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三一章 逮住个癞蛤蟆充青蛙
    在省里离职不像是在芦北县,自己想要喝多少,那就是多少。这些人都在省委的各个要害部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因此,王子君这几天的酒场都是连着来的,而且上了酒桌一律喝得山呼海啸,请客的同志好像全都酒量惊人,喝高度酒也像喝凉水似的。不,比喝凉水还利索,水喝多了还觉得撑得慌,同志们却是全然的若无其事。

    要命的是,这种送行酒每场都喝得比较豪爽。好像不把主角灌醉了,请客的人就过意不去似的。弄得王子君每次都是脑袋发晕,舌头打卷了,请客的人还是面不改色,嘴里像含着鱼丸子似的,喝,喝,喝。

    匆匆洗了把脸,王子君这才觉得清醒了不少,看看这个房间,王子君心里隐隐有些不舍。这房子是青年杂志社的。尽管不会有人来让他退房,但是王子君也不想在自己离开之后,再鸠占鹊巢,毕竟现在有不少人家,都在等着房子用。

    感到肚子有些饿,王子君推门走了出来,就在他下楼梯的时候,就见穿着一件天蓝色羽绒服的花蓉蓉正要下楼。一听到王子君下楼的脚步声,花蓉蓉突然扭过头来。

    花蓉蓉越长越漂亮了。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睫毛黑黑地伸出来盖住眼眶的上方,像是专门用来遮风挡雨的小帽子,且弯弯地向上翘着尾巴。下面就是那张姣好的面孔了。这姑娘面色白皙,却又不是煞白,而是那种带着红润的白净,像是涂了一层特殊透明的化学物质,光泽度很好,有着十足的弹性。更难得的是,这个天真烂漫,纯真无邪的姑娘不像别的中学生那样涂脂抹粉的,嘴唇是自然的红,天生的,头发又多又长,轻如垂柳,又总是充满了随意和多变性。有时随便用什么发夹一卡,或者随便用头绳一绑,一袭长发就倾泻而下了,风吹时便越发显得飘逸了。

    杂志社家属院里的人都喜欢这姑娘,王子君住在杂志社的这段时间,也觉得这姑娘把女孩子所有的好处都给占了,这身材,这长相,这气质,这头发,还有咯咯咯的笑声,都叫人觉得她可爱极了!

    “王大哥,您也要出去啊?”虽然花蓉蓉的妈妈不止一次的让花蓉蓉喊王子君王叔叔,但是这孩子总是调皮的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妈妈不在身边的时候,总是挤眉弄眼的喊他王大哥。对于王大哥和王叔叔这个称呼,王子君并不在意,只要小姑娘高兴,怎么叫随她好了。

    “是啊,我出去吃点饭,蓉蓉放假了?”王子君随意的朝着花蓉蓉招了招手,笑呵呵的说道。

    走在花蓉蓉的身旁,王子君突然有一种这孩子好像长高了的感觉,年轻真好啊。

    “是放假了,王大哥,我听说您要调走了?”花蓉蓉歪了头看看王子君,一本正经地问道。

    王子君点头道:“嗯,革命同志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我有新的工作了,不得不走了。”

    “那您还在这里住么?”花蓉蓉只觉心里空荡荡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刚刚醒了酒,王子君整个人还有些晕乎,自然不太注意花蓉蓉的神情变化,笑了笑道:“当然不能在这里住了,这里是杂志社的房子嘛!”

    “可是,可是…我听我妈说,没有人会收您房子的。”花蓉蓉细细的牙齿咬了一下嘴唇,神情有点闷闷不乐。

    “别人不要我也不能赖着不还哪,再说了,杂志社还有急等房子用的啊。”王子君一边说话,一边走下了楼梯,正在他准备向这个女孩说再见的时候,就听花蓉蓉道:“王大哥,我请你吃饭好么,就算给你送行吧。”

    看着花蓉蓉一脸认真的模样,王子君心中念头转动之间,就笑着道:“那好呀,不过你先说说请我吃什么?”

