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九章 您是我的指挥棒 我是您的一杆枪
    一阵掌声响起来,最后一次排练结束了,学校的校长冯则铭满意地走上前来,给参加汇演的同学们一阵鼓励。而且,笑眯眯的宣布,汇演结束以后,可以给大家放半天假作为奖励。

    对于这么一个小小的假期,花蓉蓉和她的同学们还是很兴奋的,因此,冯校长的讲话,得到了大家热烈的回应。

    “同学们,明天演出,因为有领导要来,所以请大家在言行上严格要求自己,绝对不能给咱们山垣市一中的招牌抹黑了。学校因为大家而骄傲,大家也要以学校为荣!对了,还有最后一件事情,那就是明天的演出,每个学生只许请一位家长来,等一会儿学校会给每一位同学发一张入场券,请同学们的家长凭票入场。这是学校从安全的角度考虑,请同学们理解并坚决执行。”

    凭票入场?正在和身旁要好的同学窃窃私语的花蓉蓉,一听这个要求,抬头看看冯校长严肃的面孔,心里不由得大失所望。

    “还凭票入场,哎呀,我想让我姥姥跟妈妈一起来的,这下该怎么办呢?”一个女生不满地给花蓉蓉抱怨道。而其他很多同学,也都抱怨给的票数太少了。

    抱怨归抱怨,同学们可不敢找冯校长讲理去,最终的问题,还得靠他们自己解决。花蓉蓉站在同学们中间,心里很是失望,当同学将那张红色的入场券发给她的时候,她几乎是机械地将它接在手中了。

    这张票,我该给谁呢?看着手里的入场券,花蓉蓉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让妈妈来呢,还是请王大哥呢?花蓉蓉心里有些举棋不定。

    放学路上,心事重重的花蓉蓉慢腾腾地骑着自行车,想到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还是把这张入场券给妈妈吧,应该让妈妈来开心一下。只是,心里怎么这么失落呢?

    真的很想让他去看看自己的演出,很想让他看到自己翩翩起舞的样子……回到家属院,花蓉蓉并没有先回家,而是先来到了王子君的门口,她决定还是将这件事情给王大哥讲清楚,她相信王大哥肯定会理解她的。

    来到王子君的家门前,花蓉蓉鼓起勇气敲门,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花蓉蓉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王子君根本就没有在家。

    回到家中,将入场券交给妈妈,听着妈妈在厨房里进进出出,笑声朗朗,花蓉蓉心里很欣慰,能让妈妈高兴还是值得的。可是,想想让王大哥去看自己演出的愿望落空,心里便有些索然无味,莫名的惆怅和失落。

    不知道怎么吃的晚饭,在刷碗的时候,神情恍惚的花蓉蓉因为心里放不下这件事,险些把一个碗给打了。

    “蓉蓉,你这是怎么了?”苏茜云看着女儿魂不守舍的样子,觉出来女儿有心事,关切地问道。

    “没……没有什么。”花蓉蓉就像一个做错事被抓住的小女孩一般,赶忙辩解道。

    “是不是觉得老师让你领舞,你怕做不好啊?”苏茜云没有往别的地方想,在女儿身旁坐下,关心的问道。

    花蓉蓉默不作声,失望像海水一样渗进心里,面对妈妈的询问,茫然地点点头。把摆放在茶几上的作业本摊开,伤感却呛着了鼻子,花蓉蓉低着头,不敢看坐在她旁边的妈妈苏茜云,脸上的表情恹恹的,所有的不情愿都摆在了上面。

    “妈,我下楼去看看车子锁好了没有。”看着小闹钟上的时间已经指到了九点,满脑子都是如何跟王子君说的花蓉蓉终于绷不住了,胡乱找了一个借口之后,就飞速的朝着楼梯口跑去。

