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零章 期待见证奇迹的时刻
    王子君在点头,经贸局局长张胜利却是在不住的擦汗,对于这次招商会之行,他们可是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在他们想来,这次招商会就是人家安易市招商,他们和王书记一起来就是来参观学习的,也许王书记还想把安芦公路动工的事确定下来。没想到人家安易市给芦北县安排了一个位置最好的展点,更有不少县市,都已经开始布置了。

    这展台既然给了,那一定要布置的,可是人家都是有备而来,这毫无思想准备的自己,拿什么充门面呢?

    “王书记,我……”张胜利刚要解释,王子君已经摆摆手径直朝前面走了过去。

    在看过了几个展厅之后,王子君等人在快要接近示意图上写的芦北县展厅的时候,就见在前方不远处,上百个人围在一个展厅里,不满的发泄着。

    “这芦北县是什么地方,怎么把这么好的展厅给了他们呢?”一个粗哑的声音传入了王子君的耳中。

    “是啊,我们罩北县怎么也是省里的十强县,安易市也就给了一个后排中间的位置,这芦北县又不是咱们山省的区域,怎么就划给了他们这么好的一个位置?依我看,这位置,比安易市给自己所辖的县区留的位置都不差。”

    “什么叫不差,根本就是强多了嘛。”又一个声音,从人群之中响起,那人一边说话,还一边不满的发泄道:“芦北县我听说过,是江省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嘿嘿,听说那地方穷的很哪,这一次安易市给了他们这么好的展台,我倒要看看,这芦北县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拿出来咱们自然无话可说,要是没有东西的话,嘿嘿,这不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吗,简直是资源浪费嘛。”

    “事情在这儿明摆着,就他一个贫困县,能拿出什么好的招商项目来?除非呀,从他们那儿能挖出金矿来。”

    各种各样的笑声,在展厅之内响起,听着这笑声,张胜利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他心中很是清楚,别说自己没有准备,就是有了准备,在这里也拿不出手,恐怕这次丢人要丢到这一次恐怕要丢人丢到山南省了。

    而一旦丢了人,县里又岂能轻松放过自己。王书记是县委副书记,现在的威望更是因为全省政法工作现场会和安芦公路如日中天,就算是侯书记对这种事情有想法,也不会将王书记怎么样。

    可是自己不同,自己经贸局没有准备,这板子打下来,那可是轻不了。这个经贸局长的位子虽然在县里面不算是很好,但是让他丢了他会肉疼的。

    “王书记,我们该怎么办?”张胜利脑子转动之间,就做出了一副低声下气的摸样,朝着王子君恭敬地问道。现在在他看来,唯一能让他脱离这份尴尬境地的就是他王书记了,现在跟王书记的步子紧凑一点,说不定以后王书记就能给自己说句话。

    张胜利担心的事情,同样出现在了王子君的心头。他听着这些议论之声,目光不觉得朝着四周看了过去,目光闪动之间,王子君的眼光不觉就落在了一副写着安易欢迎您的喷绘宣传画面上,一个念头顿时出现在王子君的心头。

    “胜利,你看这样行不行……”王子君低声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听着王子君清朗的声音,张胜利的心中虽然依旧有些忐忑不安,但是那心总算是放下了大半。虽然出了事情自己这经贸局局长依旧是逃不了,但是大主意是王书记拿的,出了事,王子君当然会负主要责任的。

    “是,就按您说的办,我就跟人去准备。”张胜利一边说,一边朝着身旁的经贸局办公室主任低声吩咐。

    王子君笑了笑,没有说话,这张胜利的这点小心思自然瞒不了他,不过,对于张胜利这种自私的念头,他也不想计较,人的骨子里是自私的,一到了危险的时候,这种明哲保身的意识是本能的。

    关于芦北县展台的事情,不少人依旧在议论,不过此时的王子君已经没有听下去的兴趣了,带着伊枫等人从展所走出,王子君就乘车回了宾馆。

    张胜利以往办事怎么样,王子君不知道,但是这一次,这效率真是神速。只是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就托着两个纸盒子跑到了王子君的办公室。

