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六章 有福同享
    等那个性格豪爽的老板娘踩着小风轮似的,从厨房里一趟趟跑到外边的大厅里把王子君要的菜端上来的时候,莫小北这才报复似的笑道:“坏蛋,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今天你就吃你的素菜吧,我点的回锅肉,我就自己包圆儿了!”

    王子君拿筷子戳莫小北的筷子一下,大大咧咧道:“丫头,你知道啥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就是说,有肉同吃,咳咳,当然,还要一块吃面,一块喝汤!”

    莫小北被王子君的这套歪理邪说逗乐了,温柔的眼神不无爱怜的剜了他一眼,就由他去了。一碟回锅肉被老板娘做得十分地道,莫小北仍然没有姑娘家的矜持模样,大大方方,看回锅肉的眼神时,那琥珀色的眼珠居然像猫一样晶莹夺目,那种全神贯注的神态简直让王子君无地自容。为什么不能大块吃肉、大碗喝汤呢,难道是怕人家姑娘看不起自己难看的吃相?这么一想,索性放开了,抢着跟莫小北大快朵颐,一会儿功夫,就辣得两个人额头冒汗了。

    “哈哈哈,这个小老弟,有道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你不介意让我在这坐一会儿吧?”那剔着牙的权哥来到王子君座位旁的椅子前,呵呵一笑地问道。

    王子君皱了皱眉,还没有等他说话,就听那权哥又高声大嗓的接着道:“老板娘,这一桌算我的,记到账上,另外,再给我来一壶好茶。”

    那几个跟着权哥来吃饭的年轻人,一看到一身军装的莫小北,立刻就明白了。这权哥的毛病又犯了!

    一个个嘻嘻对视着一笑,就听那叫小六子的开口说道:“老弟,我们权哥这人仗义,也最喜欢交朋友,你只要和我们权哥交上朋友,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有理走遍天下,无理也是任意行啊。”

    莫小北眼睛翻动之间,眼中就露出来一丝厌烦的寒光。王子君可不愿意在这里打起来,当下就委婉的谢绝道:“老兄的好意我谢了,不过,无功不受禄,我这个人不喜欢无缘无故的吃别人的饭。”

    “呦喝,够冲啊,知道我们权哥是谁嘛,我告诉你,你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给脸不要脸,那你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那小六子一拍桌子,忽的一下就站起来了。

    “小六子,你干啥呢,给我坐下。”权哥朝着那小六子呼喝一声,然后沉声的说道:“鄙人李国权,乃是恒大公司的副经理,老弟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好了。”

    李国权说话之间,就将一个名片递给了王子君。王子君看着那白底黑字的名片,淡淡一笑,顺手就接在了手中。

    “这位解放军同志,您要是有什么事情也尽管找我。”李国强又拿出一张名片,朝着莫小北递了过去。

    此时,食欲大开的莫小北正对着一盘回锅肉感兴趣呢,一见这个陌生男人给自己递名片,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嘴里漫不经心的说道:“对不起,我有事情也不会去找你,本人没有求助陌生人的习惯。”

    李国权的脸色登时就是一变,而跟着他的那几个年轻人更是嚯的一下站起身来了。正要上前干涉,却被李国权一挥手给拦住了。

    “呵呵,这世上的人和事都是琢磨不透的。有句话说得好嘛,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明年到俺家的,谁也不要把话说得太满了。老弟,我看你这模样,不是在机关,就是在学校,不知道我说的对还是不对?”那李国权一边把玩着自己手里的名片,一边笑吟吟的问道。

    对于这个没来由的飞过来的苍蝇,王子君也没有招惹的兴趣。这家伙的意思,王子君早就看了出来,无非是一只无聊的孔雀兀自开屏而已,只不过,他这次算是找错了对象。

    “嗯。”王子君也不管莫小北刚才所说的话,筷子伸动之间,就从莫小北面前的碟子之中,夹了一块回锅肉放在了自己嘴里。莫小北正吃得有滋有味,见王子君和自己来抢,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笑容。

