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二二章 人生若只初见
    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一阵爽朗的笑声,听着这笑声,王子君顿时就明白打电话的人是谁了,他不觉将自己窝在沙发里的身子坐直道:“林书记您好。”

    “呵呵,你小子还能听出来我的声音?不错不错,我还以为你把我这个伯伯给忘了呢。子君哪,我听说你小子嫌山省地方不够大,又跑到南边折腾了一下?”林泽远的话音里带着一丝调侃。

    王子君明白林泽远说的是什么,为这件事他接的电话也不是第一个了,早已司空见惯的王子君,只是嘿嘿的笑着,就是不说一句话。

    林泽远毕竟是长辈,见自己跟王子君开玩笑,这家伙硬是不肯响应,索然无味之下,也不好再问了。

    “林书记,您有什么吩咐?”王子君知道林泽远不会无缘无故的给自己打电话。作为江省的省委书记,有太多的事情让林泽远去谋划了,如果不是有事情,林泽远应该不会跟自己打电话闲聊吧?

    “子君,要说起来,这事还真得怪你,你小子在山省折腾折腾也就罢了,还折腾到我家里来了,你们山省招录大学毕业生到山村支教的事情,颖儿这丫头知道了,背着我跟你阿姨报了名,准备一条道走到黑哪!”林泽远的声音又气又急,好像林颖儿的这个选择他实在接受不了,就像家里的那台冰箱一下子变成了洗衣机似的。

    林颖儿来山省报名参加了支教活动?王子君吃了一惊,随即就想到了名单上的林颖儿,果然是她!

    “林书记,您的意思是?”王子君揣摩着林泽远的心思,轻声的问道。

    “我已经跟颖儿谈过了,她非常乐意参加这个志愿者活动,那就随她去吧!不过,这孩子从小就没离开过家,我有点不放心,给你打个电话,你帮我留心她一下!”说完,林泽远又在电话那头自嘲地笑了,接着道:“好像有点言不由衷,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还是不放心哪!”

    王子君也笑了,此时的他觉得无比轻松。以前,他跟林泽远也长谈过,但是他总感觉跟林泽远是有隔阂的,就像他脸上带着什么面具似的,但是现在,林泽远的自嘲反倒让他真实了许多。

    “林书记您放心,我一定帮您照顾好颖儿,颖儿要是受了委屈,您尽管拿我试问!”王子君拍着胸脯作保证,大包大揽地说道。

    林泽远又笑着叮嘱了几句之后,话锋一转道:“子君,你还年轻,在团省委呆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最好还是到下面的地市再锻炼两年,磨炼出才干哪!”

    林泽远的提议,自然是为了王子君好,对于这些,王子君的心中并不怀疑,而且这个出路,王子君也不是没有想过,不过团省委主持工作,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对于王子君,也是一件增加资历的事情。

    林泽远并没有深谈,又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王子君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盲音,本来已经被压下来的念头,再次滚动了起来,不过在这思考之中,王子君的脑海里却是不时闪过林颖儿的样子。

    也不知道这小丫头在干什么?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不自觉将手机拿了起来。林颖儿虽然是林泽远的女儿,但是因为林泽远对他要求比较严格,所以到现在,一直还没有用上手机。

    按照记忆之中的传呼号码,王子君快速的将电话拨了出去,随着那速回电话的信息发出去三分钟以后,王子君的手机很快就响了。

    “喂,子君哥你好!”清脆的声音,就好似欢快的黄鹂一般。听着这声音,王子君就觉得被她的快乐所感染。

    “你这丫头,来到山省也不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哪”王子君知道林颖儿的心思,越是知道,却想让自己变得洒脱起来。他得学会装傻充愣,反之,则是害了这个可爱的小丫头了。

    “我怎么敢对您有意见呢,要知道,您现在可是我的顶头上司。”林颖儿娇俏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玩笑之意,此时的林颖儿,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初见时的模样。

    “你现在住在哪里?吃饭了没有?”王子君对于林颖儿从来都没有少过怜惜,此时听着她笑呵呵的声音,心中不觉得也轻松了起来。

    “正准备去大吃一场,要不你也过来,我请你一顿。”林颖儿对王子君竖起的杆子,很有些顺杆爬的意思。

    王子君犹豫了瞬间,就笑着道:“怎么能够让你请我,你初到山省,我怎么在山省也算是个地主,我请你吧。”

