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六章 抢来的馍馍味道香
    简顺屏轻轻地朝着正要说话的张主任摆了摆手道:“欧阳扬是个不简单的女人,要不是因为这个下岗再就业培训的事太出成绩了,我还真不想和她结这个怨!”

    张主任连连点头,称赞厅长高瞻远瞩。而这时一个副厅长却不无担忧的说道:“简厅长,既然那欧阳扬把话撂这儿了,非要找省领导说这件事情,如果真让这女的做通了省领导的工作,那咱们岂不是更被动了?”

    “啧啧,要不人们常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都像你这么瞻前顾后的,岂不是太固步自封了?哪里还能创造性的开展工作哟。老郑啊,依我看,你这纯粹是杞人忧天,省领导傻啊,怎么可能从他们团省委的小利益出发?省领导看的是大局,着眼点是整个山省的发展!另外,齐省长已经表了态,一定会鼎力支持咱们再就业培训学校的建设,支持咱们的方案。”简顺屏说道齐正鸿,脸上充满了自信。

    和简顺屏的胜券在握相比,此时的欧阳扬脸色却是无比的阴沉,尽管临来之前,她对协调好这件事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这种拼个不是鱼死就是网破的事实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心里尚且抱着的一丝希望就这么以失败而告终了。简顺屏死死地咬着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和服务中心不放手,一副无论如何都要吃进嘴中的样子。

    “王书记,看来,我们只有背水一战了。”欧阳扬陡然扭头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沉声的说道。

    背水一战,胜利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但是这句话却没有说出口,只是静静地看着欧阳扬,等她接着说下去。

    “我准备回去之后,立马召开全省团委书记会议,要求每一个市的团市委,都要为下岗青年搞好服务,办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和再就业服务中心,形成一个横向到边、纵向到底、全省覆盖的网络。”欧阳扬的声音有些低沉,但是低沉的声音之中,却带着她无比坚定的决心。

    先斩后奏,欧阳扬这种方式那可真是逼宫,用得好了,自然可以保住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和服务中心,但是一个运作不好,那就很有可能会受到省领导的批评。

    “欧阳书记,是不是再考虑考虑?”迅速的分析了一下这件事情成败的可能性,王子君轻声的问道。

    “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就算是省领导要打板子,我欧阳扬接着就是了,但是,咱们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咱们辛辛苦苦创造的成绩,被简顺屏这种小人给拿走了!”欧阳扬朝着王子君扬了扬手,示意王子君不要再劝了。

    看着欧阳扬心意已决,王子君知道再劝也是陡劳无用,对于简顺屏的作法,他也看不顺眼,眼下既然欧阳扬已经决定和那边扛上了,他沉吟了一瞬间,笑着道:“既然欧阳书记你已经吹响了战斗的号角,那我也只有跟着你的号角前进,有道是春风吹,战鼓擂,咱们就和生劳动厅好好地干上一架,看一看谁才能笑到最后。”

    王子君虽然是以说笑的语气说的,但是欧阳扬听着他的调侃,却没有笑出来,很显然,这位团省委书记虽然下定了决心,但是心里依旧有很大的负担。对于这些,王子君心中清楚,毕竟欧阳扬在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赌上了很多东西,甚至包括省委领导对于她整个人的评价和看法。

    说干就干,欧阳扬在回到团省委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开会,在将孙泽宏、赵元顾、霍相冉等班子成员再次汇集到会议室之后,欧阳扬也没有征求意见,直接就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同志们,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咱们在座的各位都对青年工作作出了很大的努力,自然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劳动出来的果实就这样被人摘掉了,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不但是保护好自己的劳动果实,还要更好的服务于青年的下岗再就业工作。”

