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三九章 要的就是敲山震虎的效果!
    “李市长,这是我们市财政局今年的工作总结和明年的工作打算,您看看,提点指导意见。”财政局长罗昊昶满脸笑容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将一份工作总结放在了李康路的办公桌上。

    李康路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接过文件漫不经心的看了几眼,就顺手放在了桌子上:“罗局啊,近年来咱们东埔市经济发展日新月异,很多地方都需要钱,你这个财政局长不好当,我这个主管财政的副市长,也不太好做啊!”

    罗昊昶呵呵一笑道:“李市长,还是您理解我的难处啊。穷家难当,有时候我都睡不着觉,我压力大啊。但是,一听说让您李市长主管全市的财政,我这失眠的毛病居然不治而愈了!不为别的,就冲着您的高瞻远瞩、运筹帷幄,我保证会把咱东埔市的钱袋子给您看好了,该花的钱您可着劲儿的花,该省的钱,我一分都不会让它跑的!”

    罗昊昶的这一通马屁拍得有点过头了,这财政一支笔历来是政府一把手的权力,怎么也轮不到主管副市长独自决断的。但是,尽管这番表态有点言过其实,但是李康路还是觉得十分受用很是舒坦。心里暗道,这罗昊昶能够坐上财政局长的位置,自身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别的不说,就说和薛书记的关系,那就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铁,而且,和身为市长的任昌平同样打得火热。

    “罗局,你这话可是有点抬举我了,这财政工作我相信不论哪位领导主管,都能正常运行,协调运转,如果弄出来篓子了,你觉得薛书记能饶得了你么,哈哈……”李康路轻轻地笑着,一副领导气度的说道。

    “那是,不过有李市长坐镇,我觉得更踏实,更安心。猛一听说咱市里新来了一个年轻的常务副市长的时候,我心里可真是没底儿啊,生怕这点家底给这个副市长折腾光了,真是如此的话,那我的责任可就大了!”

    “你能有什么责任哪,净瞎说!”李康路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又看了看表道:“罗局,等一会我还有一个会要开,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咱们下次再聊吧。”

    “李市长,还真有个事需要给您汇报一下。是这样的,我们财政局宾馆这两天弄了几样稀罕东西,想请您过去尝个鲜,您看,今天晚上您有没有时间?”罗昊昶轻轻地搓了搓手,一脸期待的朝着李康路说道。

    能从财政局长嘴里说出好东西这三个字,李康路的心里顿时升起了一丝的好奇,他思索了瞬间之后,就淡淡的说道:“下午你和小雷联系吧。”

    “好咧!哎,那我们就差列队欢迎您了!”罗昊昶对李康路的习惯十分清楚,知道他说出这句话,基本上就意味着这事十有**算是成了。

    如果换成别的副市长成为财政局的主管领导,他罗昊昶也不一样会如此的心热,但是李康路却不一样,这是市委薛书记的爱将,虽然这一次没能成为常务副市长,但是谁都知道,薛书记将李市长可是当作接班人来重点培养的。

    能适时的和李市长拉拢一下关系,不论是对自己还是对财政局来说,都是一件大大的好事,不无裨益。

    “李市长,晚上我来接您。”罗昊昶一边说,一面从椅子里站起来,准备离开李康路的办公室。

    “咚咚咚……”轻轻地敲门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听到这敲门的声音,李康路的眉头就是一皱,头也不抬地说了声进来,双眸就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李市长。”有点慌张的秘书雷云开,快步走了进来,在和李康路说话之时,话语里带着一丝的急促。

    “什么事情?”李康路的脸,一下子就阴沉了下去,虽然他对自己的这个秘书还算满意,但是他这般慌慌张张的模样,却是让李康路很是不快。

    “薛书记请您过去一趟。”雷云开熟悉李康路的性格,此时看到这位副市长眉头皱了起来,哪里还不明白什么意思,当下也顾不上解释,赶紧沉声的说道。

    听说是薛耀进让自己过去,李康路的神色,这才缓和下来,冲罗昊昶笑了笑道:“当官不自由,自由不当差。估计这会儿是开不成了,小雷,你通知办公室一趟,就说薛书记找我,我等一会儿再过去!”

