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二五章 悍然的出手
    王子君将整篇文章都看了一遍,就将报纸接着翻了过去。

    就在王子君看报纸的时候,省委大院里的很多办公室也在传阅着同样的报纸,这篇不算短的报道,在这翻阅之中,自然是无处遁形。

    齐正鸿也正在浏览这份报纸,在办公桌的一边,热滚滚的茶水,正冒着蒸汽。

    “齐省长,弄出了这等事,恐怕他王子君再也没什么可蹦跶的了!”秘书杨小毛跟齐正鸿的时间也不短了,当然知道老板的心思,此时看到齐正鸿嘴角上扬,适时的拍了一句马屁道。

    杨小毛的话,只是让齐正鸿点了点头,却没有开口,但是光看看齐省长脸上容光焕发,杨小毛就知道这个马屁算是拍到点子上了。

    “咚咚咚”,轻轻的敲门声,陡然响了起来。

    听到这敲门声,正在给齐正鸿收拾东西的杨小毛心里就有些鄙夷,暗忖,这个不长眼的是谁啊,怎么这个时候来敲门哪,难道他就不知道规矩么?领导刚刚上班,肯定得处理一些当务之急,才顾得上去管其他事情,就算来汇报工作,你也得找准时机才行,不然,分明就是自找不自在嘛。

    虽然内心里腹诽不已,但是当着老板的面,秘书可是不敢将这种神态流露出来,将手中的东西一放,快步的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不过随着他将门轻轻地打开,原本绷紧的脸色,随即绽放开来:“桂部长,您好啊。”

    齐正鸿看到来的是宣传部长桂元让,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笑道:“元让部长,你这是搞突然袭击哪,小毛啊,赶紧把我的好茶拿出来,这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元让部长可是个品茶的高手啊。”

    桂元让四十多岁,有些花白的头发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了不少,和齐正鸿在沙发上落座之后,桂元让就笑呵呵的说道:“早就听说齐省长这里有好茶,今天终于可以尝尝了!”

    两人说笑了两句,杨小毛就已经把泡好的茶水端上来了,恭恭敬敬地给两位领导放在桌子上,就悄悄的退出去了,尽管他对两位领导的谈话十分好奇,但是当秘书这么多年了,很多时候就得有眼色,装哑巴,这点最起码的职业素质还是有的。因此,还是识趣地将心里的好奇压下去,从齐省长的办公室快速的离开了。

    “齐省长在看报纸哪?”桂元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眼睛就落在了齐正鸿的办公桌上。

    “可不是嘛,元让部长,今天看了一件小事情,触动很深哪。一个年轻的生命,就因为这个负心的家伙命丧黄泉了!想想都让人觉得凄凉啊!”齐正鸿拿出一根烟轻点上,嘴里不无惋惜的感叹道。

    桂元让神色不变的道:“齐省长,这件事情我也听说了,这女孩儿太傻了,父母养你那么大,就因为恋爱不成就跳崖啊,也太自私了!不过,我觉得更可恶的还是那个志愿者,既然你不想跟人家结婚,撩拨人家干什么嘛,尽管无法追究他的法律责任,但是在道德上,总归会受到良心上的谴责!”

    “桂部长,你的观点,我赞同。”齐正鸿手指轻轻地敲了敲桌子,义正言辞的说道。

    桂元让看着齐正鸿严谨的脸,知道时机也差不多了,笑着道:“志愿者到贫困山区支教,这原本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好事,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好事就有可能会变成坏事的。在这项工作上,团省委的工作就有点欠缺嘛。当然了,王子君书记只是主持工作,有些事情也是力不从心的。我觉得团省委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如此才能把这项工作推行好!”

    两天之后,这一山村女孩跳崖事件再度成了全市的新闻舆论焦点。这一痴情女子负心男的连续报道,像是刮过了一场风,把各个部门的办公室都给关上了,团省委的干部们,也开始喜欢关上门子说话,一上班,整个团省委,就是静寂一片。

    此时的王子君,好像就坐在风暴的中心,尽管他听不到,也知道这个大院里,已经有人将这种事情的罪魁祸首往他身上推了。

    “王书记,出事了!”就在王子君坐在办公室里翻阅着一份文件的时候,赵国良快步跑了过来。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嘛!”王子君也知道赵国良平时足够老成持重,现在这副状态,肯定出大事了,但是养气功夫越发深沉的他,对赵国良的咋咋呼呼仍然有些不喜。社会生活中,遇到突发事情是在所难免的,领导要的就是你临危不乱,适时的给领导做一个智囊团,要的当然不是你阵脚大乱!

