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八章 无招胜有招:玩的就是心跳
    初春的风,萧索间夹杂着几分躁动,隐约着无限蛰伏过漫漫严冬的生命;夜的寂寥,苍茫过后必将是难以遮挡的曙色。在这个静谧的春夜里,演绎着许许多多说不完的故事。

    王子君内心里有一种深深的疲惫,找出一个个理由来安慰自己,但是心中的苦涩,却是怎么都挥之不去的。伊枫也有追寻自己幸福的权力,自己不想失去她,可是这对伊枫来说却是不公平的。

    昏昏沉沉的王子君,看着一切都开始朦胧起来,揪心的难受,真想找一个地方痛痛快快的发泄一场,可是洪北县的大街上,又有什么地方属于他呢?

    脚步走动之间,王子君就往昨晚所住的宾馆走了过去。他机械的走进了宾馆,推开自己的房门,准备在这空荡荡的宾馆里,独自舔一下内心的伤口。

    这一去,也许就是两人感情的永别了,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心里却也明白,恐怕这个事实是难以改变了。

    在走进门的瞬间,王子君就是一愣,就见一个身影,正静静地坐在床上,犹如秋水一般的眸子,饱含深情的微笑着看着他。看着那熟悉的眼神,一阵狂喜,突然从他的心头直冲而起。

    嘭的一声将房门碰住的王子君,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刹那间就好似生出了无穷的力量,三步跨成两步跑到了伊枫的身前,不待伊枫有丝毫的反应,王子君的双唇就直接朝着伊枫的嘴亲了过去。

    面对王子君突然的冲动,伊枫在一呆之后,也不觉得就迎了上去,一颗委屈的心,在这一瞬间,被这个近乎霸道的举动感染了!

    “唔,子君你这是……”伊枫没有想到王子君那有点粗暴的手,这个时候竟然突然来了这一手,虽然她的心中是千肯万肯,但是此时此地此刻,她觉得却不是时候。

    和以往的温柔缠绵不同,此时的王子君,几乎疯狂的将伊枫的手扒拉开了,蛮横地将伊枫身上的武装一层层剥掉,疯狂地相拥之间,一下子把伊枫推倒在了床上。

    随着那坚挺的东西进入自己体内,王子君充满了期待的热烈和陶醉,撕裂的痛楚掩盖不了对伊枫深切的歉疚,伊枫在王子君平复了他激情的喘息之后,默默地倚靠在他的怀里,泪水顺着脸颊,洒上了他的胸膛。

    一番风雨过后,从酒醉的朦胧中慢慢清醒过来的王子君,紧紧地抱着怀里潮湿的身躯,就好似世间最珍贵却很容易失去的瑰宝一般,伊枫抚摸着王子君的背脊,用指甲在那上面刻画着。王子君感到肌肤上划过一阵钻心的刺痛。

    “亲爱的,我掉进你的陷阱里了。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男人!”伊枫的声音很轻,却充满着极端的震撼。

    “对不起,对不起!”王子君感动万分,这一刻也禁不住豪气勃发,深情的拥吻着怀里的爱人。

    “我以为你走了。”王子君紧紧地抱着伊枫,攥着伊枫的手,他第一次发现,她柔弱无骨的小手,竟然凝聚着那样坚定的力量,王子君的心里泛起一阵阵的暖,涌动着片片的愧。

    伊枫没有说话,却把头抵得更紧了,在离开家的时候,她确实有一种回江市的冲动,但是,内心里却有一种情绪揪着她,让她迈不动脚步,她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内心:她舍不得离开他。

    在这个想法之下,她来到了王子君昨晚住的宾馆,在这里等待着他,就好像一个小妻子等待她要将要回家的丈夫一般,躺在王子君的臂弯里,伊枫一句话也没有说,她喜欢现在这种感觉,并希望能够这样下去一直到永远……“跟我去芦北县吧?”王子君轻轻地抱着伊枫,柔声的说道。

    “你不是不回芦北了么?”伊枫对于王子君去党校学习的事情很是清楚,此时听到王子君说让她跟着回芦北县,心中虽然甜蜜不已,但还是疑惑不解的问道。

    王子君朝着伊枫那好似隐含着笑容的俏脸轻轻地吻了一下,这才道:“谁说我不回去了,我还是要回去的。”

