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三八章 同心山成玉 协力土成金
    副市长李康路最近有点便秘。便秘是因为本来稳操胜券的一件事情彻底砸锅了。在东埔市这几年,在本市一把手薛耀进的身上,他是下了大本钱的。这并不是说他给薛耀进送了多少多少钱,当官当到这个位置上,虽然对金钱一如既往地热爱,但单单靠钱砸已不是万能的了。

    这几年,他在薛耀进面前鞍前马后,死心塌地的效劳,像个拼命干活的骡子似的,图的什么?不就是为了能步步为营,有朝一日能修成正果么?哪想到官场里的事瞬息万变,铁板定钉的事也像肥皂泡似的,一转眼就没了。事实上,薛耀进也努力了,在本市常务副市长人选这个问题上,也向组织上力荐了。按照组织原则,省委应该充分尊重薛书记的意见,只是,这尊重不是无条件的尊重,最后不还是以王子君的走马上任为结局了么?

    知道这个萝卜坑儿很快就会有人来填的那一刻,李康路站在办公楼上骂娘的心思都有了,真正静下来,却又赶紧将自己失控的情绪很好的掩饰了。

    国人是喜欢闲着没事看看别人热闹的,哪个人春风得意,成了出头的椽子,就会无端的遭人嫉恨,恨不得哪天你栽进坑儿里了,疼得呲牙咧嘴心里才叫过瘾呢。李康路当然明白这一点。因此,他只能装作波澜不惊,把这种隐痛深深的藏在心底,用表面上的谈笑风生掩饰了。

    李康路心情不爽,作为一把手的薛耀进也不痛快。一个领导班子有没有感召力,能不能达到一呼百应的效果,是需要一定的掌控力的。这种掌控力在用人方面会得以很好的体现。一个再能干的下属,对自己的职位也会有预期的目标,这意味着个人能力的提升,自我价值的体现,良好发展的空间,作为一把手,薛耀进当然希望自己的声音能够完美体现。没想到,事情的最终会是这么一个结果,这个结果让他太意外了。笃定沉思之后,就想用一个什么样的方式来挽救一下,思来想去,只能在班子成员的分工上下功夫了!

    班子成员的分工分发下去之后,李康路抬起头,恰好碰上市长任昌平正在看他,任昌平正把友善的目光隐藏在目光之后,只有一点点笑意在眼角溢了出来。作为政府一把手,他不能在开会商定如此严肃问题的时候过于表露自己的私情。李康路作为官场里的一个老油子对此自然是一点即透心领神会的,心领神会之后暗暗有一些感动。

    有一点李康路心知肚明。在进军常务副市长这个位置的过程中,薛书记肯定尽了全力,这市长大人也没有拖自己后腿,只是这人事问题,不可掌控的因素实在太多了,也怪不得薛书记,更何况,在常务副市长刚刚下放之初,任市长能跟薛书记保持步调一致,给自己弄出这么一份分工来,也是用心良苦,很是难得的。于是,李康路赶紧向任昌平抛过去一个感激涕零的笑意,李康路看见任市长不动声色地接受了,心里就有些高兴,他知道他看懂了任市长的用意,任市长觉得很欣慰了。

    鸦雀无声的会议室里,所有的班子成员看着手里的分工表,一个个默不作声,瞠目结舌。

    任昌平面色冷峻,继续开口道:“我想大家都知道著名的木桶原理。一只木桶盛水的多与少,不是最长的那块木板,也不是全部木板长度的平均值,而是最短的那块木板长度决定的,这一点给我们班子团结共事很多启发。”

    “作为一个领导班子,要想达到团结协作的共事氛围,就要求班子成员之间要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正确看待差异,容人之短、容人之异、容人之才。对待差异,要互相尊重,积极配合、主动调适;对待责任,要有我不上谁上,主动担当的勇气,相互拆台共同垮台,互相补台好戏连台。同心山成玉,协力土成金哪,同志们!”