    在王子君的从容淡定之下,赵国良的慌张顿时少了很多,他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这才沉声的说道:“王书记,辰斌把桂部长的司机小李给打了。”

    桂部长是谁,王子君自然知道。在单位里,领导的秘书和司机,那几乎就是一个领导的脸面,现在蔡辰斌把那桂部长的司机给打了,这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只怕放在有心人的眼里,那就不是小事情了。

    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你打了领导的司机,碰上心眼小的人,那几乎就觉得是在打他自己。心中念头闪动之间,王子君就想到以往发生的事情,在芦北县的时候,蔡辰斌就干过此类事情,而且还因为这事挨过批评,怎么又动手了呢?

    “怎么回事?”沉吟了瞬间,王子君沉声的朝着赵国良问道。

    赵国良和蔡辰斌这几个月一直都在一起,对于性格大大咧咧的蔡辰斌很对脾气,两人因为老板是同一个人,简直成了王子君的左膀右臂,关系不错,眼下蔡辰斌弄出来这种事情,他心里真是着急。

    见王子君问,他赶忙道:“我过去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打起来了,周围还有几个司机,费了半天劲才把俩人给拉开了。我赶到跟前的时候,小李的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嘴角还流着血呢。”

    王子君听说把人嘴巴打得流血,心中暗道,这蔡辰斌出手还真不是一般的很,居然把人的嘴巴打流血了。心中念头闪动之间,王子君就沉声的道:“你去把辰斌给我叫过来,就说我叫他。”

    赵国良答应一声,就赶忙朝着外面跑了出去。没过多长时间就回来了。

    “怎么你一个人来了?辰斌呢?”王子君朝着赵国良看了一眼,淡淡的问道。

    “辰斌在门口,他……”赵国良犹豫了一下,还没有说出口,王子君就冷声的说道,大丈夫敢作敢当,人都敢打,话倒不敢说了?让他给我滚进来!

    赵国良听到王子君这个滚字,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他太熟悉王子君了,一旦惹出事,王书记越是骂粗口,说狠话,结果却是蜻蜓点水,轻描淡写,反之,要是一言不发,那估计就惨了!

    听王书记说得这么难听,赵国良紧绷的神经倒是为之一松,当下赶忙答应着,将站在门外的蔡辰斌给拽过来了。

    看着王子君,蔡辰斌仍然气愤不已的样子,王子君抬头看他一眼,像是一只斗气的公鸡一般。

    “当初在芦北县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我的?”王子君虽然不舍得将蔡辰斌赶走,但是这个时候,也得给他一个教训,省得他动不动就跟人动手。

    “我说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跟人动手了。”蔡辰斌听王子君问他,轻声的说道。

    “那今天是怎么回事?”王子君冷冷的朝着蔡辰斌看了一眼,接着道:‘听说你挺能耐的,一巴掌把人家的嘴给打流血了,你出手挺狠哪你!”

    “还不是那小子嘴贱,要不是他对您胡说八道,我也不会动手的。”蔡辰斌一仰头,嘴中狠狠地道:“如果他再敢满嘴跑火车,我还会揍他!”

    王子君看着握着拳头的蔡辰斌,不由得站起来道:“你小子能耐了是不是,打了人家一次还不够,还准备再打第二次。”

    赵国良虽然退出了房间,但是等在门外的他却是将里面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的,心里暗暗为蔡辰斌着急,心说辰斌哪辰斌,你这打了人家一顿,表面上是解气了,实际上已经给老板惹乱子了,你不知道那家伙是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的司机么?

