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零章 生命在于运动 干部在于调整
    陈路遥的神色越发的凝重,从常委会上下来,他就觉得自己接手的这个活计,就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可是,如果不接的话,那后果就更让他不堪设想。

    现在,进退都是两难啊!

    “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这芦北县又不都是咱们的人,谁还能没几个人呢?查到最后,说不定会踩住谁的尾巴呢,总是会有人心疼的。权当隔着墙头撂砖头,砸着谁谁倒霉吧。”陈路遥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对策来,只好拖下去了。

    杨军才见陈路遥情绪有点消极,心中越发的不喜。对于他来说,这次作风整顿倒也不算什么坏事,从内心里来说,他是愿意把这篇文章往实里做,而且要做就做好的。

    生命在于运动,干部在于调整,干脆借这次整风活动,把干部动一下。不仅要动,动得还要密、要狠、要准,还要快!在适当的时候,自己还可以加把火,火烧旺运嘛。在权力世界里,总会有人是主管切蛋糕的,谁不希望那掌刀之人,就是自己呢?

    毕竟他来芦北县的时间比王子君还晚,自己的人更是少得可怜,就算是想要整顿,那也轮不到他的身上,甚至如果他这个一把手愿意,还可以通过这次作风整顿,给自己捞上些好处呢。只不过陈路遥是他的重要盟友,他才会如此的着急。

    现在陈路遥说的如此让他失望,他自然也没有什么心思。看着陈路遥淡淡的模样,他心中又升起一些念头。尽管他知道这些想法现在实施不太好,但是从政治家族之中走出来的他却清楚,最好用的还是自己的人。

    陈路遥虽然和他走得很近,但是在某些方面,陈路遥依旧不是他的附庸,要用起来,远远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得心应手。

    三个人不欢而散,各自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不过在回到办公室之后,陈路遥办公室的电话就和孙国良的办公室的电话连接了起来。

    “陈书记,眼下这种情况,咱们该怎么办?”孙国良在陈路遥接过电话的瞬间,就迫切的向陈路遥问道。

    陈路遥摁着自己有点发跳的头,沉吟了一下道:“咱们这一派在芦北县的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虽然犯原则性错误的不多,但是犯些小错误却也是在所难免的。若是真的较起真儿来,那拿下去几个还是轻的。”

    孙国良点了点头,作为组织部长,他自然清楚陈路遥此时并不是危言耸听,在他们两人的直属人马之中,还真是这么回事。

    “那要不,咱们就拖一拖?”既然一时间没有好的办法,拖一拖就是最好的手段,孙国良脑筋转动之间,就想出了这个以往用过的老手段。

    电话那头沉吟了片刻之后,就听陈路遥有点有气无力的道:“要是别人还好说,现在王子君推动这件事情,咱们拖的话,只能更被动。”

    “那该怎么办?”实在是束手无策的孙国良,声音不觉就变得急促了起来。和陈路遥相比,孙国良年轻十岁,而正是这十岁的年轻,让他和陈书记的沉稳相差了一个大大的台阶。

    “走一走,看一看,有时候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有了,王子君此时,也不见得就是为了光整咱们。”陈路遥的声音虽然依旧沉稳,但是孙国良却是听着感到有点和以往不一样,但是让他说哪里不一样,一时间,他还真说不出来。

    在王子君的推动之下,全县工作作风整顿大会高调召开,全县各乡镇、县直各局委的一把手都参加了这次大会。而更增加这次大会分量的是芦北县在家的县委常委全体亮相,更是给这场大会的重要性增加了大大的分量。

    在会议上,先是有陈路遥做了动员报告,紧接着县长王子君和县委书记杨军才分别就这次活动提出了要求,要求全县狠抓作风整顿,坚决和不良作风作斗争,对于存在不良风气的单位和个人一经发现,严厉查处,绝不姑息。

