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四六章 不做亏心事 也怕鬼叫门
    一个人,在一个城市里生活过几年,就有理由对眼前的一切视而不见。对于江市的情况,王子君大概了然于胸,听伊枫说到菜市场,就一转方向盘,意味深长的说道:“我就知道,今天会有好吃的!”

    说到好吃的,王子君的目光不经意的朝伊枫看了一眼,发现伊枫的脸有些赫红,就像被阴雨笼罩了多日的人突然看见了太阳一样,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王子君混迹官场这么多年,当然懂得跟伊枫的关系实际上是一枚隐形的炸弹。他不敢轻举妄动,他怕那些政敌或者潜在的政敌发现。因此,即使原来找伊枫,也是天黑了才去。

    每次看见王子君,伊枫的心里就会泛起一股怜惜之情,赶紧把温热的洗脸水端来,让他洗去一天的劳累;再把可口的饭菜摆上桌,让可口的饭除去他身上的寒气或暑气,大快朵颐之后,王子君身上的另一种力气也滋长起来了。

    当然,正值青春勃发的他们身体的汁液都是饱满的,洗刷完毕之后,他们会深情相拥,在暗夜中合唱一折鸳鸯戏水的戏,然后心满意足地睡去,两人情深意浓的时候,怀里的伊枫通常会咬着王子君的耳朵幸福地呢喃着,你把我吃了吧,我是不是好吃呢。弄得王子君要么更紧地搂抱着怀里的软玉温香,不舍得分开,要么就是把伊枫紧紧的箍在身下,说不出的缠绵和热火。

    因此,对于王子君的一语双关,伊枫当然听懂了。“你坏蛋!”小小的拳头捣在王子君的身上,一下子把两个人多日不见产生的那一丝隔阂吹得烟消云散。

    “好好好,我是坏蛋还不行嘛?”王子君一面放边车速,一面轻语温存的对伊枫说道。

    对于伊枫,王子君知道自己对这个女子同样亏欠很多。和秦虹锦相比,伊枫恐怕会过得更加难过。在一个行政单位,一个女孩子过了二十四五还没有找对象的话,就会成大家瞩目的焦点人物了,私下里也会成为人们琢磨和议论的对象。尽管这些议论王子君不曾听到过,但是靠想像也是完全可以想出来的。

    车子慢慢的向前滑行,车里充满了温馨。伊枫坐在车上,充满了水光的眼睛不时地朝着王子君看去,脑子里又想起来两个人在一起时的缠绵,羞涩的笑了。

    菜市场离伊枫的单位并不远,因为接近过年,所以虽然已近天黑了,菜市场仍然喧闹非凡,此起彼伏的吆喝声,让菜市场充满了生气。

    “走吧,我们去买点好吃的。”伊枫解开安全带,从车里欢快的蹦了下去,王子君的目光,一直注意在伊枫的身上,看着伊枫那欢快的样子,心里的暖意更增加了几分。此时的他,好似看到了当年在洪北县快乐的女孩儿。

    虽然不能给她一个家庭,但是无论如何,幸福的感觉应该给她的。心中念头翻动的王子君,一面锁车,一面暗暗下定决心。

    两个人刚刚走到菜市场,还没有来得及锁好车,就听后面有人喊道:“伊枫,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不是说好了,今天晚上一起吃饭么?”

    伊枫是个聪明的女孩儿,知道心爱的男人身份特殊,她不想给他招来任何麻烦。因此,每次和和王子君在一起,伊枫都很小心,此时冷不丁的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立马将拉向王子君的手缩了回来,扭头一看,就见那赵大姐出现在身后了。

    “赵姐,你买菜啊。”伊枫定了定心神,故作平静的招呼道:“你不是回家做饭了吗,怎么跑这儿来了?”

