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九章 走到窗外看世界
    李锦湖也就是随口一个小抱怨,他朝着王子君笑了笑,就再次将目光落在开发区的图纸上。亿元开发区,虽然听上去这目标有点好高骛远,但是对于芦北县来说,倒也没有太大的差距了,近一年来的招商引资,让芦北县的开发区此时充满了活力。

    “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建设开发区,大力发展经济。咱们芦北县的开发区要想在这些开发区之中脱颖而出,那就要有自己的优势,有自己的特色。大而全的模式并不好,要做到小而精,要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只有这样,咱们的开发区才能有足够的竞争力在社会经济的发展中进行竞争。”

    王子君此时,充满了成就感,虽然很多事情都还在蓝图中,但是看着自己的计划一个个得以实现,作为推动者,他的自豪可想而知。

    “王县长,以咱们今年的发展速度,两年之内咱们芦北县的经济总量超越金谷县成为安易市第一县应该不成问题。”说到芦北县的发展,李锦湖的眼中就是一阵放光。

    王子君笑了笑道:“你在发展,人家也在发展,如果光纵向比,不横向看,总以为人家在止步不前,那就是自欺欺人了!”

    送走李锦湖,王子君看着看着挂在自己小卧室里的芦北县地图,心中的豪气越加的多了几分。这几个月来,在他的推动之下,芦北县不但从经济发展还是产业改革方面,都取得了不小的成就,李锦湖说两年的时候,王子君虽然嘴上谦虚了一下,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两年的时间还有点长了。

    树苗已经种下,就等待着收获了。

    “王书记,您的电话。”正在杜自强的陪同下视察芦北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的王子君,从新任秘书曾越武的手里接过了大哥大。虽然现在手机也开始更新换代了,但是王子君却没有换掉手中这件大哥大的意思。

    “小君,最近怎么不来看爷爷啊?”亲切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听着电话,王子君心中一阵温暖,他笑着问候了老爷子几句,但是心里却动开了念头,老爷子虽然年龄在增长,但却不是儿女情长之人,这个时候突然给自己打电话,是不是江省那里出了什么事情呢?

    “好小子,你在山省干得不错,可是给爷爷长脸了,你张爷爷打电话可是夸奖你了。”老爷子在电话那头,显得很是高兴。

    王子君笑了笑,没有开口,老爷子也是干脆利落惯了,尽管对这个疼爱的孙子十分牵挂,说话也没有那么啰嗦,在说了几句之后,就笑着道:“子君,有没有心思换个地方?”

    对于老爷子来电话的意思,王子君想了很多,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老爷子让他换个地方。沉吟之间,王子君沉声的问道:“为什么?”

    “你在芦北县的表现很不错,弄得老杨家那小子想蹦跶都蹦跶不了了。人家是下来镀金的,不是让你当菩萨供着的。俗话说得好,打了小的出来老的,人家当作家族接班人培养的人如果让你一直就这么供着,你说,人家家里的大人会是什么反应呢?”老爷子的语气里,掩饰不住的是对杨家的讥讽。

    王子君笑了笑,没有说话,他感到一股莫大的压力,从无尽的远处已经朝着他压了过来。

    对于离开芦北县,王子君至少目前还没有想过。从内心深处来讲,他是不想走,也不希望走的,可是对方能够让爷爷亲自打来电话,完全可以想象,对方的决心是十分坚决的。可是越是这样,王子君越是较劲儿,我凭什么要听凭你指挥呢?

    “我知道你不想走,想把芦北县整起来。不过子君哪,有时候你不应该光放眼现在的舞台,你和杨军才就这么耗下去,就算你把芦北县发展起来了,你仍然是县长,想要成为一把手的书记,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而杨家为了让你走,开出的条件也是很丰厚的。”老爷子似乎猜出来了王子君是怎么想的,不等王子君辩解,就抢先说道。

    “政治就是互相妥协,然后达到共赢,杨家开出的条件不但能够弥补你的损失,我觉得还最有利于你成长。”老爷子说话之间,接着用商量的语气道:“山省为了加快干部年轻化的步伐,要在省委党校开展一个年轻干部培训班,培训梯层干部,受训的都是年轻的处级干部,这个机会很难得。”

