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九八章 表扬就是让你膨胀
    “你……你们还敢再打我?”劳动厅的干部难以置信地看着王子君,声音里充满了颤抖。

    “打你又怎么样?”此时此刻,于泽诸索性把心放开了,狠狠的看了劳动厅的干部一眼,毫不心软的说道。

    “好,老子这就去告你,还有你,你们都给我等着!”劳动厅的干部此时已是色厉内荏,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可不想再讨打了,气愤地对于泽诸指了指之后,又朝着王子君的方向指了指,大声的说道。

    于泽诸虽然豁出去了,但是对于人家告状的事情,还是有点忌讳的。只能拧着脖子,一副要杀要剐随便你的模样。王子君却冷冷一笑道:“你尽管去告好了,说到天边也是需要证据的,反正你是睁着眼睛说假话,这里可是没人打你的。”

    “你说什么?”那劳动厅的干部一愣,刚才明明在这里挨了一巴掌,这人怎么能拒不承认呢,这不是胡说八道嘛,刚才那一巴掌,分明是他指使人打的!

    “我说没有人打你,于泽诸,你刚才不是一直在我办公室汇报工作吗?”王子君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于泽诸,一本正经的问道。

    于泽诸一愣,不过随即就心领神会,当下连连点头道:“对,我就是一直在给您汇报工作呢。”

    “哎,我说同志,人都是分身乏术的,于泽诸一直在向我汇报工作,怎么可能出来打你呢?”王子君轻轻地一摊手,一脸无辜的模样。

    那劳动厅的干部此时气得肺都快炸了,他没想到,这堂堂的团省委机关,还有这种红口白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这不是明摆着耍无赖嘛!感受着脸颊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痛感,恨不得一拳将这个人给打趴在地下!

    “你们都是一伙的,公安局的人也不会都听你们的。”

    “是,他们不见得都听我们的,但是有一点,我想提醒你一下,比起你这个普通的办事员,我这个副厅级干部的说法更有可信度吧?”王子君缓缓的朝着那干部走过去,冷声的说道。

    副厅级干部?这家伙如此年轻,怎么爬到副厅级干部的位置上来了?那劳动厅的干部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怎么答话了。

    “你在团省委机关寻衅滋事,不管你出于什么动机和目的,都是冲击省委办公机关,扰乱办公秩序!你先别忙着告我,我还得告你呢,包括你们劳动厅都算上,我倒想看一看,简顺屏怎么给省领导一个说法!”王子君神色平静,说得更是云淡风轻,但是在这刹那之间,那已经失去了心头火气支持的劳动厅工作人员,却好像霜打的茄子一般很快就蔫了。

    此时头脑已经清醒过来的他,方才意识到自己正站在人家的地盘上,就算是自己肿着一张脸去告状,恐怕也得不到什么好下场。毕竟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和一个团省委的副厅级干部相比,不论是事情的起因怎么样,那公安部门的处理肯定有着明显的倾向。再加上团省委如果真的状告到省领导那里,依着简厅长的办事风格,恐怕自己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难道这次,就这么白白的挨打了么?心里憋闷的年轻干部很不甘心,这次他本来是奉命来团省委送请帖的。这原本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小事了,就是因为这于泽诸看到请柬之后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惹恼了他,于是就拿青年再就业机构并入他们劳动厅的再就业培训机构为由头,对于泽诸冷嘲热讽,这才掀起了这场风波。

    “你们人多嘴杂,我说不过你们,不过,如果你们真有本事,就和我们厅长较劲啊,那青年再就业培训机构不是你们先干出来的么?不要让它并入我们劳动厅的下岗再就业培训机构啊!”劳动厅的这位干部朝着王子君和孙泽宏等人又看了一眼,接着又大声的喊道:“可以把省长办公会的决定给改了嘛。”

    团省委机关的干部本来对王书记的出手,感到无比的痛快,但是此时这劳动厅干部的话,却是再次深深的刺到了他们心头。无论他们心中怎么不喜欢承认,但是这件事情,确确实实已经发生在了他们的身上。

    欧阳扬就站在王子君的不远处,此时她的嘴角一阵的抽搐,很显然,这位铁娘子,此时心中也很是不好受。但是不好受又怎么样。现在省长办公会已经定下来的调子,真的是那么容易改变过来的么?