    欧阳扬说的斩钉截铁,根本就没有给孙泽宏等人谈自己看法的余地,这一刻,欧阳扬真正显示出了她铁娘子的本色。

    孙泽宏等人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对于欧阳扬如此大胆的决定,一个个脸上还是充满了惊骇,他们怎么也没有想道,事情居然会闹到这个地步。现在省劳动厅已经将方案报了上去,而团省委却根本不顾这些,将已经取得成绩的青年再就业培训等方面的经验向下一级团委推行下去,一旦各级青年再就业培训服务建立起来,那省领导就算是对这件事情有一些意见,恐怕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我觉得这件事情就应该这么干,他娘的,简顺屏以前不知道自己干,现在看到咱们干的好了,就眼红耳热了,想伸过来一只手摘果子了,咱们就应该给他来点厉害的,让他们瞧一瞧咱们团省委也不是好惹的。”霍相冉第一个跳出来赞成欧阳扬的方案,他手掌拍在桌子之上,一副和劳动厅势不两立的模样。

    孙泽宏沉吟了瞬间,也点了点头道:“我也赞同欧阳书记的意见,就算是省领导,也不能不讲道理,青年再就业培训得到了省委聂书记的大力表扬,我觉得我们把这个经验推广普及了并没什么错!”

    和霍相冉相比,孙泽宏显得有点狡猾,不过他狡猾却狡猾在了点子上,那就是咱们什么也不说,就当着劳动厅的小动作我们一点也不知道,你们干你们的,我们干我们的,推进已经受到省委书记表扬的先进经验,那是谁也说不出什么的。

    王子君也想到了这点,他在欧阳扬的目光看着他看来的时候,轻轻的点头道:“我赞同孙书记的意见,这件事情,咱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至于劳动厅方面的事情,咱们又不是一个系统的,没什么隶属关系,对于各自的工作安排,完全可以忽略为不知道嘛!”

    两人的话语,好似给欧阳扬减轻了不小的压力,她笑着朝着自己的两个副手看了两眼,这才轻轻的笑道:“就按你们说的办,咱们各干各的,对了,相冉,你要是有时间,多给领导沟通一下,说一下咱们团省委为了这项工作付出的努力。”

    欧阳扬说的领导,自然就是霍相冉的岳父大人。一般的时候,欧阳扬很少说这件事情,但是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说明她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

    “欧阳书记您放心,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跟我家老爷子好好谈一谈这件事情,我相信他老人家不会看着咱们受欺负的。”霍相冉听到欧阳扬提到自己的岳父,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嘴中更是笑吟吟的说道。

    这次会议开的不长,但是决定却很是重要,大部分团省委的干部,都已经知道了劳动厅的打算,虽然这件事情和大多数人来说没有什么干系,但是作为这个单位之中的一员,很多人都表现得义愤填膺,向心力与凝聚力之强,在这一刻表现得简直是空前绝后的。

    王子君在回到办公室的路上,就被一个年轻的团干部问了几句这个问题,回到办公室之后,还没有怎么休息,蔡辰斌走了进来。在谈了几个问题之后,蔡辰斌犹豫了一下,这才道:“王书记,那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是不是真的要划给劳动厅了?”

    蔡辰斌来到省里之后一直跟着王子君了,知道青年再就业培训乃是王书记主抓的一个大方向,现在这项工作要是被划走的话,那就等于王书记种的果子直接让别人给摘了。

    “你听谁说的?”王子君淡淡的朝着蔡辰斌看了一眼,轻声的问道。

    “现在单位里面都已经传遍了,很多人都在骂劳动厅,更有人说要是咱们的领导要是将这项工作让劳动厅抢走,那简直就等于是丧权辱国。”

    丧权辱国,王子君轻轻一笑,暗道,这胡乱作评价的人可真有才啊,不过,他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解释什么,而是对蔡辰斌摆了摆手道:“别人说什么,你不要管,但是你不要参与这种没用的讨论”。

    “欧阳书记已经决定了,近两天就召开会议,将咱们服务下岗青年的经验向各市推荐下去,要各市的团市委都要立足自身优势,帮助下岗青年走上再就业的道路。”

    王子君的话不多,听得蔡辰斌却是一阵的欢喜,他在机关之中混了这么长的时间,哪里会听不出王书记话中有话呢,而那所谓的经验推广,更是在对劳动厅的一种公然对抗呢。

    欧阳扬开会的内容,很快就团省委传开了,大部分的干部在欢欣鼓舞的同时,一个个也干劲十足的准备大干一场,工作效率可谓是大大的提高。别的不说,就拿打电话下通知来说,以往都是磨磨蹭蹭,没有一个小时完不成的事情,现在十几分钟就给搞定了。

