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六章 哲人无忧 智者常乐
    曾一可的意思是很明显的,就是他们这些老干部出面到市里、省里为王子君请命一次,虽然胜算不是很大,但是这么一个举动的作用却是不容忽视的,而且,此举也充分显示了这位人大前主任对他的鼎力支持。

    对于曾一可的提议,王子君笑着推脱了。尽管这个提议不无成功的希望,但是他并不想给人留下一个逼宫的印象。

    齐正鸿想出的这个招数,就算王子君也是十分感慨它的高明,没有丝毫的烟火之气,却不动声色的给了他最大的伤害。如果他留在芦北县,副厅级的职位恐怕就是水到渠成,但是现在,就这么一全面培养,他这个副厅级的梦想就会落空了。

    让你升不上去,看上去没有什么大的伤害,但是对为官之人来说,却是一个最有力的牵绊,而这个牵绊,在很多时候,几乎会影响人一辈子的。

    果真是老辣的手段,就是不知道是谁动的手。王子君的手指轻轻地敲着桌子,心中沉吟着自己的对策。随着他手指在桌面上敲得越来越轻,一丝淡淡的笑容浮现在了王子君的嘴角。

    “王县长,省委组织部怎么能这么做呢?”孙贺州气呼呼的走进办公室,很是为王子君感到不平。作为王子君的前任秘书,可以说整个芦北县,最关心王子君前途的人之中,他也是其中一个。

    王子君笑了笑,摆了摆手道:“也不能这么说,省委的文件,也是为了我们这批学员能得到全面发展,贺州你作为我的秘书,这一点一定得给我记住!”

    孙贺州很少见到王子君这般严肃的样子,心中不由得一寒,赶忙道:“王县长,对外我绝对不会乱说,但是这件事情明显对您不公平嘛!”

    “是不是公平,不是你我说了能算的,你现在的位置非同寻常,你是统领一个乡的代乡长,现在河湾乡的情形依旧不容乐观,我的事情你不用管,你要想的是如何把握好河湾乡的大局。”王子君脸上的严肃之色渐渐散去,声音变得越加的平和起来。

    孙贺州赶忙点头道:“王县长您放心,我绝不会让您失望的。”

    “嗯,我听说你一去就把赵中泽的很多作法给废止了,其中就有赵中泽要给每一个装羊的老百姓许诺的工资。”王子君扔给孙贺州一根烟,笑着说道。

    孙贺州接过烟,点了点头道:“王县长,这都是赵中泽拉下的屎,咱没有必要给他擦屁股,再说了,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觉得还是就这么算了的好。”

    王子君看着在自己面前还是有些放不开的孙贺州,轻轻笑着道:“贺州,回去都发了,虽然这件事情赵中泽干的有点过火,但是他当时毕竟是河湾乡的党委书记,他的承诺,当时就代表着河湾乡,你要是给废了的话,那就是政府说话不算数,这不好。”

    孙贺州听着王子君平和的话语,也感到自己的做法有点欠妥当,沉吟了瞬间道:“王县长,您放心,我回去就将这件事情处理好。”

    说到这里,孙贺州沉吟了一下接着道:“王县长,既然说要让你们这些干部全面发展,我觉得你还不如回到党校接着完成您那没有完成的学习呢,凭什么留在这里给人家收拾烂摊子?”

    孙贺州的胸膛,此时都有点起伏,他的这种表现很是反映了和王子君亲近之人的怨气,不论是论什么,这个县委书记的位置都应该属于王子君的,可是现在的情况就是王子君失去了当这个县委书记的资格。

    “我还是芦北县的县长。”王子君拍了拍孙贺州的肩膀,沉声的说道。

    孙贺州走了,和王子君又谈了几件事情之后就走了,王子君看着孙贺州离去的身影,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加的灿烂。

    而就在王子君将要被阻止到县委书记这个坎上的事情传开之后,不少人也同时行动起来,一场无形的风雨,将随着这些活动,再次搅动起来。

    江省的省委办公楼里,林泽远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笑着和王光荣谈论着省里的一些事情,在说完了一个干部使用的问题之后,林泽远笑着朝王光荣道:“光荣,我听说子君受欺负了,他要是在山省过的不舒心,就让他回来算了!咱们江省同样有他大展宏图的地方。”

    王光荣没想到林泽远会突然提到王子君的事情,他对于这件事情也很生气,但是却没有想到林泽远竟然会先提前这件事情,他沉吟了一下道:“林书记,谢谢你对子君的看重,不过这小子脾气倔强,他说,他的事情他能解决,不用我们太操心。”

    林泽远哈哈一笑道:“看来,这小子不但年纪见长,这脾气也见长了,好,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能玩出什么花样,最好啊,就是让那个人下不了台!”

