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零章 是我揭穿太早 还是你演技太差
    刚才还是人头攒动,散会之后,就像刮过了一阵风,会议室里的人一下子变得寥无。分到一组的干部,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骑自行车的骑自行车,骑摩托车的骑摩托车,呼呼啦啦很快就走了个干干净净。

    河湾乡的这种情形,在芦北县的各个乡镇都在上演,虽说检查地点安排在了河湾乡,但是其他乡镇,却也是严阵以待,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和赵中泽的激动一样,此时在芦北县委大院里的杨军才也是万分激动,他倒是睡了一觉,只是这一觉睡得很不安宁。毕竟明天是一个关系到自己是否露脸的日子,杨军才想想都觉得激动。

    明天,只要胡一峰一来一去,自己就成了高配副厅级的县委书记了,从此之后,自己的政治前途就会变成康庄大道。脑子里又把明天的接待工作细细的过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疏忽之后,杨军才这才放下心来。

    平静下来之后,杨军才又不由自主的想起来刘传法给自己汇报的事情,嘴角的笑意不觉更多了几分。省委党校真是有意思,居然将芦北县定为青干班参观学习的一个站点,而且这个时间,和胡省长来的时间竟出奇的一致。

    真是会拍马屁啊!感叹了一番省委党校领导的政治敏感性之后,杨军才就本能的想到了在青干班学习的王子君。

    他不会请假故意不来吧?心中念头闪动的杨军才,缓缓的摇了摇头,在他看来,王子君虽然不愿意跑来给他歌功颂德,但是,这个很能隐忍的家伙,心里再怎么难受,也不会不来的,说不定他还怕因此留下话柄呢。

    他来了更好,等他看到自己的成绩,尤其是胡省长对自己大为肯定的模样,恐怕会嫉妒得发狂吧?

    杨军才想到王子君嫉妒得想要抓狂,脸上却只能挂着微笑的模样,心中别提有多痛快了,睡不着的他素性将被子一登,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黑色的夜空透过玻璃映入了杨军才的眼眸,他站在窗前,就好似一个等待着光明的战士,眼眸之中充满了坚定的信心。

    杨军才同样不知道,就在这一片县城之中,同样有一些人没有睡,这些人和他同样的兴奋,揣着同样的期待,等待天明之后,那一场由他们主演的大变。

    夜空深邃,长短不一的呼吸声在三湖市委招待所的客房里不断地传出。一层楼几十间客房,此时已经被青干班的学员占满了,每人一单间的青干班学员在三湖市受到了最为热情的接待。

    对于青干班的考察学习,三湖市委十分重视,不但由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负责全程接待,而且,在今天晚上考察完之后安排的例行酒会上,三湖市委书记、市委组织部部长这两个三湖市大佬级的人物也出现在酒会上,对青干班的学员表示热烈欢迎。

    尽管这两位大佬只是敬了几杯酒就走了,但是,如此高规格的接待,仍然让青干班的学员十分受用。两个大佬级别的人虽然离开了,但是三湖市的大小干部还在热情接待,不少青干班学员都喝高了,作为东道主的鲁田诚,更是喝得人仰马翻,被几个人抬着给抬了下去。

    就在大部分学员都在沉睡之时,王子君却睁着眼睛,虽然他也喝了不少的酒,但是此时的他却是难以入睡,想来,明天自己的出其不意,可能会给很多人带来一个意外的惊喜吧。

    虽然自己布置的很是不错,但是王子君却无法确定一切都是滴水不漏,更何况,在某些大佬犀利而敏感的判断之中,就算自己不曾露出任何马脚,他们也会很快就猜出自己这个始作俑者来的。

    猜出来又能如何?自己要的东西,不能指靠别人的施舍,官场上,如果一味的妥协,恐怕最终只能沦落成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说不定反其道而行之,会更有胜算呢。

    琢磨着肖子东和孙贺州等人打来的电话,王子君不觉掏出来一根烟,他的布置差不多都已经起了效果,张东远的那篇关于房地产方面的文章,也在国家级的内部刊物上发表了,虽然上级领导还没有对此作出批示,但是以王子君对于前世的了解,恐怕也等不了多长时间了。

