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一五章 下属的嘴巴就是遥控器
    优先分配工作的权力?男孩儿的眼睛里,登时就多了一丝希望的光亮,而那小薇,简直快要喜极而泣了。

    知道了毕业分配结果之后,建成一夜没睡着。他想着小薇呢,小薇的眼神让他刻骨铭心。他说不清那眼神到底意味着什么,反正他一想起她的眼神,人就六神无主了。他早就想娶小薇了,他原本打算着只要一毕业就结婚的,这个愿望差点被现实打碎了。

    不过现在好了,只要在山区支教两年,两个人就有可能重新走到一起,一想到这些,建成就高兴得快要忘乎所以了。到时候,他就可以整宿整宿地搂着这个心爱的姑娘了,他喜欢闻小薇身上的香气,更贪恋小薇水豆腐一样的身体。

    “小何,在哪里报名?我这就去报名。”小薇推开自己的男友,急切地问道。

    “还没有到报名的时间,你急什么!不过我听说还要进行选拔考试呢,如果你们有这个打算,就赶紧复习复习吧。”小何看着好友脸上重新绽放开来的笑容,也笑着说道。

    “考试就考试,谁怕谁嘛,我就不信我杜少薇会考不上。”女孩脸上带着一丝自傲的说道。

    建成此时心中的阴云,也消失了不少,虽然两年是一个不短的时间,但是只要有希望,他仍然愿意和眼前这个女孩儿共同生活一辈子。看着小薇坚定的眼神,他不觉道:“小薇,我和你一起去。”

    “好了好了,你们别再这儿肉麻了,我这个电灯泡好亮啊,我先走了!”说话之间,小何扭头就要朝着小径的另一边走去。

    “对了小何,咱们学校怎么突然会有这么一个政策,我以前怎么没听人说起过啊?”那建成像是怕小何故意逗他似的,又不放心地问了一遍。

    “我听我哥说,团省委的王书记下去调研,发现下面的孩子上学困难,回来之后,就向省委省政府提出来这个建议,得到了省委领导的高度重视,这才有了这件好事。”

    小何的哥哥在省政府办公厅上班,这在班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听到小何这么说,那建成的心思方才放下了。轻轻的握了握小薇的手,欣喜的说道:“宝贝儿,如果将来咱们能分在一起,还得好好谢谢这个王书记呢!”

    这一天,说谢谢王子君的人,还真是不少,不过现在的王书记,可不知道因为这个建议感谢他最多的,还是这些因为毕业面临分离的痴男怨女。

    因为计划在省委得到了通过,团省委再次忙碌起来,为了专门运作这件事情,王子君在团省委内部专门成立了一个办公室,主要负责这项工作,而这个办公室的主任,就落在金锐恒的身上了。

    虽然这个办公室只是临时性的,但是这个任命仍然让金锐恒兴奋不已,毕竟现在这项支教志愿者工作是王书记提出的第一项大的工作,而自己荣任办公室主任,自然说明了王书记对自己的重视。

    无论如何,都得把这项工作给干好了!心里打定主意的金锐恒,自然是以最快的节奏推动着这项工作的进展。不过这一项工作虽然是团省委牵头,毕竟还涉及到方方面面,并不是团省委一家想要快速推进,就能推进得了的。

    “小李,联合发文的事情怎么样了?”金锐恒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朝着一个办公室工作人员大声的问道。

    那工作人员一脸苦相的走过来道:“金主任,教育厅那边说的倒是差不多了,不过人事厅方面我跟他们的于主任联系了好几次,都说领导太忙,还没有开会商量呢。”

    人事厅乃是这次志愿者支教活动的重要参与者,联合发文自然不能少了人事厅,现在人事厅还没有开会研究,这明显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金锐恒听到这个消息心里虽然急得骂娘,但也不能对着小李发火,毕竟这件事情,不是他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能够处理得了的。

    “好,我知道了,我再跟于主任联系一下。”金锐恒说话之间,就准备拿起小李办公桌上的电话,不过瞬间,他又将那拿起的手放了下来,而后沉声的对小李道:“你去准备一下,咱们去人事厅一趟。”

    小李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为难之色,但还是点了点头,把自己的桌子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和金锐恒一起走出了团省委的办公室。

    人事厅虽然不在大院之中,但是和团省委的距离并不是太远,十几分钟之后,金锐恒和小李两个人就来到了人事厅的办公楼前。

    因为来的不是一次两次,金锐恒两人丝毫没有费劲,就直接来到了于主任的办公室,那于主任四十多岁,偏分头,个子不高却给人一种精明强干的感觉。在金锐恒两人走进来的时候,他正和人谈笑风生。

    “哎哟金主任,什么风把您给吹过来了?快坐快坐!”于主任在看到金锐恒之后,脸上就露出了灿烂无比的笑容,从办公桌后站起来的他,很有风度的朝着金锐恒伸出了手掌。

    金锐恒对于人事厅无端拖延的态度心里十分不爽,表面上却也不能发作,相反,还满是笑容的和于主任握手道:“于主任,于老兄,我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哪!”

    和于主任正在谈笑的那人看到于主任有客人,很有眼色的给金锐恒两人点了点头,就离开了于主任的办公室。

    于主任给金锐恒两人倒上水,然后笑嘻嘻的道:“老兄,你要登三宝殿我不拦着你,只怕我于某人微言轻,帮不了你什么忙啊。真有什么事,你还得找真佛,找我可没有用啊!”

