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零九章 女人的泪 男人的罪
    “叮铃铃……”

    就在林沐阳心里思索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的号码,林沐阳赶忙道:“我是林沐阳,您好。”

    “沐阳,我是胡一峰。”电话那头,传来了胡一峰浑厚的声音。

    知道电话是胡一峰办公室的电话,但是在确定是胡一峰而不是胡一峰秘书的时候,林沐阳那本来就提起来的精神,顿时又增加了几分,他不自觉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说道:“胡省长,您好。”

    “沐阳,这两天你好像受了不小的困惑啊。”胡一峰声音不高,但直奔主题。

    林沐阳对胡一峰,从心理上有一种本能的畏惧,此时听到胡一峰问,当下也不敢隐瞒:“胡省长,就是一些跳梁小丑,我没有放在心上。”

    “嗯,那就好,沐阳,你要相信组织,相信自己,只要你自身没有问题,组织上肯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胡一峰对于林沐阳的回答显然很是满意,话语之中多出了一些勉励。

    “谢谢胡省长。”林沐阳本来还有些忐忑的心,顿时放下了很多,他和胡一峰打过交道,知道胡一峰是什么样的性格,官居高位多年,此人对于十拿九稳的事态度也是模棱两可,此时这么说话,足以说明此事已成定局了。

    “我知道这件事可能让你觉得很憋气,说实话,我本人也很烦。不过,这些跳梁小丑也太自以为是了,这种小伎俩以为我们看不出来么?”胡一峰说到最后,声音有些高亢。

    “胡省长说的是,就是这些人喜欢自作聪明。”林沐阳一愣之间,随即顺着胡一峰说道。

    “自作聪明的人,最终都是要受到惩罚的。沐阳,你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必须要稳住,只要稳住,一切都不是问题。”胡一峰的电话只打了一分多钟,但是这几句话的意思,却是让林沐阳细细的品味了不少时候。

    稳住,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应该稳住。心中慢慢的推敲着胡一峰的话,林沐阳慢慢的坐在了沙发上。

    文件依旧铺在桌子上,但是林沐阳却没有心思再看下去了,将那份复印好的文件轻轻地一合,随手就扔在了文件堆上。

    既然胡省长已经打了招呼,他自然不会再去做什么了,尽管那种刀光剑影的报复会让他觉得很愉快,但是这种一时的愉悦和胡一峰的支持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胡一峰的话说的不是很明朗,但是意思却是明显的。那就是只要自己什么都不做,这个团省委一把手,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从烟盒里掏出来一根烟,林沐阳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凭着这些年他对胡一峰的了解,恐怕胡省长会在某个合适的时刻发飙一次,而发飙的对象,自然就是这些在自己身上搬弄是非的卑鄙小人了。

    想想胡省长的作风,林沐阳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真是被气疯了,差点弄出来愈描愈黑的傻动作。还是胡省长说得好啊,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自己什么也不做,能够不动声色,实际上已经是最大的胜利了。

    和林沐阳的悠然自得相比,团省委的一般人却是忙得手脚不着地,上午陪着葛书记参观了几个接待点,下午又要去山垣大学调研组织建设工作。

    这些接待,因为早就有准备,自然是花团锦绣,有声有色的,不论是硬件基础设施还是材料汇报,都让葛书记频频点头,很是满意。而这次山垣大学的接待,更是费尽了心思,按照研究的意见,那就是要将山省最好的一面展现在葛书记面前。

    王子君跟在一行人的中间,缓缓地朝着会议室走了过去。作为领导,葛书记自然是走在最前方,在他的左边,站的是赵元顾,右边是山垣大学的校长郑华石。

    “郑校长,你们山垣大学的校园建设的不错么,在这里面走一圈,简直有一种逛公园的感觉啊!”葛书记并没有一直谈工作,他指着山垣大学小径四周一簇簇美丽的花儿,满是笑容的肯定道。

    “葛书记您目光敏锐,一眼就说到了点子上,郑校长他们这届班子上任以来,那可是一手抓教学,一手抓校园建设,提出了不但要培养一流的人才,更要给学生一个优异的学习环境。”赵元顾一番话,不但回应了葛书记的问题,更是卖了山垣大学整个领导班子的好。

    这两天,赵元顾精神振奋,异常活跃,用一个说话刻薄的话来说,那就是上蹿下跳,蹦跶得太欢了!尽管一直都是团省委四个班子成员都在陪着葛书记,但是实际上,赵元顾已经把主陪弄到自己身上来了。

    “嗯,不错,非常不错,郑校长,我本人对于你们这种先进的办学理念,还是很赞同的。只是可惜,岁月不饶人,我是不能再回到这美丽的校园再上几年学喽!”