    准备会议场地,材料,整个团省委随着欧阳扬的一个决定,快速的运转了起来。

    团省委的动作,自然是瞒不了有心人,不少在省委呆了多年的老油子,慢慢已经感觉到了这之中不同的气氛,不过他们却不会参与到这种事情当中去,毕竟现在这形势对于他们来说,看戏才是最好的选择。

    “王书记,咱们什么都准备好了,但是刘传瑞书记那里还没有汇报。”欧阳扬再一次来到王子君的办公室,轻声的和王子君商量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他明白欧阳扬的意思,刘传瑞是主抓团省委工作的副书记,召开如此大规模会议的事情,一定要向刘传瑞书记汇报。可是这一次欧阳扬可以说是有点先斩后奏的味道,她现在生怕过不了刘传瑞的那一关。

    “欧阳书记,咱们不用汇报什么,我觉得一个团省委召集各市团委组织开例会,咱们只要邀请刘传瑞书记参加就行了。”王子君轻轻地敲了一下桌子,一本正经的朝着欧阳扬说道。

    不汇报,反正已经是这样了,就当一个例会来开。至于主要的传达扶持青年再就业的事情,那只过是一个会议小项而已,根本就不用汇报。

    欧阳扬目光连闪,心中暗道自己真是有点昏了头了,想了一上午怎么和刘书记汇报,都没有想到这一点,自己以往开例行会议,哪一次不是直接邀请刘书记进行了,现在倒费尽心思地想着怎么汇报,真是有点画蛇添足了。

    放下了心事的欧阳扬,又和王子君谈了两句之后,就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向省委大院走了过去。

    第三天,团省委组织的这次会议,就在省委第三会议室隆重召开,山省各市的团市委一把手,各高校的团委书记聚集一堂。

    在会议之中,王子君随着欧阳扬等人坐在主席台之上。会议开始的时候,自然是传达了一部分团中央的文件,这当然只是一个铺垫。到了会议的最后,再由团省委书记欧阳扬的发言之中,欧阳扬在她的讲话之中,将青年再就业培训服务的事情布置了下去。要求各级团组织都要发挥自己的主管能定性,依靠自身优势,服务于下岗青年再就业工作。

    在这项工作的布置之中,欧阳扬更是拿出了团省委成功的经验,要求各级团组织急群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帮群众之所需,为下岗青年办好事,办实事。

    会议自然是在胜利的掌声之中落幕,讲完话的欧阳扬显得神采飞扬,一副胜券在握的摸样。

    会议结束,照例有一场聚餐,在省委定点的宾馆里的自助餐桌上,欧阳扬很是随意的和安易等几个市的团市委书记边吃边谈,要求他们回去之后,一定要将这件工作抓出成效来。

    “欧阳书记,您今天会上讲的很好,我看安易市的孙书记可以说整个就是被您说服的,他可是表了态,回去之后,就在安易市将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办起来,绝对不辜负您的期望啊!”因为喝了一点酒,赵元顾显得特别的兴奋,从小车之上走下来,他就笑呵呵的朝着欧阳扬说道。

    如果是在其他的时候见到赵元顾这等醉态可掬的摸样,欧阳扬说什么也是一阵大怒,但是此时,她的心中也是充满了欢喜,对于这等事情,也没有放在心上。不但不生气,反而用手一拍赵元顾道:“老赵,人家孙书记可不是被我说服的,我觉得他是为青年再就业培训这个事情上了心。”

    王子君此时,也有点脚步轻浮,虽然他不怎么喜欢喝酒,但是全省各市的团委书记汇集一堂,也由不得他不喝,人在官场,也是身不由己。

    “哎呀,欧阳书记。”随着汽车的刹车声,简顺屏那带着一丝油光的大头,从车窗之中露了出来。

    看到简顺屏,团省委的众人顿时住了口,一个个对简顺屏都没有什么好脸色,毕竟就是这个家伙做事不地道,不过别人不理可以,欧阳扬作为一把手,怎么也要表示一下适当的礼貌。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简厅长,你大驾降临可真是少见啊!”欧阳扬白净的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嘴中的话语却是挂着刺。

