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六章 东风吹 战鼓擂
    感受着齐正鸿那冷飕飕的压力,王子君的心反倒放松下来。双眸静静的看着齐正鸿道:“齐省长,您三弟连大字都识不了几个,从一个普通农民一跃升为一局之长,这事都可以服众,那肖县长因为亲戚被人安排了,还背了个处分,这怎么就不能服众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齐正鸿的神色,陡然就是一变,他的目光更是直勾勾的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而此时,王子君也抬头朝着齐正鸿看了过去,他的脸上,平静如水。

    关于齐正鸿三弟的事情,乃是前世之中王子君从一篇报道之中看到的。只不过,那个内容不是反面报道,而是给齐正鸿唱赞歌的,身为大领导的齐正鸿严以律己,率先垂范,将自己并不适合行政工作却被突击提拔为局长的弟弟革去公职了。

    虽然这个事情还没有发生,却提醒了王子君,他在准备肖子东事件的时候,就通过君诚公司的渠道,到齐正鸿的家乡调查了一番。齐正鸿的三弟成为局长的事情,也是王子君前些时候知道的。

    齐正鸿的神色不断地变幻,对于三弟是不是局长,他还真不知道,但是此时此地,王子君既然敢将这件事情说出来,那就说明,无风不起浪,这事八成是真的。

    一股不甘,瞬间冲出了心头,而随着这不甘冲出的,还有一股股的怒意。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齐正鸿的声音,已经开始阴冷。

    “这当然不是威胁您,实际上这件事情,您并不知情,就和那位肖县长一样,同样也不知情,这些事情,都是下面的人为了讨好你给您偷偷办的,我只是拿这事来打一个比方。”王子君淡淡的笑着,就好似一个偷吃了蜂蜜的小狐狸一般。

    这些年,在官场混得有些得意,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威胁到自己头上来了!

    面对着这张肆无忌惮的脸,齐正鸿的怒意升到了顶峰,手里的烟头儿快要烧到手了,他还舍不得扔掉,他恨不得让烈火一把把自己的办公室烧了,烧掉这个跟自己面对面坐着的王八蛋,无路可走的窘境之下,毁灭就是一种快感!

    但是,最初的愤怒之后,齐正鸿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他知道,尽管自己仍然可以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让这件事情继续下去,但是,有些事情,却是好说不好听,人们仍然可以对他是否以权谋私浮想联翩。齐正鸿当然深谙政治游戏规则,不是跟自身的利益息息相关,何必弄得两败俱伤呢?这么一想,心里就安稳了许多。

    “嗯,子君县长,你的汇报我知道了,这件事情虽小,却给我们这些领导干部再次敲了一次警钟,我希望你们回去之后,各级领导干部开展一个自查自纠活动,不仅要管好自己的手,自己的口,还要管好身边人,尽可能的避免此类事情的发生。”再次恢复了平静的齐正鸿,温和而有力的说道。

    王子君看着齐正鸿,坚决而恭敬的道:“齐省长,我们一定坚决落实您的指示,回去之后,立即开展自查自纠工作,务必将这种不好的苗头消灭在萌芽状态。”

    两个人的对话,都是义正言辞。但是随着这些套话说完,两个交锋的人,就无话可说了。

    无话可说,自然就该离去。随着王子君的轻轻离开,齐正鸿办公室的门缓缓的关上。

    芦北县的事情,对于安易市来说,也算是一件不小的事情了,这里面毕竟涉及到常务副省长的指示和一个副县级干部的前途。在芦北县的材料报上来之后,市委领导的意见就有些不一样。

    总的来说,是要求继续调查的人更多一点。李市长可以说是明确表态,要彻底的清查这件事情,而市委一把手郑书记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是态度却是倾向于李市长这一边的。

    因为秉着对待上级的事情要谨慎的态度,对于此事市委决定先召开书记办公会研究一下再说,虽然大部分人都通了气,但是对领导来说还是集体研究决定更好一些。

    程万寿是这件事情的具体操纵者,因此,在书记办公会召开之前,就快步走向了那象征着最高权力的小会议室。小会议室只有两间大小,但是里面的装修确实给人豪华典雅的感觉。

    “程书记,这件事情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相信下面的同志。”主抓宣传的廖副书记在会议室碰到程万寿的时候,笑眯眯的朝着程万寿说道。

