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二章 张扬自我
    欧阳扬一上来并没有问王子君峒仑县一行的情况,而是说了一些其他方面的工作,在气氛变得融洽了之后,这才笑着道:“王书记,你这次峒仑县之行,好像不怎么成功啊!”

    王子君笑了笑,反问道:“欧阳书记,这话您是听谁说的?我还没来得及给您汇报呢,我觉得这次峒仑县之行很不错,就差宰霍组长一场,讨杯酒喝了!”

    看着一脸笑容的王子君,欧阳扬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个家伙怎么还想着让霍相冉给他摆酒,霍相冉不让你摆酒就不错了。心中虽然有些不满,但是作为一把手,欧阳扬还是耐着性子问道:“王书记,你觉得这件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么?”

    “是呀,处理好了,咱们的同志不是接回来了么,而且,人家峒仑县和河湾乡都对这件事情道了歉,有道是杀人不过头点地,我觉得,咱们也没必要再揪住人家的小辫子不放了!”

    没必要追究?欧阳扬手指轻轻的敲着桌子,怎么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以她对王子君的了解,这个王书记可不是一个眼睛里揉沙子的人,他怎么会愿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但是现在,他所持的态度,无处不透露着这种想法。

    “你觉得这件事情咱们就这么算了?”欧阳扬最终还是将这句话问了出来,而且语气不觉也加重了三分。

    “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王子君像是在回应欧阳扬那加重的语气一般,也沉声的说道。

    欧阳扬看着一脸严肃的王子君,最终还是有点忍不住道:“王书记,你的意思是说咱们团省委拨出的建造学校的款项,就这么不清不楚的没有了,咱们也不再追究了?”

    “当然不能,不过,这已经不是咱们的问题了。”王子君笑呵呵地对欧阳扬说道。

    不是咱们的问题?欧阳扬一愣,她看着王子君,有点不明白这个副手究竟是怎么想的。面对欧阳扬那充满了疑问的目光,王子君轻轻一笑道:“欧阳书记,从去年到今年,我统计了一下,我们一共分两批将捐款拨到各地建设学校,这是咱们团省委的一项重要工作,更是一个亮点工作,我们有这么好的载体,绝对不能藏着掖着,应该在全省掀起一次声势浩大的宣传活动,请省领导参加到这一项关于关爱未成年人的活动中来。”

    “总结会,总得奖勤罚懒,有奖励有批评,您说对不对?”王子君说到奖励和批评的时候,诡异的朝着欧阳扬眨了眨眼睛。欧阳扬看着王子君那眨动的眼睛,心里猛然一动,似乎有点明白了过来。

    “你要借助这次开会的时机,给峒仑县上一上眼药。”欧阳扬这么多年的领导也不是白当的,那一瞬间就有点明白王子君的意思了。

    在全省的会议上给峒仑县来一个批评,那对峒仑县的打击可想而知,相信那所被挪用的钱,很快就会被峒仑县的领导给补上来的。

    一举两得,欧阳扬此时从心底赞同王子君的意见。不过她看到的却不是王子君的点头,而是王子君的摇头。

    “欧阳书记,反正都是得罪人,何不将他得罪到底呢?”带着一丝决绝的声音,从王子君的口中传了出来。

    得到了欧阳扬的赞同,王子君离开欧阳扬办公室的速度不觉就快了几分,不过就在他下楼的时候,就听几个人在窃窃私语地议论着什么,其中有一个年轻的科员在看到他的瞬间,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慌之色,随即就大声的朝着他招呼道:“王书记好!”

    这句王书记好,在王子君看来,根本就不是和他打招呼,而是在给其他人提醒儿呢。大概也能猜得出来这些人在议论什么,王子君淡淡地站着这些干部点点头,径直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了。

    “王书记,你应该说点什么,要是任由下面这么议论下去的话,对于咱们可是没什么好处的。”王子君回到办公室还没坐稳,早就等在外面的石坚民,就来找他了。

    石坚民虽然嘴里说的是咱们,但是实际上,这个咱们却是有专指的,那就是王子君本人。这件事对于石坚民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但是,他毕竟是跟着王子君一块儿去的,他受不了外人对这次行动指指点点。

    石坚民还真是有点见缝插针,知道此时是给自己买好的最佳时机。王子君看着笑吟吟的石坚民,扔给他一支烟道:“石部长,你说我该说点什么呢?”

