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二八章 不站队就是走钢丝
    “子君,人生不如意事十之**,这年头,谁的官大谁说了算,老弟也用不着钻牛角尖生闷气啊!”郭先为端起茶水轻轻地喝了一口,语气里都是安慰。

    作为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郭先为说话还是有一定水平的。尽管他是来安慰王子君的,但是为什么安慰,安慰什么,却又说得笼统不已,不知道真相的人,可能还听不懂郭先为要表达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子君清楚郭先为的用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着道:“郭部长,谢谢你来安慰我,这些我都知道。”

    郭先为看着王子君平静无波的脸,心里暗暗有些佩服,尽管他不知道王子君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光凭着这养气功夫,此人必定在以后的政途中,也会是非同凡响的。自己此时来安慰他,也算一个小小的拉拢吧。

    “子君,你现在最好还是去活动一下,你的去向基本定了,好像让你去东埔市,不过具体职位还没有定呢。听说聂书记的意思,是想让你做常务副市长,但是有部分常委觉得这样安排会不会太快了,认为你应该当副市长,锻炼几年之后再进常委。”

    王子君的眼眸,微微地眯着,虽然都是副市长,但是不是常委的副市长,也就是一个高级的执行者;但是入了常委就不一样了,至少也算一个决策者,才能有一个更大的空间。

    “谢谢郭部长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王子君脸上带着诚恳的笑容对郭先为说道。

    “哎,王书记,王老弟,你太客气了,就凭着咱们两个的交情,给你通风报信的事还不是应该的要我让说,以你王书记的手段,别说一个常务副市长了,就是市长也能当得绰绰有余!”郭先为呵呵一笑,轻轻地摆手道。

    王子君看着满是笑容的郭先为,心中念头闪烁之间,就笑着道:“郭部长,在这件事情上,许部长是什么态度?”

    “许部长很为难,虽然刘书记那边打了招呼,但是省政府的领导,也为此事跟他沟通了几次。”郭先为对于省政府领导几个字咬的很紧,尽管他没有明确指出来是谁,但是这个人的名字却是两个人彼此心照不宣的。

    郭先为作为组织部的副部长,嘴巴是很严的。这一次虽然是给王子君通风报信,但是把要说的话说完之后,在这件事上却没有发表任何观点,又和王子君闲扯了一番,就告辞离开了。

    揣摩着郭先为的意思,王子君眉头微蹙着,他心里清楚,以自己现在主持团省委工作的位置,要出任下面哪个市的市委常委,应该不是问题,至于胡一峰等人强烈反对的理由,那肯定是拿支教工作中出现的意外事件当借口了。想到就要被暂停的扶贫支教工作,王子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既然你们要在这个上面做文章,那咱们就好好较量一番吧!

    就在郭先为和王子君说话之际,组织部长许钱江正在给省委书记聂贺军汇报工作。

    “王子君乃是团省委主持工作的副书记,别说出任常务副市长了,就是给他一个市委副书记,也不算什么,这还有什么可争议的!”聂贺军拿着许钱江拟好的名单,脸上的神情有点不悦。

    许钱江这个组织部长,当得很有些八面玲珑,看聂贺军语气里有些不满,就笑着道:“这件事情在组织部内部也有争议,有两个副部长说王子君虽然主持团省委工作,但是在主持工作期间不但没有什么功劳,还落下了一摊子事情,这说明该同志未能审时度势,还是应该多磨练磨练的。”

    聂贺军脸上神色不变,他心里清楚,许钱江要说的不是那两个副部长,而是站在副部长身后的人。下意识的揉了揉眉头,聂贺军对这件事情也有点犹豫起来,作为省委一把手,如果自己的一个提案在常委会上通不过,这本身就是一个很打击声望的事情。

    只是,这王子君又不是一般人,先不说他跟自己的关系,就冲着他的能力,也不能不帮他的。只是,在目前的支教工作上,自己想要的结果是息事宁人,那边却借助这件事质疑王子君,这让他有一种左右为难的感觉。

    “那这件事,再考虑考虑吧。”聂贺军将那份文件轻轻地一放,淡淡的说道。

    许钱江明白聂贺军的心思,不过他可不想因为聂书记的犹豫不决把强势的省长给得罪了,作为一个不想在两个帮派中明确站队的组织部长,他当下要做的,就是拿出来走钢丝的本事,小心翼翼地走稳当了!一看聂贺军在这件事情上有些退缩,他也乐得装糊涂。

    “咚咚咚”

    轻轻地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正和许钱江谈话的聂贺军眉头就是一拧,不过随即他还是沉声的道:“进来吧。”

    “聂书记,刚才接到通知,说程副主席后天要来咱们省里调研工作。”秘书杨小毛一看聂贺军的脸色,赶忙轻声的汇报道。

    主席要来调研?聂贺军心中的怒意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副主席来调研的意义,他心里清楚的很,稍微沉吟了片刻就对杨小毛吩咐道:“你通知一下,请所有在家的常委一个小时之后在小会议室里开会。”