    对于廖副书记,程万寿也是满脸的笑容。但是在他的心中确实已经将这位廖副书记当成了自己最大的敌人。两个人倒并没有什么仇怨,只是,两人都是副书记,这就是无法缓和的矛盾了。

    “廖书记啊,有些事情你没有经历过不清楚,这次芦北县明明就是官官相护,当时那电业局的职工告状的时候,我就在现场,齐省长很生气,这样的调查结果,在他那里根本就通不过的。”程万寿轻声细语,但是态度却很坚决。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件事情你既然如此坚持,那我弃权就是。”廖副书记虽然对这件问题有疑问,可不想让自己和程万寿的争执明确化,毕竟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就算心里再怎么一盘散沙,表面上的一团和气还是要维持的。

    程万寿笑呵呵的道:“那就谢谢你了廖书记。”

    表面上程万寿虽然很是欣喜,但是实际上,他却是非常希望这位廖副书记在书记办公会之上提出反对意见,这样的话,他就可以通过早就准备好的铺垫,结结实实的打击一下廖副书记的威信。

    虽然只是小小的打击,但是长此以往,就可以不动声色的把这个和郑书记走得很近的副书记的嚣张气焰给压制下去,只是,这个老狐狸也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和廖副书记一起走进小会议室的门,程万寿就发现整个会议室之中就他们俩,那位主抓经济的副书记和纪检副书记都还没有来,更不要说郑书记和李市长了。

    “程书记,电话。”就在程万寿将笔记本放下的时候,他的秘书快步走进来道。

    程万寿看了秘书一眼,心里虽然有些不悦,但还是站了起来,他知道这个时候秘书打来电话,那绝对就是重要人物打来的,要不然,这个还算长眼的秘书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匆匆的赶过来。

    走出小会议室的门,秘书就将一台大哥大手机交到了他的手中,嘴中更是低声的说道:“是齐省长。”

    齐省长也有坐不住的时候?不会吧。心中念头快速的闪动,程万寿的手可是没有闲着,在接过电话的瞬间,就毕恭毕敬的说道:“老领导,我是万寿啊,这件事情您尽管放心好了,李市长和郑书记那里,我已经事先沟通过了,已经决定让市委督查室下去重新调查此事。您放心,执行您的指示,绝对是一丝不苟,不敢有半点的马虎。”

    电话那头,齐正鸿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不过这声音并不长,只是四个字:“到此为止吧。”

    随后就是一句万寿你辛苦啦,不等程万寿有所表示,那边就挂了电话,这次电话可以说很短,短得只有两句话,只是,这突然间的变卦,让程万寿一时间头大如斗。

    “这是怎么回事呢?”嘴中轻声的嘟囔着,程万寿发现自己此时已经处在了两难的境界。一边是杨军才和做好的工作,一边却是齐正鸿的表态。这两个矛盾的事物,实在是让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齐省长不是支持这件事情么?现在这是怎么了?按照程万寿对于齐正鸿的了解,这位领导那可是意志坚定的人,一旦认准了某件事情,那是很少改变的,可是现在,他怎么瞬间就将昨天才做出的决断就给推翻了呢?

    难道是哪位大神半路杀出来了?心中念头快速的闪动之间,程万寿觉得脑袋都有点痛了,不过想不明白,程万寿就不在这个地方费心思了,他现在最应该处理的,却是齐省长的指示。

    虽然他很想和杨军才建立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是在齐正鸿和正在成长的杨军才之间,程万寿还是理智的选择了齐正鸿,毕竟现在杨军才还是小辈,而齐正鸿才是他真正的上级,更何况,落实齐正鸿的意见,杨军才那边也有推脱的理由不是嘛。

    “军才啊,叔叔这次对不起你了。”心中暗自念叨了一句,程万寿就快步的朝着会议室走了过去。

    在走进会议室,程万寿发现郑东方和李逸风这对一把手都已经坐在椅子上等着呢,当下赶忙告了个罪,很是小心的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了。

