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零八章 告状表扬 轮番登场
    “哦,还有这事你说给我看看。”王子君听着金锐恒的话,顿时就有点明白过来,他将那一份报纸递给金锐恒,沉声的说道。

    金锐恒知道王子君和林沐阳有些不对劲,他来这里,就是想把这个消息告诉王子君,向他买个好。当下就从王子君手里把报纸接了过来,指着一段很是显眼的事迹,轻声的说道。

    听着这个看似很感人的事迹,王子君脸上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里却是对孙泽宏有了一丝佩服,暗道这家伙在这方面还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才,自己只是点拨了他两句,没想到他居然能够举一反三,就是不知道林沐阳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

    林沐阳的办公室,比王子君的办公条件强多了,财政厅作为山省的财神爷,在办公条件上,自然为肯让自己吃亏,十二层高的办公楼不但外表看上去雄伟壮观,里面的装修更是在大气之中透露着一丝高贵。

    作为财政厅权势极重的副厅长,林沐阳的办公室离一把手的办公室并不是很远,明三暗四的办公室,更是一应俱全,办公室的阳台上,几盆从南方运过来的木棉花,给这个严肃的办公室,平添了几分情趣和生机。

    作为这间办公室的主人,林沐阳的辛勤,自然是影响着整个办公室的氛围。那一直就没有怎么开花的木棉花,好似也知道主人的喜意一般,原本是半树的花骨朵,一夜之间竟然全部绽放开来。

    “林厅长,您看看,都说你有大喜吧,您还掖着藏着!您看,这木棉花本来都是四五月份才会开放,现在居然开得如此灿烂,这花也通人性呢。”财政厅办公室主任艾于嘉扭着身上的一步裙,轻飘飘的飘进了林沐阳的办公室,一看到林沐阳正站在满是红色花朵的木棉花前,满是笑容的朝着林沐阳恭维道。

    林沐阳对于这个半老徐娘虽然没有太多的好感,但也并不讨厌,他轻轻地拿着小剪子将一片残破的花叶剪掉,然后笑着说:“有什么好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林厅长,您就别瞒我了,咱们厅里面,谁不知道您林厅长就要成为林书记了?您只字不提也就算了,就连承认也不肯,是不是怕让您请客啊!”艾于嘉扭动着身躯来到林沐阳的身旁,笑呵呵的说道。

    对于艾于嘉的靠近,林沐阳有点讨厌,那有点刺鼻的香水味,让他很是有些厌烦。

    “艾主任,组织上的事情,轮不到咱操心的。这话可不能乱传,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不安心工作呢。艾主任也是咱财政厅领导干部中的一员,更应该注意这一点。”林沐阳说完这些话,心里又有些后悔,毕竟这个女人跟厅长的关系非同一般,自己虽然不怕这么一个骚娘们儿,但是现在乃是关键时刻,连个蚂蚁都怕踩着了,又何必得罪她呢?心中念头闪动之间,林沐阳又换了一种语气道:“不过,也请艾主任尽管放心,如果艾主任的吉言哪天得以实现,那就请艾主任给我个机会,这顿饭,我是一定要请的。”

    “那就谢谢林厅长了。”艾于嘉见林沐阳的表情里有一丝不耐烦,心里暗自诧异,难道这事还是有点玄?心里虽然猜测,但是脸上仍然笑呵呵的。

    林沐阳的办公室是专门有通讯员负责打扫的,但是艾于嘉还是拿起来一块放在桌子底下的鹿皮擦桌布认真地擦拭着。一边擦,一边生气道:“这小李打扫卫生就是有些潦草,等明天我就让何小妮主管您办公室的卫生工作,女孩子到底还是心细些。”

    林沐阳傲然的笑了笑,对于这种讨好的小事情,没有发表意见。现在的林沐阳对于领导之道也有一些把握,他心中清楚,作为一个领导,有时候不发表任何意见,其实就等于表明了态度。

    “林厅长,您上报纸了,快看看!”擦拭到报纸堆放处的艾于嘉一搬今天的报纸,冷不丁的看到了《山省日报》第二版的文章。本来就是没话找三句,这一发现立刻让她夸张的叫起来了。

