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七章 站在河边望一望 四周风景多浩荡
    钱学修对于赵中泽的大言不惭虽然有点看不惯,但是此时赵中泽正在兴头上,他也不想跟他过不去,毕竟他在很多方面还要指靠着赵中泽,一旦惹他不高兴了,一气之下在杨书记面前给他上点眼药,使个绊子什么的,他这河湾乡的乡长就坐不稳了。

    “我是肯定得走的,这个书记的位置就腾出来了,我觉得你来接任最合适不过了,咱们河湾乡的名气已经打出去了,只要杨书记不走,河湾乡就是一块风水宝地。作为杨书记命名的示范乡,只要再出点成绩,乡党委书记挂常委也不是不可能的。”

    赵中泽说的话钱学修还真的相信了,毕竟赵中泽就是差一点没有成为常委,虽然赵中泽现在依旧是正科级干部,但是他进入常委的呼声,似乎已经深入人心了,没有人会怀疑。官场中人谁不想往上爬,钱学修也不例外,他虽然知道赵中泽在给他划了一个大大的馅饼,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将这馅饼给揣进怀里了。

    “谢谢赵书记大力提携,只要您有用得着我钱学修的地方,我在所不辞。”钱学修满是笑容的朝着赵中泽恭维道。

    “咱们是老伙计了,你再说这话可就显得生分了!”赵中泽一把握住钱学修的手,笑吟吟的道:“咱们一块共事多年,同甘共苦,我不跟你近跟谁近哪?现在咱们两个可是一根绳儿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跑不了我,而一旦咱们上去,那就是都上去。”

    “赵书记您说的是,但是咱们这艘船能不能走的更远,那都要看你这个掌舵的了。”钱学修虽然和赵中泽平级,但是要恭维人的时候,却也丝毫不会觉得拍马屁是拗口的。

    “哈哈哈,你老兄啊,你让我怎么说你呢?”赵中泽说话之间,话锋一转道:“咱们能不能上去,关键还在杨书记那里。只有让杨书记觉得咱们能干事、干成事,咱们的路才会越走越宽,越走越远哪。”

    钱学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已经习惯了赵中泽的脾性,那就是他侃侃而谈的时候,你最好别开口。他说天亮,你把精神头给打足了;他说天黑,你立马挤眼就是了。

    “可是,要想在杨书记那里留下好印象,光靠说还是没有说服力的。咱们还得真抓实干,在关键时刻给领导长长脸,只有这两方面做好了,咱兄弟俩的位置才能高枕无忧啊。”

    赵中泽掏出一根烟扔给钱学修,然后又掏出一支给自己点上:“学修,现在机会来了,过两天市里的领导来咱们县里面调研,咱们河湾乡一定是他们必来的地方,只要咱们给杨书记长脸了,我想,咱弟兄俩的好日子就不远了!”

    “怎么做才好呢?”钱学修吸了一口烟,轻声的问道。

    “羊成群,果飘香嘛!”赵中泽吸了一支烟,笑眯眯的说道。

    羊成群、果飘香,这其中的意思他钱学修自然明白,沉吟了一下他才道:“赵书记,现在咱们全乡波尔山羊也上了三千多只,不如都聚集在坷垃山那边,让领导来了看一看。”

    “学修啊学修,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思想有点太保守了,三千多只波尔山羊,那够干啥的?放到山上不还是跟撒芝麻盐似的?再说了,那坷垃山也有点低,要是将迎检的工作放在那里,虽然也不错,但是,这哪里能给县里挣面子呢,又哪里能够显现得出咱们乡里的水平呢?”赵中泽幽幽的弹着烟灰,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钱学修没有说话,不过他的目光却是紧紧的盯着赵中泽,想听一听这位书记的高招。

    “坷垃山太低,咱们安排在小河山那边,咱们乡里不是有一句话,叫作站在河边望一望,四周风景多浩荡嘛!”赵中泽说着说着,还下意识的唱了起来,虽然他的唱功不怎么样,但是听在人的耳中,却也不是太过于刺耳。

    作为乡长,钱学修在河湾乡干了不少年,对于乡里面的地形地貌可是清楚的很,他沉吟了瞬间道:“赵书记,这些年,小河山四周放牧本来就严重,很多地方根本就不长草,更不要说在那儿放羊了,更何况要将那些四周的地方都弄成羊成群的样子,咱们乡里面的羊也不够啊!”

    “羊不够,人来凑嘛,至于山不青,呵呵,那就更好办了,用涂料一刷,山不就青了吗?”赵中泽满是笑容的朝着钱学修看了一眼,得意的说道。

    听着赵中泽的话,钱学修的脸色一阵变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书记居然会想出来这么一个馊主意!尽管为官多年,他也不是没有做过弄虚作假的事情,但是这么大胆的决定,还是让他对赵中泽自愧不如!

    他想要请赵中泽再考虑考虑,这个事情还有待从长计议,但是,当他的目光落在赵中泽那充满了一丝疯狂的眼眸上时,到嘴边的话又改口了,随声附和道:“好主意,有道是远看山有色,离得那么远,谁又能看的出来呢?”

