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五章 官员受益 百姓买单
    副县长陈进堂接手的是孙浩立原来分管的那一块工作,这个人给王子君的印象不太爽。此人能力是有的,但是为人处世却像个滑不溜秋的泥鳅似的,平时言语不多,心机深沉,让人很难琢磨透。

    在很多事情上,只要有分歧,他就绝不肯轻易表态,见人说人语,见鬼说鬼话。在侯天东当政之时,此人既是侯天东的铁杆,又与县长刘成军的关系非同一般,单单从这一点来看,此人为人处世的手段很不简单。

    成了副县长之后,陈进堂对王子君显得很是尊重,不论是大事小情,都是早请示晚汇报,表现得很是恭顺。

    “嗯。”点了点头的王子君,没有再说话,而习惯王子君在车上思考问题的蔡辰斌,也没有再开口。

    “对了辰斌,你现在情况怎么样?”意的头脑,养殖、垂钓、餐饮一条龙,颇受食客们青睐。

    王子君虽然没有来过,但是有不少县城里的干部都喜欢这个风格,闲暇的时候钓钓鱼,然后让老板用自己钓上来的鱼炖上一锅野味十足味道鲜美的农家鱼汤,可谓是惬意而又潇洒。

    的费用,只能由各户承担。每一间门面的业主,装修下来至少得五百块钱。

    五百块钱是什么概念?按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的收入水平来算,那可是等同于两个月的工资的。更何况,这一计划推行下去,就意味着那些刚刚开业的门店,也得将刚装修好的门头一律拆除了,再重新装修一遍的。

    老百姓花钱,只为了让上级的领导看一眼好看,这个政策如果推行下去的话,又能得到多少人支持呢?

    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将计划书翻到了最后一页,上面写的是陈进堂列举的他在乡里工作时的实例,意思是通过整齐划一的建设,他们乡政府驻地如何如何的干净漂亮、秩序井然云云。

    杨军才一直静静地观察着自己这个年轻的对手,在两三次碰壁之后,他才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个年轻人在芦北县的影响力是如何的大。虽然对于战胜自己充满了必胜的信心,但是有一点心里也是清楚的,还得使用一定的缓兵之才,想要把他一举治趴下,那也是很不容易的。

    在人事问题上遭受了一次挫折之后,杨军才就不在人事之上做文章了。不过为了将县里的主导权紧紧的攥在自己的手中,杨军才的小动作却是不断。

    一个一把手要想彰显自己的权威,不仅要有下面死心塌地的支持,还要有上面不遗余力的重视,既然短时间内无法把人心笼络过来,杨军才意识到这一点比不过王子君之后,他就把心思放在努力争取领导的支持上了。

    在他的一系列运作之下,常务副省长齐正鸿同意来芦北县调研。而这个父亲嫡系的到来,可以说给他最大的支持。而如此好的机会,杨军才并不准备只让它成为一个形式,他要借助这个平台,打击眼前这个人的威望,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王县长,你看这个计划怎么样?我觉得有想法,可操作性也很强啊!”杨军才在王子君合上计划书的时候,带着一丝赞扬的说道。

    “很不错的计划书。”王子君将计划书轻轻地放在茶几之上,淡淡的说道。

    杨军才心里隐隐的有些失望,他没想到王子君居然跟他的意见是一致的。在他想来,对于这个计划,王子君应该是极力反对才对,这家伙一向和自己过不去,自己赞成的,他应该都反对才对呀,也只有他极力的反对,他杨军才才好犀利的出手呢。

    “杨书记,这份计划书前瞻性极强,很有战略眼光。现如今,各地都非常重视发展经济,这环境也是软实力,形象就是经济效益啊,只不过,眼下我们县里没有那么多钱,我觉得这个计划还是循序渐进,量力而行比较好,一刀切好像不太可行啊。”王子君轻轻地朝着沙发上靠了靠,接着道。

    本来很失落的杨军才,在听到王子君话锋一转的时候,立刻就有点喜上眉梢,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哪,我还以为你王子君狗改了吃屎呢,原来还是持反对态度啊。这就好办啦。