    “那我在福德酒楼等你吧!”林颖儿也没有和王子君客气,直接说了一个酒店的名字。王子君重复了一下福德酒楼几个字之后,又问了一下大概地址,就挂了电话。

    已经是下班时间了,王子君也没有让蔡辰斌开车过来,他打的来到福德酒楼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淡下来。在夜空的霓虹之下,整个山垣市有一种别样的魅力。

    “福德酒楼”,看着一个中等饭店上方闪烁的几个大字,王子君洒眼朝着四周看去,不过此地灯火辉煌,行人如织,让他从哪里去找林颖儿呢。

    “这丫头”,嘴中吐了一口气,王子君将手机拿出来准备给林颖儿打传呼,可是就在他要拔号码的时候,却见一个窈窕的身影,正站在自己的不远处,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王子君看着灯光下那如花一般的笑容,心中突然没来由的一酸!

    “子君哥哥。”一身长裙的林颖儿,笑着朝着王子君跑了过来,不过在跑动了两步之后,林颖儿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之间变得文静了起来,漫步朝着王子君走了过来。

    看着一副文静模样的林颖儿,王子君心里的暖意猛的骤减,好像为了两人的关系疏远感到可惜一般。

    “来到山省这么长时间才给我说,是不是把我当外人啊!”王子君来到林颖儿的面前,轻声的问道。

    “怎么会呢?就是怕别人说我这个志愿者是走后门考上的,这不是为了避嫌嘛。”林颖儿两只白皙的手掌玩弄着自己裙子上的蝴蝶结,笑嘻嘻的说道。

    王子君笑了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而是话锋一转道:“颖儿,今天想吃什么,别给哥客气,使劲宰就行了,算是我给你接风洗尘吧!”

    “今天子君哥你可请不了我,嘻嘻,也不用我请客,我一个同学的婚宴,已经随上份子了。”林颖儿狡黠的一扬手道:“反正一个人也是吃,两个人也是吃,咱们就去大吃一顿吧。”

    婚宴,王子君看着已经暗淡的夜空,有点摸不着头脑的道:“婚宴怎么变成了晚上?”

    “还不是你们那位聂书记的功劳嘛。要求所有公务人员中午一律不准喝酒,于是全省各市纷纷出台了禁酒令,中午不让喝酒,我同学家又收了人家随的份子,不好意思让客人光吃菜不喝酒,所以就来了个中午举行婚礼,晚上请客了事。”

    林颖儿这么一说,王子君还真是想起来前两天聂贺军针对一些干部中午喝酒误事的事情进行过批评。虽然对地方如此迎合聂贺军心里有点看不上,但是,仅仅从这点小事上就足以看到,聂贺军的影响力正以不可排挡之势,向山省各个阶层渗透和蔓延了!

    “那咱们就去吃一顿。”王子君看林颖儿如此的高兴,也不愿意挠了她的兴致,再说婚宴都是来客坐在一个桌子上,正好也不用担心和林颖儿单独相处。

    一身紫色长裙的林颖儿,就好似一朵盛开的紫色花朵,虽然在人来人往之中,依旧是那样的光彩照人。

    “婚宴差不多开始了,子君哥哥,咱们也进去吧。”就在王子君准备走进这福德酒店的时候,一只温软如玉的小手,很是自然的伸进了他的手里,拉着他朝着福德酒店里面走了过去。

    对于神态自如的林颖儿,王子君心中虽然有一些这样那样的想法,但是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福德酒楼并不是太大,不过因为办婚宴,所以来来往往的人都不少,间或不有一些新人的亲朋好友在那里迎接客人。

    “林颖儿,这个不会就是你那位吧?好帅啊。”就在两人走进福德酒店大厅的时候,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笑呵呵的走过来和林颖儿打招呼道。

    “赵晓倩,你这个死丫头可别胡说啊!”林颖儿朝着那女孩狠狠的瞪了一眼,但是却并没有解释的意思。

    “哎,帅哥,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将我们颖儿骗到手的,不过你可要注意了,像我们颖儿这种大美女追求的人很多,你要是稍微一松劲的话,那可是要后悔终生的。”这个被称为赵晓倩的女子一点也不认生,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就带着一丝笑意朝着王子君开玩笑道。