    那李国权看着专注吃饭的两个人,脸色登时就有点难看。但是,他这个为人阴冷,心里怒气冲天了,常常也只是露出来冰山一角,轻易不把喜怒哀乐表现出来。

    “老弟,你在哪个单位呢,说不定我还认识你们领导,让他提拔提拔你呢。”李国权见莫小北不说话,于是再次从王子君的身上寻找突破口。

    “你应该不认识我的领导。”王子君笑着看了李国权一眼,轻声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小子,我告诉你,我们权哥可不是一般人,新来的杨书记知道嘛?跟我们权哥都是老交情了,只要权哥嘴唇上下碰一碰,你有什么事说不定就成了。”小六子很有眼色,几句近乎讨好的话一出口,顿时就让那权哥的脸色越加的灿烂了许多。

    新来的杨书记,王子君自然明白说的是谁,不过他没有开口,只是笑吟吟的看着那李国权。

    王子君的笑容很淡,但是看在李国权的眼中却是王子君根本就看不起他,以为他是在吹牛呢。

    对于这等鸡鸣狗盗的小混混们来说,最要紧的就是面子问题了。他将那名片往桌子之上一放道:“老弟你还别不信,知道开发区那整修工程不知道,我告诉你,那工程就是给哥哥准备的。”

    如果说王子君开始还以为是这李国权在吹牛,那么此时他的神色却是一变!开发区道路整修工程他当然知道,这还是他从农发行那里跑来的资金,要个开发区实现三通工程之中的一项,虽然还没有招标,但是已经引起了各方的关注。

    可是现在,这个李国权竟敢志在必得地说这个项目就是给他准备的,作为芦北县政府的一把手,王子君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这么说。

    “我不信。”王子君翻了翻筷子,淡淡的说道。

    “你他娘的想干什么……”小六子等人机会同时站了起来不过就在他们站起来之时,李国权已经轻轻地挥手道:“这种事情,自然是出结果之后再说,老弟,还有这位漂亮小妹子儿,两天之后,就是我李国权庆祝自己工程中标的好日子,你们务必要来赏光,怎么样?”

    李国权看着王子君的目光,有一种猫玩耗子的感觉。对于李国权来说,眼前这个不知名的年轻人来不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旁边的这个女兵,他之所以和这个人打赌,为的就是这个让他有点惊为天人的女兵。

    作为一个已经漂白了的成功人士,权哥现在更喜欢玩一些有情趣、比较高雅的东西,他可不会再像自己手下的这帮小喽啰了,脑袋大脖子粗,整个就是二百五。为人处事就喜欢放空炮,碰上点事儿就喜欢咋咋呼呼,打打抢抢。已经成了成功一族的他觉得自己要想弄败一个小女兵,那根本就是探囊取物的事情。

    莫小北依旧专心的对付着盘子里的回锅肉,她吃的虽然不慢,但是她那饱满的嘴唇之间,却是很少有油腻。在她的眼中,那盘子里的青色的辣椒像映衬的回锅肉可是比什么项目重要多了。

    “如果有空,我一定会来的。”王子君轻轻的放下筷子,淡淡的说道。

    “好,那我就等老弟你赏光了,还不知道老弟尊姓大名,兄弟在哪个单位高就呢?”那李国权看来是不问出王子君的来历,并不甘心。

    王子君笑了笑:“我姓王,叫王小北,还请李老板多多照顾啊。”王子君说完话,就满脸严肃的朝着莫小北看了一眼。

    莫小北正跟回锅肉较劲呢,一听王子君自报家门,嘴巴一张,虽然仍然一言不发,但是,有一丝恼火却让王子君感觉到了,从她的口形来判断,她这是骂自己坏蛋呢。

    因为有苍蝇在一旁哄哄叫,大大的搅了两人的兴致。匆匆的把要的菜扒拉进肚子里,两个人就付了钱离开了饭馆。

    “权哥,怎么让他们这么容易就走了?那女的可真漂亮,啧啧,如果能让俺娶到手里,就是让俺少活十年也愿意。”满脸谄笑的小六,口无遮拦的对李国权道。

    “啪”,一个耳光,狠狠的揍在了小六的脸上,李国权本来笑眯眯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道:“那女人也是你能胡乱侮辱的?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把你的手脚给剁了!”