    郑东方笑着对程万寿点了点头,然后朝着李逸风道:“李市长,芦北县的事情影响很不好,他们报上来的调查报告我看了,因为还要往上报,所以今天咱们议一议。”

    郑东方就像他在电话里说的那样,他绝对不会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去跟一个省委常委掰腕子。眼下的局势对于郑东方来说,极为重要,现在的他是副部级不假,但是还没有进入山省的省委常委序列,最好的态度,就是中正平和,在成为常委之前,尽最大的可能保持低调。

    而这番话,郑东方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那就是如果你们大多数人都觉得应该查,那咱们就查下去。

    如果是在没有接齐正鸿的电话之前,程万寿对于郑东方的发言肯定会欢喜不已。可是此时,他却觉得肉疼。他多么希望郑东方能持反对态度啊。郑东方要是反对了,他就不用费什么劲了。毕竟郑东方这个书记,那可是能够一言九鼎的。

    郑东方开了口,李逸风也就准备接话,李逸风可是和程万寿商量好的,看着喝了一口水准备放下杯子的市长,程万寿真的急了!

    这个动作,那可是李市长的习惯性动作,他预示着市长就要发话了,如果两个一把手将调子定下来,再想扳回去收场可就麻烦了!

    这么小的一件事情如果自己都办不妥,齐省长那里会怎么看自己呢?身处官场,不怕下面的人对你有意见,就怕领导对你看不顺眼了。心思飞速转动的程万寿,知道机会就在眼前,如果自己现在抓不住的话,很有可能给自己造成大的被动。

    “郑书记,我先说两句。”不等李逸风的话说出口,程万寿就抢先一步道。这让已经润好了嗓子的李逸风,猛地咳嗽了一下。不过咳嗽归咳嗽,他却不能剥夺了程万寿发言的权力,不过李逸风的目光却朝着程万寿狠狠的瞪了一眼。

    对于李逸风的目光传递来的意思,程万寿自然明白,李逸风是在说咱们不是说好了么,我说话跟你说有什么区别?什么区别,区别大了,要是你老大这句话一说出口,我这事情可就办砸了!

    心中暗自给李逸风道了个歉之后,程万寿就一清嗓子道:“郑书记,李市长,我觉得这件事情,我们应该相信芦北县的同志,不能因为一件小事伤了芦北县同志们的感情,芦北县近来才划归我们安易市,如果我们在这件小事上不依不饶,不肯罢休,对于稳定当前这个团结的大好局面是很不利的。”

    程万寿的话语,顿时让小会议室之中的几位领导摸不着头脑,这两天上蹿下跳要到芦北县重新调查的就是程万寿,他现在怎么又反对开自己的意见。

    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之上的人,当然不会有人以为程万寿的脑袋被驴给踢了,如果不是被驴给踢懵了的话,那就更说明有人在后面做指示了,要不然,这程万寿怎么可能在常委会上公然的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呢?

    齐正鸿,几乎瞬间,在场的领导心中就出现了这个名字,能够如此大的程度影响程万寿的,那就一定是齐正鸿。

    郑东方在脑子里出现齐正鸿那严肃的脸之时,心中又出现了一张年轻而坚定地脸,这个精明强干、颇有城府又为人仗义的年轻人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让齐正鸿亲自罢手的呢?

    一个个念头,在郑东方的心中不断的翻腾,随着王子君那张脸越加的清晰,他突然觉得自己对王子君的不支持态度有点错了。而现在和这个年轻人修补一下关系,也是很有必要的。心中念头闪动之间,郑东方就点头道:“嗯,程书记考虑的也不错,芦北县同志的感情,我们还是要照顾一下的,只是齐省长那里?”