    王子君刚要解释,却听后面有人招呼道:“林颖儿来了,大厅左二席,快点去坐,一会就该上饭了。”

    “知道了。”林颖儿朝着那说话之人答应一声,就拉着王子君朝着那左面走了过去。此时占地上百平方的大厅之上,已经坐满了人,乱糟糟的声音在半空之中不断地响起。

    在走过桌子的时候,王子君发现桌子纸上写着很多红色的小纸条,这些纸条有“市建委,市土地局,市轻纺二厂……之类”,而王子君他们所坐的席面写的是新娘同学。

    在王子君他们来的这席面之前的时候,桌子的四周已经坐了四五个人,这些人之中有男有女,一个个充满了朝气的样子。

    “颖儿,快到这里坐。”一个身材高瘦的年轻人,在看到林颖儿的瞬间,就从椅子之上站了起来,满脸带笑的朝着林颖儿迎了上来。不过他的笑容,却在看到王子君的瞬间,顿时凝固了起来。

    “我们坐这里就行了。”林颖儿好似故意的用力拉了拉王子君的手,朝着桌子的另外一边坐了下去。两人的这些小动作,自然是瞒不了王子君,他也不说话,静静的在林颖儿的身边坐了下来。

    “林颖儿,这个是谁啊,也给我们介绍一下。”一个有点发福,但是面容却不错的女子,笑呵呵的朝着林颖儿问道。

    “我叫王子君,是颖儿的哥哥。”王子君朝着这些年轻人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林颖儿的哥哥,这句话顿时让几个本来对王子君很是有些敌意的男子,顿时收回了目光,不过他这么说的代价,却是林颖儿那白皙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的手臂之上掐了一下。

    还真是有点疼,这丫头什么时候开始精通这一手了。心中一乐的王子君,随意的朝着林颖儿的手掌拍了拍。不过在手掌拍下的时候,王子君又赶忙收了回去,毕竟这轻轻地拍手,实在是有点太过亲密。

    可是就在他收回去手的瞬间,林颖儿已经用眼睛似喜非喜的弯了他一眼,然后就没有理会王子君,而是朝着另外几个同学看去。

    “真是羡慕舒紫瞳,不但嫁了一个好人家,还分配到了市财政局这样的好单位。”坐在林颖儿身旁不远处的发福女子,在和他人说两句话之后,朝着林颖儿感叹道。

    “赵玲,你也不用光羡慕别人,说不定过些时候,你也能找一个更好的呢?”林颖儿对于这个赵玲很是不错,轻声的朝着赵玲开解道。

    赵玲虽然羡慕,但是却很是有自知之明,她撇嘴一笑道:“我自己什么水平,自己知道,找一个一般的凑合着过就行了,这里面要说有希望的,还是颖儿你,赵国华家里可是条件很不错哦。”

    说到这里,那赵玲就朝着刚刚站起来的年轻男子努了努嘴,然后大声的道:“赵国华,你也不说运动运动,难道真的让我们颖儿去小山村之中支教受苦啊!”

    林颖儿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他没有想到赵玲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果是以前的话,她倒也不会怎么放在眼中,但是现在当着子君哥哥她这么说,林颖儿就是不答应。

    就在林颖儿脸色变了的时候,那跟着林颖儿一起走来的赵晓倩却错开话题道:“你们也别光看紫瞳现在风光,其实刚才她还在生闷气呢。他们婆家做事也有点霸道,因为紫瞳家的亲朋大多都是二轻厂的工人,所以他们也不管亲近,直接都给排在了大厅之中。”

    “大厅也不错啊!”一个男同学正喝着水,随口接了一句。

    “你知道什么呀,大厅和包间那根本就不一样,听说里面连订的菜都不一样,舒紫瞳的婆家将整个饭店都保下来,却没有给娘家人安排一个包桌,这不是欺负人么。”赵晓倩一边喝水,一面打抱不平的说道。

    “赵晓倩,你也别光说这些,永飞家也是不得已,靠着永飞爸爸的面子,这一次可是来了不少的领导,你总不能让领导们坐在大厅之上吧。”赵国华从桌子上捏了一个糖放在了林颖儿的旁边,嘴中朝着赵晓倩分辨道。