    “先不告诉你,跟我来吧。”花蓉蓉就好似一只快乐的鸟儿,朝着王子君笑着看了一眼,然后蹦蹦跳跳的前边带路了。

    离开家属院,花蓉蓉七拐八拐的就走进了一条小巷子,一个卖早餐的小店门前,此时已经是坐了不少人,滚烫的油炸得油条吱吱的响,让人闻起来就升起了一股食欲。

    “孙大叔,两碗豆腐脑,一斤油条。”花蓉蓉对于这里很是熟悉,来到炸油条的小摊前,脆声声的说道。

    “蓉蓉,和人一起吃饭啊!”那老板朝着站在花蓉蓉身边的王子君看了一眼,就笑着和花蓉蓉打招呼道。

    “嗯,孙大叔,您快点给我们上。”花蓉蓉说话之间,就领着王子君来到了一个小桌子前,看看有些油腻的凳子,又看了看王子君,就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卷手纸,轻轻地在凳子之上擦拭了几下,然后把凳子递给王子君。

    王子君本来没有那么讲究,看着花蓉蓉的样子,又不愿意拒绝,在凳子上刚刚坐下,热滚滚的油条和两碗豆腐脑就被人给端了上来。

    因为昨天醉酒,王子君肚子里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此时闻到香气,王子君当下也不再客气,三下五除二,就将一碗豆腐脑吃了一半。

    “王大哥,您还回来吗?”花蓉蓉吃的很慢,小勺子盛着豆腐脑,一边轻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应该会回来吧,这个谁也说不准。”肚子里舒服了王子君,也放慢了吃饭的速度。

    “王大哥,你既然要回来,就不要退房子了,据我所知,咱们家属院里的很多人,都希望您在这里住下去的。”花蓉蓉说到这里,眼中多出了一丝的期盼。

    “哦,真的啊?”王子君将勺子一放,抬头朝着花蓉蓉看了过去。

    “当然了,尽管您来的时间不长,却让大家跟着沾了许多光呢,您想啊,咱们家属院里的大多数叔叔阿姨,又找到了工作,我妈妈现在挣的工资,比以前在杂志社多多了,大家都很感激您呢。”

    王子君虽然在家属院里住,但是他大部分时间是在单位,很多时候,都是人不知、鬼不觉地跑去张露佳那里住,在家属院里呆的时间并不多。没想到,在家属院里,还能落得这么一个好名声呢。

    像是怕王子君不相信似的,花蓉蓉又有些急切的说:“王大哥,您别不相信,这都是我亲耳听到的,就连杜大叔都说哪天找个机会,请您吃顿饭呢。”

    花蓉蓉的话,让王子君的心里涌起一阵暖意。虽然在团省委的工作时间并不是很长,而且很多的时间都用在其他方面,但是花蓉蓉和小区居民对于自己的肯定,还是让他无限欣慰,至少这一年的团省委工作,没有白过。

    看着王子君出神,花蓉蓉刚才还滔滔不觉的小嘴,顿时闭起来了,等王子君的目光再次看过来的时候,她才有些犹豫的问道:“王大哥,我刚才说错话了么?”

    “没有,蓉蓉,你的话我很高兴,今天恐怕要让你破费了,一碗豆腐脑可能吃不饱哦。”王子君端起豆腐脑大大的喝了一口,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见王大哥如此的高兴,花蓉蓉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她拿起空碗朝着豆腐脑的桶走了过去,嘴中更是笑着朝那孙大叔道:“孙大叔,您再给来碗豆腐脑。”

    冷厉的风,依旧快速的刮着,但是在这风中,王子君的心却是越加热切起来。

    东埔市位于山省的东南角,下辖两区七县,山岭占了全市一半以上的面积。在这种地域环境之下,东埔市的经济却处在全省的第一序列,仅次于安易市和山垣市,是山省经济的另外一个有力的增长点。

    坐在省委组织部的依维柯商务车上,王子君虽然在有一搭每一搭的和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董国庆说着话,但是脑子里却回响着上任前郑东方打来的电话。

    与其说是郑东方打来的电话,还不如说是郑东方的一句话:到了东埔市,要紧跟薛书记的步伐。

    这一句话,郑东方说得很重,虽然并没有解释,但是王子君却心领神会,一字不差地听懂了。

    紧跟薛书记步伐,作为一个市委常委,自然要维护市委书记的权威,但是在有些时候,却不能没有自己的意见,毕竟他是山省派往东埔市的市委常委,是东埔市即将到任的常务副市长,而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只会被动应答。

    可是,郑东方为什么会给自己这么一句好似忠告的话呢?对于郑东方的脾性,王子君基本上算是了解的,尽管有些强势,但是在民主集中制的贯彻落实上,他还是比较能放得开的。就是这么一个人,却给自己说了这么一句话,莫非是这个薛书记……想着自己前些时候让林树强从省委办公厅找到的东埔市通讯录里记载的东埔市的各个领导的名字,王子君轻轻地朝后躺了一躺,虽然东埔市的情况很是陌生,但是该来的总是要来,自己应对就是了。

