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九章 爱情宣言就是广告
    就这么去见校长说情,王子君还真不想去。一听张露佳如此善解人意的安排,王子君心里偷偷的乐了。

    正当他准备开溜之时,却见张露佳突然伸出手来,一下把他的手给抓住了,深情的说道:“子君,不管别人怎么看你,姐姐坚信你是有实力的,这事你也不用往心里去,没什么大不了的!”

    被张露佳的纤纤玉手握在手里,这让王子君有一种飘然的感觉,再加上两个人一下子站成了面对面,王子君甚至能够隔着衣服,看到张露佳那高耸胸前的起伏。

    “你放心,校长这个人还是愿意相信我的,我会出面解决此事的,你放心好了。”张露佳说话之间,好像意识到了自己有些情绪失控,迅速收回自己的手来,整个人就好似一只受惊的小鸟一般,快步的朝着走廊的那头跑了过去。

    看着快速消失在拐弯之处的窈窕身影,王子君心里有些沉醉。有那么一刻,他开始对这个儿时的玩伴心猿意马了,脑子里升起来不少胡乱的想法。

    “嗨,还是回去想想办法怎么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吧。”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之间,就朝着自己的宿舍走了过去。

    宿舍楼里依旧没有几个人,家里本来就在山垣市的省直人员虽然有住处,此时也不会在党校里住,而那些和王子君一样从各地市来的学员,大多都有安排,所以整个楼层显得静悄悄的。

    在通往自己房间的路上,王子君已经打算好了,不再去猜测究竟是谁在后面捣乱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找出来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谁,而是如何面对将要到来的来势汹汹的攻击。

    “哎呦,这不是班头儿嘛,哎,我说哥们儿,你也太死心眼儿了!天下文章一大抄不假,但是就看你抄得妙不妙了,你抄谁的不行呢,非得图省事抄党校教授的呢?这下好了,惹麻烦了吧?”胡慑军从对面走来出来,在看到王子君的瞬间,就笑嘻嘻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胡慑军被王子君当众打了一个耳光,并且被动地认错之后,在青干班里表现的十分低调,一般都是上课才去,下了课屁股上像着了火似的,立马就离开了,见到王子君就跟见了猫的老鼠一般百米赛跑似的飞蹿,现在之所以如此大胆,大概是觉得王子君捅了马蜂窝了!

    在看到王子君在内部参考上发表文章的时候,胡慑军心里真是又急又气,你说,这家伙的脑袋是什么材料构成的呢?在省委领导面前弄这么一篇有份量的文章,风风光光的露一鼻子,无疑对他的政治前途大为有益。既有人脉关系,本人又是才华四溢,那日后毕业了,岂不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弄它个步步高升也是如履平地?

    正当胡慑军心里酸溜溜的时候,没想到事情急转直下,这家伙居然抄袭!而且,这被抄袭的老教授陈沪德已经公开站出来了,这个消息,让胡慑军兴奋不已。

    身处体制之内,胡慑军很是清楚,这等情况之下,别说王子君是抄袭的,就算他不是完全抄袭,也是黄泥掉到裤裆里,怎么也说不清了。毕竟和党校的教授比起来,他王子君虽然是一个县长,但是更多的人,在理论观点上,还是会选择迷信教授这一方,更何况现在他们所处的地方,就是党校呢。

    王子君完了,几乎瞬间得出这个结论的胡慑军,一改以往的小心翼翼,他要好好地出去庆祝一下,他就是要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王子君的痛苦之上。不知道是不是天遂人愿,正当他准备找地方痛痛快快的喝上二两,扬眉吐气的庆祝一番的时候,却在走廊里碰见了迈步而来的王子君。

    王子君似笑非笑的看着胡慑军,对于这等幸灾乐祸的小人行径,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更没有心思跟这等鸟人计较。正当他扭头准备走的时候,却听那胡慑军接着道:“班头儿,我听说你们芦北县盛传‘两大傻’:偷情拍艳照,找鸡给留号,我觉得你这抄袭文章这件事要是加上去,完全可以凑成三大傻了,哈哈,哥们儿,你这真可谓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真是昏了头了!”

    胡慑军一边戏谑的打趣,一边放肆的大笑着。王子君淡淡的一笑,轻声的说道:“嗯,有点意思,不过,这世上还有一大傻你知道吗?”

    “什么?”虽然明知道从王子君嘴里吐不出什么象牙,但是,胡慑军还是想知道他会说什么话,此时,他已经站在俯视王子君的制高点了,就算王子君说几句难听的话发泄一下,他胡慑军又怎么会跟一个落魄之人斤斤计较呢?

