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零章 文化搭台 经济唱戏
    两天的工作,陶毅升没少给王子君汇报,通过陶毅升的汇报,王子君掌握了青年再就业招聘会的各种资料。

    “喂,您好,请问哪位?”正在办公室里和人谈话的王子君拿起响动的手机,轻声的问道。

    手机那边,却没有声音,看着上面显示的江市的区号,王子君的心里就是一凝,就在他再次问话的时候,那边终于传来了一个声音,而这个声音,让王子君的心却是不由自主的一颤。

    “这么快就想不起来我是谁了吗?”王子君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里,柔美中隐隐约约带着一丝酸涩的哀怨。

    以往那个天真活泼的身影,再次拨动了王子君的心弦,他觉得心里有点苦,但是他不能把这份真性情流露出来,他不能让她知道自己其实也很喜欢她。虽然林颖儿对自己的心思给过他无数美好的憧憬。但是,以他目前的处境,他不能给这个善良的姑娘任何幻想,那会害了她!

    对于林颖儿,王子君内心里一直存着一份感激和亏欠。在王子君眼里,林颖儿有着良好的家教和素养,玉洁冰清,兰心蕙质,却渴望着把她的全部身心交托给自己,尽管她开始并没有明确地对他表示过什么,但是,王子君能感觉得到,这个从小无忧无虑、养尊处优的姑娘看上了他。尤其是她跑那么远到芦北县去找他的时候,这姑娘不再掩饰她射向自己的火辣辣的目光,不再把她脉脉的温情刻意地隐藏了。

    尽管王子君无数次告诫过自己:无论在年龄上,还是在情感经历上,他和林颖儿都有着太大的鸿沟,但是他还是无法抗拒来自一个优秀的女孩子的炽烈的情感的感染,在他矛盾的心目中,林颖儿像只快乐的鸟儿,把他的生活都弄得明亮起来了。他愿意把她当成小妹妹呵护她,但是,他无法把她和爱人的概念彻底的割裂开来,她偶尔也会出现在他瑰丽色彩的梦境中,朦胧地笼罩在一席浪漫的婚纱下,王子君拥着她,细腻、温柔地抚摸着那温润如玉的肌肤,深情的亲吻着她。

    听说自从自己结婚之后,这个爱说爱笑的小姑娘很长一段时间忧郁地躲在家里,王子君在爷爷家里出出进进,几乎不曾见过她。其实王子君绝对不是那种不解风情的男人,他只是不能任由自己的情感纵横驰骋,让林颖儿念念不忘地想着自己,那会害了她!

    “是颖儿啊,你这个丫头,又搞什么怪哪?”王子君迅速将自己的心态调整了一下,开始装傻充愣。

    电话那头久久没有说话,有的只是林颖儿深深的呼吸声,在这无声的艾怨之中,王子君只好以沉默以对,他不能让自己、以及林颖儿再度卷入情感的漩涡之中。

    “子君哥,你在山垣市那边还好吗?”重新恢复平静的声音,再次传了回来。可是听着这犹如平静水面一般的声音,王子君的心中依旧很是不好受。

    林颖儿这是故意做给子君看的,想到林颖儿故作平静的样子,王子君心里就有些不舒服。有一句叫爱之深,责之切,林颖儿电话之中的话语压制成这样,那她现在的心,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心伤,既然已经伤了,那就伤个彻底吧,伤的越狠,伤的越痛,也许就能够忘得越快。

    有点无力的颤抖了一下手掌,王子君紧紧的抓住了电话,他满是笑容的朝着那边道:“山省的空气不错,你什么时候有空了来山省玩两天吧。”

    “好,我一定会去的。”林颖儿的声音,带出了一丝的欢悦,而随着着一丝丝的欢悦而来的,又是一阵的沉默。

    王子君没有挂断电话,也没有说话,他只是这样静静地等着,等着林颖儿接着的话语。

    “子君哥,你还记得江家琪么?”沉吟了一会之后,林颖儿的声音再次从电话之中传了过来。

    江家琪?王子君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心中顿时映出了林颖儿来芦北县之时,那个家就在芦北县的女孩子。听到林颖儿提到江家琪,王子君的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好似自己又过了一关一般。

