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平地起风三千尺
    王子君看着这人的表现,知道这不只是表演,心中一时间升起了一丝愧疚。自己作为一县之长,来芦北县这么长时间,却不知道自己的辖区之内竟然会有这等有失公允的事情,那就是一种失职。

    “政策有变,就算我再困难也只有认了,可是,后来有知情人告诉我,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是有县领导的亲戚将我孩子的指标给顶替了。”

    那告状人的话,顿时让站在四周的几个县领导都有点不寒而栗。王子君在这人说话之时,就细细的观察着四周各个班子成员脸色的变化。他发现肖子东和杜自强的神色平静,心中顿时放心不少,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陈路遥的脸上之时,却发现陈路遥的脸上竟然闪烁着一丝得意。

    得意,在这个时候得意。陈路遥他究竟得意什么?难道说这个事情,并不是眼前表现的这么简单?

    齐正鸿看着手中的告状信,沉吟了瞬间道:“赵老哥,只要你反映的事情都是真的,那我在这里就给你郑重地表个态,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彻查清楚,绝对不会让你这个为现代化建设做出贡献的功臣流血又流泪的。”

    齐正鸿说的言辞凿凿,正义凛然。此时,李逸风等人突然十分迫切的想要知道,齐正鸿手中那封信究竟写的是什么,更想要知道,这个被告的县领导究竟是谁呢。

    “谢谢齐省长,谢谢齐省长!”那赵姓的中年汉子,满脸激动地朝着齐正鸿说道。而跟在他身后的十几个人,更是乱哄哄的跑过来给齐正鸿道谢。

    “谁是肖子东?给我站出来!”齐正鸿扬了扬手中的信,沉声的喝道。

    事情就好似一道飞流,当肖子东带着一丝疑惑站出来之时,齐正鸿已经将那封告状信交到了李逸风的手中道:“李市长,这件事情,一个星期之后,我要知道结果。”

    在齐正鸿的招呼之下,一辆120的救护车从远处飞驰而来,将那碰的满脸是血的男子扶上车,朝着医院飞驰而去了。而齐正鸿则上了那辆他专用的商务车,没有丝毫停留的走了。

    “杨书记,这件事情,三天之内调查清楚,不论是关系到谁,都要给我一查到底,绝不姑息。”李逸风的话语,在路边不断地回荡,虽然一辆辆车都飞驰而去,但是肖子东的脸上,依旧带着一丝疑惑和惊慌失措。

    肖子东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点是可以断定的,那就是这个县领导应该是他本人!看着一张张冷漠的面孔,肖子东知道,这一次自己可能要大祸临头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什么时候让亲戚抢了这个姓赵的女儿的指标呢?一个个念头,在肖子东的心头不断地转动,可是肖子东一时间却有点想不起来。

    “肖县长,看不出你居然还是这等高手啊,连一个残疾人用自家的性命给孩子挣来的指标都敢给抢走了,哼,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陈路遥在上车之时的话语,就好似一柄标枪,狠狠地扎进了肖子东的心里。

    一辆辆车飞驰而去,肖子东就觉得自己好似被这个世界所抛弃,一种孤独无依的感觉,从内心里涌上来了。

    “子东,先上车。”轻轻地带着一丝关怀的声音,从肖子东的身后响起来,听着这声音,肖子东就看到了王子君带着一丝丝笑意的脸。

    在最为无助的时候,看到有人依旧关心自己,肖子东的心里涌过一阵温暖。

    上了车之后,肖子东一言不发,王子君看着静静地坐在那里发呆的肖子东,也没有开口,整个车内,充满了一丝压抑的气息。车轮滚动,一切都在向前,大概过了十多分钟,肖子东陡然道:“王县长,如果我说这一切我都不知情,您相信么?”

    “我相信。”王子君声音充满了斩钉截铁的意味。他深深地看了肖子东一眼,然后接着道:“凭你肖子东的位置,要给自己的亲戚安排一个工作,还不算是什么难事,哪里用得着和一个因工受伤的人争指标呢,更何况,你也不是这样的性格。”

    如果王子君只是说你不是那样的人,肖子东会有一种王子君在安慰他的感觉,但是有了前方的铺垫,却是让肖子东一阵感动。此时的他,好似已经意识到了哪里出了问题,重重的点了点头之后,这才伤感的说道:“王县长,我虽然不能再跟着您了,但是我还是想发自肺腑的跟您说一句,能够跟您在芦北县轰轰烈烈的干上一场,就是将这个副县长给丢了,也值了!”

