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八章 顺坡下驴
    杨军才脸上的笑容,越加的灿烂,此时的他,就好似一个闻过而喜的贤达,对于王子君的反对意见充满了欢喜。尽管内心里他也觉得王子君的意见不错,但是,越是不错的建议,对于他来说,意义越是不同的。

    领导的官威在于什么?并不是你说对了手下听,而是明明知道你是指鹿为马,指牛为羊了,一帮属下还能把头点得像鸡啄米似的,连连感叹此言对极,睁着眼睛跟你跳河!这,才是最具官威,最有成就感的。

    这一次,他要的就是让王子君在常委会扩大会上吃亏,正确的意见被自己一口给否定了,那对于王子君来说,打击就更大了,意义也就更深远了!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杨军才就朝着陈路遥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这个盟友也是一脸的欣喜,本来就稳居胜算的杨军才,更是放下了心来。

    “王县长说的不无道理。只是,时不我待,齐省长的检查,关系到咱们芦北县,甚至整个安易市的形象,环境也是软实力。我觉得进堂县长讲得好,门头扮靓,说起来受益的还是这些门店,把门头装修一下虽然要耗费些财力,但是,要给商户们讲清楚,此举是一次投资,终生受益,可以为全县经济发展增添后劲和魅力。我觉得这项工作,咱们在关键时刻,有必要实施一些行政强制手段,将县委的这项决策迅速推广下去。”

    杨军才在表明了自己的观点之后,紧接着又哈哈一笑道:“现如今县委出台每一项决策,不能靠主要领导脑子一热,拍板决策。既然把这个实施意见拿到扩大会上来研究,那咱们就充分发扬一下民主,我虽然是班长,但是我在这里声明,我的意见只代表我个人观点,至于这件事情怎么实施,我觉得咱们还是民主表决一下比较好。”

    韩明启此时很是犹豫,他心中清楚,杨军才虽然说得大义凛然,但是实际上,这才是真正龌龊的小人表现:他这是往墙角里逼迫王子君呢,他想通过各位常委和副县长的明确表态,看看每个人站在哪一边,当然了,也向全县证明一下,他才是芦北县当之无愧的一把手。

    自己该怎么办呢?左右为难之下,无数个念头,在韩明启的心头旋转了起来。

    和韩明启一般,不少人的心里也是犹豫不决,不过,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在忐忑了瞬间之后,一向喜欢保持中立态度的左明方、辛军则等人,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决断。

    “我支持杨书记的意见,虽然王县长的方法比较稳妥,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还是以大局为重的好,进堂县长在这方面也有经验,他们花山乡就搞得很好嘛,我觉得这项工作不如就让进堂县长牵头好了,以最快的速度抓落实,确保咱们芦北县等系统,更是已经放弃了节假日。

    几乎是每一个领导的到来,都能够给当地政府提出一个意见,而每一个建设性的意见,那都需要人费心费力的去完成。领导包路,个人包段的事情,可以说已经将责任压倒了每一个干部的身上。

    在芦北县大大小小干部的盼望之中,齐省长来芦北县调研的日子终于到了。领导们虽然都提着一口气,生怕在什么问题上出事,而干部们此时一个个也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想要将各项工作做好了。

    幸好齐省长晚上就回去,不少干部见面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感慨。不过和这些相比,最为忙碌的,却是县委的一班人。这些领导虽然不参与具体的接待工作,但是调研结果的好坏,却是直接关系到他们个人的政绩,怎能不谨慎。

    “王县长,对于齐省长的迎接,市里并没有明确表态,您看,咱们是在县界那里接呢,还是在大院门口?”杨军才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对于齐正鸿的到来,他无疑是最高兴的一个,不管怎么说,齐正鸿毕竟是来给他撑脸面的。

    王子君的脸上,依旧带着春风得意的笑容。他看着杨军才身旁放的黑色陶瓷缸子,嘴角更是一挑,杨书记砸杯子的事情,昨天可是传遍了整个县委大院呢。

    没有不透风的墙,这句话对谁来说都是很有借鉴意义的。从杨书记的杯子到同治皇帝是不是会留下那花柳病毒的议论,终于传入了杨军才书记的耳中。本来还为自己的杯子得意不已的杨军才,一怒之下,将那传说中可能值好几万的滕龙杯给砸了。

    不过,杨书记砸杯子,不但没有让这谣言消失,反而越传越烈了,甚至有一些家伙已经猜测杨书记是不是已经中了招,更有一些促狭鬼说要给杨书记找个好的医生,说什么也不能让杨书记饱受那种什么病痛的折磨,却又碍于面子讳疾忌医,连个治病的话也不敢说。

    “一定得查出那个胡乱造谣惹事生非的家伙!”