    程万寿明白郑东方的意思,心中暗骂了一句老狐狸,嘴上却笑着道:“以我和齐省长共事的经验来看,齐省长是一个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领导,他常说,同志们犯了错误并不可怕,只要不是原则性的,知错就改就是好同志。芦北县的这位肖县长,也就是律下不严,让他们内部批评一下,齐省长肯定会赞同的。”

    得罪人的事情,副书记们谁也不愿意做,但是这些随声附和的副书记们心中都出现了一个让他们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能够反手之间将这种通了省的事情化解为无形,那位芦北县的县长,可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啊。

    “程书记,你这唱的算是哪一出啊!”李逸风在走出小会议室的时候,低声跟程万寿耳语了一句,这让程万寿的心中越发的觉得憋屈。他知道,这件事情以后还不知道怎么传呢,不过无论怎么传,他都不会太好。

    不好就不好吧,反正老子也不在乎。自己安慰了自己一番,程万寿就迈步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就在程万寿等人开书记办公会的时候,在葛长礼的办公室,有两个客人正和葛长礼聊得很是热火。这两位客人,就是从芦北县专程赶来的杨军才和刘传法。

    要说专门等消息,那有点太偏颇了,毕竟已经和程万寿几次在电话之中沟通的杨军才对于派调查组的事情,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他这次亲自赶来,是想通过程万寿和调查组的人见上一面,好好地说说这件事情。

    “军才啊,你虽然来芦北县的时间不长,但是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基本上也算打开了工作局面。以你这样的年纪单枪匹马的到芦北县,就开创了这么一个大好局面,不容易啊!”葛长礼一边喝着茶,一边笑吟吟的朝着杨军才夸赞道。

    葛长礼说的话,大多都是面子话,杨军才在芦北县的情况,他心里是知道的,要说打开局面,这也能勉强算是属实,但是在葛长礼这位组织部长的记忆中,哪有县委书记仅仅打开局面就算进入工作角色的?

    杨军才对于葛长礼的赞赏,也只能谦虚一下,不过他心里却也暗下决心,一定要通过这件事情的第二次调查在芦北县确立自己说一不二的地位,消除王子君对自己的影响。

    “葛部长,您看,这次市里会派谁挂帅去调查这件事情呢?”在扯了几句闲话之后,杨军才笑着向葛长礼请教。

    如果是其他人问,葛长礼一定会借故推脱,对于组工干部来说,哪怕是区区小事,也会严守秘密,打个哈哈就算过去了,这是工作性质决定的。但是对于杨军才出口相问,葛长礼却不会一口回绝了。尽管他不参加常委会,但是作为组织部长,全市的干部几乎都在他的布袋里装着呢,派谁去他基本上就能猜个**不离十。

    “应该是督查室的小任吧。”葛长礼沉吟了瞬间道,不过他嘴中的那位小任同志,年龄已经不小了,四十多岁的督查室主任,也是正县级的干部。

    杨军才并不知道这个人,但是刘传法却打过交道,他知道这小任和葛部长关系不一般,当下就笑着插言道:“葛部长,谁不知道任主任是你一把提拔起来的老下级啊,今天我们来您这里,那可是来对庙了!”

    虽然每天都是讨好的马屁声声声如耳,但是看着杨军才有些迫切的眼神,一副受教的模样,葛长礼心中仍然有些舒爽。不过此时,他又想到芦北县,心说芦北县究竟藏着一位什么大神,居然让杨军才这么骄傲的孩子都变成这般低三下四的模样?

    “中午我把小任叫来,让他陪着军才好好喝几杯,这家伙别的就不说了,酒量还行。”

    葛长礼的话,让几个人谈话的气氛变得更加和谐了。就在葛部长热情的给客人绪水商量今天约上程万寿到哪里吃饭的时候,葛长礼的秘书轻声的走了进来。

    “葛部长,杨书记,书记办公会开完了。”秘书小心的朝着正在喝茶的三人说道。

    虽然已经预料到了结果,杨军才心里仍然有些兴奋。毕竟,这次书记办公会的集体通过,预示着他杨军才针对王子君的反攻正式开始了!