    蔡辰斌在王子君的气势之下,头又慢慢的低了下来,不过瞬间,他又沉声的道:“王书记,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件事情,就是我自己做的,我这就去找那小子说明白。”

    看着扭头要走的蔡辰斌,王子君一拉他道:“怎么,要当好汉不是,给我坐下,将事情的经过说清楚了再走。”

    蔡辰斌在王子君的对面坐下来之后,被气得有点昏了头的脑子,此时也有点清醒了过来,他心里清楚,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自己打了一个省委常委的司机,对于王子君来说是一件多么不利的事情。

    王子君并没有催促蔡辰斌,脸色慢慢的恢复正常之后,又给蔡辰斌倒了一杯水。

    “王书记,我去外面擦车,那小子也在擦车,我和他也不熟,只是跟他打了一个招呼就擦我的车,可是那小子却跟我说起了那个山里姑娘跳崖的事情。这家伙居然说那小姑娘就是王书记您间接的给害死的……”

    当时在一起擦车的,并不止他们两个人,小李越说越起劲,而其他司机的笑声,更是深深的刺激了蔡辰斌。给王子君当司机这几年,对于王子君他死心塌地,充满了尊敬,听见小李居然这么污蔑王子君,头脑一热,怒火万丈了。

    蔡辰斌让小李住嘴,没想到这家伙不但不听,而且还一脸坏笑的调侃蔡辰斌,有没有跟着王书记一起糟蹋过山里的小姑娘啊?蔡辰斌彻底的怒了,忘了他给王子君的保证,直接就是一巴掌打过去了。

    王子君听着蔡辰斌的讲述,脸上的怒色就是一闪。他重新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一丝丝怒意,在他的脸上不断地闪动。

    “王书记,这件事情我去找小李谈,跟您没关系。这是车钥匙。”看到王子君没有说话,蔡辰斌也知道自己惹下麻烦了,虽然他只是个开车的,但是对于团省委内部现在的风云变幻,他还是能够感觉得到的,知道王书记遇到了棘手的事情,现在自己又弄了这么一出,简直无异于火上浇油了。

    “把钥匙拿好,我又没说什么,你就给我罢工了?你又没做错什么!”王子君霍的从办公椅上站起来,拿起钥匙朝着蔡辰斌扔了过去。

    “王书记,我……”蔡辰斌一愣,就这他犹豫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王子君已然朝着门口走去道:“跟着我走。”

    “王书记好。”在王子君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走廊里不少来来往往的团省委干部,一个个在看到王子君的瞬间,都赶忙打招呼,虽然他们也听到了一些关于王子君的传言,但是王子君的威信,却是让他们难以对这个年轻的副书记生出什么不敬的心思来。

    不过,当他们的目光落在王子君身后的蔡辰斌身上之后,一个个心中都充满了同情,作为机关的老油条,他们传递消息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在蔡辰斌回到王子君的办公室之后,他们就已经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虽然他们觉得蔡辰斌将那小李打了很是痛快,但是有一点也是无法避免的,那就是年轻气盛的蔡辰斌可能这次要吃亏了!

    “王书记,跟桂部长好好谈谈,我觉得桂部长不是不讲理的人。”孙泽宏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看了看蔡辰斌,轻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笑了笑,和孙泽宏握了握手笑道:“嗯,没事儿。”

    霍相冉、赵元顾也从办公室里走出来,都没怎么说话,却心照不宣地冲王子君点了点头,一切都在不言中。

    团省委的办公楼离宣传部只有不到一百米,在王子君领着蔡辰斌离开了办公室之后,这个消息就开始在省委大院传开了,更有人找到离窗户很近的地方拉开窗户,想要偷偷的观看仔细。

    “哎,这下团省委的王书记就不牛了,嘿嘿,司机打了桂部长的司机,这可是打领导的脸,这一次赔礼,就算是桂部长嘴上不说什么,以后的眼药也是少不了的。”

    “你别说这些风凉话,我要是王子君,绝对不会道歉,要怪就怪那小李嘴贱,再说了,你以为现在报纸之上登那么多关于林和村少女跳崖的事情是巧合么?”坐在他身旁的同伴比之自己说话之人在机关里的消息更加灵通,他轻轻一笑,自得的道。

    他的观点,果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本来还勾头看的几个人,就有人扭过头来道:“老兄,快说一说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桂部长要对王子君动手?”

