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四四章 哥不是好脾气 只是轻易不发作
    王子君提到的陈老,乃是从东埔市走出来的身份最为显赫的干部,虽然现在已经从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但是作为顾问委员会中的一员,在山省和东埔市还有着让人不能不重视的影响力。

    杨兮兮的这句薛书记亲自到家里去拜望,已经给王子君点明了不少事情,虽然这些意思都隐含在这句话之中,但是不论是说者还是听者,彼此都是心照不宣的。这年头讲究的是跑部(步)前进,驻京办在这里面所起的作用也是明摆着的。

    一碗清爽可口的白萝卜疙瘩面汤喝完,王子君耗费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已经明白王子君需要什么的杨兮兮,给王子君讲了不少被邀请人的情况,在这些人之中,按照杨兮兮的说法,王子君最应该注意的除了那位财政部的李司长,就是发改委和农业部的两个司长。

    半个小时过后,王子君就随着一众常委来到了薛耀进临时的住所之中。因为宴席快要开始了,所以薛耀进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带着一众人朝着早就安排好的大餐厅走了过去。

    为了这次招待,东埔市的常委班子来了一多半,而几个职能重要的副市长如李康路等,也参加了这次的酒会。

    酒会的时间定在了七点半,七点的时候,就有人陆陆续续的到了,薛耀进早早的等在餐厅门口,满脸带笑的迎接着每一个来客,餐厅里的气氛,也变得越加的和谐起来。

    大多数客人的到来,都是薛耀进和任昌平打招呼,王子君等人在碰到熟人的时候,倒也说上两句,但是大多数时候,都只是站在那里微笑。

    “李司长,我正准备找车接你老兄去呢。”随着一个身材不高,头上梳着中分头型的四十多岁男子走进来,薛耀进的热情,不觉就增加了几分。

    那被称为李司长的人呵呵一笑道:“别人邀请我敢不到,但是您薛书记召唤,别说是下雪了,就是天上下刀子,我也得随叫随到,不敢耽误不是?”

    薛耀进对于李司长的这句话显得很是受用,和李司长谦虚两句之后,就拉着那李司长的手,亲自把他送到了主桌的位置上。

    因为杨兮兮提到过这李司长,所以王子君对他也特别留心,他发现就在那李司长落座之后,一直跟着薛耀进的李康路,就满脸笑容的坐在了李司长的身旁。虽然餐厅里人声太过噪杂王子君听不清两个人在谈论什么,但是从两个人的神态上来看,谈得还是很高兴的。

    很快,大部分宾客都已经来齐了,在任昌平代表东埔市向在京的领导汇报了一番今年的工作之后,薛耀进又发表了热情洋溢的祝酒词,随着薛耀进端起酒杯,整个宴会就正式开始了。

    因为在招待之前就已经有分工,所以在酒席开始之后,王子君就来到自己的位置上。他坐在这里的主要任务,是来陪酒的,当然,不是他一个人在陪,在他的身旁还坐着一位驻京办的办公室主任,和在座的都很熟,在王子君落座之后,就给王子君将在座的人介绍了一番。

    坐在王子君这个酒桌上官位最高的,是一个部委的副司长,其他人大多都是某个部门的处长或者是副处长。在京城,长期的养尊处优让他们对于下面的干部有一种高人一头的优越感,但是,当驻京办主任介绍到王子君乃是东埔市的常务副市长的时候,这些人明显吃了一惊。

    如此年轻的常务副市长,几乎不用想就足以断定此人日后必将前程无量,于是,不论是那位副司长还是几位实权派的处长,对王子君都显得十分客气,酒桌上的氛围,也显得十分和谐。

    多个朋友多条路,王子君对于多结交几个人的事情,也是乐此不疲,尽管他不刻意为之,但是一番交谈之下,却也和同桌的人拉近了不少关系。

    “王市长,我敬您一杯,咱们家乡能出这么年轻的一个领导,东埔市经济腾飞有望啊!”那位副司长在王子君给他们倒了一圈酒之后,就把酒瓶从服务员手里接了过来,笑呵呵的对王子君说道。

    “荣司长,您真是太客气了,咱们能坐在一个酒桌上就没有外人,您这般夸我,岂不是让各位笑话我么?”王子君谦逊里带着一丝幽默,让众人一阵的轻笑。

    荣司长对王子君的态度也很是满意,拿起酒杯给王子君倒了一小杯道:“王市长,这个酒我什么也不说了,反正您就得喝下去。”

