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七章 一拳打在棉花上
    烈日腾空,俯视大地。

    芦北县委小会议室里,迎来了杨军才上任以来的第一次全体会,坐在以往侯天东位置的杨军才,此时却是满脸的冷峻。

    芦北县现有的常委,一个个分列在书记和县长的两边,都是正襟危坐,等待杨军才的发言。虽然杨军才在王子君面前丢了面子,但是在座的从程万寿和葛长礼亲自送杨军才上任,也同样感受到了这个三十岁的一把手的强大势力。

    “同志们,这次是我来到咱们芦北县之后的第一次常委会,本次会议,我主要谈谈我来到芦北县的感受。我只讲三点,第一,我看到了什么;第二,我想了什么;第三,我打算怎么做……”杨军才逡巡在座的与会者一眼,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说道。

    这杨军才一开口,王子君真切的感受到,这家伙也不是吃素的,单单从他层次清晰的发言来说,这家伙思路挺清的。王子君听着从杨军才嘴里吐出的赞美之词,心里虽然鄙夷这家伙口是心非,但是表面上却是恭恭敬敬地听着的。私下里的斗争避免不了,但是表面文章还是必不可少的。

    “同志们,咱们芦北县能够有这么好一个基础,我很欣慰啊,这些基础,给我们芦北县经济社会的进一步腾飞,开了个好头,起了个好步。因此,我觉得首先我应该表示感谢,感谢上一届领导班子,感谢已经离任的侯书记和刘县长,是他们辛勤的工作,给我们芦北县留下了如此厚重的积累。”

    杨军才的话,听上去好像没什么意思,但是仔细品一品,其中的滋味就出来了。什么叫感谢上级班子,感谢侯书记和刘县长,那就是这现在的成绩,那都是人家侯书记和刘县长留下来的,跟你这个突击提上来的王子君没什么关系。

    “杨书记,我也想说两句。”在杨军才放下水杯的时候,新来的县委办公室主任刘传法挠了挠自己微秃的头顶,笑眯眯的说道。

    这刘传法乃是杨军才来了一个星期之后来的,本来是市委组织部干部科科长的刘传法来到芦北县并不算是升职,但是对于这个任命,刘传法仍然充满了欣喜。

    “杨书记调研的这几天,我大多时候都跟着了,我觉得杨书记说得非常的好,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侯书记和刘县长虽然离开了芦北县,但是他们给我们留下的宝贵基础,却是看得见、摸得着,实实在在的,我相信,芦北县的历史和人民都会记住这两个领导的功劳的。”

    刘传法说话之间,目光就朝坐在那里平静的做会议记录的王子君看了过去:“王县长,您说咱们县应该怎么表彰这两位领导的功绩呢?”

    会议室里落针可闻,亲近王子君的几个常委一个个目光之中充满了不善,这刘传法还真是够狠的,在几乎是否定了王子君的成绩之后,还要硬逼着王子君表态。不过这种事情,有时候还真是难说啊。

    肖子东作为王子君的盟友,神色一动,当下就准备开口,不过不等他开口,王子君就笑着道:“有一句话说得好啊,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我相信侯书记和刘县长看重的是他们在这杆秤上的重量,而不是咱们流于形式、踏踏实实的走过场。”

    就是这么短短的一句话,王子君不但把刘传法咄咄逼人的一个矛头给轻轻松松的化解掉了,而且还不动声色的甩给刘传法一个耳光,流于形式,走走过场,这分明就是打刘传法的脸呢。

    脸色一僵的刘传法,手指再次抚摸到了自己的秃顶之上,只不过这一次他的手指,颤抖的有些厉害。

    刘传法并没有意识到,这只是一个开始,就在他以为事情会接着绕过去的时候,就听肖子东接话道:“王县长说的好啊,老百姓的心里有杆秤,我和侯书记共事多年,知道侯书记的脾气,他这个人哪,经常说的就是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我那时候是县委办主任,他经常给我们县委办的同志说,要能沉下心去做事,扑下身子干工作。现在我虽然离开了县委办,但是,我希望刘主任不要放松思想工作的要求,将这种精神贯彻下去。”

    肖子东一开口,王子君心里就偷偷的乐了,暗道,子东啊子东,你这直肠子性格,你这一番说出口,那不等于明白无误的告诉刘传法了么,我肖子东是你的老前辈,前人之车,后人之辙儿,你呀,在我面前还嫩了点儿!

    这些弯弯绕,坐在会议室的每个人都能听得出来的。但是王子君和肖子东说得都是冠冕堂皇,任你刘传法再怎么窝囊,也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的。谁让他们以侯天东等人为借口来着?以肖子东前任县委办主任、服务领导的身份,那侯天东怎么样,你能说人家没有资格评价么?