    赵姐呵呵一笑道:“刚才我婆婆打电话,说家里少了点炖汤的料,这不,我就过来买了捎家去。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赵姐说话之间,眼神已本能的朝戴着茶色眼镜的王子君看了过去。

    虽然碰到熟人让王子君有点意外,但是此时已经躲避不及了。王子君微笑着冲赵姐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赵姐对于伊枫领着一个男人本来充满了好奇,看王子君主动跟自己打招呼,反倒不好意思再问了,从王子君身上收回目光,再次朝伊枫看了过去。

    伊枫最担心的就是赵姐认识王子君,那可就麻烦了,此时见赵姐表情一如往常,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当下赶忙道:“这不,碰上一个老乡,我买点菜请老乡吃顿饭。”

    赵姐听伊枫这么一说,神情变幻之间,就笑着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准备自己做饭吃啊?既然是老乡,那就是咱们洪北县的人,今天聚会的都是咱们洪北县的,干脆一块儿去得了!”

    “赵姐,还是算了吧。”伊枫自己都不想去这个饭局,更别说让她拽上王子君了,因此,一听赵姐的提议,一口就回绝了。

    “这多难看哪,我自己就是个吃白食的,再带个人去,还不让人笑话啊。”见赵姐再次将目光朝着王子君看过去,伊枫赶忙解释道。

    “这次请客的人不会在意多个人的,咱人去得多了,还是给他面子呢。别争了,就这么定了!”赵姐见伊枫还想推辞,不由分说的拉着伊枫走了。

    伊枫还要说话,那赵姐又站住了:“你们俩等等我啊,我把调料送到家就来找你们。咱老乡这次请客的地方是清泉宾馆,听说这宾馆很高档,那里面的厨师每个月工资好几千哪!”

    “子君,你看这……”看着一步三回头的赵姐,伊枫拿不定主意了。平时,这赵姐跟她关系不错,也帮了伊枫不少忙,如果一口回绝了,肯定不合适,但是,这么珍贵的时间,她又不想浪费到应酬上了。

    “赵姐不是说了咱们可以一起去嘛,没事儿没事儿,咱们很快就回来了。”王子君宽容的朝伊枫挥挥手,笑着安慰她。

    听了王子君的提议,伊枫又高兴的笑了。不过想到王子君的身份,就是一喜,不过想到王子君的身份,她又有点犹豫。王子君拉过伊枫的手道:“放心吧,在江省我又不是什么公众人物,认识我的人没几个。”

    王子君这句话是假的,尽管在江省不像在山省那般出名,但是说没几个人认识他却是假的。

    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过得太快,当天色渐渐昏暗下来的时候,王子君两人就来到了那聚会的清泉酒店。这所酒店装修得十分豪华,穿着统一工装的服务员,让这家酒店平增了几分底蕴。

    洪北县在江市的聚会在一个占地上百平方的小厅之中,在王子君两人走进来的时候,小厅里已经来了不少人,这些人大多彼此认识,正三三两两的交谈着。

    听着这些熟悉的洪北县口音,王子君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离开洪北县一年多了,王子君一直没时间回去看一看,从内心里来说,对那个地方,他还是有感情的。

    “伊枫来了,快这边坐!”就在王子君思绪万千,回想着在洪北县的日子的时候,一个长着青春痘,模样倒是帅气阳光的男孩子,满是笑容的朝着伊枫走了过来,不过当他看到伊枫的一只手挽在王子君的胳膊上时,脸色就是一僵。

    伊枫也认识这个人,朝着他点了点头道:“楚红潮,你也来了,我们还是上那边坐吧。”说话之间,拉着王子君的手就朝着赵姐坐的方向走了过去。

    王子君看着楚红潮有些失落的情形,心中不由得一阵苦笑,有道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以伊枫的条件,如果没有追求的人,这才是不正常呢。

    “这人在市政府工作,有一次吃饭的时候碰上了,平时就跟个苍蝇似的,比较讨厌!”伊枫一边朝着那边走,一面小声的对王子君说道。

    伊枫的小心思,哪里瞒得了王子君呢,感受着伊枫心中的那一丝丝淡淡的柔情,王子君轻轻地捏了捏伊枫的手,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赵姐在伊枫走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伊枫,而伊枫和楚红潮之间的对话她虽然没有听清楚,但是看看楚红潮一脸失望的表情,就能猜出来个一二,尽管对自己做不成媒人有点小失望,但是脸上还是很好的把这丝表情掩饰了,热情的邀请伊枫两人坐下来。