    “难道那个讨厌的杨什么才又想让你回去欺负他了么?我看这些天山省的报纸和电视,那个家伙蹦跶得可欢了。按照常理来说,这种宣传可是为提升造势的。”说到这里,伊枫那滑腻的手臂轻轻地一撑身体,本来躺在伊枫怀中的人儿,顿时斜躺了起来,犹如两个倒挂金钟一般的胸部,更是在这一刻展现出了她惊心动魄的美丽。

    “是不是你们那位郑书记又想让你回去挫一下杨军才的积极性了?”对官场之中事情也算是有些了解的伊枫,认真地向王子君问道。

    虽然对伊枫已经是熟悉无比,但是这一刻伊枫展现出来的美丽,却依旧让王子君迷醉不已,他的一只手掌忍不住将那惊心动魄的美丽抓在手中把玩,然后轻声的道:“没有领导希望我回去。”

    “那你干嘛啊……”本来还对王子君的手有意见的伊枫,此时也顾不得有意见了,眼眸看着王子君,充满了关心之色。

    “我想回去,所以就回去。”王子君的手依旧轻柔,但是一丝霸道之气,却是在他的脸上瞬间升起。已经熟悉了王子君温柔的伊枫,在这充满男性的霸道之中一阵的迷离,她感到在这个男子的眼中,根本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他要去,又有谁能够拦得住呢?

    迷醉的她,不觉朝着这个男子献上了香吻,而她这挑拨“班头儿,精神不错嘛,听说过几天会安排所有学员出去一趟,作为咱们离开党校前的结业奖励吧。”张舒志满脸笑容的从教室外面走进来,笑眯眯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对于张舒志那隐含在面容之中的兴奋,王子君一眼都能够看得出来,他轻轻一笑,将自己手中的报纸收了起来道:“怎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去上任了?”

    张舒志的安排,王子君是听张露佳说的,虽然没有升级,却从团省委调到了省委办公厅,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提拔,这里面的进步,更不是用级别可以计算的。

    而张舒志之所以能够快进省委办公厅,听说张露佳的老爹用了力,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顺畅,因此,跟张露佳姐弟关系不错的王子君,也被他顺势巴结了。

    眼下,半年的青干班培训就要结业了,对于青干班的这些学员们来说,一个个都忙活了起来,找关系的找关系,跑前途的跑前途,经历了这么一番培训,他们当然不希望自己原地踏步,都想借着这次党校结业的东风,给自己谋划一个好的职位。

    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人得意就有人愁。找到关系安排了的,自然是春风得意马蹄疾,而找不到得力关系或者一时没有合适位置的,那也只能是原地踏步了。

    好在能够进入青干班的,在自己的原单位都有着不小的后台,因此,大多数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而个别没有找到位置的,也差不多得到了这样或者那样的承诺,所以整个青干班里的氛围,整体还是不错的。

    “哪里啊,党校这悠闲的生活我还没有过够呢。”张舒志一边说话一边笑,明显有点言不由衷。不过,他在王子君面前可不敢翘尾巴,昨天去见张老爷子,正好碰到他那位堂叔,随口问了一句王子君的去处,知道的答案更是让他惊异不已。

    “无可限量。”这四个字,让张舒志目瞪口呆。无可限量,什么是无可限量呢?在他们这个级别之上,抑或比这个更高的位置吗?

    张舒志虽然想破了脑袋,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结论,但是他心里清楚堂叔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绝对不会乱说话的,一旦说出来,那绝对是吐个唾沫是个钉儿,落地砸个坑儿。

    王子君前途无可限量,自然是要打好关系的。虽然知道冒失的问他不好,但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凑到王子君的身旁,小声的问道:“头儿,你安排到哪儿了?”

    “还没有定呢,革命同志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呗。”王子君轻轻地弹了弹手指,淡淡的说道。

    王子君越是这样轻描淡写,张舒志越是觉得王子君高深莫测,其前途不是他能够猜测的。心中念头闪动的张舒志也不问了,他恭敬的低了低头道:“班头儿,今天晚上有空没有,团省委的几位同事非要给我祝贺祝贺,要不,咱一起去玩玩?”