    街上的阅报栏、电视台,一时间全部都是作风整顿的内容,整个县的视线,一下子就集中在了这个作风整顿之上。

    在作风整顿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王子君除了在开始的动员会上提了些要求之外,就没有怎么积极参与这件事情,仿佛这项工作根本就不是他提议的一般。

    作为一县之长,王子君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只要他在办公室,来找他的人就络绎不绝,难得有清静的时候。此时,在王子君办公室里的沙发上,韩明启正拿着一份资料,轻声的向王子君汇报宣传情况。

    “王县长,我们县委宣传部准备在第一段的基础之上,进一步加大宣传力度,不但在各乡镇政府所在地进行关于作风整顿的宣传,更要深入到各村组之间,将县里的作风整顿宣传下去……”

    自从肖子东的事件发生之后,韩明启到王子君这里汇报工作的次数就越来越多,特别是这次作风整顿工作掀起之后,他几乎每天都要到王子君这办公室里报报道,好像一天不见王子君就不舒服似的。

    对于韩明启,王子君一直都很客气,只要一来就是好茶好言相待,让韩明启有一种被尊重的感觉。不小看任何一个人,这是王子君一直谨记在心的。尽管韩明启在几大常委之中几乎是最弱的,就连排位在他之后的刘传法都比他说话影响力大,但是王子君对韩明启依然保持着应有的尊重。

    “明启部长,你这个计划非常好,从我本人来说很是支持。如果需要财物方面的东西,你尽管开口,尽管咱们仍然是吃饭财政,但是,只要是工作需要,我肯定不会吝啬的,尽最大努力支持你的工作。”王子君轻轻地端着茶,笑着向韩明启说道。

    听到王子君对自己工作计划的支持,韩明启心里一阵激动,强自将心头的狂喜压了压,这才道:“谢谢王县长的支持,我回去之后马上安排实施,将计划都落在实处。”

    “嗯,我相信韩部长的能力。”王子君帮助韩明启续了杯茶水,接着道:“韩部长,这次咱们芦北县之所以搞这次作风整顿,一是咱们有些干部的工作作风确实需要整一整;这二来么,也是为了在市委市政府面前,甚至是整个山省之中重新树立咱们芦北县的形象。”

    “前人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但是现在,时代不同了,时代前进我前进,思想观念再不革新那就落后了。现在咱们芦北县就是这个情况,咱们刚刚并入了山省,不论是省领导还是市领导,对于咱们芦北县的了解都还在表面上,这就要求我们宣传部门加大对咱们自身的宣传力度,只有将咱们自己宣传出去了,咱们芦北县的发展,才会有一个更加光明的前景。”

    同样是县委的大部,但是宣传部和组织部相比,差得就太多了,甚至有些人都觉得宣传部干的事情那都是可有可无的,但是,王子君不这么看。他把韩明启的宣传部捧得重要的位置上去了,这怎能不让韩明启有种被重视的感觉呢?不论是普通百姓还是政府官员,他们都有被重视的愿望。

    “王县长,您放心,我们宣传部门绝对不会辜负县里的期望,我相信通过我们的宣传,一定会让我们芦北县的知名度在市里,在山省更上一个新的台阶。”

    王子君看着雄心勃勃的韩明启,轻轻地点了点头道:“我这里有几张山省各家媒体记者的联系方式,你多和他们接触接触,至于费用的问题,还是那句话,尽我最大的努力支持你,你放心大胆的去协调吧,记住了,人际关系也是生产力。”

    韩明启接过来,干劲十足地走出了王子君的办公室,有王县长的支持,他觉得自己宣传部门的春天,可能不远了。

    陈路遥这些天很忙,作为本次作风整顿活动领导小组的组长,陈路遥一边要下大力气,做出一副整顿作风的模样,一方面还要想方设法,将自己下面的那些人撇干净,而且,还要弄得手法高妙一点,不能让人看出来。

