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四章 电台有声 报纸有名 电视有影
    张天心跟王子君两人说定之后,王子君就回了党校。听了一下午的理论知识,临下课的时候,作为班级辅导员的张露佳照例上去说了两句。坐在王子君身旁的一个学员低声跟王子君戏言道:“都说咱辅导员是党校里有名的冰美人儿,我看也不尽然,我怎么觉得咱辅导员这些天越看越娇艳欲滴啊!”

    听到这四个字,王子君心里暗道,这当然是我的功劳,不过这也给他提了一个醒,让他对两人的亲近有了一丝警觉。稍微顿了一下,王子君就笑侃道:“可能是被春风吹的!”

    那老兄听着这一语双关的话,连连点头直赞班头儿有学问,并说单位有人来看他,邀请王子君一起去赴宴。

    对于这老兄的邀请,王子君还真有点动心,多个朋友多条路,广交人脉也不错嘛。不过想到张东远的邀请,王子君也只能客气的谢绝了。

    “王子君,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事情跟你说。”张露佳在吩咐完之后,就大声的给王子君说道。

    近些天来,随着两人的关系不断地增进,张露佳对于王子君的调戏之心也多了几分。尤其是每到一天课程结束的时候,都会以有事要谈为由,让王子君跟着她来到教室外,名义上是吩咐事情,实际上却是想问问王子君晚上想吃什么,对于这个小女人假公济私的行为,王子君在床上可是没少调笑,但是张露佳却依然故我地坚持着。

    两人来到教室外面,一副正经的模样,很像辅导员和班子在谈班级的事情,但是,谁又会想到这两个人正在说晚上吃饭的事情呢。当张露佳听说老爸邀请王子君吃饭的时候,脸上就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在张东远的面前,王子君那就是小字辈,怎么会突然想起来请王子君吃饭呢?

    “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张露佳沉吟了一番之后,就试探着向王子君问道。从她脸上流露出来的担忧之色可以看出她对于老爹的邀请很有些担心。

    王子君笑了笑道:“张叔叔又不吃人,你怕什么?”

    “你怎么不识好人心哪,不跟你说了!”张露佳此时也觉得自己去不妥,尽管她喜欢和王子君在一起,珍惜能跟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每一秒时间,但是这种事情,还是瞒着自己老爸好一点。

    张东远在山省虽然是实权人物之一,但是他请王子君吃饭的地点墨香居却是一个很普通的酒店,光听名字如果不注意的话,还以为这家饭店是卖笔墨纸砚的文具店呢。

    这墨香居看来真是店如其名,装饰的并不豪华却比一般的酒店多了一些淡雅之气,张东远定的单间叫文海,随着服务员推开门,王子君就见张东远正拿着茶杯倒水。

    王子君没有想到张东远居然来得这么早等他,要知道,为了显示自己对这个实质上的老岳父的尊敬,他可是特意早来了等他老人家呢,没想到张东远比自己来的更早。不过他这一丝的惊疑,在落到另外一个人的脸上之时,却是一愣。

    聂贺军,他怎么会在这里呢?如果不是确认自己的眼神不差的话,王子君真想怀疑自己视力有问题了。

    “哈哈哈,在党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敢侃侃而谈的王县长,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不欢迎我这个不速之客么?”聂贺军朝着王子君招了招手,大笑着招呼道。

    省委书记怎么会在这里?这个念头虽然一直在心里盘旋,但是王子君还是赶忙朝着聂贺军道:“聂书记您好!”

    “子君县长,别光站着说话,我是早就想要跟你聊聊了,今天老张请客,我呢,想蹭顿饭吃,就不请自来了。”聂贺军对于自己来的理由说得很是随意,但是王子君却能够从这随意之中感到聂贺军的目的并非这么简单。

    不过,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县长,和省委书记差得远着呢,除了家族后面的势力,能让聂贺军动心的不多。而以聂贺军的身份,要和自己家有什么事情的话,恐怕最少也要和自己的老爹对话,自己还远远不够这个资格呢。

    “今天是私下场合,小王,我觉得你对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提的很好,对于你的论点,我也考虑的不少,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聂贺军端着茶喝了一口,微笑着对王子君说道。

    自己的理论,当然不会错。王子君想着自己所说的话,心中犹如走马灯一般的想着自己对于聂贺军,对于山省情况的了解。聂贺军来到山省的时间并不是很长,而作为杨度陆多年经营的山省,聂贺军要想一来就掌握大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别的不说,省政府的那位虽然看上去一副笑呵呵的模样,但是心中怎么想的却是没有人知道的。