    “赵姐,这次聚会是谁出资赞助的?看这气派,少说也得花个几千块钱吧?”伊枫最怕的就是赵姐审视的目光看向王子君,为了给心爱的男人减少风险,刚一坐定,就主动给赵姐岔开话题了。

    对于伊枫的这种策略,赵姐自然没有察觉,一听伊枫这么问,就咯咯的笑了:“是金碧装饰公司的齐老板,要不是他财大气粗,谁会弄这么大的排场呢。”

    “你不是说这家伙虽然有钱,但是存钱像集邮似的,每一分钱都串在肋骨上么,这次怎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对于这位齐老板,伊枫好像有点印象,喝了一口水,笑着问道。

    “他是有点抠,但是这要看对谁呢,这次他下这么大的本钱请客,主要是为了讨好人。”赵姐对于老乡之间的事情,看来是心知肚明,轻轻一笑,朝着伊枫解释道。

    为了讨好人?伊枫的目光就朝着一个穿着西装,但是整个人显得精瘦的男子看了过去,就见这个男子此时正在热情的和一个个来客打着招呼。

    王子君的目光,在整个聚会的会场上不断地扫动着,虽然他对于这些人都不怎么认识,但是从语气和打扮来看,王子君却能够判断出这些人的大概来历。在王子君看来,这些人大多都是江市各部门的工作人员,虽然也都有一定的地位,但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半小时左右,聚会的人来得差不多了。那齐老板作为这次聚会的发起人,笑呵呵的走到四张桌子中间的空地上,轻轻地拍了拍手道:“各位,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趁着这个时候,我在这里祝大家新年新气象,升官发大财!”

    这齐老板的话,惹得聚会的众人一阵大笑,有人更是笑呵呵的朝着齐老板道:“齐老板,升官这种事情给我们就行了,发财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一阵哄笑声,让整个聚会的气氛顿时上去很多,对于这种调侃的声音,那齐老板也不恼,哈哈一笑道:“那就借李科长的吉言了,大家升官我发财。今天除了咱们老乡聚一聚,还有一件大喜事要向大家宣布,咱们的红潮老弟,已经被内定为市政府董市长的秘书,趁此机会,咱们也给老弟庆贺一下,大家说是不是啊?”

    董市长是谁?王子君还真是不认识,不过想来应该是江市的一位副市长吧,而且还是没有进常委的副市长。王子君虽然不太关注江市的政局,但是江市大多数领导的名字,他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虽然是副市长的秘书,却也让很多在单位里怀才不遇的小科员们羡慕了,在那齐老板宣布了楚红潮的新身份之后,楚红潮就被不少人围了起来。

    “哎,你说,我要是说你是东埔市的常务副市长他们会怎么样?”伊枫朝着楚红潮看了一眼,轻轻地一拉王子君的手掌,悄悄的对王子君说道。

    “他们会对我敬而远之,毕竟我是山省的副市长。”王子君知道伊枫说这种话就是为了哄自己开心。他轻轻地帮伊枫将那飘到前面的刘海儿整了整道:“你还不如说我是王秘书长的儿子呢,这样更有杀伤力。”

    “咯咯,那我就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伊枫对于王子君的爱怜十分享受,如花的笑容毫不吝啬地绽放开了。

    赵大姐看着两人亲密的举动,心里暗道,这次真是白折腾了,光看看伊枫看向这个男孩儿的眼神,就知道没戏了。不过她心里暗暗为伊枫可惜,这么一个前途无量的副市长秘书就这么擦肩而过了,以后再想找这么一个潜力股,估计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赵姐,各位,我敬大家一杯。”就在赵姐心里感慨不已的时候,那楚洪潮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虽然是坐成了几个桌子,但是因为是聚会,所以串席的人很是不少。楚红潮一过来,不少人都站起来和楚红潮碰杯,那楚红潮在喝了一口酒之后,就顺势在王子君不远处的一个椅子上坐了下来。

    “楚科长,苟富贵,勿相忘,以后可要多多照顾啊,咱们大院里的洪北人,以后可都得靠您楚科长撑腰了!”一个一看就是机关老油条的中年人,在楚红潮坐定之后,就不无讨好的端着一杯酒对楚红潮说道。

    “老左,你这就客气了,咱们谁跟谁啊,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绝对二话不说。”得意的男人,特别是在心中爱慕的女人面前,最是喜欢站露出自己豪气丛生的一面。

    那老左的话得到了回应,其他人也都跟着回敬楚红潮,整个桌子顿时热闹了几分。不过可惜楚红潮的心思不在他们身上,在和赵姐说了两句话之后,他就朝着王子君道:“这位兄弟有点面生啊,您是哪个乡的?”