    其他准备凑趣的人,此时一个个噤若寒蝉的看着李国权,心说大哥不是要动真格的吧。

    “你们给我好好准备一下,后天的庆祝会,我要搞得隆重一些,知道吗?”李国权沉吟了一会之后,朝着身后的几个混子沉声的说道。

    “那个家伙真讨厌,以为他是全世界老大呢。”骑在飞驰的摩托车之上,莫小北随意无比的说道。她说的很是随意,很是自然,完全就没有将李国权这个刚才威风八面的家伙放在眼中,就好似在说一只苍蝇一般。

    对于莫小北的话,王子君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你说你准备参加他们后天的庆祝会?”莫小北见王子君没有回答,再次扭过头来道。

    “没有庆祝会。”看着眼眸之中闪烁着一丝狡黠的莫小北,王子君轻轻地拍了拍她的额头,淡淡的说道。

    “嗯。”莫小北没有再说话,两个轮子的摩托车在她的脚下飞驰,卷起滚滚的黑烟。

    王子君的办公室,孙贺州将所有需要办理的文件,分清轻重缓急,整整齐齐的放在了王子君的办公桌上。随着文件一块放的,还有一张稿纸,上面写着自己对急办事项的处理意见。尽管他已经是县委办的副主任了,但是他最主要的工作,依旧是王子君的专职秘书。

    虽然办公室里没有人,但是看着那间有点半旧的沙发椅,孙贺州依旧有一种王县长就坐在这里的感觉。看着这张相当于一县之长的位置,孙贺州有些向往,又有些担忧。

    杨书记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虽然和新书记接触不多,但是他已经给杨书记下了一个大大的评论。而能够让市委副书记和组织部长同时过来相送的人,肯定不是一个省油的角色!

    不好相处,不好惹,这就会给眼前这张椅子的主人造成不小的困扰。不过也应该只是困扰,想到自己眼里那个举重若轻、从容淡定的人,孙贺州的心不觉就平静了下来。

    “王县长,您回来了。”轻轻的推门声,惊醒了有些发呆的孙贺州,看到王子君走进来,孙贺州赶忙迎了上去。

    王子君笑着和孙贺州点了点头,拿起已经倒好的茶杯大大的喝了一口,然后笑着对孙贺州道:“今天主要有什么安排?”

    “王县长,今天主要是开发区汇报基础设施的整修预案,要上常委会,还有普九工作检察组要来咱们县里调研……”

    王子君听着孙贺州的汇报,神色平静无比。孙贺州小心的看了王子君那犹如古井无波的脸一眼,然后轻声的说道:“王县长,这些天,陈书记经常到杨书记那里汇报工作,还有孙部长也经常到杨书记那里去。”

    “给领导汇报工作,这很正常。”王子君轻轻地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

    孙贺州并没有因为王子君的平淡而停止,而是接着道:“杨书记昨天去司法局调研,对司法局作风邋遢做了严厉批评,并让司法局任局长当众坐做了自我批评,看模样,似乎是想小题大做,把司法局当成一个落后典型。”

    在孙贺州看来,这个消息自己一说出,县长就应该会有什么表示,要知道县长在没有当县长之前,可是政法委书记,主抓政法的副书记,虽然他不承认,但是几乎全县都已经将公检法司系统当做了王县长的地盘。

    而现在,杨书记一下去调研就把司法局狠狠的批评上一顿,这不是明显冲着王县长来的么?

    “司法局是该整治一下了,老任这个家伙虽然在法律知识上是个好手,但是对于单位管理,还是缺乏经验的!”王子君眼皮轻轻地眨了眨,随意的说道。

    王子君的云淡风轻,让孙贺州以为眼前的人是不是吃错药了,不过此时书记已经表了态,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恐怕杨书记不会只整治整治吧?”孙贺州沉吟了瞬间,还是小心的提醒道。

    孙贺州的意思,王子君懂,在他的心中同样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他没有说出来罢了。轻轻地端起水杯,王子君喝了一口,随手翻动起了文件……从国家部委下来,杨军才就揣着一颗要干大事、成大业的决心,他觉得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而只有把握住这个机会,他才能够得到家族的更多认可,才会一飞冲天。

    为了这次下放,杨军才,不,应该是杨军才的父亲做了很多必要的工作,不但处心积虑地给他挑了一个经济将要腾飞的县,更是挖空心思找了一个副省级市的下辖县。虽然这个县目前只是处级,但是随着副省级城市的政治地位越发的稳固,升级成为副厅级县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政绩,升职,这是杨军才眼下最为需要的,符合这两个条件的县并没有几个,因此,杨父做了很多工作,反复权衡之后,才决定把儿子放到这里来了。