    “怎么会忘了呢?她怎么了?”王子君故作轻松地说道。

    “你这个坏家伙,对美女从来都是念念不忘,我告诉你啊,我也是大美女的哦!”林颖儿带着一丝丝责怪的声音,刹那间从电话之中再次传了过来,听着这声音,王子君好似回到了以前,回到了和林颖儿关系密切的时候。

    心中不觉有了一丝舒爽的王子君哈哈大笑道:“林颖儿,你可不要诬我清白,我可是一个老实人。”

    “老实人,你敢说那一天你老实了?”带着一丝轻轻地话语,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虽然林颖儿什么都没有说,但是王子君的老脸却是一红,他明白林颖儿是什么意思。

    “这个……这个我忘了……”有点无言以对的王子君,支吾着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是不是有点不过瘾呢?”带着一丝小诱惑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这声音就好似恶魔的话语,让人不觉之间,都陷入了沉醉之中。

    “嗯,也许吧。”王大书记本能的回应了一句,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了,这话说得也太没水平了,只是话一出口,覆水难收。

    林颖儿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你这个坏蛋!”不过就在王大书记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着句话的时候,却听那边又小声的道:“你要想也可以啦。”

    听着这话的王子君,差点没有将电话给摔下去,这什么跟什么啊,就在他准备摆一摆大哥的威风,将自己那一点点的小疏忽给压下去的时候,电话之中林颖儿接着说道:“子君哥,江家琪家里出了点事,她哥哥骑着摩托车被一个醉酒的家伙给撞了,可是人家家里有人,居然颠倒黑白,倒打一耙,把责任弄到江家琪这边来了!”

    林颖儿在说出了打电话的目的之后,王子君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江家琪的家在芦北县,这点事情对于王子君来说,应该是小菜一碟,很好解决的。

    “我知道了。”王子君对着电话那边沉声的说道。

    “知道了?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别跟我爸爸一种口气说话好不好?”躺着也中枪的林泽远书记,要是知道自己被女儿这么给说了一通,相信怎么也不会饶了王子君。

    王子君下意识的摸了一下鼻子,实在是没有办法,他将手中的电话放低点道:“这件事情你放心,该是谁的责任,谁也跑不了,我会让人调查一下的。”

    听到王子君这样说,林颖儿这才满意的挂了电话。和那坐在自己办公室的同事聊了几句,等那人识趣的离开之后,王子君就拨通了肖子东的电话。

    肖子东对于王子君的号码很是用心,一接通就热情的称呼了王子君一声王书记,现在的肖子东在芦北县的日子过得风生水起,虽然县长是二把手,但是因为有郑东方的支持,在县里面的话语权丝毫不比书记低多少。

    王子君也没有和肖子东客气,聊了一通芦北县的现状之后,就将林颖儿打电话的事情告诉了他,当然,在这话语之中,王子君要求肖子东要彻底的将这件事情查清楚之后再说,不要因为这件事情是自己说的,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往自己这边靠。

    “老领导,我的老书记哟,您的办事风格,我还不知道?您放心,这件事情我肯定会让人认真的核实一下,白的黑不了,黑的也白不了!”肖子东做了一通保证之后,就诚恳的邀请王子君来芦北县玩两天,说全县人民都希望老领导回去看看呢。

    和肖子东的电话,无疑是很高兴的,放下电话收拾了心情的王子君正端起一杯新泡的茶准备休息休息的时候,陶毅升敲门走了进来,他的脸上,更是带着一丝严峻。

    “王书记,我有个事情给您汇报一下。”站在王子君的身前,陶毅升沉声的说道。

    王子君在招呼陶毅升坐下之后,扔给他一支烟,静静的等待陶毅升说话。

    “王书记,神腾建设安装有限公司咱们恐怕是指望不上了,办公室给他们联系了三次,我本人也亲自去了一趟,他们都推脱自己公司太忙,对咱们邀请该公司参加咱们的再就业招聘会委婉的拒绝了。”陶毅升尽管说得十分委婉,但是王子君还是能听得出来,这个喜怒从不形之于色的陶主任,对这件事大为恼火。

    和陶毅升相比,王子君倒显得十分平静,他觉得企业拒绝是人家的权力。他沉吟了一会才道:“陶主任,他们为什么拒绝?”