    上报纸了?林沐阳一愣,尽管这几年的对外宣传工作做得不错,自己也不是第一次上报纸,但是,这种不打招呼的对外宣传还真是有点纳闷呢。这些天来和报社的记者也没什么联系啊。心里疑惑着的林沐阳登时就有点坐不住了,快步的走过来,往报纸上看了过去。

    看到文章的题目,林沐阳大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升起了一丝的喜色。原来不是负面报道啊,而是为自己歌功颂德的。虽然这篇文章的题目林沐阳不是很满意,但是,毕竟是隔着门缝儿吹喇叭—名声在外了,因此,他还是满心愉悦地拿着报纸仔细的看了下去。

    “林厅长,我对您有意见,您看,您做了这么多的好事和工作,从来不给我们办公室交代一声,也让我们给领导您宣传宣传。您的事迹,我这个办公室主任竟然是通过报纸知道的,这要是传出去的话,先不说厅里的同事怎么看我,恐怕其他厅的同行也会将我们当成笑柄。”

    艾于嘉一边说有意见,一面扭动着身躯朝着林沐阳扭,那被白色小衬衣衬托的很是高耸的胸脯,更是有意无意之间在林沐阳的手臂上蹭了一下。

    因为天气渐热,两人穿的都很薄,这轻轻的一蹭,让林沐阳很是有点见肉的感觉。心中一闪的他,此时陡然觉得这个女人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艾主任,这件事情你可是冤枉我了,我可告诉你,这篇文章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将文章看完的林沐阳,轻轻地将报纸一放,沉声的说道。

    对于林沐阳的话,艾于嘉心中虽然不信,但是嘴中却是将林沐阳一阵称赞,说他年轻有为,就连报纸都忍不住给他吹风助阵了。还说这件事情回去之后,一定要组织办公室的笔杆子好好地写一写,来一个系列报道,没有新闻媒体都出来助阵了,他们办公室还无动于衷的道理。

    林沐阳对于艾于嘉锦上添花的讨好心里很是受用,但是在表面上,他还是要做出谦虚的样子,要求艾于嘉不要老是将心思放在这种小事上,问题不说不得了,成绩不说跑不了啊。

    “叮铃铃……”

    就在艾于嘉倾听着领导的指示之时,电话的铃声响了起来,艾于嘉在林沐阳拿起电话之前,就快速的接过电话。柔声柔气的和电话那头说了两句之后,她就把电话递给了林沐阳道:“林厅长,是交通厅的顾厅长。

    “哈哈,顾厅长啊,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林沐阳接过电话,笑呵呵的对电话那头的那位顾厅长说道。

    这位顾厅长和林沐阳一样,在交通厅也是个实权的副厅长,两人的交情很是不错,说话也显得随意。林沐阳说话之间,电话里就传来了顾厅长满是笑意的话语:“我说林大厅长,看你这话说的,是不是我一打电话就是骚扰你啊?”

    “哎哟,老兄可冤枉我了,这么多天不见你打电话,这不是想你老兄了嘛!”林沐阳很是娴熟的和顾厅长打趣了两句,就听那顾厅长道:“今天看到老弟你的事迹,我这当老哥的,这不是赶紧给你道贺嘛。这么着吧,交通厅宾馆的经理刚刚给我汇报,说是收到了一条七十多斤的野生青鱼,咱们中午一起尝尝鲜怎么样?”

    “好啊,正说今天喝点鱼汤呢?你老兄就给我这么一个好的选择,看来,你可真是小弟我的知音啊!”林沐阳手指轻轻地弹着桌子,笑吟吟的道。

    “那就好,我还生怕你高升在即,根本就没有时间来和我一起吃鱼呢。对了老弟,有什么好消息多给我传达着点,我虽然帮不上你什么大忙,但是摇旗呐喊鼓掌加油还是蛮可以的。”顾厅长在电话的最后,终于说出了他打这次电话的目的。

    有道是花花轿子人人抬,现在林沐阳乃是高升的人选,自然有很多人愿意在这个时候来给他锦上添花,谦虚地谢了顾厅长两句,林沐阳就挂了电话。

    这个电话就像一根导火索,这药捻子一点,后面的电话就像鞭炮似的,噼里啪啦的响起来了。林沐阳刚刚挂了电话没有多长时间,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接通了以后,也是看到他这篇报道来给他恭喜的。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林沐阳一口气接了十多个电话。

