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七章 你瞒天过海,我只能釜底抽薪了!
    作为罗仁威的儿子,罗昌豪性格有些张扬。这家伙虽然又白又胖,长得像荷兰猪似的,但是论长相,这罗昌豪也算是上等人才的,而且有点像混血儿,浓眉大眼高鼻梁,再加上长期以来的养尊处优,有一种贵族的气质的的确确是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

    罗昌豪骨子里并不看重官位,他要的是一掷千金的奢侈生活,这一点,靠一个官位是无法满足自己的。别的不说,单说自己的老爸,万儿八千的名牌服装对老爷子来说绝对不是问题,问题的实质是他是这个城市的掌舵者,这些名贵的衣服就不适合他穿,穿上就会有人质疑,他是政府官员,一个政府官员怎么可以如此的铺张浪费呢?一个弄不好,就被纪检监督部门给盯上了!因此,他每天只能穿那几套看起来土里土气的国产西服了。

    尽管不在体制之内,但是罗昌豪作为本市的第一公子哥儿,身份在这儿摆着呢,走到哪里,那都是前呼后拥,众星捧月的,不管什么场合,那都是当之无愧的主角。此时一见所有人都在吹捧杨军才,恨不得把自己的一颗赤胆忠心挖出来让杨某人看看似的,心里难免有些不痛快。不过,想想自己和杨军才有交好的心思,尽管心里酸溜溜的,但仍然努力的克制着,脸上的表情很随和。

    “哎,各位各位,众人划浆开大船,咱芦北县能有今天,也是有赖于齐省长的看重和各位的支持啊。”杨军才轻轻地一笑,然后目光落在了罗昌豪的脸上道:“昌豪,怎么,最近事情不太顺么?”

    罗昌豪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本来想要出口气的,没想到,却被一个叫王子君的家伙给搅和了!今天回家本打算找老爷子拿个主意,没想到那家伙阴魂不散,写了篇什么狗屁文章,又让老爷子拿他教训了我一顿。奶奶的,不就是在党校的内部参考上发了篇理论文章么,老子是对这咬文嚼字不感兴趣,要是感兴趣,老子也发它几篇玩玩了!”

    提到王子君,杨军才的脸色也有点变,虽然他通过程万寿和葛长礼的支持逐步的将芦北县的权力抓在手中,但是随着对芦北县的深入了解,他越加的感到王子君在芦北县的影响力是根深蒂固的,如果不是自家老爷子支招把王子君给弄走了,恐怕他杨军才在芦北县的日子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好过,说不定迟早都会被这家伙一个绊子使下去,摔个大跟头的!

    “王子君那篇文章齐省长也看了,我听说,齐省长还点评说,写得很有见地呢。”齐正鸿的秘书杨小毛轻声的说道。

    “什么有见地,依我看,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抄得妙不妙!这党校的学习又不是跟学生娃上学似的,没事搜罗点杂志,七拼八凑弄一篇理论文章还不是小菜一碟啊!”罗昌豪对于王子君可谓是又嫉妒又仇恨,此时听杨小毛这么一说,心里更加的恼火了。

    尽管他的态度是鲜明的,但是,那几个从芦北县来的干部却各自沉默着,他们不肯随声附和,尽管王子君来学习之后,他们相机而动,投奔杨军才了,但是,却也不敢说王子君的坏话。饭桌上,一时间陷入了凝重之中。

    王子君本人根本就不在这里还能搅了老子的饭局,他娘的!杨军才暗骂一声,就准备开口。就在这时,那赵中泽陡然道:“人常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其实,这未尝不是一个机会呢。”

    “什么机会?”杨军才这些天对于赵中泽很是看重,听他说的如此认真,随即就沉声的问道。

    “王子君的文章写得怎么样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如果有人说他这篇文章是抄袭的,而且出来证明这个人又有足够让人信服的权威的话,这篇让王子君出了风头的文章,恐怕就是他的致命的一个硬伤了!”赵中泽拿着水杯晃了晃,幽幽的说道。

    赵宗泽的话语一出口,不论是杨军才还是齐正鸿的秘书都陷入了沉吟之中,赵中泽的计策虽然简单,却具有绝对的杀伤力。权威,国人依旧迷信权威,只要能够有这么一个人站出来的话,那王子君的名声很快就会臭掉了。

    别看王子君现在风头正劲,一旦这个抄袭他人文章的可耻行为被揭穿了,那是既有轰动效应又有踩人效应的。追究起来,让王子君背个不大不小的处分不说,正处级干部可能就是他的终点站了。恐怕聂书记等省委大佬,也会对弄虚作假的王子君嗤之以鼻的。

    他瞒天过海,我也只能釜底抽薪了!

