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三四章 锄禾日当午 粒粒皆辛苦
    “反正去你们那鸟儿地方也不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了,今天再去参观参观得了!”二哥说话之间,就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哥,我去派出所了!”说完,也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他就直接挂了电话。

    “二哥,杜总怎么指示?”虎子满脸热切的看着二哥,脸上闪动着一丝丝的期待。

    “别废话,先去看看再说嘛。”二哥冲虎子笑了笑,向前走了一步接着道:“还能怎么样?让咱们兄弟们先去玩玩,要杀要剐随他的便好了!”

    见到莫小北,王子君自然是满心的欢喜,一进门就把莫小北搂在怀里了,笑着问:“你怎么来了?”

    “有假期,所以来看看你嘛。”莫小北此时微微的笑着,像是一朵带了晨露的鲜花。

    莫小北就是莫小北,即使心里温情无限,表现在脸上,也是若无其事了。好在王子君已经习惯了,不,应该说莫小北不这样,他才觉得有点不正常哪。爱怜地抚摸了一下莫小北的手掌,王子君满尽欢喜的说道:“老婆,你这么说我可是很受伤的,我还以为你是专门请假来看我的呢?”

    莫小北笑了笑,嘴角微微翘起,脸上多了一丝绝少的俏皮的笑容。笑得很媚,又是一点一点露出来的,缓缓的,淡淡的,由浅入深,像清晨的露水那样饱满甜美,幸福几乎要溢出来了!

    结婚之后,两个人聚少离多,尽管每次相见,王子君都是如饥似渴如狼似虎地恨不得把青春勃发的身子骨给掏光了,莫小北仍然是个温润的女人,身形苗条,一丝一毫都没有变化,从身体内部散发出来的劲道,仍然是王子君喜欢的那种。

    王子君悄悄地摸摸自己的腿裆,对裤子里面的情形感到满意,把莫小北放在床上,把嘴凑到那张俏脸上,呼呼地冒着热气,心跳加速地问道:“老婆,我想你了!你没问题吧?”莫小北咯咯地笑了,难得地开了句玩笑:“你是不是工作太投入了?你这是在请示我吗?”

    一听莫小北这个含娇带嗔的声音,王子君的心就酥了,脑袋瓜子也不听自己使唤了,尽管莫小北没心没肺地笑着给王子君剥水果,但是王子君却等不及了!有那么一刻,王子君觉得自己简直是馋猫,自从他懂了男女之情起,不能说阅人无数,也算是曾经沧海了,对于伊枫、秦虹锦、张露佳她们,说是石榴丛下过,不沾半片叶,倒也并不至于,但是怀里的莫小北却是个特例。

    也许是自己名正言顺的老婆,也许是跟莫小北男欢女爱心安理得,只要一进入老婆的身体,王子君就觉得莫小北的身上就会弥散出一种奇特的幽香来,这种气息里似乎有一股酽酽的酒味,温暖而刺激。一嗅到这种香味,王子君就会处于一种迷醉癫狂的状态里。那种欲仙欲死、如入仙境的感觉真的是令人流连忘返啊,他觉得没有哪个男人能够抵御这种幸福和迷醉。

    两个人云畅雨腻、颠鸾倒凤,终于平息下来,谁也不愿意出去,就在房间里轻轻地说话,应该说,大部分都是王子君在说,莫小北在听,虽然王子君说的都是一些小事情,却听得莫小北的脸上总是笑着的,痴痴的,有点变形的椭圆形的脸上红而润滑,有点迷迷糊糊的,好像很幸福,又好像不在乎,时不时的还伸出手调皮的捏捏王子君的鼻子。

    “叮铃铃……”

    一个多小时后,王子君的手又不知不觉的伸进莫小北的衣服里,床头的电话突然间响了。尽管有点烦,王子君还是把电话拿起来了。

    “您好。”王子君在电话一接通,就笑着对电话那头说道。

    “哈哈,是王市长么,我是李康路啊,今天晚上老弟你还没有安排吧,我请你吃饭。”电话那头,传出了热情洋溢的声音,打电话的人是李康路。

    王子君眉头微微一皱,对于李康路这个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从他和市委书记薛耀进的关系来看,恐怕这个人没那么简单!心中念头闪动之间,王子君就笑着道:“多谢李市长的关照,不过,这顿饭还是让我来请比较合适,兄弟我初来乍到,少不了要向李市长请教,这顿饭就算提前交的请教费得了!”