    赵中泽得意的翘着腿,笑容满面,就好似他的面前,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金光大道。

    ……洪北县的街道上,风光依然如旧。轻轻地春风吹动,一派春的气息。王子君走在洪北县的大街上,心中充满了感慨。不过他的眼眸,更多的却是落在身后低着头好似害羞小女孩一般的伊枫身上。

    伊枫穿着一身乳白色的风衣,长发飘动,越加显得风姿绰约,不过此时的伊枫法官却是低着头,就好似一个做错事的小丫头一般。看着她含羞的模样,王子君可不敢想象这个丫头在洪北县公安局跟人家副局长拍了桌子。

    虽然没有见她拍桌子的样子,但是每每一想,王子君就觉得心中充满了一丝好奇,他真不知道伊枫拍桌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

    “怎么不说话了?你拍桌子的勇气到哪里去了?”王子君看着伊枫的头低的越发往下,忍不住轻声的问道。

    面对王子君问话,伊枫反而昂起了头,理直气壮的说道:“如果不是他们太气人了,我也不会这么说的。”

    王子君笑了笑,没有说话,这件事情说起来还真是怨不得伊枫,谁让洪北县那位公安局副局长太操蛋了呢?明明是他儿子开警车不小心撞住了孙县长他爹的拖拉机,嗯,这里需要解释一下,这个孙县长就是伊枫曾经的学生二虎,并不是洪北县真的换了个县长,要真是县长而不是一个名字的话,恐怕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双方都没有太大的事情,二虎他爹一看人家开的是警车,也不想节外生技,忍气吞声之下,也就不准备再过多追究了,可是,他这边想省事,那副局长的儿子反倒不干了,非让二虎他爹赔他的车辆维修费不可!

    如果钱少的话,估计二虎他爹可能会自认倒霉,只是,这倒打一耙的家伙狮子大张口,非得要两千块钱。这下把二虎他爹气傻眼了!在当时,就算有点挣钱门路的人,一年到头也挣不了一两千,二虎他爹哪里愿意拿这个冤枉钱?

    在这位县公安局副局长儿子的操作之下,孙二虎他爹就这样被糊里糊涂的关进派出所了,要交了钱才能放人。农村人在县里认识谁呀,正好伊枫过星期回家。于是,作为伊枫学生的孙二虎就跟着他妈来到了伊枫的家。

    作为孙二虎的老师,听说了这种事情,伊枫想都没有想就到了派出所要人,结果被派出所的所长给顶了回来。一怒之下,伊枫就到公安局找到了那位副局长,要求对方严格管教儿子,赶紧将人给放了。

    那副局长开始的时候也没有把伊枫这个小丫头放在眼里,不冷不热的讽刺了两句,结果把伊枫气得面红耳赤,着急之下,和那位副局长拍了桌子,而且丢下话来,将会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说什么县里解决不了去市里,不行就到省最高法院。

    在她一个个大帽子盖下来之后,那副局长才意识到这个小丫头不好惹,通过熟人打听到了伊枫的来历。不过此时,已经被正义充斥了头脑的伊枫,却是依旧不依不饶的要和那位副局长打官司。

    那副局长也是人脉了得,在伊枫那里做不通工作,不知道怎么就联系到了王子君这里,想让王子君劝一劝伊枫这件事情就算了,人家愿意赔偿了事。

    “要不是我是省法院的,看那姓李的模样,还不准备算完呢,这种人渣就这么算了,真是为虎作伥啊。”伊枫紧绷着脸,气咻咻的说道。

    王子君轻轻地笑了笑,柔声的安慰道:“伊枫啊,有时候,太认死理也不行,这件事情本来就不大,你这样弄下去,对于双方都没有什么好处。就算你在省高院等着他,对二虎家来说,可是拖延不起啊!”

    伊枫咬着艳红的嘴唇,不肯说话,虽然王子君的话和她的念头很有些抵触,但是从事情的发展她也能感觉得到,王子君的这种处理方式可能是再合适不过了。

    不但二虎他爹拿到了赔偿,而且这件事情也在谈笑之间,解决得干干净净,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虽然知道这么办是对的,但是心里还是有点不痛快。”伊枫仰头看着王子君,星眸闪烁。

    不自觉的牵住伊枫的手,王子君幽幽的说道:“其实,真正对的是你,我这种方法才是错的,但是有些问题,咱们还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你这么一条道走到黑可不好呢。”

    王子君的话落地自后,两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谁也没有说话,清风浮动,一种淡淡的忧愁在两个人的心头不断地回荡。

    就在此时,王子君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有点陌生的号码,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热情的声音:“喂,是王县长吗?我是孙良栋啊,你老弟来到洪北县也不吭一声,是不是忘了我这个老哥了?”