    这些天,王子君没少接受这样的邀请,对于这些邀请,王子君一般都不推辞,虽然喝酒有点难受,但是多个朋友多条路,多结交点人脉还是不错的。而自己这些同学一个个都位置不低,他们的关系,自然也是不错的。

    “只要今天有空,我一定去。”王子君扬了扬手,笑着对张舒志说道。

    张舒志听到王子君答应,心中也是喜悦不已。他一直想要拉近和王子君的关系,一起吃吃饭自然是手段之一,他相信水滴石穿,只要是功夫到了,和王子君的关系就会越加的亲密。

    “嘟嘟嘟”

    手机的响声,在两人之间响起,王子君随手拿出了那已经替换了大哥大的手机,接通了电话。

    “王县长,我是肖子东。”电话那头,肖子东的声音传了过来,虽然隔着很远,但是王子君依旧能够在电话里感受到肖子东的激动。

    “忙什么呢?”王子君一边接着电话,一边走到了教室之外。

    “王县长,我的去处听说已经定了,是咱县的人大副主任。”肖子东稳定了一下情绪,声音越加的低沉。

    人大副主任,还真是够狠的,虽然人大副主任和常务副县长都是副县级,有时候在排名的时候,还要在副县长的前面,但是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却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一般常委级别的副县级干部如果退下去的话,都会给提拔一级安排个人大主任,将级别提到正县,肖子东倒好,居然给安排了一个人大副主任。

    王子君笑了笑,温声的安慰道:“不是还没有找你谈话吗,再说了,组织上的事情,也不是他们说说就能定了的。”

    王子君的波澜不惊,好像感染了肖子东,已经和王子君谈过话的他,自然是知道王子君的意思,他嘿嘿一笑道:“王县长,这些我都知道,这不都是被气的嘛。”

    “没什么好生气的,子东,那边你给我盯紧了!”王子君在一个角落的石凳上坐了下来,轻声的嘱咐道。

    “我知道王县长,对了,县长,今天杨军才又召集了县里几家银行的头头,以政府的名义又贷了五千万的钱投资到南岛的房地产行业上了,说是要买下一块黄金地段,只要开发起来,就能够挣大钱。”肖子东的声音,带着一丝低沉。

    对于杨军才在南岛的投资,王子君也听说了,开始的时候没有太在意,此时一听又投入了五千万,他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心中的记忆不断地翻滚,前世之中一些关于南岛的事情,在他的脑子里不断的翻动。

    南岛的事情,好似就是在今年崩溃的吧。不过在记忆之中,这泡沫的崩溃应该是在夏天的时候,而现在,春天才刚刚来,如果等待下去的话,那还有好几个月呢。

    等,并不能解决问题。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顿时就有推动这次历史车轮前进的心思,虽然只是前进几个月,但是却能够给国家和投资者挽回不小的损失。

    “你们这些常委对这件事情都是怎么看的?”王子君心中想着事情,但是嘴中却是毫不耽误的朝着肖子东问道。

    “王县长,现在不是我们什么态度,而是杨书记根本就不跟我们商量,直接拍板就算定调了,看他那模样,那是不想让我们分了他的功劳。”肖子东说到功劳这两个字,那是用了重音,很显然他对于这件事情很有些不满。

    根本不商量,那就是有了功劳都是杨军才自己,王子君想不到杨军才竟然把事情做到了这种地步,心里真是又好气又是好笑。

    “好了,这件事情子东你就不要管了,有些人,总是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王子君安慰了肖子东两句之后,肖子东也笑着道:“王县长,我倒不是为这些生气,只不过是有点看不惯罢了。对了王县长,程万寿明天要来咱们县参观咱们县里三一五工程的情况,又是一个为杨军才撑场面的。”

    “嗯,子东,安心工作,我知道了。”王子君叮嘱了肖子东一句之后,就将电话轻轻地放了下来,不过他的心中,却是一个个念头不断的运转着。

    南岛的事情,是该惊醒一下的时候了,可是这件事情,自己来做并不好。自己一个正县级干部,在芦北县来说,也许是顶尖的人物,但是放在一些国家级的事件上,那根本就不是自己这种级别可以干涉的。

