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零章 欲望之浆
    邪气攻心的王子君红着脸,喘着气,继续顽强地占领着张露佳的大好山河。

    也许是好几天不见秦虹锦了,也许是内心里有种愤懑压抑着,王子君把张露佳的嘴含到他的嘴里,他不是亲,他是嘬,使劲地嘬,像嘬吸骨髓一样地嘬,弄得张露佳觉得自己的丝丝缕缕都要被这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家伙吸光了去,这个死不要脸的,怎么就不撒手呢……王子君一反平日里躲闪的表现,弄得张露佳一声接一声娇嗔的呻吟着。这让王子君非常吃惊,也非常快活。实际上,张露佳从离婚之后,已经属于荒芜的一块地了,在她极度饥渴的时候,王子君异常勇猛的表现,无异于雪中送炭,助人为乐了。张露佳万万没想到,这个从小就让自己惦记着的男人,居然可以使自己活得更像女人!

    平静之后,王子君和张露佳并排躺在床上,像两条心满意足的鱼,懒懒地浮在水面上。张露佳歪过头,看了王子君一眼,难为情的问道,如果让天心知道了,我该怎么办?

    王子君大大咧咧的说,其实,我想你也想了好几年了,今天本来不想犯作风错误的,只是,你一下子把我的心事戳透了,我也只好为人民服务了!

    张露佳佯装生气,在他胸前捶打了一番,娇嗔地说,有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吗?突然又觉得此时正是王子君心情郁闷之时,不该拿这个话让他扫兴,当下赶忙用樱唇轻轻地在王子君的胸膛上情深意浓的吻了一口,接着道:“子君,就算你想打陈沪德一巴掌,也不能拿桌子出气啊,伤了你的手,我还心疼呢。”

    王子君搂着柔若无骨的娇躯,下面不觉又有了感觉,他轻轻地抚摸着那紧贴着自己身体的双峰,轻描淡写的说道:“我敲桌子,不是想打陈沪德,而是因为想到了解决陈沪德诬陷我的计策,刚才太兴奋了!”

    张露佳怎么也没有想到,王子君竟然给了她这么一个回答,想到自己刚才毅然决然的投怀送抱之时,她还以为他痛心过度呢,不觉得一阵的大羞,也顾不得问王子君有什么办法,整个人就好似游蛇一般,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了。

    此时的王子君,心里有说不出的轻松,就像从桑拿房里出来,身上积累的多余的精力释放出去了,像去掉了一个大包袱。如果说,他当初搂住张露佳是缘于被动的话,那么现在,那种被动已经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妙不可言的快乐。这是张露佳的身体赋予他的。张露佳的身体太性感了,凹凸有致,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丰满而不臃肿,成熟而不苍老。而且,两个人配合得天衣无缝,默契多了,好像他们天生就是最适合鸳鸯戏水的。

    感受着身下身躯的扭动,王子君无法冷静,始终处于兴奋状态,双手分动之间,不由分说的再次压在了张露佳的身上。

    “你这家伙……唔……”张露佳没有想到王子君竟然又来了,虽然她已经有四五年没有和男人在一起了,原来以为自己已经成了干涸的沙漠了,没想到,王子君就像一处绿洲,一下子把自己给包围了!

    和刚才的疯狂相比,这一次显得和风细雨,却是让王子君享尽了温柔。在一次次达到了灵欲的**之后,王子君终于从张露佳的口中知道了这个姐姐主动推倒自己的原因,在感到有点好笑的瞬间,王子君更是感到了张露佳对自己深深的情意。

    王子君自忖自己尚且不是勾引良家妇女的老手,这一点倒不用担心,将来张露佳再结婚的时候,也不会从她身上发现被自己动过的痕迹。感谢上帝在造人的时候早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为了维护男人的利益,上帝把男人的身体制造得天衣无缝,再怎么折腾别人都是发现不了的。更何况,张露佳已经离婚了,王子君不用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露佳姐,我爱你。”轻轻的耳语,从王子君的口中吐出,让两个人的心紧紧的贴在了一起。而张露佳,更是在王子君的温柔之下,完全化作了一团的春泥。

    “子君,你真的想到了办法了么?”再一次风吹云散,已经浑身上下被汗水浸透了的张露佳,那模样是连抬一抬手指都有一种没有力气的摸样,却是依旧撑着身躯,关心的朝着王子君问道。

    手掌轻轻地抚摸着张露佳修长的双手,王子君轻轻一笑道:“露佳姐尽管放心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件事情,他弄不过我的!”说话之间,在张露佳那娇媚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然后就将自己想到的计划轻轻地说了出来。