    作为一个省委书记,除了要用人之外,更要为本省的发展大计把握一个大的方向。聂贺军要想在杨度陆的基础上有所突破,那就得另辟蹊径了。

    “聂书记您夸奖我,我是愧不敢当,只不过是一些不成熟的看法罢了。”王子君满是谦虚的朝着聂贺军笑笑,轻声的说道。

    对于王子君的谦虚,聂贺军满意的点点头,接着道:“小王啊,年轻人要有朝气,过于谦虚也不太好。”

    张东远的面容和张天心差不多,但是论起脾性来,却是张天心拍马也赶不上的,此时的他坐在聂贺军的旁边,也不说话,只是脸上带着笑意听着两人的对话。

    王子君心头不断地闪动着,对于聂贺军的话他谦和的点了点头,却没有发表意见。此时的他知道,现在不说什么就是最好的选择。

    “加快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这个提法很好,小王你是咱们山省的干部,你觉得咱们山省经济增长方式的突破口应该放在哪些方面呢?”聂贺军并不准备放过王子君,在服务员上了几个菜之后,再次笑着对王子君道。

    山省的经济改革,王子君还真是没有怎么研究过,不过此时这等机会,他自然不能什么也不说。虽然他身后有人,但是能够和省委书记搭上线,给他展示一下自己成熟的一面,这对于他今后的发展,却也有着不言自明的好处的。

    “聂书记,既然您不耻下问,那我就斗胆谈谈我不成熟的一些想法,还请您多多指教。”王子君一边组织语言,一边轻声的道:“要说整个山省经济的突破口,我觉得还是因地自宜比较好,各个地市,都有他们各自的经济亮点,要是搞一刀切也不适合,但是作为省里,却可以从中调配,让邻近的城市形成一个发展互补的城市群,以点带面,将整个山省的经济带动起来。”

    要让王子君说具体怎么做,他知道自己还没有达到那种水平,而大略则不一样,凭借着前世的经验以及对山省经济趋势发展了解,他有把握让聂贺军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对于约王子君谈一谈,这是聂贺军去了党校之后一直揣在心里的想法,只是当时整个党校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他约请王子君谈话有些不适合。更何况年底的时候,作为省委书记也是比较忙,一直没能腾出来时间跟这个颇有见地的年轻人谈一谈。

    不过,聂贺军虽然对王子君刮目相看,但是也并没有抱太大的期望,毕竟是个年轻人嘛,虽然在基层也是摸爬滚打了一段时间,但是聂贺军并不准备从王子君这里得到什么决定性的意见,他只是想通过王子君,来让自己的施政理念得到新的补充。但是随着王子君这么一番侃侃而谈,让聂贺军有些吃惊咋舌,越来越觉出这个年轻人的不凡,而且在很多问题上,这个年轻人居然跟自己不谋而合,差点就让他拍岸叫绝了!

    为人谦和有礼,说话条理分明,看着王子君淡然的摸样,聂贺军心中不由得暗赞不已。

    “小王,省内城市群互补发展,我觉得这个大方向不错,但是,要想发展城市群,那就得有便捷的交通。从实际情况来看,交通这个瓶颈,可不是那么好打破的。”聂贺军放下筷子,一本正经的看着王子君道。

    张东远一直在观察这两人神色的变化,作为最早投入聂贺军队伍里的人之一,张东远没少陪着聂贺军见过人,但是能够让聂贺军如此重视的年轻干部,王子君还是第一个。

    想想这个年轻人到现在才二十多岁,好像和自己的儿子一样大,就能够在省委书记面前侃侃而谈,而且已经统领一方了,自家的天心小子尽管不怎么给自己惹祸,但是,跟王子君一比,还真不是一个档次的,这让张东远羡慕不已。他和刘光荣也认识,心说刘光荣这家伙还真是好运气,居然生了这么一个好儿子。

    “高速,打破城市群最直接的办法就是高速。”王子君静静的看着聂贺军,沉声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高速?这倒是一个主意,但是要修高速公路,钱从何来,这可是一个大问题。”聂贺军轻轻的摇了摇头,他很是清楚修一条高速的代价,虽然省里有点钱,但是一旦一条高速上马,那整个省的财政都会受到威胁的。

    对于聂贺军为什么摇头,王子君心中清楚,他笑了笑道:“钱是问题,但是问题可以解决啊。省里可以走合营这条路,以高速公路为基础,成立公司,和有实力的企业合作,共同修建,按照股份比例,共享高速收益。”

    聂贺军的神色顿时就是一变,这种法子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但是,此时王子君的一句话,却是让聂贺军有一种困顿之中突然打开了一扇门,登时豁然开朗的感觉,如果真的能够像王子君所说的这样,那全省高速的修建将不是一个梦想,如果有这便捷的交通,整个山省就会在他执政的几年间来一个大大的变样!

    “好主意,小王,你回去之后,就写一个详细的条陈让我看看。”聂贺军按捺不住内心里的激动,吩咐完之后,又接着道:“最好是快点!”