    “是任主任带队去吗?”杨军才虽然知道自己这般问有愉悦的嫌疑,但是此时,亢奋之下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在他看来,自己就算是在过分一点,葛长礼此时也不会说什么。

    葛长礼宽容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投向了秘书,秘书机灵的很,知道这杨书记是自家部长也不愿意得罪的人,当下赶忙道:“不是。”

    “不是任主任,那会是谁呢?”杨军才此时,就有一些急切。

    “书记办公会上通过的意见是按照芦北县报上来的调查材料上报给齐省长。”秘书看着杨军才的脸上,心中顿时就是一突,说话的声音越发的快了起来。

    通过了?不论是杨军才还是葛长礼的脸色都是一变!已经将所有的工作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的杨军才,更好似被晴天霹雳狠狠的轰击了一下一般。

    怎么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呢?程万寿明明给自己拍着胸脯说得斩钉截铁的,而且,自己也准备以这件事情反攻的手段,怎么临到最后又出幺蛾子了呢?难道那个人的影响力,真的就那么大么?

    要说具体的情况,秘书也不知道,在葛长礼的挥手之下,秘书悄悄地退了出去。

    “哼,书记办公会通过又怎么样?我这就去找齐叔叔,只要齐叔叔不愿意,这件事情他们还要重新调查。”猛地从沙发之上站起来的杨军才,气愤的朝着葛长礼说道。

    葛长礼的神色,此时却是越加的凝重,对于杨军才的冲动,他当然不同意,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已经是该收场的时候了,如果再不收场,可以说对谁都不好。

    可是,当他看到杨军才两眼充血的摸样,心中还是长叹了一口气,将到了嘴边的话语,又给咽了回去。在他看来,这些头顶着光环下来镀金之人,还是少给他们说教的好,不然一个不好,恐怕吃亏的还是自己。

    就在两人各打心思的时候,程万寿推门走了进来,他朝着杨军才看来一眼之后,轻声的说道:“军才,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这是齐省长的意思。”

    本来有一肚子话想要质问程万寿的杨军才,在听到齐省长三个字之后,就将一切咽了下去。他心中清楚,在山省只要是齐正鸿决定的事情,就算他杨军才说破了嘴去,也没有什么用处。

    可是他真的不甘心啊!

    搅动了无数风云,牵动了不少省市大佬之心的芦北县电业局事件,无声无息的落下了帷幕。齐省长同意了芦北县的调查,并认可了芦北县的处理。

    环境清幽的省军区疗养院,张老爷子放下电话之后,枯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嘴中更是赞叹道:“这小子,好本事啊!”

    而就在他身边正在收拾房间的张露佳,也把紧揪着的一颗心放下了。美丽的樱桃小嘴,更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这笑容在射入房间的阳光映照之下,是那样的灿烂如花。

    新的一天,宗晓蓓觉得自己这一天是最兴奋的,看着好友从文印室里拿出来的处理结果,她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完完全全的放下了。

    虽然她的舅舅还是警告处分,虽然她的名字也出现在处理的结果上,而且处理的结果还是免去公职,但是她依旧兴奋不已。压抑在心里的愧疚,在这一刻,总算消散了。

    “晓蓓,可喜可贺啊,虽然肖县长背了一个警告,但是漫天的乌云,总算是都过去了。”县委文印室的文员小茹看着自己开心的姐妹,也同样很是开心的说道。

    “没事了,终于没事了。”面对自己最好的姐妹,宗晓蓓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心中的喜悦,她一把将小茹抱住,在文印室之中欢快的蹦了起来。

    两个充满活力的靓丽少女,就在这枯燥的文印室跳了起来。在这跳动之中,给文印室增加了无穷的生机和活力。虽然已经是深秋的季节了,但是爱美的女孩们穿的依旧是不多。幸亏现在没有人,要不然就会被眼前的春光所缭乱。

    痛痛快快的将心里的郁闷发泄了一通的两人,一个个都脸红扑扑的坐在了椅子上,两张同样是充满了活力的脸,此时就好似两个红彤彤的小苹果,让人忍不住就有咬一口的冲动。

    “你这个小妮子,可是越来越有货了,膈得人家都有点难受了。”重新恢复了开朗的宗晓蓓在自己闺蜜的胸前狠狠的摸了一把,然后放肆的调戏道。

    被一个女孩子调戏了,这让小茹哭笑不得,不过她也不甘示弱,两个人又嘻嘻哈哈的闹到了一起。

    等到一切风平浪静,两个人也都平静了下来,小茹拿着那张印着宗晓蓓名字的处理结果道:“晓蓓,从今天起,你就沦落到和我一样的闲杂人员了,没有编制的日子,可真难混哪!”