    “王书记,该公司负责人称其业务太忙,没时间参加咱们的招聘会,而且该公司的电焊工人也足够用,目前没有职位空缺。”陶毅升看着王子君平静的脸,心里就开始犯嘀咕了,在他想来,和自己一样对这次招聘会下了不少功夫的王子君书记,肯定会为这家公司的态度非常生气,说不定会以势压人,给这个神腾公司一个教训呢,没想到王书记居然波澜不惊。

    看来,这就是王书记比我强的地方!看着王子君,陶毅升心中暗自猜测道。

    “那你把咱们的目的说清楚了吗?”王子君轻轻地敲动着手指,接着问道。

    “王书记,不论是我还是我们中心的工作人员,都给他们说得一清二楚,只是,任凭我们怎么磨破嘴,跑断腿,他们就是不肯吐口,好像根本就不买账似的。”陶毅升沉吟了瞬间,声音慢慢的恢复了平静。

    不买账,王子君陷入了沉吟之中。在他看来,少了张屠户,难道就要吃带毛的猪肉?他们神腾公司不参加,咱们可以找来其他公司嘛。但是看陶毅升的摸样,好像非要拉着这神腾公司给自己壮一壮门面不可!

    对于下属的意见,有时候可以否决,但是大多数时候,最好的办法还是适当的引导。现在陶毅升的这个想法虽然有点霸道,但是王子君却觉得还是可以努力努力的。

    “他们是不是真的很忙?”心里有了打算之后,王子君再次沉声的朝着陶毅升道。

    “忙也是他们的施工人员忙,听说他们正在承建拜祖台的钢架工程,不过那拜祖台也差不多快要完工了,咱们又不是让他们的工人来。”陶毅升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来这里找王子君的目的说了出来:“王书记,您说他们是不是觉得我们的级别太低,所以想要领导亲自去谈一谈?”

    陶毅升这家伙是在转着圈子给自己说话呢,王子君哪里不明白他的目的?但是明白归明白,王子君并不准备拒绝,他笑了笑道:“我觉得也有这种可能,要不这样,你给他们经理约一个时间,咱们两个去拜访拜访,虽然他们不一定在咱们这里招聘人,但是多一个壮声势的总归要好上不少。”

    听到王子君赞成了自己的意见,陶毅升不由的大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开始越来越重视这位王子君书记的意见了。

    “王书记您说的是,那咱们就再给他一个面子。”陶毅升很会说话,刹那间,就将王子君话语里的意思给曲解了一下,看着笑呵呵的陶毅升,王子君淡淡地笑了。

    随着这几天的接触,陶毅升开始积极的向王书记靠拢,这些天,他跑王子君办公室的时间比起其他副书记加起来都要多。而两个人说起话来,拘束也少了不少。

    “对了,王书记,听说再过两天,就是祖帝的祭拜典礼了,省委各个部门现在都忙得跟个陀螺儿似的,省委办公厅的老孙以前多么逍遥自在的一个人,现在连请他吃顿饭的时间都腾不出来了!”陶毅升在谈妥了这件事情之后,也不愿意就这么离开,就和王子君闲聊了起来。

    对于这种谈话,王子君并不抗拒,毕竟适当的交流,也是增进关系、促进感情的一种手段呢。他扔给陶毅升一根烟,轻轻的点上道:“这次祖帝的祭拜大典,那是咱们聂书记来到山省之后举行的一项声势浩大的活动,想要以此为契机,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将咱们山省向外推介出去,省委办公厅岂敢怠慢!”