    一阵笑闹之下,一行人的距离又拉近了几分。此时王子君虽然一直控制着自己的酒量,但是一股上窜的感觉,依旧在他的胃里翻江倒海的涌动着,好在喝酒之前,有杨兮兮的一顿晚饭垫底,倒也没有出丑。

    欢乐的时间,过的总是很快,一转眼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大多数人已经酒足饭饱,整个宴会也达到了**。已经有人准备走了,王子君就听有人在他身后道:“听说咱们市里新来了个常务副市长,却没想到如此的年轻有为,俗话说得好,酒品看人品,老弟,哥哥我敬你一杯,祝老弟鹏程万里,前途无量!”

    听到这话,王子君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映入他目光的,是李司长那看上去有点发红的面孔,但是随着这张脸而来的,还有一个玻璃酒杯。这酒杯足足有四两的量,快要溢出来的酒,在杯子里不断地晃荡。

    给人敬酒,原本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这李司长用这么大的一个杯子倒酒,那就不是倒酒这么简单了。王子君看着那在桌子上依旧晃动的酒杯,脸色就是一沉。

    他的目光绕过李司长,朝着李司长的不远处看了过去,就见在李司长不远的地方,手中端着一个酒杯的李康路,正站在那里淡淡的笑着。

    “谢谢李司长,这酒我就收下了。”王子君沉吟了瞬间,就将杯子往自己这里一拉,笑着说道。

    “什么收下?应该是喝下!怎么,王大市长连这个面子都不给,是不是看不起我这个当哥的啊?”李司长将杯子往自己面前一拉,佯装生气道:“王市长,你们薛书记和任市长都知道我这个人的脾气,我这个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倒出来的酒还没有不喝的。”

    本来正在高谈阔论的众人,目光不由得都朝着王子君和李司长这边看了过来,目光也停留在那个盛了四两酒的酒杯上。

    四两酒,就算酒量再好的人,这么喝下去也会难受,更别说现在宴会已经到了临近结束的时候了。作为官场之中的人,他们哪里会看不出这李司长分明不是在倒酒,恐怕是在找事呢。

    在他们这些人中间,李司长的位置不是最高的,却是最实惠的。作为财政部的司长,李司长在很多方面,都能够给东埔市带来不小的好处,所以在有些时候,东埔市的领导干部也对他很有些忍让。

    薛耀进正在和一个东埔籍的老干部喝酒,一看到李司长向王子君发难,眉头不觉一皱。四两酒,这李司长简直就是要王子君的好看呢,给那老干部打了个招呼,薛耀进就快步的走了过去。

    “我今天的酒已经够量了,咱们明天再说吧。”王子君笑了笑,声音里听不出喜怒。

    “王市长,您不喝我的酒,是不是看不起我姓李的?我可告诉你王市长,果真如此的话,你就直截了当的说,只要你一句话,我姓李的以后绝不会再来蹭你的冷脸了!”

    李司长作为财政部实权部门的司长,下面来找他办事的市长书记多了,虽然王子君年轻,但也就是一个常务副市长嘛,还不至于让他放在眼里。再说了,他已经跟人拍着胸脯保证过了,哪怕这年轻的副市长是块堡垒,也得把他攻下了,这杯酒如果倒不下去,那他李司长的脸确实没地方搁了!

    “李司长,这酒我看就这样吧,王市长喝一半,就算过了。”薛耀进从人群里走过来,朝着李司长哈哈一笑,给王子君解围道。

    看到薛耀进,那李司长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他笑了笑道:“薛书记,在您跟前,我一向是您让往东,我不敢往西,但是独独这一次不行,这位小兄弟实在是不给面子啊,您看,我倒出来的酒,哪有再倒回酒瓶里的道理?让这位小兄弟实诚点吧,我相信他有这个能力!”

    薛耀进被李司长的话一下子架住,心里也有了一丝怒意,不过,东埔市现在在有些方面有求于李司长,他还不能说硬话,更何况现在来到这里的大多数东埔籍的干部,和李司长关系都不错,自己把话说得强势了,得罪的人可就不是一两个的问题了。

    “来来来,王市长是吧,你看你们薛书记都答应了,还让老哥我站在这里等着么?来,实诚点儿,喝了喝了!”李司长见薛耀进不说话,拿着酒杯又朝着王子君递了过去。

    王子君看着沉默不语的薛耀进,心里冷笑一声,他伸手做出了一个接酒杯的姿势,但是,眼看这酒杯就要落在他手里时,他的手却突然一松。

    “啪!”