    虽然脸上的笑容都有点僵了,但是在内心深处,林沐阳还是蛮高兴的,毕竟给他打电话的那些人,都是一些实权人物,能够听到他们的恭维之声,怎么都是一件让人感到高兴的事情。

    “叮铃铃……”

    放下手机的林沐阳,再次抄起电话,漫不经心地喂了一声之后,随即从椅子上站起来了。

    “沐阳,你搞什么?”这次的电话,不是刚才那温暖如春的问候了,更不是刻意的讨好之言,一上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不过比起这突如其来的训斥,这个打电话给他的人,更是让林沐阳如履薄冰般的胆战心惊。

    “齐省长。”林沐阳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但是,还是迅速的调整心态,恭恭敬敬地对电话那边道。

    “林沐阳啊林沐阳,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挺聪明的人,毫不掩饰地告诉你,我很看好你的。但是你太让我失望了,现在是什么时候?这是你正往上爬坡的关键时刻,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什么?是低调!你可倒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给自己弄了一篇歌功颂德的文章,你这是干什么?这不是自吹自擂么!领导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了!”电话那头的齐正鸿很生气,情绪激动之下,声音也提高了不少。

    “齐省长,这件事情……”林沐阳的心情,一下子从高山之上跌了下来,现在的他,突然意识到这篇文章根本就不是在夸他,而是在拐着弯儿的拆他的台呢。此时的他很想在电话里告诉齐正鸿,这篇文章压根儿就不是他写的,但是话语还没有出口,他就将这个解释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他太熟悉齐正鸿的脾气了,齐正鸿最讨厌的就是遇到问题百般推脱之人。用他的原话来说,那就是只要在你的职责范围内,出了篓子,就算是泡尿你也得给我接着!一个没有担当的人,能干成什么大事呢?如果自己急着解释,齐正鸿不但不会相信,在印象里还会给自己丢分呢。

    “以后你要注意,绝对不能出现这种事情。”随着一阵的训斥,齐正鸿再次沉声的嘱托道。

    “是,齐省长您放心,我保证按照您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林沐阳赶忙做了一番保证。等齐正鸿那边挂断了电话之后,林沐阳这才小心翼翼地挂了电话,大松了一口气,心说这一次总算是过关了。

    报纸依旧摆在林沐阳的桌子上,那用黑色油墨打印的题目,依旧是那么引人瞩目,但是此时看着这篇文章的林沐阳,心中却是有一种将这篇文章给撕了的冲动。

    “他娘的,这篇文章是谁写的,要是让我知道了,老子撕了他。”林沐阳拿起报纸,忍不住狠狠的拍了拍桌子。

    可是不等他看清楚通讯员的名字,电话就再次响了起来,再次拿起电话的林沐阳,没好气的喂了一声。

    “沐阳兄,忙不忙?”电话之中,传来了一个有点陌生的声音,但是这一声沐阳兄,却又显得两个人的关系并不算远。

    沉吟之中想了想的林沐阳,刹那间响起了这个人是谁,省政府马副省长的秘书赵则刚。以往杨度陆还在山省的时候,两个人因为都是领导的秘书,所以打过交道,但是林沐阳可不怎么看的起现在还是副处级的赵则刚,所以在他出任财政厅副厅长之后,就和这个在他看来即不怎么会做人,又不怎么会做事的赵则刚减少了联系。

    “是老赵啊,你可是很多天不跟我联系了,是不是怕我让你请客,你老兄这才不理我的。”林沐阳脑子转的很快,本来是他放淡了和赵则刚的关系,但是说话之间,他就反打一耙,直接将这笔账记在了赵则刚的头上。

    赵则刚嗯嗯了两句,也没有怎么解释,而是急声的说道:“林厅长,我问你一件事情,你那一篇文章是谁给你写的,你怎么连看看都不看看?”