    “于主任,你看你这话就生疏了不是,咱们弟兄俩也打过几次交道了,怎么,老弟来看看老哥就不行啊?难道是怕让你管饭不成?”金锐恒知道这于主任在人事厅领导面前十分得宠,决定从他身上打开缺口,所以这话就说得特别的客气。

    “哎哟,老弟这话说得太见外了!没事咱们喝两盅。不过,你老弟今天来得不巧啊,刚才陈厅长打来电话,说是让我跟他出去一趟,要不咱们另约时间,我请客,咱们尽情地乐呵乐呵。”于主任朝手腕上的手表看了看,露出一副为难之色。

    金锐恒的眉头就是一皱,刚才还看见这于主任正在和人聊天呢,自己一来,他倒忙起来了。心里虽然气愤,却也不敢形之于色,毕竟自己是来求人办事的,人家把理由找得如此充分,他还能再说什么!

    “怎么能劳驾老兄作东呢,老兄肯赴宴赏个脸儿,我就不胜荣幸了!今天中午咱们就定在锦园之星了,尝尝他们新上的几个招牌菜如何?”

    那于主任对于金锐恒的这番态度,心里还是蛮受用的,脸上就显出了高兴之色。当下嘿嘿一笑道:“嗯,这两天倒是听说这锦园之星来了个不错的大厨,那一根面传得神乎其神的,这样吧,既然老弟你有这个心思,那我今天就看情况而定吧!”

    又闲扯了两句之后,于主任就匆匆的和金锐恒两人告别,一副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金锐恒在走出于主任办公室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灿烂的笑容,但是一出办公室,脸色就阴沉下来了。

    作为在办公室混了不少年的人,金锐恒当然明白于主任这是在拖自己,在机关里,对于一些不得不解决却又不想解决的事情,很多人都会用拖字诀。

    眼下,这个联合行文的公告,很明显人事厅方面有别的想法,而这件事情又涉及到省委省政府的决定,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拒绝,又不想利索的把事情给办了,所以就给团省委来了个拖字。

    每年的六月,都是大批学生面临分配的季节,更是招收志愿者的黄金时期,一旦将这一批毕业生分配下去的话,那再想从这毕业大学生里招人,就有些困难了。试想,把这么一个肥差弄到别人的瓜田里去了,那人事厅的油水又该从哪里来呢?

    “金主任,我看那于主任分明是故意躲我们!”小李在办公室里工作的时间并不是太长,还不太会隐藏自己的心思,在走出人事厅的办公楼之后,就愤愤不平的对金锐恒说道。

    对于这一点,金锐恒当然看得出来,不过他却不能像小李这般的口无遮拦,安慰似的拍拍小李的肩,金锐恒就大步流星地朝停车的地方赶过去了。

    回到团省委之后,金锐恒并没有休息,而是直接往王子君的办公室走了过去,虽然王子君现在已经主持了团省委的工作,但依旧在原来的办公室里办公,并没有搬到欧阳扬那间空出来的大办公室里去。

    对于王子君的办公室安排,办公室主任林树强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竭力的想要讨好王子君的林树强曾经造了三种方案供王子君选择:一种是搬到欧阳扬以前的办公室里去;第二种是在利有现在的办公室,再给王子君打通一间,这么一来,原来紧凑的办公室就变得宽松气派了;第三种就是直接给王子君再装修出一间新办公室来。

    林树强的这番用心良苦,依着王子君的聪明,当然是看懂了,但是,对于这三种方案却是不置可否,依旧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办公。

    在金锐恒敲门的时候,王子君正给莫小北打电话。在岗位上连续工作了快都毕业分配了,就算他王子君怎么放宽条件限制,也会抓瞎的!

    “就是主持个工作而已嘛,这才几天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提前给他个教训,也算让他长点见识吧。”陈晓峰心中念头闪烁之间,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相信,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自然会有人去他病房里求他的。

    “我在医院里等你来。”陈晓峰从椅子上站起来,就听到敲门声传了过来,很快,一脸谄笑的于主任再次走了进来。

    穿着宽松的病号服,陈晓峰舒服的躺在高干病房里看着电视,在他的房间里,此时已经堆满了鲜花水果之类的慰问品,秘书正在分门别类的收拾着。

    作为人事厅的厅长,陈晓峰这一住院,可是牵涉了不少人的心,人事厅的干部不说,就是其他部门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赶到医院里来探望了,尤其是住院的前两天,来看望他的人,简直得排队进入了。 http://

    “陈厅长,于主任来了。”秘书接了一个电话,赶忙恭敬地朝着陈晓峰道。

    “来了,那就让他过来吧。”陈晓峰将才吃了两口的苹果往嘴中一放,随意的说道。

    于主任在他住院的这两天,几乎每天都来报到。尽管于主任心里清楚这陈厅长的病都是装出来的,仍然殷勤得像是亲娘老子病了一般,一天里有大半天的时间,是在这高干病房里度过的。

    “陈厅长,刚才我见了一下赵医生,他说您经过这两天的调养,身体调整的很好,就是现在一般的小伙子,都不一定能够比得上您呢。”于主任一走进病房,就笑呵呵的朝着陈晓峰道。

    陈晓峰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虽然很是不错,但是比起年轻的小伙子来还是差得远了,不过于主任这话,他还是非常爱听的,指点着于主任大笑道:“于主任你这张嘴啊,简直就跟遥控器似的,我一摇,就换成我喜欢听的了,哈哈哈……”

    于主任也跟着笑,毕竟陈晓峰的夸奖,对于他来说,就是对他工作最好的肯定。

    在想陈晓峰报告了几句工作之后,于主任就笑着道:“陈厅长,今天团省委那位金主任又给我联系了,说他们王书记准备来医院看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