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三章 不当特权者 不坐特权车
    尽管已经立过秋了,但是芦北县的季节变幻像是迟了半拍,天气依然停留在夏天。温度,是盛夏的溽热。湿度,是粘糊糊的潮湿。一切仍然是夏天的景象。杨军才一从带空调的小车里下来,夏天就把他拥抱住了,由不得他不回报一点什么。

    他的回报很快就从头发根里冒出来,从汗毛眼里钻出来,汩汩的流下来:是一些分泌物,热乎乎的汗水。似乎必须发泄一下,心里才利索一些,才舒服一些。

    “你叫什么名字?叫你们局长过来!我是新任县委书记杨军才。”杨军才一从车上走下来,就劈头盖脸的训斥道。

    “我叫杜小程,在芦北县公安局上班,我们芦北县现在好像还没有县委书记呢。”杜小程嘴唇碰了碰,不卑不亢的说道。

    “你可知道,就凭你这句话,我就能让你回家?”杨军才一向养尊处优惯了的,从来没有受过这等憋屈,今天的这等场面,自然让他怒火中烧,恨不得打一架才解恨似的,气得咬牙切齿之下,连普通话都说得不普通了。

    “你做不到。”杜小程冷冷的看了杨军才一眼,然后沉声的说道:“你们是主动跟我们走,还是让我请人带你们走?”

    如果是主动去,还能够保留点面子,要是被警察强行带走的话,恐怕他们三人就要成为安易市最大的笑谈了。三人狠狠地看了这个靓丽的女警一眼,杨军才冷冷一笑道:“你会后悔的。”

    两辆蓝鸟在警用偏三摩托车的护卫之下,朝着城关派出所飞驰而去。蓝鸟车上,三位领导的脸色很是难看……上山乡政府,王子君和县委县政府班子已经坐在上山乡的机关食堂里喝酒了。上山乡的财政收入虽然仍然在芦北县排名最后,但是比起去年却是强了很多。

    乡里的党委书记叫赵光和,因为文章写得好,一路从秘书干到乡长,又从乡长抹正,前几年提成一把手了。此人从人品上说称得上是好人的,但是,论及发展经济带领全乡群众致富的能力,那实在是有点欠缺的。

    在上乡里流传过这么一个段子。据说赵光和看自己任职的地方有山,百姓们穷苦不堪,开始倒是有决心干出一番政绩来的。他过去当秘书的时候有一次去县里开会,吃过一次羊肉炖香菜,这以后就嗜好了羊肉,就想出一个脱贫致富的招来:号召全乡群众养羊。这羊是养起来了,漫山飞白,草也啃得精光,支书村长们每逢到乡里开会或者办事,都忘不了给赵光和提羊胯,还不忘捎带一捆香菜。

    只是山里高寒,土也贫薄,啃了的草又不生,两三年时间就把上山乡一带的山啃光了。这个致富项目除了让他大过了一把羊肉瘾之外,根本就没有改变什么。

    因此,折腾了这几年之后,这上山乡财政吃紧的状况仍然可以用一个字概括:穷。只是今天,碰上王子君一行领导下来,书记乡长还是二话不说,赶紧在机关食堂安排两大桌。面对这种情况,已经在上山乡调研了一番的王子君并没有说什么,和光同尘,有时候也要顾及一下下面的感受的。

    几杯同端的酒喝下去之后,酒桌上的气氛就缓和了许多。上山乡的干部,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县委领导一齐来乡里调研过,心情就有些激动,开始向县领导频频敬酒。

    作为上山乡一把手的党委书记赵光和,此时更是热情不已的给每一位来到上山乡的领导敬酒。

    王子君带领着县委、县政府的领导班子来到他这穷乡僻壤,这本身就说明了对上山乡、对他赵光和的无声的支持。

    面对这种支持,赵书记自然高兴,修桥铺路、征地拆迁、宅基地安排、补助款发放、承包权收入、招待费开支,这些工作都是相当敏感的。从哪个地方下手,都够他这个一把手喝一壶的。王县长今天能主动下来调研,这对于赵光和巩固自己在上山乡说一不二的地位,那可是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王县长,咱们今天是不是有点过了?”好不容易捞住一个单独和王子君说话的机会,李锦湖轻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若无其事的端起酒杯和李锦湖碰了碰,然后轻描淡写的说道:“委曲求全和肆意妄为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与其拿着脸面让人家铺路,还不如自由自在一回呢,人生几何,对酒当歌,这种无拘无束的日子倒也蛮不错呢。你觉得呢?”