    聂贺军那边没什么消息,但是刘传瑞这个主抓团省委的副书记来团省委开表彰会,那就是说明了一个态度:决定让你团省委隐显适度的同时,怕你团委觉得委屈,就赶紧给个甜枣核尝尝。连聂贺军都翻不动的事情,她欧阳扬一个团省委书记,又能怎么样?

    心中念头闪动的欧阳扬,只觉得心里一阵发苦。尽管她一直被戏称为铁娘子,但是依着目前这种情形,却是让她一时语塞,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任何事都有变数,领导还需要研究之后再作定夺,你还是把眼睛睁大了看清楚再说吧!”王子君看着沉默的众人,嘴角掠过了一丝冰冷的笑意,看了那年轻干部一眼,冷冷地说道。

    “结果是什么,我自然会看的,我等着你们团省委拿出看家本事,来它个惊天大逆转呢。”劳动厅的干部说话之间,就朝着走廊口而去。

    “于泽诸,那两巴掌打的好,给我们团省委长了脸,他娘的,劳动厅的这个鬼孙,就该这么教训一下!”团省委的办公室里,于泽诸被众人团团围住,一个和于泽诸年龄差不多的年轻小伙子哈哈大笑道。

    “过瘾,就是过瘾哪,不过要说起来,还是后面那一巴掌过瘾。”另外一个小伙子跟着说道。他们都是一批进入团省委的年轻人,说起话来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听人提到后面那一巴掌,于泽诸脸上也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当即嘿嘿一笑道:“确实,那一巴掌有王书记撑腰,我也觉得很有成就感呢。”

    “你们几个光知道打人,我觉得吧,还是王书记说的话比较过瘾。你没有看到,那小子一听王书记问他警察是听他这个副厅级干部的,还是听他这个劳动厅办事员的时候,那家伙的脸快变成猪腰子了,欺负人,就得像王书记这么明目张胆的,够酷!”一群人里唯一的女孩子笑嘻嘻的拍手说道。

    “对对,王书记一下子捏住了这家伙的七寸,打了他还让他说不起话,不得不灰溜溜的走了,他娘的,我看以后谁还敢到咱团省委的地盘上来撒野呢!”

    就在众人七嘴八舌地说得高兴的时候,却听有人道:“王书记好像说事情还没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果,这是不是可以认为对于保住咱们的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和服务中心,王书记心里已经有了谱呢?”

    正议论纷纷的众人,一下子沉默下来,虽然他们对他们的王子君书记很有信心,但是想到这件事情省长办公会都已经通过了,要想改变,那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

    “算了,咱们还是别讨论这件事了,快下班了,还有不少工作要做,咱们还是忙各自的吧。”一个年龄比较大点的工作人员,沉声的朝着众人说道。

    于泽诸等人一个个也都没有了兴致,听人这么一说,也就准备散去,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轻轻地被推开了。作为欧阳扬秘书的钟迪红快速的走了进来。

    “钟姐,领导们开了这么长时间的会,是不是有什么新精神了?”刚才说话的女孩子和钟迪红关系很是不错,一看到钟迪红进来,就快速的迎了上去。

    钟迪红朝着女子看了一眼,这才沉声的说道:“会议还在进行中,大家还是各忙各的吧!”

    虽然钟迪红口风很紧,但是这些和钟迪红还算是熟悉的年轻人都已经感觉出了什么,一个个也都不再多言,转身朝各自的科室走去了。

    偌大的办公室,就剩下于泽诸等几个人,于泽诸看看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忍不住道:“迪红,王书记对他说的那件事情,就没有提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吗?”

    钟迪红对于于泽诸很是不同,眼眸狠狠地朝着于泽诸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办公室里的其他人,这才道:“能有什么办法,都已经过了省长办公会,你觉得咱们领导还能够定什么?不过,你可得好好谢谢王书记,他把你的事情都给揽过去了,不然,依照孙书记的意思,怎么都要给你一个教训的!”

