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二零章 煽阴风 点鬼火(泣血求票)
    “爹,是王子君的电话吧?”一个跟秦忠和长得十分相像的中年人,来到老爷子的身后低声的问道。

    秦老爷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不过脸上却有些沉重,作为老爷子的儿子,他对自己的父亲太了解了,看看老爷子的表情,赶紧改口道:“爹,咱昨天不是跟二哥商量好了么,这个浑水,咱老秦家不能趟,您想想,要是咱们搅和进去了,我二哥以后怎么还怎么跟赵书记见面啊?再说了,凭着赵书记的影响,就算咱们搅和进去,不照样解决不了问题嘛!”

    “那照你这么说,人家孩子求到咱的面前,咱就冷眼旁观,不管不问,什么都不做么?”秦老爷子把脸一沉,反问道。

    这中年人乃是秦老爷子的三儿子,省交通厅的副厅长,对于老爷子的不满,脸上虽然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心里却是冷笑不已。暗道,也就是您当年的那点交情,都到这个节骨眼儿上了,怎么能因为那点交情,把整个秦氏家族都给搭进去呢?

    “爹,不是咱们不帮,而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帮不了他啊。您出面和赵书记谈谈,这一点可行,但是要和赵书记正面冲突,我觉得咱们不能这么干,您想啊,就算咱们豁出去和赵书记争执一番,又能改变什么?您觉得就凭二哥这个不入常委的副市长,就能和赵书记掰腕子不成!”

    儿子这一番合情合理的劝说让秦老爷子无言以对,陷入了沉默之中。虽然心里有些憋气,却也不得不承认,儿子的话是很有道理的。自从他从位置上退下来之后,他们秦家的影响力就开始下降了,尽管三个儿子发展得还算不错,但是,有一点事实却是无法回避的:没有一个副省级干部的秦家,怎么都恢复不了他当年的强势了!

    “爹,一会儿等王子君来了,您可以好言安慰,约见一下赵书记,也算我们秦家对他仁至义尽了!”秦厅长看着父亲有些犹豫,赶忙将自己三兄弟商量好的对策拿了出来。

    秦老爷子没有说话,只是将水杯端起来喝了一口,然后又重重的放回了桌子上。

    秦老爷子是从省委常委的位置上退下来的,退休之后,一直住在省委的老家属院里。虽然这个家属院里住的大多都是已经离任的领导干部,但是这里的安保措施,却是活在赵泗君威严之下的赵平川,声音越加的颤抖了:“老爸,这些天,钱长胜正在忙活君诚集团的事情。”

    “君诚集团?你们又想整哪一出了?”赵泗君听到君诚集团,神色登时为之一凝。对于君诚集团这个纳税大户,自然不会陌生,一种不祥的感觉,从他的心中直升而起。

    “好像这两天检察院正在调查君诚集团偷税漏税的事情,集团的负责人秦虹锦已经被带走协助调查了。”莫姓中年人看到赵平川不开口,轻声的给赵泗君汇报道。

    “君诚和秦家有关系,这么说,这里面是秦老爷子搞的事情了?”赵泗君自语之后,随即摇了摇头:“秦老爷子的性格我知道,依他的习惯,做这件事情之前,肯定会事先跟我通个气的。”

    “叮铃铃……”,急促的电话声在办公室里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号码,赵泗君的神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他朝着赵平川挥了挥手,然后轻轻地拿起电话,恭敬地道:“老领导,我是泗君。”

    莫姓中年人和赵平川在听到老领导三个字,顿时都紧紧地闭上了嘴巴,好似生恐自己一开口,就打扰了这个通话一般。

    “是,老领导,我一定严肃处理这件事情,对于那些侵吞机械厂资产的害群之马,绝不姑息,严惩不贷!”赵泗君的声音中气十足,可是站在他身旁的莫姓中年人却能够看得出这位领导此时的脸色有些苍白。

    “老领导,在这里我要向您作检讨,平川这孩子从小疏于管教,养子不教父之过,我很惭愧啊领导!”