    杨军才面无表情的看了陈路遥一眼,那意思当然是不言而喻的。陈路遥一看杨书记看他,随即低下头去,心里就有些后悔不迭,谁让自己出了这个馊主意呢?没让杨书记的火发泄出来不说,还被王子君不软不硬的噎了一肚子气。

    “咳咳,我觉得侯书记和刘县长的功过,都在这儿明摆着。组织上派杨书记到咱们芦北县任职,肯定是有所考虑的。我看,咱们还是听听杨书记的计划部署吧。”陈路遥虽然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发言,但是,总觉杨军才看向自己的眼神像针刺似的,他又不能不开口了。

    肖子东还要开口,却被王子君摇了摇头制止了。肖子东当下心领神会,没有再接着开口。

    “王县长总结得好,是非功过,自由老百姓去评说。侯书记和刘县长在芦北县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留下了好的口碑,那我们这一届班子就要继往开来,努力工作,把这个接力棒很好的传递下去。这次调研,我觉得我们下面的同志总体是好的,但是在有些问题上,依旧存在着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杨军才的声音依旧响亮,但是此时却是透漏出了一丝的谨慎。

    王子君静静地听着,手中的笔依旧静静地记着,仿佛他对杨军才的话很是上心一般。

    “我们县刚刚并入安易市,人心不稳的现象依然是部分存在的。这就促使我们务必开展一次保持党员先进性的再教育活动,稳定人心,狠抓工作作风的转变不放松。”

    虽然在刚刚第一场的较量之中落了下风,但是此时杨军才的话语一出,大多数人都已经明白,现在杨书记已经开始了他的第二轮攻势,也是他的第二轮施政方针。

    杨军才讲完话,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还是第一次感到自己讲话有点累,虽然他下定决心抛出了自己的观点,但是由于第一次提议被王子君抓住了一个小小痛脚给了一个不小的反击,让他在这次讲话之中,也有点畏手畏脚,生怕讲错话。

    轻轻的喝了一口水,杨军才的目光朝着四周的常委们看了一眼,心思却是飞速的转动着,他想着王子君可能会说出来的反击之言,想着自己怎么化解,因为对于这个问题有了深入的调查,所以他连事例都准备了好几条,预防在王子君提出异议之时来一个反击。

    一个痛快淋漓的反击,一个让自己扳回面子,让所有人都意识到自己这个书记不是草包的反击。

    不知怎的,杨军才的心里有一些迫切,有一些激动,他想要这个反击,他要搬回这一场。

    王子君终于说话了,看着王子君张开的嘴唇,杨军才的心简直快要跳起来了,一连串反击的话,已经迫不及待的到了嘴边了。

    “杨书记的提议,我完全同意。开展这一项活动,是十分必要的。最近我也接到了类似的反映,不管是局委还是乡镇,都普遍存在着这种问题,是应该进行一次思想再教育的时候了。”王子君轻轻地将手中的笔一放,淡淡的说道。

    就好似一个拉满弦的弓,杨军才本能的道:“王县长的……”反对的话语将要出口,杨军才这才反应过来,他大喘了一口气,这才将话语给憋了回去:“……我完全同意。”

    两个一把手的接连表态,立刻让下方变得没有任何的异议。不过杨军才的脸色,此时却是变得难看至极,郁闷至极,杨军才就感到自己很是憋屈,本来攥好的拳头,竟然打了一个空,这怎不让他郁闷不已!

    杜自强一直没有开口,但是他的嘴角,却是挂着一丝似有若无的淡淡笑意,作为一个在体制内沉浮了不少年的老油子,他能看出来杨军才的打算,也明白他为什么会失落。不以个人喜恶来评断一件事情,这也许就是王县长的魅力之一。

    杨军才对于这次会议准备了好几项议题,大多都很顺利的被通过了,整个常委会开的平静无波,要说这次常委会,应该是很成功的,但是作为县委书记,杨军才却是很不满意。

    他觉得这次常委会,自己不但没有树立自己想像之中的权威,反而丢了不小的面子,这一点让他感到很是不喜。

    看着会议记录本上已经空白的议题,杨军才再看看一个个已经差不多疲倦之色的常委们,心里的不甘再次被揪出来了。

    不行,不能让自己的第一次常委会就这么在失败的阴影之中散了,如果要是这样的话,恐怕以后自己就不用在芦北县混下去了,心中念头闪动之间,一个本来被他摒弃的念头,再次出现在了他的心头。

    现在也只有如此了,狠狠地咬了咬牙,杨军才准备先扳回来一局再说。

    “王县长,同志们,在调研的过程中,我发现大部分的同志还是好的,但是也有部分单位人浮于事,这种现象如果得不到妥善解决的话,将会给我们的工作造成极大的被动,对于这种单位,我的意见是本着先换思想后换人,不换思想就换人的原则,将那些不适合这个岗位的人换到适合他们的岗位上去。”

    “县司法局承担着全县的司法工作,可谓是重任在肩,但是在我的调研中,我发现大部分司法局的职工都是人浮于事,老百姓去司法局想要获取司法援助都很困难,典型的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我觉得不用我说,大家也清楚。”

    “一个班子出了问题,主要责任就是一把手的。火车跑得快不快,全靠车头带嘛,能否带出来一支高素质的干部队伍,这个班长是至关重要的。因此,依我看,县司法局出现目前这种状态,任自理同志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个同志已经不适合再担任司法局长这个职务了!”