    于泽诸点了点头,随即就不无遗憾地叹道:“我还以为王书记会有什么好主意呢,原来也是硬撑啊。”

    “不硬撑怎么办?那个时候要你说你该怎么办?”钟迪红的一张嘴,那绝对是属于辣椒型的,听到于泽诸这么一说,嘴巴像一杆机关枪似的。

    “我也没有说什么啊!”见识过这张嘴的厉害之处,于泽诸哪里敢和钟迪红应战,赶忙挂着白旗投降道。

    对于自己的胜利,钟迪红表现得很是高兴,她带着一丝风情的朝着于泽诸看了一眼,轻轻一笑道:“量你也不敢说什么。对了,今天的会议可能要开得晚一点,你不用等我了,我还得过去,欧阳书记让我拿点东西。”钟迪红说话之间,就拿着东西风风火火的跑出了办公室。

    在走进小会议室的时候,钟迪红已经变成一个职业秘书了,蹑手蹑脚地在欧阳扬身后的一个位置上坐了下来,手里拿出来一个笔记本,认真地做起了会议纪录。

    此时,孙泽宏正在发言,就听他一本正经的说道:“欧阳书记,我觉得我们团省委应该是一个有纪律有规则的地方,任何人包括我们的领导干部,言行举止更要注意方式方法,万万不能为了脸面问题信口开河,尤其是当着那么多同志们的面,更不应该如此。”

    “说的话如果能够办到,那还好一点,要是说出的话根本就办不到,却把大话说了出去,那就是对咱们团省委,对自己,极端的不负责任!”

    孙泽宏虽然没有将话题的矛头对准谁,但是,连刚刚进来的钟迪红都知道孙书记说的是谁,她的目光在欧阳扬那张没有丝毫变化的脸上扫视了一眼之后,就朝着那被说之人看了过去。

    就见王子君依旧从容淡定地坐在那里,好像根本就没听出来孙泽宏说的就是他一般。

    王书记真是好涵养哟,这个时候,居然连句申辩的话都不说!真是难以想像,就是这么一个人,刚才居然指使于泽诸去打人了!看着王子君那张俊朗的面孔,钟迪红不由得想起来有人对王书记的评价,说团省委的副书记里面,最有本事的就是王书记,不但能够搞成事情,而且气度决断,绝对不是孙泽宏等人可以比拟的。

    就在钟迪红胡思乱想之际,突然觉得那正襟危坐的王书记冲着自己眨了眨眼睛,那一副没心没肺的表情真是太调皮了,那一瞬间钟迪红总觉自己看错了,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又朝着王子君看过去的时候,发现王书记依旧不动如山的坐在那里,浑身的严肃。

    王子君看着又睁大了一些眼睛的钟迪红,心说这位钟秘书的眼睛怎么像一个金鱼的鼓眼泡呢?不知道这眼睛睁大到极限,该是怎么一个状态呢。心里十分龌龊的想了一下,王子君就把目光转移到了孙泽宏的身上。孙泽宏刚才的侃侃而谈,他自然知道是针对的谁,不过这个时候,他不屑于和孙泽宏辩论什么。

    孙泽宏今天被那干部指着鼻子骂,却没有解决问题,自然是大丢颜面,而且还是当着那么多的人,更是让孙泽宏感到心中难受。自己这个立了功的,自然就成了孙泽宏的妒忌对象了。

    “孙书记,你说的话有一定道理,但是树活一张皮,人争一口气,都被逼到那个份儿上了,话就不得不说了!我们目前的形势大家都很清楚,以后多注意点儿就是了。”欧阳扬将手里的笔轻轻的一放,把孙泽宏的话头给截住了。

    孙泽宏虽然心有不甘,但是欧阳扬已经开了口,他也不能再说下去。作为一把手的欧阳扬给事情下了定论,他要是再缠磨下去,那就是挑战欧阳扬的权威了,而现在的他,还没有挑战欧阳扬的实力哪。

    欧阳扬的话明显是偏袒于王子君的,但是,有一点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那就是欧阳扬对于王子君的信口胡谄也是很没信心的。对于这一点,他们本来还存在一些幻觉,但是现在,欧阳扬的这句话一出口,就把他们所有的幻想都打破了。