    自己不动手,那给谁呢?老爸么?想到自己的父亲,王子君眉头皱动了一下,虽然推给老爹王光荣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老爹刚刚升任省委秘书长的时间还没有一年,现在求的就是一个稳字,这种文章写出来,也没有太大的帮助。

    林泽远呢?王子君沉吟之中,心头就升起了林泽远那睿智的面孔。

    “那位同学,你不去上课躲在这里干什么呢?”低沉的声音,刹那间在王子君的耳边响起。正在沉吟的王子君猛地就是一震,心中正谋划着事情的他,猛的抬起头来,就见在自己的五步之外。

    王子君打量张露佳一眼,张露佳很会穿戴。黑软皮平底鞋,舌口若隐若现一圈褚红;苏格兰细格薄呢长裤,黑地隐红,贴身羊绒小套衫,外罩同色同质行云流水般的红外衣,宽袖无扣,飘飘逸逸披挂下来,裸出半截儿酥胸拢了整个臀部,把亭亭玉立的那身曲线欲盖弥彰地凸显出来。这身打扮看似家居的随意,却藏了百般的处心积虑。也唯有从小养尊处优的张露佳能穿出这般的风情与性感!

    王子君与张露佳的目光刚一接触,就见张露佳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一丝得意的慧黠更是挂在了她的脸上。

    心中一热的王子君,朝着四周看了看,一把就把张露佳抱在了怀里,使劲的朝着那樱桃般的小嘴上亲了一下。

    “呜呜……”张露佳心里涌起一种冲动,手心里汗涔涔的,虽然身体想要迎合,但是她脑子里的理智,却是提醒着她娇躯不断地后撤。王子君本人也知道此处不是胡闹的地方,飞快的亲了一下之后,就将张露佳轻轻地放开了。

    “张老师,您快请坐。”看着张露佳那含春的面容,王子君朝着桌子旁边一指,笑眯眯的朝着张露佳说道。

    面对大大咧咧的王子君,张露佳白了他一眼,这才道:“你这家伙,就知道胡闹!”

    “嘿嘿,我只不过是惩罚一个吓唬人的家伙而已。”王子君朝着张露佳挤了挤眼,做出了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道。

    “你呀你,就知道欺负我,难道我生来就是让你欺负的么?”张露佳做出一副哀怨的模样,白皙的双手捧在自己那白色小毛衣勾勒的无限美好的胸部道。

    看着露出小女孩姿态的张露佳,王子君的心头又升起了将她拉在怀中好生怜惜一会的冲动,不过此时在旁边已经有人走了过来,虽然离得还有二三十米,但是在那样做可就不行了。

    “露佳姐,都是你欺负我……”王子君做出了一副哀怨的样子,朝着张露佳笑着道。面对越加充斥着少妇妩媚的张露佳,王子君自己也越加的肆无忌惮。

    张露佳对于王子君的调戏,脸色却是不由的一红,她心中明白王子君说的什么意思。狠狠的剜了王子君一眼,这才道:“我爸请你今天晚上到爷爷那里去一趟。”说完之后,也不待王子君回答,就朝着党校的办公楼走了过去。

    张东远让自己去一趟,什么事情呢?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顿时觉得有一个主意出现在他的心头。

    芦北县河湾乡政府门口,五十多个穿着一新的小学生,此时正带着红领巾,分成两排站在乡政府大院的两边。两个长得比较漂亮的小姑娘站在队伍的前面,左边的那个小姑娘的手中,更是拿着一束显眼的红花。

    虽然到了春天,但是春寒依旧没有褪尽,从早晨七点就已经来到这里准备的小孩子,一个个小脸冻得通红。

    “孙主任,领导什么时候来啊?”站在他们不远处的老师打扮的中年妇女,再一次朝着自己旁边的青年干部问道。

    “什么时候来,这是你问的么?赵老师,你的工作,就是管好这些孩子,让他们把队排好了,把迎接领导的工作做好。”年轻干部一脸不耐烦的朝着赵老师看了一眼,接着道:“这个欢迎仪式乃是咱们书记想出来的高招,迎接的可是咱市里面的大领导,要是出了问题的话,别说你了,就是你们校长,估计挨一顿批也是脱不了的!”