    “哈哈哈,王市长,你老弟交的请教费太低,我可不能这个时候贪小便宜吃大亏,还是我请,也算给王市长王老弟接风洗尘了,我正在去宾馆的路上,一会就到。”那李康路说话之间,就将电话给挂了。

    李康路在宾馆里请自己吃饭,王子君轻轻地琢磨着这件事情,不觉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没事儿,有人主动跟你搭讪,总比没人理你强吧?”莫小北看着沉吟的王子君,轻轻地来到他的身边,伸出一只手掌落在王子君的手上,柔声的说道。

    王子君笑了笑道:“老婆,看来咱们两个人的烛光晚餐是吃不成了,不过却有人请咱们吃大餐。”

    莫小北眼神动了动,很显然,她对于这请客的大餐,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就在两人说话之时,敲门声响了起来,小梅轻柔的声音随即传了过来:“王市长,我是小梅。”

    王子君放开莫小北的手,将门打开,就见服务员小梅正满脸笑容站在门口,看到王子君开门,就笑着道:“王市长,任经理让我请您到富贵厅赴宴。”

    王子君点了点头,给小梅说了一声知道了就走进了房间。按照官场的规矩,这种请客,应该是任永革本人亲自来请才对,而现在任永革却没有来,这就意味着,要么是有更加重要的客人,让他不得不陪着;要么就是他觉得在两位副市长之间,另一位更值得他全力接待。

    心中的念头翻腾瞬间,王子君就将这些念头放了下来,他也没有怎么换衣服,就和莫小北一起跟着小梅朝着富贵厅走了过去。

    当小梅推开一间装饰豪华的房间之时,王子君就听到了一阵谈笑声从里面传来,男人粗狂的笑声和女人有些清脆的笑声混杂在一起,显得格外响亮。

    “王市长好。”正站在边上,同样满是笑容的任永革,在看到王子君的瞬间,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笑呵呵的朝着王子君打招呼道。

    而就在任永革打招呼时,坐在椅子上的两男一女也跟着朝王子君看了过来,这两男一女,王子君发现自己只认识一个人,那就是副市长李康路。

    “王市长,您可是贵客,来来来,快请这边坐!”李康路一看到王子君,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王子君走了过来。

    李康路虽然有四十多岁,却是一身西装革履,显得很是风度翩翩,不过在他那显得优雅的风度之中,王子君一直都觉得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意味。

    “王市长,我介绍一下,这位是蓝河集团的薛总,薛一帆。”在王子君刚刚入座之后,李康路就朝着那坐在他身边,一身职业套装,身材窈窕,面容姣好的女子介绍道。

    “王市长您好,以后还请王市长多多支持我们蓝天集团。”薛一帆在王子君两人进门之后,几乎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了同为女人的莫小北身上,在李康路介绍她的时候,才站起来笑着朝王子君伸出手掌道。

    薛一帆虽然在笑,但是表现得却并不是十分热情,在她的眼眸之中,好像并没有将王子君这个东埔市的常务副市长太放在眼中。还没有等王子君说话,她就朝着莫小北一指道:“王市长,这位是您的……?”

    “我夫人。”王子君虽然觉得这个薛一帆这么直言不讳有点鲁莽,但也没有在这种小事上过多计较。介绍了一下莫小北,那李康路就接着道:“一帆是薛书记的大千金,在蓝河集团工作多年,到底是虎父无犬女啊。”

    怪不得这么傲气呢,原来是薛耀进的女儿!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却有些明白李康路今天带着薛一帆来,应该不只是找他吃顿饭这么简单!

    “王市长,您夫人在哪里工作?如果准备调入到咱们市里面的话,一定要优先考虑咱们蓝河集团啊,你放心,我一定会给您夫人第一等的待遇。”薛一帆抚摸了一下手腕之上一串晶莹的项链,笑嘻嘻的朝着王子君道。

    王子君笑了笑,正准备将薛一帆的话语给挡过去,却听莫小北淡淡的道:“我还没有转业,如果将来转业的话,肯定会首先考虑蓝河集团的。”

    转业?莫小北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转业呢!看着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莫小北,王子君忍不住用眼睛瞪了她一眼。不过随即,心中就有些心痛,高傲如莫小北,就算你高居官位又如何?也从来不曾这么附和过呢,今天肯这么把姿态放低了,想必是给自己圆场子呢。

    “呵呵,原来王夫人还是军人,怪不得您一进来,我就觉得有一种飒爽英姿的感觉。”一直都没有咱们说话的那个男子,脸上带笑的接口道。

    李康路和这男子看上去很熟,对男子突然间插嘴不但不恼,反而大笑着对王子君道:“王书记,这位可是我们市里面的财神爷,市景岚集团的董事长杜嘉豪,也是咱们东埔市的首富,眼下,在咱们市里面,可是有不少年轻人将杜总当成偶像,也想着有朝一日,能像杜老总一样,数钱数到手抽筋,花钱花到腿肚子疼!”