    “欧阳书记,您看这个怎么解决?”霍相冉将手中那大红的请柬朝着会议桌之上一扔,沉声的问道。

    对于这封请柬上的具体内容,团省委的各位领导彼此都是心照不宣的。尽管他们一直在竭力的回避这个问题,但是事实却是不得不面对的。

    去还是不去?如果去,让谁去好呢?欧阳扬看着桌子上的大红请柬,揉了揉自己的脑子,没有明确表示自己的意见。

    按照她的想法,那自然是不去,但是,如果不去的话,那就显得团省委太没有风度了,被上级领导知道了,也会批评她欧阳扬不知道顾全大局,光顾着自己的小圈子利益了。可是,如果让她去的话,那简直是在她受伤的心灵上捅刀子呢,这么一桩政绩被简顺屏大摇大摆的夺走了,自己还要上赶着去给他恭贺胜利,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可是她自己不去,其他副书记又该换谁去呢?孙泽宏、赵元顾,还是王子君?

    反复想了想这三个名字之后,欧阳扬第一个就把王子君给划掉了,在她看来,王子君乃是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的最重要推手,可以说,没有王子君,就没有现在的青年再就业培训学校和服务中心,而现在劳动厅强行要将这两样东西弄走,想让王子君心平气和的接受这个安排,显然是不可能的。这种时候派王子君前去参加劳动厅的办学仪式,那岂不是在王子君的心里也狠狠的捅上一刀么?

    将候选人里的王子君去掉,那就剩下孙泽宏和赵元顾了,一时间难以选择,欧阳扬沉吟了一下道:“这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却也关系到我们团省委的声誉,同志们有什么好的建议和看法?”

    虽然问的是同志们,但是欧阳扬却是将目光看向了孙泽宏,这固然是因为孙泽宏是团省委排名第一的副书记,更是因为她想要孙泽宏主动承担了这件事情。

    “欧阳书记,这件事情要是依着我的脾气,那咱们是不参加。但是要是不参加,却是显得咱们团省委怕了他们劳动厅,而且在影响上也不好。省领导更会以为咱们团省委闹情绪,我觉得还是去了比较好;至于人选么,我这个脾气欧阳书记您知道,那是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现在对于那简顺屏,我是充满了意见,我去倒是行,就怕到时候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上去就给他一下子,那可就丢人丢大了。”

    孙泽宏很是狡猾,他看出来了,欧阳扬这个女人太了解他了,想让自己出马呢,但是这种事情孙泽宏是没有兴趣去的。但是,他要是就这么一竿子插到底执意不去,显得不支持团委的工作了,他偏偏不这么说,他只说自己去了会造成什么不良的后果,这样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了。就算欧阳扬有一肚子的理由,此刻也只能烂到自己肚子里了!

    欧阳扬对于这种回答冷笑不已,可是也没有办法。孙泽宏将这种话都说了出来,自己再逼他去,岂不是说自己本来就安心让孙泽宏去闹事。

    孙泽宏不行,赵元顾又怎么样呢?不等赵元顾开口,欧阳扬就准备将这件事情直接扣在赵元顾的头上,让他接了这件事情。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王子君却笑着道:“欧阳书记,我觉孙书记说得对,去,咱们是肯定要去的,既然孙书记见到简顺屏难以压制自己的怒火,我看就让我去算了,我对这件事情,已经淡定的差不多了。”

    王子君笑呵呵的翻动着笔记本,他主动应承下来这件事情,一来是想要看看简顺屏摆出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另外也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在班子会上和赵元顾、孙泽宏发生什么口角。再说了,就他看来,这件事情,也并不全都是坏事呢。

    欧阳扬深深地看了王子君一眼,没有再说其他的。这件事情也算是勉强通过了。不过和这件事情相比,刘传瑞要来开会的事情,却是让团省委的领导班子有点压抑,虽然也将这件事情抛在了桌面上,却并没有展开讨论,只是就如何接待的事情进行了一次简单的分工,就算是过去了。

    “子君书记,你到我办公室里来一趟。”在王子君走出会议室的时候,欧阳扬轻声的叫住了他。

    来到欧阳扬的办公室,喝了两口钟迪红沏好的茶,欧阳扬这才道:“王书记,今天的事情,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给我们团省委挣来了面子,但是有一件事情,我还是觉得要提醒你一下,以后说话还得三思而后说,信口说一句话,嘴上是过瘾了,却被那些有心人给利用了!”