    “是是是。”赵老师把头点得好像鸡啄米一般,虽然她很是心疼自己的学生,但是面对掌握自己命运的赵书记,她哪里敢有丝毫反抗。

    年轻干部面对被自己威严震慑的赵老师,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不过随即他又收敛了笑容,做出了一副认真严肃的模样。

    “嘟嘟嘟。”传呼机的响声,从他身上传来,听到这响声,丝毫不敢怠慢的年轻干部赶忙拿出传呼机看了一眼,就见上面写着四个字:“已到乡界。”

    看到这四个字的孙主任,顿时就像吃了兴奋剂一般的跑到自己不远处的副书记面前道:“兰书记,刚才赵书记的司机小何打了传呼,说市领导的车队已经进了乡界,赵书记和钱乡长已经迎接到了。”

    兰书记是乡里的副书记,一二把手到乡界去迎接,他负责乡里的迎接工作。听到汇报,当下就沉声的道:“让迎接的人都精神起来,不能出任何乱子。”

    从七点半就等在这里的众人,一个个立马就精神起来,干部们赶紧站好队,而那些小学生,更是在赵老师的带领之下,练习了两遍欢迎的口号。

    在这焦急的等待中,七八辆小车从乡政府前方的路口缓缓驶来,一脸笑容的程万寿从黑色的奥迪车里钻了出来,冲着那些热烈的高呼口号热烈欢迎的小学生挥了挥手,并很有风度的接过了两个小女生递过来的鲜花。

    杨军才站在程万寿的身边,看着程万寿那张胖胖的脸上泛起的笑容,目光又落在了站在他旁边的赵中泽身上,心中对于这个得力干将又多了几分欣赏。

    中泽是个好同志啊!心中泛起了这种念头的杨军才,不觉就朝着赵中泽轻轻地笑了笑。

    赵中泽虽然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程万寿的身上,但是对于这个能够决定自己命运的杨书记,却也不敢怠慢,看着杨书记的笑容,他知道自己这一次算是赌对了。

    心情大悦的程万寿,在干部的列队欢迎中进入了河湾乡的会议室。经过细心布置的会议室,此时一片簇新,红色的旗帜更是让整个会议室显得肃穆庄严。

    而这个时候,赵老师却是大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可算是完了。看着那些脸色发红的孩子,长叹了一口气的她轻声的道:“孩子们,今天放半晌假,下午再上课。”

    “呼啦啦……”欣喜不已的小学生们,用各自的方式表达着对赵老师这种安排的喜悦。而在不远处的会议室之中,一阵阵鼓掌之声随着程书记的讲话而掀起。

    对于这次检查,程万寿和杨军才都是安排好的,这一检查,自然是顺利至极。不过虽然是这样,但是河湾乡的安排却也很是井井有条。

    “程书记,您慢一点。”赵中泽双手虚扶着程万寿,小心翼翼的说道。

    程万寿在小河山的山顶站稳了身躯,朝着赵中泽轻轻一笑道:“小赵啊,你不用这么小心,我这副身板什么没有干过?想当年,大生产的时候,那可是挑起担子急走二三十里不带喘气的。”

    “程书记,您现在的身体我觉得也比一些年轻的小伙子强,我这不是扶您,而是想近距离的向您学习呢。”赵中泽满是谄媚的朝着程万寿道。

    程万寿呵呵一笑,对于赵中泽的话很是受用,他点了点头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们这些年轻的同志,可是不能光顾工作就忘了身体啊!”说到这里,他朝着杨军才看了一眼道:“军才,特别是你,更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我听有同志给我反映说,你一工作起来就不要命,快到十二点了还不睡觉,这很不好嘛,要是身体折腾出点毛病来,你让我怎么向老领导交代啊!”