    三两步之间跑到王子君楼层的花蓉蓉,带着一丝激动,忐忑不安的摁响了门铃,王子君的声音浑厚而温柔,她期待着这个声音来开门。

    可是那冰冷的门依旧紧闭着,这家里的主人并没有回来。

    清晨的阳光,透过半掩的小窗子,照进了少女的房间,被母亲叫醒之后,花蓉蓉迅速穿上衣服,昨天晚上没有等到王子君,她想趁这个时间,给王大哥解释一下。

    可是,当她端着水杯准备漱口的时候,透过卫生间的窗户,却看到楼下那熟悉的身影已经上了一辆黑色的小车,朝着远处飞驰而去,对于这个结果,花蓉蓉不想接受,但是事实,却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了她的眼前。

    街上的阳光很明亮,街景也很艳丽,花蓉蓉跟妈妈骑着自行车去学校,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孤独,这孤独很深,深在骨头里了。

    “没有机会了,进不去校门的王大哥,会不会以后都不理我了呢?”心中一直充斥这种念头的花蓉蓉,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的学校,更不知道自己怎么走进了被临时改成化妆间的教室。

    “蓉蓉,你是不是病了?”和花蓉蓉一起演出的好友看着失魂落魄的花蓉蓉,关心的问道。

    “没有啊。”生硬的回答了女同学一句,花蓉蓉晃了晃脑袋,迅速地换起衣服来。此时的她,虽然有妈妈一直在给自己打气,但还是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四肢无力。

    “大家听说了吗,这次不但赞助咱们的电业局领导要来,就连团市委的书记也要来呢。”一个有亲属在学校上班的同学,一边换衣服,一边给同学们卖弄道。

    团市委对于这些学生来说,已经是很高的存在了,毕竟他们学校的团委书记,每天都是一副严肃的模样。

    “怪不得赵老师这两天忙来忙去呢,原来是顶头上司要来了,听说咱们这位团市委书记挺厉害的,老天保佑,这赵老师可别被他挑出什么毛病来!”另一个女生笑嘻嘻的说道。

    在这叽叽喳喳的议论之中,就听又有人说道:“你们知道什么呀,咱们团市委书记也就是一个陪衬呢,听说还有比他更高的领导要来呢。”

    “你知道谁来么?”

    “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有比他位置高的人来就是了。”

    对于这些议论,花蓉蓉统统不感兴趣,甚至有点反感,如果不是有这么多领导要来,说不定学校还不限制这观看演出的人数呢。那王大哥就可以看到自己的演出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在最后一轮的排练结束之后,花蓉蓉终于等到上场的时间。勉强打起精神,在于老师的带领下,轻快地走向了舞台。

    昨天已经布置了一天操场,此时可以说是一片簇新,各种飘扬的彩带,衬托出了不少节日的气氛。

    “蓉蓉,你看上面坐的那个人是不是有点面熟?”就在花蓉蓉低头走路的时候,跟在她身后的死党轻轻地推了推她的胳膊,并朝着主席台的方向指了指。

    随着同学的手指,花蓉蓉抬头看了过去,就在在主席台的中间,一脸笑容的王大哥正笑呵呵的坐在那里,他好似看到了自己,正朝着自己轻轻地点头。

    王大哥来了!

    刹那间好似被注满了活力的花蓉蓉,快速的朝着舞台的方向走了过去,此时的她,再次充满了激情,她要将自己学的舞蹈,以最好的方式展现在他的面前。

    王子君坐在主席台上,轻声的和坐在自己身旁的省电业局的副局长周兆雷说这话,而在他的另一边,坐的却是山垣市主抓教育的一位副市长。而本来被作为唯一邀请领导的山垣市团市委书记,现在只能坐在靠边的位置。

    对于现在的情形,王子君也只能苦笑。以他对这场表演的了解,这本来只是团市委组织的一次活动,根本就没有市领导参加,团省委也没有准备派人来。就是因为自己让周兆雷这么一搀和,不但规格提升了很多,山垣市那边还专门派了一个副市长来陪着自己看演出。

    “王书记,我们山垣市一中在咱们省里面都是历史悠久的名校,每年光进入京里那两座最高学府的学生,都没有下过两位数呢。”山垣市抓教育的副市长是个女领导,不到五十岁,长像虽然一般,但是工作作风却很是泼辣。

