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二章 你是孙子我当爷
    “秦总,秦总!”

    就在领导们一个个心中暗自思量各自的事情之时,一阵呼喊声从远处传来,随着这喊声,就见几个带着眼镜的中青年男子,从拜祖台的旁边快速的跑了过来。

    这些人,秦云汉都认识,乃是他们公司的工程专家,在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秦云汉第一时间就带着他们火速赶到现场了,他想尽可能的挽回损失。现在,看着这些专家们激动不已的模样,心里不由得一热,莫非已经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了么?果真如此的话,自己的神腾公司说不定还有救呢。

    登时也顾不得身旁站着哪个级别的官员,秦云汉就大声的答应道:“我在这里,有什么事情?”

    “秦总,拜祖台的主体工程并没有太大毛病,而是一个顶梁倾塌了,才导致整个拜祖台成了目前这个情形。如果能把顶梁换掉了,再把断裂的地方重新焊接一下,拜祖台是完全可以修复的。”跑在最前面的中年人也没有注意站在秦总四周的人,听到秦总问,就快速的说道。

    可以修复,这四个字听到秦云汉的耳朵里,简直如同纶音一般。正当他准备再接着问下去的时候,却听旁边有人迫不及待地说话了,秦云汉扭头一看,却见说话之人竟然是省委书记聂贺军。

    对于聂贺军此时的心情,秦云汉完全能够理解。毕竟,这个项目是聂书记来到山省之后提出来和第一个大项目,当然希望能尽善尽美的完成好,现在拜祖台都倒了,这对于聂书记来说,无异于一个釜底抽薪的打击,如果能在祭拜祖帝的大典开始之前将这拜祖台修复的话,那一切都不是问题,更能够借此反应山省干部的战斗力。

    中年人慌里慌张,根本就没看出来聂贺军是谁,听到此人突然插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他不说话,但是作为他老板的秦总,心中却是着急的很,一拍那人道:“聂书记在问你话呢,赶紧给聂书记汇报一下,究竟是怎么一个情况。”

    聂书记?那中年人懵懂之下,这才反应过来,知道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省委书记聂贺军,刚刚就有点慌张的心情,此时变得更加慌乱了起来,当即说道:“聂书记,这拜祖台可以……可以修复,不过需要时间。”

    需要时间?聂贺军的眉头一皱,不过随即就笑了:“专家同志,有道是隔行如隔山,我们这些人对于这项工程来说都是门外汉,你实话告诉我,要修复这拜祖台,需要多长时间?”

    “十天。”中年人沉吟了一下,将自己大略估计的数字给报了出来。

    山省的官员,此时都听着聂书记的对话,大多数人在可以恢复的话语被那工程师说出来之后,心中都是一松。只要能够修复,聂贺军在追究责任的问题上,就不会紧揪住不放了,没想到,这高兴劲儿还没下呢,又被兜头一盆冷水泼过来了,居然需要十天的时间!

    十天,虽然不是一个很长的期限,但是三天之后,可就是公认的祖帝寿辰,如果十天之后再修好拜祖台,那黄花菜都凉了,总不能让聂书记对所有的来宾说祖帝的寿辰变了,各位再缓几天吧,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聂贺军的笑脸,也慢慢的隐藏了起来,他的目光有些敏锐的朝着秦云汉看了过去。

    秦云汉此时就好像刚刚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的转变,刚刚上了天堂,又被一棍子敲了下来。他看着那中年工程师的脸,心里就有一种想要咆哮的冲动,他娘的,你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好不好,为什么不是转怒为喜,反而是焦虑不安?

    “秦云汉,现有的施工队伍需要十天工期,如果再多上些技术人才,工期是不是就能够提前?”站在秦云汉身旁的副省长沉声的问道。

    就好像沙漠里终于发现一处绿洲一般,一听副省长的话,秦云汉登时眼前一亮!激动之下,一拉那工程师道:“你说,要是多上队伍多上人,是不是三天之内,就能把这个拜祖台重新修复好?”