    “那也不能弄两样菜不是。”赵晓倩也不是一个善茬,随口就顶了过去。

    对于这种小摩擦,王子君到没有怎么放在心上,毕竟是人家的婚事,议论那么多也没有什么用处。

    林颖儿用雪白的小手抓住瓜子在轻轻地拨着,她拨的瓜子并不是吃,而是一个个的放在小碟子之中,雪白的小碟子配上剥开得瓜子粒,显得格外让人心动。

    “子君哥哥,给。”就在王子君猜测林颖儿要干什么的时候,林颖儿已经将那一碟剥好的瓜子放在了他的面前。看着灯光之下那一个个堆积在一起的瓜子,王子君的心顿时抽搐了一下。

    “我知道子君哥哥你最喜欢吃这个。”林颖儿轻轻笑了笑,朝着四周好似很随意的说道。

    正在和赵晓倩辩论的赵国华脸色顿时就是一变,不过他掩饰的非常好,瞬间就将自己脸上的不满给掩饰了过去。

    “林颖儿,赵晓倩。”就在满桌人都有点诧异的时候,一个穿着红色衣裙的女子快步的走了过来,这个女子的论起容颜倒也是中上之姿,脸上的笑容也显得很是灿烂。

    “紫瞳,恭喜恭喜!”林颖儿站起来朝着那女子笑了笑,就要把那女子拉到作为之上说话。

    “颖儿,我可是没有时间坐,你们别看我现在很是分光,等你们结婚的时候,你们就知道这之中是多么累了。”舒紫瞳说话之间,目光就落在了赵国华的脸上:“国华,赵叔和赵婶都来了,让你去富源厅去坐。”

    听舒紫瞳如此一说,赵国华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得意,毕竟能够到小厅里面去坐,那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情:“紫瞳,我不去了,你给我爸妈说一声,跟他们坐在一起,我可是觉得舒服的慌。”

    那舒紫瞳是一个心思灵巧的女子,在赵国华说话之际,他就已经明白赵国华是什么意思了,朝着林颖儿看了一眼,她轻轻一笑道:“颖儿,要不你也到那里去一趟,反正那里空间不小,坐一坐认识几个人对你以后也有帮助。”

    “不用了。”林颖儿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同学竟然将事情牵涉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且还是当着王子君的面将事情拉扯道了自己的身上,当下脸一绷,沉声的说道。

    舒紫瞳今天的心里其实也很是不痛快,在座位的安排之上,就让他觉得自己在丈夫家人的面前有低人一等的感觉,虽然他很想发一次火,但是父亲的话,却让她将这火压了下去。此时听到林颖儿拒绝了自己的要求,心中的火气就有点上升:“颖儿,你考那志愿者,不就是在江省不好安排,所以来山省准备分一个好地方么,多认识几个人,对你没有什么坏处,对了,富源厅之中有一个陈良宏他爹的老朋友,听说是团省委的办公室主任,你要是给他倒杯酒,等分配的时候,绝对给你弄一个不错的位置。”

    林颖儿在江省上学的时候,一向都很是低调,从来都不谈自己家里是干什么的,这一次来山省考这个志愿者,目的更是她自己心中明白。此时听到这些话语,她心中压抑的那些委屈,不觉就有些爆发。

    肩头轻轻地颤了颤,林颖儿沉声的道:“不用了,我不去。”

    “颖儿,还是去一趟吧,等一会和他拉拉交情,看能不能不去下面支教。”赵国华听舒紫瞳如此一说,顿时也有点来劲,一面说话,一面就要站起身来。

    林颖儿颤抖肩膀的摸样,坐在他身边的王子君自然感觉的到,看着颤抖的林颖儿,王子君轻轻地抓住林颖儿的小手,淡淡的道:“颖儿既然已经说了,你们就不用在劝了。”

    王子君在深处上位多年,自然养成了一股气势,虽然他说的很是轻描淡写,但是却有一种让人不容置疑的气势。

    本来还心中委屈不已的林颖儿,在手掌被王子君抓住的瞬间,就觉得自己的心中无限的温暖,刚才的一切种种,在这一刻,都消失的干干净净。她觉得,这一刻才是自己最为幸福的时候。