    “谢谢老领导关怀,回去之后,我肯定好好教训那小子,绝对不会让他再惹麻烦。”

    在言辞凿凿地做了一通保证之后,赵泗君这才把电话给挂了。狠狠地看了赵平川一眼,挥手一个耳光就扇了过去。不过他动作此时毕竟有一些迟缓,还没有等巴掌扇上去,赵平川就敏捷的躲闪开了。

    “赵书记,老领导有什么指示?”莫姓中年人虽然不喜欢赵平川,但是此时也不能让赵泗君打在当面。

    赵泗君叹了口气,从桌子上摸出了一根烟点上,渺渺的烟雾,从他的嘴里不断地喷出,一副懊恼不已的模样。

    “印刷厂这么多工人集体静坐,记者也被打了,现在这事压是压不下去了,也只能让钱长胜他们先把责任担起来再说了!”赵泗君看着莫姓中年人,淡淡的说道。

    莫姓中年人也抽了一根烟,不过他可不像赵泗君那般的吞云吐雾,猛吸了几口之后,咳嗽个不停道:“赵书记,恐怕这件事情,还得做好老郑的工作。”

    “嗯,你让老郑来见我吧。”赵泗君朝着莫姓中年人点了点头,沉声的吩咐道。

    赵平川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己老爹这般颓败的模样,心里无限悲哀的同时,更是怒火中烧,有一种预感几乎让他足以断定,这根背后的搅屎棍,王子君这个家伙肯定是非他莫属了!

    舍弃钱长胜和老郑,赵平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事实告诉他,他没有听错,刚才他的父亲,就是做出了这么一个决定。这两个人,几乎和他关系最为密切的左膀右臂,舍弃哪一个,他都舍不得,可是现在,居然一下子把这两个人给放弃了,他心里真是锥心刺骨的痛啊。

    虽然有深深的不甘和不情愿,但是赵平川却知道他老爹决定的事情,那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的。在莫姓中年人要走出房间的时候,他也跟着走了出去。

    他不是要去通知钱长胜和老郑,他要做的,就是要让这个胆敢在背后阴自己的混蛋,好好品品自己的手段!

    “范局长,您正忙着么?”拿出手机找到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赵平川冷声的问道。

    电话那头,随即就传来一个谄媚的声音:“赵大少,您有什么事召唤?尽管吩咐就是了,别的不敢说,在您的面前,就算我范大勇正跟老婆上床,也能保证招之即来,来之能战!”

    对于这个回答,赵平川还是很满意的。如果是以往,肯定会肯定对方几句,但是现在,他根本就没这个心思,不快道:“丫操!别贫嘴了,带上两个信得过的兄弟抓紧过来,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们去办。”

    赵平川的这句口头禅一骂出来,电话那头立刻就明白了赵大少此时心情不佳。他对赵平川太了解了,大凡碰上什么不顺心的事了,或者不能跟看上眼的女人做仰卧起坐之事,赵大少都会这般不开心的。一不开心,这句简洁的“丫操!”就跟鱼儿在水里吐泡泡似的,从嘴里骂出来了。

    “好嘞,我这就来!”

    二十分钟之后,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就出现在赵平川的身前,这男子一身肥肉,整个人看上去人兽无害,但是熟悉他的人可是不会被他那外表的笑容所迷惑。

    “君诚集团近些时候来了一个叫王子君的,他们将他给我带过来。”赵平川朝着中年男子冷冷的看了一眼,接着道:“我不希望出现任何意外。

    那中年男子正是范局长,他不是第一次帮助赵平川做这样的事情了,当下笑着道:“赵大少您放心,这种事情交给我了,半个小时之后,我就将他带到东路的派出所。”