    林泽远没有说那个人是谁,但是王光荣心里却明白这位省委书记说的是谁,要说对那个人的不喜,恐怕他比林泽远多上几倍,谁让这个家伙坏自己儿子的前程呢?插手小儿辈的交手,可不是很地道。

    北京的春末已经显出了夏日的味道,风温热的打在脸上,一身休闲装的莫小北,就好似一棵白杨树,亭亭玉立地站在莫老爷子钓鱼的小湖旁。

    天上没有一丝风,凝固了似的湖面上孤零零地插着一只一动不动的鱼漂。莫老爷子专注地盯着鱼漂,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如果不是他眼睛里红红地映出湖心的夕阳,站在一旁的莫小北还以为爷爷睡着了呢。

    在莫家,莫老爷子钓鱼的时候那是最忌有人打搅的,“钓鱼的时候,我眼里只有鱼漂!”

    第一次陪爷爷钓鱼时,莫小北是冲着撒欢儿的目的来的。谁知专心垂钓的老爷子一到湖边就冷落了她,莫小北耍起了小姐脾气,没料到一向待她慈爱有加的爷爷竟然板了脸,很郑重地对她说了这句话。

    莫老爷子握着鱼竿的手臂似乎动了一下,莫小北的心头一紧,仿佛在钓鱼的不是爷爷而是她。莫老爷子并没有像她期望的那样倏然间扬起鱼竿,他又一动不动地归于平静,脸上依旧漠然得没有任何表情了。

    莫小北悄悄地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快六点了。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看来,平日里能在莫家行使的特权在这一刻也失效了。蹑手蹑脚地挪了挪,稍稍远离了一点莫老爷子,打开为了不打搅爷爷的垂钓而关掉的手机。

    关闭了一下午的手机突然解除了禁锢,便毫不犹豫地一古脑儿地释放出一连串的短消息。莫小北粗略的看了看,又瞥了一眼远处的爷爷,爷爷依旧如故地坐在湖岸边,这让她心里暗暗着急的同时,不得不佩服爷爷的定力。

    莫小北把手机装进牛仔裤的口袋里,慢慢踱回爷爷旁边。爷爷的收竿鱼还没有钓上来,这湖里怕是真的没有幸存的鱼儿了。

    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间响了,把莫小北着实地吓了一跳。莫小北还没来得及懊悔自己忘记关机的疏忽,莫老爷子已经目光如炬地射住了她,脸上笼了一层薄薄的霜。

    “爷爷,对不起,我,我……”慌乱之下的莫小北不知道说什么好。

    “接吧,开着手机不接电话不礼貌。”莫老爷子转过身去,像是在嘱咐莫小北,又像是自言自语道。

    莫小北慌乱地按下了接听的按键,手竟然有些抖。她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去扫莫老爷子脸上的神情,心里揣度着爷爷是不是因为自己开着手机搅扰了他难得的闲情逸致而不快,看到的却是爷爷沉静安然的神态。

    电话竟是王子君打来的。也没什么事,只是问候了一下。显然,这个平日里因为稀少得有些过份,而让莫小北觉得万分甜蜜的电话也失去它往日的吸引力了!

    莫老爷子不再去关注他的鱼漂了,眼睛眯着注视着西天的落日。莫小北看不到爷爷的目光,却不知怎么觉得,此刻爷爷的眼中一定是冰冷冰冷的。

    轻轻地回过头,莫老爷子看着紧绷着小脸的莫小北,脸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慈爱,问道:“怎么,那小子让你给我告状了?”

    “没有,他从不跟我说工作上的烦心事,但是,这瞒不了我的!”莫小北抓起一把鱼食朝着小湖里一洒,接着道:“爷爷,杨度陆实在是太过份了!”