    “好的,我这就去通知。”雷云开答应一声,却并没有离开。而罗昊昶此时却笑着道:“李市长,您先忙着,晚上我再给您联系。”

    作为财政局长,罗昊昶当然也是极善察言观色的,见雷云开答应着却并不离开,知道还有话要跟李康路说,就知趣的赶紧向李康路告辞了。

    “什么事情?”李康路等罗昊昶走了之后,这才沉声的朝着雷云开问道。

    “张秘书在电话里没有说,不过听他的语气,好像很着急似的。”雷云开小心的朝着李康路看了一眼,低声的汇报道。

    李康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作为经常在市委书记身旁走动的人,他自然知道被薛耀进选作秘书的张晓东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张晓东情绪外露的,那这件事肯定非同小可。

    知道耽搁不得的李康路,简单的吩咐了雷云开两句之后,就三部并成两步的朝着市委办公楼走了过去。

    “李市长好。”张晓东就站在薛耀进办公室的门口走廊处,一看到李康路过来,就笑着朝着李康路打招呼。

    “晓东你好,薛书记现在有空么?”李康路心里虽然很想打探一下张晓东,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是,想想薛耀进找自己如此心急火燎的,还是强行把这种念头给打消了。

    张晓东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这才笑着道:“李市长,恐怕你得先等一下了,薛书记正在和王市长谈话。”

    王市长?李康路一愣之下,就将那年轻的身影和王市长三个字联系到了一起。虽然弄不清这个新来的副市长怎么跑到一把手这里来了,但是心中却是没来由的涌过一丝酸酸的感觉。

    “那我先等等。”李康路勉强挤出来一丝干巴的笑容,故作平静的说道。

    “李市长,您这边请,我这里还有别人送给薛书记的茶叶,味道很不错,您尝尝。”张晓东一边把李康路往自己的办公室里让,一面轻声的说道。

    看到张晓东拿了一罐茶叶倒茶,李康路的心思就飞到了那间紧紧关闭着的办公室之中,他在猜测着,此时,这办公室的两个人究竟在谈什么呢?

    来到东埔市之后,这是王子君和市委书记薛耀进的第二次单独谈话,第一次是在报到后的第二天,只是用了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在这二十分钟的时间里,王子君清清楚楚的记得,薛耀进大多时候说的都是对自己生活方面的关心,至于工作方面,却是蜻蜓点水,一带而过了。

    而这一次谈话,薛耀进谈的主要话题却变成了工作。对于这次谈话,王子君也是早有预料的。他满是笑容的坐在薛耀进的对面,一面倾听着薛耀进的谈话,一面对薛耀进提出的问题静静的回答。

    薛耀进谈的虽然是一些常规的工作,但是他的目光,却是在王子君的身上不断地扫视而过,看着这个镇定自若的年轻常务副市长,薛耀进心里无限感慨:自己对这个年轻人还是小看了!

    想到从省里面发下来的文件,薛耀进就像在一场盛大的晚宴上,面对山珍海味,自己却吃出来一只苍蝇似的,心里很不舒服。对于下来挂职的干部要切实做到人尽其才,才尽其用,提供给他们可以充分施展才华的舞台,绝对不能够蜻蜓点水,敷衍了事。这份文件上虽然没有提名道姓,但是薛耀进却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得到,这么一份敲山震虎的文件,似乎是专门针对自己定的那份分工来的。

    在东埔市多年,薛耀进一直都是不折不扣的权威,就是作为市长的任昌平,都从来没有质疑过他的决定,可是今天,他决定的事情,却是受到了挑战。

    虽然这个年轻人在借力打力,但是这个借力点却是让他难以回避,就算他在东埔市一言九鼎、说一不二,可是面对省里面下来的文件,他还是要执行的。

    “王市长,省里面关于挂职干部管理的文件,你看了没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薛耀进不想和王子君再兜圈子了。

    王子君看着薛耀进看过来的目光,无比平静的说道:“看了,我觉得省里面高瞻远瞩,从上面下来挂职的干部,都是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他们下来挂职,即是对自己本身基层经验的一种锻炼,又是对我们地方工作的一种促进。”

    “省里面的精神,王市长领会的很透彻嘛,看来,我们东埔市在这方面犯了一些错误,这也是事出有因的。出于对刘市长的保护和其他因素,给刘市长的担子有点轻了,我和昌平同志交换了一下意见,觉得有必要重新给刘市长划一划职责。”

    薛耀进说话之间,眼眸又紧紧地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道:“这之中,昌平同志提到希望让刘市长协助王市长工作,子君同志你认为如何?”

    薛耀进果然不是一个喜欢轻易服输之人!

    王子君对于这种结果早就预测过,他看着薛耀进咄咄逼人的眼神,轻描淡写的说道:“我服从组织的安排,不过薛书记,刘市长有一次聊天中说他乃是从财会专业毕业的,我觉得在让刘市长协助我工作的同时,还应该在他的身上再加点担子,这样才能够更加深入地贯彻省里面领导的文件精神。”

    王子君看着薛耀进,脸上的笑容依旧淡淡的,不过在这笑容之中,他却在表明着自己的态度。

    王子君的态度,薛耀进听懂了,他轻轻地皱了皱眉,心中暗道,看来这次来的这个常务副市长,还需要多多打磨一下,从上面下放过来的人,棱角还是太突出了!