    “嘘,这种话我可是没有说,你们长着脑袋干什么,光吃饭不想事啊,省委宣传部是干什么的,连省里的舆论导向都控制不了的话,那…也太什么了吧?嘿嘿……”

    “你说这是桂部长故意的?”

    “我可是没有说,哎,快看,桂部长的车出来了,这下有好戏看了。”那人往窗口一看,顿时大声的叫道。而随着这句话,本来正在议论的众人,也再次朝着窗口看了过去。

    王子君认识宣传部长的车,在这辆车从宣传部院内行驶出来之后,王子君就漫步迎了上去,那开车的人好似在接近王子君的时候,才看到王子君一般,在快要来到王子君身前的时候,这才猛地来了一个刹车。

    “嘎吱!”

    车子陡然重重的停在了王子君的身前,一张唬着的脸从车窗口探出来大声的道:“没有看见车么,桂部长还有事情,灭有空见你,快点让开。”

    王子君看着那张脸,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你是李师傅吧,我不找桂部长,我找你。”

    “找我,怎么,有事吗?”小李恶狠狠的朝着跟在王子君身后的蔡辰斌看了一眼,爱搭不理的说道。

    蔡辰斌跟在王子君的身后,紧紧的握着拳头,只要有一点办法,他都不想让王子君受委屈,更别说受这种卑鄙小人的污蔑了。如果不是不想再给王书记惹麻烦,他恨不得冲上去再对准这张脸揍上一拳。

    可是他不能,他不能意气用事,为了王书记的前途,他得学会忍辱负重。

    “辰斌打你不对,我让他来给你道歉。”王子君脸上的笑容依旧洋溢,他说话之间,就朝着蔡辰斌道:“辰斌,你还不向李师傅道歉。”

    坐在车上的桂元让一直都在注意着王子君,他故意不下车,就是要将这个王子君晾上一晾,现在听到王子君拦车让他的司机给自己的司机道歉,心里不由得冷笑不已,想学韩信忍胯下之辱?嘿嘿,那这么一个机会我就给你,不过,你小子别以为你把姿态放低,老子就能宽宏大量地饶过你!

    他朝着小李点了点头,淡淡的道:“小李,你去吧。”

    小李做了桂元让多年的司机,知道桂部长的想法,朝着桂元让一笑,就推开车门大摇大摆的走了下来。

    蔡辰斌紧紧地握着拳头,他的眼里好像在冒火,不过他还是用牙紧紧地咬着嘴唇,这件事情是为了王书记,这件事情之后,无论如何,他都不准备在这官场上混了。

    “对……不……起!”蔡辰斌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

    “声音太小,我听不见。”小李很是潇洒的一甩头,朝着蔡辰斌冷笑了一声,带着几分得意的说道。

    “大声点辰斌,让李师傅听清楚。”王子君朝着蔡辰斌笑了笑,淡淡的说道。

    “对不起!”一股委屈,从蔡辰斌的心里直冲而出,长这么大,他还是头一次觉得这么窝囊!

    “哈哈哈,知错能改,还是好孩子。”小李看着四周那无数打开着的窗子,一时间就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一个副厅级干部领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自己道歉,我看以后还有什么人敢招惹我。

    心中越加舒爽的小李,又用不屑的眼神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心说暗道,什么主持工作的团省委副书记,狗屁,不,连狗屁都不如,狗屁还有个声儿呢,被我欺负了都不敢吭声,我呸!

    “李师傅,辰斌已经认错了,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是不是?”王子君轻轻地朝着那小李走了一步,轻声的问道。

    “嗯,我不跟他计较了!是过去了。”想到部长还在车里等着,想到王子君就要倒霉,以后有的是时间收拾他,小李很是不耐烦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既然是这样,那就不打搅李师傅了。”王子君说话之间,刚一扭头,突然又问道:“我听辰斌说,你说那跳崖的小姑娘是我给害死的?”

