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零章 山雨欲来 浊浪排空
    就在王子君要说话的时候,穿着一身浅绿色小毛衣的林颖儿已经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一边兴奋的跑过来,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解释道:“刚才水开了,我忘了关了!嘻嘻。”

    听着林颖儿如此蹩脚的理由,王子君心里有些好笑。但是看着林泽远那深藏不露的笑容,王子君还是将笑容收敛起来,一本正经的点头道:“安全第一,安全第一啊!”

    林泽远当然能听出来林颖儿明显是撒了谎的,家里的饮水机是从来不用关的啊。林泽远看女儿解释得无比笨拙,连脖颈处都因无比羞躁和难为情而染上一片嫣红了。作为省委书记,他每天阅人无数,那洞察力是何等的高深?一看女儿面红耳赤的跑出来了,眼里有一些他过去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比如说:心慌意乱,甜甜蜜蜜。林泽远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其实,对于王子君,林泽远印象不错,这孩子出身名门,身上却丝毫没有纨绔子弟的浮躁之气,本本分分、踏踏实实的扎根基层了,而且把自己的家庭背景藏得严严实实的,这一点就很难得了。不依靠背景还能做得这般的风生水起,有声有色,如果给他一个更宽阔的平台,再助他一臂之力,那这孩子岂不是可以一飞冲天了?心里这么想着,再看王子君的时候,心里就更多了几分认可。

    女儿林颖儿是他心里最柔软的一块地方。他的同事战友亲人都知道这一点。有一次林颖儿发高烧,烧得满嘴胡话,呓语说想吃爸爸做的酱香鱼,林泽远心急火燎的从单位回来后,把手机关掉,认认真真的陪了林颖儿一天,这对于这个把工作看成是第一位的省委一把手来说,还真是从来不曾有过的。

    后来,他对女儿坦白的说:“颖儿啊,你是爸爸的精神支柱,是爸爸的罩门,有一天你可别害了爸爸啊。”林颖儿不明白罩门是什么,后来直到她看了金庸的武侠小说,才知道练武之人,大凡高手练到最高层次之后,浑身如铁般坚硬,可以刀枪不入的时候,身上也必定有一处地方是练不到的,是最软弱的、抵御性最差的部位,这个地方就叫罩门。林颖儿明白之后,不无得意的笑了,但是从此却更乖巧更懂事了,她一直在好好读书,读完高中考上了本科,而且成绩特别的好,每次回学校,即使可以搭林泽远的顺风车,她也从来不坐,坚持自己骑自行车,她不想让人对爸爸说长道短说闲话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林泽远发现女儿看见这个犟头犟脑的小伙子就兴奋,就局促不安,以他过来人的身份,他完全可以猜得出,他的宝贝闺女,现在已经不自觉的喜欢上这个小家伙了!

    只是,一想到王家和莫家那桩基本上已经定型了的婚事,林泽远心里就有点隐隐作痛,女儿从小一伤心哭泣就会把自己缩到角落里,像一只无助的小猫那样默默的流着泪看着你。一想到将来的某一天,这小伙子要成亲之时,可能会给颖儿带来的透心蚀骨的伤害,他的手就下意识的扬起来,好像想要去抓住什么东西,心里也被狠狠的揪了一下,几乎是被揪疼了,他不想让女儿受到这样的伤害!

    “小王啊,你找我什么事?”林泽远将王子君拉入自己的书房,笑吟吟的问道。

    端起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王子君看着随意而坐的林泽远,沉吟了一下道:“林伯伯,我被人家给欺负了,所以我是来找您给我做主的。”

    林泽远见王子君说得一本正经,对于他有可能带给女儿的伤害而引起的一丝不快,很快就消散得干干净净。女儿喜欢这个眼神清澈、个性率真的小家伙不是他的错,他怎么能因为女儿喜欢就把这年轻人给她圈住呢?这么一想,心里就有些释然了。也许王子君成家以后,女儿会更好的摆正自己的情感归属呢。

    “被欺负了?你这个小王书记不是干得蛮不错嘛,怎么会有人敢欺负你呢?是熊泽伦欺负你吗?如果是的话,我回头就他一双小鞋穿了。”林泽远笑吟吟的看着王子君,哈哈大笑着调侃道。

    给熊泽伦小鞋穿,这话也就省委书记能够说得出来,王子君看着犹如山岳一般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心中不觉就感到了一丝敬畏。

    林泽远给人的感觉虽然是如沐春风,但是在春风之后感觉到,却是他不动如山的威严。

    “林书记,您这话可不要被熊书记听到了,要是他听到了可就睡不着觉了,欺负我的人他不在红玉,而是在江市呢。”王子君看着林泽远一丝不变的神色,心中的底气,越加的多了几分。

    “这个人屁股下的屎一大堆,却仗着自己有个好老子到处找别人的麻烦,别的不说,就他走私的那些豪车,就够他喝上一壶的,更不要说别的了。”