    自己什么时候工作到十二点了?杨军才心里虽然纳闷,但是却也明白,程万寿当着这么多的面除了对他工作的肯定,也是想让所有人知道他跟这杨家的关系不一般呢。虽然知道程万寿揣的是什么心思,但是对于这位程叔叔的关心,他还是欣然笑纳了。

    一时间,和谐的气氛充斥了整个小河山。

    此时的刘传法心里也有些激动,不过他激动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远处那青色的山,更不是山下那成群的波尔山羊。他激动的原因是在他面前正指点江山的诸位领导。

    “春风吹动,白羊成群,军才,你们芦北县今年的工作好啊,以提高农民收入为切入点,以特色农业为依托,思路不错,成效更是不错,这充分说明了芦北县在你的支持之下,又有了一个新的发展……”程万寿指着远处那青山白羊,大声的说道。

    “对于这些能干事创业的干部,组织就应该将他们提拔到更重要的位置上去,像小刘,干的就很是不错嘛,从市委组织部下来,这么快就能够适应县里的工作了,我看他不只是一个合格的县委办主任,还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副手嘛……”

    合格的副手,那最少是副书记,弄得好的话,甚至可以成为县长哪,嗯,应该是县长的可能性最大。

    刘传法哪里能不激动?官场上的事只要敢想,变数也会变为定数。此时的他恨不得一步跨到程书记的面前,向程书记表达一下内心里由衷的感激之情。

    “是呀,这都要感谢程书记您,要不是你把传法同志派到我的身边来,我可是会手忙脚乱的。”杨军才对于刘传法做出了很高的评价,这让刘传法无端的觉得山更绿了,天更蓝了,云也更白了!

    程万寿看着簇拥在自己四周的众人,心中很是满意,对于今天检查的接待,他更是满意,不过今天来芦北县,他的主要目的可不是光为了检查这些事情,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和杨军才商议。

    目光朝着四周发青的山脉和羊群看了一眼,程万寿就朝着杨军才招了招手,示意杨军才到他的身边来。

    杨军才快速的走了两步,来到了程万寿的身边,刘传法见杨军才动,本能的想要跟上去,但是他的目光朝着后面的赵中泽看了一眼,发现赵中泽一动不动,方才意识到隐显适度的重要性,立马又将脚步收了回来。

    领导有事情要谈,他上去岂不是自找没趣嘛。

    “军才,干的不错,这满山的波尔山羊,就是你来芦北县最好的成绩。不过有成绩可不能掖着藏着,要学会抬头看路,不能只顾着埋头拉车!你得让领导知道,知道你能干事,并且能把事情给干好了,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被埋没!”程万寿看着杨军才,语重心长的说道。

    虽然是老生常谈,但是杨军才还是听得连连点头,不过他心中却是对程万寿这番话不怎么放在心上,他要是藏着掖着,也不会拿鞭子督促着韩明启跟各路媒体联系了。

    “程书记您说得对,别的方面我还凑和,就是在市里没什么结交,这一点还请程叔您多多帮忙。”

    杨军才的话,让程万寿哈哈大笑,杨军才让他帮忙,他自然不会推辞。轻轻地朝着远处一指道:“军才啊,你放心,市里面有我在,不会让你吃亏的。”在市里面和杨家关系最近的,就是他和葛长礼了,而现在,程万寿根本就没有提到葛长礼,这一来是他的位置在葛长礼之上,二来嘛,也是他故意为之。

    “军才,你知道现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吗?”程万寿话锋一转,陡然朝着杨军才问道。

    对自己最重要的,那当然是将政绩宣传出去,不过杨军才并没有回答。来到芦北县之后,特别是和王子君打过几次交道之后,杨军才整个人也变得越发的成熟了,他知道程万寿在卖弄,虽然从内心里看不起程万寿这般姿态,但是嘴上还是笑着请教道:“还请程叔您指教!”

    对于程叔这个称呼,程万寿很是满意。虽然他在杨度陆面前根本就不敢称兄道弟,但是对于杨军才称呼他为叔叔,他心中还是蛮受用的。

    “军才啊,咱们都是一家人,就不用那么客气了。依我之见,对于你来说,眼下最为重要的除了将你的政绩宣传出去之外,就是将你的行政级别提上去。咱们安易市已经是副部级城市了,我现在都已经提升为了正厅级,而你们这些县委书记,也可以提升为副厅。”程万寿眯着眼,说到自己的行政级别之时,更是露出了一丝得色。

    杨军才本来还有点装模作样的神色,刹那间就变得正容起来,作为一个从政治家族走出来的人,虽然他狂妄,但是也知道提到副厅对于他是什么样的意义。那可不是跨上一个台阶那么简单,有时候一个台阶,就意味着登堂入室。一个台阶的差距,就可能影响几十年的命运。

    副厅级干部,想到那谣言的光环,杨军才心中的念头,不觉就火热了起来。他深深的吸了口气道:“程叔,眼下我该怎么做?”