    李锦湖沉吟了一下,没有说话,虽然他觉得王子君这么做有点过了,却又不得不承认王子君说的也蛮有道理的。

    “王县长,公安局连局长的电话。”在听到一个工作人员的汇报之后,赵光和小心的来到王子君的面前轻声的说道。

    公安局的电话?

    王子君一愣,不过随即,他还是走过去将电话接了过来,听着连江河的汇报,王子君突然觉得事情有点热闹了,他没想到杜小程竟然从中间插了一杠子,把市委副书记和组织部长都带进了派出所。

    “王县长,您看,这该怎么办了?”连江河此时也很是有点忐忑。

    “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该怎么来就怎么来,市领导去去派出所怎么了?在职务之上,市领导是市领导,但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市领导和其他公民是一样的,有义务配合公安局的调查工作。”

    王子君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连江河听得也很用心,说完这话之后,王子君就将电话给挂上了。

    虽然是喝酒,但是从王子君到每一个副县长,都喝得不多,基本上算是浅尝辄止。下午两点的时候,县委办终于打来了电话,说新来的县委书记和市委副书记、市委组织部长都来了县里,请他尽快回去。

    王子君答应一声,也没有耽搁,大客车朝着芦北县城的方向飞驰而去,因为路况,从上山乡赶到芦北县城,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

    此时的县委招待室里,不但坐着程万寿,葛长礼、杨军才,还坐着一位身穿警服的五十多岁的男子,正是安易市公安局长孙亮宫,如果不是他来得及时,现在程书记等人应该还在派出所做笔录呢。

    王子君走进来的时候,程万寿正和葛长礼、杨军才等人说话,一看到王子君进来,程万寿和葛长礼却是直接扭过脸去,自顾自的谈笑着,而杨军才的脸色却是有点阴冷。

    “哈哈哈,程书记,葛部长,没想到两位领导对我们芦北县如此关注,提前把我们杨书记给送来了,说实话,看到杨书记,我顿觉肩上一松,我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了,芦北县这艘船,终于有了掌舵人了!”王子君满脸笑容的走进去,哈哈大笑着道。

    程万寿冷冷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王子君道:“王县长,你们芦北县就是这么干工作的么?市委组织部通知你们今天杨书记上任,为什么你们常委班子成员都不在家?莫非,你对市委的安排有意见么?”

    程万寿果然是老油子,一开口就毫不客气的给王子君来了一句诛心之言,意思很是明了,那就是你王子君对组织安排心怀不满,觉得自己没有当成这个县委书记,所以故意跟市委对着干。

    这种话题一旦应付不好,那接下来等着王子君的就是程万寿犹如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了。而且在这攻击之下,王子君肯定不占什么优势。

    王子君轻轻的笑了笑道:“程书记,对于市委的决定,我是举双手拥护,我们芦北县全体干部,对杨书记的到来更是举双手赞成。为了表示对杨书记的尊重,我已经安排县委办下了通知,要求全县科级以上干部,明天八点务必在县委大会议室集合,四大班子成子,八点半准时赶到芦北县界。”说到这里,王子君话锋一转道:“程书记,您不是明天才来么,怎么日期提前了?”

    程万寿看着一脸无辜地反问自己的王子君,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他强压心中怒火道:“你看今天几号。”

    王子君看了看墙上挂钟之下的时间,然后笑着道:“三十号啊,明天一号才是组织部通知的时间啊。”

    “今天就是一号。”程万寿一拍桌子,狠狠地说道。

    “今天就是一号?”王子君满脸疑惑的朝着跟在他身后的肖子东看了一眼道:“肖主任,你去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三十号的日历就变成了一号了呢?”

