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四章 明明是只狼 何必装成羊
    全场立刻笑炸了锅。

    所有的男性公民开始使劲跺脚、高声啸叫,而女人们则抿着嘴乐。无论男人和女人都为孙昌浩这句有了痛感才会喊的论调乐不可支。在年轻男女混合的人堆里,性总是快乐的源泉。孙昌浩因此而大获全胜,将整个迪厅的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而他怀里的女人一边娇嘀嘀地戳了一下孙昌浩的眉头,啵的一下亲了一口,一边下意识地捂着被孙昌浩当众揉搓了的胸,那里并不像通常所指的“高高的”,却剧烈的起伏着,温润而绵软,她捂着胸在男男女女的大笑声中脸憋涨得通红,一句话都再说不出来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瞪着孙昌浩,使劲地咬牙切齿地瞪着,她只能以这种表情予以反击。而这却让孙昌浩更加的得意和开怀。

    一个挤在人群里的女子横眉瞪眼地望着在孙昌浩怀里像一条游蛇一般晃荡的女人,满眼里都是醋意,低声的骂道:“不要脸的**!”

    “不错,有了痛感才会喊,孙总说得太对了!”王子君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嘴角轻轻地一挑,掷地有声道:“这一点,您很快就会感同身受的。孙总,我呢,不妨先提前给你通个气,给您透露两个好消息。”

    王子君轻轻地扭了一下头,朝着四周汇集在这里的男女看了两眼,淡淡一笑道:“刚才接到消息,咱们省军区稽查部门在国道上堵住了一批走私车,一百二十四辆,二十三辆宝马,十四辆奔驰……”

    王子君的声调不高,却好似一记重重的耳光,响亮的搧在孙昌浩的脸上。他两眼发直地听着从王子君嘴里念出的一个个数字,整个人就是一阵的发冷。

    坐在椅子上的身躯,更是嚯的一下站了起来,他的手指想要指向王子君,但是最终还是收了回来。

    “还有,甄国朝已经招了,上千辆豪华走私车啊,您本事可真够大的,真是好大的手笔啊!”

    整个迪厅里鸦雀无声,所有跟进来的人,一个个神色都充满了惊骇。他们虽然也或多或少的听说过孙昌浩走私豪车的事,但是今天王子君的话听起来仍然有些振聋发聩。

    动手了,而且毫不客气的揭了盖子,这就意味着本省有大的势力要发生惊天动地的大碰撞,而碰撞的中心,恐怕就在这里。

    王子华今天也来了,他正坐在角落里,临来的时候他心里有些忐忑,但是他还是来了。看着侃侃而谈、胸有成竹的王子君,王子华突然觉得这个人的目光冷森森的,是那样的陌生和可怖,自己和他之间,的确是存在着一条难以逾越的差距的。

    王子君竟敢对孙昌浩动手,而且是往绝路上逼迫孙昌浩,一旦这场风浪掀起,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风浪之中折戟沉沙呢,问题是,他有这个把握吗?

    王子华又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堂哥一眼,他感觉堂哥这般的冲动是缘于对孙昌浩的忿恨,深深的忿恨让他失去了理智,失却了他以往的淳善,失去了他一向的沉稳和坚毅,他几乎是在自杀,如同飞蛾扑火般,虽然英勇无比,却绝难完成心目中憧憬的壮举,留下的只是一个燃烧瞬间,终究还是化为灰烬的躯体,尽管足够悲壮,却毫无意义。有那么一刻,王子华从王子君的目光里好像看到了他的坚毅,却还是试图去阻止他,尽管这种劝阻显得那么的苍白和无力。

    想到这里,王子华站起来了,向王子君走去。

    “你……你好大的胆子!”孙昌浩嘴唇哆嗦着,他狠狠的指着王子君,已经气得语无伦次了。

    “大胆?我哪里有您大胆哪,孙公子,在走私这种大买卖的事业中,您可是一员猛将啊。”王子君戏谑的说笑之间,突然一转身对孙凯道:“今天咱们来也来了,也该回去了。”

    随着王子君的转身,孙昌浩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心里涌上一层恨,雾一样弥漫,胸腔里就像着了火一样,烘烤着他的肺腑,他仿佛闻见了自己的血肉被烤焦的味道,闻到了血涌上咽喉的味道,闻到了命运撒在他脚下,荆棘刺破他双脚的味道!