    青年干部培训班,王子君倒也听说过,听说这个班的名额很难找,就是整个安易市也只有一个名额。为了争取这个名额,听说郑东方和李逸风还较量了一次呢。

    尽管这个名额最终落到了郑东方的手里,但是市委常委会也确定了在市直单位的干部之中选择,至于其他各县区的干部,根本就没有争夺这个名额的资格。

    而现在,杨家为了让自己给杨军才腾出位置,居然拿出了这么一个职位,嗯,还真是够看得起自己的。

    就在王子君有点心动的时候,就听老爷子接着道:“我知道你小子喜欢挑战新生事物,现在芦北县的路基本上已经定型了,就算你再继续做下去,也只是做一些具体的行政工作了,与其在那里浪费时间,还不如跳出芦北县这个小水坑,到外面折腾折腾呢。走出窗外看世界,远远比隔窗观望要美妙得多!再说了,芦北县经济奠基者的帽子,那是跑不了你的。”

    “党校培训之后呢?”王子君沉吟了一会,这才又轻声的问道。

    “党校培养完之后,你们的档案就会被省委组织部专门管理,至于你的分配问题,就更不用你担心了,那边许诺让你在安易另外一个县当县委书记。不过,我觉得就算是他们不许诺,你也会成为一个部门的一把手的。毕竟山省培养你们这些年轻干部,就是为了给你们一个平台,让你们担起山省发展的担子的。”

    听着老爷子头头是道的分析与劝解,王子君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知道老爷子说的都对,而老爷子给自己选择的路,也没有任何差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却有一丝不甘充斥着。

    不甘也得干,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最终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杨家的要求。

    “对了子君,你年龄也差不多了,老领导那里也打来电话,说是莫小北对你很满意,也该是让你们结婚的时候了,我琢磨了一下,不如就定在两个月之后,那是一个好日子。”

    结婚?王子君虽然从心里已经接受了这门婚姻,但是对于和莫小北肌肤相亲的完婚,他还是没有心理准备的。但是,不等他发表意见,老爷子那边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王子君轻轻地点上了一根烟,心里感慨万千,他知道从他答应的这一刻起,他人虽然依旧是芦北县的县长,但是芦北县的事物,就要和他渐行渐远了。

    离开芦北县,真的有点舍不得,可是要想让自己的路走得更远,那就只有舍得眼前的小片利益,别的不说,就一个梯层干部的名额,就很有价值,更不要说培训之后稳操胜券的县委书记这个职位了。

    就在王子君沉吟之时,郑东方也在办公室里缓缓的走动着,此时,他也有点心急,但是心急他也只有等着。毕竟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也很是重要。

    郑东方是副部级,但还没有进入省委常委,这让他心里很不踏实。而现在有人已经向他提出,只要让王子君离开芦北县,就帮助他推动入常委的事情。

    虽然对于自己进入常委很有信心,但是这位强力人物的推动,他仍然是不想轻易舍弃的。要知道,官场里一切都是有变数的,他又怎么舍得在触及自身利益的关头,不为自己取胜的天平上添上一个重重的法码呢?

    但是,让他把王子君调离芦北县,郑东方觉得很是为难。在沉吟了一段时间之后,郑东方只拿出来一个意见,那就是这件事情必须经过王子君本人的同意。

    市委书记调整一个县长的职务,很少征求意见,而郑东方这么做,无疑是给了王子君最大的尊重。

    尽管下定了决心,但是在郑东方的心中,依旧有一些患得患失,毕竟这件事情,也关系到他的前程。

    和郑东方一般患得患失的人并不少,最起码杨军才就是其中的一个。坐在山垣市最高的山垣大厦包间之内,他依旧有点心乱如麻,坐立不安。而在他的对面,一个眉目和他很像,却比他透漏着一股威严的中年人,正轻轻地喝着茶。

    茶是好茶,倒茶的人更是一个位高权重的角色,在山省一言九鼎的齐正鸿,此时正拿着紫砂小茶壶轻轻地给那年轻人倒着茶水,他做得很是轻车熟路,就好像以前就是个茶艺师一般。

    “正鸿啊,有些天没有喝你沏的茶了,看来功夫没有落下啊!”中年人对于杨军才的表现虽然看在眼中,但是却并没有怎么理会,而是笑吟吟的和齐正鸿说道。

    在这中年人面前,齐正鸿再也没有了以往的霸气,此时的他显得很是谦虚道:“书记您夸奖了,我这沏茶的功夫可是有点生疏了,现在每天都是一摊子事情,两眼一睁,忙到熄灯,哪里还有闲情逸致品茶哟,渴到极点,只顾着牛饮了!”