    对于这个问题,石坚民也想过,此时听到王子君这么一问,当下赶忙道:“王书记,您应该给同志们解释一下当时的情景,再跟何宏强、小吴两个人谈谈,让他们知道知道当时您那么做,纯碎就是为了他们两个好。”

    王子君深深的看了石坚民一眼,不置可否的说道:“公道自在人心。不过,坚民同志,这件事情我仍然要谢谢你,有空的时候,多到我这里来坐坐。”

    王子君的话不多,但是石坚民却明白他话语里的意思,虽然王子君可能会因为这件事情在团省委威信大跌,但是他这个副书记的位置毕竟还坐着呢,要想照顾自己的话,那也是一个强有力的援手呢。

    “王书记,您要是不方便,干脆就让我去找他们两个谈谈,这两个同志也是有大局观念的,政治素质还是有的。我觉得他们理解了王书记的良苦用心之后,肯定就不会再信口开河了!”石坚民沉吟了片刻,这才小心的接着说道。

    “不用。这件事情,老石你就不用管了。”王子君轻轻地摇了摇手,拒绝了石坚民的要求。

    就在两人说话之时,电话铃声响了,王子君看了一眼电话号码,然后轻轻地将电话拿了过来。

    “王书记你好,我是霍相冉。”电话里,霍相冉的声音传了过来。霍相冉的办公室虽然和王子君的办公室隔的很近,但是团省委的副职们有时候更喜欢用电话联系。这么做一来是为了避嫌,二来也就是一个面子问题。大家都是一个级别,谁去谁的办公室都不好看。因此,很多时候,各自的办公电话就派上了用场。

    霍相冉打电话干什么?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嘴里却热情的招呼道:“霍领导您好,不知道您这个时候打电话有什么指示?”

    “指示不敢当,就是想请你吃顿饭,锦园之星,咱们上一回约好的地方,你什么时候有空啊?”霍相冉也没有给王子君客套,而是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在锦园之星请自己吃饭?王子君心里暗暗冷笑,看来,这霍相冉还真是和自己较上劲儿了!他这个客一请,那可是里子面子都是他的了。如果自己没有后备的手段,那在他眼里,就是一个丢脸的跳梁小丑了!

    心中念头闪动,王子君嘴里却笑吟吟的说道:“多谢领导对我的关怀,这顿饭却之不恭,呵呵,不过我今天有点事情,你看明天怎么样?”

    “那就明天晚上,不见不散。”霍相冉说完,就挂了电话。

    石坚民一直偷偷的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虽然他听不到电话里霍相冉说了什么,但是通过王子君的回答,却也能够将事情猜出一个一二来,心中暗道,这霍相冉还真是不想让王书记下台了,团省委的领导能干出这种得理不饶人的事的,好像也只有霍相冉一个人了,谁让人家有一个管事的老泰山呢?

    少年得志的人哪!心中叹了一口气,但是石坚民还是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那就是人家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抓住时机,谈了一个好的女朋友,而他则没有上过大学,这年头,论个人本事没用,关键时刻,还得拼爹啊。

    想到少年得志,石坚民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王子君,和霍相冉相比,王子君则显得更加年轻,也更加的得志,一山容不了两虎,霍相冉跟王子君顶起牛来,那应该是早晚的事情。

    “王书记,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先过去了。”不想在这儿再搀和什么的石坚民,有点退缩的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道:“坚民同志,你先去忙吧。对了,有空的时候多到我这里来坐坐,我这好酒不多,但是好茶却是能管够的。”

    在石坚民离开之后,王子君静了静心,就将目光落在了稿纸上,虽然大的文章不用他写,但是要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到位,一个提纲也是在所难免的。

    心中沉吟了一番之后,王子君就在纸上唰唰地写了起来,一会儿功夫,一份关于对关爱少年儿童先进单位的表彰决定,就跃然出现在了纸上。

    霍相冉不依不饶地非要请王子君吃饭的事情,在一些有心人的渲染之下,很快就传遍了团省委的各个部门,就连青年报等附属机构的工作人员,也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霍相冉在将王子君的军,王子君在峒仑县一句重话都没有说的事情,那可是全机关都知道了。按照两人在班子会上的争执,无论如何,霍相冉这顿饭都是不应该请的。

    而现在,霍相冉请,那不是因为霍相冉输了,而是推波助澜,想让王子君出丑呢。而王子君到了锦园之星之后该是什么表现,则成了很多人议论的焦点。

    “王书记,您真的想去锦园之星吃饭么?”祝严阳站在王子君的办公室,有点犹豫着问道。

    王子君抬头看了看祝严阳,然后点头道:“不错,老霍一定要请,我怎么都要给他一个面子不是。”

    祝严阳砸巴了砸巴嘴,心说我的王书记哟,不是您给人家面子,而是人家想拿这次宴请羞辱你呢。你要是去了,不定有人议论什么呢。心里不自觉的把自己划到王子君阵营里的祝严阳沉吟了瞬间,还是不甘心的问道:“王书记,这件事情,您是不是再考虑考虑呢?”