    在葛书记的感慨之中,王子君一行人走进了会议室之中,此时在高低两层的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老师和学生,主席台的上方,挂着一个大红色的条幅,上面写着热烈欢迎葛书记莅临我校指导工作,更是给整个会议室平增了几分的喜意。

    郑校长作为会议的主持者,一开始就要求学生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葛书记的到来。而伴随着这一阵阵的掌声,会议也逐项开始进行。

    这个因为葛书记的到来而召开的会议,自然是以葛书记的讲话为主。葛书记不愧是从团中央来的领导,一开口就很是有水平,他虽然只是讲了三个方面,但却从这三个方面引申开去,有理有据的讲了九个小问题。

    对于葛书记的理论水平,王子君还是有点佩服的,只是坐在下面的学生,已经开始窃窃私语,有些不耐烦了。

    “葛书记,您刚才说团委就是先进组织,在社会生活中要起先锋模范作用,是这样的么?”就在葛书记讲得兴致盎然的时候,一个尖锐的女声,突然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

    参见这次会议的学校领导和孙泽宏等人,一个个脸色都是一变。已经对这次会议作了统筹安排的他们,很是清楚这发言提问的人肯定不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

    既然不是他们提前安排之人,那这么一个突兀的声音绝对就是突发事件了。几乎在同一瞬间,孙泽宏和赵元顾的眼睛就犀利的朝郑校长看了过去。

    郑校长的神色,也很不好看,他有些愤怒地朝着发言的方向看了过去,不过此时,这个发言提问之人并没有站起身来,在一片黑压压的学生中间找到提问者,又是何其的困难!

    好在葛书记对于这个问题,倒也并不发憷,他轻轻地弹了弹面前的扬声器道:“这位同学说得好!共青团就是一个先进组织,它的一项重要职能就是把有志向的先进青年吸引凝聚起来,为党的事业源源不断地输入新鲜血液。同时呢,努力培养和造就一代又一代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社会主义新人。从这层意义上看,共青团就是一所名副其实的、为党的宏伟事业教育培养合格建设者和接班人的大学校……”

    葛书记的回答很是圆满,这种理论问题太小儿科了,只是,正当葛书记讲得起劲的时候,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葛书记,你的愿望太好了,但是实际情况却有出入。我们山省团委就有人滥竽充数地混进去了!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坐在您身边道貌岸然的霍相冉!你问问他,当年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抛弃我们娘俩不管不顾,他要不要、该不该承担责任!”

    随着这一声尖锐的质问,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穿着一身半旧的衣服从下面跑到了主席台上,而在这个女人的身边,更是站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

    这一对母子的出场,刹那间,让整个会场上阴云密布,气氛很沉重。不论是主席台上的领导们,还是主席台下面的人,一个个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突然出场的母子两人,变得鸦雀无声。

    而这之中,最平静的应该属于王子君了,他淡淡的朝着坐在他不远处,已经呆愣得不知如何是好的霍相冉看了一眼,就将目光落在了葛书记的脸上。

    葛书记显然也没料到会遇到这种情形,从客观上讲,这么多年的工作经历,他对于自己的理论水平还是蛮自信的,一套一套的讲理论,让他滔滔不绝地讲上一两个小时,他也不至于发怵的。但是,论及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这种应变的水平还是有待于提高的,更何况现在牵涉到的这个人还是团省委的纪检组长霍相冉。

    这么一想,葛书记就有些尿急。以往当职员的时候,他总是跟同事吹嘘自己的水箱好,除了爹娘的一份功劳,还与后天训练有关。他大学毕业之后刚刚上班时,办公室离公厕远,方便得跑路,相当麻烦,为了图省事,葛书记就少喝水,多憋气,于是练出来了。一口气可以憋一上午。

    直到后来,有一年机关组织干部职工体检,医生煞有介事的说憋尿危害健康。现在的葛书记当时的小葛还琢磨着,这医生真不懂事。练憋尿功很重要的,当小职员用得上,当领导更用得着,特别是当小领导。因为小领导上边有大领导,大领导开会的时候,你小领导动不动就揪着裤裆拉链往会场外面跑,大领导就会有看法,说你小子水箱这么不能装,光会拉,说明你肚子里盛不住事,这样的人能干得了什么大事呢?所以水箱事小,事关重大。

    这当然是笑谈。但是此时的葛大书记尿急却是难以忍受的。他迫切的期待那种如厕时畅快淋漓的轻松时光,尽管那是片刻的。但是此情此景,很不适合他抽身离开会场,只能暗暗的忍着,有了这么一个无法出口的感觉,这面孔就不自觉的耷拉下来了。