    “好!”

    一时间,杨军才心情大爽,轻轻地一拍手掌,脸上的喜色丝毫掩饰不住。而那齐正鸿的秘书杨小毛在杨军才拍手的瞬间,又透露道:“杨哥儿,党校里有一个教授,现在正想请齐省长帮他的儿子提上一级,角逐一个市的副市长呢,这个人,绝对够德高望重的!”

    淡淡的声音,充满了阴森。别看齐正鸿这秘书平时不怎么说话,但是在杨军才等人的眼中,却绝对是个人物。

    多年的官场生涯让杨军才总结出一条在官场上永远不倒的秘决,那就是信息要特别灵通。而且,一定得把上司的心思揣摩准了。

    怎么才有做到这一点呢?依杨军才来看,那就是无论如何都得把领导身边的秘书拿下了,交成铁哥们儿,这么一来,领导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自己立马就会先知先觉,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对自己有利的权衡。

    在这个指导思想下,杨军才虽然自身经济实力雄厚,家庭背景也完全拿得出手,却不事张扬,相反,这家伙不仅经常请有关领导的秘书吃大餐,而且一逮住机会就请这些领导的耳目们享受吃喝玩一条龙,弄得这些秘书们都亲切的称杨军才为杨哥,报条子首先想到的就是杨军才,而杨军才几乎对这些人一向是有求必应。

    当然,这些秘书们也投桃报李,一些小道消息都是不经意的给杨军才透露了。在杨小毛的建议下,一个计划,就这么在酒桌之上展开了。赵中泽看着杨书记向自己投来的赏识的目光,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而且有一种小小的成就感充斥着。

    同时,心里又暗道:“王县长啊王县长,你可别怪我对你下死手,谁让你那些不长眼的下属非给我过不去呢?杨书记本来想把我提拔为县委常委呢,你那些下属居然异口同声的给否决了!你说,这么一个关键时刻,他们非要往坑里拽我,这不是断我的前程么?我要不把你弄下去,那些家伙就会骑在我的头上继续耀武扬威了,既然他们得罪了我赵中泽,你王县长也只能委屈一下,给你的下属擦屁股吧……”

    就在杨军才他们推杯换盏喝得兴高采烈的时候,肖子东也和王子君也坐在一个酒楼之中。此时的肖子东,正拍着桌子道:“王县长,你说杨军才折腾的这叫什么事呢,也不考察论证一番,就这么脑子一热,这三一五计划就拍板决策了!现在这种时候,非要强迫农民在地里种苹果树和梨树,这么一折腾,这一季的收成就得毁一-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拿着新买的卡片悠闲的回到教室之中,发现大部分同学都三五成堆的围在一起窃窃私语着什么,一见王子君进来,看向他的目光就有些异样,那个被众人围在中间的家伙见大伙的表情讪讪的,抬起肉乎乎的面孔一看,见王子君就在自己跟前站着,尴尬的冲他笑笑,就知趣地想走,王子君立马断定,这家伙又在他背后乱嚼舌头呢。

    怎么回事呢?

    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同学看了过去,这位同学是省水利厅的一位处长,自己进来的时候他还和不少人谈论着什么,此时却变得正襟危坐起来。

    随着王子君的目光,那些说话的声音都小了起来,一些汇集在一起的同学,都朝着各自的位置走了过去。一向对王子君殷勤有加的李松梅,此时也低头看书,根本就没有朝着王子君看上一眼。

    “同学们,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刚刚接到省委办公厅的通知,省委聂书记要在十一月三十号那天来看望大家。”面带喜色的张露佳迈着轻快的脚步走进教室里,笑颜如花的朝着青干班的全体成员道。

    本来神色诡异的一众青年干部,一下子被这个话题给吸引了。尽管他们是各地市重点培养的对象,但是省委书记离他们依旧是那么遥远。

    省委书记来看望,如果能够表现出色的话,岂不是意味着极有可能一步登天,从培训班之中脱颖而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