    “王书记,我都买好了。”说话之间,张胜利就将盒子放在了桌子上。

    王子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是用目光淡淡的看着张胜利。在王子君的目光之下,张胜利虽然在官场之上混了不少年,但是心中依旧有一种忐忑的感觉。

    “王书记,按照您的吩咐,都是最好的料子,这几身衣服,也是最好的。”

    “嗯,这样,你让人通知法院和公安局的那两位同志,让她们过来一趟。”王子君说到法院和公安局的时候,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

    “好,我这就去。”张胜利已经明白了王子君心中的打算,当下赶忙朝着门外跑了过去。他这等殷勤的表现,本来想在王子君面前出点彩,却不知道这种无关轻重的作为,更是让王书记心头有一些不喜。

    只是一会儿功夫,法院和公安局的两位同志就走了进来,伊枫还好点,一见王子君就轻轻地低下头,显得很是温顺,但是那杜小程,却是昂胸抬头,犹如小斗鸡一般的看着王子君。她最讨厌的就是他这么老气横秋的跟自己说话,那种阵势比她的父亲还要过分,他凭什么总是自称叔叔哪。

    “王叔叔,请问,您找我们来有什么事情啊?”杜小程看王子君没有说话,骄傲的挺了挺小胸脯,戏谑地冲王子君问道。

    王子君对于杜小程的神情正觉得好笑,哪里想到她竟然来这一手,一听王叔叔这个称呼之时脸色就是一红,直觉这孩子就是一颗子弹,而且这子弹是冲着他瞄准了的,他自己没有把握能不能躲开这颗温柔的子弹。

    杜小程见他一声不吭,反而变本加厉,袅袅婷婷地走近了他,弄得王子君的心里一阵躁动,但是并未露出声色,伊枫还在这里呢。只见那杜小程大大方方的走近王子君,夸张的问道:“您的圣旨还没下呢。”

    说完之后,回头看了伊枫一眼,咯咯的笑了,似乎有意的挺了挺胸,王子君头皮一阵发蒙,杜小程笑得花枝乱颤,胸脯高低起伏,让王大书记的手掌陡然有一种食指大动的感觉。

    好像比虹锦的还要大,比起伊枫就更不在话下了,这个念头在王子君的心头一经升起,顿时让王书记摇头不已。

    怎么回事呢,自己心里怎么会有如此龌蹉的想法?狠狠地摇了摇头,王子君这才正色道:“明天有一项重要工作安排给你们,为了奖励你们明天的努力,我让张局长提前准备了两件衣服,嗯,你们先去试试,不合身再换。”

    奖励衣服,王书记果然高明啊,明明是让人家干活呢,还说是奖励。张胜利在杜小程说话的时候虽然也心动不已,但是知道杜小程来历的他,可是知道这个女子的胸虽然大,但是实在是太过于棘手了。

    毕竟是女孩子,一听说给买了新衣服,两个人的心里就是一阵欢喜,就是一直在王子君身旁一言不发的伊枫,此时也是喜上眉头,心说这个家伙也太大胆了吧,就算是以杜小程为幌子,也不用做得这么明显吧。

    不过,等两人拿着衣盒出去再走回来的时候,两对杏目却是狠狠地瞪着王子君,伊枫的眼眸之中还带着一丝哀怨,但是杜小程却是直愣愣的看着王子君。

    杜小程的眼在发直,王子君的眼眸也在发直。虽然他经历了两世,算得上定力惊人,但是此时看着眼前这两个一身旗袍,犹如春花秋月相映争辉的女子,还是不由得一呆。

    伊枫的身材本来就窈窕如柳,此时穿着这红色的旗袍,更显得犹如弱柳从风,的腰肢在闪亮的红色旗袍衬托之下,让王子君恨不得轻轻地揽过来拥在怀中,然后向所有的人宣布自己对于此物的所有权。

    站在伊枫身旁的杜小程,丝毫不比伊枫差,接受过警校培训的杜小程虽然没有伊枫那种晶莹如玉,美人如画的感受,但是身材火爆至极的她在美丽的旗袍衬托之下,更是有一种撩拨人心弦的**,尤其是那两对犹如插云的双峰,更是撑得红色的旗袍有点想要破袍而出的感觉。修长细腻的双腿虽然只是露了小半,却有一种欲盖弥彰的效果。

    张胜利此时差点将口水流下来,心中暗道,自己来的时候就觉得这两个随行的政法工作人员很漂亮,现在才知道这不是很漂亮,那是绝对的漂亮。

    王子君的稍微一呆,自然没有瞒过杜小程那不知道和多少奸猾之徒较量过的慧眼,她得意的一扬小脸,笑吟吟的问道:“王叔叔,您觉得侄女的这身衣服合身吗?”