    “杨度陆做的是有点过,不过子君也出手太狠了,他这一下,杨军才眼看就要到手的副厅级没有了不说,这次挂职锻炼,也以惨败收场了,别的不说,光这次事件,就够他回来坐两年冷板凳的了。”

    莫老爷子轻轻地晃着手中的鱼竿,接着道:“杨度陆这个人虽然以大欺小,但是为人倒也大气,而且看得很远,这种事情对于杨军才来说,爆出来比不处理压制起来的危害小很多呢,对这些,你不服不行。”

    对于莫老爷子这个时候分析杨度陆,莫小北根本就没心思听,一跺脚,跨步来到莫老爷子的身旁,双眸静静的看着莫老爷子,就是不说话。

    莫老爷子绝不是一个木讷之人,尽管他不会在家里人面前饶舌,但是,对于莫小北这个孙女,还是有些破例的。当年金戈铁马多年,算得上天不怕地不怕,但是面对自己最宠爱的孙女,这一言不发的撒娇,很快就绷不住了。

    和莫小北对视了几眼,就求饶道:“好了好了,倔丫头,算我怕你了行不行?这件事情,我帮你解决了,不过那小子山省是不能呆了,杨度陆既然发了狠,不如还是让他回江省或者其他的省去吧,他的资历在那里摆着,过上一年半载的,当个副厅级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难道非要离开不行吗?”

    莫小北在专业领域中称得上是聪明绝顶的,在人情世故上却有些淡漠,甚至有些与她年龄不相符的单纯与幼稚,但是,对于王子君的爱,却是本能的,发自肺腑的,她对他的爱是这般投入,绝对没有半点的矫揉造作。莫小北不懂官场里的东西,但是她却知道,离开山省对于自己心爱的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不走怎么办?杨度陆用一个副省长的位置让聂贺军保持了沉默,而那青干班的文件,不论是弄到哪里,都是堂而皇之的没有什么错,现在就算是你心中明白子君吃了哑巴亏,你也说不出来。”莫老爷子从马扎上站起身来,笑着和莫小北道。

    “这就是杨度陆的高明之处,让你吃了亏也说不出去。”感慨了一声的莫老爷子,目光就朝着莫小北看了过去。

    凭心而论,莫小北并不愿意让自己心爱的男人陷入这些没完没了的政治斗争之中,搅扰他,甚至是折腾,但是,从新婚之夜自己把作为一个女孩子最珍贵的东西给了他那一刻起,她就把这个男人看作是自己生命的全部了。她不想看到他在工作上遇到麻烦,每每想到心爱的男人此刻正处于惆怅的沉默之中的时候,莫小北甚至有一种劝他激流勇退的冲动!

    但是,她不会这么干。她太了解他了,他要的就是一种成就感,一种责任感,这是一个有追求的男人,任何艰难险阻都阻挡不了他奋勇向前!

    “可是我觉得他不会走的。”莫小北两只粉嫩的小手轻轻地搓动,肯定的说道。

    “那就只有让杨度陆磨一下他的棱角了。”莫老爷子轻轻的一提鱼竿,一条长有半尺的鲤鱼从水中被提了出来,银色的鳞片在阳光之下,泛着耀眼的光芒。

    “丫头,我也没办法,这次杨度陆虽然做的有点不地道,但是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杨军才也吃了亏,更何况杨度陆手法高明,我也不好说什么,最好调离一下,这样对双方都有好处。”莫老爷子再次放下鱼竿,语重心长的朝着莫小北说道。

    莫小北没有说话,尽管对爷爷这么表态,她心里是排斥的,但是,心里却也清楚,莫老爷子说的都是实话,杨家的影响力并不比他们莫家小,现在杨军才吃了如此大亏,就算是老爷子出动,恐怕杨度陆也不会再让步了,可是自己心爱的男人,吃了这么大的亏,他会心甘情愿的忍气吞声吗?