    听着赵则刚那带着指责的话语,林沐阳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心中刚刚平息了一点的怒火,顿时升了起来:“赵秘书,我怎么开展工作,还用不着给你汇报吧。”

    林沐阳的话语说的很冷,也很是狠,直接就点明了赵则刚的身份,那就是说我一个厅长怎么干工作,不是你一个小小秘书可以干扰的。

    “林厅长,我不是干扰你,我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写自己的先进事迹可以,但是你就不能变变法子,怎么能够连救助者的名字都不改改呢,我提醒你一下,马省长很生气。”赵则刚说到这里,声音也大了起来。

    救助者的名字,怎么回事?林沐阳一愣之间,顿时想起在那篇文章中写到他救助了一个因为学费问题而上不起学的小女孩的事情。可是这名字有什么关系?

    “老兄,你翻一翻三个月以前的月刊。”赵则刚的声音,从电话那边再次传了过来,不过随着这声音,那边的电话也挂了。

    这赵则刚敢挂自己的电话,虽然很是生气,但是林沐阳却已经是没有心思再管这些了,他开始在自己的房间里翻箱倒柜的找月刊,不过可惜的是,他找了好一会,却根本就没有找到那期月刊的影子。

    “艾主任,给我拿一份三个月前的月刊。”重新坐在办公桌之上的林沐阳,拿起电话朝着办公室打了过去。

    这个电话还真是很管用,只是十多分钟,艾于嘉就拿着一份月刊走了过来,也不理会艾于嘉的献媚,林沐阳接过月刊就朝着艾于嘉挥了挥手,示意她离开这里。

    艾于嘉是一个有眼色的女人,一看林沐阳的动作,就知道这位领导心情不爽,当下也不多说话,赶忙快速的离开了林沐阳的办公室。

    将自己的房门反锁,林沐阳这才拿着那本月刊翻动了起来,月刊很薄,他根本就没有费多少力气,就在月刊之中找到了写马省长的那边文章,这篇文章乍一看上去,倒也没有什么,但是随着林沐阳仔细的往下看,他就有一种忍不住想要骂娘的冲动了!

    怎么会这样,马省长救助的小女孩怎么会和自己救助的成了一个人呢,这……,想到这之中的后果,林沐阳的脸上顿时有点发青。

    这应该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刹那间心中升起这种念头的林沐阳,心中就闪动着谁可能如此针对自己人的身影,作为山省的风云人物,林沐阳也知道自己的冤家不少。而现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找麻烦的,林沐阳的心思顿时定格在了三个人的身上。

    应该是他们,现在的自己,对于他们三人来说就是一个最强劲的对手,而他们想要登上团省委书记的位置,那就不得不打倒自己。

    心中一阵愤恨的林沐阳,用拳头狠狠的朝着桌子之上敲了一下,心中暗道:“你们他娘的既然做了初一,那就不要怪老子做十五,等着瞧,看看老子的手段多,还是你们蹦的更高。”

    “嘟嘟嘟”

    就在林沐阳心中暗自发狠的时候,电话的铃声再次响了起来,对于电话已经有点害怕的林沐阳,虽然很是不想接这个电话,但是犹豫之间,他还是将电话拿了起来。

    “喂,你好,我是林沐阳。”

    “沐阳老兄,我是刘珥荣啊,怎么,忙着呢?”电话那头的声音,依旧充满了热情。

    听到是刘珥荣的电话,林沐阳顿时大松了一口气,不是省领导就好,不过这位刘珥荣也不是一个能够得罪的人物,作为省纪委一个科室的负责人,那可是四方都要供着的人物。

    “原来是刘兄啊,最近忙不忙?”林沐阳虽然满心思都是那篇报纸之上的先进文章,但是还是不得不打起精神和刘珥荣扯起闲话来。

    “忙倒是不忙,你也知道,我们的工作性质让我们这些人都想让自己很闲。”刘珥荣笑着说了两句闲话,就话锋一转道:“林兄,你是不死得罪人了?”

    “怎么了?”林沐阳心中一动,手掌就有一些颤抖。

    “我听二室的人说,他们那里可是接到了不少的举报信,而且大多是关于你的。对了,除了这些举报信之外,组织部那边又有人投了不少的表扬信,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啊!”