    “子东,无端的说什么丧气话,事情还没有到最后,你这么下结论是不是有点为时过早了?”王子君陡然伸出一只手,在肖子东的手上握了一握。

    “不错,子东,王县长说得对,如果你不知情,最多也就是一个警告处分,不用太放在心上。”杜自强看着两只握在一起的手,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丝的感动。

    “谢谢王县长,不过,这件事情明显就是有人在弄我的事情,要不然齐省长调研的路线警戒森严,他们怎么会那么巧的闯进来呢?王县长,如果事情闹开了,我就成了黄泥弄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成了屎,说也说不清了。”肖子东沉吟了瞬间,嘴中带着一丝悲观的说道。

    杜自强同样沉默了,作为一个在县里工作了多年的老干部,他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现在的肖子东,估计这下真有点玄乎了。

    王子君轻轻地弹动着手指道:“子东,你知道现在事情出在哪里么?”

    “我二姐家的外甥女前年去的电业局。”肖子东的声音,带着一丝的低沉。虽然他不问,但是也清楚他这外甥女之所以能够去电业局,恐怕就是因为他这个当了县委办主任的舅舅。而指标的问题,自然就是那电业局长的讨好。

    王子君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情,是电业局的魏生津局长给你办的么?”

    “应该是。”肖子东沉吟了瞬间,这才接着道:“在我那外甥女上班的时候,魏局长倒是给我说了一句,我那时候也没有往深里面想,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办。”

    “王县长,这件事情如果要是按照正常的程序查,子东也就是一个警告处分。但是现在,人家出手的时间实在是太好了,有齐正鸿这个大神压着,再加上调查的是杨军才的人事情对子东来说恐怕就不是那么有利了。”在平静下来之后,杜自强就显现出了他一个县委副书记的水平。

    肖子东的脸色,此时也平静了下来。从口袋之中摸出了一根烟的他,重重的吸了一口,一股股烟雾,将他那本来就环绕着一丝愁色的脸映照的若隐若现。

    “王县长,杜书记,这种事情,你们还是不要参与的好,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大不了背个处分去坐冷板凳。”肖子东说话之间,就好似下定了决心一般。

    王子君摆了摆手,沉声的说道:“子东,这种事情不只是你自己的事情,这也是有人针对我来的。虽然说这种事情你有一定的责任,但是,为什么两年过去了都没有人提起,偏偏在齐正鸿到来之际给来个当街告状呢?”

    王子君的声音,越来越冷,他话语之中的意思,肖子东和杜自强都明白。两人刚才之所以不说出口,完全就是顾忌王子君的感受。

    “自从杨军才来了之后,我也算是很配合了,只要不是他没事找茬儿,能够和平相处咱们也尽量给他和平相处,莫不是他以为我王子君就是这么好欺负的么?”

    淡淡的声音,越加的冰冷,在这冰冷的声音之中,不论是杜自强、肖子东还是坐在前方的蔡辰斌,都能够从王子君的声音之中感到一丝丝的冷意。

    王县长生气了,杜自强看着脸色越加阴冷的王子君,心中陡然生出了这么个念头。和王子君相处的这些时间之中,王子君生气的并不多,但是每一次,都会掀起一阵阵惊涛骇浪。这一次,又会闹到什么地步。

    和杜自强的猜测相比,肖子东的心中却是一阵感激。事情弄到如此被动的局面,王子君不但没有怪自己,反而主动的把责任揽过去了,估计很快就会掀起一阵波涛,他深知官场之上每一道波浪,那都是一柄双刃剑,伤不到别人,就很有可能伤到自己。

    王子君前途无量,而每一次的波涛,都有可能让他的仕途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而现在他为了自己如此的出手,让肖子东的心中感到了一阵的温暖。

    “王县长,这种事情,我看,您还是别掺和进来,还是从长计议一下比较好。”肖子东强忍了一下心中的颤动,低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子东,人家既然已经出招了,咱们也不能不接招,你说是不是?有我在,你放心好了!”王子君轻轻地拍了拍肖子东的肩,脸上的笑容,再次变得犹如春天一般的温暖。

    拦车告状的事件,就好似一个好的开始配上了一个狗屎一般的结局,不但让安易市的领导们感到脸上无光,就是齐正鸿本人也是生气不已、郁郁寡欢,因此,这位省委常委,省政府常务副省长根本就没有吃本来已经答应的晚饭,就驱车离开了。

    省领导都已经走了,市长李逸风更没有逗留片刻的想法,在杨军才和王子君给他送行的时候,这位五十多岁的老市长将两人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并要求他们芦北县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给市委市政府一个明确的交代。

    李逸风这个人很是滑头,在李逸风驱车而去的时候,王子君的心中就对这位安易市的市长有了一个结论。把这件事情安排给芦北县,那不论有什么结果,主要责任都是芦北县的,而清楚杨军才和齐正鸿关系的他,更可以借着杨军才这条路,将自己给撇得干干净净。