    “是,怎么了?”小李此时依旧是得意洋洋,根本就没有想其他的事情,毫无防备之下,顺口就说出来了。

    “怎么了,老子扇你!”王子君说话之间,不待那小李反应过来,手中的巴掌狠狠地扇了过去。那小李猝不及防之下,想要阻挡一下,王子君的巴掌已经打过来了。

    王子君虽然不喜欢打架,但是他身体锻炼的还算是不错,再加上小时候跟老爷子在部队大院里锻炼过的底子,打起架来也很是有两棒子力气。

    “让你胡说八道,让你满嘴喷粪……”王子君嘴中说着,可是他的手却是丝毫不停,只是瞬间功夫,几个耳光,就已经狠狠地闪在了你小李的脸上。

    桂部长还在车上坐着呢,几乎在瞬间,大多数正在看热闹的人的心中就出现了宣传部长桂元让的面容。刚才王子君让蔡辰斌道歉的时候,他们就知道桂元让就在车上,而王子君刚才让蔡辰斌道歉,那给的就是桂元让面子,这虽然没有人说,却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事情。

    而现在,王子君扇起那小李的脸,只是一两分钟的时间,车门没有打开,依旧在那里一动不动,而桂部长在车门不动的情况之下,根本就不可能走掉。

    桂部长在车里面,刚才王子君道歉是给桂部长面子,那现在王子君狠狠地扇了小李的脸,小李是桂部长的司机,桂部长更在车上坐着,岂不是当着整个大院工作人员的脸,狠狠地扇了桂部长的耳光吗?

    在无数目光朝着那以往他们充满了敬畏的小车看过去的时候,坐在车里的桂元让,一时间也有点被眼前的事情惊的不知所措。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桂元让也可以说是久经风浪,但是如此突然的变化,他真的是第一次遇到。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王子君居然堂而皇之地动手了,在让司机道歉之后,他自己居然动手了!

    在王子君让司机道歉之时,桂元让在心中还冷笑不已。但是现在,看着自己双手抱头倒地不起的司机,桂元让的心中升起了无边的怒意。

    虽然王子君的巴掌,都是打在了司机小李的脸上,但是此时坐在车上的他,却感到就像是扇在他的脸上一般。

    司机和秘书有时候就是领导的脸面,很多人在见到这两类人之时都表现的很是客气,甚至是讨好。对于这种情况,大多数领导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但是对于自己司机和秘书吃亏的事情,很多领导却是念念不忘。

    而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让桂元让难忘那么简单了,他此时就感到自己的血,在不断的上涌,在这上涌的血液之中,他恨不得拉开车门,教训一下这个胆敢打自己司机的王子君一番。

    可是瞬间的冷静,让他那几近燃烧的心,陡然停了下来,自己下了车之后,又能够怎么办,难道自己一个堂堂的省委常委和王子君吵上一次么?

    “咚咚咚”

    车门被轻轻地敲动,正因为不好决断而头疼不已的桂元让被这敲门声所惊醒,猛地抬头一看,就见重新恢复了淡淡笑容的王子君,正站在他的车外。

    “桂部长,我是团省委的王子君,有件事情需要向您汇报一下。”王子君不等桂元让开车门,直接就从外面将车门给打开了。

    桂元让心中冷哼,心说你将我的司机都已经给打了,还有什么好汇报的?不过此时,车门在王子君的掌握之下,在这狭小的空间之内,桂元让就是想要逃避,都逃避不了。

    “有什么事情?”冷冷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桂元让冷声的说道。

    “桂部长您这是要出去么?”王子君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轻声的朝着桂元让道。

    “王子君,你真是好大的威风,刚刚打了我的司机,现在是不是又要管我的出行。”桂元让腾的从车子之中走了出来,两眼之中冒着一丝丝火花的朝着王子君喝道。

    王子君笑了笑,朝后退了一步道:“桂部长,您是我的领导,我怎么敢管您的出行,我只是给领导您打一个招呼,您的司机小李现在恐怕没有时间跟您出去,您要是有急事,让辰斌跟你跑一趟。”

    小李此时已经从晕头转向中清醒了过来,他看着已经下了车的桂元让,顿时就好似一个没有娘的孩子找到了自己姥娘家的人一般,嗷的一声,就跑到桂元让身边大声的道:“桂部长,您都看到了,王子君仗着自己是个领导,竟然欺负人,您可一定要给我做主了。”