    要说作为副市长,特别是山垣市的副市长,那根本就不用跟自己这个团省委的副书记太过客气,她来的主要目的,应该还是为省电业局趁场面,但是自从见到周兆雷面对自己之时那越加低调的表现,这位副市长就开始按照安排上所说的那样开始主陪自己这个他们口中的省领导。

    欢快的歌声,缓缓的拉开了序幕,在这歌声中,一个个翩翩起舞的小姑娘,就好似一朵朵的花儿,快乐的绽放在了充满了春意的草地上,王子君看着在前面领舞的花蓉蓉,心中却陡然觉得,自己这次就算是有点兴师动众,但是也是值得的。

    花蓉蓉跳的特别的欢快,特别的带入,激情四射,在这跳动之中,她就感到自己整个人好似和音乐融入了一体,开始的时候,她还想着要表演给坐在主席台上的他看,但是到了最后,她好似将所有的一切都忘掉了。

    充满了美感的表演,引来了一阵阵掌声,一个小时过去了,这次歌舞表演在一阵歌唱祖国的欢快歌声中缓缓地拉下了帷幕。花蓉蓉和十几个被于老师叫住的女生一起上台和观看演出的领导合影,而且,正好被安排到了王子君的身旁。

    “表演的真好。”王子君看着花蓉蓉,轻声的称赞道。

    听着这一声称赞,花蓉蓉只觉得自己的心都醉了,她觉得自己那卖力的表演,好像就是为了换取这个人的一声称赞。

    “对了,你小北姐姐临时有事情来不了了,她让我给你道个歉呢。她说啊,你是个跳舞的好苗子,就算她不看,也能猜出来这次的演出你肯定会很出彩的!”王子君看着小姑娘欢快的笑容,笑着道。

    照相的时间很短,花蓉蓉觉得实在是太短了,短的让她都没有时间和王大哥多说两句话,王大哥就在很多人的簇拥之下离开了。而直到此时,她也没有想到王大哥的另外一个身份。

    “蓉蓉,你认识王书记啊?”就在花蓉蓉沉醉在王大哥的夸赞中时,学校的冯校长来到了她的身旁。

    王子君和花蓉蓉说话并没有掩饰,作为最受关注的领导,冯校长当然注意到了这位书记的动作,此时的他,看向花蓉蓉的目光就有了一些不同。

    “王……叔叔和我家住一栋楼。”花蓉蓉本来还要喊王大哥,但是看着校长那一脸严谨的模样,心里莫名其妙的将那就要出口的大哥愣是改成叔叔了。

    邻居?看那亲切的模样关系还挺亲近呢。能和王书记当邻居,那就是一个好苗子。冯校长的心思可不只是在一中,他有更高的心思,每一条能够让他实现理想的道路,冯校长都不想放过,亲切地和花蓉蓉交谈了几句,冯校长就走了,这对于花蓉蓉来说,是很偶然的事情,过两天她就忘得干干净净,只是单纯的花蓉蓉并不知道,她在学校的地位,就是因为这几句短短的谈话就改变了……随着莫小北的离开,王子君的生活又恢复到了以往波澜不变的情景,除了去过几个市调研之外,王子君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建设和青年再就业服务中心上面。

    “王书记,今天晚上您有没有时间?”祝严阳笑嘻嘻地站在王子君的办公室里,朝着王子君说道。

    “怎么,莫不是你今天准备请客?”和祝严阳混熟了以后,王子君对他也没有太多的顾忌,笑着问道。

    祝严阳等的就是这句话,当即嘿嘿笑着道:“王书记,您不愧是我的领导,真是神机妙算啊,我今天还真是想请您吃饭呢。”

    “哦,请我吃饭?你今天怎么这变得这么好,都想起来请我吃饭来了。”王子君喝了一口茶水,接着道:“你不会又是看上了什么设备,准备请我吃一顿饭下个套儿,然后让我给你们买单吧?”