    会议室静了下来,所有的常委都将自己的小动作收了起来,他们已经感到,一场正面的冲突,恐怕即将展开。

    司法局长这种职位,在县里算不上是一个炙手可热的职位,但是它毕竟也是正科级位置的,而且,这司法局也是政法委下辖的公检法司的一部分。

    在芦北县,谁不知道政法委是王书记的地盘,公检法司四大部门的领导,更是死心塌地的紧跟王子君的步伐。现在杨军才要拿司法局长开刀,这明显就是剑指王子君。

    王子君轻轻地喝了一口茶,心里下意识的想起了孙贺州给自己的汇报。杨军才虽然堂而皇之地讲他是去县司法局进行调研的,但是这个调研还不如说是突击检查。

    对于别的单位,杨军才都是先通知之后再去调研的,看到的自然是事先准备妥当的。但是对于司法局,杨军才却是带着人直接闯了进去。县里机关的景象,王子君心中清楚,这种时候被抓住痛脚,应该算不上什么意外。

    面对着一道道看过来的目光,王子君沉吟了瞬间,淡淡的说道:“我同意。”

    我同意?这三个字的声调不高,却把一屋子的人说愣了。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准备硬保司法局长任自理的肖子东和杜子强,也吃了一惊,都把疑惑的目光看向了王子君。

    退缩了,王子君竟然退缩了!一个司法局长的位置虽然不重要,但是公检法司可是号称王子君的嫡系,就这么听之任之的被拿下来一个局长,这也太窝囊了吧?

    一时间,杨军才心里真是郁闷不已,他弄不清王子君如此的低调到底是什么用意。

    看着王子君那张古井不波的面孔,杨军才突然觉得自己这步棋是走对了,他当然不会就此收手,眼下,他要做的就是乘胜追击,给自己赚取更大的利益。

    心中念头闪动的杨军才,觉得拿下一个司法局长这个胜利虽然大,但是要接着任命一个司法局长,这样的收益则会更大,而这种阶段性的胜利,也就意味着自己对芦北县人事权力的逐渐介入、牢牢掌控。

    掌控人事,这可是所有一把手最想要做到的,也最需要做到的事情,杨军才虽然已经给自己定下了步步蚕食的计划,但是此时,他却觉得这种步步蚕食有点慢,自己实在是有点太小心,作为京城杨家的继承人之一,他必须要将自己的全部心思放在政绩之上,和这种小人物斗法,实在是有点浪费时间。

    “各位如果没有什么意见,那散会后就让组织部发文,孙部长,司法局长的位置重要的很,不能再让酒囊饭袋的人上去了,你们组织部有合适的人选吗?” http://

    杨军才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颇有一种万物皆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的心情有些激动,掌控别人的命运,还有什么比这更动人心魄的事情呢?

    孙国良对于这次斗争,所持的态度却是冷眼旁观,侯天东的离开,让他心里有些彷徨,虽然他和陈路遥的关系不错,但是他最大的靠山依旧是侯天东。

    投向王子君,还是投向新书记,他有些摇摆不定。要说新来的杨书记,在他看来绝对是一个比较中意的投靠对象,此人不但后台硬,还坐在一把手的位置上,完全可以一言九鼎,一语定乾坤的。如果能够投靠,那对于他来说,可谓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要是别的时候,面对这种选择,孙国良可能早就毫不犹豫地贴过去了,但是这次,他明显是有所顾忌的。这犹豫是因为什么,他心中一清二楚,王子君,这个只是用了一年时间就从一个普通挂职副县长爬到了县长高位的年轻人,才是他真正顾忌的。

    看着新书记那尖锐的目光,又朝着平和无比的王子君看了一眼,孙国良心里无比的为难。

    抉择,现在的他真的面临着抉择,一个不慎,那就会因为这次选择,而让他留下终生的遗憾了。

    怎么办,怎么选,沉吟之间的孙国良,最终还是决定施展拖字诀先看一看:“杨书记,王县长,咱们县里的干部储备还是很过硬的,能够担当起司法局长这个位置的同志也不少,不过,我觉得不能脑子一热,拍板决策,咱还是本着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的用人机制,会后再筛选一下吧。杨书记、王县长,你们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