    “理论上是这样。”工程师沉吟了一下,有点不敢确定。

    “那就好办,那就好办。”秦云汉几乎像是要虚脱了一般,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多上设备多上人,这对于山省的领导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在放下了心里的这块大石头之后,一个个神色不由得轻松了起来。

    只是,他们光顾着轻松了,根本就没有留意那工程师小声的抱怨:“几百名高级电焊工,你以为是从菜地里拔萝卜啊,哪有那么简单!”

    十几分钟之后,还有很多事情等待他处理的聂贺军就走了,跟着聂贺军视察的其他领导,也都坐进小车里,屁股下一溜烟儿的走了,一个个也都走了,现在的施工场地,只剩下了秦总和他属下的工程人员,秦云汉知道事态紧急,一分钟也耽误不得,把领导送走之后,迫在眉睫的就是召集所有的工人,按照补救方案迅速施工。

    “秦总,别的都好说,可是修补拜祖台最主要的工作,还是将那些破损的地方重新进行焊接,这就需要大量的高级电焊工人只要高级的电焊工人有了,三天之内完成修复任务,那是绰绰有余的!”中年工程师把列出来的修复方案给秦云汉看了之后,就沉声的说道。

    对于工程师的提议,秦云汉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大手一挥就果断决策道:“嗯,你放心吧,你需要多少电焊工,我就给你上多少工人,我这就派人去找,让他们把工钱提高一倍,重奖之下必有勇夫,这事好说!”

    秦云汉意气风发,心情不错,好像解决这里的困难,他已经胜券在握。一旁的工程师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要出口的话给咽回去了。

    拜祖台倒塌的事情,王子君第二天才知道,但是他并不觉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有太大的影响,在听着同事们谈论之余,他将更多地精力,都放在了这一批学员的就业问题上。

    通过张天心,王子君联系了一个在山垣市同样做工程安装的公司,只不过,这个公司的规模要小一点,不过该公司的赵经理却很会说话,在王子君打过去电话之后,就一口许诺,只要这批学员技术达标,他绝对会尽最大努力接收的。

    和王子君相比,陶毅升对于被拒这件事情却是念念不忘。在王子君和他谈论了另外一家公司的事情之后,他笑呵呵的朝着王子君道:“王书记,您知道拜祖台是哪家公司承揽的工程吗?”不等王子君回答,他就幸灾乐祸的笑道:“哎,是神腾公司!他娘的,昨天还那么牛气冲天呢,这下好了,彻底的栽了!”

    这神腾公司真是够倒霉的,王子君轻轻地感慨了一句,并没有放在心上。就在他岔开话题,和陶毅升谈起青年再就业工作的时候,手机的铃声突然间响了。

    看了看来电号码,是从芦北县打来的。王子君一接通,就传来了肖子东的声音,肖子东这一次是专门向王子君汇报江家琪她哥的事情,从肖子东的口中,王子君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妥善处理,在肖子东出面之后,碰住江家琪家人的肇事者根本就没有在反抗,就很痛快的将这件事情给认了下来。

    王子君笑着感谢了肖子东,并让肖子东有空了到山垣市来。肖子东笑着谢过之后,又极力的邀请王子君道:“王书记,您是我们芦北县的老领导了,芦北县之所以能有今天这个局面,那都是您的功劳,我们没有躺在您的功劳薄上睡大觉,而是依托您给我们打下的基础,不断的往前发展呢,对了,咱们的工业园区在全市工业园区的评比中独占鳌头,市委郑书记专门对此提出了表扬。”

    王子君笑着回了肖子东两句,也答应了肖子东的邀请,一旦自己能腾出来时间,绝对去芦北县去看一看,转一转。

    在王子君用电话和肖子东聊天的时候,陶毅升和王子君打过招呼之后,就悄悄的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熟悉机关规则的他,很是清楚在这个时候,领导最不需要的,就是有人在他的身边。