    到手的副厅级飞了,几乎整个安易市的党政机关都在议论这件事情,当然,议论的主角有两个,一个是王子君,一个就是杨军才。

    王子君在别人的嘴里,那是好事变成了坏事,本来进入青干班学习,多让人羡慕;杨军才的出事,更是给了他一个绝好的机会,芦北县县委书记高配已经成为了定局,而收拾残局,眼见就要成为芦北县委书记的他,却因为省委这么一个对他们这批青干班学员重点培养,弄到机关里去了,这可是失去了一个大大的机会。

    和对王子君的可惜不同,杨军才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了,羊不够,人来凑,这句口头禅,好像被杨军才申请专利了,不少了更是私下里龌龊的称杨军才“狼书记”,毕竟是因为一句狼来了,才把杨军才折腾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在一些机关的小干部为这两个人众说纷纭的时候,那些已经到了一定级别的大干部们,却开始忙前忙活的跑了起来,芦北县一下子空出来这么多职位,这对于很多人来说,那自然是一个好机会,绝对不能放过。

    步入官场就像走进了沼泽地,步步泥泞,处处险滩,一不小心就会被卷入一场无影无踪的战争,这场战争没有硝烟,没有炮声,却有一股势力翻江倒海,八面呼应,齐心协力地向着每个人袭来了!

    就在安易市为此暗潮涌动的时候,王子君却是依旧稳坐钓鱼台,该处理的事情,他依旧不紧不慢的处理着,浑然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样子。

    王子君看上去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就是他的现任的秘书曾越武也感觉不到王县长和以往有什么不同,除了每天多看些报纸之外,一切都和以前差不多。

    “王县长,这是今天的报纸。”知道王子君闲下来就爱翻报纸看,曾越武每天上班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传达室将各种报纸拿过来,尽管分发报纸有专门负责的通讯员。作为一个秘书,曾越武在职业素养上,“老鹰的眼”尚不具备,但是“兔子的腿”却是修练得差不多了。

    王子君点了点头,随手拿起来一份文件看了看,神色从容至极,但是当他翻动到第二版的时候,一丝掩饰不住的喜色还是从他的脸上显露了出来,后世之中,要在几个月之后出现的那种现象,已经逐步展现了出来,很多投资在那里的地产公司,开始濒临破产。

    “王县长,财政局的赵局长在外面,您看,你要不要见见?”曾越武很是小声的向王子君问道。

    王子君轻轻地放下报纸,心中暗道,曾越武和孙贺州比,还是有点不足之处,这种事情,作为一个称职的秘书,你光汇报前面的就行了,后面的说多了就是画蛇添足。

    “让他进来吧。”王子君已经猜测出这位赵局长十万火急的前来找他是为什么,沉吟了片刻,就轻声的吩咐道。

    曾越武出去不久,财政局的赵局长就快步走了进来,一般来说,下面的干部在拜见县领导的时候,一个个都是从容镇定、天塌不惊的模样,在领导这里留个能成事的印象还是有必要的,但是此时,这位财政局长,却是满脸的慌张。

    “王县长,这下坏了,孙晓悟联系不上了!”来到王子君的面前,这位赵局长一没有问好,二没有客气,直接就来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孙晓悟是谁,王子君自然知道,这位财政局前预算科长,在王子君主政芦北县的时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但是在王子君去学习之后,他就成了一个叱咤风云的角色,不知道怎么讨得杨军才欢心的孙晓悟,可谓是红极一时。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提财政局副局长的时候,这位孙晓悟却被派到了南岛,成了一个县里成立的投资公司的法人代表,主要负责运作在南岛的房地产投资。在杨军才的时代,这人回来过一次,出去时还是土里土气的孙晓悟,一回来就给人一种荣归故里的感觉,听说请县里领导喝的酒,那都是外国弄来的洋酒xo呢。

    “怎么回事?”虽然已经大概猜出了什么,但是王子君依旧不动声色的问道。

    “王县长,这两天孙晓悟联系不上,而且……而且他那个公司里的电话也停机了。”赵局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慌慌张张的说道。

    “那就好好调查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等调查清楚了,再向我汇报嘛。”王子君将手中的笔一放,沉声的说道。

    已经意识到不好的赵局长,在王子君的平静之下,也放松了不少,稳了稳神,又沉声的说道:“以前这孙晓悟每天都是早请示晚汇报的,这三天没见他打电话,我主动给他打电话,才发现联系不上了,我心里没底儿了,他手里……手里可拿着咱们芦北县在南岛房地产的全部投资啊!”

