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二章 穷则思变 变则思通
    在焦灼的等待之中,就见一波人正从远处缓缓而来,在人们的簇拥下,一个身材高大,衣着挺括的男人,正信步而来。

    男子的四周,四五个山南省的领导,不断地和男子轻声的细语交谈,而作为安易市市委书记的郑东方,此时却只能站在后方跟紧着了。

    王子君看着人群行进的路线,知道自己展厅所处的方向,应该不是封总理必经的地域,心里猛的一松的瞬间,王子君就将自己的心思重新放到了如何趁此机会好好地给芦北县招商引资一回。

    和王子君有时间沉思相比,此时此刻的郑东方可就煎熬多了。尽管他对这次招商会作了妥善的布局,而且有办好的信心,但是一颗心仍然紧紧的揪着,生怕哪里出了纰漏,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偷偷的瞟一眼封总理嘴角的淡淡笑容,郑东方知道,恐怕这次算是过关了。对于他安易市举办的这次招商会,封总理还是很满意的。

    “嗯,国文同志,你们省这个招商会办的很好,很有特色,咱们现在要发展经济,不能固步自封,在家里坐等着人家来,要学会主动出击,在这一点上,你们抢先迈出了一大步啊。”封总理笑吟吟的朝着陪在自己身后的山南省委书记陈国文道。

    陈国文笑谦逊了两句,就话题一转道:“总理,咱们下一站是去工业园还是去安易农业示范园区?”

    封总理朝着四周看了看,正要说话,目光突然落在了芦北县那幅巨大的喷绘上,看着喷绘前汇集的人群,总理的眉头皱了皱道:“我们先去那里看看。”

    此时的郑东方心中很是忐忑,这次封总理的到来实在是让他们都有点措手不及。本来,在总理考察路线的安排上,根本就没有安排他们安易市,却不知道怎么,总理第一站就来了安易市,他不知道这是省里哪位好心的领导在提携他,虽然对于自己的工作有十足的信心,但是仓促之下,他的心里还是没有十足的底气。

    看着总理手指的方向,郑东方的脸色也不由得一变!

    就见那个展厅除了一副偌大的风景画一般的喷绘之外,再没有了任何地方特产之类的东西,和其他展厅比起来,根本就不能同日而语。可是偏偏,展台前却人头攒动。这是怎么回事呢?

    弄虚作假!

    这四个字一出现在郑东方的心头,就让他心中一颤,不过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跟着走过去。

    “东方同志,那里不会有问题吧?”省长许茂德落后一步,小声的朝着郑东方道。

    “没事。”郑东方暗暗的咬了咬牙,沉着的说道。不过此时他的背后,可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正在沉吟着怎么将今天的招商成果最大化的王子君,万万没想到封总理竟会折回来,径直朝着他这里来了!

    看着四周负责保卫的工作人员已经不动声色的将四周的人往两边分散,他这才反应了过来。

    本来熙熙攘攘的商人,被不显山不露水地分到了两边,芦北县的展厅之处,此时只剩下了伊枫和杜小程两个出众的女子。已经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的两人,眼中同样闪烁着激动和不安。

    “小姑娘,你们这里展示的是什么啊?”封总理再朝着这条犹如风景画一般的道路看了一眼之后,就笑着和不远处的杜小程轻声的问道。

    杜小程虽然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但是说起来,也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见过的最大官员,也就是侯天东这个县委书记了,现在面对国家的副总理,心中也激动不已。

    “总理好,我们……我们展览的是路。”因为实在是太多激动,杜小程连话都有点说不成了。

    陈国文的脸就有点沉,心说,这小姑娘长得倒是很不错,怎么就是个绣花枕头呢?真是上不了台面!有心帮腔几句,但是看着这风景如画的喷绘,他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

    “嗯,这条路画的不错,在招商的氛围中适当的宣扬一下文化也不错。正所谓,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嘛。”封总理温和地笑了笑,就不准备再问下去,但是他的话听在山南省各位领导的耳中却是让这些领导一个个心中狂震。