    不过这个手段,毕竟是一个听天由命的手段,王子君并没有将太多的希望寄托在这上面。

    时间在沉思之中缓缓的过去,一抹鱼肚白开始出现在天际。迷迷瞪瞪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王子君,在外面嘈杂的起床声中醒了过来。

    简单的洗了把脸,将自己整理了一下的王子君刚刚走出房门,就见张舒志从隔壁房间里走了出来,今天的张舒志显得特别的精神,就连头发都用水摩丝打理了几下,显得纹丝不乱。

    青干班的这些学员并非只有张舒志打扮的这么规整,几乎所有的人都穿得笔挺,而且按照王子君的观察,他发现几乎所有的学员,都换上了一身新衣服。看来,能够和省长碰面的机会,这些人一个也不想失去。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这群干部能够成为全省青干班的第一期学员,果然都是来自各条战线上的精英,不过可惜的是他们这些人都选错了时间,这一次的参观学习,注定是没有他们事情的。

    “班头儿,早餐在下面,咱们一起去吃。”张舒志朝着王子君笑了笑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和张舒志并排走进了餐厅,此时的餐厅内准备了各种各样的小吃,包子油条更是摆满了条案,三湖市的一位组织部副部长此时已经恭候在餐厅之中,招呼着这些青干班的学员们开始就餐。

    “刘部长,让您操心了!我也不跟您说客气话了,总之你和三湖市的领导无论去哪儿,只要有我们这帮兄弟姐们的地方,可别不声张,有哪个招待不周了,您直接呼我,我发动所有同学对他一致声讨,非把他折腾一下不可!”张露佳还没有下来,作为班长的王子君自然要和这位副部长客气几句,多谢人家的热情接待。

    那刘部长对于王子君将他放在所有三湖市领导之前很是享用,他心里也明白,后面那些领导主要都是作为陪衬的,而他才是感谢的主角。看着王子君那年轻而充满了笑容的脸,刘部长心里也开始明白了,为什么这个看上去最年轻的学员居然是这期青干班的班长。

    正在吃早餐的学员们也跟着起哄,随着青干班要结束,这些本来官场气息很浓的青干班,开始缓缓的朝着真正的班级转型,一些人在这个时候,也逐渐放开了。你请我吃碗炒米粉,我请你一顿卤猪舌头,或者他走过来踢你一脚,你笑骂他一句,那多之我的书记人生

    “子君县长,各位领导,真是没想到你们会和胡省长同时到达,要说我这个做地主的,到现在才来看诸位领导,真是有点失礼了,不过诸位领导也会体谅一二,事情都赶到一块了,这么着吧,诸位领导多在咱们芦北县停留两天,让子君县长带着大家好好看看芦北县。”杨军才在刘传法的陪同下,笑眯眯的走进会议室,一进门,就拱着手朝青干班的学员说道。

    王子君笑看着杨军才的表演,心中不胜感慨,杨军才的变化不小,言谈举止也更成熟了。

    “请杨书记放心,我一定会将诸位领导陪好的,有芦北县和杨书记作为后盾,我保证高质量完成陪吃陪喝陪调研的三陪工作,让本次芦北之行给诸位领导留下一个难忘的印象。”王子君等杨军才一表演完,就跳出来给他撑场子。毕竟现在是在外人面前,杨军才既然已经这么说了,自己要是塌台什么的,那倒是被人看轻了。

    两人一唱一和,配合得十分默契,不了解情况的人恐怕还会以为这芦北县党政班子团结一心,针扎不透呢。可是,作为知根知底的刘传法,却是下意识地低下了头。

    “王县长,你参加党校青干班,即给自己充了电,又能放放松。可是老哥我可就不行了。这些天推行三一五工程,只有一个字:累啊。这就更让我想起来老弟你了,这半年如果有你在家坐镇,估计我会轻松不少啊,不过你就要回来了,我马上就可以歇歇了!”

    “当初在推行这项工程的时候,我也想过,是不是等你来了再说,不过最终考虑到时不待我,咱们早一天实施这项富民工程,就能早一天让老百姓得实惠,所以就没有等你,等真正实施起来我才知道,这担子真是不轻啊!”

    杨军才和全体学员打过招呼之后,就握着王子君的手亲切的说道。虽然此时他的声音不高,但是,他完全可以相信,在座的每一个学员都能听到,而且,这意思也是明摆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