    想到孙贺州绘声绘色的将县委办流传的段子说给自己听的模样,王子君强压了一下笑意,一本正经道:“领导讲究轻车简从,这是对咱们地方政府的爱护,但是咱们也不能太当真了。最起码也得表示一下对领导的尊敬吧?我看不如这样,四大班子的一把手到县界去接,而其他成员就在县委大院门口迎接,这样既不失礼节,又执行了领导的命令,一举两得,您看如何?”

    对于迎来送往,王子君虽然有些厌烦,但是身在官场,尤其是以他一己之力尚且达不到移风易俗的地步,那就只能随大流了,不然,就显得太不合群了。在官场里,太另类,太标新立异,会被当前的局势所淘汰的。

    杨军才对于王子君的回答很失望,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最大对手的提议乃是时下最好的应对方式,轻轻的点了点头之后道:“就按王县长说的办吧。”

    两位一把手意见统一,那基本上就算是将这件事情给定了。对于这个决定,有高兴的,当然也有不高兴的,最为不高兴的当属陈路遥了。

    随着和杨书记的关系不断地加深,陈路遥逐渐开始接触杨军才在山省的人脉,尤其是在安易市,更是和主抓组织的两位大佬程万寿和市委组织部长葛长礼喝过好几回酒。一想到程书记无拘无束的称呼自己小陈,小陈,他的心里就有些按捺不住的欢喜。领导能在公开场合不叫你的官称,叫你小陈,这意味着什么?这不就是暗示,我陈路遥跟程书记是自己人么?

    这么一想,心里就多出几分感动,感叹了一番程书记真是平易近人哪。对于杨军才能战胜王子君成为芦北县真正的一把手,他从内心深处充满了绝对的信心。

    而现在,杨家在山省真正的大佬级人物齐正鸿的到来,更让他亢奋不已,他很想在最快的时间见到这位领导,和这位省领导打招呼,让他知道在芦北县还有自己这个人。而见到齐正鸿的最好时机,自然就是在路口迎接,逐一握手的时候,要知道,自己可是芦北县的三把手呢。

    可是现在,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就因为王子君不咸不淡的两句话就他娘的消失得无影踪了,这怎不让他对王子君的恨意又多了几分。不过恨归恨,此时大局已经是这样,他也只能打掉牙和血吞了。

    “陈书记,咱们该去准备了,咋,你也想去县界那边迎接,那种好差事,可是轮不到咱们兄弟啊!”就在陈路遥发呆的时候,肖子东突然来到他的面前,笑眯眯的朝着陈路遥说道。

    陈路遥听着这含枪带棒的讽刺,心里就是一阵冷笑,不过此时也不是翻脸的时候,他的心中就算是有一万个不满,现在也只能忍着。

    “肖县长说的是,咱们还是到门口去迎接吧。”陈路遥呵呵一笑,拿起笔记本就朝着门口走了出去。不过在经过肖子东身旁的时候,他的眼里却闪烁出了一丝冰冷之意。

    “小子,你经常撩拨我,难道真的以为自己就是金刚不坏之身么?”想到前两天的计划,陈路遥的脸上闪动了一丝寒光。

    四辆小车,加上一辆前面开道的警车,就是芦北县迎接齐正鸿的全部队伍了,在县界处停下车之后,虽然还有-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杨军才和那干部点了点头,然后跨步就朝着商务车走了过去。而那干部看杨军才上车,也没有和王子君说话的意思,紧跟着杨军才上了车。

    警车继续飞驰,而那商务车也缓缓的发动。王子君看着离去的几辆车,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他朝着曾一可和刘震田笑了笑道:“咱们也跟上。”

    “王县长,山省的领导摆个谱就是大啊!”蔡辰斌在王子君上车之后,很是不忿的说了一句。

    蔡辰斌的意思,王子君心中清楚,他笑了笑,没有说话,官大一级压死人,在这种情况下,还不是人家嘴大的怎么说都行么。

    警车飞驰,只是一会功夫,就来到了芦北县政府。早就在门口恭候的陈路遥等人,列队欢迎齐正鸿的到来,山省电视台,山省日报社,安易市电视台,安易日报等媒体,几乎在黄色面包车停下的瞬间,就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各种各样的设备,齐齐的对准了芦北县委大院前的广场。

    黄色的商务车缓缓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就从车上走了下来,在这男子下车的瞬间,各种照相机几乎拍成了一片。不过,这对于芦北县的众多干部来说并不是最为重要的,他们最为看重的,却是那站在那男子身旁的人。

    在这身材高大的男子左边,站的是安易市市长李逸风,站在他右边的就是芦北县县委书记杨军才。此时的杨军才,轻轻地拍着手,虽然表现的很是谦虚,但是在这一刻,他却好似一个最为耀眼的明星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