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二一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国人骨子里本身就有一种官本位的情结,即使你腰缠万贯,在官员面前,那还是要低头的。因此,这官位一旦高居某个级别时,受到很多人的仰望,便是最起码的中国特色了。

    赵平川川在粤市,因为有赵泗君的存在在,那也是个属螃蟹的主儿,此时自然不会有人质问,就蔫下去,而是理直气壮的说道:“是,我亲眼看到了。”

    “那好,看来,这件事情只能请省纪委调查了。”男子说话之间,冲王子君一笑道:“王书记,我这就将这件事情向书记汇报一下。”

    向书记?赵平川川的神色顿时就是一变,他当然清楚向书记是谁,心里不免有点惶恐不安了。暗自猜测,这个王子君王八蛋究竟是什么来头呢,怎么把向大书记给钓到手了呢?

    “赵大少,此人是山省的团省委书记。”并不知道王子君只是副书记主持工作的范局长,直接把王子君弄成了正职。

    一听说王子君这个身份,赵平川川的脸色随即就阴下来了,他知道诬陷王子君只是一个随兴而起的借口,却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这么一个身份在后头!

    一个前途无量的厅级干部贩毒,说出去估计会让人笑掉大牙的。想到自己刚才的话,赵平川川只觉肠子都快悔青了!

    “嘿嘿,这只是个误会,我想跟您开个……”赵平川川脸色变幻之间,就像把眼前的尴尬情形给化解了,但是这玩笑两个字在他的嘴里咽着,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毕竟这两个字,怎么说都觉得有点碍嘴。

    王子君淡淡的看着赵平川川,根本就不理会他。随着卢书记那边的电话打过去,只是十分钟的时间,十几个人就在一个四十多岁中年人的带领下,来到了省委的大门口。

    “你好,王书记,我是省纪委副书记高肖扬,奉命对这件事情进行调查,请您配合。”中年人先和卢书记打了一个招呼,脸上就带着一丝笑容对王子君说道。

    对于王子君贩毒的事情,这位纪委副书记当然不相信,在纪委办案多年,对于警察的一些拿不到桌面上的手段很是清楚,一看范局长以及身后几个民警诚惶诚恐的模样,他的心里就已经有数了。

    王子君脸上也露出了热情的笑容:“高书记您好,能不能证明我是清白的,只能靠高书记您的慧眼了。”

    “这个请王书记放心,省纪委绝对不会有任何偏袒,一定会公平公正的给省委以及您本人一个交代的!”高肖扬的话说得很有分寸,进退有余,说完,就冲着范局长和赵平川川等人一挥手道:“走吧,咱们一起说说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本来就很是清楚,所以纪委三下五除二,就调查的清清楚楚,高肖扬拿着一堆证词从办案的房间里走出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道:“王书记,让您受委屈了,这件事情,省纪委一定会严厉查处,给您一个回复的。”

    王子君点了点头笑道:“我相信贵省的决心,不过在处理这件事情时,我希望能见向书记一面,我个人受点委屈事小,问题是这件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这赵平川川诬陷我,究竟是他自己的意思呢,还是赵书记对他的指示?我得问个清楚!”

    不论是高肖扬,还是陪着王子君说话的卢书记,脸色不由得大变。王子君的态度明摆着,那就是不准将这件事就这么了结了!

    如果是赵书记指示的话,那可是要卷起一场大大的风暴的。想到这之中可能要发生的后果,两个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王书记,您的要求,我一定会给向书记汇报的。”高肖扬此时的表态,越加的谨小慎微,生怕把这个意思表达错了。

    王子君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这件事情完全打乱他的计划,本来准备步步为营的王子君,在这件事情出现之后,就知道自己的好机会来了,只要自己将这件事情揪住不放,其他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心中念头闪动,王子君缓缓地拿起了电话……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赵泗君长长的出了口气,不过,这一口气的吐出非但没有让他觉得轻松,心里反而更加压抑了。想到副市长老郑从自己房间里走出去时,那失魂落魄的模样,他心里就欢快不起来。

    这件事情虽然有人担了,但是这个替罪羊找的却非自己所愿。眼睁睁地把跟随自己多年的下属送进去,赵泗君心里的难受可想而知。尽管老郑什么也没有说,但是有一点他赵泗君却是不能装糊涂的:在这机械厂的改制的过程中,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赵平川川搀和的手脚要比人家老郑多得多!

