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二六章 这年头谁还指着工资过活呢
    刘传瑞意味深长的看了王子君一眼,问了问王子君的打算,却在这个关键时刻停顿住了,好像是在故意卖关子。

    官场上的敏感和悟性是靠一个人慢慢琢磨出来的,没有哪个领导会把话说得直白露骨的。王子君一时猜不透刘传瑞意见中的倾向性,也不知道是不是省委领导的主张,只觉自己的心脏突然奔腾起来,可表面上还是装出镇静而坦然的样子,只好说了一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大套话:听从组织安排。

    有一点王子君是清楚的,关于他的去向,刘传瑞个人是掌握不了的,还要通过省委书记,通过省委常委会。尽管他对刘书记本人比较尊重,但是却不想在这个时刻把自己的真实意愿开诚布公的谈出来。

    对于王子君的少年老成,刘传瑞也是见识过的。听了他的表态,笑了笑,没有说话。

    ……从聂贺军的办公室里出来,桂元让觉得他的心情沮丧极了,心里窝着一肚子火。脸色铁青地回到办公室里,气急败坏的把放在桌子上的茶杯一胳膊扫到了地上。跟着走进办公室的秘书,看老板动怒,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他跟桂元让也有不短的时间了,桂部长有一个性格特点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平时,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场面,这桂部长总能以一种灭绝人欲的自制力保持着喜怒不形之于色,潜移默化中,小秘书也暗暗向桂部长学习。

    那被摔在地上的杯子,此时已经破碎成了大小不一的玻璃渣,溅了一地。杯子里的水更是将洁尘不染的办公室弄得一片狼藉。

    “你有事啊?”正当小秘书弯下腰来想收拾一下的时候,桂元让的声音响起来了。

    “桂部长,小李他……”小秘书吓了一跳,赶紧把身体站直了,话也说得嗑嗑巴巴。只是,他这一番唯唯诺诺的表现惹得桂元让火气更大了,一掌拍在桌子上破口大骂:“让他滚蛋,屁大点事都干不成,倒成惹事的魔王了!从今之后,少在我面前提他!”

    秘书吓得脸色苍白,仓皇答应着:“是,桂部长,我这就让他走,这就让他走了。”

    随着秘书仓惶离开,整个办公室里就剩下桂元让一个人了。尽管发泄完了,可是内心里的火气,仍然像一个火炉一般熊熊燃烧着,难以压制。

    “作为一名领导干部,要有向私心私情开刀的勇气,连自己的司机都管不好,元让同志,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作为领导干部,不但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还得经常给身边人敲敲警钟,切不可放任自流,更不能怂恿包庇!你说说,你那个小司机都说了什么?他那话要是传出去的话,那就不是他说的,而是你这个宣传部长教唆的了……”

    聂贺军劈头盖脸的话,好像霹雳轰响,依旧在耳边回荡着,一股股的屈辱,随着这些话的回荡,在他的心中不断地徘徊。

    他一个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从上任之后,哪里受过这种窝囊气?可是现在,这种气他不但受了,还得忍痛割爱,把这个追随他多年,一直对他死心塌地的小李开除了,不这么做,不足以表明自己的态度啊!

    一个称职的小司机是不容易找的,更何况从基层一步一步的爬上来,知道他的私事也太多了。说句公道话,这小司机平时就跟他的贴身侍从差不多。公务就不说了,家里的很多私事,不也是这个小李子给办的吗?有时侯碰上下雨下雪,连电话也不打,就早早的在楼下等着了,把家里的每个人都送到目的地,才拉着他一起上班去。

    有那么一刻,他是很想在聂贺军面前给这个小李子辩解一下的,只是,脑子里的理智很快把这个念头给止住了!关键时刻,他得有舍车保帅的勇气。

    因此,尽管很是牙疼,桂元让还是诚恳地做了深刻和自我批评,一再表示自己管教不严,回去就把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小司机给开除了,而且还主动表态,他会就此事向王书记道歉,尽管这个表态被聂贺军给制止了,但是他心里的怨气,是无法因此消除的。

    司机当众被打,事后还得把这个仗义执言的小司机给开除了,这叫什么事嘛,被别人打一巴掌,跺三脚,反倒腆着脸给人家道歉,低三下四的说对不起,把您的手和脚给硌住了,让您不舒服了!看这事弄的!

    这等事一出,别人不会想小李是不是有错误,人家看的是,他桂元让没本事,一个常委被一个临时主持团省委工作的副书记骑在脖子上拉屎,事后还无可奈何的还了人家一堆手纸钱!怎么就这么窝囊呢!

    “王子君,这件事情,咱们没完!”拳头重重的砸在桌子上,桂元让简直有点咬牙切齿了。身体僵硬地靠在身后的靠背椅上,桂元让只觉得血流凝滞了,心脏麻木了,灵魂腾空了,仿佛自己就是一片无足轻重的树叶,毫无抵御能力地在-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嗯,您说的有道理。事不宜迟,那我这就去找何书记。”桂元让额头上的皱纹突然间舒展开来了,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向齐正鸿告辞之后,就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齐正鸿将桂元让送到门口,就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后,稍微停顿了一会儿,他就拿起电话,匆匆地拨了出去:“喂,胡省长么,我是正鸿,您有时间么,我想当面向您汇报一下。”

    王子君接到聂贺军打来电话的时候,正在办公室里和孙泽宏谈事情。在看到来电号码之后,王子君朝着孙泽宏示意了一下之后,就走到了办公室的走廊里。

    “是子君吧,你现在在哪里?”聂贺军在电话里声音很是平静,听不出丝毫的感情。

    “聂书记,我在办公室呢。”王子君心中猜测着聂贺军打电话的用意,嘴中恭敬的问道。

    “那好,十分钟之后,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聂贺军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并没有给王子君反应的时间。

    能够让聂贺军亲自打电话过来,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王子君心中猜测着究竟是哪一方面的事情,就朝着省委常委楼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