    “考虑什么,难道你觉得我连一顿饭都不去吃就好么?”王子君似笑非笑的看着祝严阳,轻声的反问道。

    “这个……”祝严阳心中一直想的都是王子君去赴宴的坏处,这不去的结果,他还真是没有考虑过,此时听到王子君这么一说,一时竟被问住了。

    “祝严阳,你来找我,只是为了这些事情么?”王子君看着搓手的祝严阳,扔给了祝严阳一根烟道。

    “当然不是。”祝严阳一边接过烟,一边笑眯眯的说道:“王书记,我是给您来报喜的,咱们就业学校的授课老师,以后您不用再发愁了。”

    “哦?”王子君这两天正想着这回事呢,此时听到祝严阳说不用担心了,顿时来了兴致,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劳动厅给咱们换人了?”

    “他们哪里会给咱们换人哟,是这样的王书记,昨天我正为电焊老师发愁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胡大爷,也就是随口一说,胡大爷就给咱们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说他有十几个老伙计,都是从焊工这个位置上退下来的,几十年的经验,教教技术那还是绰绰有余的!”祝严阳说到最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兴奋之意。

    王子君一楞,却没想到这胡大爷还有这么一手,不过随即,他就意识到这确实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虽然理论方面的知识还需要学习,但是对于焊工来说,大多数时候都是实践比理论还是要重要,有这么十几个经验丰富的老工人来做老师,那效果可能比劳动厅派来的老师要好得多。

    “不错,祝严阳,这一次你可算是立了一功,对了,胡大爷他们也不能让人家白干,咱们拟定的教师什么待遇,就给人家什么待遇。”王子君轻轻地击打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兴奋地说道。

    “王书记你放心,我肯定会按照您的要求认真执行的。”祝严阳见王子君如此高兴,情绪也被感染了。

    正当他准备再给王子君汇报一些招生情况的时候,钟迪红来了。看到王子君,笑着道:“王书记,欧阳书记请您到她办公室去一趟。”

    王子君点了点头,让钟迪红先回去,然后又给祝严阳交代了几句,这才走进了欧阳扬的办公室。

    “王书记,刘书记已经同意了咱们的安排,另外,还特意强调,关心下一代工作乃是全省都要重视的工作,咱们这份奖励决定,可以和省委办公厅联合发文。”一看到王子君,神采飞扬的欧阳扬就有点迫不及待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也没有料到刘传瑞对于这件事情竟会这般的重视,脸上也露出一丝喜色道:“和办公厅联合发文,看来信梓市的米书记再想稳坐钓鱼台估计是不行了。”

    “那是当然,米书记可是一个有想法的人,现在更是在事业的上升期,谁要是给他添堵挡路子,那他不得砸谁的官帽子啊!”欧阳扬说话之间,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心说王子君虽然年轻,但是连这都算计到了,手腕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心中念头不断地闪动的欧阳扬,突然想到了钟迪红给自己说的事情,就话锋一转,直截了当地道:“听说霍相冉准备请你吃饭?”

    “嗯,锦园之星,已经订好了时间,欧阳书记,您要是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应酬,不如就一块过去吧。”王子君看着欧阳扬白净的脸,笑着邀请道。

    “他是专门请你的,我可不去。”欧阳扬在很多时候,那是很能摆正自己的位置的。说话之间,朝着王子君笑了笑道:“老霍这个人虽然傲了点,但是比很多人还是好得多的,王书记你可不要太欺负人哪!”

    “哪里啊,只不过是吃顿饭联络一下感情而已,我哪会这么当真。”王子君洒然的摊了摊手,淡淡的说道。 半./浮生~  更新快

    欧阳扬看着一脸无辜的王子君,心中暗道,真像你说的就好了,不过这话她还真是不能说出口,樱唇动了动,也就将那话咽到肚子里了。

    王子君接着将祝严阳带来的好消息给欧阳扬又汇报了一下,欧阳扬听了之后,同样心情大爽,本来还准备从市里想办法的欧阳扬,一看不用让自己再出面求人了,变得眉开眼笑,好歹在这个位置上坐着呢,没有人愿意去求人的。

    ……虽然给王子君保证了要多多筹措资金将胡家沟的小学修建起来,但是朱达长在王子君一走,就将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甚至根本就没有给下面吩咐过一声。

    坐在新的办公楼里,感受着对流的徐徐轻风,朱达长悠闲的晃着椅子,很是一副享受的感觉。

    “朱乡长,胡家沟的胡村长来了。”党政办的通讯员快速的走了过来,轻声的汇报道。

    本来,这朱达长很喜欢胡家沟的自然风光。那放声歌唱的鸟儿,怒放的花儿,飞舞的云,奔流的河,啄食的鸡,撒欢的狗,都是他喜欢的。当然,最让他恋恋不舍的还是胡家沟的羊,那肉质特别的鲜嫩肥美,无论是红焖羊肉,还是烧烤,那味道,啧啧,就算城里一流的大饭店也是做不出来的。

    但是,这一切很快就变了。一提起胡家沟,头上的川字就出来了,不为别的,就为那个没事找抽型的胡老头子,结结实实的往省里告了他一状,这麻烦事就像烂棉花套子似的,一桩接一桩的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