    现在,大难当前,也只能舍车保帅了!心中念头闪动的赵泗君,心思再次转到这次事件的运作者身上,心说等这场风波过去之后,一定要花大气力,狠狠的调查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绝不能让人就这么不声不响的给阴了一把!他娘的,差点把自己的儿子给送进去了!

    “叮铃铃……”

    急促的电话铃声,在赵泗君的耳边响起,疲惫不堪地往桌子上那部红色的电话看了一眼,赵泗君这才拿起来电话,电话一接通,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了。

    “老领导您好,我是泗君。”

    “泗君哪泗君,你是怎么搞的,连自己的儿子都管教不好,啊!居然以贩毒的借口去陷害一个厅级领导干部,他脑袋没长好,还是进水了?这么信马由缰,迟早会给你捅出大篓子的!”严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不过和这批评相比,这电话之中所传来的事情,更让赵泗君心寒不已。

    什么,那个不争气的兔崽子居然用贩毒为借口陷害一个厅级干部?这绝对不是一件小事情。而和这件事情的表面相比,更可怕的乃是这件事情的影响。心中顿时冷了下来的赵泗君,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这才道:“老领导,我教子无方,给您丢脸了,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调查清楚……”

    “调查?你以为往人家脸上吐口唾沫,轻描淡写的说声对不起就完事了?这事岂是光调查一下就能了结的!莫家老头儿已经闹起来了,恐怕你想收场也难了!”那边打电话的人说到这里,声音里也有了一些干涩。

    跟了老领导不少年,对于老领导的性格很是了解的赵泗君,瞬间就有了一种悲催的感觉。他知道,老领导能这么气急败坏的骂他,那基本上就意味着他对这件事已经无计可施了!

    “书记,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就好像要找一个救命稻草,赵泗君急促的对电话那头说道。

    电话那头没有半点声音,就好像电话已经挂断了一般,但是赵泗君依旧在等待,只要是电话里不出现盲音的话,他就觉得自己还有希望。

    “除非对方不追究。”淡淡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不过随着这声音,那电话的盲音还是出现了。

    除非对方不追究,想到这七个字,赵泗君整个人就好似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重重的坐在了那里。

    对方不追究,谈何容易?赵平川川对他如此的诬陷,对方又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呢。

    一个个念头,在赵泗君脑子里不断翻滚,在这些念头闪动之中,唯一的一条路摆在了赵泗君的面前。他轻轻地推门走出了办公室,此时的他,就觉得一阵头重脚轻,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要快速的解决这件事情。

    “老莫,跟我到省纪委去一趟。”赵泗君看到老莫迎上来,沉声的说道。

    老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呆之下刚要问,却被赵泗君轻轻地摇手制止了。老莫知道赵泗君的工作习惯,当下也就闭上了嘴巴,跟着赵泗君朝着办公楼外走了出去。

    “老爸,您得救救我,您一定得把这件事给摆平了……”赵平川川在见到赵泗君的瞬间,就好似见到了希望一般,朝着赵泗君快速的冲了过来,他脸上的泪痕,更是不断地闪动。

    “老爸,您说什么,您要让我向他道歉!”赵平川川有点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脸上充满了惊骇。

    赵泗君冷冷的朝着赵平川川看了一眼,沉声的道:“你诬陷人家贩毒,你觉得道个歉就能完事了?我告诉你,不但你要道歉,我还要跟着你当着全体省委常委的面给人家道歉!”

    赵平川川呆了,他原本以为老爹是来接自己回去的,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说实话,这件事情发生之后,赵平川川虽然觉得这个麻烦捅大了,却也没有太当回事,试问,有他老子在,还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的?

