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五章 政治是需要悟性的
    “张总这话说得就有些过了,我们芦北县欢迎每一位来我们芦北县投资的客商,也希望每一位来芦北县投资的客商能获得好的发展。但是我们追求的是双赢,是双方共同的发展,这是原则,一切有利于这个原则的,我们都支持。”

    王子君的话说得很有艺术,张岩栋和那小梅却已经听懂了王子君的话外之意。那就是有损这个原则的条件,他王子君都是要拒绝的。

    张岩栋沉吟了瞬间,脸上的笑容再次堆积了起来:“王书记说得好,我顺丰集团来到芦北县,就是想和贵县实现利益均沾,双方共赢的,既然你我双方一时难以达成共识,那就再等等,再等等的啦。”

    王子君看着笑吟吟的张岩栋,也点头道:“那就再等等。”

    把张岩栋两人送下县委办公楼之后,王子君就拿起电话打给了张新阳。

    “王书记,这两个人恐怕有点问题,不过具体什么来历还没有查出来。”张新阳一接到王子君的电话,就一本正经的给王子君汇报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这个投资商如果只是个皮包公司,招摇撞骗的家伙,他可能没有这么多怀疑,但是,冒充君诚量贩的大股东,这一点岂不是一头栽到屎坑里,自寻屎吃么?想到那张岩栋这个家伙大言不惭的评价秦虹锦,王子君的心里就很不舒服。

    勉励了张新阳两句,王子君就放下了电话。轻轻地端起了一杯水狠狠的喝了一口,心里就有些自嘲,自己是不是有点太霸道了,自己的女人别说其他人染指了,就是这么评价一下,都不想放过。

    “王书记,你好清闲啊。”轻轻地敲门声之过后,一脸笑容的韩明启手里端着杯子走了进来。

    对于这个韩明启,王子君并没有什么好感,在他看来,这个家伙像个泥鳅似的,太过奸猾,一遇到什么事情就滑不溜秋,一看就是一个颇有城府和心计的人,平时话语不多,却见了谁都是笑眯眯的,很难看出来他在想什么,王子君只觉看他第一眼就觉得没有安全感,看他第二眼心里就有些防范他了。这种人虽然谁都没有得罪,但是有一点却也是有目共睹的:很少有人愿意把这种信奉中立之道、凡事喜欢和稀泥的老好人当作自己的铁杆朋友。

    韩明启平时见了王子君也是十分的亲热,只是这亲热里总是透着一丝若即若离。这种感觉是隐隐的透出来的,一般人看不出来,王子君自忖自己有这个洞察力,尽管韩明启从来都没有得罪过他,但是王子君同样不喜欢他。

    见韩明启主动来找他,王子君笑了笑,站起身来道:“韩县长,我这也是忙里偷闲哪,正好你来了,干脆咱俩唠唠嗑儿。”说话之间,王子君就从自己的办公桌后面走出来,和韩明启一起坐在了沙发之上。

    韩明启看着给自己倒水的王子君,心中也充满了感慨。以现在王子君副书记的地位,完全可以坐在办公椅上和自己说话。但是这家伙偏偏不这么做,而是主动的坐到自己触手可及的沙发上来了,这个小细节的作用可是不容忽视的。

    在韩明启看来,王子君的这个动作可不仅仅是现实中的距离拉近了,而且,一下子从俯视的角度坐到他韩明启的身边来,单单从这一点来看,这个年少得志的副书记混到今天这个职位上,倒也是实至名归的。试想,从这个年轻人身上怎么能闻出年少轻狂这种味道呢?

    想到自己的来意,韩明启脸上的笑容又增加了几分,他胡扯六拉的说了一些琐事之后,就话锋一转道:“王书记,那安芦公路的事情谈的怎么样啦?我可是听孙县长在那感慨呢,说是好事都让您给赶上了。”

    孙县长说,好事全让自己给赶上了?王子君听着韩明启这话里有话,心中哪里不明白此人正在给孙浩立上眼药呢?而为什么给孙浩立上眼药,韩明启的目的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一个常委的位置,副县长们谁会不眼红呢,就是以往关系还可以的人,此时也都红着眼,虎视眈眈的盯着呢。官场上,讲究的就是抢抓机遇,迎头赶上。一个人在政治斗争中的坚强与软弱,诚实与虚伪,果断或犹豫不定都可能成为他在权力阶梯上晋升的机会与反机会。

    韩明启作为资历长的副县长,对于这常委之位更是向往不已,虽然他级别没有提升上去,但是在县里的位置,那可是提高了不少,以后提拔之类的事情,更是挨的多。一步慢,步步慢,因此,这个能前进一步的机会,他哪肯放过。

    本来就是竞争关系,现在孙浩立突然引进来张岩栋这么一个大老板,在侯天东和刘成军两人的眼中,这位孙县长的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在官场无声的博弈中,只要对手孙浩立加分,那可就意味着韩明启自己减分了,这种情形一出,韩明启岂能坐得住了?