    祝严阳听王子君这么一说,脸上登时一热。要说这件事情,那还是半个月之前,因为胡老师傅们反映电焊技术虽然不错,但是还应该和气焊气割之类的相搭配,才能够走的更远。祝严阳便动了心思,生怕自己去汇报王子君不答应,于是就请王子君吃饭,在饭桌上拉着几个老师傅一起将王子君的军,让无路可走的王书记不得不答应这件事情。

    “哪能呢,领导,我这也不过是一时……”祝严阳一副作检讨的模样,不过糊涂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他给收了回去,要知道能缠着王子君给他们解决这件事情,那可是他祝严阳的得意之作。

    “好了,你就别给我兜圈子了,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吧。”王子君朝着祝严阳一挥手,沉声的说道。

    祝严阳面对王子君平静下来的面容,也不敢再故弄玄虚了,实话实说道:“王书记,现在咱们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第一批学员已经学得差不多了,按照胡师傅他们的说法,就是完全可以出师了,虽然咱们学校只是负责培训,但是我觉得,咱们最好还是把他们输送到就业岗位上,只有这样才能彰显一下我们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实力,也让全市的下岗青年看到他们再就业的希望。”

    祝严阳说的义正言辞,说实话,他说的这一切还真是出于公心。这所下岗再就业学校在他的手中从无到有,几乎倾尽了他这几个月来所有的心血。而这第一批学员,他更是有感情,作为校长的他不但知道每一个学员的名字,还希望这批学员能有一个好的前程。

    虽然对这批学员的技术有十足的信心和把握,但是祝严阳还是希望这批学员能在毕业时,找到一个好的工作,这不但能让他这个校长当得安心,还可以为自己的学校宣传造势呢。

    王子君看着祝严阳那充满了热切的脸,轻轻地摇了摇头,对于这种模式,他是不赞同的,他要做的,是授人以渔,而不是将所有的一切都承包了。但是此时祝严阳的心思,他也是理解的,辛辛苦苦教出来的第一批学员,谁不希望他们能有一个好的前程呢。

    沉吟了瞬间之后,王子君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觉得这件事情可以做一做,不过有一个原则还是要把握的,那就是下不为例。

    “祝严阳,我安排一下,给他们联系一些能够发挥他们特长的地方,不过咱们说好了,只有这一次,下不为例,要不然的话,咱们的再就业服务中心就不用开了。政府对他们最大的帮助不是包揽他们的工作,而是提供一个平台,促进用人单位与技术人才实现双向选择。”

    “谢谢王书记,谢谢王书记!”祝严阳见王子君答应下来,心里登时欣喜万分,至于王子君怎么安排,他却是一点都不担心的。跟着王子君干了这么多天,祝严阳对于王子君的自信几乎有点盲目崇拜的味道了。

    祝严阳欢天喜地的走了,但是这件事情王子君却是费起神来。要说安置一百多个人,尤其是技术精湛的焊工,这对于王子君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他开口,很多人都能帮他把这个问题解决掉的,但是随着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会培训出一批又一批的学员,王子君需要解决的就不是一两个人的出路问题了,而是一个良好的寻找工作的体制。

    沉吟了片刻之后,王子君还是决定最好还是举行一次人才交流招聘会,这样既能够将青年再就业服务中心的作用发挥出来,还能够树立一个好的机制,就算自己以后不在团省委了,这个机制依旧可以运行下去,为更多的下岗再就业青年服务。

    心中念头打定,王子君就打电话将青年再就业服务中心的主任陶毅升叫了过来。陶毅升三十多岁,梳着一个大背头,个头虽然不高,但是很有精气神儿,一来到王子君的办公室,那就是满脸带笑。

    千万别看此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这家伙其实是一肚子心眼儿,深藏不露呢。当初在竞争两个副主任的时候,这家伙几乎是一匹黑马级别的角色呢,在所有人都没有在意的时候,就有省级的领导干部给他打招呼,最终把这个瞄好的目标——再就业服务中心主任的差使弄到自己手里了。

    对于单位里所有的同事,陶毅升几乎都是笑脸相对,更没有跟任何人红过脸,甚至有一次,祝严阳在和王子君聊到陶毅升的时候,曾经万分羡慕地说,这家伙是团省委里人缘最好的,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游刃有余的万金油呢。