    “王书记您说的是,我听说咱们也有任务呢。”陶毅升轻轻地吸了一口烟,笑呵呵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自然是有任务,你不看现在欧阳书记一天天也是忙得脚不着地么?”王子君在又和陶毅升闲聊了几句之后,就对陶毅升道:“去跟神腾公司方面联系一下,咱们找个时间好好的拜访一下他们。”

    陶毅升对于这方面的联系,可谓是上心至极,在王子君交代的第二天,他就来到王子君的办公室请王书记到神腾公司去一趟,对于陶毅升这家伙有点逼宫嫌疑的手段,王子君笑了笑,就让蔡辰斌备车,两人带着一个再就业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就朝着神腾公司而去。

    神腾公司作为一个安装公司,他们的主要厂址设在山垣市之外,但是在山垣市的市中心,却有一层楼的办公区域,王子君和陶毅升这次来的就是这个办公区域。

    对于这神腾公司,陶毅升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在多层的办公楼之间,相当熟练的将王子君带到了神腾公司的办公区域。地处四楼的神腾公司办公区域装修的非常不错,宽敞明亮的接待前台,颇有一些大公司的风范。

    穿着一身职业装,显得越加婀娜动人的女接待员,用很是流利的普通话欢迎王子君等人的到来,一听到陶毅升说已经和他们总经理秦云汉有约,就赶忙打了电话。

    一会功夫,一个二十多岁,但是显得很是精明强干的年轻人,就从里面的办公区域走了过来,很是热情的来到了王子君等人的面前。不过陶毅升在看到这年轻人之时,脸色却就是一变,还未等那年轻人说话,就沉声的说道:“王助理,你们秦总不在么?”

    陶毅升的意思很是明白,那就是我们副书记都来了,你们总经理竟然不来迎接,真是好大的架子。

    “陶主任,很是抱歉,我们秦总经理出去了一个小时了,因为临时有事情返回不了,还请您多多包涵。”王助理不知道是不是听清楚了陶毅升话语之中的意思,客气地对陶毅升解释道。

    陶毅升的脸色一变,刚要说话,王子君却一摆手道:“王助理,你们秦总说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对于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王助理打过不少交道了,尽管这小伙子在表面上对政府的这些工作人员十分恭敬,但是在内心深处,却对这些公务人员颇有成见。这些人大多都是在办公室里一坐,一杯茶,一根烟,一张报纸看半天,并没有什么真本事的,因此,内心里就很鄙视他们。一说出秦总不在之后,他就等着被这位陶主任责怪呢,却没想到,站在陶主任旁边的年轻人居然替自己说话了。

    这个年轻人怎么能拦他们领导说话呢看来,这个不长眼色的家伙在单位也没什么好日子过了!对于官场里的等级森严也有些了解的王助理,给王子君的冒失来了个论断之后,就轻声的说道:“我刚刚打了电话,应该是半个小时之内吧。”

    “那咱们就等等吧。”王子君一摆手,又朝着王助理道:“王助理,麻烦你帮我们安排一个地方等等你们秦总,我觉得你们这么大的一公司,不会连一间会客厅都没有吧?”

    王助理这时候才感到有些不一样,那官场十足的陶主任此时面对这年轻人,丝毫没有打官腔的意思,看那低眉顺眼的模样,倒好像这个年轻人是他的上级一般。

    上级,怎么可能,自己在企业里能坐到这个位置,就已经博得个少年英才的称号了,在人才济济的机关,要想混出头可不是你有本事就行的。

    轻轻摇摇头的王助理,没有再猜测王子君的身份,而是引领着王子君等人到了一间会客室,早就等在那里的女工作人员快速的给泡上了几杯茶,就走出去了。

    “陶主任,各位领导,我手里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失陪一下,等我们秦总来了,我就请他过来见两位领导。”王助理再说了几句客气话之后,就笑呵呵的朝着王子君等人说道。

    听说这位王助理也不陪自己和王书记,陶毅升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这不是让自己在领导面前丢人么,自己辛辛苦苦的将王书记请过来给你们说话,你们这些人却将王书记给晾起来了,这件事情做的也太不地道了吧?

    心中念头闪动,陶毅升就准备说话,王子君朝着陶毅升摆了摆手,示意让人家走。

    王助理对于眼前的事情看得清清楚楚,他心中的疑惑不由得更多了几分,在刚才的一系列动作之中,都显示了这位年轻人是领导,难道他真的是领导不成么?