    举报信,表扬信,林沐阳的一脚狠狠的踢在了桌子之上,但是此时,他知道不是自己使性子的时候,再次坐在椅子之上,他沉声的道:“刘兄你放心,我林沐阳身正不怕影子歪,他娘的,这是小人不想我好过,故意给我找事的。”

    “那就好,不过林兄,你可要注意了,我可是听说这些告状信写的有鼻子有眼,很容易让人误会呢。”刘珥荣好似发现自己说的有些直白,就没有再说下去。

    挂了刘珥荣的电话,林沐阳一个电话朝着组织部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组织部的办公室主任,以往和林沐阳关系很不错,林沐阳的问题,这位主任都一一给了答案。

    “林老兄,向组织自我表扬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啊!”那位主任在挂电话的时候,给了林沐阳一个提示。

    林沐阳又不傻,他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表扬自己不是好事情。看着平铺在桌子之上的报纸,想着那些告状信,林沐阳眼中一一片的阴冷。

    他娘的,不给你们点颜色,你们还真是以为我是好欺负的。下定决心的林沐阳,再次拿起了电话。

    因为团中央有领导要来,所以团省委的氛围就有点紧张,虽然该准备的工作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但是小会议室之中依旧是灯火通明。

    虽然自己面前的三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但是王子君对于却是能够看出这些笑容之中谁的笑容是真正的笑容,和赵元顾相比,孙泽宏和霍相冉的笑容明显有一些僵硬。

    “葛书记对于咱们山省的工作,一向很是关心,他这次来我们山省调研,可以说是对咱们山省工作的一个肯定,我已经将这件事情向刘书记坐了汇报,刘书记指示咱们务必做好葛书记的接待工作,需要他出面的时候,他更是全力支持……”赵元顾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笑呵呵的道。

    孙泽宏在笑,但是他的脸色却有点发冷,作为团省委的第一副书记,现在欧阳杨不在,向刘传瑞汇报工作的事情,他觉得就应该由他来,现在赵元顾不顾规矩,他的心中怎不气恼。

    再说这为葛书记和赵元顾的关系,他心中一清二楚,什么来山省调研,还不是来给赵元顾敲边鼓来了。

    “老赵说的很对,葛书记来咱们山省,是对咱们山省工作的一个肯定,我们作为山省班子的领导者,绝对不能在这方面丢脸,我听说葛书记一直很关心青年就业问题,咱们这次接待不如就以王书记为主,具体给葛书记谈一下我们团省委在下岗青年再就业之上做出的努力。”

    孙泽宏的意见,让赵元顾眼中寒光一闪,这次他将葛书记请来,那就是给自己助威的,要是让王子君进行陪同,虽然影响不是很大,但是对于达到目的就会有影响。

    但是要是拒绝这个提议,那就是将王子君给得罪了,赵元顾可不想得罪现在在团省委之中如日中天的王子君。虽然他因为资历不能竞争团省委书记,但是在四个班子成员之中,赵元顾还是能够感到王子君说话是最有分量的。

    这个家伙真是够阴毒的,心中将孙泽宏骂了一顿,赵元顾就朝着坐在自己旁边的王子君看了过去。

    赵孙两人之间的勾心斗角,王子君犹如隔岸观火,那可是清清楚楚,此时孙泽宏竟然要拿自己当枪使,王子君不由得一阵冷笑,要是孙泽宏不把事情弄到他的身上,王子君会一直这样冷眼旁观下去,但是现在么,王子君就准备给孙泽宏一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教训。

    “孙书记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让赵书记来更好,一来赵书记和葛书记有过共同工作的经历,谈起话来气氛比较轻松,葛书记就算是对咱们的工作有什么不满,赵书记也能够掩饰过去;二来下岗青年再就业那是咱们团省委共同领导的工作,由赵书记讲解,也是一样。”

    赵元顾听到王子君开口,顿时用感激的目光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对于他来说,这个机会是不容有失的,现在王子君又将这个机会换给了他,他自然是感激不尽。

    孙泽宏皱了皱眉,又朝着霍相冉看了一眼,然后轻笑道:“还是王书记考虑问题考虑的比较全面,我完全同意王书记的意见。”

