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三三章 人类一思考 上帝就发笑
    “谢谢薛书记,不过我妻子是个军人,暂时还没有转业的打算,等将来打算转业的时候,我再来找薛书记来讨碗饭吃吧。”王子君客气的朝着薛耀进笑了笑,轻松地说道。

    薛耀进也不再多说什么,又和王子君说了一些闲话之后,就站起身来道:“王市长,你对市里的情况还不熟悉,工作上的事情,可以多向昌平市长请教,如果昌平市长不在的话,也可以去找康路市长聊聊,他这个人虽说当副市长的时间并不长,却是东埔市的老干部了,对东埔的大致情况还是很熟悉的。”

    王子君感激地说:“我知道了,这一年浮在团省委机关,感觉太空了。我是愿意来这里学习锻炼一下的!”

    两个人又说些无关痛痒的话,王子君就离开了薛耀进的办公室,一路上把今天看到的人和事都过滤了一遍,心里越发觉得这个李康路和薛耀进的关系非同一般。

    因为初来,王子君的住所被安排在了东埔宾馆,对于王子君这个常务副市长的入住,东埔宾馆的经理任永革可谓是忙前忙后,从王子君走进宾馆,他就一直跟着,不断地就王子君房间卫生之类的事情叮嘱跟在他身后的一个服务员。

    “王市长,这小梅是咱东埔宾馆的一级服务员,以后就由她全天候服务您,您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她办就是了。”胖乎乎的任永革脸上的肥肉已经笑成了一朵花。

    王子君笑了笑,点了点头道:“嗯,好,有事我会找她的,任经理你有事先忙去吧。”

    “我没什么事,现在对我们宾馆来说,给您服好务,就是我们最大的事情。”任永革说话之间,看到女服务员小梅给王子君用白瓷杯子倒了杯水,火气立马就上来了:“小梅,我是怎么给你说的,要给王市长专门准备一套茶具,你这是怎么回事?”

    “经理,我……”小梅对于任永革,看来是怕到了骨子里,听任永革问,差点没把手中的杯子给打了,她刚要辩解,任永革就不耐烦地挥手道:“别给我说这些,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算什么优秀服务员!我告诉你,服务领导,小事也是大事,绝对不能出半点差错,知道么?”

    王子君虽然在芦北县说一不二,县里面的招待所对他也是巴结至极,却也没有达到这个地步。看着小梅一副泪眼汪汪的模样,王子君就冲任永革一挥手道:“任经理,这都是小事情,算了吧。”

    “王市长您宽宏大量,不与他们一般见识,这是您的领导气度。”任永革笑着恭维了王子君两句,又有点抱怨的自我辩解道:“我这个人吧,其实也不想批评人,不过领导把我安排到这个岗位上,我得对得起领导的信任,不能因为宾馆的服务水平,把咱东埔市的面子给丢了!”

    王子君没有心思再听他在这里说下去,朝着任永革挥了挥手道:“任经理,你先忙去吧,我休息一会,等一会再聊啊。”

    听说王子君要休息,任永革屁颠儿屁颠儿的把王子君的被子给他拉开,这才向着门口走去,在临出门的时候,还小心的问道:“王市长,您的晚饭是在宾馆里吃还是在外面,要是在宾馆里,我就让服务员给您送进来。”

    “不用了,我去外面,已经和人约好了。”王子君可不想再听任永革聒噪了,直接拒绝了任永革的提议。

    随着任永革两人的离开,这间里外两间,足足有五十多平方的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王子君坐在沙发上,开始静静地思索着今天的过程,开始琢磨今天遇到的人。

    在来东埔市之前,王子君就听说薛耀进是一个强势的主儿,现在看来,这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势。东埔市的整个班子,据有心人讲,这个班子是团结的。

    一个团结的班子,一个强势的市委书记,基本上就注定了一个政治格局:市长任昌平在性格上肯定和薛耀进是互补型的。在这么两个一把手的下面干事,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心中念头翻腾的王子君,琢磨了一会之后,就从床上跳了下来,还没有进入工作,操这些闲心干什么。自己又不是主要领导,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就行了。

    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给莫小北拨了一个电话,想要将自己已经在东埔市上任的消息告诉她,可是一接通是盲音。心中有些失落的王子君,顿时没有了再打电话的心思。

    肚子的抗议,让王子君瞬间从失落里解放了出来,中午本来就没有吃太多的他,突然有一种大吃一顿的**。

    走出房间,王子君就顺着楼梯走了下去,就在他走出宾馆的瞬间,一辆熟悉的车子,出现在他的眼帘之中。

    虽然对汽车没有太大的偏爱,但是王子君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辆车,这不就是今天上午故意倒车撞他们的那辆依维柯吗?他清楚的记得,贺岩州给市委书记薛耀进汇报的时候,言辞凿凿地说要严肃处理的。