    桂元让一伸手,推开了小李拉着自己胳膊的手,冷声的说道:“王子君,这就是你一个党员干部的素质么,上来就动手,我觉得我应该向常委会提议,重新考虑一下你的工作问题。”

    “桂部长,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动手,但是有些人的话,却是让人忍都忍不住。今天发生在省政府门口的事情,相信您也听说了,对于支教工作者之中出现这样的事情,我很是痛心,但是却有人那这件事情散播一些谣言,说一些污言秽语,说什么那山区的姑娘是被我摧残死的,对于这种胡说八道的家伙,不给他点教训,他是记不住的!”

    “不过,对于打小李的事情,我还是要道歉的,但是桂部长,小李作为省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作为您的司机,我要问您一句,他说的这些话,是不是代表了宣传部和您的意思呢?如果您也认为这女孩的死就是我王子君的责任,那我就只有呈请省委来澄清我的清白了;另外也请桂部长您以后要发布这样的消息的话,请通过报纸和电视,不要用这种下流肮脏的下三烂的手段。”王子君重重的向前逼近了一步,双眸紧紧地朝着桂元让看了一眼,沉声的道:“桂部长,请您回答我。”

    在王子君陡然逼来的气势之下,桂元让不由得腿就是一软,他看着双眸散发着丝丝杀机的王子君,就觉得自己心中竟然有一种恐惧的感觉。

    一个副部级领导干部竟然在一个厅级干部面前感到害怕,这让桂元让感到极度的不好受,可是王子君的话语,却让他一时间怎么都说不出话语来。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那件事情都和王子君无关,他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要求调整团省委的工作,但是绝对不能将这件事情堆在王子君的身上,更不能用污言秽语对王子君进行人身的攻击。

    现在小李的话已经说出了口,那就绝对是收不回了。而小李的身份,更是让桂元让感到憋闷不已。不过不论如何,他都不能承认这件事情和他有关,要不然的话,这个事情就算是不追究,他这个宣传部长也没有办法干下去了。

    “小李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从来不会授意一个司机做什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桂元让冷声的说道。

    “谢谢桂部长的理解,您的宽阔胸怀,真是我们学习的对象,不过还是请您原谅,这件事情既然已经闹得省委大院沸沸扬扬,我一定要证明自己的清白,现在我需要带着小李去省委主要领导那里说明情况,桂部长您要用车,就让辰斌给您开吧。”王子君说话之间朝着蔡辰斌一招手,然后拉着小李的手,就朝着常委楼的方向走去。

    “桂部长,桂部长……”小李想要挣开王子君的手掌,但是被王子君用力拉住的他,却是怎么也挣脱不了,更何况蔡辰斌就在他的身旁,让他根本就挣扎不起来。

    虽然王子君说让他帮助桂元让开车,但是蔡辰斌那里有心思干这个,再说了就算是他愿意开,恐怕现在的桂元让,也没有心思再出去了。

    桂元让看着被王子君和蔡辰斌拉走的小李,一时间心中焦躁不已。他就觉得自己现在浑身上下都是力气,但是却是一点也施展不出来。一股子力气,完全打在了棉花之上。

    小李胡说八道在先,而且说的事情还被王子君抓住了把柄,如果自己替小李出头的话,那这件事情闹讲起来,恐怕小李的话,就要扣在自己的头上。到那个时候,就算是自己浑身是嘴,恐怕也说不出清楚。

    不理会这件事情,好似是他最好的选择,但是作为一个省委常委,自己的秘书被当着自己的面打耳光,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用想,就会要疯了一般的传扬出去,到那个时候,自己的脸面,更会没有地方放。

    小李看到桂元让没有开口,心中越加的着急起来,作为桂元让的司机,他也不是什么也不知道的人,此时的他心中很是清楚,如果自己真被王子君拉着见省委主要领导的话,那对于自己的处理绝对不会轻了。