    听着王叔叔这个称呼,王子君不由得摸了摸鼻子,心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话果然诚不欺人啊,这杜小程明显就是要报自己叫她那一句贤侄女之仇么。

    不想和杜小程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王子君咳嗽了一声道:“杜小程同志,伊枫同志,县委今天有一个重要的政治任务交给你们,你们都是我芦北县政法系统的优秀工作者,我相信你们一定不会辜负县委和县政府的重托,出色地完成这项任务。”

    王子君一打官腔,杜小程虽然撇嘴,却也不敢再说什么,只不过那小嘴撇的更狠了点。看着杜小程站在伊枫身旁撇着嘴的样子,王子君心里竟有一种割一斤猪肉挂在这个撇起的嘴巴上看看能不能掉下来的感觉。

    赶忙收起心思的王子君,看到两人都不说话,于是话锋一转,就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还以为王叔叔您是好心给我们买衣服呢,原来是这样啊,您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不过王叔叔,我们可是要奖金的。”杜小程说话之间,一拉伊枫,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窈窕的身影犹如弱柳从风般的摆动,正好目对着门口的王子君心神更是一荡。他忽然意识到,灵与肉不应该是对立的,只有统一起来才会和谐,姑且自己是灵,而这两个小女子是肉,此时王大书记的灵思索的全是美丽诱人的肉,不由自主的幻想着灵与肉的融合,然而,灵是有理智的,王大书记无奈的发现,有时候,理智恰恰是灵的虚伪。

    安易市对于这场招商会无疑是下了大本钱的,当天晚上,安易市委市政府所有在家的四大班子领导,一起出席了这次招商会,在会上,安易市市委书记郑东方更是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欢迎词。

    王子君看着挥洒自如,指点江山的郑东方,就觉得这位郑书记比之年前相见之时,显得越加的大气了。虽然春节之时王子君很忙,但也在电话之中和这位郑书记好好地聊了一场。

    一般这种欢迎会,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安排,在郑东方致辞之后,所有与会的嘉宾就开始坐在一起吃吃喝喝。

    王子君他们一桌因为位置比较偏僻,所以不太显眼,不过这次安易市安排的饭菜很是丰盛,让那些经贸局的招商人员很是解了一回馋。

    “这几位先生有点眼生,在下罩北县县长刘会让,不知道各位怎么称呼?”酒会进行到了中间,一些熟悉的人就开始离开自己的桌子互相走动,一来是和熟人拉进一下关系,二来也是想借此机会认识一些新朋友。

    官场之上,历来都是朋友多了路好走。有这么个平台,自然不会让机会逝去。

    罩北县,王子君好似有点耳熟,但是一时间又有点想不起来,此时见人家罩北县的县长如此的客气,他也赶忙站了起来道:“我是江省芦北县的王子君,刘县长幸会了。”

    芦北县,刘会让登时就想起来自己在看展厅之时遇到的情况,他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芦北县的人。虽然心中对于芦北县占这么好的位置有点不服气,但是毕竟是官场中人,他也不愿意这么得罪人。

    “哈哈,您好,小王同志,欢迎您来到我们山南省,如果有什么需要的,我们罩北县愿意尽地主之谊。”在刘会让想来,王子君最多也就是一个正科,这么年轻,当正科就已经是快了点。