    齐正鸿的自嘲,让那中年人哈哈大笑。放下茶杯之后,中年人继续和齐正鸿谈他的茶文化:“正鸿啊,工作是干不完的,一定要注意劳逸结合,一个好的身体,才是干好工作最起码的保证,我可不希望你这头山省之虎变成了病猫啊。”

    “哪能呢,我这身体跟书记您比可能差了点,但是一般人可比不过我的。”齐正鸿说话之间,故意握了握拳头,惹得中年人轻笑了起来。

    “爸,你说王子君会同意吗?”杨军才虽然对着中年人很是害怕,但是心里的疑问憋得他太难受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个结果。

    能够让杨军才规规矩矩的叫爸的,这普天下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山省的前任省委书记,现在的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杨度陆。

    杨度陆来了山省,如果是以官方的身份来的话,那绝对就是一个大大的新闻,但是这一次杨度陆来却是轻装简行,并不想对山省有什么惊动。

    看着杨军才那按捺不住的模样,杨度陆威严的瞪了他一眼道:“生儿不如人家,自然就是老子操劳喽。”

    他可以承认杨军才不如王子君,但是作为他的老下级,齐正鸿可不能这么说,就见齐正鸿呵呵一笑道:“杨书记,您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军才要论起本事也不比那王家的孩子差,只是去芦北县有点晚,又缺少点运道罢了。”

    “去得晚我也承认,但是缺少运道么,我觉得不尽然。”杨度陆轻轻地抬了抬头,威严的道:“运道这东西虚无缥缈,将事情都推到运道上,只能是自欺欺人。”

    杨军才的脸色涨得通红,而齐正鸿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知道杨度陆的脾性,所以也就不说话。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齐正鸿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就接了过来。他只说了一句,我是齐正鸿,就听那边说话,只是片刻时间,他就放下了电话,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多。

    “杨书记,那边同意了。”齐正鸿知道杨度陆来山省,主要是为了办杨军才的事情,因此,一接到消息之后,就朝着杨度陆报喜道。

    杨度陆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这和杨军才的喜形于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尽管对父亲很是害怕,但是杨军才忍不住喜形于色,他在芦北县被王子君压制得时间太长了,长得让他觉得整个人都快发霉了,这个坏心眼儿贼多的家伙就像压在他心里的一块石头似的,这下,终于可以解脱了!

    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心甘情愿的在别人的安排下做事,这让杨军才觉得很是憋屈,虽然他知道这事情做好了也有他的功劳,但是这毕竟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这么快就同意了,看来,我还是小看他了。”杨度陆在沉吟了瞬间之后,幽幽的说道。

    齐正鸿明白杨度陆的意思,王子君如此的识进退,知大体。不争一时之气,不斗一时之勇,这种年轻人,才是最难能可贵的。如果王子君只有手段而没有大局观的话,就算他能够风光一时,像杨度陆这般的人物也不会将他放在眼中的。而王子君的这一退,却是连工于心计的杨度陆都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杨军才还从来没有见自己眼高于顶的父亲这么称赞一个和自己同龄的人,心里虽然有些醋意,但也没敢吱声。更何况这个人就是让自己屡屡吃亏,自己根本就没有话说呢?

    “军才,王子君就要去党校学习+

    “李部长又不是没有来过甲鱼村,也没有见过刘胖子这么做啊,哎,你看那辆车上下来的是谁,我没有看错吧,是杜书记和肖县长。”站在眼睛男子旁边的同伴,指着从一辆桑塔纳下来的杜自强和肖子东道。

    不过没有等他们的话语说完,又是一辆车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了的是县委副书记孙国良和左明方。

    “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开常委会么,这么多大佬今天都汇集在甲鱼村里来了!”那眼镜男说话之间,一拉自己的自行车朝着同伴道:“大老板们都在这儿,今天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不然,等一会儿让大老板给看到了,吃顿饭也没有消停的,那可就不值了。”

    他的同伴也连连点头称是,可就在这两人准备离开之时,又是一辆桑塔纳缓缓的停了下来。虽然车门还没有被打开,但是眼镜男却是已经猜出来车里坐的人是谁了。

    “是王县长啊。怪不得这常委会都开到甲鱼村里来了,领导们这是给王县长送行呢!”对于县里面的消息很是灵通的眼镜男,看着那缓缓停下的车,声音有点颤抖的说道。

    他的同伴也停了下来,朝着那甲鱼村的门口看了过去。就见一脸微笑的王子君在和刘胖子握手之后,就笑着走进了甲鱼村。这期间只是过了一两分钟,但是眼镜男却觉得这一刻永远定格在了自己的心中。

    “王县长走了,真可惜啊!”感慨了一声的眼镜男子,一拉同伴有点落寞的朝着甲鱼村的对面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