    陶毅升一来到王子君办公室,就笑呵呵和王子君打招呼,他还不是空手来的,手中还拿着一个小茶盒,一边顺手将茶放在王子君的桌子上,一边笑着道:“王书记,朋友给我了点儿他们那里的新茶,请您尝个鲜。”

    对于喝茶,王子君没有太高的要求,但是人家既然已经将茶叶拿了过来,王子君自然也不能拒绝,这官场里就有这个讲究,一旦坐到某个位置上了,那下边人给你送点小礼物,你得欣欣然,愉快地笑纳了,否则,下属就会手足无措,坐立不安了。

    王子君笑呵呵的打开茶盒子闻了闻,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直扑鼻孔之间。

    茶不错,但也不是什么稀有的珍品,依照王子君自己的判断,也就是二三百块钱之间,看着精致小巧的茶叶盒,王子君心道,这陶毅升还真是会给人打交道,他送的东西不贵重,让你不能拒绝,也把他的心意表达到位了。这送礼,也是一门大学问哪。

    有些人,天生就是会和人打交道,而陶毅升,无疑就是属于这种人的范畴。

    “陶主任,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正准备换个口味呢,你这茶就来了,看来,我也有心想事成的运气啊!”

    看到王子君痛痛快快地把茶叶收下了,陶毅升脸上虽然神色不动,但是紧绷的神经却是大大的放松下来了。在他看来,团省委里最不好打交道,最难琢磨,也最难搞定的,就是这个王副书记了,尽管他表面看来对谁都是笑眯眯的,但是,越是这种人,越难以将他筑牢的防线轻易打破,当然,也更难打入他的核心,更难进入他的内部了。

    要说对于王子君,陶毅升多少还是心存感激的,要不是这位王副书记手段高明,他的这个副处级的职位调整还真是不好说呢。

    不过,猛兽易伏,人心难降;沟壑易填,人心难满。混迹官场,每个人想要升官的**,都是无一例外,绝对没有限度的。在如愿以偿把青年再就业服务中心主任一职弄到手之后,陶毅升并没有满足,站在新的高度,他的视野更辽阔了!他已经朝着更高的位置瞄上了。

    但是瞄上这个位置的,并不止他一个,正如有人总结的那般,官路就是一顶金字塔,越往上爬,路就越窄了,这一句话那是一点没有错,能够到他们这个位置的,一般身后都有人物,这个层次的竞争,除了谁的后台更硬,更能说话一言九鼎之外,还有一个因素也是可以为自己增加一点份量,那就是跟对手比拼一下自身的素质和政绩了。

    对于自身的素质,陶毅升有十足的信心和把握,但是对于自己的政绩,陶毅升却有点无奈。尽管他和祝严阳一样,也将再就业服务中心的牌子搭了起来,但是搭起来之后干什么,他心里还是多少有点底气不足的。这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他心里也思考了不少,但是总觉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突破口,到底该从哪里下手才好呢?

    其实,他很想和王子君多谈谈,在陶毅升看来,权且不论这个年纪轻轻就混到这等风生水起的副书记,到底是怎么一个背景,怎么一层关系,有一点倒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此人是一个真正干事创业的。爬到这个位置上,尽管有其他因素可以借力,但是至少,此人的自身素质也是非常了得的。因此,陶毅升一直想着无限接近一下王子君,只是,王子君太忙了,忙到陶毅升觉得去找王子君聊聊,都觉得自己唐突之下打扰领导了!如果谈不出来什么好的思路,又惹得王子君对自己反感,还不如不去扰了他的清静好呢。

    现在,王子君的召唤,可以说是帮了他一个大忙,将自己早就给王子君准备好的茶叶拿上,他就喜滋滋的来到王子君的办公室里来了。一边走,心里还一边想着,别多了解我,多了解我一点,你就会看中我!

    在和陶毅升聊了两句闲话之后,王子君的脸色就变得有点严肃的说道:“陶主任,你们青年再就业服务中心这一块的工作,现在开展得怎么样了?”