    做了多年官的他们,此时哪里不清楚,虽然封总理给他们留了面子,但是在这话语之中,却也点出了他们这次招商会在造假。而一旦给领导留下这种印象的话,那对于整个山南省都有着巨大的杀伤力。

    郑东方更是嘴唇哆嗦,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想要解释,但是却哑口无言,更何况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解释成什么。一旦给封总理留下这种假大空的印象,他们安易市想要升格成为副部级,那根本就是希望渺茫。

    就在整个山南省的领导心中黯然之际,就听不远处一个声音沉着的说道:“总理,您说的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设想虽然比我们实施的更加的高屋建瓴,但是我们也不能欺骗总理,我们这幅喷绘画上的路,确确实实是一个商业项目。”

    本来安静的展场,在这个突兀的声音响起的瞬间,就好似平地响起了一声惊雷,所有的目光,都朝着那声音发出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说话之人虽然听起来像是恭维总理,但是实质上,却是在委婉的纠正总理的说法,这种以下犯上的事情,让山省的领导一时间都有点心头发紧。

    和身旁的山省领导相比,总理的脸上依旧笑容满面,他轻轻地转过头来,就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从容镇定地站在那里,清秀的面容,让人一见就本能的多出一种亲近的感觉。

    “年轻人,你刚才说,这就是一个项目?”封总理朝着王子君招招手,示意他过去。

    王子君快走两步,来到封总理的身旁,他信手一指那巨大的喷绘,认真的说道:“是的,总理,这是一条路,一条从安易市到芦北县的公路,不过这条公路目前还没有修建,我们是拿它来招商的。”

    “拿路招商?”总理的脸上,登时多出了一丝兴致盎然的神色。

    “是的,这条路是安易市和芦北县共同商定的,虽然路只有百里,但是因为它穿过几十里高的大山,投资相对有点大,这些投资对于安易市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以我们芦北县的财政来说,根本就无法支撑。有道是,穷则思变,变则思通,我们芦北县准备将这条路推向社会,用合作共赢的方式,本着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吸纳社会资金,群策群力,众志成城,共同将这条路建起来。”

    封总理听得越来越认真,那淡淡的笑脸,此时也渐渐的绷紧了起来,他双眸紧紧地盯着王子君,在沉吟了瞬间之后,点了点头道:“这倒是一个好的办法,现在成绩怎么样了?”

    “今天是我们推出这个设想的第一天,不过看这些企业家们的初步反应,应该还是不错的。”王子君心中念头飞速的转动,嘴中笑吟吟的说道。

    “是吗?那我问问。”封总理说话之间,就朝着站在王子君不远处的一个客商道:“你们公司对这条路怎么看?大胆的说,不用有所顾忌。”

    那客商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可以和副总理直接对话,脸上顿时一阵的激动,他扭动着胖胖的身体快步跑到总理的身前,这才恭敬地道:“总理,对于这条路虽然我才听到,但是很让我们动心啊,您看,这条路西接安易市,东至国道,一旦全线贯通,绝对是一个连接山省和江省的大动脉,人流量、车流量都不会少了。”

    陈国文和郑东方看着和客商交流的封总理,相视一笑,同时大松了一口气,他们看着站在封总理身旁的王子君,没有想到这种大的危机,居然被这个年轻人给轻松化解了。

    又兴致勃勃地和几个客商交谈了几个问题,封总理脸上的笑容越加多了起来,他朝着王子君点了点头道:“小同志,你们这个设想很好,现如今,就是要敢想、敢干、敢冒、敢试,闯出一条创新的路子来,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啊。你是芦北县的干部么?”