    简顺屏好似跟本就没有听到欧阳扬的讽刺一般,他呵呵一笑道:“领导召唤,不得不来。”说着有些故意的扬了扬手中的材料道:“齐省长专门打来的电话,要求在政府办公会之上用,我这也是命苦,一直准备他了,现在连中午饭都没有吃。好了,不给你欧阳书记闲聊了,我得该快到齐省长那里,等把这件事情办完之后,咱们再好好说话。”

    小车轻轻地从欧阳扬等人身旁越过,朝着省委领导办公的小楼方位快速的飞驰而去。刚刚还因为会议胜利召开而高兴的团省委众人,一个个脸上都沉重了起来。

    “省政府办公会都有什么议题?”王子君朝着欧阳扬看了一眼,轻声的提醒道。

    欧阳扬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他拿起手机快速的拨动了一个号码,在和电话之中的人客套了几句之后,欧阳扬就开始问那边会议的议题。也不知道那里面说了什么,但是王子君看欧阳扬的脸色确实有一些发白。

    “好,谢谢你了胡秘书长,等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您吃饭。”欧阳扬又谦逊了两句之后,挂上了电话。沉吟了半响这才朝着王子君等人道:“今天就两个议题,一个是关于工业园区的建设,另外一个就是劳动厅的下岗工人再就业培训。”

    上省政府办公会,那至少说明已经有几个副省长对于这件事情点了头,甚至上可能作为团省委一把手的省长也对这件事情点了头。想到省长要是对这件事情点头的结果,孙泽宏等人的脸色,变得越加的难看起来。

    省长那可是省政府的一把手,而因为在省里工作多年的缘故,在省里面的影响力甚至都超过了省委书记聂贺军,而一旦他点头了这件事情,团省委就算是在努力,也弄不起太大的风浪来。

    “我去见一见齐省长,将我们的现状说一说,请领导对此事慎重考虑。”欧阳扬是一把手,在一阵的沉吟之中,就拿定了主意道。

    见齐正鸿,王子君本来也打着心思和欧阳扬一起去,但是听说他要见齐正鸿,王子君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齐正鸿对自己可没有什么好感,自己要是到了齐正鸿的办公室汇报这件事情,恐怕会适得其反。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王子君的脑子之中全是这件事情,他思索着欧阳扬见齐正鸿之后,有几分说服齐正鸿的把握,手指敲动桌面的速度不觉更快了几分。

    两个不好的消息,就好似两道飓风,在下午传了过来,第一个不好的消息就是在齐正鸿面前据理力争的欧阳扬被齐正鸿批评了一顿,在这批评之中,齐正鸿省长要求欧阳扬讲政治,讲大局,讲团结,不能目光短浅,看利益光看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上。而第二个坏消息,那就是省劳动厅的方案在省政府办公会之中通过了。

    省政府办公会通过的东西,那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个消息的传来,顿时让整个团省委变得一片的寂静,本来还气势汹汹的要和劳动厅争上一争的干部们,顿时就犹如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下去。

    “王书记,我听说办公会已经定了?”祝严阳来到王子君的办公室之中,轻声的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道:“是,已经定下来了。”

    “王书记,我在咱们团省委这么些年了,也不想在离开,你看可不可以让我把工作交接一下,换个地方。”祝严阳说话之间,眼中带着一丝迫切的说道。

    王子君看着祝严阳的眼眸,心中飞速的旋转,虽然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划归劳动厅,但是凭借着他姐夫的关系,那的位置应该不会有什么改变,甚至可以说还会走的更远,毕竟简顺屏这几人虽然牛气,但是却不会为一个培训学校的副校长,而和堂堂的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过不去。

    “祝严阳,你留在那里,也许会更有希望。”王子君的身躯稍微超前倾斜了一些,轻声的说道。

    王子君话语之中的意思,祝严阳也懂,他呵呵一笑道:“书记,我留下不为别的,只是觉得跟着你干比较爽快。”