    王子君说完,就开始喝茶,而林泽远的脸上,神色依旧不变,但是那越加明亮的眼眸,却闪烁着一丝丝淡淡的光芒。

    “你准备和他干上一架?”林泽远的神色,瞬间恢复了平静,放下茶杯的他,轻声的问道。

    “怎么都得给他点颜色看看,要不然他岂不是以为我王大书记是好欺负的,这一次,我要狠狠的打断几条狗腿,就是不知道一条没有腿的狗还能不能跑得了!”王子君说得轻描淡写,一眼不眨的看着林泽远,像是给林泽远讲一个好听的笑话一般。

    可是这个问题之中所隐含的意思,林泽远懂,而且非常的懂。他眼眸紧紧地看着王子君那张年轻的脸,心中不由地生出了一丝感慨,王子君这家伙自己见他一次,他就能给自己一种意外和欢喜,也不知道王光荣这么一个人,怎么就能够下了这么一个种子,出来这么一个儿子来呢?

    “嗯,狗没有了腿,当然跑不了,而且,有时候狗断了腿,还有可能将他的主人给拉扯上去。”林泽远声音不高,话也说得像是绕迷宫,但是话语里的真实本义,却在两个人的对话中隐约浮动,两人都懂。

    “只不过,就怕你打不折狗的腿,反而被狗倒咬一口,这么一来,你可就亏大了!”

    听着林泽远一语双关的话,王子君也笑了,他轻轻一笑,自信的说道:“这一点,林书记您不用操心,我已经准备好了专门的打狗棒,打起狗来绝对顺手。”

    “咚咚咚”

    就在两人说话之际,轻轻地敲门声从外面传了过来,随着敲门声,林颖儿那充满了笑容的笑脸,更是从门缝里探了过来:“你们两个大书记是不是忘了吃饭了,爸,您不是想吃狗肉么,我将陶叔前些时候送来的一个狗腿给炖了,凉了都不好吃了。”

    听着林颖儿的话,王子君和林泽远都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林颖儿有点莫名奇妙,但是问为什么,两个人却是只笑不说。

    红泥小锅之内,喷香的肉让人大快朵颐,在林泽远将一瓶藏了不少年的茅台拿出来之后,就是喝了一杯的林颖儿笑脸也红扑扑的。不过关于打狗的事情,两人却是再也没有说道,就好似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般。

    夜静寂无声,王子君在离开了林泽远的小院之后,并没有再回爷爷那里,而是直接离开了省委家属院。

    虽然王子君已经让蔡辰斌去休息,但是蔡辰斌的车却是依旧在省委家属院门口等他,王子君透过灯光看着车里正静静等待的蔡辰斌,心中不由得一暖。

    就在他准备开门进去进车的时候,一道亮光,从远处飞驰而来,亮光之下,一辆黑色的跑车从远处飞驰而来,其速度之快,就好似离弦的箭一般。

    飞驰的跑车,瞬间来到了王子君的身前,一阵刺耳的刹车,在王子君的身旁停了下来。

    “哎呦,这不是王书记么,车不错啊。”车窗轻轻地放下,一脸笑容的孙昌浩从车内露出了脸,他眼中满是挑衅的朝着王子君那辆桑塔纳看了一眼,接着道:“就是以后走路小心点儿,这江市可不是红玉那偏远地区。”

    说话之间,孙昌浩就再次发动跑车,一阵黑烟嘟嘟的从车屁股直冲而起,而那车更是朝着前方飞驰而去,滚滚的黑烟,瞬间就汇聚在了王子君站立之处。

    坐在车里的蔡辰斌拉开车门下了车,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锁车的铁长锁。王子君明白他的意思,当下朝着蔡辰斌挥了挥手道:“走吧。”

    看着已经有点昏暗的月色,王子君沉吟了瞬间,还是拿起手机拨起电话来,本来他想要亲自去一趟,但是看天色,现在已经有点晚了。

    电话那头,李天放豪爽的声音从里面传了过来:“子君哪,你小子可是有些时间没来看过我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才想起来叔叔我来了?”

    “我怎么敢,还不是李叔你们训练太忙嘛,大过年的还要出去拉练,我去拜年,也就只见到方姨和洪江。”要说打交道的人之中,王子君还是比较喜欢李天放的性格,不但因为两家更为亲近,还因为此人的性格比较豪爽。

    “呵呵,这么说,那是我这个当叔叔的不对了?不过小君,我可是要给你追账了,你小子借我那两万块钱,你得还给我了,我不给你客气,算利息你得给我两万五。”李天放虽然说是要钱,但是话语之中的意思,王子君却是再明白不过,那就是他不想占王子君的便宜。

    君诚量贩的名头,现在可是响彻整个江省,李天放虽然和地方接触不多,但是也清楚自己拿两万块钱占百分之五的股份是多少财富。依照他的性格,可是不愿意占王子君这么大的便宜。