    孙良栋的声音里充满了热情,就好像他跟王子君有多么深的交情一般。而从老弟这个词语上,以前是王子君上司的孙良栋已然将王子君放在了和他同等的位置上。

    “孙书记您好,我来处理点事情,本想找孙书记您汇报汇报思想呢,又觉得您日理万机的,怕耽误了您的工作。这不,我正犹豫着是饭前给您打电话还是饭后给您联系好呢。”

    孙良栋听了王子君的回答,心里很是高兴,尽管他已经将王子君放在和自己平等的位置了,但是作为一个人,谁不喜欢听一些恭维的话呢?更何况,王子君以往可是他的下属呢。

    “哈哈哈,你别犹豫了,快点到招待所来,咱们好好地喝上一杯,也好让老哥给你接风洗尘!”

    孙良栋的电话,就好似一个开头,刚刚挂了孙良栋的电话,不少在洪北县的故旧就打来了电话,邀请王子君吃饭的有,和王子君叙旧的有。好像王子君回到芦北县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般在洪北县传开了。

    在推却了几次邀请之后,王子君这才放下电话朝着伊枫道:“跟我去吃顿饭怎么样?”

    “你还是自己去吧,我没兴趣。”伊枫可不愿意跟着王子君去见县里面的那些头头,更何况,现在王子君结婚没多久,正是新婚燕尔之时,作为一个年轻的女性,她更是需要避嫌。

    伊枫不去,王子君也只能由着她了。开车把伊枫送到家门口之后,王子君就把车开到了洪北县委招待所。一进招待所的大厅,孙良栋就带着几个县委班子成员迎了出来。双方因为并没有什么大的利益纷争,这顿饭吃得可谓是宾主尽欢,气氛热烈得非同一般。

    这一年多来,洪北县虽然有些变化,但是这些变化都不是明显的。除了那个让王子君感到不爽的钱副书记被调到市人大的某个委员会当了个副职外,也就是几个常委上了一个小小的台阶而已。不过这小小的人事变化,却也显示出了孙良栋对于洪北县的大局越发的掌控有力了。

    洪北县这次来的常委,大多数都是王子君认识的,坐在一起倒也其乐融融。不过他们在看向王子君的时候,一个个眼中那都是羡慕至极。这些常委,哪一个不是从副县长熬到常委,然后常委好几年,有的甚至当副县级都十年了,还是原地不动踏步走,没机会弄成正县呢。

    而王子君,离开的时候本来只是一个挂职副县长,现在居然已经是芦北县的县长了,在他们看来,虽然这之中机缘也很重要,但是这个年轻人前途无量却是铁定了的。

    “老弟,招待所弄了个唱歌的小歌厅,要不,咱们再去吼几嗓子?”几瓶酒喝下去,孙良栋已经有点头大脖子粗,虽然思路依旧清晰,但是拉着王子君手掌的他,比之刚才多了不少的豪爽。

    王子君的酒量摆在那里,虽然尽量少喝,但是此时也比孙良栋好不到哪里去,他对于这种邀请可没什么兴趣,一顿就已经表达了洪北县干部对于他的热情,而要是在拖拉下去,他不但不愿意,恐怕孙良栋那里,也因为强撑着而感到厌烦。人家留客当然要显示热情,自己可不能不识好歹,给个杆就往上爬了。

    “孙书记,不行了不行了,我这酒量不行,撑不下去了,咱们还是下一次吧!”王子君本来只有五分醉,此时步履摇晃,却是装出了十分来。 http://

    两人拉扯推搡了一会儿,各自都显示了自己的热情和感谢,就握手告别了,本来孙良栋要安排王子君在招待所休息,王子君却说准备返回江市呢,对孙良栋要派车送他的好意,以带着司机为由委婉的谢绝了。

    走出县委招待所,王子君拿出手机开始拨号,熟悉的电话号码,很快就拨出去了,不过接电话的却不是他期待中的那个人。

    “喂,你找谁啊?”伊父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听到这位也算是泰山大人的声音,王子君赶忙换了一种语调道:“伊枫在不在?我是他的同事,领导有事让我给她联系一下。”

    听说是伊枫的同事,伊父的声音里充满了热情,就听他道:“哎呀,同志你打的不太巧啊!伊枫她刚走一个小时,现在应该在返回江市的车上,要不这样,等她到了江市,你再跟她联系吧。”

    伊枫去了江市,听到这个消息,王子君那本来还有点迷迷糊糊的心,大为失望。伊枫走了,回了江市,没有等自己……一个不爽的念头,在王子君的心头开始荡漾,虽然他以往早就有过这种猜测,但是此时此刻伊枫的举动,还是让他的心痛到了极致。外柔内刚的伊枫,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向他表白着她的倔强。

    可是这种表白,自己又能说什么?从结婚的那一刻起,自己就没有了要求伊枫的权力。这一次,本来一个电话就能妥善解决的事情,自己专门从党校请假,眼巴巴的赶到洪北县,不就是为了见到她吗?

    神情恍惚之下,王子君站在路边想过马路,流水一样的车,一辆接一辆。王子君无法通过,索性就站在那里看车,也看整个的街景。看着看着,王子君就觉出来自己的孤独。孤独很深,深在骨头里。里面空空荡荡,叫喊一声,似乎有回音。回音撞得他骨头疼,这疼楚瞬间就能辐射到全身,王子君下意识的叫了一声“伊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