    酒杯瞬间从王子君的手里掉落下来,狠狠地摔在了大理石地板上,这顷刻的撞击,登时让那酒杯碎成了一片片玻璃,酒杯里的酒,更是撒了一地。

    “不好意思,哎呀,手滑了。”王子君朝着李司长看了一眼,淡淡的解释道。

    李司长的脸,涨得通红,他明白,这是人家不给他面子。作为财政部的实权司长,他把自己看得不低,此时让王子君直接将酒杯这么弄到了地上,只觉火气高涨,很是不爽。

    “薛书记,王市长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不给我一个解释的话,那我姓李的以后可没脸来参加咱们的老乡聚会了!”李司长的话语里,带着一丝威胁,那意思分明就是说,我以后不来了,你们有什么事,也不要找我!

    薛耀进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虽然对李司长的主动发难有些不满,但是官场上的敬酒是毫无道理可讲的,有很多事情,都是在酒桌上完成的。更何况他还指着李司长给他运作呢,如果惹了这李司长,万般刁难虽不至于,但是影响了工作,那可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快过年了,王市长这一失手啊,倒应了那句老话,碎碎(岁岁)平安嘛。我看这么着吧,换个杯子,该多少酒王市长还喝多少酒,咱们从头再来嘛。”薛耀进沉吟了一下,脸上再次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站在薛耀进身旁的李康路,在薛耀进说话之际,也笑着对李司长道:“李哥,都喝了点酒,手滑是在所难免的,薛书记都已经说了,你总得给王市长一个改过的机会不是?”说话之间,他就拿过来一个同样的酒杯,倒满了酒递给王子君道:“王市长,咱一把手发了话,这可是政治任务啊!”

    王子君看着李康路一副你不死谁死的模样,心里暗暗冷笑,将酒杯从李康路的手里接过,对李司长看了一眼,直截了当的说道:“这杯酒我不喝,你确实没这个面子!”

    王子君没有刻意的把自己的声音掩饰了,整个大厅里,所有的人都吃惊的看着王子君,心里纳闷,这东埔市的副市长怎么了?

    你确实没这个面子,这句话让所有人都不由得一愣。他们原以为,在这种软硬兼施的情形之下,哪怕你喝得人仰马翻,也会把这杯酒喝下去了,没想到,他居然来了个一口回绝了!而且把话说得直言不讳,像个电线杆似的,就这么面无表情的戳在那里了。

    你确实没这个面子,李司长听着这句话,登时有些面红耳赤,尴尬之下,脑子里像有一群马蜂似的,嗡嗡的叫个不停,看看桌上的酒杯,差点怀疑此情此景是不是真的。

    断然拒绝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但拒绝了薛耀进的要求,还直接把手搧在了自己的脸上。如果说刚才王子君打嘴仗只是不喝的策略的话,那么现在王子君直接放下酒杯,那就是把手打在了他的脸上。

    “你说什么?”李司长脸涨得有点红,朝着王子君走了一步,步步紧逼道。

    “看来,李司长真是喝糊涂了,我说你确实没这个面子!”王子君说话之间,朝着薛耀进看了一眼道:“薛书记,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

    薛耀进也没想到一杯酒没倒下去,倒把跟李司长的关系弄僵了。看着扭头而去的王子君,虽然也觉得事情的起因不怪他,但是,想想他这么行事的后果,这赞同登时又化成了怒意。不过,这个场合,他是不适合当场发作的,如果因为这点小事,他这个一把手跟常务副市长发生争执的话,恐怕在京城东埔籍的干部圈儿里,就成了笑话了。

    “你给我站住,你说我没这个面子。”怒气高涨的李司长,看到王子君要走,快步就朝着餐厅外面追了出去。

    李康路站在一旁,心里一阵的冷笑,这个结果对于他来说,那比把王子君灌倒丢人更让他觉得解气。王子君这么一走,不但惹得薛耀进生气,日后在京城办不成什么事,那尽可以往他身上推,谁让他把李司长得罪了呢?追根溯源,症结就在他这里了!

    看着李司长朝着王子君追上去,李康路心中暗道,拉扯起来才好呢,事情闹得越大,他王子君的责任也就越大,嘿嘿,到那时候,看你怎么收场!

