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六章 谁持彩练当空舞
    说实话,王子君来了这芦北县之后,干出来的成绩都是有目共睹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跑钱是贫困地区干部的一项基本功,大家都穷,自家又没有印钞厂,就只有伸手向上级、向欠帐的主儿要钱了,这么一来,这些基层官员就理所当然的成了组织任命的公家乞丐。只是,要钱这活也是有技巧的,同样一件事情,有人能要来,有的人就要不来。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能把钱要来就是本事。王子君就有这个本事。他每干一件事都会有所收获。

    给刘贵要来的钱虽然不是从他自家腰包里掏的,可它确确实实是因为王子君雷霆出击,一把给要过来的。因此,刘老汉在向刘庚得叙述这件事情时,王子君付出的劳动如数家珍,让在座的一行领导觉得历历在目。

    聚在这老汉院子里的人越来越多,个个脸上都带了病情得以缓解之后感恩戴德的表情,众人还七嘴八舌的讲了各自得尘肺病之后的凄惨,上访的艰难,最后就异口同声的说王子君是**的好干部,是救命恩人哪,那是真正的奋不顾身、出生入死啊,这样的话没有经过任何粉饰和加工包装,原汁原味,这就更加的难能可贵了。把纪委书记刘庚得感动得热泪盈眶,抓住刘老汉的手握了又握。

    上了车的向东书记还没有坐定,就看见刘庚得等人已经犹如众星捧月般的被送了出来。他原本以为会弄得芦北县鸡犬不宁,头头脑脑都会下不了台的村民们,居然莫名其妙的跟刘庚得他们说说笑笑,难舍难分。

    这是怎么回事呢?翟向东静在脸上,急在心头。他当然清楚当官者的心理。对某个干部有好感一般不会表现出来。若是表现出来了,说出口了,那就说明很有好感了。这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现在有些当官的,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希望把事关重大的工作干好,尤其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工作搞好了,对上级有个好交待,给百姓也留个好口碑。

    这帮村里的老百姓在跟刘书记说什么呢?翟向东心里就有些狐疑不解。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看刘书记那平易近人笑眯眯的模样,还不住的点着头,应该是好事了?正当他准备下车一探究竟之时,刘庚得和村民们挨个逐一握手,开始告别了。

    “子君同志啊,你的基层工作做得好啊。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你是个能干事的好同志,工作思路清晰,脑子灵活,能把政法工作做得这般的有声有色,不容易啊。”

    “你们芦北县的成绩没有停留在口头上,而是确确实实落实到行动中了,是脚踏实地的干出来的!单单冲着这一点,就值得全省政法系统向你们学习。我觉得应该让全省政法系统中掀起一场业务学习活动,学习你们急群众之所急、忧群众之所忧、解群众之所需的精神,真正把为人民服务贯穿到具体工作中去。”

    刚刚在车上坐定,刘庚得就和站在他身旁的王子君说道,而他的话,更是让熊泽伦、侯天东等人喜上眉梢。

    “成和,这丫的又拍什么马屁了,把领导忽悠得喜笑颜开的?”翟向东在李成和坐下之后,小声的询问道。

    “向东,别说了,人家这里工作扎实,这广告做大了,出彩了!”李成和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就闭了嘴。此时的翟向东低声的说完,就闭了嘴。而翟向东此时也没有再问,他只是觉得,自己坐在柔软车座上的屁股,像风烧了似的火辣辣的灼痛,肚子翻江倒海的一阵绞痛,忍不住放了几个臭屁,扑噜扑噜不歇气一放到底,弄得一车的人往外看,是不是正碰上了路边的农民兄弟正浇大粪养地……炎热的光炙烤着大地,树叶也被烤得有点发焦了,蔡辰斌开着车行驶在正在整修的街道上,车内的空调将车内和车外分成了两个世界。

    王子君坐在车上,眉头紧皱,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因为伊枫这个丫头就要离开了。在芦北县的实习期结束了,尽管伊枫恋恋不舍,死活要留在芦北县工作,王子君还是好说歹说把伊枫送回了省城。

    想到伊枫进到校门后眼睛哭得红红的,王子君的脑子里就浮现出伊枫地芦北县实习的这些日子。这丫头把她的宿舍当成家过了,每当王子君去一次,就感觉有一种家的温馨。伊枫有着一股子认真劲,一点也不含糊,但也并不奢侈。老老实实,用尽心思,一餐一饭都是对着他的胃口做的。