    “那就是腆着脸找挨打!”王子君说话之间,手掌一挥,一巴掌扇在了胡慑军的脸上。

    “你……你敢打人?”胡慑军万万没想到,在这种情形之下,王子君还敢动手打他,而且还打得理直气壮的。看着王子君那冷冰冰的神情,三十多岁的胡慑军在害怕之余,捂着发烫的半边脸,咬牙切齿地骂道:“姓王的,你蹦跶不了几天了!你抄袭人家的文章不说,还出手打人,我看谁能够保得住你。你就等着吧!”

    “胡慑军同学,我纠正你一句话,我可没有打人,而是咱俩打架了!咱们虽然谈不上高级领导干部,但是好歹也是正处级了,你说,以咱们两人的身份,别人怎么会相信我无缘无故的搧你耳光呢?如果连这点涵养都没有,是不是组织上用人失察了呢?你放心好了,大家还是愿意相信咱俩之间因为纠纷打了一架的!”王子君轻轻地掏出了一根烟,掏出两支来,一支扔给了胡慑军,一支自己点上吞云吐雾起来。

    胡慑军的脸色,登时变得非常难看,这被打和打架的性质,那是有着本质上的不同的。走廊里就自己跟王子君两个人,如果领导非得认定两人互殴的话,那对于他胡慑军来说,将是大大的不利了!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难辞其咎的。

    更何况,像王子君眼下这种情况,完全可以破罐子破摔了,但是自己呢,他能让王子君临死之前拉个垫背的么?那自己多年的努力岂不是毁于一旦了?如果在档案里留下这么一页的话,恐怕以后就算有人能拉自己一把,也难以上位了!试想,有哪个领导愿意启用一个爱冲动的干部呢?这么一想,浑身惊出一身冷汗!

    屈辱和官位,刹那间就好似两个砝码一般放在了天平之上,而胡慑军的天平只是在这砝码放下的片刻,就已经有了答案,他不可能为了一件小事,断送了自己的前程。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王子君,你给我等着,这件事情我跟你没完!”胡慑军指着王子君狠狠的说了一句,就快步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虽然他的面皮有点黑,但是这清晰巴掌印,毕竟不好出去招摇,本打算出去庆祝王子君倒霉的一顿小酒,也只能等回头再出去喝了!

    虽然只是解决了一只小小的苍蝇,但是王子君的心中却是舒爽了不少。回到宿舍之中,王子君关起房门,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怎么办呢,一个个念头,在王子君的心中不断地闪动,他不断地翻动着这篇文章的底稿,想着如何解决这件问题。本来已经昏暗的天空,渐渐的全部黯淡了下来,坐在房间之中的王子君,却丝毫没有开灯的意思,点燃的烟头,在他的手中一明一灭的闪动。

    《促进经济发展,更要促进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王子君看着自己通过一条条论点论证了经济发展要从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一丝灵光陡然闪烁在了他的心头。

    就这么办!

    猛的想出来一个思路,让王子君仿佛醍醐灌顶一般,找到了解决问题的突破口,兴奋之下,手掌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

    就在他兴奋不已的瞬间,一阵香风飘动,一个娇柔的身躯,陡然冲进了他的怀中,就在这身躯冲入他怀中的瞬间,熟悉之中带着无限娇柔的声音,更是传入了他的耳中:“子君,你不要这么折磨自己好么?”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怎么折磨自己了?已经听出来说话之人是谁的王子君刚要说话,就感到一个樱桃似的小嘴,已经紧紧地封住了他的嘴,随着一条灵蛇一样的小舌闯进他的口中,王子君就觉得一股馨香,冲入了他的心扉之间。

    已经顾不得这究竟是神马情况的王子君,双手紧紧的抱着那完全拥入自己怀抱之中的身躯,只觉有一种东西,带着血热一样的温暖猛地钻进了他的心里!

    张露佳此时就好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她在燃烧,不但在燃烧她自己,她更要带着王子君一起燃烧。虽然王子君的手掌在她的身上游动,让她多年的不被男人抚摸过的身躯有一点点的难以解释,但是她依旧疯狂的迎合着,此时的她,有的不但有**,更有要用自己拂去王子君心头伤痕的念头。

    张露佳去找的校长,自然不是党校的正校长省委副书记刘传瑞,而是现在党校的常务副校长,主持党校工作的赵松林。可是在她见到赵松林之后,一向很好说话的赵校长在听到这件事的时候,也很是挠头,并告诉她说陈沪德刚才给他打电话,很是发了一通脾气,要求党校对这等学员做出严肃处理。

    虽然赵松林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意见,但是张露佳还是能够感到这位党校实际上的当家人的态度。无论她如何的给王子君求情,这位党校的常务副校长都很有水准的给回掉了。

    “赵校长,这件事情王子君究竟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理?”心中有点慌神的张露佳,颤抖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因为刘传瑞的关系,赵松林对于张露佳一直都很照顾,此时看着张露佳这般心急如焚的模样,当下也有点心软的说道:“最坏也是要记大过,或者是逐出青干班了,结果究竟会如何,这解铃还需系铃人,还要看看陈沪德的态度再说。”