    可是现在,这辆车居然大摇大摆地驶进宾馆里了,而随着车子停下,从车里下来了四个人,两男两女,其中一个男子,就是那个倒车的寸头男。

    “二哥,今天你受委屈了,交警队那帮孙子真是瞎了狗眼了,竟敢把您给关起来,您别生气,过些时候,咱们给他好看!”站在开车男子身旁的一个矮壮男子,一边用手朝着怀中的女子身上抚摸,一边骂骂咧咧的对那撞车的男子说道。

    “虎子,别那么多的废话,这跟人家交警没关系,他娘的,也算老子点背,撞什么车不好,他娘的偏偏撞在了省委组织部送常务副市长上任的车上,真是他娘的霉气。”撞车男遥控锁了一下车门,大声的说道。

    那叫虎子的男子呵呵一笑道:“二哥,您可不能这么说,这有什么霉气的,省委组织部来送常务副市长上任,那几年才能轮一次?能让您给撞上,说明二哥您福星高照,不是一般人可比啊!”

    “你小子,就会哄二哥高兴,哈哈哈。”撞车的男子一边说话,一面昂首朝着宾馆走了进来。

    就在他上楼之时,目光却是一下子落在了正站在那里的王子君身上。这人也有点记性,在王子君下车和那胖警察说话的时候,他就记住了王子君的模样。

    看到王子君站在那里,他神色变幻之间,随即快走两步朝王子君走了过来:“哎呀,这不是省委组织部的领导么,今天第二次见面,真是缘分哪!”

    王子君对于这种混混,可没心思搭理他,他淡淡的朝着那人看了一眼,转身就准备离开。

    “二哥,这就是那牛逼的组织部领导么,我看也就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小白脸,小子,我告诉你,要是再敢惹我们二哥,信不信老子偷偷的做了你?”那被称为虎子的家伙说话之间,手中做了一个割喉的姿势。

    王子君脸色一变,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威胁?就在他准备反击的时候,一只纤纤素手从旁边突然伸了过来,抓住那虎子的胳膊一甩,那虎子顿时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你怎么来了?”王子君看着那帽檐下清丽的面孔,不由得开心问道。

    “正好有两天假期。”莫小北猛地将那虎子一摔,那虎子扑通一声,就弄了个嘴啃泥摔在了地上。王子君看着倒地不起的虎子,心说别看老婆平时一副不言不动的模样,这动起手来,战斗力也不是一般的强啊。

    “你找死!”

    被称为二哥的男子眼见自己兄弟吃亏,一推自己身边的女子,扬手就朝着莫小北的脸上抡了过来,不过他虽然有力气,但是在莫小北面前,这力气却是没什么用,还没等他的手掌挨近莫小北,一只穿着棕色皮鞋的脚就已经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你刚才说什么,要怎么他?”莫小北在那二哥倒地的瞬间,冷冷的问那虎子道。

    “老子说废了他,怎么了?我告诉你,老子不但要废了他,还会找人抡了你个丫头片子,他娘的,到时候我让你哭天喊地满地爬!”作为一个混子,这虎子无疑是很合格的,但是他的挑衅,却是触犯了王子君的心理底线。

    本来还脸色平静的看着这一切的王子君,听到这番话登时就觉得血液沸腾起来,一脚飞起,狠狠的朝那人踹了过去。

    论及战斗力,王子君比莫小北差得多了,但是此时一脚踢过去,却是让那本来就倒地不起的虎子,顿时就惨叫了起来。

    莫小北对于虎子的话,更是恨透至极,她小脸带霜,也不等王子君开口,一脚狠狠地踹了过去。

    王子君看着两人几乎同时从那虎子身上收过来的脚,没来由的有了一种想笑的感觉,莫小北看看老公,清瘦的脸上看上去更加生动。

    “你们干什么?还不快点将人放开!”东埔宾馆乃是东埔市要点,门口不断有人巡视,就在那虎子和被称为二哥的男子倒地之后,就有几个警察快步的跑了过来。

    看到跑过来的警察,那二哥神色变幻之下,就大声的道:“警察同志,我要报案,这两个人对我们进行人身攻击!”

    王子君看到警察来了,给莫小北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静静的看着这几个公安怎么处理。

    那公安显然认识二哥和虎子的,看到这两人居然被打倒在地,眼中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他们的目光,更是刹那间朝着王子君和莫小北看了过去。

    “你们涉嫌打架斗殴,跟我们走一趟接受调查吧。”那公安看到王子君和莫小北年纪都不大,脸上神情闪动之间,就朝着王子君和莫小北沉声的说道。

    莫小北冷笑一声,刚要说话,王子君一摇手道:“他们跟我们一起去么?”