    王子君心中揣摩着韩明启,嘴中笑吟吟的将这种话题给扯开了,现在在政治之上越加成熟的他,应对这种情况已经是挥洒自如了。

    韩明启自傲将自己精心组织的言语说了一遍之后,发现王子君没有什么反应,失望之下,心里就有些心灰意冷,但是在临走的时候,他依旧热情的邀请王子君一起吃饭,不管怎么说,王子君此时已经是芦北县实质上的三号人物,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力挺,包括侯天东在内的常委们,就算硬着头皮,也是不得不掂量掂量王子君的意见的。

    王子君在摇手谢绝了韩明启的邀请之后,就笑着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韩明启那离去的身影,王子君的心中陡然升起了一个念头: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清除一切不利于自己的路障。

    就在王子君沉吟之时,孙浩立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之中兴奋不已。此时的他,好似已经看到了那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的位置朝着他招手了。

    孙浩立从小就有拿破仑式的野心,他自己也琢磨不清这是理想还是**。进入仕途之后,他发现理想和**是很难区别的。有理多的理由证明,理想就是**,**就是理想。王子君来到芦北县之后,孙浩立有些悲哀,什么叫政绩?政绩就是领导想提拔你的时候,组织上会千方百计的为你找出来嘀。这几年,孙浩立苦于自己没有什么可以与人公开叫板的政绩,心里正焦灼不安的时候,机会突然来了!

    孙浩立就不由自主的感叹,人要是走运了,就是喝口凉水那都比蜜还要甜。比方说现在,这宣传部长的萝卜坑不是正空着吗?所有人都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个坑儿跃跃欲试地想往里跳的时候,这个多年没有联系过的远房亲戚张岩栋突然给自己打电话了,想让自己牵线投资安芦公路呢。

    这叫什么?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啊,现在全县上下都期盼着这条公路尽快破土动工呢,自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找到了投资商,想到刚才侯老一召见自己时的模样,孙浩立就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轻了!就像吃了一段一下子甜到心里去了的甘蔗,忍不住想细细的回味一下了。

    “韩县长,你过来到我办公室一下。”孙浩立接到侯天东的召见电话居然是侯老一亲自打过来的。要知道,原来可都是秘书给他说的,这等待遇可是前所未有的。

    到了侯老一的办公室之后,侯老一从办公桌上拿起一盒软包的中华烟,抽出一支烟递给韩明启,挨着韩明启坐在沙发上了,这个亲热的举动弄得韩明启受宠若惊,慌得赶紧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给侯老一把烟给点上了。

    侯天东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韩明启,用欣赏的口吻问:“明启啊,你当副县长也好几年了吧?”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那一刻,韩明启心里一热,只觉自己热血上涌,心跳都加速了。拘谨的笑着说:“侯书记,您记得可真清楚,我当副县长都五个年头了!”

    侯老一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赏识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用鼓励的口吻说:“好好干!你的工作态度,组织上和我本人都是十分清楚的。”

    这番话说得就有些深意了!韩明启想到那个炙手可热的宣传部长的位子,心里就是一阵激动。从客观上讲,侯老一亲自把自己叫到他的办公室来干什么?就是为了一杯茶一根烟,云里雾里吐半天?当然不是的!这就是暗示。侯老一尽管没有什么许诺,但是态度却是十分明朗的。

    想到这里,韩明启赶紧从沙发上站起身,知趣地说:“侯书记,谢谢您对我的信任。我肯定会全力以赴,干好自己的工作。您要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侯老一亲自把韩明启送到门口,又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好,没事常来坐坐。”

    从侯老一的办公室出来之后,韩明启心里有一种按捺不住的激动。无端的觉得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就连有些寒意的风也是春风拂面十分温暖的。距离那个梦寐以求的萝卜坑儿,距离更近了!尽管侯老一还没有明确表态,但是,他心里隐隐是能感觉到的。按照惯例,作为一把手,他怎么能明说呢?

    这大概就是政治吧,政治是需要悟性的。想到这儿,韩明启神采飞扬的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心里充满了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