    最终,王助理也没有问,而是转身离开了会客室,不过他并没有如他所说的那般处理事情,而是在去了几个科室之后,就转身来到了一间宽阔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正站在窗户口吸烟,从他的窗前俯视下方的万物,很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在王助理轻轻地敲门进来之后,那人也没有回头,而王助理更是恭敬地站在那人身后,连大气也不喘一口。

    “走了没有?”中年人在沉吟了瞬间之后,沉声的问道。

    “还没有走,秦总,看他们的模样,像是在铁了心的等您呢。”王助理轻轻地向前凑了一步,沉声的说道。

    那人依旧没有扭头,把烟从自己的嘴边拿开之后,这才扭头道:“既然他们愿意等,那就让他们等着就是了。”

    “是”,王助理答应一声,就准备离开,不过那秦总却招了招手道:“小王啊,你要记住,这些政府部门,咱们有一些是需要供着的,但是有些则是不需要理会的,就像今天来的,咱们就无需贴上个热脸,他们不过就是想要我们给他们的那个交流会长点面子,最好还能提供一些赞助,咱们从这个交流会上却捞不到任何好处。你说,这不是白白浪费咱们的时间么?”

    “总经理您说的是,无利不起早,商家就是以盈利为终极目的的。”王助理对于秦总的赞扬,那是发自肺腑的,在他的眼中,秦总高瞻远瞩,白手起家,对于很多事情,都看得透透的。

    朝着王助理点了点头,秦总接着道:“既然人家要等,就让他们等着,但是在别的方面,也不能失礼,要是他们再问的时候,就说山垣市的领导检查拜祖台的钢架建设,我一时间走不开。”

    王助理点了点头,走出了秦总的办公室,随着那厚实的门缓缓的合上,整个办公室又变得鸦雀无声起来。

    等待总是让人着急的,现在的陶毅升就很是着急,不过他的着急,还不敢太显现出来,但是每一分钟的过去,都让他有一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要是他一个人等待,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可是现在,等待的不只是他自己,还有他的顶头上司,还有作为团省委副书记的王子君。

    王书记对待自己是不错,但是要是让王书记等的太久的话,那王书记发起火来,自己会不会被殃及池鱼呢,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小同志,你们秦总回来了没有?”在一个女工作人员来到会客室倒水的时候,再也忍不住的陶毅升沉声的问道。

    那女工人员很是有礼貌,但是答案却是再次击碎了陶毅升的希望,没有回来,还是没有回来。在女工作人员走出会客室之后,陶毅升终于忍不住朝着王子君道:“王书记,既然他们总经理还没有回来,不如我们先回去,等以后约好时间,我们再过来。”

    陶毅升的心思,王子君看得出来他朝着陶毅升点了点头道:“陶主任,既来之则安之。咱们就再等等,也不在乎多等那么一些时间不是。”

    王子君既然已经拿定主意,陶毅升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此时在心中,他可是将那位秦总经理恨上了百遍。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王子君依旧在静静的喝茶,偶尔还和陶毅升说上两句关于再就业服务中心的事情,可是陶毅升此时却是怎么也静不下来。

    “咚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之中,那王助理推门走了进来,看到王助理,陶毅升就觉得好似找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的道:“王助理,是不是秦总回来了?”

    “对不起,王书记、陶主任,我们秦总刚才打来了电话,说是山垣市的领导检查拜祖台的建设情况,他一时间赶不过来,还请王书记和陶主任见谅。”王助理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轻声细语的说道。

    来不了了,这不是玩弄人嘛!心中升起一阵怒意的陶毅升,眼中顿时瞪大了几分,就在他准备说话之际,却听王子君道:“陶主任,既然秦总工作忙,那咱们就走吧。”

    王助理对于陶毅升的反应,心中早就有预料,也想好了应对的办法,但是王子君的态度,却是他没有想到的。此时的他,已经明白了这位年轻的干部就是陶主任的上司,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如此好说话。