    与会的班子成员一时都沉默着,左右为难。这份分工显然是两个大佬事先通了气的。要推翻这份刚刚做出的决议,这是一件难事,况且这么做会给自己日后的工作留下后遗症的。说得轻了是挑三拣四、拈轻怕重,说得重了就是政治上不够成熟,没有大局观念,在思想上行动上不能跟市委保持高度一致了。

    没想到任昌平在一片沉默中主动点将了,他让王子君谈谈有什么看法。他是想要试探一下王子君的反应!所有人都在如释重负的同时,心里暗暗地揣度着。

    王子君抬起头,班子成员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丝毫喜怒哀乐的表示,他的脸色平静如水:“对于这次分工,我觉得很好。我刚来到咱们东埔市,情况还不是很了解,但是通过这几天的接触和走访座谈,我觉得这份分工十分科学,基本上给了我们在坐的各位一个发挥自己作用的平台。”

    王子君的声调不高,却掷地有声,十分清朗,每一句话,都说得抑扬顿挫,态度也是极其诚恳的。不过他的这番表态,却让几个别有用心的人大失所望,分工表上的小把戏,这些副市长们心照不宣,难道他王子君就看不出来么?

    特别是财政局的归属问题,他们更是看到了猫腻,发现财政局划归了李康路之后,就有两个不得志的副市长期盼着一场好戏,他们想要一个火拼之后的效果!

    不过,这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常务副市长很快就让两个人大失所望了!你看他说话慢条斯理,不急不躁的,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出来这份分工表里蕴含的阴谋似的,一把手征询他的意见时,嘴里更是一连串屁事儿都不顶的套话,这不是明摆着就是一个装聋作哑被人欺的木偶嘛。

    看来,以后的班子成员里,还是得让李康路继续得意,继续蹦跶啊,就在有人心中感慨之时,却听正在讲话的王子君话锋一转道:“不过,薛书记,我觉得在这份分工表里,也有一点稍微的瑕疵。”

    有瑕疵?正低头认真的听着王子君讲话的任昌平,陡然抬起了头,一丝若有若无的喜色,更是从他的眼睛里一闪而过。其他正低头翻动着文件,或者是在笔记本上不知道在写着什么的副市长,也几乎同时抬起头来,朝着王子君看了过来。

    常委副市长祝于平看着王子君那张年轻的面孔,心里暗道,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任你再怎么混得风生水起,到底还是没在泥地里滚几滚,血水里泡几泡,这脑袋瓜儿还是有点生涩的想当然哪。这些年在东埔市的工作,让他深深的感受到了薛耀进的强势。任市长已经把薛书记说了出来,你还在这里质疑这份分工,这岂不是明摆着跟薛书记打对台吗?

    如果在官场里有人认为你挑战上级的勇气固然可嘉,那真实的看法只怕是觉得你的脑袋被驴给踢了!

    “子君同志,灯不挑不亮,理不辩不明。有问题就提嘛,我们开会的目的,不就是让大家畅所欲言,建言献策,更有利于我们政府工作的开展么,要是你发现问题了不说出来,那才说明咱们这次会议的失败呢。”任昌平笑呵呵的朝着王子君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

    李康路一直在昂头挺胸的看着会议室里发生的一切,对于王子君提出的瑕疵问题,他只是暗自冷笑,心说,哼,才来这么几天,你就敢顺杆爬啊,有意见你提啊,只是,听不听你的,那就不是你能操纵的了!

