说这种事情由他在常委会上提出来,绝对不会有人提出来什么异议的。

    现在倒好,本来打算好的事情让这两个人一搅和,他娘的,就跟自己硬生生的想从人家王子君嘴里抢东西似的!在这群常委之中,谁不知道陈路遥和孙国良是自己的心腹呢?这两个家伙一唱一和的提出来这么一个意见,还是让自己露脸的,谁不认为是自己事先授意的呢?

    别人怎么想暂且不说,你让人家王书记怎么想呢?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刚才跟他谦让,纯粹是虚情假意呢?说不定他心里现在就骂上了,说自己跟他玩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把戏呢。如果王子君是一般的人,也就算了,问题是王子君现在在县委大院里的影响力,大有超越陈路遥之势,理所当然的成为继刘成军之后的一大巨头了!如果因为这点事情王子君跟自己结了怨气的话,那就是得不偿失,太不值了。

    成绩不讲不会跑,问题不讲不得了。沉吟了瞬间,侯天东心里就有了决断,不发言,并不见得磨灭自己的功劳,而现在团结王子君,却是迫在眉睫要重视起来的。

    侯天东一看左明方要发言,生怕这位副书记再给自己来个严重赞同,当下赶忙开口道:“同志们对我的尊重,我感到很欣慰。但是这么安排,是不合理的。政法系统是在县委领导下不错,但是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那是和王子君书记和全体政法系统工作人员的努力工作分不开的。我是一把手,但也不是事必躬亲,所有的工作都身体力行的。在干工作时,我让同志们像老黄牛似的拼命拉车,到领奖的时候我二话不说就抢着上台了?这样的事情我是做不来的。”

    “我觉得这次会议的报告,还是由王子君同志来做比较好,毕竟这次是政法工作现场会,人家兄弟县市是来取政法工作这门经的,我要是上去,岂不是有点驴唇不对马嘴了?人家指指点点不说,咱自己也觉得和主题不符合。好了,这件事情就不用商议了,就由王书记做这个报告吧。”

    侯天东做出了决定之后,就将目光看向了准备开口的王子君道:“子君书记,这项艰巨的任务,我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高质量,严要求的将这项任务完成好,咱们进行下一项。”

    王子君对于这突然砸到自己手中的任务,真是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在这次现场会的通知下来的时候,王子君就已经意识到了,这场现场会中最为让自己为难的事情。

    这个报告谁来做?从内心深处来说,王子君是非常希望自己来做这个报告的,而且,按照自己目前的形势来说,也不是不能争取过来的。但是这样的争取,却会让自己和侯天东刚刚缓和的关系,再次变成针尖对麦芒。

    反复权衡了一番之后,王子君最终还是决定放弃这次展示自己的机会,把这个机会让给侯天东。他心中清楚,只要这次全省政法现场会在芦北县召开,那最大的赢家仍然是自己。到时候,全省的同行们都来了,作报告的却是一把手,这叫什么?这叫芦北县的政法委书记懂得隐显失度,揽事而不争功,到位而不越位,贡献而不表现,这才是真正的大风度呢。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些天来,他在芦北县可以说已经是出尽了风头,低调一点也是必须的。那句话是怎么说的?低调,低调才是最牛b的炫耀!想通了之后,他将这次现场会作报告的机会让给侯天东,那也是心甘情愿的。

    只是,今天的常委会上,孙国良和陈路遥如此迫不及待的蹦出来,是他始料未及的。不过,这一次两人的马屁却是拍到驴蹄子上了,他们敬爱的侯书记为了向众人标榜自己的清白,只好将这个原本已纳入囊中的机会再塞回自己手里了!

    看着侯天东开始念诵下一个议程,王子君心里叹口气,暗道,想立贞节牌坊的婊子不容易啊,那也是得付出点代价的。就比如说现在,估计侯天东的心都快痛死了!

    如果说王子君的笑是无奈的,那陈路遥和孙国良两人的笑才是苦涩的,他们两人都不傻,此时也同样意识到两个人精心策划的一招,可能是弄巧成拙了。

    没想到,这王子君居然把这活做到他们头里了,侯天东为了撇清自己事先授意的嫌疑,硬生生的把到了嘴里的肥肉又吐出来了!这本来是想讨好一把手呢,倒给他搅了局了!

    蠢事,真是干了一件蠢事,尽管散会之后,侯天东也不会对自己抱怨什么的,但是这一笔帐恐怕要记在心里了。

    心里懊悔不已的同时,陈路遥心中更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王子君此时的威势。侯天东为了显示自己事先没有操作这件事情,宁肯到嘴的肉再吐出来,这何尝不是说明了一个事实呢:他这个一把手也对王子君心存顾忌! /~半clubs浮生:.无弹窗++

    从熊泽伦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侯天东的脸上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笑容,而刘成军虽然也是在微笑,但是对于侯天东这家伙也有了一份的妒忌。

    侯天东为什么将作报告的机会让出来,他刘成军心里可是明镜似的。但是到了市委书记熊泽伦那里,那就成了侯天东主动把王子君推出来了,弄得熊老一频频点头,嘴里不住的说,新枝还需老枝扶,好,你这个班长当得好啊。这两句评价出现在自己的身上还差不多,出现在他侯天东的身上,实在是有点亏了。

    “子君书记,熊书记既然已经同意了咱们的方案,那这个月你和政法系统的同志就辛苦辛苦,务必把每项工作都做扎实了。我在这里也给你表个态,你需要什么人,我全力支持配合,至于要钱的事情,财政一支笔,你就得找刘县长了!”

    侯天东被市委书记熊老一夸奖了一番,心中也是得意,同时心中暗自庆幸,暗道幸亏自己头脑转得快,把这个差使还给王子君了,否则,还不知道给熊老一留下个什么印象呢。

    虽然在全省露脸是一件好事,但是这种事情和自己顶头上司的印象相比,实在算不得什么的。从熊书记对王子君的属意之中,侯天东更是有了王子君打好伙计的念头。

    王子君笑了笑道:“这次会议规格太高了,我又没有什么经验,侯书记、刘县长,你们两位大领导可不能撒手不管,我看咱们还是成立一个会议筹备小组吧,你们两位任正副组长,我给你们当办公室主任比较好。”

    刘成军听着王子君的意思,心说这个小王也够滑的,不过这样也好,省得让人说自己在这项工作上没什么作为,将来的述职报告中,又可以多一个政绩闪光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