    “大姐,究竟是怎么回事?快说说,说出来,就该惩罚一下这个陈世美的!”一声高喊,从学生中间响起,划破了大会议室的安静。

    而随着这一声高呼,顿时就有不少人紧跟着大声喊了起来,意思无外乎是支持这女人,要这女人将事情讲清楚。

    这些年轻的学生都是正义过剩,充满了激情的,在这一声声支援的高呼声中,葛书记等人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同学们,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还要调查,等调查清楚之后,肯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葛书记毕竟是官场的老手了,呆愣片刻,就想起了回应之策,适时的敲了敲桌子,对着扩音器说了两句之后,就将目光看向了郑校长。

    郑校长被葛书记这么一瞅,脑子也清楚了,镇静下来了,怪模怪样地坐在主席台上,脸色比死了还难看!

    此时,这郑校长也知道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把这些头脑简单,像一帮无头苍蝇似的学生娃们疏散了,省得被有心人利用了,弄出来个聚众闹事的效果。如果弄出这等场面来,那他郑秋实可是吃罪不起的。好在郑校长在学校里很有威望,定了定神,就宣布会议结束了,要求各班学生有序退出会议室,并在十分钟之内到自己的辅导员办公室报到。

    这些学生虽然心有不甘,但是此时此刻,也只好在各自领队的带领下,陆陆续续地离开了会议室。本来乱哄哄的会场,慢慢的变得安静了不少。

    “霍相冉,你看看,他是不是你的儿子……”那站在台上的女子看着学生们陆续离开,好像有些发急,直接朝着已经有些呆滞的霍相冉冲了上去。

    这个时候,大多数人才算看清楚了那女人的模样,女人的脸上虽然有不少岁月留下的风霜,但是那姣好的容颜,依旧还是能看出来的。

    霍相冉闻之色变,他坐在椅子上,好一阵一言不发,脸色显白,有细汗渗出了额头。见女人变本加厉地冲上来,也不敢马虎,顾不上再去看葛书记还有在场人的反应了,几步来到女人的身前,气急败坏的说道:“你跟我走!”

    女人被霍相冉死拉硬拽着离开了,和两人一起走的,还有那个孩子。随着三个人的离开,整个会议室里没有一个人出声。尽管霍相冉快刀斩乱麻,一不做二不休地拉着那个女人离开了,但是,那脚步走得很是凌乱还是能看出来的。

    看着狼狈离开的霍相冉,王子君的心中涌过一阵犹豫,自己做错了么?但是当他的目光落在那个女人和孩子的脸上时,又觉得这一切来得值!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霍相冉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出现今天这个让他万分难堪的局面,只不过是被自己善加利用了一下而已。

    “葛书记。”赵元顾的这一句话,充满了怀疑和惶恐,虽然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大好事情,但是让葛书记突然遭遇这种情形,却不是赵元顾愿意看到的。

    葛书记沉默着一言不发,只是意味深长地朝赵元顾看了一眼,就离开主席台向外走去。跟着葛书记来的几个陪同人员,看到葛书记走了,也快速的跟了上去。

    “这弄的都叫什么事嘛!”孙泽宏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但是他伸开双手,做出了一副无辜的模样。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葛书记走了,本来还有一天行程的葛书记,在和刘传瑞进行了电话告别之后,就不顾山省团省委一而再、再二三的盛情挽留,就头也不回地踏上了回去的飞机。但是这件事情留下来的影响,却是余波阵阵,并没有随着葛书记的离开而销声匿迹。

    省委会议室里,在家的常委们齐聚一堂,他们都知道召开这次会议的目的,而省委书记聂贺军那冷厉的脸色,更是让整个会议室没有半点的声音。

    “无法无天,真是无法无天,为了一个官位子,大家看看他们都弄出了什么!”聂贺军的手掌,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

    一大堆的资料,被狠狠的摔在了桌子上,这些资料,在开会之前,就已经印发给了每一个常委,此时每一个常委的手中,都拿着这么一份资料。

    “表扬信,告状信,好啊,还来一个当场告状的!许部长,这就是组织部拟定的考核候选人么!”聂贺军的目光,猛地投向了组织部长,怒声的喝问道。

    作为一个重量级的常委,一般情况下,就算是省委书记,也很少当众对组织部长发脾气,但是现在,聂贺军有发脾气的理由,甚至他不发脾气,反倒会让在场的人觉得不正常了!

    许部长虽然不算很强势,但也不是一个弱势的组织部长,可是此时,面对书记的雷霆震怒,他也只能屈服,诚恳地说道:“聂书记,对于这次考察对象的事情,组织部没有把工作做细做好,我作为一把手,请求省委批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