    肖子东看着混沌懵懂的王子君,赶忙跑了出去,不过他的嘴角,却挂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

    “程书记,葛部长,我向你们道歉,这一段忙得团团转,时间都给弄乱套了,这是我工作上的疏忽,还请领导多多原谅……”

    王子君一脸诚恳地给程万寿和葛长礼承认错误,而那一本撕错页的日历,更是被摆放在了桌子上。

    程万寿的脸色,此时涨得通红,一股蓬勃的怒意,在他的心中刚刚升起,却又无声无息的落下,他想要骂人,他想要狠狠的将眼前这个王子君批评一顿,甚至于他连批评的词语都已经想好了,但是,他就是说不出来。

    二月多了一天的日历,他娘的怎么就这么巧呢?看着日历之上大大的二十九号,程万寿就觉得自己的脑壳在胀痛。

    可是不管怎么胀痛,他还是忍着,王子君已经找出了事件的根源,那就等于自己找的那些理由,都已经不能用了,想要狠狠地批评这位年轻的县长,还要找其他的理由。人家已经表明态度了,不是人家对市委决定不尊敬,实在是日历错了。

    这日历印刷错误能怪他这个县长么?答案似乎是否定的。一个县长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了,日历牌上错了一天,跟他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如果自己借机狠狠的勀他一顿,是不是显得自己也太小题大做了?

    世上最气人的事情,莫过于被人耍了,自己明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却只能将这口窝囊气咽下去了。

    可是,程万寿此时不得不咽下去这口气,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云淡风轻的说道:“既然是个误会,那就算了,不过子君同志,以后要多注意细节问题。”

    “领导批评的对,我一定依照你的吩咐,在细节上多下功夫,将我们的工作做好。”王子君满脸的诚恳,可是越是这样,越让程万寿倒胃口。

    杨军才、程万寿、葛长礼心中都清楚,自己等人就是被他娘的这个家伙给耍了,而且还耍得自己等人很是难堪。他们本来想让王子君白等半天呢,没想到,一进芦北县的地盘,就被这个家伙给耍了。

    本来还对王子君存在着一丝轻视的杨军才,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作为杨家三代最出色的子弟,他虽然有点眼高手低,但是对于人性,却有不小的了解。

    “程书记,我看这件事情就算了,王县长也是无心的,等以后有机会,我带着他请您和葛部长好好地撮一顿,算是我们芦北县给两位领导赔礼道歉了!”杨军才的话语不多,但是一上来就站在了一个制高点上,那就是他是县委书记,他凌驾于王子君的头顶上。

    王子君嘻嘻一笑道:“杨书记说出了我的心声,还请两位领导务必抽出时间,给我们一个赔礼的机会。”

    招待室里的气氛,又好转了许多。杨军才在和王子君对视了两眼之后,两人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越加的灿烂。

    “赔礼就不用了,不过王县长,我的司机还被你们派出所的人押着呢,你看,是不是可以把人给放了?”程万寿淡淡一笑,朝着王子君道。

    “怎么回事?您的司机怎么会被弄到派出所呢?连江河他是干什么的,领导您放心,我这就让人去处理。”王子君说话之间,就朝着杜自强道:“杜书记,您去看看怎么回事?”

    孙亮宫一直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以他多年老刑警的眼睛,他不相信这一切都是巧合,但是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他可不愿意掺和太多,省的把自己牵涉进去,那肯定不值当的。

    杜自强根本就不用出去,案件他早就了解的清清楚楚,此时他正为自家的宝贝闺女把市委抓组织的副书记和组织部长以及新来的县委书记一锅烩到了派出所头疼不已呢,听到王子君让他了解案情,赶紧走了出去。

    一会儿功夫,杜自强就和连江河走了进来,连江河一进来顾不得寒暄就赶紧作检讨,大致意思就是自己没有把兵带好,让几位领导受委屈了之类的。

    程万寿虽然恨得牙根儿痒痒,此时却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以他的身份,没法计较那么多,再说了,人家可是以执行公务的名义把他们请过去的。