    王子君笑了笑,朝着祝严阳点了点道:“你呀你,就会顺着我说话,这样吧,你还是好好回去考虑考虑,如果依旧是这个决定,那就来找我。”

    “王书记,不用在考虑了,我已经决定了,绝不跟着简顺屏那种人干。”祝严阳见王子君答应,赶忙沉声的说道。

    “我让你考虑,你就去考虑,别说这些没用的话。”王子君说话之间,就朝着祝严阳摆了摆手,示意让他听自己的。

    “咚咚咚”

    有些急促的敲门声,从王子君办公室的门外传了过来,不等王子君一个热进来说出口,敲门的人就快速的闯了进来。

    “钟秘书,有什么事情?”王子君看到来人是钟迪红,就将心中那刚刚升起的火气压了下去,沉声的朝着钟迪红问道。

    “王书记,您去劝劝欧阳书记吧,她去找聂书记了,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劳动厅的预谋得逞。”钟迪红快速的说道,脸上给个是充满了焦急。

    什么,欧阳扬去找聂贺军了,王子君不由得一愣,这个时候去找聂贺军,又会有什么结果,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沉吟之间,就朝着钟迪红到:“你先不要着急,我去看看,争取把欧阳书记拦下来。”

    王子君虽然以最快的速度感到了欧阳扬的办公室,但是依旧没有拦住已经走向了聂贺军办公室的欧阳扬。看着那朝着省委办公楼走去的欧阳扬,王子君叹了一口气,也跟了进去。

    作为省委书记,聂贺军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欧阳扬很显然已经打过了招呼,所以在王子君走进聂贺军办公室外秘书的办公室之时,那知道王子君是谁的秘书,就告诉了他欧阳扬已经走进了聂贺军办公室的消息。

    沉吟了一会之后,王子君还是没有进去,虽然聂贺军和他的关系不错,但是有些时候,有些规矩还是要守的。现在自己单位的一把手和省委书记谈事情,自己无论如何,也是不应该进去的。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不但不会有什么好的效果,相反还很有可能会带来一些反面的作用。他笑呵呵的和秘书说了两句话,就离开了常委楼。

    三十多分钟以后,欧阳扬从常委楼之中走了出来,昂首阔步的欧阳扬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

    “欧阳书记。”王子君装作偶遇的来到欧阳扬的身旁,轻声的打招呼道。

    “是不是小钟给你说什么了?”欧阳扬朝着王子君轻声的笑了笑,轻声的问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道:“小钟去找我,我就赶了过来,欧阳书记,我觉得这件事情你亲自来找聂书记,并不很好。”

    王子君的意思,欧阳扬自然明白。她在省政府办公会已经做出决定之后找聂贺军,不但会让聂贺军有点难做,就是省政府的领导,她也会因此而得罪不少。

    “王书记,我觉得这件事情,不能让步。”欧阳扬冷静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沉声的说道。

    看着神情坚定地欧阳扬,王子君没有再开口劝,现在欧阳扬找到了聂贺军,那这件事情,就已经成了省委领导之间的事情,他们这些人,能够做的就是等省委的决定。

    “聂书记怎么说?”王子君话锋一转,朝着欧阳扬接着道。

    “聂书记说这件事情他会过问一下的。”欧阳扬倒是没有隐瞒,轻声的说出了聂贺军的回答。

    聂贺军的回答,并没有出乎王子君的意料。作为省委书记的聂贺军,对于这种事情绝对不会随意表态。有时候过问一下,其实已经是表明了一种态度。

    就在王子君和欧阳扬谈话之时,聂贺军也在静静的吸着烟,对于欧阳扬汇报的这件事情,聂贺军心中也有一丝的恼火,虽然从心中他也觉得要是将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并入劳动厅更有利于对下岗再就业人员的培训,但是那团省委的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乃是他亲口表扬的,这表扬的时间还没有过去几天,就将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并入劳动厅,这明白的还好说,那会说他更有利于事物的发展,要是不明白的,那可是要说他这个省委书记说的话不顶事,刚刚树立了一个典型,这个典型就没有了。