    “那就出发吧。”赵平川一挥手,就朝着门外停着的保时捷走了过去。那范局长看到赵平川竟然要跟着他们一起去,嘴巴张动了一下就想要说话,不过最终,他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三辆车风驰电掣般的朝着君诚集团的总部行驶了过去,可是当他们赶到君诚大厦的时候,却发现那辆属于秦虹锦的奔驰正快速的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驰而去。

    “是王子君。”虽然没有正面看清王子君的脸,但是赵平川却凭着王子君转身的那一瞬间做出了判断,他指着飞驰而去的奔驰车,沉声的朝着从后面跟上来的范局长道:“追上去,不论您用什么手段,都不能让他跑了。”

    “赵大少,您放心好了!”范局长答应一声,就朝着坐在驾驶员位置上的小伙子一挥手,本来在保时捷后面的车辆,顿时拉响了警报朝着前方直冲而去。

    赵平川看着瞬间超越了自己的两辆警车,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他相信,凭着范局长对自己向来是说一不二、忠心耿耿,这个王子君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

    “王董,后面好像有警车正在追我们。”给秦虹锦开车的老赵,乃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司机,在车子行驶的过程中,突然朝着王子君轻声的说道。

    正在沉吟的王子君,扭头朝着后面飞驰而来的两辆警车看了一眼,他明白这两辆车绝对不会是为了他保驾护航的,心中念头闪动之间,就沉声的说道:“去省委。”

    那司机答应一声,方向盘转动,奔驰车顿时加速,直朝着省委的方向直冲而去。

    “范局,那辆车发现我们了。”给范局长开车的警察,看着王子君的车加速,就扭头朝着坐在副驾驶上的范局长沉声的说道。

    范局长的眼睛一直盯着王子君的车,现在车子加速,他哪里会看不出来?当下冷笑一声,嘿嘿一笑道:“加速就想逃出去么,给他们喊话,让他们靠边。”

    那警察答应一声,一面加动油门,一面拿起喊话器就开始喊王子君的车,让他靠边。

    “王董,这该怎么办?”秦虹锦的司机是一个老实人,听到喊声,顿时就有点慌张。

    “老贺你不用担心,把车开到省委就是了,不用理他们。”王子君说话之间,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卢书记,你老兄的电话可真是不好打,我打了几次都在通话中。”

    “呵呵呵,王书记,电话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要是你王书记因此而怪罪的话,我专门去买一个手机,给王书记开设一个专门的友情热线得了!”电话那头,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用开玩笑的口气说道。

    王子君笑着和那人寒暄了两句,就笑呵呵的道:“这两天来你们这里半点事情,现在你老兄可在办公室,想要和你喝喝茶。”

    “欢迎欢迎,你什么时候到,我派人去门口接你。”卢书记听说王子君在粤市,赶忙热情的说道。

    “我这就到。”王子君通报了自己的行程之后,就将电话挂了。

    后面的警车,依旧在喊话,可是司机听了王子君的吩咐根本就不理会他们,那警车虽然拼了速度的追,但是面对秦虹锦那辆配置特高的奔驰,他们就算是用尽了力气,也只能白浪费力气。

    “王董,省委到了。”司机虽然拒绝了警察的停车要求,但是脸上却在冒汗,看到省委的大门之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王子君点了点头,朝着坐在自己旁边的章晓枚看了一眼道:“你们跟我一起进去吧,在这里,他们玩不出手段。”

    就在王子君说话之际,守在省委门口的保安,拦住了王子君的车,打开车窗的王子君,轻声的说出了自己的来意。不等王子君说完话,那保安就朝着不远处大声的道:“赵处长,您迎接的客人来了。”

    “嘎吱!”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在王子君等人的身后响了起来,随着这刹车声,几个警察从后面跑了过去来,范局长快步跑到王子君所坐的车前,沉声的道:“你给我出来。”