    王子君看着追上来的李司长,心中暗暗冷笑,不想和这等人纠缠下去,三两步就走到了餐厅的外面,来到了饭店的前厅。

    因为是饭点,酒店的大厅也很是热闹,这酒店是一家大型酒店,虽然东埔市驻京办包了一个大餐厅,但是酒店的其他楼层,依旧是来客不绝。

    王子君走的速度不慢,三两步之间,就和那李司长拉开了距离,不过就在他快步向前的时候,突然眼前人影一闪,没想到前面会有人的王子君一下子就和来人撞在了一起。

    “你干什么?眼睛长到后背上了啊!”和王子君相撞的人还没有开口,跟在那人身后的一个年轻人,已经怒气冲冲的走上来了,看他扬起手来的模样,好似恨不得给王子君两下子。

    这个时候,王子君才看到和自己撞在一起的是个女子,而且还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子。女子微微皱了皱眉,手掌更是轻轻地揉着胳膊,看那摸样,刚才的一撞,好像把她撞得不轻。

    “对不起,我没有看到。”虽然刚才是那女子走的太过匆忙,但是王子君还是很有风度的道歉,作为一个大男人,王子君不想在这种小事上斤斤计较。

    “一句对不起就算了,春岩,你没事儿吧?”男子带着怒气的话语,明显是朝着王子君来的,后面则是关切的对女子问道。

    “没事儿。”那女子的声音十分柔和,她朝王子君看了一眼,正准备说话,就听有人在后面问道:“怎么了,匆匆忙忙的没一点正型!”

    女子听到声音,扭头道:“爸爸,没事,就是跟人碰了一下。”

    在这女子扭头的时候,王子君看到一个中年男子从楼上走了下来。这男子一身随意的装束,但是步伐之中却是充满了沉稳,他走动之间,更是让人不自觉地升起一种压抑感。

    这个走来的男子,王子君在看了两眼之后,觉得自己好像在那里见过,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了。

    那男人看了女儿一眼,就把目光落在王子君的身上,在瞬间的功夫,眼里就露出一丝亮光:“这不是子君么,什么时候来京里的?”

    本来就觉得这个人面熟,现在听人家提到自己的名字,王子君越发确定,此人如果不是自家的亲戚,那就是莫小北家的好友了。不过要是说不出对方是谁,那可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我刚来,您也在这里吃饭啊!”王子君的急智,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他朝着那男子一笑,一副坦然的模样。

    “今天在家里没事,这丫头嘴馋,带着她来过过瘾。”男子朝着王子君哈哈一笑,然后朝着那年轻女子一招手道:“春岩,你不是一直想见见小北的丈夫么,这位就是,叫姐夫!”

    一句叫姐夫,立马把王子君不识人的尴尬给解决了,虽然不知道男子是什么称呼,但是叫个叔叔之类的,应该是没错儿了。

    叫做春岩的女子听自己的父亲这么一说,顿时对王子君感兴趣起来,上下打量了王子君一番,眼里充满了好奇。

    “王市长,这个酒,你无论如何都要给我喝了,在京里面,还没有人不给我面子。”就在这一耽误的时间,从餐厅里冲出来的李司长,就已经赶上了王子君,看也不看眼前之人,一把抓住了王子君的肩膀,一副兴师问罪的摸样。

    王子君厌恶的朝着那李司长看了一眼,伸手就准备将他拨开。而此时,薛耀进等几个人也跟着从后面赶了过来,看到王子君再次被李司长给缠住,不管是薛耀进还是其他人的脸色,都变得有点难看。

    如果说刚才在餐厅闹那么一出,丢脸还只是丢在了东埔市,那在这偌大的外厅里,如果被熟人看到了,那可就有点好说不好听了!

    “王市长,你也太牛了!不给我面子,是不是看不起我姓李的,我告诉你,喝了这杯酒,什么事情都算了,要是你老弟坚持不给我面子,那就休怪我姓李的不识人了!”李司长朝王子君举了举手中的杯子,酒气冲天的说道。

    当着莫小北的亲戚让人家逼着灌酒,这让王子君有些恼火,看着朝自己拉过来的胳膊,王子君就准备将他直接给甩开。

    “李春华,你喝多了?发什么酒疯啊你!”正在和王子君说话的男人,一看有人搅和进来,脸色就有点不悦,等他看清李司长的面孔之后,这不悦立马就变成寒冰了。

    李春华三个字一出口,登时让李司长一惊,尽管此时已经醉意朦胧了,但是潜意识里,他还是有些警觉的,听到这招呼,赶忙扭过头朝训斥之人的位置看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