    “是”,杨小毛答应一声,快速的从聂贺军的办公室退出去了。

    不论是聂贺军还是许钱江,此时都没有心思再谈论王子君的问题了,两个人彼此对视了一眼,聂贺军就笑着道:“钱江,别的事情暂时先放一放,一切等程副主席调研完之后再说。”

    许钱江点了点头,对于他来说,将王子君的问题放一放,那绝对是一个不错的提议。

    山省省委大院就好像一个上足了发条的机器,在聂贺军和胡一峰的指挥下快速的运转起来。小会议室里的灯光,在漆黑的夜空中变得越加的明亮,不少单位开始彻夜的加班加点,准备材料。

    晚上十点,常委会才散,桂元让在走出会议室之后,有意加快了步伐赶上了走在他前方的许钱江。

    “许部长,听说王子君要下放地方?他在团省委搞得怎么样大家可是有目共睹的,在这个同志的任用上,你许部长可得把好关,最好还是先锻炼锻炼,不然,等他弄出来窝心事了,不知道的会说组织部门不负责任呢,你这个伯乐不好当啊。”

    桂元让的态度,许钱江心知肚明。虽然不屑他的为人,但是在这个时候,许钱江也不愿意得罪人,嘴里干笑着说道:“这件事情还没有定,领导说以后再说。”

    “以后再说也好,这年轻人工作能力是有,就是有点太急功近利,太毛躁了!扶贫支教弄出这么一摊子事情,充分说明事先没谋划好。这叫什么?这叫脑子一热拍板决策!说得难听了,就是对工作极端的不负责任嘛!”桂元让在许钱江的面前根本就不隐藏自己的想法,直言不讳地将问题摆出来了。

    许钱江笑着看了看桂元让,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探讨下去。

    虽然在程副主席到来之前,山省省委省政府对于接待工作做了周密的部署和安排,但是有些瑕疵的道路,依旧是遮盖不了的。坐在车子上的齐正鸿感受着车子的剧烈晃动,脸上的神色就有些不太愉快了。

    这一次程副主席的调研,可以说是对整个山省班子的一次大考验,虽然胡一峰和聂贺军不对劲儿,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却也是精诚合作,生怕弄出点乱子来了。

    “关秘书长,程主席昨天的调研情况怎么样?”转了转头,觉得自己的身体舒服了一些的齐正鸿,沉声的朝着和自己坐在一个车子上的省政府秘书长关永贺。

    关永贺虽然一直紧跟胡一峰,但是在个人关系上,和齐正鸿也很是亲近,此时听到齐正鸿的问话,轻轻一笑道:“据办公厅的同志反馈的意见说,领导对考察的地方还是很满意的。”

    “那就好,老关哪,你这资历也够了,年龄也差不多了,过两年有了空缺,还是争取再进一步比较好。”齐正鸿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而是直接将话题提到了关永贺自己身上。

    关永贺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更加灿烂了,他这个省政府秘书长虽然风光无比,但是比起实职的副部级干部来说,那还是有很大差距的。作为省政府秘书长,几乎是最有权力的正厅级干部,他一直渴望的就是让自己再升一格。

    “这还需要齐省长您多多提携啊。”关永贺一边笑,一面朝着齐正鸿拱了拱手。

    齐正鸿笑了笑,正要说话,车子却戛然而止停下来了。作为这次程副主席调研活动的主要负责人,齐正鸿一看车子停下来了,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怎么了?”

    司机看看齐正鸿的脸色,知道领导不高兴了,尽管心里暗自嘟囔,你我都在一辆车,我怎么知道,但是嘴上还是恭敬地解释道:“前面的车也停下来了。”

    前面的车停下来了?不会是路况又出了什么问题吧?心里有些狐疑的齐正鸿,正准备推门下车,拿在秘书杨小毛手里的手机响了。

    秘书杨小毛一看来电显示,赶紧将电话递给齐正鸿,小声道是胡省长的电话。

    “胡省长,我是正鸿。”齐正鸿接过来电话,轻声的说道。

    “齐省长,程主席想到前面的村子去看看,你带几个同志一起过去。”胡一峰说的很简短,说完之后,就直接挂了电话。不过就是这一句话,却让齐正鸿额头开始冒汗了。

    他放下手机,本能的想起以前听到的经验之谈。说的是不怕领导下来调研,只要他按部就班,去自己准备好的几个调研点,那就是万无一失,形势一片大好啊。怕就怕领导不按常规路线出牌,非要到没准备的点去看看,那肯定会弄个措手不及嘛。

    在齐正鸿带着桂元让等人下车赶上去的时候,就发现程副主席在聂贺军、胡一峰等人的陪同下,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他快速的加快脚步,朝着众人迎了上去。

    过了一道弯,就是山省最普通的一个小山村了,山坡上多了几个窝棚,窝棚用树枝和草搭成,管风管不了雨,也就是让晚上那一觉能睡安稳些罢了。除此之外,就是几座低矮的石头房子以及凸凹不平的道路,让胡一峰和聂贺军都觉得脸上黯淡无光,抬不起头来。