    “请问有什么事情么?”王子君轻轻的推开车门,淡淡的朝着范局长说道。

    范局长看着从车中走出来的王子君,脸色很是严肃的道:“你因为涉嫌一桩贩毒案子,跟我们走一趟吧。”说话之间,站在范局长身后的一个警察就拿出了手铐。

    “你说我涉嫌贩毒案,有证据么?还带我去调查,你把带我去调查的调查令拿来。”王子君淡淡的看着范局长,冷声的朝着范局长说道。

    范局长办案经验丰富,看着王子君丝毫不乱,心中冷笑一声道:“调查令之类的东西,我绝对会给你,但是现在你先跟我们走。”说着伸手就朝着王子君抓了过来。

    “你们要干什么?”正在那范局长伸手的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干部跑了过来,他朝着范局长看了一眼,沉声的道:“你们是哪个单位的,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范局长看着这年轻干部,心中有了一丝顾忌,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耐心解释道:“同志,我们刚刚接到举报,这个人和一起贩毒案有关,所以要带他去调查,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

    “你是说他跟贩毒案有关?哈哈哈,你有没有搞错,我告诉你,这位乃是山省团省委的王书记,你说他和贩毒案有关,我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办案的!”年轻干部以前在京里开会的时候和卢书记一起见过王子君,知道王子君的身份,更知道自己的顶头上司对王子君的态度,此时见有人竟然用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理由要带走一省的团省委书记,不可思议的笑了。

    山省的团省委书记?范局长的脑袋嗡了一下,他知道这一次把事情捅大了,诬陷一个厅级干部贩毒,这种事说出来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了?更何况这个理由也是他随口一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呢。

    不过这范局长也是老油条,一看事情不可为,暗骂赵平川给自己找麻烦的同时,脸上赶忙露出了诚恳的笑容道:“王书记,对不起,我们工作做的不细,误会了,您放心,对于这些不属实的举报,我们肯定会认真查处的,一定将诬陷您的不法分子给查出来。”

    王子君朝着范局长笑了笑,淡淡的道:“这件事情究竟是不是诬陷,还是调查清楚比较好。赵处长,麻烦你给你们卢书记打个电话,请他帮我联系一下你们省委向书记,我请求贵省纪委对我进行调查。”

    范局长的脸色,腾的一下就变了,虽然他觉得自己能够经得起纪委的考验,但是对于自己的属下,他可是没有一点底,而一旦这种事情暴漏出去,随意诬陷一个地厅级干部,那可是犯忌讳的事情,而且这个地厅级干部还是外省的领导,那不论是为了本地的面子还是为了领导的颜面,都要严肃处理的。

    “领导,实在是一个误会。”范局长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赶紧给王子君赔礼道。

    王子君淡淡的一笑,没有理会他,只是用目光看向那赵处长。赵处长在王子君的目光之下,哪里敢迟疑,他拿起电话,就要打出去。

    “怎么回事?警察同志,这个人要贩毒是我亲耳听到的,你们怎么还不将他带走哪?”赵平川一直在远远的跟着,在路上已经和范局长商量好了怎么将王子君弄进去,看到范局长竟然顿在了那里,而一个年轻干部摸样的人,更是在阻止范局长,心急火燎的就有点坐不住了。

    暗骂范局长窝囊废的同时,迫不及待的从车上走了出来。作为赵泗君的儿子,他对于省委也不陌生,一下车就亮明了自己的态度,那就是让这个年轻的小干部赶紧滚蛋了!

    “你亲眼看到我贩毒了?”王子君拿起一支烟,淡淡的朝着赵平川问道。

    “是,我亲眼看到了,怎么着,你还咬我啊!”赵平川对于王子君恨到骨子里,此时看着王子君凝重的眼神,他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

    “我不咬你,我是想提醒你一句,诬陷和诽谤,那可是犯法的。”王子君冷冷的看着赵平川,沉声的说道。

    “诬陷你?你就是贩毒了,我怎么诬陷你了,范局长,你们还不将他抓起来,难道就等着这犯罪分子逃走么?”赵平川朝着范局长等人一挥手,示意他们快点动手。

    “你说什么,你真的见他贩毒了么?”一个清朗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随着这声音,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快步从省委大院中走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