    欧阳扬的意思,王子君自然清楚,欧阳扬这句话是冲着自己那句话来的。虽然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但是王子君还是点头感谢,毕竟从这一点来看,欧阳扬对自己还是不错的。

    和欧阳扬又扯了几句闲话,王子君就离开了欧阳扬的办公室,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此时在他的办公室里,也有人正等着他,他一回来,已经等了他一段时间的祝严阳阳就迎了上来。

    这次祝严阳来,依旧是问他调动的事情,从自己姐夫那里已经知道事情不能更改,祝严阳这两天往王子君这里跑的很勤,为的就是想要趁着这个时候从再就业培训学校里调出来。

    “王书记,今天的事情您做的简直是大快人心哪,我也觉得很痛快,不过,您还得费费心哪,赶紧将我调走了,不然,等把咱们这个培训学校划拨到劳动厅属下了,那可有的是小鞋穿哪,谁不知道我祝严阳是您王书记的心腹爱将啊!”祝严阳一见王子君,就不无担忧的说道。

    和王子君接触多了,祝严阳知道这位领导在言行之上很是随和,所以在说话上,很是放得开。王子君朝着祝严阳轻轻地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

    王子君这个态度一下子把祝严阳弄懵了,他没想到前些时候一提这事,王书记还是模棱两可的态度,现在就差一口回绝了!心有不甘的祝严阳又缠磨了好一会儿,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效果。王子君不管他怎么说,答案都是一样的:等以后再说。

    这是怎么回事呢,王书记这是怎么了?祝严阳从王子君的办公室里出来,心里有点迷迷糊糊的。以后再说,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王书记果真手眼通天,真的能把这件事给扭转回来么?

    摇了摇头,祝严阳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心说自己净是瞎想,这件事情省长办公会已经定了,王书记怎么能够改的过来。

    下午的时候,刘传瑞在省委办公厅一位副秘书长的陪同下,信步走进了团省委的办公楼,王子君随着欧阳扬就在小楼之外迎接。刘传瑞这一次来带着满脸的笑容,不但和欧阳扬亲切的握手,更是将这种亲和力散布到了大部分来迎接的干部身上。

    王子君作为团省委的副书记,自然也有和领导握手的殊荣。刘传瑞和王子君握手的时候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了一句小王不错,就轻轻地走向了站在王子君旁边的霍相冉。

    在团省委的班子成员前呼后拥之下,刘传瑞走进了布置好的会议室。在这一次会议上,刘传瑞很是明确的肯定了团省委这段时间的工作,并对团省委班子一班人进行了表扬,可以说,在这一个小时的会议之中,这位在省委排名第三的副书记,就没有说半句批评的话。

    表扬,肯定让团省委的一般干部都很高兴,对于他们来说,刘书记对团省委工作的肯定,那就是对他们工作的肯定,但是作为一把手的欧阳扬,心中却像翻江倒海似的,很不平静。

    碰上领导表扬你,你可千万别膨胀,因为,这么一个甜枣核背后,不定会噎给你一个什么苦头吃呢。王子君想着这句不知道谁给他说过的话,心中猜测着等会议结束以后,刘传瑞接下来的动作。

    “应该还是开会。”想到接下来还有一场会,王子君的手指就轻轻地弹动了起来。

    事情果然不出王子君的意料。刘传瑞在开完大会之后,接着还是开会,不过这一次开的是小会,参加的人选就只有他们这几个班子成员了。和刚才大会上的满面春风相比,此时的刘书记脸上可挂满了寒霜。

    会议室里的气氛有些凝重,刘传瑞沉了脸,谁也不敢露出笑容。一言不发的喝了一口水之后,刘传瑞巡视了一圈儿,这才沉声的说道:“欧阳书记,你先讲讲吧。”

    先讲讲?有什么好讲的!就算是欧阳扬有话要说,此时有你刘传瑞在,欧阳扬也不能口无遮拦地说出来啊!