    “是的,总理,我是从芦北县来的。”王子君谦逊的朝着封总理道。

    “封总理,这位是芦北县的副县长王子君同志,这条路就是他来和我谈的。”郑东方见封总理对王子君很是感兴趣,赶忙笑吟吟的朝着封总理介绍道。不过,他并不知道此时的王子君虽然还挂着副县长的名字,却已经是芦北县的副书记了。

    “芦北县。”封总理轻轻地重复了一句这三个字,然后轻笑道:“芦北县是江省报上来的十六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也是革命老区,对于那里的经济发展,中央和国务院一直很重视。但是要让这个老区发展起来,重点还是在你们这些基层干部身上。今天我见到你们能够不等不靠不要,想方设法的创新发展,很好,这让我很欣慰啊。”

    一场危机虽然化解了,但是作为省委书记的陈国文心里还是有一丝小小的遗憾。他们山省搭的台子,猝不及防之下,居然让江省的人给登台亮相,把主角的戏给唱了!这么多的干部,这么多出彩的工作,总理都没有表扬,却把芦北县的一位副县长给好好的表扬了一番。

    不过,他并不是小气的人,看着站在封总理身旁的王子君,心中念头转动之间,一个念头,就在他的心中闪烁了起来。

    封总理去了下一个参观点,但是整个展厅却依旧在津津有味的谈论着总理来视察这个话题,而那杜小程,好像还没有从这震惊之中完全放松下来。

    王子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思完全平复下来,他本来以为凭着自己的修养,怎么都能波澜不惊,平心静气的,但是现在看来,却是太高看自己了。

    虽然重生两世,但是见到封总理之时,他依旧感到自己的心中有一丝难以抑制的激动,这也许是前世之中对这位总理有些崇拜的缘故吧。

    心中念头闪动,王子君就将念头再次放在了招商上,毕竟这么好的机会,如果白白浪费了那就可惜了。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但是红玉市的大会议室之中依旧是没有散会的迹象,市委书记熊泽伦和新来的代市长崔信现,都脸色肃穆的坐在主席台之上。

    和以往开会一样,此时,这会议室之中,全市各县区的一把手都坐在最前方。不过这个前方的位置可不是那么好坐的,最起码此时的侯天东和刘成军就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芦北县去年的经济虽然有一点起色,但是在招商引资方面,和其他县区依旧存在着很大的差距,这个差距,不但我们市委市政府看得到,你们各县区也应该看得到,对于这种差距,你们应该俯下身子找原因,将招商引资这个重点工作好好地抓出成效,抓出效益。”

    崔信现虽然四十多岁,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很是文静,但是批评起人来,那是丝毫都不比熊泽伦差,芦北县已经是他批评的第三个单位了,上两个单位,都被这位代市长毫不客气的批得狗血喷头。

    侯天东和刘成军虽然一肚子的理由,但是现在这种时候,不是你开脱责任的时候,在领导的严厉批评之下,两人也只有低着脑袋,虚心的接受。

    “今年,市里给芦北县定的目标是招商引资一千万,经济建设更上新台阶,侯书记和刘县长,你们有信心没有?”崔信现翻动着手里的责任书,严肃的问道。

    没有信心也得有,这是什么时候?要是稍微反对,恐怕就要承受两位大佬的雷霆之怒了。侯天东和刘成军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就从椅子之上站起来,掷地有声的应道:“有。”

    崔信现这才舒心的一笑,点头道:“好,有压力才有动力,只有迎难而上,在工作上纵向比,横向比,学会赶帮超,学会传帮带,才能把工作干出成效来。同志们,现在全国都是一个步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我们周边的县市,也都在全心全意搞经济建设。我们红玉市底子薄,基础差,但越是这样,我们越要迎头赶上,不然的话,我们就会被其他兄弟市远远的撇在后面,同志们,我们不能落后啊,落后就要挨打……”

    崔信现口才不错,但是芦北县两位主要领导的心头却是非常的不好过,他们心中很是清楚,招商引资一千万对于他们芦北县来说,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去年招商引资多少,好像也就是一百多万吧,而这一百多万的数字有没有水分,两人的心中更是比谁都清楚的很。

    就在两人头疼不已的时候,熊泽伦的秘书快步的走了进来,他的手中拿着一部大哥大,快步来到熊泽伦的身前。

    也不知道秘书俯身说了些什么,熊泽伦赶忙朝着崔信现一挥手,然后笑吟吟的对着电话之中客气的说道:“林书记您好,我是熊泽伦。”

    “好的,我这就看。”熊泽伦在听电话那头传出了一句之后,立刻对站在旁边的秘书吩咐道:“快将电视打开。”

    虽然只是这两句话,但是下面的各县区一把手一个个都意识到发生了大事,林书记,能够被熊泽伦这么尊称的,在江省只有一个林泽远,而看电视,那就更能说明问题了,电视是做什么的?那是用来曝光的,省委书记亲自打电话说让你看电视,那还能有个好!