    想到还得给那个王子君道歉,他心里就窝了一肚子火。不过就算有火,他也只能憋着,毕竟有老爹在这里坐着呢。

    赵泗君看着儿子,脸色越加的发冷,他将儿子这些天的所作所为调查了一番之后,就已经明白王子君为什么来到粤市了。而近来的风雨,他几乎可以断定,那就是王子君挑起来的。

    只是几天功夫,就给自己弄出来这么大的麻烦,心中在对王子君恨恨不已,赵泗君从心中对这个年轻人也升起了一丝的畏惧:“君诚集团的事情到此为止,另外,从今之后,你不能再招惹君诚集团知道么!”

    “是。”赵平川川心中虽然不服,却也不能发作,只好忍着。

    “你好好准备一下,等道歉的时候,态度一定要诚恳,知道么?”赵泗君说话之间,就朝着门外走了个出去。

    ……“你说赵泗君要给我道歉?”王子君一面给坐在自己身旁的卢明则倒水,一面笑着道。

    “赵书记在这件事情上已经给向书记做了深刻的自我批评,主动提出来,就这件事,他要当着全体常委的面给您公开道歉!”卢明则接过茶杯喝了一口,轻轻地说道。

    赵泗君道歉的意思,王子君很是清楚,他沉吟了瞬间,淡淡的说道:“这个道歉,看来我是不能够拒绝的。”

    卢明则大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不怕赵泗君,却也不想得罪赵泗君,如果这件事情调停不成,他夹在中间会很难受。不过幸好,王子君并没有怎么坚持,而是答应了下来。

    “这就好,王书记,我这就将这个消息告诉赵书记。”生怕夜长梦多的卢明则,直接就站起了身来。

    王子君笑了笑,没有说话,不过在卢明则走出房间的时候,王子君的脸上却多出了一丝淡淡的冷笑。

    因为有赵泗君的推动,所以道歉仪式来得很快,三个小时之后,赵泗君和赵平川川父子两个人,就已经来到了王子君的面前。那天,一帮省委常委有机会目睹了一场令他们目瞪口呆、兴奋不已的场面,而且,那最终的结果令他们的嘴巴张开就合不拢,双眼睁得老大,心里突突的跳个不停。

    此时的赵泗君脸上满是笑容,他一看到王子君,就热情地伸出手道:“王书记,我教子无方,真是惭愧啊。幸好这件事没给您造成更大的伤害,请允许我以一个父亲的名义,郑重地向您道歉。”

    不论是从风度还是话语之中,赵泗君表现的都十分的高超,在他的道歉话语说出之后,这位多一跺脚就能够让粤市震颤几下的大领导,更是深深的弯下了腰。

    一双双目光,随着赵泗君的弯腰朝着王子君看了过来,王子君的脸上,同样带着淡淡的笑,他心中很清楚,赵泗君的腰弯得越狠,对他的逼宫也就越厉害。

    “赵书记,赵平川川做事欠考虑,这是他自己的事情。您这么给我道歉,我可担当不起哟!”王子君双手轻轻地一搀赵泗君,满脸都是笑容的谦逊道。

    赵泗君眼中的笑容一闪,他知道这件事情就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当下呵呵一笑道:“王书记,子不教,父之过,这个道理自古就有的。至于我儿子赵平川川,他犯的错,自然由他自己承担,该是什么责任,就是什么责任!”

    王子君笑了笑,手掌和赵泗君紧紧相握道:“赵书记,这件事情对我也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害,您别搞得这么严肃,太见外了吧?”

    “还不快点滚过来,给王书记道歉!”赵泗君看着王子君的话说得漫不经心,心里像卸了一块石头,轻松更多了几分,看着像木桩一般戳在那里的儿子,赶紧怒声的训斥道。

    赵平川川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听到老爹的吩咐,还是慢腾腾地走了过来。

    “到底还是年轻啊!”一个五十多岁,头发有点花白的中年人看着正给王子君道歉的赵泗君父子,不无感慨的说道。

    这中年人的意思,听他感慨的人自然清楚。那人笑了笑道:“老林啊,赵泗君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清楚,别说是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小伙子了,就算是让你来,你又能够怎么办,难道你还真准备让赵泗君的儿子给你跪下了道歉不成么?”