    “刘书记,我……”欧阳扬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她很想让自己嘴里蹦出来一些声情并茂的欢迎词,然后让与会的同志们热烈鼓掌,以表达一下欢迎刘书记到团省委指导工作的态度,但是,这些话太费嘴饶舌了,她实在说不出口。

    对于刘传瑞,欧阳扬也算是了解的。知道刘书记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挨训好了。

    “怎么,不说了,你们不是有很多话要给省委,要给聂书记,要给我说么?现在我来了,怎么不说了?欧阳书记,你们不是觉得自己受了很大的委屈么?那就直言不讳地说出来嘛,让我听听,你们究竟受了多大的委屈,也好给省委如实反映一下嘛,我可不喜欢当面不说,会后乱说!”刘传瑞手掌重重的在桌子之上拍了一下,大声的说道。

    最为省里面主抓政工的副书记,刘传瑞本来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度,此时发起怒来,更是让欧阳扬等人忐忑不已,一个个诚惶诚恐的看着刘传瑞,原本郁结在心里的那一团怨气,此时更不揪不出头绪来了。

    “欧阳大书记,我现在亲自来等着你们说话,怎么不说了?”刘传瑞目光看向欧阳扬,继续说道。

    欧阳扬从座位上站起来,半句话不吭,就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学生一般。而孙泽宏等人,更是低头不语。

    刘传瑞对于团省委一般人的表现很是满意,做了这么多年的组织工作,对于调理这种事情,那也是很有一套的。你们团省委不是觉得自己受委屈了么,那好,我就先敲打你们一顿,然后再给你们一些甜枣吃,就这么一敲打一奖励,这件事情,也就云淡风轻的揭过去了。

    看着低头的欧阳扬,刘传瑞暗道,这火候差不多了,当即就准备收场,正当他准备总结一下的时候,一个声音冷不丁的响起来了:“刘书记,我能不能说两句?”

    刘传瑞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主动开口!扭头一看,却见坐在会议桌上的一个年轻人,正微笑着举起了右手。

    对于这个人是谁,刘传瑞当然心知肚明。作为主抓组织的副书记,他不会忘记全省最为年轻的副厅级干部的名字。对于王子君,刘传瑞可是有着深刻印象的,他知道这个年轻人虽然年轻,但是要本事有本事,要手段有手段。和杨军才的争锋,他虽然在坐岸观火,但是也知道这其中的凶险。

    在杨军才调走之后,这个人的去留问题,甚至有人找到了他的头上来了,而那时候,连他都不敢硬撑这件事情。可是这位年轻人,却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居然逼着一定要弄他事情的胡省长帮他争取了团省委副书记的位置。

    这个家伙,可不是个善茬儿哟!

    脑子里像电影回放似的过了一遍王子君的资料,刘传瑞表面上却是宽容大度地一笑道:“子君书记,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好了。今天省委派我过来,就是要听你们说话的么。”

    “谢谢刘书记给我这个说话的机会。”王子君朝着刘传瑞一点头,又看了看站着的欧阳扬道:“刘书记,您看我是站着说好还是坐着说好?”

    王子君这句话的意思,刘传瑞自然明白,他朝着站着的欧阳扬看了一眼,没好气的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谢谢刘书记,我觉得还是坐着说好。”说话之间,王子君又朝着欧阳扬笑道:“欧阳书记,刘书记都让我坐着说了,您可不能拆我的台,现在刘书记发扬民主,我可不能什么都听你的了。”

    欧阳扬听着王子君有点近乎泼皮无赖的话,虽然知道这个场合不适合笑场,但是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挑,晕头晕脑地笑了。她知道王子君弄这么一出,是变着法子给自己解围呢,当下就将目光看向了刘传瑞。

    刘传瑞看着自己精心营造的氛围被这家伙轻飘飘的几句话就给弄得差得笑场了,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对于欧阳扬这个女干部,说心里话,他还是蛮欣赏的。此时看到欧阳扬投来的目光,只能挥挥手示意欧阳扬坐下了。

    “刘书记,对于这件事情,其实最应该做检讨的,就是我,要不是我异想天开,非要创设这个再就业培训学校和再就业培训中心,也不会让欧阳书记和在座的各位跟着我一起挨省委领导的批评了;其次,要批评的就是欧阳书记他们几个团委的班子成员,我这个人脑子一热,想出来这么一个不成熟的主意,你们怎么不及时阻止我,反而都跟着我起哄呢?这下好了,弄出来这么一堆麻烦来,如果我们不瞎折腾,哪里还用得着让领导费心来做我们的思想工作呢?”