    “他娘的,谁跟你一起去?老子是受害者,要请公安同志帮忙讨一个公道。”那虎子被王子君两人一人跺了一脚,本来心中就充满了火气,此时听到王子君这么说,立马就来劲了。

    公安来的几个人,也都认识这个虎子,所以他说话,这些人也就是笑着在那里看着,没有人开口说话。

    王子君对于这等跳梁小丑,根本就没有心思理会,更何况现在莫小北来了,他哪里有心思和这等人去派出所一趟!朝着那虎子看了一眼,王子君一拉莫小北道:“有什么事情,你去找任经理就行了,对了,这两个人光天化日之下威胁我,你们把他带走,不然,休怪我找贺书记讨个说法!”

    从地上站起来的虎子看到王子君两人要走,不由得就有点着急,他伸手就想要朝着王子君抓过去,但是碰到莫小北冷冷的目光,他的手掌一下子又退了回去。

    几个警察原本还有点看热闹的意思,一听王子君说到贺岩州,心里吃了一惊,他们当然清楚能住在东埔宾馆的,大多数都是有点来头的,如果自己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受这种夹板气,那可就难受了。

    “找任经理?哼,亏你说得出来,老子这就叫任经理出来,问问他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虎子也许觉得自己把手缩开丢了面子,此时听到王子君说的牛哄哄的,顿时也来了劲,他在这宾馆之中也算是常客,经理任永革对他更是巴结的很呢。

    “老任,任永革,你给我下来!”虎子的声音很是响亮,两嗓子吼得宾馆里的服务员都朝他们看了过来。

    还别说,这两嗓子还真是管用,只是瞬间的功夫,胖乎乎的任永革就出现在宾馆的门口。虎子一指任永革道:“看到没有,这就是老任,等一会就看看他如何管你的事情。”

    任永革来得很快,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台阶下的虎子,听到虎子这么扯着嗓子喊他,心里就有点不高兴,无奈对于这种小混子,哪敢轻易得罪了?因此,还是赔着笑脸下来了。

    可是,正当他准备和虎子打招呼的时候,却一眼看到了虎子身后的王子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孰轻孰重,他还是能掂量出来的。

    “老任,他刚才给警察兄弟……”虎子看到老任过来,就朝着任永革说道。可是还没有等他的话说出口,就见任永革已经三步并称两步来到王子君的身前,恭敬地叫了一声王市长。

    几个警察也是一惊,作为在东埔宾馆四周负责的民警,这块地那简直就是比广播电台还要灵通百倍的信息差转台,此时一听任永革嘴里的称呼,猛的想起今天才来上任的常务副市长了!

    现在关于这个副市长的消息多如牛毛,再加上大家对本市的人事任命敏感得很,‘民间组织部’对于这个常务副市长有各种版本,说得最多的,就是这个副市长春风得意,风头正健,而且年轻得很!今天见到真人,还是把几个人给镇住了:这个常务副市长居然如此年轻!

    再瞅瞅这个副市长的表情,不恼不怒,不像生气了的样子,心里却越发的忐忑不安了。

    有些领导城府很深,喜欢把自己的喜怒哀乐藏起来,生气了并不像生气的样子,有时生气了还冲着你笑,不会轻易言声,只是要命的是,这种领导最不好对付了,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让你空有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了!

    和虎子站在一起的二哥,刚才还飞扬跋扈,现在也有点愣了,他虽然知道王子君是跟着省委组织部的人一起来的,但是他以为他就是省委组织部的干部,却没想到,他就是新任的常务副市长。

    “老任,这两个人刚才威胁我的人身安全,你让公安的同志将他们两个人调查一下。”王子君朝着任永革一挥手,接着又看了看那几个公安道:“记一下他们是哪个派出所的。” 半./浮生~  更新快

    说完这些,王子君转身就走,根本就没有理会那想要说话的任永革,更没有理会穿警服的几个人,弄得几个警察面面相觑,大惊失色。

    莫小北跟着王子君,轻轻地朝着王子君的房间方向走了过去,看着这离开的两个人,虎子很是不甘的喊了一句道:“他刚才还打了我呢?”

    “虎子,你说什么,常务副市长打你,说出去鬼才相信呢!”任永革心里很不高兴,这里毕竟是他的地盘,常务副市长能住在这里,那就是相信他,安全问题都没有保障,在这里碰上了黑社会,那他还有什么功劳可言哪?尽管自己背后也有保护伞罩着他,但是如果把常务副市长惹恼了,那这个保护伞,也不一定为了他这么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卒子,和常务副市长打擂台吧?

    本来不是一桩很大的事情,因为掺和了政治的因素就变得复杂了。

    “走吧,二哥,对不住了,执行公务,我们这也是迫不得已。”那领头的警察听老任如此说话,也跨步走到二哥的面前,语气虽然客气有加,但是那态度却是不容置疑的。

    二哥虽然骄横,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自己耍横的时候,朝着那警察笑了笑道:“李指导,是不是还得给弟兄们带上手铐啊?”

    “那倒不用,在咱们东埔市的地盘上,谁不知道杜总的为人哪?二哥既然是杜总的兄弟,自然也是深明大义,不会让我们这些弟兄们为难。”那李指导也是很有眼力的主儿,当下冲二哥笑了笑,歉意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