    头发花白的老林摇了摇头:“我可丢不起那个人,哎,老胡啊!我也知道落一落赵泗君的面子就行了,但是这么大的事情让他这么一搞就轻描淡写的结束了,总归有点不甘心哪!”

    “你不甘心又能够怎么样?嘿嘿,就算是追究他儿子,又能够把他怎么样呢!”那老胡笑了笑,轻轻的伸了伸自己的手掌。

    老林也没有再说话,面对赵泗君这等低下的姿态,处在他们的地位,真是不能逼人太甚了。

    “王书记,犬子的错,一定要认真追究,绝对不能因为您原谅了他,就让他简单过关。林书记,您乃是咱们省主管政法的领导,我在这里给您撂下个话,赵平川这小子,您一定要帮我严加管教,让他为自己的肆意妄为付出代价,可不能因为他是我的儿子,就放他一马,那样您不是在帮他,反而是在纵容他哟!”

    老林不想再说话,可是这说话的人却偏偏找上了他,赵泗君在对王子君再三道歉之后,就沉声的朝着身为政法委书记的他恳切的说道。

    官面的文章,都是要反着听的,这件事情当然也不例外。老林哪里会不明白赵泗君什么意思?但是明白归明白,但是他心中却是清楚,在这件事情上,他已经不能再无情的下狠手了,毕竟这歉也道了,赵泗君该表的态,也都表了,他要是再对赵平川来狠的,未免显得他做事太不地道了!

    “赵书记你尽管放心,我知道怎么做。”虽然很是不想和赵泗君说话,但是作为一个班子的成员,老林还是不得不对赵泗君说道。

    赵泗君伸出手和老林握了握道:“林书记,我真是感到惭愧啊,自己的儿子都没有教训好,还要拜托您帮我管教。”

    林书记看着赵泗君的手,哼了一声,就没有再说话。而那老胡在做事上可是比老林圆滑多了,当下朝着赵泗君一笑道:“赵书记啊,知错能改还是好孩子,林书记的教育那都是暂时的,最重要的还是要你自己好好教育啊!”

    王子君看着低调不已的赵泗君,心中暗暗冷笑,现在赵泗君完全就是以弱者的姿态出现,这种样子,就算有些人想要出手,也要顾及一些颜面了。

    就在王子君的目光朝着南方省这些高官看过去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一道目光朝着自己看来,扭头一看,却见本来低头顺眼的赵平川,突然抬起来头看着他,在那目光之中王子君除了看到了仇恨,还看到了讥讽。

    我把你陷害了一把,你还把事情搅大了,搅和大了又能如何?还不照样是蜻蜓点水,一笑而过嘛。虽然赵平川没说话,但是王子君能看得出来,赵平川的眼神中,不但没有他想要的茫然失措,反而有一丝喜悦而生动的神色。

    “今天都不要给我争,这顿饭我一定要请,一来是向子君书记赔礼道歉;这二来呢,也是趁机感谢一下林书记,我儿子就有劳您给费心了,您劳苦功高,等一会儿我可得多敬你两杯哟。”

    赵泗君的脸上,重新挂起了那淡淡的笑容,他满是笑容的朝着四周的领导看了两眼,目光又落在了站在中间的向书记身上,极力的邀请道:“向书记,这一次您无论如何都得参加,给我当好监督。”

    向书记轻轻的点了点头:“赵书记,今天这个酒场你摆得好哇。至于给林书记倒酒,我就不参与了,你们两个整就是了。”说话之间,向书记朝着挂在墙上的钟表看了一眼,随即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我看咱们可以出发了。”

    虽然王子君是主要客人,但是面对这些南方省的主要领导,还是非常有礼貌的让各位领导先行。毕竟在官场之中,无论是在什么时候都不能破坏规矩的。

    “王书记,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要是知道是你老哥,我也不至于会干出这等蠢事来。等会儿到了酒桌上,咱们同端几杯。”赵平川快步拦在了王子君的身前,满脸笑容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面对赵平川的笑容,王子君淡淡的点了点头,不过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不论是向书记还是其他人都将头扭过来朝着两人看了过来。