    会议又在怎么接待等问题之上进行了研究,并将办公室制定的方案从头到尾推敲修改了一遍,这才各自散去。回到办公室的王子君,依旧显得很是悠闲,和他相比,不论是霍相冉还是孙泽宏,一个个都急匆匆的。

    金锐恒因为主持接待工作,所以也列席了刚才的会议,在王子君回转办公室的时候,他这个办公室副主任也跟了进来。

    “王书记,今天的会,孙书记可是有点不高兴啊!”在王子君办公室的椅子之上坐下来,金锐恒笑着朝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金锐恒接着道:“王书记,今天我到纪委那边去了一趟,正好碰到一个女人,说是要告霍书记的。”

    王子君轻轻地抬起头,朝着金锐恒看了过去,虽然他没有开口,但是金锐恒却明白王书记要听下去。他清了清嗓子道:“我在纪委的接待室听了听,原来这个女人是下河村的,当年孙书记在那里当过两年小学教师……”

    “金主任,现在咱们单位就已经有些乱了,你作为一个中层干部,更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对于单位不利的事情,绝对不能乱开口,知道么?”王子君朝着金锐恒轻轻地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道。

    “知道,这个我明白,我就是想要将这件工作先向您禀告一下,让领导您做到心中有数。”金锐恒面容之上虽然露出了一丝惶恐的神色,但是他的心中却是一阵的欢喜,他清楚,有时候领导的话语,那是要反着听的。

    王子君笑了笑,从自己的办公桌旦拿出了一小盒茶叶道:“锐恒,今天你来我这里,算是来对了,昨天有老朋友给我捎来了一盒好茶,咱们俩尝尝,看看是不是真想他说的那样,乃是当年的极品贡茶。”

    王子君虽然喝茶,但是对于对茶道却是并不怎么研究,所以这秦虹锦带来的绝顶好茶,在他的手中,也就是用开水一沏了事。不过就是这样,一股股茶香,还是随着水汽,不断地朝着四周散布开来。

    “好茶。”金锐恒喝了一口,砸吧了一下嘴,有点不敢肯定的道:“王书记,这茶最少也得一千块钱一斤吧?”

    “我没有问。”王子君倒真是没有问,但是对于这茶叶的价格,他的心中倒也不是没有谱,金锐恒说的那个价格,倒是够他们两人喝的这一次。

    金锐恒殷勤的帮助王子君的杯子之中添了水,然后笑着道:“王书记,咱们团省委之中,现在可都属老领导您悠闲了,现在无论是孙书记还是赵书记,一个个都忙得焦头烂额的,而且我还听说,有人在向省委捅事呢。”

    作为办公室副主任,金锐恒的消息很是灵通,半个小时之中,就将近期所发生的事情给王子君汇报了一遍。

    等金锐恒离开,王子君点着了一根烟,随着渺渺的烟雾,王子君的脸在这烟雾之中变得若隐若现。二十多分钟之后,王子君再次拿起了电话:“天心,你帮我办件事……”

    山省几乎每天都有来自上面部委的领导来视察工作,葛书记的到来对于山省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太大的事情,毕竟来的只是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而不是第一书记。

    不过对于山省团省委来说,接待工作却是不容有失,在接机之时,为了表示对这位领导到来的欢迎,团省委在家的四位班子成员一起到机场迎接葛书记的到来。

    葛书记三十五六岁,身材高大,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显得很是可亲。对于这位葛书记,王子君的记忆之中没有什么大的印象,这也说明这位葛书记如果没有太大改变的话,将不会成为以后政坛活跃的主角。

    心中虽然对这位葛书记有一点的定位,但是在和葛书记握手之时,王子君依旧充满了笑容,那葛书记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在和王子君握手的时候,比之孙泽宏和霍相冉两个人更亲切了几分,更称王子君将山省领导班子的平均年龄又拉低了几岁,这很好。

    在团省委一众干部的前呼后拥之下,葛书记被迎进了早就已经定下的宾馆之中,而在众人在宾馆的小会议室之中落座的时候,省委副书记刘传瑞在秘书的陪伴之下,快步走了进来。

    “哈哈哈,葛书记,欢迎到我们山省来做客,你这次来可不能像上次那样匆匆而过,一定要好好品尝一下我们山省的特产才准走。”刘传瑞一握住葛书记的手,就笑呵呵的说道,他的话语虽然朴实,却让人感到很是温暖。

    那葛书记对于王子君等人虽然保持着领导的姿态,但是面对刘传瑞,他却是热情的很,一面笑着和刘传瑞握手,一边道:“刘书记,我这次来可就是冲着您上次的话来的,那个时候刘书记您说山省的夏天最好,让我一定来玩,这不一有任务,我就主动选了咱们山省。”说到这里,葛部长又朝着刘传瑞开玩笑道:“刘书记,您可不能因为我吃的有点多,就让人把我赶出山省啊!”