    “连局长,你们县公安局的执法水平还有待于提高,不仅要严格执法、依法执法,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嘛。市局希望你们常抓不懈,这件事情幸亏给程书记碰上了,他老人家心胸开阔,正所谓将军额头能跑马,宰相肚里能撑船,领导不会跟你们一般见识的。这要是碰上其他人了,非要斤斤计较,那你们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这样,你赶紧安排派出所将人给放了,然后让那出警的小民警当场给程书记道个歉,这事就这么算了。”市局局长孙亮宫毕竟还算是芦北县的直属上级,很是给面子的递话道。

    对于孙亮宫的面子,程万寿两人还是要给的,沉吟了一下的程万寿点了点头道:“嗯,那就这样吧。”

    一说程万寿同意了,好像一天的云彩就散了,但是等杜小程走进接待室之后,却是规规矩矩的在那里一站,没有半点道歉的意思。

    小李被送了过来,满脸都是得意之色,他虽然一声不哼的站在程万寿的身后,但是那张长满青春痘的脸却仰得高高的。

    “杜小程同志,还不给小李同志道歉?”连江河沉声的对杜小程训斥道,他的声音虽然严厉,但是这番姿态还是用心良苦的,充满了对杜小程的爱护。

    “对不起,连局长,我不能道歉。我个人受委屈倒是小事,问题是我这么做就太随意践踏法律的尊严了!这么颠倒是非的话,那岂不等于把我刚才的执法行为全盘否定了?”杜小程猛的仰起那张白皙的小脸,坚定无比的说道。此时站在那里的杜小程,就好似一颗傲然挺立的小白杨似的。

    王子君静静地品着茶,他也觉得这件事情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这一刻,看到眼前这个女孩子的坚持,他陡然觉得,自己好像错了。

    “杜小程,你不但是警察,还是一名党员。现在,我命令你,立即执行命令。”连江河看着程万寿有点变色的脸,顿时怒声的说道。

    杜小程抽了抽鼻子,目光闪动之间,就落在了杜自强的身上,随即,这目光又落在了王子君的身上,她颤了颤肩膀,突然直言不讳的反问道:“王县长,你也确定要让我道歉么?您在全省开政法现场会的时候讲过,要我们严格执法,依法执法,那么今天,我倒想问一下,我哪里做错了?”

    “这个人擅自闯红灯,置别人生命安全于不顾不说,还对我执法民警大打出手,这种违法乱纪的事情,我就不该管、不能管么?难道就因为他是某领导的司机,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横冲直撞么?我相信一个高素质的领导不会放任自己的身边人这么干的!如果你们平时说的‘不坐特权车、不当特权者’这类的话都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今天非让我道歉的话,那好,这个警察我还真不想干了!”

    “小程,你……”杜自强没有想到,这个本性率真的宝贝闺女居然会在这么敏感的一刻,毫不客气的冲着王县长开炮了。

    杜小程扭身想要离开,王子君突然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听着杜小程理直气壮的反问,王子君突然觉得自己在官场里呆得久了,很多东西已经被同化了。有些事情,是不能这么较真儿的。

    但是,这么话王子君却不知道该怎么给杜小程说。沉吟了片刻之后,王子君在杜小程将要走出房间的刹那,陡然沉声的说道:“连局长,你负责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看看是怎么回事,然后将调查材料报到县政府,再由县政府行文将这件事情的经过如实向市政府禀报,等待市政府的处理结果。”

    正站在程万寿身后得意不已的司机小李,突然感到隐隐的有些不安,而自己老板看向自己的目光,更是阴冷无比。

    程万寿此时恨不得将自己的这个属下给掐死,如果说王子君那小手段只是给他上了点眼药的话,那杜小程的话和王子君的决定,就好似两个大大的耳光,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上。

    而且,这个耳光扇的很是响亮,似乎还颇有那么一丝公事公办,冠冕堂皇。

    是的,王子君的这么一个安排,让他无言以对。难道市委副书记的司机就可以胡作非为么?这句话不论放到哪里,他程万寿也是解释不过去的。而且,他的司机放了之后再被抓进去的话,那他就成了整个安易市的笑柄了!