    “王助理,真是麻烦你们了。”就在王助理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时候,王子君朝着那王助理笑了笑,并朝着那王助理伸出了手掌。

    本能的和王子君握了握手,王助理就目送着王子君等人离开了自己的公司,虽然这种事情他不是没有遇到过,但是今天这年轻领导的反应,却是越加的出乎他的意料。

    摇了摇头,王助理也不再想这些,他只是一个打工者,大事情之上,自然有老板出面。

    “小王,都送走了。”在王助理再次走进那间办公室之后,坐在老板椅之上的秦总沉声的问道。

    “是的,秦总,王书记和陶主任他们都走了。”王助理恭敬地站在秦总经理的身旁,沉声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正悠悠的吸着烟的秦总经理,脸色慢慢的变得有点发沉,他将那颗才点了一半的烟轻轻地摁在烟灰缸之中,然后沉声的道:“你说哪位年轻的王书记丝毫没有生气的走了?”

    “是,哪位王书记看样子是陶主任的领导,真是没有想到,在政府之中竟然还有这样年轻的领导。”王助理在这话说完之后,才陡然感到,这种话题,好似不是应该自己说的。

    心中有点害怕的他,小心的朝着秦总看了过去,却发现秦总的心思,并没有在自己的身上,这才大松了一口气。

    “年轻的领导,如此的气度……”眉头渐渐皱起来的秦总经理,脸色慢慢的变得凝重了起来,好一会才幽幽的说道:“也许,我应该见一见那位王书记。”

    就在那位秦总自语的时候,陶毅升在车中大声的道:“王书记,这神腾公司实在是太过份了,不见我们就明说,让我们白等,这不是不将咱们团省委放在眼里嘛!”

    王子君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对于神腾集团的想法,他的心中也有些了解。不想和自己等人合作的神腾公司,就是要用这种方法,让自己等人知难而退。这种做法,王子君虽然心中也有些不舒服,却也不愿意因此而翻脸成仇,反手施展什么报复手段。

    “算了,不和咱们合作,是他们的损失,咱们山垣市又不是他们一家安装工程公司,换一家就是了。”轻轻摆手的王子君,笑着向陶毅升说道。

    就在往自己说话之际,一阵风从墙角卷起,几个大小不一的塑料袋在这狂风之中,豁然卷起在半空之中。

    狂风肆虐,无数的尘土杂物,被汹涌的大风陡然卷起,这突然而来的风,让整个山垣市刹那间陷入了风暴的包围之中。

    王子君坐在自己和张露佳的屋内,看着这汹涌的大风,心中暗道这一次大风如此的汹涌,恐怕大风之后,还不知道将要有多少东西被破坏呢。

    天灾**,历来都让人很是厌恶。怪不得有好事者说,一切不以下雨为目的的沙尘暴,都是耍流氓呢。

    “子君,吃饭了。”穿着一身家居服装的张露佳,尽显女性的妩媚,她手中端着两盘已经炒好的菜,笑吟吟的朝着王子君招呼道。

    看着已经摆在了饭桌上的饭菜,王子君不由得摇了摇头,自己也是想得太入神了,竟然连吃饭也要张露佳叫。从座位上站起,王子君在洗手间快速的洗了洗手,就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屋外的风,依旧在肆虐,虽然是在楼上,但是那物品敲打着玻璃的声音,依旧不断的从耳边传过来。听着这不断的敲打声,看着眼前如花的丽人,王子君的心中,陡然升起了一丝丝的温馨。

    “露佳姐,你们这一段看起来很忙啊!”王子君随手夹了几根青菜,然后笑着朝张露佳问道。

    “可不是嘛,最近这一段时间,我们都快忙死了,自从你们那批青年干部培训班结业之后,在省领导的督促之下,开始了第二批青年干部培训班的准备工作,校里面的领导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硬说第一批是我带出来的,有经验,要让我继续带这个培训班。”张露佳柔媚的给王子君夹了几根菜,然后满是抱怨地说道。

    这种埋怨如果是出自别人的口,王子君自然不会相信,但是张露佳说的话,王子君却是丝毫不会怀疑。这个小女人,现在几乎都已经将心思放在了自己的身上了,对于仕途上的事情,可以说是越来越不关心。