    “你去他家里查查,看他跟家里人有没有联系过,要是没有的话,就想别的办法吧。”王子君说话之间,看了看表道:“我还是有其他事情,你先忙去吧。”

    赵局长看着站起来的王子君,刚刚平复下来的心情,又跳成一团糟了,想到那几千万的窟窿,他的心跳又加速了,在王子君走到椅子前时,他突然一把抓住王子君的胳膊,求助的哀求道:“王县长,您可得救救我啊,这件事都是杨书记的主意,和我真是没有任何关系啊!”

    对于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王子君清楚的很,现在这件事情,更是他手里攥的一张底牌,看着失态之下的赵局长,王子君轻轻地一托手,安抚道:“老赵,先不要慌,是谁的责任,那就是谁的,咱们党的政策,向来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这样吧,这件事情我也没有参与,要不,你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我一五一十的写清楚了,也好让我心里有个底儿?”

    已经慌了神的赵局长,就好像终于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频频点头之下,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份手写的材料,急促的说道:“王县长,这是杨书记让咱们县投资南岛的全部经过,都在这里呢。”

    在王子君看材料的时候,那位赵局长的脸色不断地抖动,就好似一块块肉,从他的身上要掉落下来一般。

    翻动着和自己掌握的东西差不多的材料,王子君神色不变,一丝淡淡的冷然之气,却在他的身上升起。这招棋他本来只是作为预防的,但是现在,这杨度陆明显以大欺小,那也只能重拳出击,让他见识见识自己也不是好欺之人了!

    说了几句安慰的话,王子君送走了赵局长。早就等着这个时刻的他,刚刚准备给蔡辰斌打电话让他备车的时候,就听电话的铃声响了起来。

    “班头儿,我是张舒志啊。”张舒志的声音虽然压低了,但是王子君依旧从声音之中听到了一丝丝的兴奋之意。

    王子君笑了笑道:“是舒志啊!听你这么高兴,是不是你的工作已经安排下来?”

    “班头儿,基本上算是定了,他娘的,把我弄到中北市的一个区里当区长了,好歹也算执政一方吧!”张舒志把自己的工作给王子君显摆了一番,就接着道:“班头儿,这次你是怎么了,我怎么听说你要到省政府政研室里去当一个处长啊?你是不是觉得好鞋不硌脚啊,光等着天上掉馅饼,就没活动活动吗?现在结果还没完全定下来,你不能干等着啊!”

    政研室本来就是省政府办公厅的清水衙门,在那里当处长,那就是真正的热部门冷板凳了。王子君听着对自己的安排,心中冷笑,但是嘴中却不以为然的打哈哈:“革命同志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嘛,不过舒志,还是谢谢你,等我回了省城,咱们再好好聊一聊。”

    张舒志又说了几句为王子君打抱不平的话,就挂了电话。张舒志的电话挂了刚两分钟,王子君的手机再次响了,这一次是张露佳打来的,电话那头张露佳气呼呼的说了王子君的安排,和张舒志说的一般无二。

    “他们简直就是在整人嘛,我去找赵校长反映,赵校长说这是胡省长亲自定的,说你理论水平比较高,又具有一定的基层工作经验,省政府政研室就需要像你这样的干部。这不是屁话嘛!”张露佳最后四个字的评论说完之后,电话那头顿时没有了声音,显然,这位一直在王子君面前保持着自己优雅形象的露佳姐,也意识到自己说话的不雅之处了。

    王子君笑了笑,对于这种事情他早就有心理准备,安慰了张露佳两句之后,就笑着道:“这样也好,我就能一天三顿在山垣市吃你做的饭了!”

    “去你的,想吃饭找你媳妇去。”张露佳娇斥了一句,随即又心软了,柔声道:“只要你不怕,想吃什么我都愿意给你做!”