    在赵松林还要赴宴去的借口之下,张露佳有点失魂落魄的来到了王子君的宿舍。赵松林的一席话,让张露佳心里充斥着一种难以名状的难受,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男人在成就一番事业的关键时刻,摔这么一个大跟头儿,这对于他来说是个致命的损失,他会前功尽弃的,弄来这么一个结果,作为张露佳,绝对是无法释然的。

    当她走进王子君宿舍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王子君静静的坐在窗口看东西,但是脸色却是变幻莫测。

    她想要和王子君说话,但是又生怕打搅了他,一直站在王子君的窗外,张露佳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一动不动的王子君。

    没有开灯,但是借助宿舍楼前那昏暗的灯光,张露佳一直都能够将王子君的反应看在眼中。当王子君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到主意的时候,他的脸色还没有转换过来,而那猛烈的拍在桌子上的手掌,更是让张露佳误会了,这善良的姑娘以为王子君一时想不开,气愤之余在自虐呢。

    看着这一幕,张露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她不能看着这个走进了自己心中的男子受这样的委屈,她要给他以温暖,给他以希望!

    冲动的火焰,燃烧了张露佳,这种从心底燃烧而起的火焰,让一直在王子君身边很是被动含蓄的张露佳,刹那间勇敢了起来,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一下子冲入了王子君的怀中。

    王子君的反应,让张露佳感到一阵的欣喜,但是王子君那热烈地反应还有顶在她身躯之上的硬物,却是让她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个有着七情八欲的男人,他现在最需要的或许不是自己的安慰,而是更加**裸的发泄呢。想到这里,也是过来人了的张露佳无法淡定了,她猜到了这个男人的心思,脸迅速的涨红了!心里猛的多出一丝退缩之心。

    可是就在这退缩之心产生的瞬间,张露佳的心头不知道怎么就出现了一篇他偶尔看过的文章,文章之中说男人如果本身就心情抑郁,再加上这种**得不到满足的话,心情会更加抑郁了!

    再也不能让他再这么下去了!心中瞬间下了决断的张露佳,那本来柔顺的双手,就好似陡然间充满了力量一般,一下子就攀在了王子君的腰间,落在了王子君的腰带上。

    在热情的吻动之中,王子君的心已经有些狂乱,他的手掌丝毫不怜惜的在张露佳的身上游走,可是就在张露佳的手抽动他腰带的时候,他陡然有了一些惊醒。

    我还没有准备好呢!对于张露佳和他的关系,王子君真的没有准备,可是就在他这个念头出现之时,搂在她腰间的张露佳不知道怎么一用力,两个深情相拥的人,一下子倒在了那张单人床上。

    王子君感应着自己身下的硬板床,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被推倒了!随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娇娆不断地散发着无边的热量,刹那间,王子君整个人就疯狂了。

    就好似两团碰撞在了一起的火焰,在这碰撞之中疯狂的燃烧着自己……党校的门窗虽然有点老旧,但是以往的装修却依旧显示着他们的威力,虽然屋子里折腾的很响,但是传到隔壁声音并不大,而且此时的隔壁,更是没有什么人。

    就好似一个经历了长长跑步的人,王子君紧紧的抱住了自己身下的张露佳,这一刻,两个人完全将自己燃烧在了彼此之中,久久没有分开。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房间之内一片的寂静,没有人说话,两个紧紧的抱在一起的人,只能静静地感觉着彼此的心跳,彼此的喘息。而在这宁静的小屋之中,两个人谁也不愿意说话,只愿这种相拥,能够一直到永远……“子君,答应姐姐,不论是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都要勇敢面对,不能太生气,更不能自己伤害自己?”吐气如丝的声音,从张露佳娇柔的口中吐出。

    正在张露佳那洁白的身子之上搞怪的王子君,听到这满含着情谊的声音陡然就是一呆,心说我哪里自己伤害自己了?

    “我没有啊。”

    朝着张露佳修长的脖颈轻轻地亲了一口,王子君笑吟吟的说道。一直以来,他对张露佳都很矛盾,而在这一刻,完全放开之后,他的心情更是充满了愉悦。

    “都这个时候了,还不承认,刚才你用拳头敲桌子那么狠,你不觉得肉疼,我还觉得心疼呢。”张露佳嘟着小嘴,此时的她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牵着这个小男孩的手的年代。只不过当年那个小家伙,此时更会搞怪而已。

    “露佳姐,都怪我下手迟了,否则你就是我的老婆!”王子君趴在张露佳的身上,喃喃着说道。

    也许女人都喜欢听这种带着爱**彩的话语。尽管这个时代的爱情宣言已经如同广告,带着许多虚假的成分,但是女人们还是喜欢听。哪怕全是假的,至少心理上也是安慰。张露佳一听王子君的耳语,还是含娇带羞地笑了,伸手把王子君搂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