    “桂部长……”越加凄厉的喊声,从小李的口中喊出,小李此时充满了后悔,心说自己怎么就这么嘴贱,刚才光图一时嘴上痛快,觉得自己是宣传部长的秘书,没有人敢怎么自己就胡说八道。却没有想到,这个王子君不但打了自己,还那这件事情大做文章,就连在自己面前威风八面的桂部长,此时都不说话。

    桂元让咬了咬牙,他脸面抽搐了一下,转身朝着省委宣传部的走了回去。

    不少人的目光,此时都收了回去,毕竟桂元让乃是省委常委,如果让他发现你勾着窗子那他出丑的事情,那后果你可以自己想。但是他们此时脸上的惊骇,却是怎么也掩饰不过去的,毕竟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震撼人了。

    ……刘传瑞的办公室,此时小李已经被人带了下去。王子君平静的坐在沙发之上,脸上带着一丝恭谨的笑容。

    手中拿着烟的刘传瑞,此时的脸上却是没有半丝的笑容。他那双让全省领导干部都有点不敢对视的眼睛,正静静的盯着眼前这个年轻人。

    在刘传瑞的眼中,王子君属于那种有想法,有手段,有执行力的干部,对于王子君主持的团省委工作,刘传瑞一直以来也很是满意。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个温尔文雅的年轻人,竟然在省委大院之中闹出了这么一段。

    作为一个负责团省委工作的副书记,对于团省委这两天出现的事情,他自然一清二楚,而村民来上访和新闻之上的报道,他的更是在第一时间就已经得到了汇报。

    因为和张家的关系,所以刘传瑞对于王子君也很是关注,虽然新闻报道之上并没有在字里行间说团省委如何,但是多年的经验确实让刘传瑞感到这是冲着王子君来的。

    在山省之中,主导宣传方面事物的,自然是宣传部长桂元让,从这一而再的动作之中,刘传瑞看到了桂元让的影子。虽然这件事情不可能对王子君伤筋动骨,但是要以这件事情为契机,建议重新调整一个团省委书记到团省委去主持大局,却是顺水推舟的事情。

    刘传瑞虽然很愿意将王子君推上团省委书记的位置,但是王子君实在是太年轻了点,从资历上来说,更是有点难以拿的出去。就这刘传瑞思索着怎么推举一个人上去好和桂元让那边要推荐的人打擂台的时候,却不成想,竟然出了这种事情。

    王子君的做法,看上去很是鲁莽,但是品味了一下之后,刘传瑞却又不得不称赞这个年轻人真的是好心机,借着小李这件事情,不但狠狠地扫了桂元让面子,更让桂元让不好意思直接出手对付他。作为一个省委常委,特别是这样的事情出现以后,桂元让无论如何都要避嫌。毕竟他乃是一个省委常委,要是在提到王子君的事情之时被人说为了自己的司机报仇,那就丢脸丢大了。 -/

    “这件事情,本来还有不少好办法解决,你何必要用这种办法呢?”刘传瑞将烟往烟灰缸之中一摁,沉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早来刘传瑞办公室之前,就已经将所有的问题都想了一个清清楚楚,他脸上带笑的道:“刘书记,人家都已经欺负倒了头上,我也是没有办法。”对于刘传瑞,王子君并没有太多的隐瞒,他心中清楚,依照刘传瑞的眼力,绝对能够看的出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与其含含糊糊,还不如这样坦诚的讲出来更能够博得刘传瑞的好感。

    “你真的没有办法么?”刘传瑞朝着王子君淡淡的看了一眼,接着道:“这件事情,你看上去是过了桂元让那一关,但是其他人呢?你想了没有?”

    王子君静静的坐着,没有开口,他知道刘传瑞的话没有说完,他最好的选择,就是耐心的等下去。

    “团省委书记这个位置并不太适合你,虽然你做的很是不错。”刘传瑞突然话锋一转,接着道:“有没有下面市里面锻炼锻炼的想法?”

    去市里面,王子君不是没有想过,以他现在的情况,要是在团省委继续下去,依旧是主持工作,要想挪上团省委书记的位置,最好还需要一两年,而团省委书记这个位置,却不可能给他丢上一两年那么久。

    “我服从组织的安排。”王子君在稍微沉吟了一下之后,就将目光朝着刘传瑞看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