    “你也不用做别的,只要将你取得的成绩宣传出去,得到上级领导的肯定就行了,其他的事情,由我来做。”程万寿用胖胖的手掌轻轻地拍着杨军才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

    杨军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了一下,这才道:“程叔,您说,是不是请齐省长来一趟?”

    请齐正鸿来,自然也是为了给他长脸的,只要得到了齐正鸿的肯定,那对于杨军才来说就是一个有力的支撑。

    “嗯,齐省长来好,胡省长要是能来那就更好了。”程万寿在说到齐正鸿的时候,眼角闪烁出了一丝嫉妒之色,不过他掩饰的很好,杨军才虽然站在他的旁边,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那我就去请齐省长来芦北县一趟。”杨军才挥了挥手,下定了决心道。不过随即,他又转换话题道:“程叔,你听说过南岛的房地产开发没有,我有一个朋友在那里做了一个大楼盘,几个月就能够翻上几倍,我婶子要是有兴趣的话,就让人来找我,也算是入一股吧。”

    这种事情,杨军才本没有打算给程万寿说,但是此时他发现自己越加要用得上程万寿,自然也就不吝啬那点小钱了。

    南岛的房地产,程万寿也听说过,不过他因为并不熟悉,所以也就没有打算投入,但是此时却是不一样了,杨军才提到这种事情,他哪里会反对?杨军才是什么人,那可是杨度陆的儿子,在程万寿的眼中,就是太子党中的人物。

    这等人的朋友,做生意会赔本么?

    “好,那就让你婶子麻烦你一次。这个老太婆一天到晚在家里闲着没事,干点事情也好。”程万寿自嘲的一笑,和杨军才显得越加的亲密起来。

    山风吹动,虽然依旧是眼前的那一片风景,但是杨军才此时看过去的感觉却又是不一样了许多,如果说刚才他看到的只是他在成绩之上压倒这个强劲的对手的话,那么现在,映在他眼中的,就是一个副厅级的位置了。

    副厅级的县委书记,再干上几年凭着自己家的关系,弄上一个地级市的市长,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一旦自己成为市长,那老杨家第三代领军人物的位置,就是非自己莫属。

    心中念头转动,杨军才就觉得一条金光大道,已经在前方给他展开。

    “程叔,他的党校生活听说就要结束了,准备怎么安排?”杨军才并没有说名字,只是用了一个重重的他来表示。

    对于这个他代表的是谁,程万寿心中自然清楚,他眉头轻轻皱了皱道:“他的安排还没有定,不过听说郑书记准备让他到市委当副秘书长。”

    “市委副秘书长?”杨军才下意识的重复了一句程万寿的话,心里升起了一丝本能的嫉妒。这个位置虽然比不上自己副厅级县委书记的位置,但是在这个位置上,王子君同样能够升到副厅级的职位,这让他心里多少有点不甘!

    “程叔,有没有办法让他离开安易,去别的地方,比如到郎木市当个县委书记什么的?”杨军才目光闪动,轻声的朝着程万寿说道。

    郎木市?程万寿神色一动,杨军才的意思,他立时就明白了,这郎木市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杨家势力最为集中的地方,郎木市市委书记曲穆和不但是山省所有市委书记之中少有的强权人物,更是杨度陆亲手提拔起来的嫡系。要是将王子君安排到那里的话,就算王子君手段再怎么高明,也只有被打压的份儿了!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要是一般的干部,他程万寿也许还能够办到,但是面对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王子君,他这个掌管着安易市人事大权的政工副书记,却觉得无能为力。

    “军才,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再节外生枝了,就算他成了副秘书长,以后的路也没有你宽阔,更没有你的快,等几年之后你在级别上完全压制住了他,到时候怎么做还不是由你说了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