    那些烧得红白青绿的家常菜,全都是实打实的,没有半点子虚头,烟火气息特别的足。这让经常在外面应酬的王子君多了一丝向往和眷恋之意。每次一到伊枫的宿舍,那满厨房的葱油烤香之气就让王子君沉醉不已。

    有一次王子君无意中提及芦北县那家最有名的羊肉汤馆不知道搬哪里去了,结果伊枫愣是记在心里了。王子君到她宿舍的时候,厨房里滚滚而来一股羊肉汤的香味,其中一定是添加了什么奇特的配剂,一点也不膻,而是香气扑鼻。而且,那香气还是那么淳,那么稠,以至于香气就好像一咕噜一咕噜地涌进他的鼻腔里来了!倒不是说羊肉汤有什么主贵的,但它确实有一种盛宴的气氛。

    后来,两个人吃完饭,伊枫按照惯例总是把他摁到沙发上,自己手脚麻利的洗刷完毕,静静地偎在他身边,甜蜜的跟他撒欢,一想到两个人温馨不已的时光,王子君心里顿觉有些惆怅。

    蔡辰斌一直留心观察着坐在后排的王书记,眼下,他的编制问题已经被王书记不显山不露水的改成了行政编制了,而且档案里还多了一份聘干的表格。也就是说,过些时候,只要他愿意,王书记就可能把给下放,让他去享受一下掌控一方的权力了。但是,蔡辰斌不愿意被下放,他还是愿意给王子君开车,不但是因为和王书记对脾气,还因为跟着王书记,不管他走到哪里,都可以让人对自己高看一眼。

    就拿蔡辰斌的表弟招工的事情来说吧,在财政局当科长的二表舅走了几个门路,都是热脸贴了冷屁股,钱没少花,却没把事情办成。但是,自己只是打了个电话,就很轻松的给办妥了。人家厂方为什么会如此给他面子呢?当然是因为自己身后还站着王书记。

    自从全省政法工作现场会之后,王书记在全县干部心目之中的地位越发的高涨了,来找王书记汇报工作的人也越来越多。现在,在芦北县,王书记已经被大多数干部公认为是执掌芦北县的三驾马车之一,而且是很有力的一架。很多干部为了一个接近王书记的机会来找自己,而孙贺州那里,估计就更多了。

    在蔡辰斌的思索之中,轿车平稳地停靠在了县委大院的停车场之中。王子君轻轻的打开车门,就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了过去。骄阳之下,来来往往的办公人员依旧不少,这些县委县政府的办公人员在看到王子君之时,都恭恭敬敬的给他打招呼。

    王子君微笑着一一点头,还时不时的跟认识的干部们谈上几句,虽然只有百米的路程,但是王子君这一路走过来,却足足花费了五六分钟的时间。

    老式空调的轰鸣,在王子君的房间里开始响起,早就把王子君的办公室打扫好的孙贺州,在王子君进入房间之后,就给他送上了一个温毛巾。

    尽管已经到夏天了,但是,孙贺州给王子君准备的毛巾仍然是温温的。凉毛巾当然可以清清爽爽,但是温热的毛巾擦脸之后,脸上的汗才更容易挥发,才会更凉快。这就是生活中的小细节问题了。从这点来看,孙贺州对自己的老上司可谓是死心塌地,侍侯得越发的细致入微了。

    王子君擦过脸之后,孙贺州把毛巾接过来,及时的给王子君端过来一杯茶水,王子君沉稳地在自己的办公桌后坐定,随口问道:“贺州,你也是县委办的领导了,这些活儿,你不用管我,反正有通讯员呢。”

    孙贺州笑着道:“王书记,没事儿,我这职位还不是冲您的面子给的?我是县委办的领导,但还是您的一个兵呢。再说我也干习惯了,一晌不来就闷得慌。”

    王子君笑而不语。孙贺州的话也不完全都是巴结之言,也有几分真心在里面的。

    “王书记,这几份文件需要您看一看,另外,连局长和李县长打来电话,说是想来给您汇报一下工作。”孙贺州老练的将文件放在王子君的办公桌前,恭敬地说道。

    王子君揉了揉眉头,连江河的事情就先闪在了一边,他的心中映现出来的却是新从红玉市经贸委调配下来的副县长李锦湖。说这位副县长新,其实也不能算新来的了,李锦湖来到芦北县也有一两个月了,这位来自市经贸委的副县长三十多岁,尽管有些书生气,但是对经济发展却是有一些眼光的。