    “王书记,咱们青年再就业服务中心的牌子,我是竖起来了。但是,说句心里话,我也不怕领导您批评,这服务中心从成立到现在,除了给几十名再就业青年联系了一些工作的岗位之外,就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成绩了!我自己也思考了很多,只是这些想法还不成熟,没有进入实施阶段,因此,我很惭愧,王书记。”陶毅升给别的副书记汇报工作,那都是团花锦绣,成绩前边装了一火车,到最后说存在问题都是蜻蜓点水,一带而过了,但是面对王子君,却不敢搀兑任何的水分,全都是有一说一,实话实说。

    王子君点了点头,这种事情是在所难免的,毕竟一项工作要打开局面,光靠一腔热血的工作热情还是远远不够的。

    “陶主任,任何事情,都是一步步来,我相信只要咱们沿着为青年再就业服务的这个大方向走下去,肯定会干出点成绩来的。”王子君喝了一口茶,接着用手敲了一下桌子道:“现在祝严阳那边培训出来的第一批再就业青年,都已经快要毕业了,这是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成绩,但是,它同样也是我们青年再就业服务中心的一个机会呢。”

    听到王子君夸奖祝严阳,陶毅升的心里就是一动,在陶毅升的眼中,那祝严阳就是他的一个潜在的对手,而且,这家伙实力也强劲着呢。此时一听祝严阳受到王子君的夸奖,对于陶毅升来说,就像有人在狠命的撕扯他的心肝一样疼,既生瑜,又何生亮呢?但是,听到王子君话锋一转,又说也是自己的机会呢,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的光亮,眼神更加的迫切了。

    “王书记,您下命令吧,我就是您的一杆枪,您手里就有一根指挥棒,您指向哪里,我就打向哪里呢。”陶毅升满脸恳切的看着王子君,言辞凿凿地保证道。

    “陶主任,不是我让你们怎么办,而是你们要有自己的思路,自己想着怎么干。这样,你回去之后,根据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这批学员的技术,造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咱们要根据这个计划,举行一个招聘会。”

    举行一个招聘会,趁机将青年再就业服务中心的牌子打出去?这个心思瞬间在陶毅升的心中升了起来,他的心思告诉他,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机会,只要抓住这个机会不放,说不定自己的这个青年再就业服务中心以后的日子比祝严阳主抓的再就业培训学校还要好呢。

    “王书记放心,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您交办的任务。”随时不忘在领导面前明确表态的陶毅升,再次向王子君保证道。

    有了王子君交代下来的任务,陶毅升并没有在王子君这里久留,而是又问了王子君的一些要求之后,就快速的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

    看着陶毅升离开的身影,王子君的心中升起了一丝的感慨,团省委乃是藏龙卧虎之地,这话果然不错,这陶毅升要能力有能力,要背景有背景,自身实力硬,后面更有人给他支撑,以后的路,肯定也是窄不了的。

    收拾了一下心情,王子君沉吟了瞬间,就端起水杯朝着欧阳扬的办公室走了过去。虽然这件事情是他分内的事情,但是给欧阳扬汇报一下,也没有什么坏处。

    “王书记,您好啊。”见到王子君过来,正在欧阳扬门口的钟迪红快速的迎了过来,并帮助王子君轻快地敲动欧阳扬的门。

    王子君朝着钟迪红笑了笑,就在钟迪红推开欧阳扬办公室门之后漫步走了进来,虽然王子君端着茶杯,但是钟迪红还是快速的端起水壶给王子君添了点水,这才快速的退了出去。

    欧阳扬一身墨绿色的小西装,此时正坐在办公室里看文件,看到王子君走进来,就笑着道:“子君书记,你可是有两天没有上我这来了,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了?”