    林颖儿看向王子君的目光,自然是瞒不过赵国华,他狠狠的瞪着王子君,但是最终还是将那口气咽了下去,从座位之上站起来的他,冷冷的说了一句:“没有能力就别乱说话,耽误的可是别人的前程。”

    随着他的离去,那舒紫瞳也说了句等一会来敬酒,也跟着赵国华走了过去。此时饭桌之上其他人看向王子君的目光,也变得有点异样起来。

    面对这种目光,王子君倒是很淡然,不过林颖儿却很是有些忍受不了,将自己的小包拿在手中,她站起来道:“子君哥,这里太乱了,咱们换个地方吃吧。”

    虽然两个当事人都已经走了,但是面对这种情形,王子君倒也不愿意在这里呆了,朝着林颖儿点了点头,就站起来和林颖儿一起朝着卓外走了过去。

    “颖儿,反正在那里都是吃饭,吃过饭再走吧!”赵晓倩跟林颖儿关系很是不错,看到他要走,赶忙轻声的朝着林颖儿劝道。

    “不了,你们先吃吧,我和子君哥还有点事情。”林颖儿朝着赵晓倩一笑,转身就朝着王子君跟了过去。

    “这个人是干什么,他要真是林颖儿的男朋友,就该帮颖儿想一想,难道他真的就舍得让林颖儿道村里去支教么?”在两人离开桌子之后,一个男同学脸上带着一丝嫉妒的说道。

    作为学校校花级存在的林颖儿,可以说是全体男同学的梦中情人,此时这位梦中情人竟然名花有主,这怎不让很多对她存在着幻想的人心中很是不忿。

    “就是,多好的机会,有团省委办公室主任在这里,要是能够认识一下的话,对于林颖儿绝对有不小的好处,这个人只顾着自己,根本就是自私。”

    虽然客厅之中很是噪杂,但是这声音还是落在了王子君的耳朵之中,对于年轻人的这种议论,王子君并不放在心上,到了他这种级别,已经不是和这些年轻人计较的时候了。

    “颖儿,想要吃什么?我请你。”王子君和林颖儿再在大厅的通道之上,王子君笑着朝林颖儿问道。

    “想要吃面。”林颖儿也不客气,堵了嘟嘴,狠狠的说道。

    “那咱们就去吃。”王子君心中的一丝不喜,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这个时候他倒是觉得不在这里吃饭倒也挺好。

    就在他们就要走出大厅的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正拿着手机边走边打电话,正在打电话的他声音很是洪亮,显得这个人也是气势十足。

    “老陈啊,这件事情……”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陡然间就停了下来,看着正要离去的王子君,他那本来高高站着的身体,一下子弯了下来。

    “王书记,您怎么在这?”说完这句话,林树强又笑道:“看我这张嘴,您来这里当然是吃饭。安排好了没有,要是没有我这就让人给您准备一个单间。”

    “不用了树强主任,我们到外面吃吧。”王子君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林树强不用麻烦。

    虽然王子君没有拿下林树强,但是林树强却很想密切一下和王子君的关系,以往想请王子君吃饭找不到机会,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他那里会放过。

    “王书记,这个时候正是饭点的时候,那个饭店的位置都有点紧张,再说这福德饭店有几道菜做得特别的纯正,您既然来了,就好好尝尝,我这就让人收拾东西。”林树强一面说话,一面就朝着来往的服务员喊上了。

    “林叔,我爸让我来请您,那个酒宴可以开始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到林树强的身前,轻声的朝着林树强说道。

    林树强正叫着服务员,看到那人过来,赶忙道:“泉正,你来的正好,快点帮我安排一个单间,不要太多,但是一定要安静干净。”

    那年轻人没有想到林树强竟然提出了这种要求,不由得就暗自一皱眉,这一次为哥哥安排婚礼,整个福德饭店的房间可以说都已经安排人了。现在要一个干净安静的包间,让他往哪里找啊!不过这位林叔叔乃是父亲都非常看重的一个关系,在给自己介绍的时候也说过不要得罪,现在他要单间,自己还真得想办法。

    “老林,算了吧,这个时候哪里找单间,你就不要在为难人了,我们出去找点东西吃也一样。”王子君可是没有心思在这里磨耗,朝着林树强一挥手,就要离开。

    林树强看着这乱糟糟的场面,心中暗道自己有点愚蠢,王书记那样爱静的一个人,怎么会在这里吃饭呢?不过他可是不愿意失去这个陪着王子君吃饭的机会,心中念头闪动之间,就沉声的朝着王子君道:“王书记,我知道一个地方的鱼做的特别地道,要不咱们上哪里去吃?”