    不论事情发展到什么地步,都没有我什么事情。这就是李逸风的心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管他娘的南北与东西,爱咋的咋的。而这种心理,也是官场之中不少人的写照。

    “王县长,好好的一次检查,居然被搅和得面目全非了,真是一颗老鼠屎弄坏了满满一锅汤,现在省、市两级领导都很是重视,我觉得我们应该重拳出击,让那些为非作歹的人受到应该的教训。”杨军才在李逸风等市领导的车离去之后,并没有上车,而是面色严肃的朝着王子君沉声的说道。

    王子君神色平静的看着杨军才,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杨军才此时也不给王子君发表什么意见的机会,他朝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陈路遥道:“陈书记,这件事情涉及的情况太过于恶劣,我代表县委责成你对这件事情即刻进行调查,无论涉及到谁,你都要给我一查到底,该拿人的拿人,该处罚的处罚,一定要让那些为非作歹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给群众一个明明确确的回答。”

    还不等陈路遥回答,杨军才接着说道:“不论是涉及到谁,陈书记你都不能手软,如果有人干涉这件案子,你让他找我,我和县委,就是你们最为坚实的后盾。”

    县委常委们,此时都汇集在两人的身旁,虽然杨军才没有明说,但是他们心中都很是明白,这里面那个谁究竟是指的哪一个人。一时间不少的目光,都已经看向了肖子东。

    肖子东的脸色,此时很不好看,不过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可以说是越描越黑,因此也懒得说话。

    陈路遥脸上没有半丝笑容的上前一步道:“谢谢杨书记的信任,现在县委将这个任务交给了我老陈,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做,不过杨书记,这件事情涉及到县级领导,我还要给您请尚方宝剑。”

    陈路遥听弦歌而知雅意,和杨军才配合的很是默契,杨军才暗暗朝着陈路遥点了点头,就沉声的说道:“有道是清者自清,肖县长,这件事情既然涉及到了你,那就麻烦你配合老陈调查调查吧,至于工作上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

    三言两语之间,就将肖子东的工作给免了,这可以说是杨军才在成为县委书记以来最大的胜利,虽然只是暂时的,但是这已经是在向全体县委常委宣示他书记的威严。

    一道道目光,在看向肖子东的同时,都看向了王子君,他们希望在王县长的眼中看到一些什么,但是可惜的是,王县长虽然没有笑容,但是神色依旧是那么从容。

    “我服从组织的调查。”在众人想想之中本应该生气的肖子东,并没有说什么,在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没有了下文。

    人慢慢的散去,县委大院的门口,再次恢复了平静,但是不少人都已经意识到,在县委大院之中,将会有另外一场惊涛骇浪将会掀起。

    “杨书记,您真是高啊,在这个时候将肖子东的事情事情掀起来,让那姓王的就是想要庇护他都找不出理由,这一次将肖子东拿下,我看还有什么人会跟着姓王的走下去。”县委招待所最大的包间之内,陈路遥端着酒杯满是笑容的朝着杨军才敬酒道。

    杨军才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不过这笑容却是发自真心的。这一次出手,他计划了不断地时间,能够将肖子东一举拿下,那就等于将王子君的臂膀被一下子斩断了一条。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心中想着这么一句话,杨军才的心中却又想到在齐正鸿上车之时给他说的话,心中的痛快顿时少了几分。 半./浮生~  更新快

    “军才你有点太鲁莽了,难得你就不知道过犹不及,杀人一千,自损八百,这种拼斗,并不好。”说话之时的齐正鸿虽然依旧是笑容满面,但是杨军才却知道齐正鸿很是不高兴。

    对于事情是不是他安排的,杨军才并没有解释,他清楚自己就算是解释的天花乱坠,也瞒不过齐正鸿的眼睛。于其抵赖让齐正鸿看不起,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来的痛快。

    果然,齐正鸿并没有在说什么,而且还表示会接着配合下去。不过在齐正鸿的神态之中,杨军才却能够感到,这位父亲亲手提拔上来的干将,对于自己这么干事不赞同的。

    我要给你证明看,我这样做事最好的选择,我要让你知道,离开你我杨军才依旧能够掌控一切。心中念头快速的翻动之间,杨军才的嘴角再次露出了一丝冷笑。

    “老陈,这件事情你务必要用心,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如果你再让肖子东给跑了的话,那才是笑话呢?”说话之间,杨军才拿起酒杯和陈路遥碰了一下,然后幽幽的道:“我希望三天以后,我们能够再次聚集在这里,和老陈你的庆功酒。”

    “一定。”陈路遥说话之间,端起酒杯,就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大笑之声,在包间之内顷刻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