    作为一个女领导,虽然有劣势,但是也有不可替代的优势,要是男领导开这样的玩笑,那就显得有点不妥了,但是这种话从欧阳扬的口中说出来,却是显得两人很是亲近。

    王子君笑了笑道:“我哪里敢对欧阳书记您有意见,只不过这两天实在是有点发懒,要是欧阳书记您认为需要惩罚的话,不如今天晚上我请您吃饭。”

    “晚饭就不用了,不过今天中午,我还真是没有找到饭点,不如就给王书记个机会,还是您请我吧。”欧阳扬也不跟王子君客气,笑呵呵的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然后话锋一转道:“欧阳书记,惩罚已经确定了,那就容许属下给您汇报几项工作。”说话之间,王子君就将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学员即将毕业的事情给欧阳扬说了一遍,并将自己准备开一个招聘会的事情也一并讲了讲。

    对于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欧阳扬还是很上心的,虽然现在这个再就业培训学校目前还没有出太大的成绩,但是前些时候她到京里开会的时候将这个事情向团中央的一位主要领导汇报的时候,却是得到了那位领导的充分赞扬,并要求她一定要小心的尝试,做出成绩以后,准备作为经验,在全国范围内大力的推广。

    那位领导对这件事情的肯定,让欧阳扬对这件事情充满了期望,此时听到王子君说第一批学员就要离校,她心中也是欢喜不已,对于这第一批学员的去向问题,欧阳扬同样能够认识到其重要性。

    她沉吟了瞬间道:“王书记,这件事情是咱们团省委的一件大事,我觉得要是光让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和再就业服务中心出面,恐怕有点力所不及,我的意思是,咱们团省委对于这件事情全力支持,要钱给钱,要人给人,一定要将这件事情办好了。”

    王子君要的就是欧阳扬的这个态度,她现在表了态,王子君哪里会拒绝?

    王子君和欧阳扬对这件事情看重,但是落到陶毅升的身上,那就是上赶着着急了,就在王子君心里也策划着怎么做的时候,才过了一天,陶毅升就拿着一份文件来到了王子君的办公室。

    “王书记,这是我和办公室的几个同志先起草的一个计划,您先看一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没有?”眼中虽然带着一丝的血丝,但是陶毅升的精神,却是极为振奋。

    王子君朝着陶毅升点了点头,让他先坐下,又给他倒了杯茶,这才拿起文件看了起来,要说这份计划,陶毅升他们可以说也是费了心思的,至少在大面之上,也算是团团俱到。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王子君敲打着这个计划,仔细了琢磨了一会,这才道:“陶主任,这个计划我看不错,但是有一点还需要补充,那就是在多邀请企业的来参加咱们人才交流会的同时,更要有针对性的邀请这些用人单位,在突出这个特点的同时,咱们还要兼顾其他,以起到以点带面的作用。”

    对于王子君的话,陶毅升可是做足了功课,王子君说话之时,陶毅升就从自己的包中拿出了一个小本子,快速的记了起来。

    陶毅升的动作虽然有点做作,但是王子君看着也不讨厌,心中暗赞了一声此人真是个人精儿的同时,王子君接着道:“在联系企业的同时,我们还应该注意这些企业的信誉和势力,对于那些打一枪换上一个地方的皮包公司,我们要擦亮眼睛,提高准入门槛,坚决予以剔除,不能因为规模问题让他们来滥竽充数,让这些鱼龙混杂的坑人的单位混进来,那就不是在帮助青年就业,而是在把这些技术人才往火坑里推呢!”

    在本子上密密麻麻记了十几条的陶毅升,心里暗暗佩服,王子君的话,说的并不是信口开河,而是每一条都说道了点子上,甚至有一些东西他虽然也有点考虑,但是却没有考虑那么深,听王子君如此一说,心里便产生强烈的共鸣,简直就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王书记,回去之后,我就让他们去修改了,另外,我中心觉得既然要突出那些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青年学员,就应该请一个在电气焊行业里最有名气的公司来参加这次招聘会,在咱们山垣市,神腾建设安装有限公司是咱们山垣市最为有名的公司了,我觉得联系一下他们,让他们也来参加,会给咱们的招聘会增加一点份量呢。”陶毅升放下本子,将自己的一个意见说了出来。

    对于陶毅升的这个意见,王子君也觉得十分可行,他朝着陶毅升笑了笑道:“陶主任,你的这个意见很好,我觉得行,你就派人去联系联系,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让我出面协调。”

    从王子君那里通过了方案,陶毅升主持的青年再就业服务中心顿时忙活了起来,本来有点清闲的十几个人员,一下子忙得手脚不着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