    “树强,你是参加人家喜宴的,怎么能走呢,我只是随便吃点饭。”王子君对于林树强的殷勤,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对自己殷勤投诚总是比跟自己对着干好得多。

    而那被林树强叫做泉正的年轻人,心中却在猜测王子君的身份。自己这边还没有安排包间,那边林树强竟然想着连婚宴就不参加就和这个年轻人离去,这个人到底是谁啊,他坐在林树强的面前,怎么就有这么大的魅力。

    “老林,大家可都等你了,你这边不过来,让我怎么呆着儿子儿媳妇倒酒啊!”一个爽朗而透着热情的声音,从人群之中响了起来,随着这声音,一个不到五十岁,长得很是富态的男子摇摇摆摆的走了过来。

    泉正一见男子,顿时头低了一点。而林树强却赶忙道:“老陈,这顿饭先给我记着,我要去帮王书记半点事情。”说话之间,他一指那老陈道:“王书记,这是山垣市建委的副主任陈鸣海。”

    “老陈,这是我们王书记。”在介绍王子君的时候,林树强的声音之中故意加高了两分。

    陈鸣海虽然在山垣市工作,但是作为官场中人,特别他和林树强的关系还不错,看着林树强那诚惶诚恐摸样,又听着林树强的介绍,顿时就明白了眼前的年轻人究竟是谁。

    团省委主持工作的书记王子君,他怎么来了。刹那间心中翻动了好几个念头,但是这所有的念头却在一刹那都化作了一个心思,那就是无论如何,都邀请王书记在这里吃顿饭。虽然这并不代表什么,但是要是传扬出去,自己的脸面那长得可不只是三分。

    虽然他在山垣市工作了多年,但是凭着他的关系,儿子结婚却也没有能够请到一个副厅级的领导干部出席。虽然他和山垣市主管城建的副市长也算是熟人,但是他的位置还没有到能够让那位副市长屈尊降贵来参加他儿子婚礼的地步。

    “王书记您好,我是陈鸣海,今天乃是小儿的新婚之喜,您无论如何,都要给个面子,喝上两杯再走。”陈鸣海在官场之中混迹多年,一上来就握着王子君的手,笑吟吟的说道。

    不论是官场还是在民间,只要是人家家里办喜事,大都很是给面子,王子君看着满脸笑容的陈鸣海,一时间也不好直接拒绝,而站在王子君身旁的林树强看着陈鸣海朝着自己投来的求救一般的眼神,心中暗道如果要上别的地方去,王书记不一定会带我,但是在这里,怎么都能够给书记加强两杯酒。

    心中念头闪动,林树强也跟着道:“王书记,相逢不如偶遇,既然老陈这么热情,您就在这里讲究的吃点吧。”

    “那就吃点吧。”王子君摇了摇头,人情社会,国情如此,不在这里吃饭那就是不给人家面子,王子君还要考宽待林树强来稳定团省委的工作,也不能太让他下不了台。

    “陈主任,恭喜恭喜,我来的匆忙,林主任,等一会帮我送一份礼。”王子君心中有了决定,也就很是洒然的朝着林树强、吩咐道。

    对于陈鸣海来说,王子君能够留下,就是他最大的面子,至于彩礼之类的,他还真是没有看在眼中。朝着林树强点了点头,他就满脸喜色的朝着王子君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并先朝着站在身旁的儿子挥了挥手,示意他先过去通知一下主间一趟。

    在陈鸣海的热情招呼之下,王子君、林颖儿也就主随客便的朝着福德饭店最大的包间走了过去。

    “老嫂子,良宏娶了媳妇,你可是少了一桩心愿,今天这高兴的日子,你可要多喝点啊!”有些干瘦的中年人目光从舒紫瞳的脸上扫过,笑呵呵的说道。

    对于这种目光,舒紫瞳已经习惯了,作为今天的新娘子,当着她的面说这种话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过此时,她却不是犹如以前那般低头顺眉的不说话,而是偷偷的打量着被安排在上首的中年人,心中更是想着刚才丈夫对中年人的介绍。