    沉吟之中的聂贺军,在犹豫了再三之后,还是轻轻地拿起了一边的电话,拨动了那边的电话号码。

    “老胡么,我是聂贺军。”在电话接通之后,聂贺军满是笑容的朝着说道。在山省之中,能够被聂贺军这么称作老胡的,只有省长胡一峰。

    “聂书记好。”胡一峰醇厚的声音,从电话之中传了出来,电话之中的胡一峰同样满是笑意。两人在简单了交谈了一些琐事之后,聂贺军就轻声的道:“一峰省长,刚才团省委的欧阳来到我的办公室,对将她们省团委的青年再就业培训机构并入劳动厅可是很有意见啊?”

    聂贺军说话很是有艺术,根本就不提自己的意思是什么,但是在这话语之中,又让在电话那一边的胡一峰能够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胡一峰自然明白这些,他朝着聂贺军呵呵一笑道:“书记,我欧阳扬有这种想法是很正常的,说实话,欧阳扬在团省委干得不错,青年再就业培训工作,更是让不少有志青年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对她们团省委所做的这些工作,我们应该给予充分的表彰。”

    “不过,书记,团省委的力量毕竟薄弱了一些,针对的对象也单一了一些,从咱们全省的角度出发,这件事情我觉让劳动厅来更好一些,毕竟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他们都比劳动厅更加的适合。”

    胡一峰虽然是在解释,但也是再表明自己的态度,那就死为了全省的大局,虽然这么做很是委屈团省委,委屈欧阳扬,但是也必须这么做。

    聂贺军沉吟了一下,接着道:“再就业培训机构不一定要一家,要是两家都举办的话,既可以互相竞争又能优势互补,促进我省再就业的工作的开展。”

    “聂书记您说得对,不过现在咱们省的形势,更需要的是一个强有力的再就业运行机制。咱们省委睁只眼闭只眼就行了!”

    聂贺军放下电话,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团省委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件再小不过的小事,但是通过这一件小事却是表明他这个省委书记对于省里面的掌控力还远没有达到理想的程度。

    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聂贺军缓缓的在自己的办公桌之旁坐了下来。虽然很是不喜欢现在这种结果,但是他多年的政治经验却是告诉他,自己在这件事情之上,实在是没有和胡一峰争的立足点。如果自己执意要在这件事情上和胡一峰掰腕子的话,那很有可能就会出现在一败涂地的下场。

    心中思索之间,聂贺军心中就有了定论,像他这种执掌一省的存在,那都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现在既然是难以走什么作为,聂贺军自然不会选择为了一件小事,而让自己刚刚打开的局面毁于一旦。

    不过选择虽然是选择了,但是聂贺军心中还是觉得有些憋屈的慌,一丝不痛快,毫无遮掩的在他的脸上一闪而过。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聂贺军再次恢复了平静无波的样子,他拿起电话,拨动了秘书的那边的座机,只是半分钟时间,秘书就快速的来到他的办公室,看着诚惶诚恐的秘书,聂贺军心中顿时升起了一丝的不满意,这个秘书人倒是不错,但是比起那个人来,实在是差的有点远。

    想到让那个人给自己当秘书的事情,聂贺军嘴角的笑意就多了一分,他朝着秘书点了点头道:“你去见一下刘传瑞书记,就说我请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山省的夜幕,灯火通明,在劳动宾馆的最顶层,耀眼的明灯之下,简顺屏手中端着一个酒杯,笑呵呵的朝着坐在最中间位置的齐正鸿敬酒道:“齐省长,这个酒您无论如何都要赏我们一个面子,我简顺屏代表全省劳动部门全体员工敬您老一个,感谢您对我们劳动厅工作的大力支持。”

    齐正鸿看着满脸红光的简顺屏,他心中明白简顺屏这个酒的意思,其他的都是假的,感谢他对劳动厅的支持才是真的。对于简顺屏这个人,齐正鸿没有太多的好感,但是这个人毕竟是偏向于自己这一边的,有道是海纳百川,有容则大,自己等人之所以能够在老领导离开山省之后依旧能够掌控山省的形势,就是因为他们能够容纳山省之中各种的势力。