    王子君笑着点了点头,端起酒杯和刘会让碰了碰。

    刘会让将酒杯的酒抿了抿,就准备向下一桌进发,对于他来说,芦北县这个叫做王子君的小干部,也就是他这次参加酒会的一个过客,打过了招呼也就算了。

    “王书记,原来您在这里呀,郑书记请您过去一下。”一个带眼睛的年轻人在袁新星的陪伴下,快步走了过来,那年轻人一见王子君,就满是笑脸的说道。

    对于这个年轻人,王子君还真是见过,那时他就陪在郑东方的身旁,但是叫什么,他并不清楚。

    轻轻的朝着那年轻秘书笑了笑,王子君就起身跟着那秘书朝着一个小偏厅走了过去。

    虽然罩北县不归安易市管,但是论起影响来,却是深受安易市经济发展的影响,可以说没有安易市的带动,罩北县就很难取得今天的成绩。再加上安易市升级成为副部级的呼声越来越高,刘会让很是想和现在的安易市委书记郑东方搞好关系。

    不,应该是拉上关系,刘怀让很是清楚,就凭着自己的几分本事,还很难进入郑书记关注的眼眸。现在这种会议,来了这么多人,郑书记更不会有什么时间单独见自己。不过他所求也就是和郑书记混个脸熟而已。

    可是,让他大感意外的是,这个芦北县年轻的王子君,怎么就能够得到郑书记的青睐,还值得让郑书记的秘书亲自来请?看着王子君那缓缓消失在人群之中的身影,刘怀让轻轻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一个个念头,在他的心中快速的闪动了起来。

    “王书记,您大驾光临我有失远迎,真是不好意思啊。”今天的郑东方,脸红扑扑的,很显然这位市委书记也喝了不少的酒。虽然在倒酒的时候,迎宾馆的服务员已经为领导准备了两种酒,但是在某些时候,郑东方还是必须要喝真酒的。

    此时的他,心情很是不错,在王子君一进来的瞬间,就朝着王子君大声的开玩笑道。

    王子君谦逊的一笑道:“郑书记,您实在是太客气了,您要是远迎我,那我还不得被唾沫星子给淹死啊?”

    郑东方哈哈一笑,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他端起眼前的茶水喝了一口道:“小王,去年干的不错,听说在芦北县已经是副书记了,有没有兴趣来帮我,做一任市委办副主任?”

    安易市委办副主任虽然也是副县级,但是比起来可是比芦北县的副书记含金量高多了,不说别的,就郑东方的信任,就能够让王子君成为安易市呼风唤雨的人物,更不要说安易市一旦升格,王子君就能顺理成章的升格成正处级了!

    沉吟了瞬间,王子君还是呵呵一笑道:“谢谢郑书记的厚爱,我觉得我现在的工作还不错。”

    郑东方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这个问题,和王子君谈了几件琐事之后,就将话题引到了安芦公路上。

    “子君,我看你们县里还没有动工的迹象,是不是钱不够,要不这样吧,这条路由我们安易市来修,不过你们也不能让我们白出力,这条路你们县域范围内的那段管理权给我们三十年。”

    白修路,只要三十年的管理权,这话听起来像是一个大大的馅饼,如果侯天东在这里,说不定会有些心动呢。不过知道这条公路后世影响的王子君却嘿嘿一笑,委婉地拒绝道:“郑书记,您大可放心,我们芦北县绝对误不了工期,至于您的好意,我代表我们芦北县人民都记在心里了!”

    “奸猾的小子。”郑东方哪里会听不出王子君的意思呢?轻轻地朝着王子君骂了一句,接着道:“莫非,你已经想好了资金回笼的渠道?”

    “嗯,已经想了一些,应该没什么问题。”王子君端起秘书刚刚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水,轻轻地抿了一口,淡淡的说道。,郑东方虽然有点不相信王子君会有什么渠道,但是此时的他却是根本就没有再问。郑东方的时间,无疑是很宝贵的,就算是他找的王子君,但是十分钟之后,郑东方还是朝着下一个安排地走了过去。

    “小王,展台的事情没问题吧?”郑东方在走了两步之后,突然扭头笑容可掬地冲着王子君问道,显然,大厅私下里的议论也没能瞒得过郑东方的耳朵。

    “您放心,没问题。”王子君轻轻点头,眼眸之中充满了自信。

    早晨,红红的太阳被一朵朵朝霞簇拥着从东方升起,在这红彤彤的光芒照耀之下,郑东方高调的宣布安易市的招商会正式开始,在这次会议上,不但有山省各县市的领导,更有山省的主要领导参加,一时间,整个会场可谓是旌旗招展,彩带飘扬,热闹的歌声,更是在这会议之上此起彼伏。