    千万不要是我们哪里出事啊!包括侯天东在内,几乎所有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低声的祈祷。而市委领导的脸色,此时却都不怎么好看。

    那些县里的领导还能够祈祷,而他们,根本就没有祈祷的必要,尤其是代市长崔信现,此时虽然表面上很是镇定,但是在内心深处,他也很是忐忑。心说自己才当代市长一个多月,可不能还没有被扶正,就背个处分哪。

    电视快速的打开,中央台的午间新闻正在播出,新闻画面上,就见国务院封副总理正在山省考察工作,看现在新闻上的情形,应该是正在某个会场。

    林书记让我们看什么呢?难道是已经播完了?熊泽伦看着那闪烁的电视节目,心中也是一阵诧异。

    一旁的崔信现此时就有点坐不住了,他朝着身旁的秘书一挥手道:“你去市电视台,将今天中央台所有的节目录像都给我借来,重新放一遍!”

    “对安易市的招商会提出了充分肯定,尤其是来到红玉市芦北县的展台时,封国凯副总理更是认真的驻足观看,并对芦北县的招商引资模式提出了表扬……”

    清晰的播音之中,就见画面一转,市委会议室那新近购进的二十九寸大彩电上,一股有三间房屋大小的喷绘画赫然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在这喷绘图的镜头闪烁之间,一个让侯天东和刘成军熟悉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封副总理的身旁。

    王子君!这不是那个总是出其不意的整出些新鲜玩意儿的家伙嘛!

    看着站在封总理身旁满脸笑容的王子君,侯天东和刘成军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又何止他们两人呢?作为市委书记的熊泽伦,此时也是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王子君这家伙怎么跑到安易市去了?而且还如此大胆的出现在了封副总理的身边?他看着封总理和王子君的交谈的画面,神色变得越加的凝重起来。

    “认真听取了芦北县工作人员的汇报,并对这个项目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对芦北县作为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不等不靠不要,敢闯敢试敢冒,勇于进取积极谋发展的思路表示认可,他要求芦北县的领导同志要继续保持良好的工作态势……在和与会客商的亲切交谈中,这些客商纷纷表示要加入到这个项目中来……”

    在播音员圆润的声音中,就见画面一转,一个操着粤语方言的商人沉声的道:“如果芦北县愿意,我们正鸿集团愿意出资两千万全力投资这个项目,对于这个项目……”

    新闻足足播了一分-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伊枫一身淡青色的长衣长裤,显得休闲妩媚,而那杜小程却是一身的牛仔,充满了野性的挑逗之意。

    “应该是假的吧,你觉得会有人用黄金打成这东西么?”伊枫在疑惑之间,猛一回头,就已经发现王子君走了进来,当即冲着王子君妩媚的一笑,羞红了脸,嘴里嗫嚅着叫了一声:“王书记。”

    看着小丫头一本正经的叫自己王书记的认真模样,王子君那刚刚压气的火焰就有点更加的上挑,想到小丫头在自己怀中千媚百娇的模样,王子君就对不远处的那个超级大灯泡本能的怨恨不已。

    如果不是她坚持要缠着和伊枫在一个房间里住,自己怎么也能偷香一次不是?

    “是真的。”王子君朝着伊枫瞪了一眼,不经意地做了一个回去收拾你的动作,就跨步朝着两人走了过去。

    杜小程听到伊枫打招呼,好似感应到了什么,就像一个被冷不丁的踩住了尾巴的猫儿一般跳了起来。她晶莹之中带着一丝慌乱的眸子朝着王子君恨恨地看了一眼,好似王子君占了她什么大便宜一般。

    “贤侄女,你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玩哪?”虽然对于这个侄女称呼王书记自己都很是抗拒,但是此时看到杜小程一副恨恨的可笑小模样,王子君还是忍不住出言调侃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