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零章 领导永远是对的
    本来就为杜小程受委屈的模样很不舒服的王子君,此时更是怒意高涨,看着鲁书记脸上有点颤抖的肉,简直有一种在上面狠狠的扇上一巴掌的冲动。

    “你还是执法者呢,原来也就是空口无凭的诬赖人。赵队长,我觉得这不但是态度问题了,而是素质不过硬。今天下午,区纪委希望你们公安局能针对此事作出回应,否则,这影响太恶劣了!”说到这里,鲁书记接着道:“你给你们崔局长说,今天下午的会,纪委牛书记也会参加。”

    纪委书记要是参加了这个会,那这个会就会升格,赵队长虽然明知道杜小程受了委屈,但还是埋怨的看了她一眼。作为杜小程的领导,该负的领导责任他也是脱不清。

    “鲁书记,您看,这件事……”他正要和那鲁书记解释,鲁书记却是冷冷看了他一眼,就朝着纪委的办公楼走了过去。

    “小程,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啊,你看,你光顾着嘴巴爽快了,这不是越闹越大嘛!”赵队长也顾不得王子君在这里,不等鲁书记走进办公楼,就恨铁不成钢的催促道:“哎呀,小程啊,你怎么这么犟呢?我来时的路上是怎么跟你说的?在工作中要时刻把两点记牢了:第一,领导永远是对的;第二,如果领导错了,请参照第一条。你怎么转眼就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啊?你还嫌你惹的事小啊?走走走,赶紧的,我带着你去给鲁书记道个歉。”

    “我没错,他就是公报私仇,就是到了全体会上,我也会这么说的。”杜小程目光坚定的看着赵队长,大声的说道。

    跟在赵队长身后的两个警服男子,此时一个个眼中也是光芒闪烁,一个更是在杜小程说完话之后,沉声的朝着赵队长道:“赵队长,你们这件事情,我们也管不了了,鲁书记都表态了,这个会肯定是没办法不开的,我看,还是赶紧上报局里吧。”

    赵队长还想要分辨两句,另外一个男子已经朝着停在不远处的一辆警车走了过去。

    看着这两个警察上了车,赵队长摇了摇头,想要在和杜小程说什么,但是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也朝着那辆警车走了过去。

    在这三个警察上车时,王子君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杜小程那倔强的脸,好一会儿才道:“丫头,从芦北县来到山垣市,是不是觉得受委屈了?”

    在芦北县,杜小程在公安局就像公主一般,不管是局领导还是下边的同事,有杜自强在背后站着,大家都看几分脸面。来到山垣市之后,谁又会在乎杜自强是谁呢?

    “没事儿,我已经习惯了。”杜小程看着王子君,勉强笑了笑,却赶紧抬头看天,生怕眼里的泪会流下来。

    看着这个无助的杜小程,王子君心里涌起一种将杜小程揽在怀中好好安慰一番的冲动。不过很快,理智就把他说服了。作为已经结过婚的人,这个暧昧的举动可是不能去做的。

    “你不怪我为什么没有给你的领导解释吗?”王子君在沉吟了瞬间之后,轻声的朝着杜小程问道。

    “现在解释也没有用。”杜小程说话之间,再次抬起头道:“不过咱们可以去找那位病人,只要她给我作个证,这件事情就过去了。”说话之间的杜小程,脸上又露出了一丝淡雅的笑容。

    是,找到那位苏师傅,让她给杜小程作证,这件事情就能解释清楚了,杜小程也不会再有什么事情。开始的时候,王子君也准备这样做,但是看着刚才杜小程那眼中含泪的模样,心中升起一丝愤怒的王子君,突然不想就这么简单了事了。

    如果这件事情就这么处理,那就太便宜这个鲁书记了,忍气吞声,可不是王子君的性格。

    “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我保证一定会给你做的风风光光的,我要让你们那些同事都知道,杜小程在芦北县是公主一般的人物,来到山垣市,也不是任人欺负的。”王子君说道这里,脸上闪烁出了一丝傲然的自信。

    看着充满了霸道气息的王子君,杜小程心里的憋屈,刹那间消失的干干净净。来到山垣市的这段时间以来,世间冷暖,人情淡薄,让她意识到了自己的柔弱,她想找一个坚强的臂膀靠一靠,而眼前这个让她朝思暮想的男人,此刻就站在自己的身边。

    看着一脸严肃的王子君,杜小程的脸上有的只有幸福,而在这幸福闪现在她的心头之时,却听王子君又接着道:“我王子君既然来了山垣市,就没有人敢欺负我的侄女!”

    满腔的柔情正在发酵的杜小程,刹那间就觉得自己柔情像是被什么塞住了一般,看着对自己微笑的王子君,恨不得趴在他的头上告诉他,自己不是他的侄女。

    “王子君,我告诉你,我不是你的侄女,也不想当你的侄女!”杜小程定定的看着王子君,一字一顿的说道。

    王子君笑了笑,没有理会突然间变得愤怒的杜小程,而是拿着电话给杜自强打电话,告诉他事情已经解决了,不用他再担心了。杜自强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是连声感谢,并说到了山垣市,一定要请王子君喝酒云云。

    正向着王子君咆哮的杜小程听到王子君和自己的父亲通电话,当下也不再说话,而是一言不发地等王子君说完再和他理论。

    “自强县长,小程侄女就在我旁边,你看是不是让她接电话?”王子君朝着杜小程看了一眼,大声的朝着电话那头说道。

    看着王子君老气横秋的模样,杜小程又气又急的翻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儿,就听王子君已经吆喝她:“小程快过来,你爸让你接电话!”那招手的模样,竟真的像一个长辈一般。

    为了安慰一下杜小程,王子君答应了这个受了委屈的女孩子——逛街。和很多女孩一样,杜小程也喜欢逛街,此时已经将一身警服换下来的她,那口气、表情和微笑,根本就是一个天真无邪的青春少女嘛,哪里还有之我的书记人生

    “姐姐,你不知道今天什么事情吗,还跟没事人一般,听说,连赵队长都得和你一起做检查呢!”一个和杜小程关系不错的年轻女警,快步的朝着杜小程走了过来,手掌一拉杜小程,悄声的说道。

    如果没有王子君,杜小程心里可能会为自己连累了赵队长深感不安,但是现在,她却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她相信他,一定会在某个紧急关头,出其不意地力挽狂澜!

    对于这个男人,她很是有信心,这信心来的很是莫名其妙,但是却在她的心中深深的生出了根芽。杜小程轻轻地拍了一下那女警的手,漫不经心的说道:“没事儿。”

    说话之间,她又指了指自己的头花道:“看看我这个头花怎么样,这可是昨天我宰了一个凯子让他买的,足足花了他二十多块钱!”

    面对杜小程的没心没肺,那女警也只能认了,不过心中瞬间又升起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杜小程口中的凯子是谁,看她一副发春的模样,莫非她恋爱了?

    和杜小程的轻松应对相比,此时区公安局的领导们,一个个心中很不好受,而作为局长的崔善路,却是满脸笑容的应对着鲁书记那白胖的脸。

    “崔局啊,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实在是因为你这个兵捅篓子捅到了风头上,现在市里正狠抓作风建设,一个小交警都敢私自动用警车为一个运货的车开道,这不是明显的耍特权,公车私用吗?你说,纪委要是不处理能行么?”鲁书记手中夹着一根中华烟,字正腔圆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