    在偌大的招商会现场,最让人瞩目的,当然是作为东道主的安易市的展厅,安易市的各种土特产和特色产品井然有序地摆放在华丽无比的展厅里,让人都有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

    不少人围在安易市的展厅之旁看来看去,更有不少早就商谈的差不多的商人来到这展厅之前作作秀。

    和安易市的展厅先比,其他展厅就显得寥落了很多,但是一些经济强县的展厅,同样聚集了不少人。来自全国各地的商人,更是在这里汇集一堂,谈笑风生之下,给人一种让金钱飞的感觉。

    如果说安易市吸引了大部分人关注的目光,在安易市展厅的不远处的中型展厅,却是触动着不少人的心思。和其他展厅一早就有人准备相比,这个中型展厅却是用厚厚的一层布给遮盖着。

    红色的布,很是喜庆,但是整个展厅却是被布盖着。有好奇的人想要看看里面是什么,却被彬彬有礼的工作人员给客气的制止了。这些工作人员很是客气的告诉有意揭开红布的客人说他们的展板,要等一个小时之后才能揭开。

    为什么非要等到一个小时之后呢?很多人都奇怪的问了一句,但是那些工作人员,一个个却是笑而不答。

    其实,对于这些工作人员来说,他们同样不知道这展厅里放的是什么,他们只知道这是严格遵循王书记的吩咐,心里同样揣着一丝隐隐的期待,就像魔术师大家,和所有想一睹展厅风采的客商一样,等着这个见证奇迹的时刻。

    “芦北县展厅?老兄,你听说过芦北县么?”一个客商看着那芦北县那块醒目的大牌子,疑惑的朝着自己的同伴说道。

    “没听说过,不过安易市能给这个县安排一个如此上佳的位置,恐怕这个县不会这么简单吧?”他同伴沉吟了一下,好奇的问道。

    “芦北县我听说过,好似是江省的一个县,只不过和安易市接壤。”又一个客商接口道。

    “芦北县的经济怎么样?”听这客商了解芦北县,不少对这展台后面究竟藏着什么的客商,此时心中充满了对芦北县的好奇。

    那客商沉吟了一下道:“我没有去过,不过听说不怎么好,既然大家都对这红布之后是什么好奇,反正时间也快到了,咱们不如等一等吧。”

    有了带头的,就有跟从的,只是一会儿功夫,就有四五十个客商在芦北县的展台前开始等候。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王子君就站在展台前,看着汇集得越来越多的客商,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任何时候,反其道而行之,都能吸引更多关注的目光。

    随着人汇集的越来越多,展厅前都有点拥挤不下了。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的从众心理,依旧还有不少人从四面八方朝着芦北县的展台涌了过来。

    “王书记,人越来越多,咱们是不是见好就收,现在就开始啊?”张胜利抹了一把汗,恭声的对王子君请示道。张胜利本来于王子君的计划很是怀疑,但是此时,一看到这么多人汇集在这里,他对于王子君的计划不觉有多了几分的信任。

    王子君看了看手表,还差十分钟,沉吟了瞬间,他还是轻轻地笑了笑道:“我们一定要准时。”

    就在王子君向张胜利吩咐的时候,在他们展厅隔了十多个展位的地方,刘会让正仔细的打量着王子君。虽然此时他们罩北县的展厅之中也有不少客商云集,但是和芦北县相比,差得实在是太远了!

    光凭一块红布,就能够招揽这么多人的眼球,这个年轻的王子君,还真是不简单。在王子君被郑东方请走之后,刘会让就悄悄的从会务组了解了一下王子君的身份,这才知道这个年轻人居然是芦北县的县委副书记。

    看着王子君淡淡的微笑,就连他的心中也升起了好奇,这芦北县的展厅后面,究竟是什么,心中念头闪动之间,刘会让不觉也朝着芦北县的展厅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