    赵德运,山垣市抓住城市建设的政府副秘书长,也是赵国华的父亲。在山垣市之中,那也是跺跺脚就能够让建设行业发颤的人物。

    “秘书长,你也不用羡慕我们,国华也大学毕业了,说不定过不了多少天,我们就该喝他的喜酒了呢?”舒紫瞳的婆婆虽然只是工商局的工会主席,但是在谈吐之上,却是大方的紧。

    “哈哈哈,我们也盼着这一天呢,不过这傻小子到现在还没有对象,今年要吃上他的喜酒,恐怕是不成了。”赵德运没有说话,说话的是赵德运的老婆,她和舒紫瞳的婆婆在一起打麻将有一些年头,所以说起话来,也很是随便。

    “程大姐你可不能这么说,要说国华要人品有人品,要学历有学历,再加上咱们家这种家境,什么样的女孩子找不到,我不是给你们吹,要是国华把想要结婚的消息散播出去,那你们家还不得换门槛儿啊!”舒紫瞳的婆婆很是会说话,两句话一出口,就让整个桌子在座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赵国华此时心中正在生闷气,听到长辈拿自己的婚姻说事,心中更是一阵的烦闷,不过他心中就算是不高兴,但是此时也不敢有什么表示,毕竟很多事情还轮不到他说话。

    “儿孙自有儿孙福,大高兴的天你说这个干什么!对了,老陈干什么去了,都等着他开场呢,怎么还没有过来。”赵德运朝着自己的女人看了一眼就随口岔开话题道。

    “刚才林主任去打电话,我爹去请他开席了。”站在舒紫瞳身旁的新郎,彬彬有礼的说道。

    那赵德运点了点头,目光又朝着舒紫瞳的婆婆道:“嫂子,今天这酒,你可得让紫瞳多敬林主任两杯,刚才我听林主任说,紫瞳的事情已经谈妥了,两天之后,就可以去省财政厅上班了。”

    “那可真的好好敬林主任两杯,这件事情可是没少让他费心。”舒紫瞳的婆婆脸上本来就灿烂的笑容,此时变得更深了几分。而站在她不远处的舒紫瞳,此时心中也高兴地很,省财政厅,那可是她以往想都不敢想的单位,而现在却随着一场婚姻,让她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虽然陈良宏不是自己大学之时喜欢的那个他,但是他却能够给自己带来一个舒适的生活,而林颖儿就算是去贫困地区支教,恐怕三年之后回来也不如自己。

    想到林颖儿,舒紫瞳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这笑容充满了得意。

    “妈,赵叔,李叔,我爸让快点加把椅子,有客人来了。”快步走进来的陈泉正,气息有点发喘的说道。

    “你这孩子,说话不会慢点。”舒紫瞳婆婆对于自己的小儿子很是宠爱,看到小儿子喘息的摸样,轻声的念叨道。

    “泉正,谁来了?”赵德运乃是官场中人,知道这个时候陈鸣海让儿子通知,那来的人一定不简单。他和陈鸣海交情不错,自然再在这个时候撑起面子,不能够让自己的老朋友在儿子的婚宴之上失礼。

    “我、我也不清楚……”泉正刚才也没有弄清王子君的身份,光知道是一个重要的客人,此时听到赵德运一问,顿时有点着急的道:“刚才我只是看到林叔叔对他很是客气,还称呼他王书记。”

    “王书记?”赵德运眉头一皱,在他的记忆之中,山垣市之中好似没有姓王的副书记。

    “那王书记什么样子?”坐在赵德运不远处的一个高瘦中年人轻声的问道。

    “二十多岁,看上去很年轻。”泉正挠了挠头,对自己的形容有点不敢十分的肯定。

    “王书记,王书记?”那人嘴中念叨了两句,陡然道:“老赵,快点加凳子,能够让林树强主任这么尊重的王书记,应该只有团省委主持工作的那位王书记。”那高瘦中年人脸色一变,带着肯定的朝着赵德运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