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八章 哥不是收破烂的 做不到随叫随到
    自家老子,说到底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儿子被人欺负的。不管他官居何品,这点舐犊之情都是无法割舍的。

    对于前一段发生的事情,杨军才丝毫没有觉得自身有什么错,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赵中泽,都是刘传法,都是王子君陷害他的结果。他本人既没有贪污又没有受贿,不比那些一顿饭吃头牛,一屁股坐栋楼的贪官污吏强多了?

    什么叫执政为民?那就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嘛。他杨军才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什么叫真正的执政为民?那绝对不是挂在口头上或者是高高在上,指手画脚,而是千方百计的把人民群众领上致富的道路嘛。

    在担任芦北县的县委书记期间,他杨军才所做所想都充分体现了这个先进的执政理念,对人民群众充满了感情,不是恻隐之心,而是政治责任;不是策略安排,而是价值取向;不是权宜之计,而是根本要求。说到底,那就是一句话,发展经济才是硬道理嘛。从这个角度来看,谁能说自己提出的三一五工程不是基于这个出发点呢?尽管自己的一腔热血没能给自己换来一个光明的未来,而是一个令人猝不及防的悲壮的结果。

    但是,思前想后,杨军才自认为自己还是很有魄力的,他有能力统揽全局,运筹帷幄,错就错在一时识人不明,让一帮属下给害惨了!错就错在赵中泽对自己的欺骗,错在刘传法的不负责任,错在王子君这个东西太阴险狡诈了!

    坐在阳台上,杨军才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看着芦北县这片让他生厌的天空,他激荡的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

    王子君很快就要去坐冷板凳了,但是自己呢?对于自己以后的发展,杨军才想了很多,他知道,自己会被退回去,而且极有可能会被记大过,回到原单位之后,销声匿迹几年估计是少不了的。如果换在事情刚刚发生的时候,无论如何,他都是接受不了的,但是现在,他总算能接受现实了,不管怎么说,王子君这家伙不是也栽了个大跟头嘛,这就让他愤懑的心得以平衡,心里也好过多了!

    王子君,你也好过不了!

    狠狠的诅咒着这个名字,杨军才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饿了。一直都在吃方便面过活的杨书记,突然有种好好吃顿饭的感觉。当下来到卫生间,将自己好好地梳洗了一番,精神振奋了许多,走到厨房里开始给自己煮面条。

    面是清汤面,杨大书记从碗橱里搜出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快说呀!”葛长礼看着程万寿,沉声的问道。

    “军才出事了!他……他居然用县财政的钱和人一起投资,弄到南岛搞房地产去了,现在南岛的房地产赔惨了,他派过去的那个负责人将剩下的钱卷着逃跑了。”程万寿说话的声音,此时都有一点点颤抖了。

    葛长礼只觉自己的脑袋嗡的一下子懵了,他万万没想到这位小爷临走临走,又弄了一摊臭屎堆的事情!沉吟了瞬间,就急切的问道:“多少钱,投了多少钱。”

    “几千万哪!不但有芦北县财政的钱,还有县里面几家银行的贷款。”程万寿说到钱数的时候,脸色变得越加的难看,此时的程万寿,越加感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几千万,这可真不是一个小数目,要是追究起来的话,就算他杨家使出浑身解数,也难保住这个胆大包天的小爷了!程万寿刚才还谈笑风生的办公室里,此时变得犹如死一般的寂静,两个人面面相觑,默然对视着,谁也没有先说话。

    “程书记,是谁先传出来的?”葛长礼缓缓的坐在沙发上,沉声的问道。此时此刻,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解铃还需系铃人,尽最大的努力来弥补这件事情,当务之急,就是先找出这个捅出来此事的人。

    程万寿憋了好大一会儿,方才缓缓的吐出来三个字:“王子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