    因为事情已经解决,陶毅升的心情很不错,走路之间,更是有一些摇摇摆摆。青年再就业服务中心的架子虽然已经搭建了起来,但是他们的办公地点,依旧在团省委的小楼之中。

    “哎呦,祝严阳校长,你这是要找王书记吧?”就在陶毅升准备上楼的时候,祝严阳快步的走了过来。因为匆忙,祝严阳一下子没有看到从侧面走过来的陶毅升。

    “陶主任,我来给王书记汇报工作,你有事情么?”祝严阳和陶毅升关系说不上多好,此时看着陶毅升笑呵呵的跟自己打招呼,祝严阳自然也是笑脸陪着。

    “有事情,当然有事情,祝校长,这一次你可得请客,为了你们再就业学校那批学员的事情,我可是把腿儿都跑细了,你要不给弄点物质奖励犒劳一下老哥,那可太对不起我了!”陶毅升说话之间,轻轻地拍了拍祝严阳的肩膀。

    祝严阳对于陶毅升这种亲昵的动作有点不喜欢,但是也不好发作,只好顺水推舟的说道:“好的好的,物质奖励也没问题,你陶主任说在哪里吃,我请你客就行了。”

    “这才是我的好兄弟,对了,王书记正在打电话,好消息还是等他告诉你吧。”陶毅升笑得灿烂无比,冲祝严阳挥了挥手,笑着道:“想好了地方之后,给我打电话,我给你陪客。”

    陪客的意思,祝严阳自然懂,他看着快速离去的陶毅升,心说自己和这个人的长袖善舞相比,差距还不是一般的大呢。不过随即,他的心思就转到了陶毅升说的好事情上,想必,应该是事关学员的再就业问题吧。

    想到这些,祝严阳快步的朝着王子君的办公室走去,他想早一点从王子君那里证实这个消息。

    “你说什么?神腾的秦经理要见我?”回到办公室的陶毅升,有点难以置信的向给他汇报工作的人问道。

    如果不是从王书记那里得到确切的消息,陶毅升对于这位秦总经理的到来,可能会喜出望外,但是现在嘛,那可就不同了,已经用不着神腾公司的陶毅升,可没忘了这个神腾老总让自己和王子君坐冷板凳的事情。

    “你让他回去吧,就说我还有事情。”陶毅升说话之间,朝着那工作人员一挥手,示意他离开。

    对于一把手的命令,那工作人员自然不敢说什么,他点了点头,快步的朝着门外走去。

    不过才等他走到门口,就听陶毅升突然改口道:“你还是让他过来吧,我见一见他。” +

    没过多大会儿功夫,神腾的老总秦云汉就进来了。此时的秦云汉,满脸都是谦和的笑容,那王助理小心地跟在他的身后。

    “陶主任,您好啊,昨天我回去之后听说您大驾光临,真是遗憾哪,昨天山垣市的领导视察拜祖台,我一时没能赶回来,这不,我登门拜访来了!”秦云汉一开口,姿态就放得很低。

    陶毅升看着秦云汉这般表现,心里得意了一下之后,又有点迷惑不解。对于这个神腾公司,他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别看这秦云汉泥腿子出身,这年头,有钱的就是爷,这生意做大了之后,财大气粗这一点让这人运用得淋漓尽致呢。

    陶毅升心里暗想,别看自己在团省委是一个副处级干部,但是毫无疑问,自己是入不了这位秦总的法眼的,他来到自己办公室这般的表现,究竟是想要干什么呢?

    陶毅升稳住骤然而起的狂烈心跳,没有把心里的得意流露出来,人到啥时候都得装,都得把内心里的情绪夹紧了,嘴上淡淡的说道:“都是些小事,谁没个脱不开身的时候?秦总不用太放在心上。不过,等你半天也没见到人,我们王书记很是扫兴啊!”

    “陶主任,您尽管放心,我肯定以最诚恳的态度向王书记道歉。”秦总明白陶毅升的意思,不等陶毅升把话说完,就赶忙诚恳的表态道。

    这家伙以前见自己,虽然表面上很尊重,但是那淡漠的态度却是明摆着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今天怎么如此的反常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