    “董部长,这东埔市的路修的还是蛮不错的嘛。”王子君扭头朝着坐在自己身旁的董国庆看了一眼,笑着说道。

    这一次上任,省委组织部长许钱江已经说好了要亲自来送王子君,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昨天,许钱江接到中组部开会的通知。为了这件事情,许钱江不但亲自打电话向王子君解释,还让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董国庆陪着王子君上任。

    对于王子君这种级别的领导干部来说,能够让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来送就已经显得很有分量了。而从王子君本人来说,他并不是特别在意是不是许钱江送自己,毕竟面子是自己挣的,就算是许钱江送自己,将来如果自己在东埔市挣不到面子也是白搭。

    对于董国庆,王子君接触的并不太多,偶尔在某个会议上碰到,也是点头微笑的泛泛之交。在汽车驶出山垣市的时候,董国庆的神情就有些凝重,而现在,王子君发现这位董部长的脸色,更显得有些不太好。

    “嗯,东埔市这两年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投资不小,建的很是不错。”董国庆在王子君的话说了片刻之后,才轻声的迎合道,不过这语气里的干涩,王子君还是隐约听出来了。

    车里除了司机,还有组织部的几位同志,不过在王子君和董国庆面前,他们却有些拘束,只要两人不开口,就没有其他人主动开口说话。

    “王书记,不,应该是王市长,东埔市的薛书记已经联系好了,咱们今天上午的主要任务就是和市委、政府的领导见见面,下午则是由市人大通过你常务副市长的任命。”董国庆好像觉得自己这个时刻保持沉默不太合适,沉吟了瞬间,就轻声的和王子君谈起了今天的工作。

    对于这些安排,王子君是不会在意的。他刚到东埔市上任,一切都得听省委组织部和东埔市的安排,至于工作之类的事情,那得等他确定了身份之后再说。

    虽然已经接近春节了,但是进入东埔市区之后,街道两边那宽阔的绿化带,还是给这座城市平添了几分绿意,宽阔的道路行车,也格外顺畅。

    看着这座陌生的城市,王子君心中思绪飞扬,而坐在他身旁的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董国庆的目光,却是不断的朝着外面扫视着,眼中更是不时的闪过一丝怀念之色。

    “滴滴滴……”

    一阵鸣笛声,突然从车子的后面响起,这鸣笛在平静的街道之上,显得特别的刺耳。正在沉思的王子君在这鸣笛之中清醒了过来,朝着窗外一看,就见一辆气派非凡的黑色的轿车从他们的后面呼啸着追了过来。

    “他娘的,不知道怎么开车么,以后开车多长只眼睛。”黑色轿车的副驾驶位置上,露出了一张年轻而充满了张扬的面孔,剃成了板寸的头发,给这人平增了几分的威猛。

    组织部门的人,凭空就比一般人多着几分傲气,更不要说是省委组织部的司机开车走在下面的地市中了。给王子君他们开车的司机年纪不大,脾气却是十足,在对方开骂的时候,摇下车窗也大声的回骂了过去。

    “小陈,别惹事!”董国庆皱了皱眉头,朝着年轻的司机说道。

    那司机对于常务副部长,可是充满了敬畏,毕竟作为省委常委的许钱江对于组织部的管理,都是大面上的,具体的事物说起来都是董国庆在管理,对于董国庆的吩咐,他可不敢有丝毫违抗。

    “是,董部长。”小陈答应一声,就准备关上窗子。不过这时已经超过了他们车子的那辆黑色轿车,却冷不丁的来了个急刹车,好在小陈开车技术也是一流的,看到对方刹车,赶紧踩了刹车。

    “吱!”

    刺耳的刹车声中,王子君只觉得身体前倾,差点没有趴在前座上。

    “小陈,你怎么开车的。”跟着董国庆来的组织部的一个干部,顿时朝着小陈沉声的喝道。

    “赵科长,前面的那辆车使坏。”小陈委屈的朝着前面的那辆车一指道。

    车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小陈的手指,朝着外面那辆轿车看了过去,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他们心中都是一惊,就见那辆从他们前面超过去的车,此时竟然朝着后倒了过来。