    那一刻,他想让这个断了他后路、得意的跑来冲他笑的王八蛋一走了之,却又心意难平,他不能这么干!当下猛的从座位上跑下来,直直的挡在了王子君的去路,嘴里嗑嗑巴巴的求饶道:“王……王大哥,咱都是在一条道上混的,你给兄弟留条退路,咱们有事好商量嘛。”

    孙昌浩称人为大哥,这在江省倒还真是史无前例的,但是今天,事情紧急,他孙昌浩虽然觉得有些丢份儿,但是,也实在是顾不了那么多了!

    王大哥,这些被惊得瞠目结舌的年轻男女们,仔细想想又觉得孙昌浩的低头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试问,被别人扼住了生命的咽喉的时候,面子又能值多少钱一个呢?连个屁都不算的。

    服软,对于他们这群混迹在江市的纨绔子弟来说,几乎是最丢脸的事情了,只要有一线可能,他们都会选择宁折不弯。

    可是今天,孙昌浩,这个在他们眼中属于老大级的人物,却在如此之多的人面前,服了软。

    看着一脸惶恐的孙昌浩,所有的人都神色一变,他们对视的目光之中,都感到一个新的时代将要来临了,在这个特定的圈子里,这个挑头的人,估计快要换人了!

    “你说怎么商量?”王子君笑吟吟的扭过头,淡淡的朝着孙昌浩问道。

    孙昌浩看着似笑非笑的王子君,心里想着王子君报上来的那些数字,脑子里就像响过一阵轰响,这些证据已经被王子君牢牢的握在手里,如果被人一旦发力,那后果又该是何等的严重?

    多少年来养尊处优形成的优越感,在这剧烈的冲撞之中,瞬间变得无影无踪,在王子君冷冷的逼视之下,孙昌浩忽然感到两条腿软软地,像是虚脱了一般,心里空落落的冷,一种从未有过的孤单和凄凉袭上心头,隐隐的竟然有一丝恐惧,自己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有些鬼使神差,有些莫名其妙,早已乱了方寸,黔驴技穷,无计可施了,直愣愣的冲着王子君,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下。

    这个场面太出乎人的意外了,孙昌浩彻彻底底的认输了,看着跪下的孙昌浩,不少人突然觉得自己以前拼命巴结的孙少,对他各种无理的蛮横的要求百般的妥协和谄媚,都显得那么可笑又丑陋,被人掐住脖子之后,这家伙不也照样是软蛋一个嘛。

    “王大哥,我求您放我一马,以后,只要您吩咐的事情,我孙昌浩二话不说,立马去办了!只要我姓孙的皱一下眉头,那就是后娘养的!”孙昌浩能够感受到四周的目光,可是这些目光,他顾不了,和自己的命运比起来,丢人现眼又算得了什么呢?

    孙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就好似在梦中一般,他看着眼前的王子君,突然觉得这个好友,是那么的陌生。

    王子君没有看孙昌浩,更没有扶孙昌浩,他冷冷的朝着孙昌浩看了一眼,继续朝着外面跨步走去,在走到迪厅门口的时候,王子君轻轻地回过了头:“傻蛋!”

    伴随着这淡淡的声音,不论是孙昌浩还是那些原以为这件事情很快就会过去的纨绔子弟们,心里就是一阵发寒。

    这个人,和他们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不知何时,这个念头在大多数的人心头升起。

    芦北县的春天,虽然仍然有些乍暖还寒,但是爱美的年轻人却早已迫不及待的脱下厚厚的冬装,换上了春天的气息了。

    回到芦北县之后,蔡辰斌递给王子君一个信封,说是那次碰见的那个女检察官送来的。

    王子君心里有些疑惑,这个伊枫搞的什么名堂呢?王子君打开信封一看,里面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字:这是我宿舍的钥匙。这姑娘别的话都没有说,但是这一番心思,王子君还是看懂了,心里有些感动。这个可人儿的姑娘哟。

    坐在伊枫的宿舍里,王子君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看着桌子上摆放的伊枫的照片,品味了活,既然无法再给她幸福,又何必去招惹她呢?

    看着王子君凝眉,伊枫眼光一动,赶忙伸出手掌轻轻地一握王子君的手,摩挲道:“怎么了,王大书记生气了?您这是想谁呢?”