    反对就好,反对就省得我铆足了劲儿,拉好强弓,就要开射的时候找不到目标!早就想好了一切的杨军才,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王子君好像对杨军才的心思置若罔闻一般,他拿起来桌子上的计划书,一脸凝重的说道:“每一个门头,都需要五百块钱左右,县城里的门市我虽然没有统计过,但是至少也应该在一千家左右,如果咱们给他们统一更换的话,县财政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来,不过这个计划也很好,我觉得我们不如行文城建局,让他们根据这个计划制定一个标准,自此以后,所有的门店外装修就按照这个计划进行,这样下去,两三年之后,所有的门头就更换过来了。这样既保证了市容市貌,又不至于劳民伤财,更容易为商户们所接受。”

    “王县长说的倒也是一个办法,不过齐省长近期就要过来,而市领导又要求我们用一个崭新的面貌来迎接这次齐省长的到来,进堂县长在提议之中已经提到了实施的方法,县财政根本就不用拿一分钱,谁受益,谁出钱,我觉得王县长你们政府应该尽快的将这个计划推行下去,不讲条件,不讲价钱。”

    杨军才说到最后,几乎一字一顿的说,而他们的目光,更是紧紧的盯着王子君。

    党委决策,政府执行,这无可厚非,但是这份计划如果真的按照杨军才说的办,那受益的就是杨军才,能想出这个点子的是他,市里也会将主要的功劳记在他的头上。但是,真正挨骂的可就是自己了,王子君觉得,最起码全县的商户都不会说自己任何的好话。

    “齐省长来,是为了调研,我觉得面对领导的调研,我们应该拿出我们最为真实的一面,这样才能为领导的决策提供一个有力的支持。我们毕竟是县城,又是国家级贫困县,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急功近利了?”王子君轻轻地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说道。

    杨军才心里窝着的一口气一下子就顶到了脑门上,他虽然预计着这个王子君要反对,但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丝毫不给自己面子,一下子把自己的用意给看穿了!而且,可恶的是,你看穿就看穿吧,偏偏还当着自己的面儿给说透了,你,你你,你这家伙岂不是太无耻了!

    尽管齐正鸿和自己关系好,但是我也不能说齐正鸿省长就喜欢看这些吧,如果传出去,那齐省长的名声可就有污点了。

    “王县长,你的观点只代表你个人,我觉得从芦北县的整体方向出发,这次门头牌匾集中治理,都是势在必行的。”杨军才的口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

    “杨书记,政府服从县委的领导,只要常委会形成决议,我就算是个人有意见,也会保留的。”王子君依旧是云淡风轻,但是在话语里的意思,却是在告诉杨军才,那就是你虽然是县委书记,但是却也代表不了常委会。

    本应该愤怒的杨军才,此时的脸上却是猛地闪动了一丝喜色,这一丝喜色来得快去的也快,只是瞬间的功夫,就消逝在了杨军才的脸上。

    “王县长,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那咱们就明天晚上召开常委会,讨论一下这件事情。”

    两人的谈话,可以说是不欢而散,从杨军才的办公室走出来,王子君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而杨军才也好似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般,依旧不动声色的将王子君送出了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的王子君,心中依旧想着在杨军才的办公室里发生的一切。在常委之中,杨军才的支持率绝对没有自己高,而他坚持要上常委会,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

    杨军才傻么?当然不是,虽然这家伙有点目空一切,但是在王子君看来,这个人还是挺聪明的,而如此聪明的一个人,会主动伸出脸让自己打么?

    答案当然是不会,而现在,坚持上常委会的却是杨军才,他如此的坚持,又是为了什么呢?

    一个个念头,在王子君的心头闪动。

    “王书记,忙着呢?”轻轻的敲门声之中,杜自强走了进来,成为了主管政法的副书记之后,杜自强的人显得更加的严肃,来王子君办公室的次数也越加的多了起来。

    “杜书记,快坐下。”王子君从办公桌之上站起来,来到侧放的两个沙发旁边,让杜自强坐下之后,他也在另外一边坐了下来。

    “王县长,听说你和杨书记在全县统一更换门头牌匾的事情上面发生了争执,要在常委会上确定这件事情做还是不做?”杜自强在扯了两句闲话之后,就开门见山的说道。

    “一点小小的意见不统一,倒也不算是什么大事。”王子君神情平和,淡淡的说道。

    就在两人说话之时,孙贺州也轻轻的将茶杯端了过来,一般情况下,在领导讨论问题的时候,他会倒上水之后,就主动回避一下的,但是今天,他却跟着插话道:“王县长,现在县委大部分人都知道您反对杨书记的意见,还说有人说两位大佬要决战在芦北县之巅呢。”