    哪个乡的意思,那就是洪北县哪个乡了,王子君笑了笑道:“我在洪北县干过两年,也算是半个洪北人吧。”

    王子君在洪北县的时间,根本就没有两年,他这么顺口一说,其实是想把这个话题给岔开了。

    “哦,那说起来咱们还是半个老乡,现在您在哪个单位高就呢,说不定以后咱们还能多认识一下呢。”楚红潮自得的晃了晃酒杯,有点居高临下的说道。

    王子君可没什么兴趣和他罗嗦,淡淡一笑道:“我这个人没什么正经工作,就是挣钱混日子,恐怕没什么能让楚科长照顾的。”

    “老兄的家在江市么?”楚红潮见王子君什么也不说,好奇心更重了。也许是这家伙根本就不好意思说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对于伊枫,自己还是有机会的。试问,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又怎么可以和自己一个堂堂的副市长秘书相提并论呢?

    “在江市。”王子君有点烦了,他知道和伊枫出来总是避免不了这种麻烦,但是被一个发了情的公狗给盯着,心里多少是不舒服的。

    “伯父伯母也在江市工作吧?”楚红潮听王子君说混日子,立刻就猜到了这男孩肯定是没什么家庭背景的,这年头,稍微有点本事的父母,哪个会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四处游荡,不跑个正经事干干呢?这么一想,这优越感就出来了。

    “我爸是给人家打工的,老妈教书。”王子君懒洋洋的冒出来这么一句解释,差点让伊枫咯咯地笑出声来。不过想想,王子君说的还真是没错,只不过,能够让堂堂一个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打下手的人,在江省之中恐怕也就是那位省委书记了。

    “呵呵,老弟,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大事不一定能办事,找到位置混碗饭吃还是没问题的。”王子君的回答,彻底满足了一下楚红潮的虚荣心,他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酒杯,得意的笑道。

    王子君懒得再交谈,哼哈了两句,算是敷衍过去了。那楚红潮还想在这儿赖下去,只是此时的伊枫后悔得肠子都快青了,跟王子君多日不见,何必在这儿凑热闹呢?当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冲王子君看了一眼道:“我忘了点事情,咱们还是回去吧。”

    王子君本来还想认识一下伊枫生活的圈子,但是此时也没什么兴趣了,朝着伊枫点了点头,两人就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包间。

    “哎哟你这家伙,说起假话来真是信口开河,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你怎么把伯父说成一个打工者了!”伊枫不无爱恋地看了王子君一眼,嗔怪着说道。

    王子君笑了笑道:“哎,真是个头脑尖尖腹中空的家伙,就这么不沉稳的样子,这秘书还能当好了?也罢,他想显摆一下,那就满足他好了,反正快过年了,图个乐呵,你好我好大家好嘛。走吧!”王子君打开车门,让伊枫坐了进去。

    “嗯,回去之后,你不会让人家的秘书梦落空了吧?”伊枫任由王子君细心地给自己系上安全带,脸上带着一丝诡笑问道。

    看着伊枫的样子,王子君忍不住朝着她的脸上亲了一口道:“你怎么用你之心度我之腹呢?真是该打,我是那种小心眼的人么?不过我们伊枫的级别倒是该提一下了,这么好的姑娘怎么连副科级都不是呢,这不是明摆着贻误人才嘛!”