    “任市长,各位,对于这些大体分工,我是赞同的,而且坚决拥护。但是有一点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任市长,我觉得刘市长的分工太简单了。”王子君一面将手中的分工表轻轻一放,一面笑着对任昌平道:“刘市长,我对你可有意见哪。一看我这分工密密麻麻,我就头疼了,所以就拿你这个清闲的家伙开炮了,你要是对我有意见,今天晚上我请客,当然,任市长付账,这可是他让我说的。”

    王子君的诙谐幽默,惹得会议室里响起了点点笑意,不过在这笑意之中,却有人的神色变幻了起来。谁也没有想到,王子君竟然说起了刘岩富的分工。本来,作为挂职干部刘岩富分管的工作就不多,再加上前些时候惹恼了市委书记薛耀进,自然就被冷藏起来了。

    虽然他一直还挂着副市长的名头,但是大部分人都已经不把他这个副市长放在心上了,就连分管的环保局,在很多问题上,也都是向任昌平直接汇报,把他这个分管领导给无视了。

    任昌平摸了摸头上不多的头发,低头沉吟了瞬间,这才沉声的说道:“子君市长的意见,我觉得也有些道理,这样吧,等我回去向薛书记反映反映再说吧。”

    反映反映再说,那基本上就等于是否定了王子君的提议,在场的人都习惯于任昌平的这种习惯,遇到事情多请示,而薛耀进定了的事情,基本上很少改变,当官当到这个位置上,怎么能出尔反尔,朝令夕改呢?

    王子君笑了笑,不再说话,而政府的分工,也就在这种无声之中,毫无声息的通过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王子君刚刚坐下,就听到轻轻地敲门声,还没有等王子君说进来,一脸笑容的刘岩富,就推开门径自走了进来。

    “王书记,你这么做可不太好吧,拿兄弟我来说事,是不知道我再过一年挂职就算结束了啊,你这般做,可是不地道啊!”刘岩富在王子君的对面直接坐了下来,嘴中笑呵呵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笑了笑,从烟盒里掏出了一根烟扔给了刘岩富道:“刘市长,这不是还有一年嘛,这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难道你刘市长就真的希望在这里当个甩袖的摆设么?”

    刘岩富呵呵一笑,没有回答王子君的问题,他接过烟点着猛吸了一口,话锋一转道:“王市长,这次分工中的猫腻,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但是,我觉得,你在会议上,要么什么也不说,要么就将自己的问题直接挑明了,你这么迂回曲折,拿我的分工说事,不痛不痒,没人会理会的。”

    王子君看着刘岩富的神情,轻轻地笑了笑,虽然和刘岩富接触不多,但是对于刘岩富的事情,他却知道了不少,刘岩富刚刚来市里面挂职的时候,还雄心勃勃的想要有一番作为,特别是在欢迎他的时候,还豪情万丈的发表了一通热情洋溢的就职演说,当时薛耀进对他也很是欢迎,给了他一些分管的事物,无奈好景不长,这个副市长在蓝河集团的改制问题上触犯了一些人的利益,在东埔市的地位急转直下,很快就被调整了分工。

    “有没有人理会,我还是要说的,而且我觉得,只要我说出来,一定会有人记住的。”王子君朝着刘岩富轻轻一笑,有些潇洒的说道。

    刘岩富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和王子君继续探讨,而是和王子君拉起了家常,从刘岩富的嘴里,王子君知道他妻子在国家某部委上班,有一个可爱的女儿。

    之我的书记人生

    “这么快就印发了,听说王市长不是还提了一点异议么?”就这赵国良走到综合科的门外时,就听办公室里有人小声的议论着。

    “王市长提异议又怎么样?薛书记定了的事情,谁能够改变的了?胳膊还能拧得过大腿么?哎,发现了没有,在这分工上,财政局可是归了李市长。”

    “这财政大权不是一直都归常务副市长主管的么,怎么现在成李市长管了呢?”

    “那有什么,只要薛书记认可,任市长说不定会将其他的部门也交给李市长呢!”

    “唉,那你说王市长就只能吃这个哑巴亏了!”

    “不吃又能怎么样?你觉得王市长还能翻起什么风浪来啊,我听人说王市长之所以提刘市长分工的事情,那就是想发泄一下内心里的不满呢。没想到被直接无视了。估计王市长弄了这么一出之后,肯定会反思反思的。”

    听着两人的话越来越不堪入耳,赵国良眉头皱动之间,那走动的声音不觉又重了几分,皮鞋接触地面的沓沓声,瞬间在办公室外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