    “平川说的是,不打不相识,子君,说起来我和你爸还是党校同学呢,你就让赵平川给你好好倒两个酒,也让他跟你好好学习学习。这孩子要是有子君你一半儿的本事,我也就谢天谢地了。”赵泗君扭过头一副长辈对晚辈的样子道。

    王子君看着这对同样满是笑容的父子,陡然一笑道:“赵叔叔,这杯酒恐怕我今天是喝不到了。”

    “怎么?子君哥,你不会抓住老弟的小辫子不放吧?果真如此的话,那我只有给你跪下赔个不是了!”赵平川此时逐渐有点了解他老爹的手法,那就是将人气死不赔命其实比当场叫骂更让人来得痛快!现在,王子君虽然心中恨不得将自己砸死,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说的越是亲热,他王子君就越是白有力气使不出来。

    想到王子君心里的憋屈,赵平川就觉得自己的心中别提多痛快了。在南方省他一直都是横行无忌,就是因为这个王子君,吃了几次憋,差点将自己搭上不说,还有两个得力助手,更是被挥泪抛出去了,这等怨气,不找个地方撕了,那该是多么憋屈的事情。

    现在将憋得气撒在王子君这个当事人的身上,赵平川就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加速了!

    “赵老弟,不是我不接受你的赔礼,实在是你没有这个机会了。”王子君轻轻的拍了拍赵平川的肩膀,朝着不远处一指道:“老弟,钱长胜和郑市长都已经将机械厂的事情说出来了,你觉得你还走得了么?”

    “什么,你说什么!”赵平川的脸色,顿时就变得煞白,这件事几乎就是他的心病,现在听说钱长胜和老郑都交代了,只觉心里被深深的揪痛了!

    “不会的,老钱是不会……”就在他准备辩解的时候,几个穿着西装的男子就已经快步走了过来,他们在朝着站在向书记身旁的纪委书记说了两句之后,那纪委书记就沉声的朝着向书记道:“向书记,钱长胜和郑河图都交代了。”

    “嗯,带走吧。”向书记朝着赵泗君看了一眼,朝着赵平川挥了挥手道。

    几个男子早就做好了准备,此时听向书记一吩咐,就快步来到赵平川的身旁,将他包围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不但让赵平川呆了,就算是久经风雨的赵泗君,在这一刻,也有点摸不到北的感觉。他看着不远处正露出淡淡笑容的王子君,好似明白了过来:“王子君,赵平川不是已经向你……”

    话还没有说出口,赵泗君就感到有些不对,他赶忙闭了嘴,但是闭了嘴却并不能将自己说出来的话收回去了,他的意思,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懂了。

    “对于我的诬害,我接受道歉,可以一笑而过,但是犯了党纪国法,我就没有办法了。”王子君朝着赵泗君轻轻的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模样。

    赵泗君的脸上呈现出愠怒的神情,但很快他的这种神情就一寸寸地松懈下来,这一刻他突然明白,这次道歉依旧是耍人,不过不是他借力耍眼前这个年轻的王子君,而是他们父子俩被人家逗来逗去,当猴儿耍了!

    看着王子君淡淡的笑脸,看着儿子被几个人推走的情形,赵泗君就注意到在场的几个常委们的脸皮底下,一直有笑意偷偷跑出来,他们想掩饰这样的笑意,却弄巧成拙了,赵泗君又气又急,只觉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秦虹锦在一天之后,就因为查无实据被放了出来,不过王子君也只是在匆匆的见了她一面之后,就直接坐飞机回到了山省。

    回来之后的日子,王子君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按部就班的主持着团省委的工作。没有人的时候,他却一直在关注着南边的变化。

    轻轻的放下报纸,王子君伸了个懒腰,尽管对于事情的发展他早已心里有数了,但是能看到事情终于尘埃落定,还是让他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咚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随着这敲门声,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满是笑容的走进了王子君的办公室,这小伙子名叫赵国梁,乃是林树强新近给王子君配的秘书。