    “顺屏啊,你这家伙别的我看进步不大,不过这逼宫喝酒的本事,可是进步不小啊!”齐正鸿轻轻地举起酒杯,一面笑骂,一面将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齐正鸿的话,让简顺屏觉得很是有面子,有时候领导能够给你开一句小玩笑,那说明领导看得起你,眼中有你,要是领导什么也不跟你说,那才是问题呢。

    又带着劳动厅的干部闹了几个酒之后,简顺屏这才坐下来,轻轻的夹了两口菜,这才放下筷子道:“齐省长,您说我是逼宫的高手,嘿嘿,我可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咱们团省委的欧阳书记,那才是一个逼宫的高手呢,我可是听说她不但召集各市的团组织开会,更直接找到了聂书记的门上了!”

    “是呀,欧阳扬在省委大院,一向是以巾帼不让须眉著称,你简厅长抢了她的心头肉,她哪里会跟你就这么完了。聂书记对于这件事情也有点为难,为此事还和胡省长沟通了一下,说是可不可以两边都办,更有竞争力。”齐正鸿说到这里,轻轻一笑,接着道:“不过被胡省长委婉地拒绝了。”

    对于这个消息,简顺屏却是不知道,他只是听说欧阳扬找到了聂贺军,却没有想到聂贺军还真的为此找胡一峰谈过。心中暗道一声好险,他又端起酒杯道:“齐省长,多谢省长和您对我简顺屏的关爱,以后领导您有什么吩咐,尽管找我,大的我给领导办不成,但是一些小事,我简顺屏说可以为您上刀山下火海有点夸张,但是,使出吃奶的劲儿也得给您办成了,这个姿态还是有的!”

    齐正鸿轻轻地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是酒杯却是和简顺屏碰了碰。在劳动厅和团省委的这一次争执之中他之所以会帮助简顺屏,除了觉得劳动厅更适合开展这项工作之外,更是出自一种姿态,毕竟团省委的青年再就业培训,乃是聂贺军提出表扬过的。而这么一个旗标式的存在,就这样划归劳动厅,相信很多人都能够看得出这里面隐含着什么意思。

    想到团省委的干部,齐正鸿的心中慕然出现了一个年轻的身影,想到那个人,齐省长的好心情顿时少了不少,他朝着简顺屏看了一眼,沉声的问道:“团省委除了欧阳扬反对最为激烈之外,还有谁反对的激烈?” -/

    简顺屏不明白齐省长的意思,心中暗道欧阳扬乃是团省委的一把手,他反对的激烈,不就代表了团省委反对的都很是激烈么,不过这种话语,他可是不敢当着齐正鸿的面说,小心的看着齐正鸿的面容:“齐省长,齐省长,除了欧阳扬之外,好似就只有霍相冉活动的激烈一点,听说在他们家泰山面前,没少说我们的怪话。”

    “霍相冉成事不足,自高自傲,不用说他。”见简顺屏没有说到点子上,齐正鸿就有些不高兴,他朝着简顺屏轻轻的一挥手,示意他不用再说了。

    好容易得到了一个表现机会的简顺屏,没有想到齐省长竟然有点不耐烦。不过此时他有点摸不清头脑,自然也不会在话语之中再给自己找不自在。

    “齐省长……”简顺屏一面轻轻地搓手,以免做出一副犯了错误的小学生摸样,轻声地朝着齐正鸿说道。

    齐正鸿看着简顺屏的样子,也不愿意和他兜什么圈子,沉声的道:“团省委有一个叫王子君的副书记他有什么反应?”

    副书记?王子君,如果不是齐正鸿提出来,简顺屏还真是有点记不起王子君这个副书记来过,不过此时齐省长提了出来,他自然不能说不知道,当下硬着头皮道:“齐省长,您说的是团省委那个年轻的副书记,他就是跟着欧阳扬跑了两趟,也没有见他说过什么话啊!”

    没有说过什么话?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相遇了,齐正鸿特意打听了一下王子君,没想到这家伙对这件事居然这么一个态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