    “葛书记,我们山省小吃众多,别的都怕,那可就是不怕大肚子汉。”刘传瑞一边在沙发上坐下来,一面笑呵呵的说道。

    作为会晤双方最高级别的领导,刘传瑞和那葛部长将氛围搞得如此的热烈,接下来的会谈,自然也是和谐无比,一阵阵的笑声,不断地从小会议室之中传出。

    刘传瑞在宾馆之中陪着葛部长一起吃了一顿饭,这才算是离开,从刘传瑞进门到离开,足足有三个多小时。刘传瑞作为山省的副书记,手中的事情,那可不是一般的多,就算是很多部委的重要领导到来,他也很少这样的接待,这充分显示山省和刘传瑞对于葛书记的到来显现的欢迎,也很是给足了葛书记面子。

    随着刘传瑞的离开,有些疲惫的葛书记也在和孙泽宏等人谈了几句话之后,就示意自己也要休息。领导疲惫了,王子君等人自然是赶快告辞。

    走出小会议室,王子君长出了一口气,虽然他大多数的时候只是一个听众,但是陪着两位领导说话,也不是一件轻松地活计。

    “孙书记,这一次葛书记对我们山省团省委的工作,可是很满意的。”赵元顾走在孙泽宏的旁边,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的接着道:“他在和刘书记的谈话之中,可是对我们团省委的工作给了不少的肯定。”

    孙泽宏轻轻地点头道:“是呀,是呀。”对赵元顾的话,孙泽宏只是应付,虽然被领导肯定工作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但是现在关键是这位葛书记和赵元顾的关系。

    “赵书记。”就在两人说话之间,葛书记的那位秘书从楼上快速的跑了过来道:“葛书记有事情请您过去一下。”

    虽然那秘书没有说什么事情,但是赵元顾本来就笑容满面的脸,更是变得灿烂了起来,他朝着秘书点了点头,就朝着王子君三人道:“孙书记,王书记,相冉,我先陪葛书记说几句话,你们就不用等我了。” /~半clubs浮生:.无弹窗++

    “既然葛书记找你,你就快点去,别让领导多等。”孙泽宏手掌轻轻地握了握,嘴中却笑呵呵的朝着赵元顾说道。

    不过在赵元顾的身躯轻快地消失在楼梯之下的时候,王子君却发现不论是孙泽宏还是霍相冉的脸,都有点发紧。

    ……林沐阳翻看着手中的一份手写的文件,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份文件,是从信访局一个熟人那里复印来的,虽然原件已经被人压了下来,但是他依旧有能力给那些对自己展开围攻的家伙一个狠狠的教训。

    想暗中对我下绊子,哼,你们还太嫩了!这一次,也让你们知道知道我林沐阳的厉害。想到这两天朝着他铺天盖地而来的各种手段,林沐阳就气不打一处来。

    纪检委有告状信,组织部有表扬信,而自己和李省长那篇救助者相同的文章,更是被传得沸沸扬扬,一切的一切,让林沐阳很是有一种焦头烂额的感觉。

    虽然他相信这些小手段奈何不了自己,但是想到昨天碰到李省长之时李省长对自己淡然漠视的态度,他就有些心中发苦。要知道,这李省长以往是财政厅的老领导,每次见到他都是笑颜相待的。这一次,李省长虽然依旧温和的和他打招呼,但是他依旧能够感应得李省长态度之上的冷漠。

    憋气的他,这两天倒也做了一些反击,但是却收效不大,现在好了,自己手中终于有一份重量级的东西,有了这个,就要狠狠的给那些不长眼睛的家伙一个教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