    杜嘉豪,王子君看着这张带着金丝眼镜,看上去温尔文雅的面孔,心中琢磨着怎么这么熟悉呢,但是,仔细想想,又觉得根本就不曾见过。

    怎么有点眼熟呢?心中念头翻腾的王子君,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象征性的和杜嘉豪握了握手,说了一声幸会。

    李康路在酒桌上,无疑是最活跃的,几轮酒倒下来,段子就开讲了,荤的素的,惹得众人笑语不断,气氛舒缓了许多。

    因为初次见面,所以在这种热情之中,总带着一丝隔阂。王子君虽然在和李康路笑谈,但是他的目光,却也不时的朝着薛一帆和杜嘉豪看过去。他发现杜嘉豪一直都脸上带笑的听着他和李康路的谈话,而薛一帆却是不时的看一看自己的手机,脸上的神色更是流露出了一丝不耐烦。

    “王市长,你来了之后,咱们市政府的班子就配齐了,相信咱们市里面多了您这样的干将,工作肯定会日新月异,扶摇直上!”李康路端起自己跟前的水杯喝了一口,接着道:“这话可不是我说的,这可是薛书记说的,对于王市长您的到来,咱们薛书记可是相当的重视啊!”

    “薛书记爱才,这一点咱们市里面谁不知道啊,李市长您不就是薛书记慧眼识英才一手提拔起来的嘛,这可是咱们市里面的美谈。”杜嘉豪呵呵一笑,很是顺溜的接口道。

    “那是薛书记提携,我能力一般,只能肝脑涂地的尽心尽力,不给领导丢人就是了!”杜嘉豪的这句话说到了李康路的心里面,他的笑容灿烂,嘴里却谦虚至极。

    “王市长,今天说是我请客,实际上还是嘉豪老兄的事情,他那个兄弟,就是那么一个模样,杜总因为他的事情,不知道生过多少气,但是光生气又能怎么样?就这么一个兄弟,总不能不管吧?今天他求到我门上了,让我无论如何,都要请到您,咱们一块吃顿饭,给您赔个礼!”

    李康路在和杜嘉豪互相奉承了几句之后,话锋陡然一转,脸上带笑的说道。

    王子君手掌轻轻地玩弄着手里的杯子,目光在正微笑看着自己的李康路脸上闪过。对于李康路邀请自己吃饭这件事情,王子君本就觉得没有那么简单,原来他是给杜嘉豪当说客的。

    杜嘉豪和李康路配合得十分默契,见李康路切入正题,赶紧一脸歉意的站起身来道:“王市长,我那个兄弟啊,实在是欠收拾,但是我只有这么一个弟弟,我母亲对他宠爱有加,每天回家都要找他聊会儿天。现在还没有回去,我担心我母亲年纪大了受不了这么一个惊吓,所以,还请王市长网开一面,多多原谅他吧。”

    说话之间,杜嘉豪就端起一杯酒,郑重地朝着王子君递了过来。

    面对这杯酒,王子君眉头皱了皱,他沉思了瞬间道:“杜总,你弟弟的事情,我看还是让公安机关去处理算了,我没有意见,但是那个满嘴脏话的虎子么……”

    “那个虎子就是个缺心眼儿的家伙,喜欢满嘴喷粪,王市长,您别跟他一般见识了!”一直看着王子君的薛一帆白皙的手掌一挥,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李康路的神色依旧笑容灿烂,但是眼神之中,却多了一丝玩味之色,而杜嘉豪却是依旧端着那杯酒,举在半空之中。

    “这种事情,还是依法办理比较好吧。”王子君伸手拉了一下正准备站起的莫小北,冷声的说道。

    “既然王市长这么说,那就依法办事好了!”薛一帆嚯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转身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李康路看到薛一帆转身要离开,一丝笑容从他的嘴角闪过,不过随即,他就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道:“一帆,你这是要干什么?饭还没有吃完呢。”

    “不吃了,我还有事。”薛一帆回头看了李康路一眼,接着道:“我的车有点小毛病,你送我吧。”

    李康路为难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轻轻一摊手道:“王市长,请恕我不能陪您了,我先送一帆回家,不然,薛书记追究起来,我也担待不起呀。”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李康路和薛一帆,一前一后离开了,而那举着酒杯的杜嘉豪看到两人离去,也笑着将酒杯放下道:“王市长,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是我还是有一句话想送给您,乘风破浪,没有风,您是无法行船的。”

    王子君脸上的神色丝毫没有变,他将手里的杯子轻轻一放道:“风正船就快,大得过了头,就容易翻船了!”

    杜嘉豪一愣,他朝着王子君看过去的目光,更多了几分凝重。不过瞬间之后,就哈哈大笑道:“王书记说的真是幽默,我在这里预祝王书记乘风破浪,鹏程万里!”

    将那放下的酒喝下去,杜嘉豪很有风度的向王子君告辞,而对于这个告辞的人,王子君也很有风度的将他送到了门口,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两个人在依依惜别呢。

    “咱们也回去吧?”看到两个人离去,莫小北站起身来淡淡的说道。

    “走什么?我还没有吃好,锄禾日当午,粒粒皆辛苦,浪费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哟!反正他们已经付了帐,咱们接着吃就是了。”王子君笑着指指眼前基本不曾动过的饭菜,菜肴上还冒着氤氲之气。

    对于王子君的提议,莫小北很少反对,她看着一桌子的菜,笑了笑重新拿起了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