    两人说笑之间,就发动了车子,朝着属于两个人的小屋飞驰而去……冬季的严寒,阻拦不了春节的到来,把恋恋不舍的伊枫送上了回家的列车之后,王子君也回到了省委家属院的家。虽然在离开的时候,伊枫一直在笑,但是王子君依旧能感受到她深深的不舍。

    王子君也有点情绪低落,交往这么几年了,官位倒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了,却不能给自己的女人带来快乐。走在省委大院那熟悉的道路上,王子君心中暗道,幸亏虹锦说了不回来,要不然,自己的内疚会更多一层了。

    江省的省委家属院除了比夏天的时候少了一抹绿色和生机,倒也并不缺少什么。回到家里,王子君先去看了看老爷子,老爷子并没有因为天气的原因,就窝在家里,依旧闲着无聊捣腾院子里的那块地。

    整个春节,王子君都忙得脚不挨地,不但要拜访亲朋好友,还要陪着腊月二十九才回到家里的莫小北往京里面跑了一趟,和莫家的老老小小,都见了见面。

    王家的亲戚,莫家的亲戚,再加上各自的亲朋好友,让王子君拜访得头昏脑胀,到了正月初六,这种情形才有所缓解,揉了揉脑袋,王子君看着在床上静静的躺着好像睡熟了的莫小北,心中暗道,也难为这丫头了,这么多天了,一直都是满脸带笑的迎接客人,已经十分难得了。

    今年的春节,最让王子君害怕的不是走亲访友,而是和林颖儿的一次相遇。林泽远那里是必须要去一趟的,为了避免尴尬,王子君特意挑了一个林颖儿应该不在家的时间,提着两盒茶叶到林泽远的家里唠了一会儿。就在他暗自庆幸逃过一劫的时候,有一次和莫小北外出,还是迎面给碰上这姑娘了!

    都在一个院子里住着,难免会碰上的。心里已然有了这种觉悟的王子君在两人相遇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忐忑的感觉。

    没做亏心事,怎么还是怕鬼叫门呢?心里暗骂了自己两句之后,王子君还是勉强笑了,给两人又互相介绍了一番。

    其实,王子君刚结婚的时候,三个人在看电影回来的路上倒也不期而遇过。应该说,莫小北的身份在那儿明摆着,林颖儿看得出来,莫小北对林颖儿也是有点印象的。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生性冷淡的莫小北居然热情友好的跟林颖儿谈笑了,接下来的几天里,林颖儿还没少来找莫小北玩。两个人加上来老爷子家住宿的苏英,就成了冬季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咚咚咚”

    轻轻地敲门声传了过来,听到这敲门声,王子君赶忙走了出去,莫小北累成这般疲劳的模样,王子君可不愿意让她连个觉都睡不好。

    “哥,今天有没有安排?”王子华朝着王子君眨了眨眼睛,小声的问道。如果说以往的王子华对王子君还有那么一丝的嫉妒心的话,现在已是彻底的服气了。

    在家族的扶持下,王子华倒也算是平步青云,现在已经到了正科级的位置了,在年轻人里,也算混得不错,但是他的这些成就和王子君一比,就有点大相径庭了,山省的常务副市长,绝对是难以望其项背,足以让王子华打消所有竞争的心思了。

    知道王子华想拉自己出去玩,要是以往,王子君倒也能够答应,但是今天看着疲惫不堪的莫小北,王子君只想留在家里,好好的陪着老婆休息一下了。

    “有点累了,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那就太可惜了,今天老董请客,这个人还是有些水平的。”王子华说话之间,又一拍脑袋道:“老董是江市新来的副市长,以前给我爸当秘书长了。”

    听王子华这么一说,那就没什么外人了。王子君笑了笑道:“你自己去就行了,不用拉上我吧。”说话之间,王子君就准备回屋去休息,不过在扭头的时候,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口问道:“老董的秘书是不是姓楚?要真是的话,这个人可不怎么样啊!”

    王子君话说的很随意,说完之后,就回自己房间里了。不过这句话,却让王子华纳闷不已,暗道,莫非这老董的秘书得罪过大哥不成?否则,依大哥的地位,怎么会记得这么一个小喽啰呢?说不定大哥早就知道老董是谁了,之所以不想赴宴,就是因为对老董的秘书看不顺眼呢。

    他娘的,一个秘书还能搅出这种事情来,看来,得让老董换个秘书了!对王子君越发生出敬畏之心的王子华和董市长关系不错,一边走,一边暗自琢磨着。

    政府部门都是初七上班,莫小北却没有这样的限制,初七的一大早,王子君就带着莫小北驱车朝着东埔市飞驰而去。在车子一上高速之后,莫小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就好似脱离了牢笼的小鸟,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

    “你这副模样要是被老妈看到了,小心挨训!”王子君看到莫小北欣喜的样子,打趣道。

    “妈才不会说我呢!”知道王子君和自己开玩笑,莫小北轻轻笑了笑,朝副驾驶的位置上一躺道:“等一会儿你累了,就把车让给我开吧!”