    车倒着走,没搞错吧?王子君看着倒着来的车,在敬意的瞬间,就明白了这辆车的意思。不过也就在他明白的瞬间,那辆车已经狠狠地撞在了依维柯的前面。

    “他娘的,你们是怎么开车的!”刚刚董国庆的警告,瞬间被年轻的司机扔到了九霄云外,他一拉开车门跳下去,大声的朝着那倒在自己车头上的那辆黑色轿车大声的吼道。

    黑色轿车的玻璃,轻轻地摇落下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面孔从车窗里探了出来:“孙子,怎么开车的,这话该我问你呢,追尾!追尾看到了没有是你小子撞了我的车,嘿嘿,这一次,老子跟你没完。”

    那人说话之间,从车子里蹦了出来,虽然是大冬天,却穿了一件黑色的西装,脖子里拴着一根粗粗的黄链子,至于是不是赝品,也就无从知道了。

    “你血口喷人,等一会警察来了,有你好看!”小陈作为司机,对于这一手自然懂,看到对方居然倒打一耙,想要讹诈,登时气得火冒三丈。

    “警察,你说的是交警吧,呶,这不来了。”那男的说话之间,朝着一辆飞驰而来的警车一招手道:“李哥,来一下,有人撞了我的车,你帮我处理一下!”

    捷达型号的警车本来就朝着这边行驶过来,在那人招呼之时,就将车辆停在了相撞的两辆车子之间。一胖一瘦两个三十多岁的民警从警车里走了出来。走在最前面的胖子朝着那男子满脸带笑地点了点头,就来到两车相撞的位置看了一眼,随即对小陈道:“追尾,你得负全责。”

    “警察同志,这不是追尾,刚才我的车已经停下来了,是他的车撞到我的车上的。”小陈朝着那警察走了一步,很是不服气的说道。

    “你说什么,他的车倒车倒在你的车上,这话你觉得能够信么,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大路上,他怎么会在这里车道之中倒车,再说了,你看看他的是什么车,这可是上百万的凯迪拉克,你觉得人家会拿这种车没事跟你撞么?”胖民警一脸不屑的朝着小陈看了一眼,嘴中带着讥讽的说道。

    “警察同志,你根本就没有勘察,怎么能说是我负全责呢,再说了,在刚才他的车朝着我的车倒上来的时候,有不少人都看到了,他们可以给我作证。”小陈在山垣市从来没有吃过这等亏,此时见交警胡乱执法,脾气就涨上来了。

    胖民警朝着小陈的牌照看了一眼,发现不是本地的车,气焰更嚣张了:“我说你这个同志,不服气还是咋的?撞车了负责任就是了,还敢在这里诬赖人,看来,不把你的车扣了,你是不会说实话的!”

    说话之间,他就朝着车门之处走了过来,一拉车门沉声的道:“各位先下来吧,这辆车咱们暂扣了。”

    王子君虽然还没有上任,但是调令毕竟已经批下来了,他现在就是东埔市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看着那胖警察的样子,他就从车上跳了下来。

    “你是东埔市交警队的同志?”王子君轻轻地朝着那胖民警看了一眼,沉声的问道。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王子君当过西河子乡党委书记,当过芦北县的副县长、县长,更主持过团省委的工作,虽然说话很是和气,但是不觉之间,却有一股官威在他的身上荡漾,那胖民警在王子君的注视下先是一愣,随即道:“是,我是交警二大队的。”

    “那好,麻烦你到市委办公室带个话,就说省委组织部的车子被撞了,请薛书记派人过来接一下。”王子君说话之间,将他在团省委的工作证拿出来亮了亮。

    胖民警并没有仔细看王子君的证件,但是一听王子君的话,心中却是一惊。他今天在集合的时候,就知道交警支队传达了命令,那就是务必保证好今天的交通,省里面将有领导来到东埔市,这些领导,莫非就是王子君等人?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自己这次的事情可就大了,一时间,一股冷汗刷的一下流下来了,冲王子君看了一眼,又往站在自己不远处双臂抱胸的毛寸男看了看,搓了搓手道:“两位,我看这里面肯定有误会,要不这样吧,反正双方也没什么大损失,依我看,大家各退一步,还是各走各的路算了!”

    “不用,这两辆车,就留在这里让专业的部门鉴定,如果你不方便打电话,那我只有亲自给薛书记打电话了。”王子君不动声色的朝着那胖警察看了一眼,沉声的说道。

    正在抱拳冷视的男子,在东埔市也是横行惯了的主儿,此时见王子君两句话就把胖警察给镇住了,心里就有些窝火,火气更大了。

    冲着那胖警察招了招手:“胖李哥,这年头,别逮住个癞蛤蟆就当青蛙,还通知市委办公室呢,你就通知他们得了,我倒要看看,是多大一个人物来咱们东埔市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