    说实话,从林树强的内心深处,他更希望自己对王子君书记进行贴身服侍,而不是中间再隔了秘书这一手,只是,面对单位里要给王书记配秘书的呼声越发的高涨,他也只能提供了几个人选供王子君挑选。

    因为团省委的工作并不像县里那么琐碎,所以王子君对于秘书的要求,也就没有以往那么高。在几个候选人之中,王子君选择了比较单纯,刚刚在团省委上班没有多长时间的赵国梁。

    “王书记”,赵国梁给王子君打了一个招呼,就来到饮水机前,看了看那依旧在加热的机器,赵国梁犹豫了一下,这才笑着对王子君说道:“王书记,我昨天看了养生之道,说水反复的烧开对身体有很大的坏处。”

    王子君看着赵国梁那带着谨慎的脸,知道这个新秘书心中的彷徨,对于这种千滚水的报道,他前世之中好像也见过,只不过一直都没有怎么放在心上,现在新秘书提出来,王子君笑着道:“有多大的坏处,我看咱们省委机关之中,很多办公室都是这么喝水的。”

    在王子君的笑容下,赵国梁越发鼓起勇气道:“王书记,健康无小事,更何况报纸上还登出来了呢。”说到这里,赵国梁好像觉得自己的论据不算充分,接着又道:“今天在食堂吃饭,我听秘书科的一个同事说南方省的一个市委书记,好像因为这种水喝多了病倒了……”

    “哈哈……”,这些年来,王子君的涵养虽然不断的增强,但是听着有人居然将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还是不由的大笑了起来。赵泗君究竟是什么病王子君没兴趣打听,但是有一点至少是可以肯定的,绝对不是赵国梁所说的水质的问题。

    看着王子君在笑,赵国梁的心思反倒放下了,虽然王书记对这件事不置可否,但是至少说明王书记没有生气。

    “国梁,既然你对这件事情这么了解,那咱们两个的饮水问题,我就交给你了。”王子君慢慢的收起笑容,朝着那饮水机一指,淡淡的朝着赵国梁吩咐道。

    得到王子君的肯定,赵国梁赶忙答应一声,然后将手中几个需要王子君批阅的文件放在了王子君的办公桌上。

    王子君随手拿起一份,就见上面写的主要是这次选拔的下乡支教志愿者名单,看着一个个陌生的名字,王子君的心中却是充满了喜悦。

    经过半个多月的忙碌,下乡支教志愿者的选拔工作终于结束了,虽然王子君并没有参与具体的事务,但是坐镇在团省委的他却始终把握着这件事情的大方向呢。

    “赵晓和,王文渊,林颖儿……”随意翻动名单的王子君,手猛的就是一顿!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没错儿,就是林颖儿这三个字!

    “应该是重名吧。”反复的看了两遍这个名字,王子君觉得无论如何,林颖儿也不该出现在山省的支教名单之中,他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喃喃自语道。

    不过此时,王子君却没有翻动名单的心思了,想想林颖儿,现在也该到了毕业的时候了,就是不知道这丫头现在怎么样了。自从来了山省,王子君回家的次数少了很多,更何况,知道了林颖儿的心思之后,王子君有意的和这个善良的姑娘拉开了距离。

    不知道这丫头过得怎么样?是不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守候她的人?她应该过得幸福吧。

    ……安步当车的走在印刷厂家属院的小路上,王子君的目光从那一颗颗长满了绿叶的树木上闪过。虽然已经过了百花盛开的季节,但是小小花园中,现在依旧有几种花朵在开放。

    “王书记,您下班了。”一个正在锻炼身体的老人看到王子君走过来,赶忙笑着跟王子君打招呼。

    “董大爷,快要吃晚饭了,您也该回去了。”王子君朝着老人笑了笑,热情的回应道。

    “这就回去,这就回去,对了王书记,我们家二小子今天给我弄了点小鱼,我让老婆子炸上了,可是外焦里嫩哪,要不今天咱们到我家去,咱们整二两。”董大爷从锻炼器械上走下来,笑呵呵的邀请道。