    杨父当年就是从山省起的家,在山省之中,曾经也是虎踞龙盘的存在,现在杨父虽然已经转入了京里,但是杨家依旧是山省最有力的实力之一。花花轿子有人抬,只有抬轿子的人多了,他杨军才才能够在山省崛起。

    对于小小的芦北县,杨军才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中,在他的印象之中,那些县里的官员一个个都是卑躬屈膝,一个个都是笑脸相迎,一个个都是要围着自己团团转。在看到芦北县的资料之后,他更是对这个要去的县欣喜不已。

    王子君竟然给自己当县长,哪有这更让人欣喜的事情。对于这个乡巴佬夺走莫小北的事情,他可是久久不能释怀,现在好了,这家伙成自己的下级了。

    怀着有仇报仇,有怨抱怨的心情,杨军才来到了芦北县,只是他很快就发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他刚刚翘尾巴想要借着两个市委领导的势压一压王子君的时候,得到的却是迎头一记棒喝。

    耳光很重,重的让杨军才有一两天才缓过劲来。

    清醒过来的杨军才,这才意识到自己实在是有点托大了,不过这并不能阻碍杨大公子的决心,他觉得凭着自己的手段,凭着自己的地位,压服一个县长,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

    “杨书记,忙着呢?”就在杨军才心中念头起伏的时候,一脸笑容的陈路遥走了进来,作为一个被王子君压制的有点边缘化的副书记,他几乎在杨军才来了之后,就开始投身到了杨书记的身旁。

    “老陈,坐”,杨军才脸上堆起了灿烂的笑意。

    陈路遥老实不客气的一坐,然后笑吟吟的道:“杨书记,这一个月的调研,您感觉怎么样啊?”

    “很不舒服啊。”杨军才面对这个对自己曲艺巴结的副书记,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他嘿嘿一笑道:“那个人的痕迹,实在是太重了,不论是去哪里,几乎都能听到人提到他,实在不算是什么好事。”

    陈路遥心中笑的很是畅快,自从侯天东离开之后,他的日子就难过的很。虽然他在芦北县也算是根深蒂固了,但是面对强势的王子君,他已经变得只是常委之中的一员,而不是那位高权重的主抓组织的副书记。

    虽然侯天东也跟他谈过,希望他能够和王子君精诚合作,但是陈路遥根本就听不进去,在他看来,王子君就是夺了那本该属于他的县长,和王子君合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杨军才的到来,让他看到了希望,一个打压王子君的希望。杨军才的小动作,王子君那凌厉的耳光,一个个都让他欣喜不已。多年的从政经验告诉他,他的机会来了。 360搜索:.☆//☆

    “书记说得好,那个人来到芦北县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在不少事情上已经打上了他的印记,如果杨书记您不出手的话,就只有将您自己的权利拱手让给别人了。在很多干部的眼中,那就成了只知王子君,不知道您杨书记的局面。”

    陈路遥说话之时,杨军才的秘书就很是热心的将水给陈路遥端了上来,喝了一口冒着香气的茶水,陈路遥嘿嘿一笑道:“杨书记,您要改变这一点,那只好一条路可走:把人都去王化了!”

    “王子君在芦北县的影响太深,现在大家实行的几乎都是他那一套,这可不行,作为县里的一把手,这芦北县本来是您实现自己的抱负的平台,如果让王子君搞下去,出了成绩,那就是他的;但是如果出了问题,上面怪罪下来,可就是您出面顶着了,再说了,每一位书记都有自己的施政方略,而您,更应该在这个方略上力争为自己加分。”

    杨军才的脸上神色一动,他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几分:“陈书记,你当这个副书记委屈了,要是你能够和我搭班子就好了。”

    杨军才话里有话,而这种话,当然是陈路遥目前最想要听到的,看着杨军才笑吟吟的脸,陈路遥的心中顿时多了几分的欢喜。

    “我老陈也想为杨书记牵马坠镫,也好趁着杨书记您的大好东风扶摇直上啊,只可惜,本人没有这个福气啊。”陈路遥一边说话,一边站了起来。

    “好,老陈啊,你放心,有我杨军才吃的,就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这芦北县,只是一个见证咱们事业腾飞的地方。”杨军才猛地推开窗户,一轮红日此时已经照耀四方,在这红日的衬托之下,杨军才顿时就觉得自己心胸瞬间宽广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