    因为在不少问题上的看法不谋而合,李锦湖喜欢在一些事情上和王子君交换一下看法。在王子君的大力支持之下,李锦湖的工作更是迅速的打开了局面。

    李锦湖负责的是韩明启以前的分工,那些部门的一把手大多和韩明启关系不错,而韩明启现在又升任了宣传部长,这些家伙就忍不住有点翘尾巴了。

    李锦湖虽然在经济上有着远见卓识,但是在人事斗争上,和王子君还有着不小的差距。在这群老油子阳奉阴违的小动作之下,开始很有点憋屈,有一次在烟草局局长那里碰了个软钉子,心里窝囊之下,跑到王子君这里给他诉了一次苦。

    王子君能够感受到李锦湖的苦恼,他来芦北县的时候也从这个阶段过过。为了帮助李锦湖尽快进入工作角色,打开工作局面,王子君让孙贺州打电话约烟草局的局长好好的谈了一次。

    其实王子君根本就没有见那位烟草局长,只是让他在孙贺州的办公室里呆了一个下午,在王子君和李锦湖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之后,在孙贺州的办公室坐了一晌冷板凳的烟草局长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王书记这是给他无声的警告呢,如果再在李县长面前尥蹶子,恐怕王书记就不是让自己坐冷板凳这么简单了!

    官场里的人事毫无秘密可言,尤其是县级政府,更是存在着一些明里暗里的派系,这件事情在政府里迅速传开了,都说李县长和王书记走的很近,于是,李锦湖副县长的工作也顺理成章的迅速打开了局面。

    “贺州,李县长和我平级,找我只是商量事情,汇报工作可是谈不上,说话做事这一点上,你以后尤其要注意。”王子君轻轻地喝了一口茶叶水,淡淡的说道。

    孙贺州恭谨的点了点头,虽然受到了王子君无声的敲打,但是他从内心里对这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书记佩服得五体投地。宠辱不惊,得意而不张扬,失意而不落魄,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如此的高瞻远瞩,比自己走的更远呢。

    “连局长的事情,你看看我今天的安排还有没有时间,至于李县长嘛,我过去一趟就是了。”王子君笑吟吟的站起身,跨步朝着办公室之外走了出去。

    孙贺州要跟出来,被王子君挥手止住了。李锦湖的办公室并不是太远,只是几步路,王子君就来到了李锦湖的办公室。

    还没有走进李锦湖的办公室,就听到李锦湖大声的正在说话,声音里好像带着无法克制的怒火,就听李锦湖道:“齐镇长,你们城关镇怎么搞的,这经济开发区的征地工作,到现在还没有具体实施,时间这么紧迫,咱们可不能再等下去了。”

    “李县长,这征用土地可不是一两天就可以解决的事情。这项工作难度太大了,您也知道,老百姓的工作不好做,这里面涉及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另外一个声音虽然恭恭敬敬的,但是里面却是绵里藏针的。

    听着这话语,王子君就知道说话的是谁了,因为分管经济,所以县里就将经济开发区筹建工作压在了李锦湖的身上,不过这经济开发区的进展工作,却不尽人意。

    王子君轻轻地敲了一下门,缓缓的走了进去,李锦湖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之前,满脸的怒气,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干部,却是满脸笑容的解释着什么。

    在王子君笑吟吟的走进来的时候,两人同时抬起了头,李锦湖赶忙从自己的办公桌后走了出来,而那中年干部的脸上有些嬉皮笑脸的笑容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书记,您亲自来了啊,快坐快坐。”李锦湖一边伸出手和王子君握手,一边让座。

    对于李锦湖爱握手的事情,王子君真是有点挠头,不过对于这个破规矩,他也只能忍着接受了。顺势在李锦湖办公室的硬沙发上坐下,王子君笑吟吟的道:“你上次的春茶,我喝着不错,今天喝着自己的茶叶味同嚼醋,所以就来你这打打秋风了。”

    中年干部一看王子君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心中就有些发颤。作为城关镇的镇长,作为县城所在地的地头蛇,他当然知道这位年轻副书记的手段,以王书记的影响力,如果对自己有了看法,恐怕自己这城关镇镇长的位置,就会不牢稳了,依着他的脾气,肯定不会让自己安生的!