    张露佳不觉直起了身子,犹如两个倒挂金钟一般的胸部,轻轻的摩挲着王子君的胸膛,而她陷入沉思的模样,却好似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一般。想到张露佳儿时最爱害羞,很是享受这种感觉的王子君,为了能够多享受一会,于是就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激动,缓缓的将自己心中的算计讲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真不知道你这个脑袋是怎么长的,这些东西人家想出来一条也就不错了,没想到你一下子想到这么多。不过,这么好的东西如果只拿出来和陈沪德辩论的话,实在是有点太浪费了。”轻轻地朝着王子君的脸吻了一下,张露佳的眼眸之中闪烁着一丝淡淡的光芒:“我看不如这样吧……”

    党校的夜,很是宁静,而党校之后的家属院,却是热闹了起来。作为党校经济方面的权威之一,陈沪德住的是专家楼的小别墅,上下两层半再加上一个阳台,足足有二百多平方,住宿条件比张露佳这等普通老师可是强得多。

    从党校回到家中,陈沪德的脸色就阴沉着,跟自己从财政厅退下来的老伴点了点头,就迈步走进了自己的书房之中。以往陈沪德回到书房之内就会悠然自得的练会儿字,但是现在他拿起笔就会想到那张充满了朝气的脸。

    这张脸,就好似一根针,狠狠的刺在陈沪德心中,让他觉得很是难受。如果说以前他对王子君主要是因为愧疚的话,那现在他对于这张脸的主人,却主要是恐惧。

    没错儿,就是恐惧!作为党校之中知名的教授,这一辈子也不知道给多少县长市长级的人物上过课,说起来一个年轻的县级干部,他还真是不把他放在心上,可是,这个年轻的干部那张面孔怎么让自己有点本能的恐惧呢?

    “难道自己这步棋走的太险了么?”这个念头不知道怎么出现在了他的心头,而在这个念头出现的瞬间,又下意识的摇摇头,迅速否决了自己的想法,这么患得患失,实在是太可笑了!

    自己别的不行,但是在理论这个东西上,却是一语中的,完全有能力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年轻的县长又如何?只要是这个屎盆子扣在了身上,就算他想要翻身,恐怕也不是三五年可以做到的,甚至自己多发发力,这个污点就会成为伴随他一生的阴影呢。

    “发力,一定要发力!”下定了决心的陈沪德,不觉间从椅子之上站了起来。

    “爸,吃饭了。”陈沪德的大儿子,在省委宣传部担任处长,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权力,但是在省里过得也算是悠闲。要说起处级干部,那在县里就是顶尖的存在,可是在省委机关,处级干部根本就算不了什么的。

    三十五岁的大儿子陈政宇乃是陈沪德的骄傲,不过关于大儿子以后的发展,陈沪德却并不怎么看好,大机关之中开始的时候职位多,提升的快,但是随着到了一定级别,再想上去就非常的难了。这些年,陈沪德本人不知道看着多少和陈政宇一般的正处级干部被卡在处级干部这个坎儿上,最终从年轻干部熬成老干部,然后黯然退休了。

    儿子要想杀出这个重围,就只有下去,如果是平调的话,陈沪德相信凭自己的关系不是什么难题,但是陈沪德不准备平调,他想替儿子再安排一级。

    目光落在大儿子的脸上,虽然陈政宇表现的很是平静,但是陈沪德还是从大儿子的脸上看到了一丝迫切。虽然他在极力的掩饰,但是却没有完全掩饰干净。

    “嗯,吃饭吧。”陈沪德抬了抬脚,就朝着书房之外走去。

    陈政宇犹豫了一下,还是在陈沪德快要走到门口之时问道:“爸,那件事情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陈沪德顿了顿,轻声的说道。他并没有转过头,不过他的脸色,却并没有他说的那么轻松,那个叫做王子君的年轻副县长的脸,更是在他的眼前不断地闪动。

    陈政宇担忧的神色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他双手狠狠的一砸道:“真是太好了!爸,今天省委组织部干部处给我打了招呼,让我好好准备一下,这次下去挂职的干部名单已经定下来了,有我。”

    “嗯,那就好好表现,这一次机会难得,下去挂职不但能够提升一级,更能够给你带来一笔价值不菲的资历。”陈沪德轻轻地点了点头,沉声的叮嘱道。

    “我不会让您失望的。”陈政宇走过来搀住陈沪德的手,神情凝重的表决心道。

    陈沪德笑了笑,扭过了头来,他朝着陈政宇看了两眼道:“你办事,我还是比较放心的。同样,你老爸办事,你也静等着就行了。”

    父子俩说笑之间,就来到饭桌上,此时饭菜已经摆好,不但有鱼有肉,更放着一瓶印着飞天图像的茅台酒。陈政宇等陈沪德坐下之后,飞快的拧开酒瓶道:“老爸,咱们少喝点。”

    陈沪德端起倒得半满的酒杯,朝着陈政宇呵呵一笑道:“来,咱们干了这一杯,咱们全家提前祝你鹏程万里。”

    在陈沪德的带头之下,陈沪德的老伴和陈政宇的妻子儿子也都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饮料,加入了这个庆祝之中。一家人在这庆祝之中,可谓是其乐融融。