    王子君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只是专心的开车。

    初七虽说已经开始上班,但是过年的气氛依旧很浓,来上班的人大多都是点个卯之后,都悄无声息的开溜了。作为领导,个个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对这种情况心知肚明,却都宽容的笑笑。春节刚过,过年的心思还没收回来呢,要求得太严,未必就有点不近人情了。

    王子君自然也是充耳不闻的,除了在办公室里坚持坐班之外,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陪着莫小北逛街游玩上。

    “你们也该有个孩子了。”坐在办公室里,王子君不由得想起了老妈在他临走时说的一句话。说实话,现在这个时候,王子君还真没有要孩子的想法,但是老妈的话,却在他的心中一次次的出现。

    要个孩子么,心中思索着这个念头的王子君,有些陷入沉吟之中。想到孩子,他不由自主的想起来自己在前世中的儿子,想到了自己将他从蹒跚学步一直到他上大学的全过程。

    现在自己和她已经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而那个牵动了前世自己全部感情的儿子,恐怕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了,有时候想到这些,王子君心中就会升起困惑,更会有一种难言的暴躁。

    “叮铃铃……”

    电话的铃声,突然间响了,看了看号码,王子君就笑着道:“老赵,过年好。”

    电话那头,赵元顾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王书记,过年好,您过年都没有召集一下我们这些老部下,您不能对我们不管不问哪!”

    随着王子君的离开,他和赵元顾等人的关系反倒越发的热乎了。几个人在电话里扯些闲话,倒也是其乐融融。王子君知道赵元顾这个时候打电话肯定有事,毕竟过年的互相问候,已经在新年的钟声敲响之后就已经进行过了。心中猜测着赵元顾找自己有何用意,嘴里却依旧笑着打趣道:“不是我对你们有意见,而是你们对我有意见,我现在可是基层干部,你们才是领导啊,应该说你们得适当的召见一下我才对啊!”

    “王书记,您这么说可是寒碜我们哪,到了天边,您也是我们的领导啊。”赵元顾又和王子君唠了两句闲话,就笑着道:“王书记,我现在就在去东埔市的路上,中午您有安排没有?”

    中午的时候,要说没有安排是假的,他下属的那些单位,每天在中午和晚上下班的时候都会打来电话,希望能够和王市长交流交流感情。

    “不论是有没有安排,你老兄要来,我都得把你放在第一位不是?你到哪儿了,用不用我派车去接你啊?”

    “不用,我已经进入了东埔市界了,半个小时之后就到。”赵元顾说话之间,又顿了顿道:“老领导,您可不要安排别的人,这两天喝酒我可是喝伤了,就想和领导您说几句贴己话。”

    王子君笑道:“赵书记,咱们两个可真是心有灵犀啊,我也不准备给你隆重招待,这两天我的胃也有点受不了喽。”

    说笑了几句之后,王子君就放下了电话,他思索了瞬间,就给东埔宾馆的经理任永革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安排一个小间。任永革对常务副市长的安排,也不多问,二话不说就爽快的答应下来。

    半个小时之后,赵元顾就出现在了王子君的办公室里,他在电话里虽然说得简单,却并不是一个人来的,除了司机之外,还带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这中年人在来到王子君的办公室之后,表现得有些拘束。

    “王书记,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表哥罗宏章,说起来也不是外人,他可是您的属下。听说我要来东埔市,就从鑫环县赶了过来。”赵元顾在和王子君热情的握了握手之后,就指着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中年人介绍道。

    鑫环县?下属?王子君听着这几个字,顿时就明白了赵元顾的意思,不过他没有说出来,只是笑着和赵元顾、罗宏章握了握手。

    “王市长好。”罗宏章在和王子君握手之时,脸上露出了谦卑的笑容。

    王子君来东埔市的时间不长,虽然对于县市一级的领导干部,也就是记住了各县区的党政一把手是什么名字,至于其他的副职,就了解不太多。在鑫环县这三个字出现在王子君的脑子里之后,王子君就将鑫环县他印象里的几个名字对照了一下,发现罗宏章一个号也对不上,于是就对罗宏章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