    宗晓蓓明白小茹在安慰她,嘿嘿一笑没有答话。那小茹以为她也为此事发愁,就开导她道:“咱们县里的文印室就我一个人,忙都忙不过来,要不,你给肖县长说说,把你也弄过来,咱们两人联手,这县委文印室还不是任由我们纵横么?”

    “纵横你个大头鬼,看你脑袋里都想什么呢。”宗晓蓓看着自己的闺蜜,犹豫了一下道:“小茹,我可能要跟你告别了,舅舅说王县长已经给我在粤东找了一个工作,让我在那里去。”

    “粤东?那么远!”小茹的心里一颤,在她的感觉之中,去粤东一向都是在打工。

    “是呀,听说是到一个叫做君诚集团的地方做文员,也不知道怎么样呢。”少女的心思,总是如云一般的多变,刚才还欢喜不已的宗晓蓓,此时又为自己的前途担忧了起来。

    “君诚集团?你说的不是这个君诚集团吧?”小茹好似被踩着尾巴的猫一般,一下子从文印室那堆积如山的材料之中翻出了十几本杂志,而在这些杂志的最上面一本,则印着一个穿着淡紫色才长裙,显得雍容华贵的年轻女子。

    小茹翻动这一本,就见上面写着一篇关于君诚集团的材料。宗晓蓓看着君诚集团几个字,沉吟了一下道:“就是这几个字,应该不会错吧。”

    “宗晓蓓啊宗晓蓓,你交了好运了知道不知道!君诚集团现在可是咱们全国有名的大企业,不说他们的量贩已经完全占据了江省,还在向其他几个省辐射,就说他们在粤东新兴起的电子加工行业,就已经占据了国内电子加工两成的市场呢。听说他们那里员工的待遇呀,那是好的没法说!哎呀,我都羡慕死你了!”小茹此时满眼都是小星星,一副羡慕的要死的摸样。

    看着闺蜜那不是装出来的摸样,宗晓蓓此时心中也没有了底,她沉吟了一下,有点担忧的道:“我去的可能、应该不是你说的那个君诚吧?”

    “怎么,怀疑了,别担心,我觉得你去的就是那个君诚集团,名气这么大的企业,又有谁敢和他们同名呢?”看到宗晓蓓但有的样子,显然对君诚集团了解不少的小茹笑嘻嘻的开解到。

    两个女孩叽叽喳喳又聊了两句君诚集团之后,小茹就一脸羡慕的道:“晓蓓,要说王县长对肖县长,那可没的说,不但这么大的事情都给解决了,连你这个家伙都好运的给介绍到了君诚集团,你说说,俺除了胸部没你大之外,哪一点比你差,为什么在王县长面前晃了那么几次,他就没有看到我这颗玉石呢?”

    “你这个死丫头,又在这里发花痴,你要是真喜欢那个王县长,不如我让舅舅给你介绍介绍,等你当了县长夫人,也好拉我一把。”宗晓蓓对于这个发花痴的同伴,丝毫不留情面的讽刺道。

    “你又气我,人家王县长怎么看得上我这颗小花。对了,不和你闲聊了,县委办的那些大爷正等着这份文件发下去呢,我现在就得给他们送去,真是命苦啊!”小茹拿起已经印好的材料,笑嘻嘻的朝着文印室之外走去。

    宗晓蓓也跟着站起来道:“你先忙着,我去见见我舅舅。”说话之间,两人就一起走出了文印室。

    在和小茹在路口分了手之后,宗晓蓓就快步的朝着自己舅舅的办公室走去。此时的她,就觉得天是蓝的,树是绿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就在她蹦蹦跳跳的快步前进的时候,就见一个年轻的身影走了过来。

    是那个家伙,宗晓蓓看到这年轻的身影,顿时就挺了下来,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在去王县长办公室之时这个家伙那双眼睛。不过心底善良的少女,随即想到了自己在最为无助的时候,就是这个人给了自己一个希望,于是就瞬间打定主意,要感谢一下这个人。