    好在陈书记足智多谋,在官场混迹多年,手段也是多了去了,尽管费了不少心力,但是总算把那些明显的漏洞都填平了。在大张旗鼓的处理了一些实在不堪的小鱼小虾之后,陈书记就觉得自己再轰轰烈烈的搞一下,就可以先收工一段时间了。

    一切按照自己的计划实施,而且还挺顺利的,这让陈路遥多少有些得意,他心里在暗笑、嘲笑、狂笑。但是高兴之余,陈路遥又觉得好像有种担心一直在他心里悬着,这让他七上八下的,那就是王子君这方面的反应。这次整顿作风活动明明是王子君提出来的,为什么他如此反常的一声不吭,任由自己随便折腾呢?真是奇了怪了!

    为了应对王子君随时可能会来的突然发难,陈路遥未雨绸缪,还在自己的下属里挑选了几个重量级的,随时准备着在王子君发难之时丢出来应对一下。可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担心的情况一直没有出现。

    “咚咚咚……”轻轻地敲门声过后,秘书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将一摞刚刚送来的报纸放在了陈路遥的办公桌上。

    芦北县的报纸,都是从市里统一运送过来的,虽然县邮政局对于县委县政府的事情丝毫不敢怠慢,但是县领导们看到当天的报纸,也要等到十点之后了。

    作为一名县委副书记,陈路遥对于报纸自然很是关注。在秘书泡了杯茶离开之后,陈路遥就顺手拿起一份《人民日报》翻了起来。陈路遥有个习惯,每次看到人民日报上的评论员文章,他都看得十分仔细,有时候还把那些关键的字眼记在一个剪报上。

    用陈路遥教育下属的话来说,理论上不成熟,政治上怎么能成熟呢?而一个政治上不成熟的人,又怎么能独挡一面呢?因此,有好长一段时间里,在县委大院里工作的年轻人,大张旗鼓的掀起了一股读书剪报热。姑且不论陈路遥这论断的对与错,单单这个读书看报然后将好文章积攒下来的习惯,倒是颇值得称道的。

    先国家后省市,按照这个次序,陈路遥接着开始翻山省日报,第一版和往常一般,报道了本省今日发生了何等的大事,在看到报纸上常务副省长陪同中央领导检查的新闻之后,陈路遥的心就越加舒爽了几分。 http://

    齐正鸿前途无量,那不就代表着他陈路遥没有选错人么?心中欢喜的陈路遥,在将第一版仔仔细细的看完之后,就翻到了第二版上。

    看第二版,陈路遥一般都是走马观花,大致浏览一下了。只是,这第一眼撒上去的瞬间,陈路遥就愣住了,因为有几个熟悉的字赫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芦北县,不会是重名吧?

    心里有点疑惑的陈路遥,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没错儿,就是芦北县!而且完全可以断定,根本就不是重名,因为在芦北县的前面还冠有安易市的大名。

    虽然不知道山省是不是还有一个重名的芦北县,但是陈路遥却是清楚的知道,在安易市,这芦北县却是独一无二的。

    《芦北县狠抓干部作风转变,以优质的干部作风服务经济发展》,看着这篇署名为芦兴的理论文章,陈路遥的脑子都有点懵了。对于工作作风整顿,陈路遥很是谨慎,可是现在,这文章却十分高调的把这项活动捅到省报去了,这不是隔着门缝儿吹喇叭,早已名声在外了么?再想要低调估计都难了!

    “他奶奶的,韩明启这个家伙!”对于芦兴姓甚名谁,陈路清楚的很,韩明启在上任宣传部长之后,就给自己起了一个笔名叫做芦兴,寓意芦北兴盛的意思。而因为这个笔名,陈路遥和孙国良没少编排他韩明启呢。

    可是现在,这家伙却在他小心翼翼的操作这件事情的时候,冷不丁的给他吹了一股阴风!而且,都他娘的吹到省报去了,这让毫无防备的陈路遥心惊不已,越发的觉得这整顿作风的活动,自己已经无法掌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