    “我和元顾在团省委的时候是老伙计,你是元顾的表哥,咱们都是自己人,不用太拘束。”王子君朝着罗宏章轻轻地挥了挥手,笑着说道。

    赵元顾见王子君对自己的表哥这般客气,心里还是蛮受用的。毕竟这是给他长面子呢,看自己的表哥还要客气,就跟着笑道:“王市长在团省委的时候,就是团省委最平易近人的领导,表哥要是觉得拘束,那就把王市长平易近人的招牌给砸喽。”

    赵元顾的调侃,让三人都笑了起来。王子君的笑很是随意,赵元顾有些自得,而他表哥罗宏章就显得有点赔笑的意味。

    等赵国良沏好茶,王子君就和赵元顾两人闲谈了起来,在这闲谈之中,王子君知道团省委这些时候倒也平静,虽然有小小的人事变动,但是大体上的人事,还是他走之前的那般模样。

    云淡风轻的和赵元顾感慨了两句,话题又扯到了罗宏章的身上,罗宏章是鑫环县主抓宣传工作的副书记,虽然在县委领导里排名也不算靠后,但是离提拔还是有一段的距离。

    罗宏章毕竟是第一次和王子君近距离的聊天,所以说的大多是一些大路上的套话,不过此人才思倒也算是敏捷,在王子君和赵元顾说话的时候,总是能够在关键的时候接上那么一两句。

    “元顾,咱们两个可是有些时间没有见了,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年过去之后,酒量是不是增加了。”王子君看了看挂在自己对面钟表上的时间,笑呵呵的朝着赵元顾说道。

    “王市长,我的子君书记,检验酒量可以,但是有一点,那就是这一次喝酒,就咱们三个好好地喝上一场,可不能找外人来,那可就没有办法尽兴了。”赵元顾朝着王子君挥了挥手,大笑着说道。

    “好,那咱们好好聊聊。”赵元顾的提议,让王子君心中的猜测更证实了几分,看来赵元顾就是为了罗宏章的事情来的。

    对于赵元顾的到来,王子君有两手安排,如果赵元顾不反对大张旗鼓的接待一番,王子君就准备让刘岩富等人帮助自己在东埔宾馆里好好地弄上一桌,给赵元顾来一个高规格接待。而现在赵元顾不想要陪客的人,那就执行另外一套方案。

    二十多分钟之后,三人就来到一个专做羊肉的中等餐馆,这间店面虽然不大,但是收拾得十分干净。还没有到饭点,整个餐馆里已经是人头攒动,热火朝天了。

    “赵书记,这里可是我的保留据点,平时秘而不宣,比东埔宾馆的饭可是好吃多了,特别是这里的羊肉汤,喝上一碗让人汗毛孔都是舒坦的!”王子君在一个中等包间里一坐下,就笑着对赵元顾说道。

    身处体制内,很多事情都是不能按正常思维考虑的。就比如说这请客,请客人的地位,有时候比请客的档次和饭店还重要呢。就拿现在的王子君来说,一个堂堂的常务副市长,以他现在的地位,请赵元顾在东埔宾馆里吃饭,那是理所当然。可是,他偏偏把赵元顾拉到这小小的羊肉馆来,不但不会让赵元顾有被轻视的感觉,反而让他觉得真切,至少王子君没把自己当外人呢。

    “早就听说东埔市的羊肉做的味道不错,挺地道的。今天可得好好尝尝,王市长,咱们一班老伙计,可是真想你啊。”赵元顾坐在王子君的旁边,情真意切的说道。

    对赵元顾这不知道真假的话,王子君笑了笑,并没有接嘴。而罗宏章在一旁却接着道:“元顾,虽然我没有去过你们团省委,但是,你们这般想念王子君的原因,我却是理解的。像王市长这样的领导,做下属的谁不愿意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呢!”

    三人说笑之间,服务员就将一盘香气四溢的葱爆羊肉端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