    “王书记好。”虽然王子君不跟他打招呼,但是作为下属,他必须要和书记打招呼,哪怕热脸贴上冷屁股,那也务必得主动去贴的。

    王子君这才冲着那中年干部笑了笑,招呼道:“原来是元泰镇长啊,怎么,工业园区遇到困难了?”

    齐元泰当城关镇镇长也有一段时间了,见县领导的次数也是不计其数,但是此时,面对微微笑着的王子君,他心里却是莫名其妙的就有些发憷。心里更是本能的想起来上次跟侯家屯乡乡长陈家奇的一次谈话,陈家奇直言不讳的告诉自己:在县领导之中,他第一怕的就是县委一把手侯天东书记,第二个怕的就是政法书记王子君了,他说和王书记谈话,就觉得这个年纪轻轻的王书记,简直就跟一座山似的,就有一种无形的压力罩定了你。

    当时,自己还口无遮拦的笑话他,现在看来,那家伙说的倒不是假话了。心中虽然有点发憷,但是嘴上还是赶忙道:“王书记,是遇到了一点麻烦。主要是老百姓里有一些刁民不配合我们的工作……”

    “这些问题我都知道,越是遇到问题,越是检验咱们城关镇干部战斗力的时刻,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我看不如这样,你回去给你们镇党委传达一下我的意见,就说希望同志们俯下身子,先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力争在安芦公路建成通车之时,将工业园区的基础工作完成了,到时候,我会在两位主要领导面前为咱们城关镇请功的。”

    王子君说的有点轻描淡写,但是齐元泰却知道,这是王书记在给自己下紧箍咒呢,表面上只是说了奖励庆功,但是,反过来的话却是不言自明的。这是什么时刻?这是检验城关镇领导班子战斗力的时刻。完成了,是一个强有力,关键时刻拉得冲,冲得上,打得赢的干部队伍,但是,如果完不成呢,那就是脓包,窝囊废了!

    城关镇领导班子的战斗力问题,那一句话说到底,就是党委书记和政府镇长的掌控力如何的问题了。从王书记在最近两次人事调整任命上显露出来的气势来看,完不成任务,自己被调整一下职位,倒也是极为可能的。

    他这个城关镇的镇长还不想这么下台,事到临头,他也只能迎难而上了。主动请缨,总比挨了鞭子再过河强得多。想到这里,当下赶紧保证道:“王书记,我不该有这样的畏难情绪,您放心,我回去之后一定会向镇党委传达您的意见,开发区涉及到的农户搬迁工作,我们会随时给您汇报的。”

    “现在李县长具体负责这件事情,以后,你们随时向李县长汇报进度就行了。”王子君大手一挥,双手接过李锦湖到来的茶水,轻轻地放在齐元泰的面前道:“李县长最让我佩服的,除了他在经济方面的见识之外,就是这手泡茶功夫了,元泰镇长,来来来,咱们品评一下李县长的茶道如何。”

    齐元泰面对王书记亲自端来的茶,心中真是感慨不已,他心知,此时,除了豁出去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之外,已经没有什么退路可以选择了!   首发

    将茶几口喝完,齐元泰就很有眼色的告辞走了出去,他知道两位领导有事情要谈,他在这里呆着不合适。

    “王书记,这次又亏了你了!城关镇的这帮家伙,真是有点难缠啊。”李锦湖坐在王子君旁边的茶桌旁边,感激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笑笑道:“锦湖县长,主要是你来的时间还短,摸不清他们的脾气呢。要不然,以你的才干,让这些家伙去干活那还不是小事一件?我啊,只不过是沾了比你来得早的便宜罢了。”

    虽然王子君说得很是谦虚,但是李锦湖可不会这样认为,通过和王子君这一段近距离的接触,他也从外人的口中知道了这位年轻副书记的经历,知道他在短短的不足一年的时间里,就在芦北县混得风生水起,还一鼓作气,干了不少让人头大的事情。来得早,在这县里当副县级的人多了,资历深的也是多了去了,也没有见下面的这些头头脑脑对他们俯首帖耳啊。

    “王书记,我刚才去找您,就是想要向您汇报一下工业园区的事情,现在您一来就解决了,我就是想要汇报,也汇报不了什么了。”李锦湖笑吟吟的帮助王子君添上水,轻声的说道。

    王子君一笑,话锋一转道:“锦湖老兄,你既然没有什么事情向我汇报,我可是有事情要找你啊。”

    李锦湖一呆,随即道:“什么事情你王书记安排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