    “这话可是你说的,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那我可随心所欲了,你可别后悔哟!”王子君轻轻一笑,不怀好意的调侃道。

    对于王子君话语的变化,张露佳哪里会听不出来呢,她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心里却是充满了甜蜜,又和王子君抱怨了两句之后,就说要回家找老爷子一趟。

    王子君知道她的意思,不过也没有阻拦,他知道这件事情张家插手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毕竟,这还涉及到张东远能不能成为副省长的问题哪。

    张露佳挂了电话,王子君的手机很快就成了热线了,打来电话的基本上都是青干班的同学,这些同学别的都没有说什么,都是为王子君抱不平,但是也有在抱不平之中,将自己的一丝小小的得意显示出来的。

    对于这些电话,王子君只能笑着打哈哈,怎么说人家也是揣了一腔同情心的,他要是反应激烈的话,丢的那就是他王子君的面子。

    蔡辰斌的车,早就在大院里等着了,等王子君下楼之后,他就快速的帮助王子君打开车门。还没有等王子君上车,电话再次响了,本来还以为还是同学的王子君,在接听电话的瞬间,就听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喂,是王子君县长吗,我是红罗春的老秦啊。”

    红罗春酒厂的秦寿生,王子君的脑际瞬间泛过了秦寿生的模样,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王子君和秦寿生就没有怎么见过面,毕竟两人所在的领域联系的不是那么紧,不过秦寿生对于王子君,却是没有丝毫的失礼,不但时不时的打个问候的电话过来,逢年过节的时候,还专门派人给王子君送来他们厂里特产的红罗春酒。

    酒虽然不贵,但是这番情意却是不能漠视的。此时听到秦寿生的电话,王子君轻笑一声道:“秦总,怎么这个时候想起小弟我来了,有什么召唤的事啊,尽管吩咐好了!”

    秦寿生对于王子君如此给面子的回答很有些受宠若惊,人嘛都是这样,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秦寿生哈哈一笑之后,就诚惶诚恐的说道:“王县长,您可别拿我老秦开玩笑,您可是大领导的命,我这小胳膊小腿的,可经不起您的折腾,您要是这么说我,可就折煞我了!”

    王子君和秦寿生打了两句嘴官司,电话里的气氛越加显得融洽了起来,不过王子君可不认为秦寿生给他打电话只是为了和他聊天,只不过此时他也不愿意率先挑起这个话题。

    “王县长,您现在在哪儿呢?”秦寿生又扯了几句客气话之后,终于步入正题道。

    “在去安易市的路上呢。”王子君也没有隐瞒,笑着说道。

    “哎呀,咱哥俩儿可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我现在正在安易市呢,那啥,王县长,今天中午我可就先挂号了,您可不能再答应别人了,老哥我来安易市一次不容易,咱们哥们好好地吃顿饭。”

    秦寿生竟然在安易市,王子君顿了一下之后,就热情的说道:“你老哥来安易市也不给我打招呼,是不是看不起兄弟我啊,这样吧,今天这顿你安排地方,但是这个客,就由我来请了!”

    让王子君请客,秦寿生自然不答应,作为红罗春酒厂长的一把手,他也许缺别的,但是一顿酒的酒钱却是怎么都不缺的。和王子君客套的扯了几句之后,秦寿生就邀请王子君到辉都酒店,他在那里恭候。

    放下电话,王子君心头升起了一个问号,秦寿生乃是红玉市红罗春酒厂厂长,他来安易市找自己是为了什么?

    想不通的事情,就随它去吧。王子君这次去安易市,要见的是郑东方,在车子出了芦北县城之后,王子君就接通了郑东方秘书章德龙的电话。

    “您好,王县长。”章德龙一接通王子君的电话,就满是热情的对王子君说道。

    作为市委书记的秘书,能够在看到来电显示之后张嘴就把自己叫出来,这还是需要几分本事的。王子君对章德龙的好感不觉就增加了几分,这个章德龙能够当上郑东方的秘书,果然是有两把刷子的。

    “章秘书你好,郑老板有没有时间?”王子君近段时间发现有人已经开始将领导称呼为老板,此时在私下里,也这么朝着章德龙说道。

    “郑书记正在开会,要不,您先等一下。”章德龙朝着四周看了一眼,轻声的朝着王子君再次说道。

    郑书记在讲话,王子君沉吟了瞬间,接着道:“章秘书,麻烦您等一下给郑书记汇报一声,就说我有紧急的事情需要向郑书记汇报。”

