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二章 潮起潮落 绝处逢生
    侯天东把在位的县委常委逐个过了一遍,笃定沉思了一番之后,他悲哀地发现,第一个映入他心头的并不是他视为心腹的陈路遥,反而是他的对手王子君。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做错了,改就行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王子君轻轻地吸了一口烟,淡淡的说道。

    “改?有些事情可以改,但是有些事情,就是想改也没有机会了。”侯天东长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神色变得越加的黯然。

    “要不,您给我说说?咱们一块想想办法,看看还有回旋的余地么”王子君看着侯天东,双眸之中炯炯如电。

    侯天东长叹了一口气道:“不是什么好事,就算我不说,老弟你以后也会知道的,咱们同事一场,我给你说说,以后你就以我为戒吧。”

    侯天东端起茶杯,一口气把水喝完了,把茶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这才沉声的问道:“老弟你知道我为什么动你的安芦公路指挥权么,因为我收了人家的钱,我是被逼无奈呀。如果不这么做,我也不至于到今天的。”

    “多少钱?”王子君看着侯天东,沉声的问道。

    “五十万。”侯天东长叹了一口气,接着道:“我也知道不能收,但是,他们送到家里给你嫂子了。一碰上儿子的事,我都糊涂了,纵容她犯下这个错误了。眼下,仇天魁已经被纪委带走了,相信过不了多长时间,就轮到我了!老弟,我这一去,恐怕得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你嫂子是个心里放不下事的人,以后就指靠你多多照顾了。”

    王子君看着闷闷不乐地吸烟的侯天东,沉默了很长时间。突然,他猛的抬起头来道:“我想到办法了!我有个亲戚在省里希望工程那块上班呢,您先别着急,我看看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王子君的话虽然不多,却让侯天东的眼前一亮,他看着王子君,眼里又重新燃起了希望的光亮。

    “如果这件事情能办成,我侯天东绝对忘不了老弟在危难时刻出手相帮!”侯天东缓缓的站了起来,说出了近乎表忠心的话。尽管他知道自己这么低三下四的一说,从今往后,尽管他依旧是芦北县的掌舵人,但是实际上,却等于向王子君卖身投靠了!

    可是,如果不低这个头,那就意味着他会因为这五十万的受贿之事身败名裂,身陷囹圄,人一到绝望的境地,其他还有什么比保命更重要呢。

    王子君笑了笑道:“侯书记,您太客气了。”

    两人吸了一阵烟,就离开了侯天东的办公室。在他出现在县委大院的时候,几乎所有遇到他的人都恭敬的和他打招呼,更有一些人主动从办公室跑出来,只为和王子君打一个招呼。

    经过调查发现,王书记经过了组织的考验,根本就没有任何事情。而经过这一次考验,王子君的前途,就只能用前途无量来形容了。

    笑着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王子君手中已经多了一个捐款单,这捐款单上面的数字是空白的,但是日期却是十天前。

    看着这加盖着公章的捐款单,王子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他认真的在捐款单上,写下了五十万的字样。

    侯天东一天都处在焦虑不安之中,而这种焦虑在王子君将捐款单交给他之后得到了有效的缓解。看着一身轻松离去的侯天东,王子君很想笑,但是心中却有着一丝丝的落寞。

    “我是不是越来越不择手段了?”躺在秦虹锦柔软的大床上,王子君有些郁郁寡欢。

    秦虹锦伸出柔软的双手帮助王子君揉着头道:“老公,实际上你做的很对,而且在手段上也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侯天东本身人不错,顾及儿子也是可以理解的。更何况,如果他倒台了,再来个新的角色,还不定是个什么人呢。”

    “你最重要的一点没有说。”王子君歪了歪头,让自己更加舒服的躺在秦虹锦柔滑细腻的大腿上道:“只要侯天东在台上,我在芦北县的掌控力,就会越来越大。”

    “老公你英明神武,就算是没有他,你在芦北县的影响力也是越发的无人能比了,说不定他下去了,你还能往上蹦一格,顺势成为县长呢。”秦虹锦撅着小嘴,笑吟吟的说道。

    “一年时间几次升迁,跟坐了直升飞机似的,这么招摇并不好。更何况,我来芦北县还不到一年呢,就下了一正一副两个书记,而且还都是自己升上去,这样也不太好。弄得人家都像防贼似的防着我,心里也怪不舒服的。”王子君轻轻地敲着桌子,笑着道。

    秦虹锦看着心爱的男人脸上再次露出笑容,心顿时放下了大-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没有企业来,这不是要他刘成军的好看嘛。在王子君推辞了接掌安芦公路的事情之后,他可是信誓旦旦的保证举全县之力,确保把这件好事办好的。眼下,招标这个环节出了问题,那刘成军可是心急如焚,耽误了工作进度,那后果是他刘成军吃罪不起!

    “我们只相信王子君书记。”想到自己亲自打电话给正鸿集团的那位总经理时,人家不卑不亢,不软不硬的噎了他一句话,刘成军心里就有点窝囊。显然,这是石峰辉受贿之后带来的连锁反应。但是,他石峰辉吃拿卡要是他个人行为,关我刘成军什么事情呢?

    现在政府之中一下子少了两个副县长,刘成军可是忙的焦头烂额,不过就算他再忙,也不敢自乱了阵脚的。他只能平心静气的坐下来,思考一下破解眼下这个困局的对策。

    想了半天,刘成军忽然灵光一闪,一拍大腿道:此事非得请王子君出山不可。别看这家伙年轻,但是他人聪明,办法多,脑子活,正适合对付这帮挑三拣四的家伙。

    王子君听着刘成军的诉苦,心中觉得有些好笑,他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些资本家面前,还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他推辞这项工作,主要是觉得自己太忙,再说了,眼下这项工作刚刚弄出来这么大一个事情,肯定不会再有人施展小手段了,可是,这刘成军偏偏想让他破解这个难题。

    王子君笑了笑道:“刘县长,我份内的工作我绝不会推诿,我愿意担当。只是这工作我可不能牵头负责,要是您让我协助您,那我义不容辞,二话不说,这担子我挑了!”

    刘成军心说只要你出面就行,只要你不误了熊老板交代下来的大事,哪怕你让我给提鞋掂包呢,咋着折腾都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