    她埋怨的这个事情,要是放在党校之中,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为此要撕破脸皮呢。青年干部培训班第一期的效果,可以说让很多青年干部向往不已,为了一个青干班的名额,很多人那都是挤破了脑袋的。

    而张露佳现在的位置,那更是重中之重,而且还是一个培养人脉的最好地方,虽然她只是一个辅导员,但是所有在党校培养的干部都要叫她一声张老师,以后这些学员那都是要走向重要工作岗位的,有了这份情谊,不论是谁都会对张露佳谦让三分。

    党校的领导为什么要将这个位置让给张露佳,这其实也太好解释了,谁让张露佳的老爹现在已经是省里面的副省长呢,虽然没有进常委,但是在省里面的话语权缺失越来越大,对于这等的人物,省委党校的领导,自然是大力的巴结。

    “你呀,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据我所知,可是有不少人都在惦念着这个位置呢。”王子君笑了笑,轻声的朝着张露佳说道。

    张露佳轻轻地瞥了王子君一眼道:“你这家伙,是不是又有什么新的目标了?我可是告诉你,你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虽然小北妹妹不在,但是我这个当姐姐的,一定要帮助她看着你哟。”

    “包括监守自盗么?”王子君嘻嘻一笑,轻声的朝着张露佳调笑道。

    “你这个坏家伙。”张露佳笑骂一声,就准备用手中的筷子打向王子君。不过在看到王子君那满脸笑容之后,高高举起的筷子,却是最终没有落下来。

    两个人的眼眸,在半空之中汇集在了一起,一时间,陡然忘了所有事情的两个人,在这对视之中相互看者对方,一时间,却好似痴了一般。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王子君看着张露佳,不由自主的说道。

    “你这个坏蛋,说什么呢?你要是真觉得我受委屈,那就……”张露佳轻轻地坐在王子君的身边,一股淡淡的馨香,就从她的身上轻轻的传来。透过那薄薄的睡衣,一丝丝柔软不断地袭击王子君的心智。

    “嘟嘟嘟”

    就在两人情到浓处之时,急促的电话铃声,却在这时候很不合时宜的响了。张露佳本来不想理会,但是看到电话之中来点的名字,她还是不得不把电话接了过来。

    “喂,妈,你吃饭了吗?”在瞬间变换成了乖女儿之后,张露佳轻声的问道。

    “什么,就您自己在家里吃饭,我爸呢?”张露佳在电话那头轻轻地回答了之后,声音不觉大了起来道:他不是今天回家了么?

    “什么,拜祖台被风刮塌了,这怎么可能!”张露佳的话语之中,充满了震惊,脸上更满是不相信,不过随着这震惊,她又接着埋怨道:“都什么时候了,这老头还跑出去,真是的。”

    王子君在听到张露佳叫了妈之后,就没有再敢出声,毕竟他这个女婿名不正言不顺,虽然去张露佳的家中看过,而且张夫人对他也很是不错,但是这只是出自他乃是张家的世交的份上,至于他这个实际上已经是登堂入室的女婿身份,在张家却是秘而不宣的。

    不过张露佳的话,却是让王子君心惊不已。拜祖台,拜祭祖帝的台子,此时竟然倒塌了,这怎么可能呢,这豆腐渣工程怎么无处不在呢?

    海内海外拜祖帝,这是聂贺军来到山省之后提出的一个盛会,目的就是通过这次盛会宣传山省,发展山省,做到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目的。虽然在团省委,对于这项工作接触的不是太多,但是从下发的各个文件之中,王子君依旧能够感到整个山省将这件事情放在了何等重要的地位。

    农历祖帝的寿辰快要到了,一切的准备工作,都开始就绪了。聂贺军对于这件事费尽了心机,不但把请帖发向了海内外,还亲自跑到京城去协调,请了不少大人物参加这次聚会。

    可以说,这是山省今年以来最大的一件事情,可是现在,那最为重要的拜祖台竟然被风给刮塌了,这种事情的责任,谁承担的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