    “好的,王县长,郑书记一开完会,我就向他汇报,到时我会给你电话。”章德龙沉吟了瞬间,轻声的说道。

    挂了电话,王子君往柔软的座椅上躺了躺,目光就落在了四周的山野上,此时的春天,已经算是彻底的来了,一股股绿意,弥漫在漫山遍野之间。

    安芦公路上,车辆很多,大大小小的车辆塞满了这条交通要道,在修建之时算得上是超前的四车道,此时也显得拥挤不堪了。但是有一点却是值得称道的,正是这些拥堵的车辆,给芦北县的经济带来了腾飞的动力。

    王子君的车速不快,在到达安易市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左右,在路上,章德龙的电话打了过来,说郑东方让他下午两点的时候到办公室。

    一般情况下,县委书记见市委书记还要预约,而自己一个电话打过去郑东方就让章德龙安排时间,可见这位市委书记对于自己还是很给面子的。

    “王县长,咱们现在去哪里?”蔡辰斌在进入安易市之后,轻声的朝着王子君问道。

    “去辉都酒店吧。”看了看时间,王子君朝着蔡辰斌摆了摆手,轻声的说道。

    蔡辰斌答应一声,小车一摆方向,就朝着另外一条路走了过去,此时,安易市的车流虽然不如前世那般的拥堵,但是要想跑起来也快不了,当车辆停在辉都酒店那宽阔的停车场时,因为正赶上饭点,那停车场上几乎已经被各种各样的车辆所占据了。

    蔡辰斌停好车,王子君就朝着那辉都酒店的大门走了进去,两个穿着职业套装,修长**被长筒袜包裹得性感迷人的服务员热情的说了一声欢迎光临,快速的把酒店的门打开了。

    不知道秦寿生安排在哪里的王子君刚刚准备拨电话,就见一个人快步的走过来,还没有走到王子君的身旁,他就热情的伸出双手道:“王县长,好久不见。”

    王子君一看来人,倒也认识,乃是红罗春酒厂的厂办主任夏建仁,他笑着和夏建仁握了握手道:“夏主任也好,咱们算是有些日子没有见了,上回你派人送的那两瓶陈酿酒真是不错,我家老爷子非常喜欢!”

    其实,那两瓶陈酿酒是秦寿生让送给王子君的,但是经手的却是夏建仁,此时王子君将这件事归属到夏建仁的身上,倒也没有什么错误。不过夏建仁却心中明白这是王子君再给自己脸上贴金呢,当下脸上的喜色顿时又增加了几分。

    “王县长,秦厂长正在上面等着您呢,您请跟我来。”夏建仁说话之间,就给王子君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王子君笑了笑,也没有客气,大踏步的朝着楼梯上走了过去,夏建仁跟在王子君的后面,朝着蔡辰斌点了点头,然后不动声色的将一张自己的名片塞进了蔡辰斌的手中,虽然王子君对他很是客气,但是夏建仁对于自己的定位却很是准确,他知道自己最应该结交的还是王子君的身边人。 -/

    刚刚上到二楼,一脸笑容的秦寿生就迎了过来,他笑容满面的朝着王子君伸出手道:“王县长,咱们可是好久没有见了,老弟你可是让我想死喽!”

    秦寿生的热情,在王子君的意料之中,不过在和秦寿生握手的时候,王子君注意更多的却是站在秦寿生身旁的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的中年人。

    这人圆圆的脸上同样挂着笑容,跟在秦寿生的身旁显得很是稳重,一看此人就是机关干部出身。在王子君的目光看向他的同时,他也热情的朝着王子君点了点头。

    “秦厂长,我也想你啊,咱们就这么不知不觉成了两个省的人了,我回红玉市的次数少了点,你老哥可不要见怪哟。”王子君和秦寿生握着手笑着说道。

    秦寿生见王子君如此给自己面子,脸上的笑容登时更增了几分。当即呵呵一笑道:“这还不是怨你老弟,要不是你老弟提议建设安芦公路,恐怕咱们还在红玉市这口大锅里一起端碗吃饭呢!”

    两人说话之间,就已经走进了包间,足足有四五十平方的包间装修得金碧辉煌,明亮的灯光照耀的各种玻璃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王县长,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老同学赵贲意,现在在安易市政府法规处当处长呢。”在走进包间之后,秦寿生指着站在王子君旁边的干部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