    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安排接待点,村子里根本就没什么准备,冬日里的村头除了几个正在晒太阳的老人有些敬畏的看着这些陌生来客之外,显得有些冷清。

    “老人家,您好啊。”程副主席和蔼的蹲下身子,阻止了那些正要站起身子招呼的老人,并且从秘书的手里要过一盒烟给几个老人散了散,就饶有兴趣地和这些老人攀谈起来。

    虽然程副主席问的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但是站在副主席身后的聂贺军和胡一峰,却能感受到彼此的紧张。作为山省的党政一把手,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他们就是拴在一条绳儿上的蚂蚱,要处理也会一块下锅的!

    从聂贺军来到山省,两个人就不怎么和睦,今天却有一种难得的默契。相视笑了笑之后,两人又恭敬地站直了身子,听程副主席和一个老人的对话。

    “老人家,村里是不是经常停电哪?”程副主席的话,让两位领导的心登时又提溜起来了。

    “嗯,就像羊拉屎一般,断断续续的,不过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还是有电的时候多啊!”同样蹲起身子的老人一边抽着烟,一边跟程副主席拉家常。

    看着程副主席轻轻地皱了皱眉,聂贺军和胡一峰就准备检讨,虽说目前电力供应不足也是正常现象,但是只要领导不满意了,首先要做的就是自我批评!

    不过,还不等他们说话,程副主席就朝着他们轻轻地摆了摆手,接着又和老人谈起了其他的问题。

    “程主席,山省的工作,我要向您检讨。”聂贺军陪着走在村里小路上的程主席一边走,一面沉声的说道。

    程副主席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虽然程副主席没有说话,但是从程副主席的神情中,聂贺军和胡一峰都感到了压力。虽然有些情况领导也清楚,但是作为一方主官,谁不希望领导在自己的地方检察,看到的都是风风光光的场面呢?

    因为程副主席不说话,跟随而来的山省领导也觉得有些压抑,毕竟在这座落后的山村之中,没有任何可以给山省长脸增光的亮点。

    “白日依山尽”

    “黄河入海流”

    清朗的读书声,突然在众人的耳边响起,走在有些静寂的山村,听着这突如其来的读书声,程副主席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过去了。

    在村庄最中间的位置,一座简陋的小学出现在众人的眼帘之中。小学校看上去有些年月了,却打扫得干干净净。用木头做成的门框上,用红色的毛笔写的百年大计,教育为本的几个大字,给这小学平添了几分风采。

    “到那里去看看。”程副主席说话之间,就朝着小学校走了过去。

    主抓教育的副省长,也跟着检查,对于全省的教育情况,这位副省长很清楚,作为一个从基层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干部,他很清楚像这样的学校里就算是有老师,也应该是乡里找的代课老师。

    “聂书记,胡省长。”那副省长说了一句,就被聂贺军摇手打断了,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踏着一个个残破却干净的台阶,聂贺军等人走到了校园之中。冬天的校园,显得很是萧索,只有四五间破旧的房屋,矗立在寒风中像几只负重的骆驼。

    教室的门是关着的,但是透过那用玻璃封闭的窗子,却是依旧能够看到窗子之中上课的情形,就见一个个稚嫩的面孔,正眼睁睁的看着黑板朗诵着。而在讲台上,站着一个年轻的女老师。

    这年轻的女老师虽然穿着朴素,却长得天生丽质,像一朵在山沟里默默开放的丁香花。蓦然在这山村之中看到这种人才,很多人都不由得眼前一亮! -/

    女老师正在领着孩子们朗诵诗歌,她读一句,下面的孩子跟着读一句,标准的普通话透过窗户,清晰无比的传入站在教室之外每个人的耳中。

    本来脸色严肃的程副主席,神色中露出来一丝欣慰的笑容。这一丝笑容虽然短暂,却让山省的领导大松了一口气,心里也暗自感慨不已,真是瘸子村里冒出来一个高挑个,运气还算不错,至少这村子里的老师水平还是蛮高的。

    “程主席,我请老师出来给您汇报一下学校的情况?”聂贺军感受着不断刮来的冷风,轻声的朝着程副主席建议道。

    “等一下,等孩子们上完这节课。”程副主席声调不高,但是语气里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对于这节课,山省的领导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期待着这节课的结束。十分钟之后,就在课文朗诵以为这节课结束的时候,却听那女老师道:“二年级的同学先将这首诗上的生字抄写一下,三年级的同学咱们开始上数学。”

    呼呼的风越刮越大,太阳也是有气无力的样子。聂贺军眉头皱动之间,忍不住咳嗽了一下。他咳嗽的时候,正是教室里安静下来的时刻,不少目光瞬间从教室里看过来了。

    女教师看着教室外面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愣了一下,还是将书放了下来,扭头走出了教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