    “想退股啊,李叔,我明着告诉你,晚了!当时你投资的时候,可是赔赚两说啊,你也没想到能赚这么多钱哪,再说了,这也不是你入股的,是洪江投资的,你要退让洪江来找我好了。”

    王子君说话之间,接着声音一变,大为不满道:“李叔,你要再提退股这件事,我可就真生气了。”

    李天放呵呵大笑了两声,没有再说什么。而坐在他身旁的方春兰,此时心里却是一阵欢喜。对于李天放想要退股的事情,她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不同意,尽管她不知道君诚量贩现在究竟价值多少,但是想来那百分之五的股份,却足以让儿子洪江能无忧无虑、丰衣足食的过一辈子的。人活一辈子,不就图个看着儿子能舒舒服服的么?这倔老头儿,就是太认死理了!

    这钱要说起来,也不是偷的抢的,而是在君诚量贩刚刚开业的时候投资的,就算是谁说起来,也算不得犯错误,投资生意,那都是有风险的,又有谁能够保证都是不赔稳赚呢?

    在李天放挂了电话之后,方春兰顺手将一盘切好的苹果放在了他的身旁,嘴中更是轻声的说道:“要说子君这孩子,有本事不说,还真是够仁义的,当初也多亏了这孩子拉咱入股了,我还以为他当真来借钱呢。你说,他怎么就能够想到加盟连锁这种办法呢,现在整个江省的各个城市,咱这君诚量贩可都是遍地开花了。”

    李天放点了点头,不过他并没有将事情放在君诚量贩的上面,一边想着老首长今天打来的电话,一边想着王子君,不觉就拿起了一根烟吸了起来。

    当年,看到王光荣兄弟各自走向不同的道路之时,李天放还感慨老首长后继无人,现在看来,自己这断言,还是说得为时过早了。

    王子君放下电话之时,桑塔纳也驶进了王子君那处在江大家属区的家。将蔡辰斌安置到宾馆之后,王子君就加快脚步,往自己家里赶了。

    离家一个多月,在听到母亲那熟悉的声音之时,王子君的心依旧一阵的激动。赵雪花一看儿子回来了,更是高兴得不知所以,一边问长问短,一边张罗着给儿子弄吃的。

    王光荣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王子君搂着妈妈说了三遍吃过饭了,赵雪花这才坐下来,一边给儿子剥沙糖桔往儿子嘴里放,一边百看不厌的往儿子身上打量。

    王子君把鞋脱到阳台上,趿拉着拖鞋在王光荣旁边坐下来,一边跟妈妈拉家常。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王光荣看着精神百倍的王子君,沉声的问道。

    “今天就回来了,办了几件事。”王子君也不隐瞒,随口就将自己来江市的事情说了一遍。

    半年的省委副秘书长生涯,已经让王光荣变得越加的沉稳,但是此时,一听儿子漫不经心的把今天的经历说出来,心里还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和孙昌浩打对台,那就等于和孙进东掰腕子,虽然他对老爷子这座靠山有十足的信心,但是想到孙向东在江省多年的经营,他还是心中忐忑不安。

    “这件事情,没有后退的余地了么?”沉吟之间,王光荣的声音有一点点的低沉。

    “没有。”王子君双眸直视着王光荣,双眸之中充满了坚定。

    王光荣点了点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才接着道:“今天省纪委送来了一个文件,说的是在红潮轴承厂改制过程中,轴承厂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现象。”

    红潮轴承厂,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负责轴承厂改制的,莫非就是孙市长?”

    王子君口中的孙市长,就是孙凯的父亲,江市常务副市长孙梁升,现在有人举报红潮轴承厂的事情,无疑针对的就是孙梁升。想到在企业改制之中的一些问题,王子君的眉头也紧紧地皱了起来。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企业改制,在那个年代也是一个难题,而要盘活企业,有时候负责改制的领导不免要做出一些让步。这些让步,在很多情况下,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有人想要借此大做文章,那也会掀起不小的风浪。

    现在有人举报这种事情,由此可见,他们所针对的,恐怕就是孙梁升了。

    动手还真是不慢,王子君想着孙昌浩的公然叫嚣,随即洒然一笑,既然是对上了,自己在出手,对方同样在落子,谁输谁赢,就要看各自的手段了!

    “省纪委是什么意见?”王子君虽然心中已经有了些底,但还是忍不住朝着王光荣问道。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确保国有资产神圣不可侵犯。”王光荣说着这几句好似套话一般的话语,接着又好似注明一般的道:“这是省纪委徐书记的亲笔批示。”

    省纪委书记徐双路,王子君的心中泛起了这个几乎和孙进东一起落马的江省强人的名字。在江省,徐双路可以说是孙进东最有力的同盟之一,正是有徐双路的力挺,才让孙进东在整个江省独占鳌头,强势无比。

    而徐双路的这种批示,无疑是想要在红潮轴承厂的事情上掀起一股滔天的巨浪,而风浪的核心,自然是孙凯的父亲孙梁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