    王子君点了点头,他知道,此时自己今天晚上的精彩表演算是暂告一段落了。在静静的吃了点饭食之后,聂贺军就站了起来。

    张东远和王子君也跟着站了起来,在走出房间之时,聂贺军一拉王子君的手道:“子君,党校培训之后,你有安排了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可以考虑考虑跟着我跑两年。”

    正跟着聂贺军走出门的张东远心头不由得一震,他心中当然清楚聂书记嘴里所谓的跑两年是什么意思。这分明是在告诉王子君,他想让王子君给他当秘书呢。

    给省委书记当秘书,那不知道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就算是一些实质部门的一把手,也愿意将自己的位置丢开,去竞争一下这个要害职位呢。

    王子君沉吟了一下,并没有说话,虽然给聂贺军当秘书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王子君却有点抗拒。三人走出包间之后,聂贺军就没有再说这件事情,但是那让王子君考虑考虑的意思,却是很明显。

    “机会难得。”在和聂贺军上车的时候,张东远握着王子君的手,小声的提醒了一句,尽管只是短短的几个字,王子君也听懂了,这也代表着张东远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

    走在被夜色笼罩的路上,王子君心中一直在思索着聂贺军的提议。机会难得,这句话张东远说的不错,但是王子君却觉得,自己还是不要选这个方面的好。

    如果当了聂贺军的秘书,在权位上,自己可能会一跃成为山省的明星,但是这种权位,却是寄生于聂贺军的身上。凭着自己的资历,聂贺军在几年之内,最多也就是将自己提到副厅级的位置上。

    一个秘书,除了服务领导,拿不出太耀眼的功绩来,自然论起提拔虽然是朝中有人好做官,但是要想再上一格,恐怕还是需要到地方去谋政绩的。

    这对自己发展实在是有点不利,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之间,就将这种诱人之极的邀请,做出了一个决断。可是这个时候,自己又该到哪里去呢?

    再过两个月,党校的青干班就要结业了。虽然在自己离去之时杨家给出的条件是一个县的县委书记,而且凭着王子君对于杨家的了解,杨家也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给耍赖。但是王子君却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命运不能掌握在别人的手中。

    党校事件王子君虽然没有太深究,但是能够影响陈沪德父子,给出一个市的常委这种位置来害自己的,王子君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哪一个县,比芦北县对自己来说更好呢?”王子君嘴唇跳动之间,一丝丝的笑容,就出现在了他的嘴角上。自己的命运,最终还是靠自己,心中念头闪烁的王子君,眼中多出了一丝丝的坚定。

    ……“王县长,您忙着哪,我是明启啊!”下课之后的王子君打开手机没过多长时间,就接到了韩明启的电话。

    对于韩明启这个墙头草一般的人物,王子君本没有太大的心思理会,但是现在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自然是多一个助力更好,沉吟之间,王子君就笑着道:“韩部长你好,我刚刚下课,你在哪儿呢?”

    “我在山垣呢,来办点事情,不知道领导您中午有没有时间吃顿饭。”韩明启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期盼。 百度嫂索之我的书记人生

    “哈哈哈,看你说的,你来到芦北县,作为老同事,该我给你接风才是,这样吧,等一会儿咱们两个在福源酒店聚一聚,好好喝上两杯如何?”王子君对于韩明启的意思哪里不明白,干脆顺水推舟的说道。

    见王子君接受邀请,韩明启大喜过望。又说了两句之后,就将电话给挂了。

    从党校到富源酒店并不是太远,王子君坐上出租车只是十多分钟就到了,而在王子君下车的时候,腰中夹着一个包的韩明启正站在酒店的走廊上等着王子君的到来。在看到王子君下车之后,就快步的迎了上来。

    富源酒店的饭菜也就是一般,所以客人也是不多不少,两个人要了一个单间,倒是最合适不过。王子君知道此时韩明启的心思也不再吃饭上,所以随意的点了几个菜之后,两个人就边吃边谈了起来。

    喝了两个酒,韩明启将酒盅一放道:“王县长,我是找你诉苦来了。这活啊,简直没法儿干了!”

    “县里的工作我觉得还是蛮不错的嘛,《山省日报》上的文章写的不错,电台有声、报纸有名、电视有影,芦北县经济发展已经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这么一个大好形势现在已经是隔着门缝儿吹喇叭,名声在外了!韩部长,这一份功劳,可是没有人你能够分得走的!”王子君心中念头翻动,但是嘴上,却是淡淡地笑着对韩明启说道。

    “球!”韩明启脸色一变,骂了一声之后,接着道:“什么狗屁三一五工程,弄得县里面矛盾不小,很多村里都在骂娘呢,再这么干下去的话,我们这些干部就要被人给戳脊梁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