    看着娇笑盈兮的伊枫,王子君轻轻地笑了笑,伸手将伊枫那小小的手掌拉入自己的手中,一股淡淡的温馨就在两人之间缓缓的升起。

    “对了,我们院长这两天对我特别好,说我一个女孩子住宿舍不方便,非要给我收拾一个两室一厅的小房子,你觉得能住么?”伊枫兴奋的伸过头来,悄悄的对王子君耳语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他朝着伊枫笑了笑道:“付舜朝知道你和我曾经都在西河子乡工作过,倒是有心了。”

    伊枫听王子君这淡淡的话语,嘴角不由得一挑,但是看着他那好似什么都不放在心中的模样,心里又有些甜蜜。

    和他在一起,就好似在玩火。想到某本小说之中关于玩火的描述,伊枫觉得自己就是在玩火。而这个人,似乎已经注定是不会和自己走到一起的。

    可是深陷其中的伊枫,却知道自己愿意永远沉醉在他的火焰之中,被他那好似也慵懒的火焰,燃烧的粉身碎骨。

    “那我回了他。”轻轻地咬了咬嘴唇,伊枫轻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不用,我觉得你分出来住也好。”王子君轻轻地一拉伊枫的小手,不觉嘴角露出了一分笑容。这份坏坏的笑容落入伊枫的眼中,两个人彼此都心照不宣,伊枫的小脸羞得通红,朝王子君胸前擂了一拳娇嗔的骂道:“你这个大坏蛋!”

    “老付想要争宣传部长,他这是在向我示好呢,你如果拒绝了他,反而不好了。”王子君攥着伊枫的手,轻轻的说道。

    芦北县宣传部长出缺,这一个常委的位子,可是让不少人心动不已,不论是不入常委的副县长还是一些资格老的书记局长,都想要趁此机会进步一把。

    而这一周以来,来王子君这里汇报工作的人络绎不绝。虽然和侯天东和刘成军那里相比少了点,但是大有一副压过陈路遥这个政工副书记的态势。

    对于这种事情,王子君一直不肯表态。他来芦北县的时间还短,手中也没有拿得出手、说得起话的人选,更何况这个角色芦北县只有建议推举权,很明显的,侯天东是不愿意把这个话语权让出来的。

    “叮铃铃……”

    清脆的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王子君拿着手机看了一眼,就接通了电话,电话是县委办打来的,通知王子君今天晚上到县委出席一个欢迎晚宴。

    欢迎晚宴沉吟了瞬间,王子君没有问为什么,就轻轻地挂了电话。

    伊枫看着王子君的神情,她并没有问王子君电话的内容,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这个心爱的人,有时候她真的很想就这样和这个人一直到永远。

    不过现实永远不可能让理想太轻松实现的,手机的铃声,再次打破了寂静,这次电话是孙贺州打来的,他主要是向王子君汇报这次欢迎会的情况。

    “嗯,我知道了。”王子君在听了孙贺州的汇报之后,就轻轻地挂了电话。

    看着王子君脸上那一丝淡淡的凝重之色,伊枫虽然不喜欢问这些,但还是轻声的问道:“怎么了?”

    “来了一个投资商,想要承包安芦公路工程中咱们县的这一段。”王子君随意的说道。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最为重要的一条,那就是这个投资商是孙浩立找来的。

    孙浩立在这个时候如此大张旗鼓的拉人来投资,当然不只是为了芦北县的经济发展,不过一码归一码,对于有人对安芦公路有投资意向的事情,王子君自然是举双手欢迎的。

    伊枫没有再问,她白净的小手轻轻地拿起茶壶给王子君倒着水,要将心中的不舍和相思,都从这水中浇灌进去。

    在王子君来到县委招待所的时候,招待所最大的一个包间里此时已是觥筹交错,高朋满座了,在家的常委都被通知来参加,可见县委书记侯天东对于这个投资商是多么的重视。

    沉寂了一些时日的孙浩立,此时显得非常的活跃,坐在侯天东旁边的他一看到王子君走进来,就满是笑容的道:“张总,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县主抓政法的副书记王子君王书记。”

    王子君在进门之时就对这个张总有了点印象,在座的人只有两人个不认识,而且这个不认识的人又被安排在侯天东的旁边,此人自然就是孙浩立嘴里的张总了。

    这张总四十多岁,一身做工考究的西装,头发上打的摩丝在灯光之下,更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胖胖的圆脸上镶嵌着一对小眼睛,炯炯如电,显得很是灵活。这男人旁边坐着一个气质上乘的女子,情真意切的看着张总,一只手拔弄着佩戴着的麦穗形的银耳环,让它们发出悦耳的声响。