    “过两天吧,到时候我请您,今天晚上还有点事情没有解决,需要加班呢。”王子君朝着董大爷摆了摆手,谦逊的说道。

    那董大爷知道王子君的身份,也不勉强,又和王子君聊了几句之后,就笑眯眯的朝着家中走去。

    自从经历了上访事件之后,家属院的居民和王子君的关系就变得非常融洽,而王子君总是满脸的笑脸,这让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差不多忽略了,这个人就是团省委主持工作的副书记。

    对于王子君住在这个老旧的家属院之中,可是有不少人劝过他搬出去,不论是孙泽宏等几个副书记,还是一些能够在王子君面前说上话的处长,都劝过王子君。而在这里面最为用心的,那就是办公室主任林树强了。

    王子君来团省委之所以在这里居住,主要原因就是办公室主任林树强的功劳,现在王子君主持团省委的工作,林树强对于当初这么安排,可是把肠子都悔青了!王子君从这里一天不搬走,他心里就不安生啊。

    无奈的是,王子君已经熟悉了这里的居住环境,确实不想再折腾着搬出去了,这可急煞了林树强,不过这位办公室主任也不是酒囊饭袋,不知道经谁给提了个醒儿,开始把功夫下到家属院的环境卫生上了,只是一两个月的时间,就让这个原先有些破败的小区彻底变了样。

    虽然对林树强这种小手段不怎么看的上眼,但是至少这种态度还是王子君喜闻乐见的。

    “王叔叔好。”带着一丝羞怯的声音,从王子君的身后响起,随着这声音,穿着一身青色牛仔裤的花蓉蓉从自行车上下来了。

    夏天是展示美的季节,虽然穿着紧身的衣裤,但是冲面而来的青春气息,却是王子君从心头都有一些陶醉。

    王子君笑着朝花蓉蓉点了点头道:“蓉蓉,虽然快要考试了,不过学习也不要太辛苦,劳逸结合可是比疲劳战术有用得多哟!”

    “嗯,我知道了,前天你在我们学校的讲话真是帅呆了。”花蓉蓉说话之间,脸上羞红了一片道:“这是我们同学说的。”

    王子君笑了笑,轻轻地摆了摆手,虽然自己是一个重生者,但是对这些年轻孩子的心思,他还是猜不透的。

    看花蓉蓉快乐的上楼了,王子君也推门走进了家中。虽然家里一切都是干干净净的,却没有人的气息,还是让王子君的心中有一丝失望,仔细想一想,可能需要的不仅仅是莫小北的人,还有那种家的气息。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莫小北这个课题还真是烦人,将手里的公文包随手一扔,王子君懒懒地躺在沙发上。每天早早的去上班,天黑了才回家。好像一个公务繁忙的男人,若是在天光明亮时回家,就是无能和没本事的表现似的。

    从南方回来之后,莫小北就回来了一次,虽然她对待王子君依旧和以前一般没什么两样,但是心里总觉有鬼的王子君,却对莫小北揣着那么一丝愧疚。每天早早的回家,弄了小葱拌豆腐、打卤面、粉条头萝卜丝炸素丸子和黄瓜拉皮,小心翼翼地当着他的家庭妇男,弄得莫小北脸上泛起一股怜惜之情,赶紧把温热的水端来让王子君泡脚,自己则俯到他身后,娇声的嗔怪他,从早到晚光想着吃,再这么养下去,就把自己养成胖胖的家庭妇女了!

    王子君一听这话,心里泛起一种深深的感动,如果有一天,能够和莫小北过上一种含饴弄孙的简单生活,倒也不失是一种幸福呢。

    “冲冠一怒为红颜”对于张露佳的调侃,王子君并不放在心上,但是在莫小北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的淡定面前,他却无法做到洒脱自如了。

    “嘟嘟嘟”

    就在王子君的心中念头不断地翻滚之时,清脆的手机铃声轻快地响了起来,随手拿起电话看了一眼,王子君就是一愣,因为这个电话看上去很是熟悉,但是他的记忆却是告诉他,他应该从来没有接过这个电话号码打来的电话。

    江省的电话,这能是谁打来的呢心中念头犹豫之间,王子君轻轻地在接听键上摁了一下,然后笑着道:“您好,我是王子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