    在这一刻,他眼中那个从邻省弄来的县长,这个可以让他随意怎么揉捏都行的年轻人,突然让他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这家伙表面上恭恭敬敬地给自己诚恳地道歉,还一本正经的要求给市委汇报,这不等于给自己递过来一个烫手的山药么?他娘的!在这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来到这芦北县送杨军才上任,或许一个大大的错误呢。

    杨军才脸色同样难看之极,程万寿的司机被抓,对于他一个刚刚上任的县委书记来说,这是他非常难堪的。不管怎么说,这是在他芦北县地盘上发生的。

    心中念头闪动的杨军才,沉吟了一下道:“王县长,这件事情,我看还是算了吧,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程书记既然大人大量,那咱们也就给犯错误的同志一个改过的机会,连局长,以后你们公安局内部再强调一下纪律算了,在秉公执法的基础上,还要活学活用,也不能一斧子都砍了!”

    王子君看着杨军才,心中念头快速的闪动,他明白杨军才的意思,不过事已至此,退步却让人觉得自己虎头蛇尾。

    “杨书记,您的好意,我们这些人都铭记在心,但是在芦北县,我们绝对不能让领导来了受委屈,这件事情,一定要一查到底,我倒要看看,是谁给了他公安局这么大的胆子,竟然连市领导也敢截!”王子君说到不能让市领导受委屈的时候,目光隐含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程万寿的脸,气的通红,他看着眼前这年轻县长笑吟吟的脸,恨不得在这张脸上啪啪的搧上几个耳光,但是他不能,他是市领导,他还要保持风度,尤其要爱护一个刚刚并入安易市的贫困县,把自己架到这个份儿上,只好悻悻作罢,表现出一副高姿态来了。

    “王书记,有什么调查结果,尽管给我打电话,我今天晚上还有一个任务,就先回安易了。”程万寿说话之间,就站起身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小李看到程万寿要走,赶忙就要跟出去,不过还没有等他跟着走两步,就听程万寿吩咐道:“你留下,好好地配合芦北县的同志进行调查。”

    看着程万寿离去的身影,小李的心顿时落在了冰点,他知道这件事情过了之后,恐怕他这个司机的位置,就不像以往那么稳当了。

    虽然话不投机,但是王子君还是在招待所带领县委县政府两大班子的成员为杨军才和葛长礼举行了隆重的接风宴会,只不过,双方谁也没有心思,在对芦北县班子成员介绍了一番之后,就草草的收了场。

    在离开招待所的路上,杜自强上了王子君的车,两个人轻轻地吸着烟,半路上一直没有说话。蔡辰斌的车开得不快,从打开的窗户上,透进来一股股的清风。

    “王县长,今天的事情,是不是有点过了?”好半响,杜自强才轻声的说道。

    王子君拿出了一颗烟扔给杜自强,笑了笑道:“我和杨军才也算是认识,虽然我也知道我们两人和平相处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我还是去接他,这并不是虚套,而是我也想和他和平相处。”

    杜自强没有想到才王县长竟然会和新上任的书记有心结,他也是久经官场,知道此时王子君还有话要说,所以也不开口,静静的当着王子君说下去。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今天的情况你应该看到了,从市里八点出发的,两个小时赶不到咱们芦北县,这个你信么?”

    杜自强弹了弹烟灰,没有说话,但是忽明忽暗的火光,却是在车内闪烁不已。

    车内再次陷入了平静之中,五分钟过后,到了杜自强的车,在下车的瞬间,杜自强轻轻地握住了王子君的手,沉声的道:“谢谢。”

    随着杜自强进入一个小门之中,蔡辰斌再次开动车朝着前方飞驰而去,坐在车上,王子君看着滚滚的夜色,心中念头不断地闪动着。

    “辰斌,你说今天的事情我是不是有点鲁莽了?”王子君点着烟,淡淡的说道。

    作为王子君的司机,蔡辰斌对于今天的事情可谓是清楚的很,他沉吟了瞬间,这才轻声的说道:“王县长,大道理我不懂,但是我知道,如果一个人有恃无恐的欺负到了头上,你再不还击的话,那就不是让这些欺软怕硬的家伙得寸进尺,而是得尺进丈了!”

    王子君笑了笑,没有再说话,不过蔡辰斌心中明白,自己的看法,王县长已经认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