    作为知识分子,陈沪德对于自己把握得非常的好,虽然很是高兴,但是也只喝了三两酒。不过就是这样,在吃过饭之后,他也觉得自己身上有一种要飞的感觉。

    “老爸,听说聂书记过两天就要去青干部看望这一期的学员了。”离开了饭桌重新回到书房之后的父子两人一边喝着茶一边说着话,因为屋子里只有父子俩,所以说起话来,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不错。”陈沪德喝着杯中之中飘着清香的茶,悠然的说道。

    “他们希望老爸您能够在聂书记来视察的时候发一回力。”陈政宇端起紫砂茶壶帮着陈沪德倒了杯茶,声音有点忐忑。

    陈沪德的手抖了一下,不过这一抖很是轻微,一般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到。在省委书记视察青干班的时候发力,那绝对就是要将这个人给毁了!

    一个年轻干部的抄袭事件,传到省委书记的耳朵里的可能性不大,而且这种事情,就算是党校做出处理,也不会四处张扬的。如果上面有人罩着的话,三五年的时间,也就可能慢慢的大事变小,小事化了了。

    可是,一旦和省委书记连起来,那就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作为山省的一把手,省委书记聂贺军无论什么时候都吸引着全省大大小小干部的眼球,这种事情一旦当着聂贺军的面揭出来,且不说聂贺军会有什么反应,单就这件事情,就会在顷刻之间传遍全省,传到每一个大小干部的耳中。

    而这种影响之大,简直就是置人于死地,而无法后生!

    看到父亲陷入沉吟之中,那陈政宇的眼眸之中多了一丝的热切,他将那紫砂茶壶一放,迈步朝着陈沪德走了一步,额头跳起来老高道:“老爸,人家答应了,说这次下去给我带一个常委。”

    陈沪德在陈政宇没有说这话的时候,就从心里已经默认同意了这种安排,这不是因为他心狠,而是因为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让他顾忌了。而这种感觉,让他本能的对王子君升起了一种赶尽杀绝的心思。

    “嗯,那就这么做吧。”陈沪德咬了咬牙关,沉声的说道。随着陈沪德做出这个决定之后,父子俩都没有怎么说话,不过他们的眼神之中,此时却是流露出一丝狠毒物之色……“露佳姐,我这里又没有人来,你住下又怎么了?”在党校家属院大门的一个角落里,王子君虽然和张露佳一前一后,看上去和以往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此时两人的话,却是不知道比以往亲近了多少。

    在时钟敲了九下的时候,虽然已经累到浑身酥软了,但是张露佳却仍然坚持穿上衣服从王子君的宿舍里走了出来。王子君自然不能让张露佳单独回去,不得不穿上衣服来送张露佳。两人在党校门口的一处小馆子里简单的吃了一点饭之后,王子君就陪着张露佳朝着她在党校的房子走去。

    虽然已经被张露佳拒绝了好几次,但是王子君依旧忍不住轻声的劝道。在王子君那好似充满了魔力的声音下,就好似一个要溢出汁水的水蜜桃一般的张露佳紧紧的地咬着牙,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里认识咱们的人太多了,要是传出风言风语来不太好。”

    张露佳清脆的声音,就好似愉悦的鸟儿,动人至极,她看着王子君有点情绪低落,赶紧伸手拍拍王子君的手掌,就好似劝解小弟的姐姐一般道:“我自然是不怕的,但是子君你就不同了,你前途远大,不该在小事上翻了船的!”

    王子君听着这隐含着无尽情谊的话语,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心中很是清楚一个女人最基本的要求是什么,一股愧疚不觉升起在了他的心头。

    “露佳姐,对不起。”王子君轻轻地看着眼前的娇娆,声音之中充满了诚挚。

    “咯咯,傻子,姐姐又岂是在乎这个?只要你对姐姐好,姐姐就知足了。”刚刚还有些羞怯的张露佳,如何不知道王子君欲说还休的愧疚,尽管和王子君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欣喜不已,但是毕竟有一些小小的遗憾。

    这个人,早晚都是别人的丈夫。作为张家的人,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王子君将要在年底结婚的消息呢?虽然遗憾,但是张露佳并不妒忌,她觉得自己根本就配不上王子君,而能够和王子君保持着这种关系,就是她最大的幸福,莫大的知足了。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一时间竟然痴在了那里,幸好冬日的家属院行人稀少,这一刻并没有什么人经过。

    一阵人用咳嗽声镇动楼梯灯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楼道中响起,王子君和张露佳这才从沉醉中惊醒。两个人借着昏暗的灯光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甜蜜。不过看着有人从家属院里走了出来,心中一慌的张露佳一拉王子君就躲在了一排花树之后。

    比起张露佳,王子君却是沉稳得多,不过当他看了看那紧紧相偎犹如一片墙的花树,也跟着躲了进去,还趁机将张露佳那纤细的腰身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