    “王市长,你的提议我和任市长会综合考虑的。”薛耀进说话之间,轻轻地又看了看表道:“我还有点事情,我看,咱们今天暂时先谈到这儿吧。”

    王子君从沙发上站起来,笑着道:“薛书记,那我先告辞了,听君一席话,胜喝一桶水,这话真是不假啊,今天很受启发,希望以后有机会多听听薛书记您的教诲。”

    薛耀进轻轻地摆了摆手道:“子君市长,以后别跟我这么客气,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咱们在东埔搭班子搁伙计,那我就是个老大哥,年岁比你大,工龄比你长,别的不敢说,经验还是有一些的!”

    和薛耀进又礼节性的握了握手,王子君笑着走出了薛耀进的办公室,这一次虽然薛耀进对自己运作的攻势做出的反应,但是自己却也向薛耀进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在反击和接受这个态度中,王子君也是经过了一番权衡的,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反击,虽然反击会遭受到薛耀进的进一步打压,却也能够在全市领导班子中表明一个态度,那就是自己这个常务副市长不是可有可无的,自己的意见,就算你薛耀进身为一把手书记,也不能充耳不闻,也是要慎重考虑的!

    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逆来顺受很有可能会让人越加觉得你容易欺压,最终被人无视到边缘化的。这可不是王子君想要的结果!

    出了薛耀进的办公室,王子君就看到李康路从张晓东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两个人相遇的瞬间,李康路就已经笑呵呵的伸出了手掌。

    “王市长,你可真是出手不凡哪!”

    王子君伸手和李康路轻轻地握了握,意味深长的说道:“凡事都有一个度,超过了这个度,就过犹不及了,欲速则不达了。所以呢,有些事,大家还是循规蹈矩,遵守规则,千万别太过分了!”

    两个人都是含沙射影,一语双关,而轻轻地握手之间,两只握在一起的手掌,又迅速地分散开来。而两个都在微笑着的人,也很有默契的各自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去。

    李康路并没有直接走向薛耀进的办公室,在王子君走过走廊的转弯之处时,他朝着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并没有说话的张晓东道:“看到没有,咱们这位常务副市长,也是一个很有性格的人哪。”

    张晓东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轻轻的敲了一下薛耀进办公室的门,并朝着李康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王子君回到办公室里,脸上带着一丝气愤之色的赵国良就快步跟了进来,给王子君倒了一杯茶之后,赵国良就气愤不已的说道:“王书记,刚才劳动局打来电话,说省里来了一个调研组正在考察他们的工作,问您能不能过两天再去他们局。”

    作为劳动局的分管领导,王子君去劳动局调研的事情,是昨天劳动局长亲自来王子君办公室里主动邀请的,而现在却打来这么一个电话,这之中要是没有什么,任谁听了也不会相信的!

    王子君看着赵国良气愤的神色,淡淡的道:“人家既然已经打来了电话,那你就告诉他们何局长,就说让他们好好接待从省里面来的领导,我过两天再去劳动局慰问同志们得了,值得你情绪这么激动么?”

    “王市长,他们劳动局这么做分明是……”赵国良脸色涨得通红,沉声的说道。

    “他们怎么做,咱们不要管。”王子君轻轻地挥了挥手,随后又向赵国良道:“国良,你通知一下审计局,就说我今天上午到他们局里面去调研。”

    “是。”赵国良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对王子君的安排还是不想违背的。当下答应一声,就离开王子君的办公室了。

    还没等王子君出发,刘岩富就找上了门来了,他一进门就笑着朝王子君道:“王市长,我都已经决定在东埔市老老实实的当观众,本本分分地待下去了,你又何必强行把我给抬到架子上烤呢?”

    “什么叫抬到架子上烤?有领导找你谈话了?”王子君从自己的办公桌后面走出来,笑着扔给了刘岩富一根香烟,请刘岩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刘岩富当然不是来王子君这里兴师问罪的,他一边将烟点着,一面道:“王市长,刚才任市长已经找我谈过话了,说是要给我加加担子,把财政局这一块交给我先主持着。你老兄虽然刚来,但是对于咱市里面的财政状况,应该也是清楚的。那可是到处都是嘴等着喂食呢。这个时候让我顶上去,还不是要我的命么!”

    刘岩富虽然嘴上叫苦不迭,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是把他的心情暴露无遗了!作为一个挂职的副市长,初来乍到的时候,他也揣了满腔热血的,但是,几经波折,沦落成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分工为一个分管环保和政策研究的副市长时,他心里还是很受伤的。

    在市里面,他的工作地位更是无足轻重,虽然只是挂职,但是这也让他很不舒服,有谁会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摆设呢?

    那份从省里面下来的文件,刘岩富知道的并不比薛耀进晚,在看到这份文件的内容时,刘岩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王子君,这个年轻人真是让他自愧不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