    不过这家伙走路可真是悠闲啊,心中感慨一下的宗晓蓓,快步的来到王子君的身旁道:“还记的我么,那一天真是谢谢你喽。”

    正在低头想事情的王子君,被这突然的招呼惊了一下,不过随即他就认出了宗晓蓓。看着少女充满了青春活力的身躯,他轻轻地点了点头道:“没有什么,我也只是传个话而已。”

    说完话,王子君陡然觉得自己说话有点生硬,于是又道:“这一次对你的处理是正常的,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你还年轻,路还很长,走出去之后,才会发现自己的以前的视角真的很狭隘。”已经不觉将自己放在了长辈位置之上的王子君,轻声的朝着宗晓蓓开解道。

    虽然对王子君有了一点小小的不自然,但是此时听着这个人开解的话语,宗晓蓓却觉得自己的心越加的轻松,好似这个人每一句话,都已经说进了自己的心中一般。而一股亲近的感觉,更是从他的心中不觉得升起。

    “谢谢你的关心,我真的没什么事。”宗晓蓓等王子君将话说完,就笑嘻嘻的说道。

    看来这个女孩子比自己想的要坚强,王子君心中在欣慰的同时,也觉得自己刚才有点罗嗦,当下轻轻一笑道:“那就好,你这是找肖县长吧,他就在上面,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看着王子君迈步下楼的身影,宗晓蓓的心中不觉就有了一些失落,好似在内心深处,很想和这个人多说几句话一般。

    而那矫健的身影,在离她的眼睛越来越远,看着这身影,宗晓蓓的心中陡然有一种想哭的伤感,这伤感来的很是匆匆,但是却让宗晓蓓木然升起了这种诡异的感觉。

    “晓蓓,你怎么来了。”醇厚的声音之中,满是笑容的肖子东,快步的从楼上走了下来,此时无事一身轻的他,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活力和生机。

    “没事,就是来看看舅舅您。”宗晓蓓吸了吸鼻子,小声的说道。

    肖子东也没有发现自己外甥女的异样,他呵呵一笑道:“舅舅我还要和王县长出去一趟,这样吧,你今天晚上到家里吃饭,我让你舅妈给你做点好吃的。”说话之间,肖子东就快步朝着王子君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看着风风火火的舅舅有点小跑的走到那身影的旁边,虽然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但是以他们走路的位置,在单位里面也算是呆了一些时间的宗晓蓓也能够判断得出来主次。

    舅舅竟然是在从属的位置,而且还是那个他的从属。心中惊讶的宗晓蓓,一时间脑袋有点发懵。

    “这不是晓蓓么,怎么来看肖县长么?”一个一脸笑容的中年妇女正好从楼梯上走过,发现宗晓蓓就笑嘻嘻的说道。

    这个女人宗晓蓓在舅舅家见过,好似是舅妈的朋友,但是叫什么名字宗晓蓓想不起来了。虽然心中有事,但是宗晓蓓还是乖巧的叫了声姨,然后道:“刚碰到舅舅,他就有有事出去了。”

    那中年妇女朝着宗晓蓓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就笑嘻嘻的道:“肖县长就是忙,这也是王县长看重他,什么事情都离不开他。”

    “王县长,那个是王县长啊?”宗晓蓓疑惑的抬头问道。

    “还有那个是王县长,和肖县长走在一起的。”中年妇女朝着王子君的身影一指,轻声的说道。

    他竟然就是王县长,随着这个念头在心中升起,宗晓蓓的心不知道什么滋味。原来那个安慰自己,又给自己安排了工作的人,就是王县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宗晓蓓心中却又希望,希望他不是那个让她高高仰视的王县长,希望他依旧是那个胆大的坐在县长的位置之上有点懒散的小科员,希望他是那个面对自己有点失态的小青年……可是这一切的希望,注定都只是希望。宗晓蓓知道,这个人现在离自己其实比那渐渐远去的身影,更加的遥远。

    “前面的路还很长……”不知道怎么,他刚刚说的这句话又出现在了少女的心头,再次抬起头的宗晓蓓,紧紧的攥了攥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