    王子君的自我批评态度很是诚恳,但是,他这番话经不起细细揣摩,一揣摩,这真实的味道就出来了,当然是一种欲扬先抑的感觉!

    这王子君哪里是在作自我检讨,分明就是在给他们这些团省委领导班子张脸呢,这番话的意思明摆着,那就是他们在青年再就业方面成效显著,惹得别人得了红眼病,没想到这板子还打到他们身上来了!

    刘传瑞的脸虽然紧紧的绷着,但是听了王子君的这番话,心里也有点忍俊不禁,神色不觉就缓和了许多。这一点松懈不要紧,刚才那要训人的气势也就绷不住了,用手指点着王子君道:“好你个小王书记,你这哪里是给我做自我批评哟,你这分明就是拐着弯儿的给你们团省委唱赞歌,表功邀赏么,怎么,做出来一点小小的成绩,尾巴就翘起来了,我就说不得了么?”

    刘传瑞这么一笑,整个会议的气氛立刻就缓和了许多。欧阳扬知道此时该自己站出来说话了,当下赶忙道:“刘书记,这么跟您说吧,这青年再就业培训中心从成立到初建,每一步都耗费了我们莫大的心血,能有今天这个局面,说实话,我们就跟看自己的孩子似的。这份感情不是感同身受之人,是无法理解的。”

    欧阳扬说得情真意切:“从这个角度考虑,我们就不可避免的犯下错误了:我们只是看到了自家一亩三分地的利益得失,没有将自己的眼光和心胸放到全省的工作大局上,我向您保证,从今之后,我们肯定会深挖思想根源,认真剖析存在问题,保证不会再出现此类的事情。”

    “嗯,欧阳书记,你这些话说到了点子上,能够认识到这一点,也说明你们对这件事情是上了心的,这很好,我很欣慰。”

    刘传瑞对欧阳扬的表态做了充分的肯定,接着就话锋一转道:“在青年再就业技能培训这项工作上,不论是聂书记还是省委其他领导,对于你们团省委的成绩,都是充分认可的,都认为你们为下岗再就业工作开了个好头,做出了不小的贡献。甚至在劳动厅提出申请之后,还有领导认为可以让你们来具体主导这件工作呢。”

    “对于省长办公会通过劳动厅的申请,你们有意见,这也在情理之中。但是这件事情,不论是省委还是省政府都是经过认真考虑过的,之所以通过劳动厅的申请,那是因为省政府觉得劳动厅更适合开展这项工作,而不是觉得你们这些人不行。”

    刘传瑞的话一讲开、批评的言语就少了下来,越来越多的,是表扬的话语,在他的话语之中,要求团省委立足自身实际,重新振奋精神,为山省经济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因为王子君的一个打岔,这个会议开得团省委很是有面子,刘传瑞的胡萝卜加大棒,最后几乎都变成了胡萝卜了,给团省委和欧阳扬保住了面子。但是这次会议的结束,也让很多人意识到了,将再就业能力培训方面的事情划归劳动厅管理,已经是难以改变的事实了。

    送走了刘传瑞,欧阳扬等一众团省委班子虽然精神不错,但是一个个却都不说话。好半天之后,欧阳扬才叹了一口气道:“子君书记,明天劳动厅的再就业培训学校开学典礼,你露露面就行了。”

    王子君明白欧阳扬的意思,轻轻地点了点头。

    霍相冉看王子君不说话,突然开口道:“王书记,不必太在意,这件事情要不是省委领导看重他们劳动厅的资源,哪里轮得到他简顺屏嚣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