    王子君的心中一动,虽然没有不透风的墙,但是这消息传得好像也太快了一点。

    “杨书记所图不小啊。”杜自强轻轻地一笑,端起放在自己旁边的白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淡淡的说道:“王县长,你这里的茶杯可是不行啊。”

    “那是自然,你要喝好的,就去杨书记那里,听说那腾龙杯可是同治皇帝用过的。”王子君放下心思,随口和杜自强打趣道。

    杜自强哈哈大笑,却没有再说话。而正准备退出去的孙贺州,却扑哧一声跟着笑了起来。

    “王县长,杜书记,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想到了一个促狭鬼的话,心中忍不住想笑。”虽然在王子君面前很是得宠,但是孙贺州依旧很是小心。

    “什么话?”对于孙贺州的为人处事方式,王子君很是清楚,这个家伙一向为人处世小心,这一次能够让他笑成这样,王子君顿时来了兴趣。

    “王县长,前两天政府办的几个同事在谈论杨书记的那个腾龙杯的时候,有一个家伙说着杯子不得了,同治皇帝用过的,那还不是重宝之中的重宝,要是拍卖,绝对值一个大价钱。”孙贺州见王子君来了兴趣,哪里还不卖力的表演一番?

    “就在大家定价的时候,那家伙又说用皇帝喝过水的杯子天天喝水,说不得总是能够沾染一点龙气。他这话不说还好,一个跟他关系不好的促狭鬼,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说听说同治皇帝好似是死在梅毒之上,那东西可是会传染的,他天天用那杯子喝水,杯子之上,留了那病毒也是说不定的。”

    王子君和杜自强两人听着孙贺州绘声绘色的讲述,在顿了一下之后,几乎同时哈哈大笑,而杜自强更是差一点没有将自己口中的水给吐出来。

    “贺州,这种事情好说不好听,以后可要注意了,可不能乱传,知道么?”王子君压了压心中的笑意,朝着孙贺州善意的说道。

    “是,王县长,我知道。”孙贺州点了点头,然后又接着道:“不过王县长,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少,现在都当成笑话被传遍了。”

    “嗯,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我只要求你本人不说就是了。”王子君挥了挥手,轻声的说道。

    孙贺州点了点头,从王子君的办公室之中退了出去。办公室之中只剩下王子君两人。

    杜自强轻轻地放下杯子,咳嗽了一声道:“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你说这人怎么想的,风马牛不相干的事情,他们都能够联系起来,哈哈……”

    杜自强虽然是在批评这种现象,但是王子君却觉得这位副书记倒像是在夸奖这浮想联翩的人太有才了。杨军才上任之后,对于杜自强这个自己的支持者,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虽然奈何不得,但是在一些小事上或明或暗的掣肘却是真实存在的,这一点让杜子强十分恼火。

    “咱们喝咱们的茶,别人的事情还是任由他们去吧。”王子君放下茶杯,随意的说道。

    “王县长,这些天刘传法和陈路遥他们蹦跶的可是太欢了,这一次,既然他同意上常委会讨论,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别的手段,您可要小心啊。”杜自强毕竟是在体制内混了多年的人,此时已经闻到了味道不对的地方。

    王子君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道:“眼下,我们虽然以经济发展为中心,但是社会治安的稳定却是经济发展的重要保证。民心稳,天下安哪。咱们县今年依靠安宜公路,经济的腾飞是指日可待的,越是这个时候,对我们的政法工作就会提出新的要求,杜书记,这一点你要多费心啊!”

    “这个我知道,我让每个乡镇每个月都报一份不稳定因素排查表,对那些歪风邪气进行重点治理。”杜自强谈到工作,脸上顿时显得严肃了几分。

    “嗯,杜书记,你的工作我放心。对了杜书记,听说花山乡的小城镇搞得不错,你让人去看看,对于一些这些工作比较先进的地方,咱们更应该重视起来。”王子君轻轻的抬起头,沉声的说道。

    花山乡,杜自强听着这三个字,心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陈进堂乃是从花归乡党委书记的位置上起来的。

    心中有一些明白的杜自强,重重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