    张总回头一看,笑了一下,凑过头来,在这女子的手上轻轻的捏了一下,这女人的身份就不言自明了:这就是所谓的女秘书。

    “王书记好,鄙人张岩栋,还请王书记多多指教的啦。”说话之间,他就朝着坐在自己旁边一个浓妆淡抹的女子点点头,那女子就伸出双手将一张名片递到了王子君的手中。

    名片做的很是精致,制材也不是一般的硬纸,而是采用了时下最流行的材质,上面是一排鎏金楷体字:

    “顺丰开发集团张岩栋”

    王子君摸着这个有点沉重的名片,说了一声见到张总很是高兴,就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那张岩栋在和王子君打过招呼之后,就将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县委书记侯天东和县长刘成军的身上,毕竟这两人才是县里的主官,在他看来,自己的事情想要落成,还得看这两个父母官的态度。

    “王书记,好久没有坐在一起了,咱哥俩来一个。”肖子东正好坐在王子君的旁边,趁张岩栋给侯天东说话之时,笑吟吟的端起酒杯和王子君说道。

    对于这个在常委之中的铁杆支持者,王子君自然也是笑脸相迎,他端起酒杯笑了笑,和肖子东喝了一个。

    “王书记,看到没有,这宣传部长的位子可是炙手可热啊。”肖子东虽然没有指名是谁,但是对于这个人,王子君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孙浩立坐在侯天东的身旁,不时的在张岩栋和侯天东交谈之时帮上两句,那张脸几乎快笑成一朵玫瑰花来了。

    “侯书记,刘县长,张总,大家能够坐到一个酒桌上来,那就是缘份,来来来,为将来能够实现诚诚合作,干了这一杯!”孙浩立一边提议,一边将跟前的酒杯端了起来。

    侯天东此时很给孙浩立面子,当即也笑吟吟的举起酒杯道:“张总,各位,来,我代表芦北县人民欢迎您来投资啊,希望将来我们能合作愉快,实现共赢!”

    张岩栋轻轻地端起酒杯,淡淡的笑了笑,这才道:“对于侯书记和各位领导的深情厚谊,我心存感激,等各位领导日后到了我们花城,到顺丰集团指导工作的时候,张某再向大家表示表示的啦。”

    开始,这张岩栋还是蹩脚的普通话,酒至蛋,还想利益均沾?”

    王子君笑了笑,没有再开口,而那张岩栋却在这个时候嘿嘿一笑道:“王书记,我一看你老弟就是爽利人,这么着吧,我老张也是一个喜欢交朋友的人啦,这个工程,你老弟投资几万块钱,我算你百分之几的股份,当然,这百分比是有上限的,这个上限就是百分之十。”

    百分之十的上限?王子君看着这个眼珠子骨碌乱转的张岩栋,心说这个家伙真是好算计,连这种钓鱼的小伎俩都能想得出。 +

    心里冷笑了一下,嘴里却淡淡的说道:“张总的好意,我恐怕只能心领了,我手里虽然多少还有点闲钱,但是并不准备投资,另外,张总的这个方案,我实在是无法接受。”

    “王书记,您何必如此认真呢,大家交个朋友,有钱一起赚岂不是更好吗?”娇美女子小梅伸出手掌朝着王子君的手一摸,里面含着一种说不出的暧昧。

    王子君看着这娇媚的女子,不由得皱了皱眉,虽然他本人没有什么洁癖,但是被这么一个公共汽车一般的女人随意抓了手,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小梅并没有发现王子君的皱眉,她心中此时还得意不已。这种事情她做的次数不少了,而且每一次都是屡试不爽,试问,这世上什么狼不吃肉,什么猫不偷腥呢?不过以往,跟那些当官的都是逢场作戏,今天这次,倒是与以往有些不同的,心里倒是十分乐意和这个年轻俊朗的年轻人,共同发生一些美好的回忆的。

    “王书记,对于你们的决策机制,我和张总都了解。您是副书记,虽然也是位高权重,但是决定这一件事情的,毕竟还是侯书记和刘县长,你如果一定反对,不但没有用,还会让他们两人不高兴,您何苦这么做呢?”

    小梅的话刚刚说完,张岩栋也呵呵一笑道:“王书记,我这个意见,我相信侯书记一定会同意的。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过王书记这么难缠的人,你们芦北县要是不欢迎我的话,我表示遗憾,只能就此离开了!”

    看着两个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王子君心中一阵的暗笑,此时他已经有八成的把握确定这两人的身份了,不过此时,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他也不愿意轻举妄动。一旦心里的猜测得到验证,那么,就请带着您那高贵的小b脸,滚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